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46章 第四个女主4 pua男给我死!

第46章 第四个女主4 pua男给我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如安薅着吕文骏的头发一边面无表情骂一边往他脸上扇巴掌, 打人打脸侮辱性是最大的。后者懵了一瞬,接着就要反抗,然而吕文骏这点挣扎的力气于她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轻轻松松把他镇压回去。

    “一个大男人力气还没我大,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对我指手画脚的时候怎么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花着我的钱还挑三拣四,给你脸了?”

    “你最好给我老实点, 哄我高兴了给你点甜头尝尝。”

    “草包软蛋废物。”

    吕文骏很想硬气反驳回去, 但他每次一张嘴迎面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疼得眼泪直接飙了出来, 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渣渣呜呜讨饶说自己错了。

    姜如安闻言停下动作, 问他:“是吗, 你错哪儿了, 说给我听听。”

    “我、我不该对你指手画脚、”吕文骏见她动作停下来, 眼底满是庆幸,一边说一边往门边蹭过去,不小心碰到被打到的地方疼得面目狰狞直吸冷气:“我以后绝对不会这么说你了, 真的……”

    他摸到门槛,脸色一喜,麻溜儿从地上爬起来往外跑, 站在狭窄通道里恶狠狠地说道:“姜如安!你居然敢打我,我告诉你, 咱俩玩完了!反正我跟你也没领结婚证,没有结婚证婚姻不作数!像你这样的人除了我根本没人会要你,你就等着孤独终老断子绝孙吧!!!”

    姜如安往前走了两步,扬起手作势要打人。

    吕文骏吓得脖子一缩拔腿就往外跑, 伸手摸了摸自己两边脸颊,疼得龇牙咧嘴,心里把姜如安骂了个狗血淋头。

    死女人!疯女人!疯婆子!!

    居然下这么重的手打他,傻逼女人一定是疯了!他吕文骏以后要是再搭理这个女人,那他就把自己名字给倒着写!!

    他走在街上恨恨地想着,很快发现周围人瞧自己的眼神不大对劲。

    诧异、惊讶、同情、怜悯的视线纷纷落到他身上,吕文骏感觉浑身不自在,埋头一个劲儿往学校走。

    “老吕,你这脸怎么回事?”回到宿舍,正坐在凳子上看书的谷平转头看他,立马瞪大眼睛一脸吃惊地问。

    吕文骏沉着脸没回话,从抽屉里掏出个小镜子看了眼。

    他的脸颊肿得跟个猪头似的,而他就顶着这么一张脸从人来人往的街上一路回到学校……吕文骏脸色更加阴沉了。

    谷平有些担忧:“你没事儿吧,要不去医务室看看擦点药?”

    “不用。”吕文骏现在说话都会牵扯到脸上的伤,疼得直吸气,还是忍着疼痛解释说:“我刚不小心在外面摔了一跤。”

    谷平欲言又止、止言又欲:“……这样啊。”咋摔跤才能把脸给摔成这副模样?说是被蜂子蛰的都比这个借口好啊。不过人家摆明了不想说,那他当然不会讨人嫌地再去问,而是转移话题,“柳同学这两天怎么没来找你,你俩掰啦?”

    “……”

    吕文骏觉得这谷平是真不会聊天,啥话题都能直接给聊死,回道:“我和柳同学就是普通同学关系,你别瞎说!”

    想到接连被两个女人打,还接连pua失败两次,吕文骏这心里情绪就异常烦躁,语气自然也算不上好。他不明白,柳茜茜失败就算了,毕竟花的时间还算不上多,但姜如安为什么失败呢?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啊!怎么一下子就变了呢?

    难不成是自己pua功力不到家?可这些明明都是他上辈子跟着帖子学的!

    吕文骏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自然也没注意到谷平的神情也有点变化。

    ……

    瞧着吕文骏连滚带爬地跑开,姜如安嗤笑一声,心情颇好的拿着钱慢悠悠出门去买东西,吕文骏现在应该已经怀疑自我了吧?估摸着打算重新挑选目标下手了,啧,这种pua男是觉得不会放弃pua别人。

    让她想想,几天之后对方会回来呢?

    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星期。

    姜如安哼着小曲儿去黑市,手上的钱多了,这次她买的东西也多,不仅买了一大口袋的肉还买了很多草菇,打算回去做成草菇肉酱。到时候就一边卖面条一边卖草菇肉酱,毕竟很多人都喜欢从她这里单买肉酱回去下饭吃,应该会有不少人买才对。

    做完给汪奶奶送点过去。

    现在十月底,等到十二月底攒下一笔钱买车票回家去看看父母,顺便跟他们说说吕文骏这个傻逼玩意儿的真面目。家里父母还挺喜欢这个傻逼的,要是知道他的真实面目估计得伤心好一段时间。

    想到这,姜如安在心里又给了吕文骏两刀。

    买好草菇和肉回到家,将草菇和肉都剁得稀碎,剁碎的肉放进盆子里放盐和酱油腌制半个小时。半小时后起锅烧油,把腌制好的肉沫放进去炒了炒,等到香味溢出后又把切碎的草菇给放进去,加调料放水盖上盖子。

    接下来的时间就擀饺子皮儿和面条。

    很快锅里的香味就飘了出去。

    汪老太今天在家做了一大桌好吃的,有肉有鱼,异常丰盛。她孙子今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起了个大早开始准备饭菜,等做得差不多后院子外正好传来声响。老太太迈开矫健地步伐往外走,目光锁定在儿子儿媳身后那个高高瘦瘦的身影上。

    她喜上眉梢,刚凑过去准备说话,突然间脸色一变喊道:“哎哟奶的乖孙子,你怎么瘦这么多,你们那个啥子研究所是不是不给你们饭吃啊?咋才半年时间就瘦成排骨了??”

    “奶,没这么夸张。”汪瑞泽任由自己奶奶拉着他上上下下打量个遍,见老人家一脸心疼嘴里心啊肝啊的直喊,有些无奈,“研究所每天的饭都很丰盛,是我自己没什么胃口吃。”

    汪老太闻言不赞同地说:“咋能不吃饭!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不管再咋样都得吃饭啊!奶今天给你做了一大桌子菜,赶紧进来坐着吃饭,今天不吃两碗饭你不准下桌!”

    汪瑞泽被拉着按在桌前坐下,看着面前这一桌子丰盛饭菜,他是半点胃口都没有。在研究所天天熬夜加班加点的工作,渐渐的胃口就差了,虽然知道不吃饭不好,但是真的吃不下去,就勉强刨两口填填肚子完事儿。

    研究所的同事基本上都是这副模样。

    面对奶奶期盼的眼神,汪瑞泽实在是说不出口拒绝的话,拿起筷子夹了块肉放在碗里吃了两口,感觉根本没啥味道,好像味觉出了问题。他微微蹙起眉头心里默默叹息一声,打算硬着头皮把饭给吃下去。

    就在这时,他鼻尖嗅到一股浓郁的香味,突然间就有了食欲。

    汪瑞泽咽咽口水,喉结跟着上下移动,抬起头问道:“奶,你还做了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香?”

    “啥?我菜都端上来了啊。”汪老太正疑惑呢,突然也闻到了这股香味,顿时反应过来笑着回道:“我知道了,是咱们隔壁的丫头又开始煮肉酱了!这小丫头煮的肉酱下饭得很嘞,人也不错。”

    汪父道:“上次的肉酱就是那丫头做的吧,的确下饭,就是量太少了,要是多点我正好拿点回去吃饭的时候下饭吃。”

    汪老太睨他一眼,啐了一声:“人丫头生活挺不容易,天天一大早就推着摊车出去摆摊了,你好意思白拿人家的肉酱啊?”

    “妈您说啥呢,我这也没说不给钱啊。”汪父苦笑一声。

    旁边的汪瑞泽闻着这味儿馋得不行,但是又不好意思说自己想吃,便干脆一边闻着香味一边吃饭,觉得饭不像是之前那么难以下咽了。

    “汪奶奶,您在家吗。”

    院子外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

    汪老太放下筷子笑眯眯地说:“得了,这丫头估计又来给我送她做的肉酱了!瑞泽想尝尝不?”

    “……我给钱吧。”汪瑞泽喉结又动了动,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随手抽出张大团结递给自己奶奶。

    汪老太翻了个白眼:“姜丫头不会收这么多钱,你们坐着吧,我出去说。”她出门,看到姜如安笑容灿烂地站在院子前,手里还拿着个装满了酱的小玻璃罐子。

    “汪奶奶,这是我做的新酱,草菇肉酱。”姜如安把玻璃罐子递过去,笑着道:“刚装进来的有点烫手,您小心点拿啊。”

    “怪不得闻着比之前的还香,是新酱啊。”汪老太小心翼翼地接过玻璃罐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递过去,“来,钱拿着。”

    姜如安摆摆手:“不用给钱,送给您尝的。”

    “那咋行,你这孩子咋这么不会过日子,这肉啊菇啊油啊的不得花钱啊?”汪老太强行把钱塞进姜如安手里,并说:“今天我孙子回家,我做了一桌子菜,你吃饭没?过来跟咱一块儿吃饭吧!”

    “不用,我已经吃过饭了,而且我还得回去继续准备明天摆摊的东西呢。”姜如安婉拒道,朝老太太挥挥手:“您快回去吃饭吧,我继续忙去了。”她看向手里被塞进来的一块钱,心想自己给的那一瓶肉酱应该差不多值这么多才接受。

    “成,去忙吧。”

    汪老太摆摆手,拿着装有肉酱的玻璃罐往回走,在自个儿孙子眼巴巴地注视下把草菇肉酱递给他:“这丫头做的啥草菇肉酱,我闻着味道估计要比上次那个肉酱还要好些,瑞泽你尝尝。”

    汪瑞泽接过玻璃罐,打开盖子,那香味瞬间就变得更加浓郁了些。

    他肚子里的馋虫算是彻底被勾了出来,拿起旁边的勺子舀了一勺肉酱淋在米饭上,接着握着筷子尝了一口——

    草菇的口感比较脆,其中又夹杂着肉的味道,两种滋味交织在一块儿,味道有一点咸,但是再搭配上一口大白米饭,这味道真是绝了!而且这肉酱油味很足,做酱的人很舍得放油和调料。

    他眼眸微微发亮,搭配着草菇肉酱直接干了大碗大白米饭。

    要不是肚子已经撑着了,汪瑞泽甚至还想再来两碗!

    “咋样,这酱好吃不?”汪老太笑眯眯地问道。

    汪瑞泽点点头,又问:“那位女同志卖酱吗?我想买一些,到时候带回研究所,吃饭的时候可以用来下饭。”

    “你晚点自个儿去问问那丫头。”汪老太说,“就是咱们以前用来放杂物那小屋子,那丫头就住那儿。”

    王瑞泽应了一声。

    吃完饭后一家人坐在一块儿聊了会儿天,等到汪奶奶和汪母去厨房洗碗时,汪瑞泽才起身离开自家院子,顺着空气中还未消散的香气走去。很快他就来到自家以前用来放杂物的那间小房子外,狭窄的通道里放着一辆推车,穿着深蓝色棉衣扎这个大麻花辫的年轻姑娘正来回走动。

    似是注意到他的目光,对方抬头看过来,深邃明亮的眼眸带着些许难以言喻的韵味。

    “你好,我是汪瑞泽,汪奶奶的孙子。”汪瑞泽被这一眼看得有些紧张,下意识挺直了背脊开口自我介绍道。

    姜如安挑了挑眉,仔细打量不远处的男人。

    对方长得很高,大概有185左右,这个年代这么高的个子很难见到,一双漂亮又略显凌厉的丹凤眼正和她对视着,剑眉星目,略长的刘海有些遮挡眼睛,模样十分俊美。

    他身材偏瘦,脸色苍白,眼底青黑的黑眼圈十分夺目,不过这些问题在对方身上看起来并不严重,甚至还让他那略微冷冽的气质稍微柔和许多。

    “你好。”姜如安笑着回了一句,问:“有什么事吗?”

    汪瑞泽抿抿唇,“你做的草菇肉酱卖吗?我想买点带走。”

    姜如安一听是顾客上门,立刻打起精神来,态度更好了些:“卖的,你想买多少?”

    “两罐,可以吗?”汪瑞泽十分有礼貌地询问道。

    姜如安点头:“当然可以,不过我没买装肉酱的容器,那玻璃罐就一个……你能自己带个容器过来吗?”

    汪瑞泽说了声好,转头回家问汪老太要了个用来装肉酱的容器重新回来,伸手在口袋里掏出两张一块钱的纸币拽得有些用力。

    “给你。”姜如安干脆利落地给对方把肉酱装好,并且提醒对方:“现在天气冷,这个肉酱大概可以放上十天半个月,不过能尽快吃完还是快点吃完更好。”

    “我知道了,谢谢。”

    汪瑞泽道了声谢,拿出准备好的钱递过去,他手指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指甲圆润,似乎精心打理修剪过,看着就像是上好的瓷器般精致又漂亮。

    姜如安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汪瑞泽注意到她的视线,指尖微微一颤,又说了声谢谢。

    “不用这么客气。”姜如安笑了笑,埋头继续包饺子。

    她包饺子的动作格外熟练,把调好的肉馅捞一点放在饺子皮中间,两三下就包好一个放在旁边的口袋里。

    汪瑞泽收回视线,带着装好的肉酱离开这条狭窄的通道。

    他就只请了一天假,傍晚吃过晚饭后就和父母一块儿离开回到各自工作岗位上,唯一不同的大概是他手里拿着罐肉酱。

    研究所的工作很多,每个人都高速运转紧绷着,所以胃口一直不怎么好,每次一到吃饭时间就跟被逼着上刑场似的。

    仿佛吃的不是饭,而是毒_药。

    汪瑞泽以前也是这样,但今天不同了。

    他打开了装有草菇肉酱的盖子,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很快就弥漫在整个房间,引得其他人纷纷侧目而视。

    “汪工,你这是啥,也太香了。”旁边离他最近的同事馋得最厉害,那香气一个劲儿往他鼻子里钻,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汪瑞泽眉梢一挑,回道:“我买来下饭的肉酱,要不要来一勺?”

    “可以吗?”同事有些惊喜,厚着脸皮说:“那我就尝尝,这味道太霸道了……”

    又不能只给一个人,于是汪瑞泽给房间里的几个同事每人都舀了两勺肉酱,看着罐子里少了三分之一的酱,他忍不住皱起眉头,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同事们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顿时幸福到眯起双眼想要落泪。

    “这酱也太下饭了,我觉得我又重新喜欢上吃饭了。”

    “要是再辣点就好了……自己放点辣椒也行!”

    “汪工,你这酱是从哪儿买的?我也想买点回来,平时根本就不想吃饭,有了这酱应该会好一点……”

    “我奶奶家那边一个女同志做的。”汪瑞泽冷静地回道,想了想说:“你们要是想买,我可以拜托我奶奶去问问她……你们谁想买,要买多少?写张纸条给我,我明天再回去一趟。”

    “谢谢汪工!!”

    说到做到,第二天汪瑞泽又抽空回了一趟家里,原本是打算让他奶奶去问的,想了想干脆自己去了。

    对方又在包饺子,看到他愣了愣,问道:“汪同志,有啥事儿吗?”

    “嗯……”汪瑞泽应了一声,走上前来说明来意:“我同事都觉得你做的肉酱很下饭,想问问你还卖不卖?”

    姜如安闻言,笑眯眯地回道:“卖!要买多少?”

    汪瑞泽把早已经准备好的纸条递过去。

    “嗯……有点多,方便明天过来拿吗?”姜如安看着纸条上的订单,想了想家里的草菇肉酱存货,还差了一些,得现做才行。

    汪瑞泽点头:“可以,那我明天依旧这个时间过来?”

    “可以。”

    卖肉酱赚的钱要比卖面条赚得更多一些,因为她还要去买装肉酱用的玻璃罐,把价格往上抬了些,也没有抬得太出格。而且她还根据对方的口味在肉酱里放了辣椒和糖,十分贴心地照顾不用客户不同口味。

    很快,姜如安就靠着卖肉酱赚了一笔钱,意气风发春风得意。

    而这几天时间里,吕文骏却在学校里屡屡碰壁,心态炸裂。

    他不相信自己一个来自未来的人,还拿不下几十年前的保守女人们,柳茜茜不行就换别的目标,反正首都里的女同学也不少,有钱有势的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

    很快吕文骏就物色到一个新的猎物,家里父母都是双职工的女同学。

    他把以前用在姜如安柳茜茜身上的套路和手段在这位女同学身上又全都上演了一遍,不得不说吕文骏这张还算清秀的脸,再加上这张会说甜言蜜语的嘴,真的能让大部分女生都掉进他设置的陷阱当中。

    就在新猎物马上就要上钩时,柳茜茜注意到了,找到那位女生揭露了吕文骏的真面目。女生一听吕文骏家里有妻子还是个软饭男,啥温柔体贴上进都是装出来的,气得不行,感觉自己感情被白白浪费了,还在他身上花了点钱,虽然不多但想想还是挺恶心的。

    在吕文骏再次找过来时给了他俩大嘴巴子,并放下狠话如果他再来纠缠自己就要告诉老师。

    吕文骏傻了,任凭他如何解释对方都压根儿不听,差点就真的去告诉老师,吓得他立刻放弃了。

    然后他又马不停蹄找下一个,刚聊了一天,第二天见面又被赏了俩大嘴巴子。

    吕文骏:“……”

    跟大嘴巴子杠上了是吗???

    吕文骏心态崩了,再加上他身上所剩无几的钱花光,吃饭都成了难题,老蹭谷平的饭后者也开始对他产生了意见。这几天他感觉自己是干啥啥不顺,仿佛被人诅咒了一般。

    一天没吃饭,吕文骏实在是饿得受不了了,脑子里浮现出姜如安的身影,思考着要不要回去找对方。

    但想到那天被暴打的事情又有些犹豫。

    说不定那天只是个意外呢?

    姜如安这个女人好歹也是他花了两三年攻略下来的,或许那天只是因为她的情绪不太好压力太大了?自己这段时间好像的确有些操之过急,可能是触底反弹了。

    他现在回去稍微补救一下,可能还来得及?最主要的是那死女人能赚钱给他花啊,现在没找到下家,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再这样下去他就得饿死了!

    吕文骏感受到肚子里传来的饥饿感,自我安慰了好一会儿,朝着以往自己最不想去的那个地方去。

    ……

    吕文骏到的时候姜如安正在吃饭,看着对方碗里的大白米饭以及桌上的肉,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露出殷勤地笑容凑过来说:“如安,在吃饭呢?哟,吃的这么好,还有红烧肉,我这几天都没怎么吃饭,自己反省了一下,是我自身有问题,给你的压力太大了……”

    他一边说一边靠近桌子,抽出一双筷子去夹红烧肉。

    “啪。”

    姜如安一把打掉他的筷子,神情冷漠:“吃肉?你也配吃肉?你都干了什么就去吃肉,你就只配吃两片青菜叶子明白吗?钱都赚不到,还是个大学生呢,你这大学生有什么用?”

    “隔壁夫妻那男的也是大学生,人家为啥就能一边念书一边赚钱?你为什么就不能跟他学学?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你这么个没出息的玩意儿!?”

    一句接着一句尖锐刻薄的话语从姜如安嘴里吐出来,让吕文骏脸色大变。

    他这段时间本来就因为屡次碰壁对自己产生不自信和怀疑,听到姜如安说的这些话心里就更加难受了。

    “我只是没时间,有时间我也能赚到钱。”吕文骏为自己辩解道。

    姜如安冷哼一声,像是听到了可笑的笑话般,微微眯着眼讥讽地上下打量他,一边看一边摇头,“不是我看不起你,就像你这样毫无是处的人根本就赚不到钱,你就只能成为一个靠着女人养的废物软蛋。”

    “你之前不是还说回来找我就倒着写名字吗?骏文吕,我以后就叫你傻驴怎么样?反正你也比驴聪明不到哪里去,正好你这脸还跟驴脸一样长……啧,你怎么越看越丑啊?真丑,离我远点,我不想看到你那张脸,倒胃口。”

    吕文骏双手紧握,满脸屈辱。

    但他依旧没走,毕竟他走了就得挨饿,现在的姜如安是他唯一一根稻草,所以即便是说的话再难听,吕文骏也只能忍下来。

    忍!忍!忍!

    等他休整一段时间从头再来,一定要找个比这死女人好百倍千倍万倍的对象,把受到的屈辱通通还给她!!

    吕文骏咬着牙笑容扭曲:“……你说得对,我会改,我今天吃完饭就去想办法赚钱给你花成不?”

    “行啊,那就等你什么时候赚了钱,什么时候再吃饭吧。”姜如安起身将桌上的饭菜全都收拾端走,连一粒米饭都不给吕文骏留下。

    看着空荡荡的桌子,吕文骏气得双目赤红,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双手紧握成拳,声音从牙缝儿里挤出来:“姜如安!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可是你男人,你见谁家媳妇这么对自己男人的??”

    “哦?咱俩只是办了个酒席而已,又没办理结婚证,不是合法夫妻,我凭什么要让着你?”姜如安把之前吕文骏说得那些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他,微微颔首,扬起下颚,“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不过是一条不听话的狗而已。”

    吕文骏气得想动手打人,不过仅剩的理智告诉他,他打不过姜如安,只能憋着这股气转身离开。

    他又饿又气,心里疯狂怒骂姜如安。

    居然说他是一条狗?她才是狗!被人玩弄的母狗!!!!

    等等,母狗?

    吕文骏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眉梢一挑,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眸里划过一道精光,原本因为气氛而沉重的脚步陡然轻快不少。

    姜如安就是喜欢看吕文骏那副气得要死却又干不了她,无能狂怒的隐忍模样。见对方这样就受不了离开,啧了一声,心说这傻逼男的心里承受能力可真弱啊。

    这就受不了了?这样的话原身可是听了一年多呢!

    她冷笑一声,暂时把吕文骏给抛在脑后,继续忙碌自己的赚钱事业。

    自从汪奶奶那位孙子在自己这买了肉酱之后,大概每隔一个星期都会到她这里继续下单肉酱,每一笔订单都可以从中赚取至少二十块钱的利润。

    再加上卖面条饺子等早餐的收入,半个月的纯利润就达到了两百,这还是因为她只有一个人,人手不够忙不过来的缘故。

    同时姜如安和房东汪奶奶一家更加熟悉了些,通过跟汪奶奶聊天,她得知对方的孙子今年二十五岁,就已经成为了高级工程师,天天待在研究所里很少回家。

    现在因为肉酱,每隔一周都能回来一次,对汪奶奶来说已经算是意外之喜了。

    这段时间没有再看到吕文骏的身影,她去给柳茜茜小姑娘送肉酱的时候打听了一下,据说对方这几天再翻译书本赚钱,好像老实下来了,没有再去对其他女同学下手。

    姜如安可不觉得这人会改邪归正,估摸着是在憋什么坏呢,不过她也不咋担心。

    “姜同志,你这个肉酱我同学她们也爱吃,你存货还多吗?她们也想买点回来下饭吃。”柳茜茜把话题转移到了肉酱上,夸赞道:“别的酱都没你做的味道好,姜同志,你真厉害!”

    姜如安眯着眼笑了笑,说:“有,正好我这两天打算再做点别的酱,等我明天列个单子给你,你看她们想买哪些要买多少,再列个单子给我。”

    柳茜茜说了声好。

    俗话说得好,酒香不怕巷子深。

    姜如安因为做出的酱味道实在是太好了,又香又下饭,而且不管吃啥都能搭配着放一点,这一传十十传百的,订单越来越多,她便干脆放弃了卖早餐,开始专心做酱。

    之前的小房间空间不够用,汪老太就让她搬到自家院子里来,院子里空房间多着,平时还帮她洗洗菜啥的。

    姜如安给钱老太太不收,没办法,她只能回报到汪瑞泽身上,后者自己买的肉酱都打了对折,还时不时给对方加量。

    时间一晃到了十一月底。

    天气愈发寒冷,姜如安穿着厚厚的衣服,都还能感觉到寒气从各个地方往里钻,呼出的热气儿变成白烟消散在空气中。

    她拿着锅铲在大锅里使劲儿搅拌,锅里的豇豆肉沫散发出的香味儿勾得人口水直流三千尺。眼看着火候差不多,姜如安把锅从炉子上端下来放在旁边,等稍微冷却几分后,和汪老太一边聊天一边装进准备好的玻璃罐里。

    “丫头,你啥时候回家去啊?”汪老太一边装肉酱一边跟她唠家常。

    姜如安回道:“十二月底回去。”

    “你那个表哥跟你一块儿回去不?”汪老太说,“我咋好久没看到你表哥人了?”

    姜如安眼眸微敛,沉声说道:“汪奶奶,其实他不是我表哥,我俩应该算是对象关系?他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爸帮我俩在老家办了酒席,没领证,来了城里才晓得没领证不算结婚……”

    她简单说明了前因后果。

    汪老太听着叹了口气,说自己早就看出来了,“你这丫头之前看他的眼神,可不像是表妹看表哥的眼神哦!你奶奶我活了那么多年,看人有一套,那个男娃啊,不得行!”

    她瘪瘪嘴,摆摆手摇头晃脑地说:“一看就不是靠谱的人,所以我劝你把钱捏在自个儿手里,这有了钱啊,不管遇到啥事儿心里都能有个底!”

    “我以前跟瑞泽他爷爷认识的时候,可是城里有名的贵族世家嘞!不过那个年生乱得很,幸亏我爸聪明,捐了一大半的钱出去,否则前些年闹得那么凶,我们家也得被下放!”

    “但是我爸捐了钱啊,领导人还特意写信感谢过他,那封信啊,保证咱家人在那件事里平安无事……”

    这人上了年纪话就多了起来,汪老太平时一个人在家,儿子儿媳和孙子都很少回来,好不容易能找到个陪自己聊天的人,憋了许久的话匣子被打开,老人家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事儿。

    姜如安就充当一个完美听众,在旁边听得认真,时不时发表一些意见,这让汪老太更喜欢她了。

    一直到十二月底,吕文骏都没有出现,据柳茜茜同学说,对方像是被刺激到了,基本上都待在宿舍里不咋出门,根据老师提供的门路给人翻译书本赚钱,勉强能够维持温饱。

    姜如安没说别的,就让她帮忙盯着,要是发现吕文骏去撩别的女同学时就出手告诉对方这个傻逼玩意儿的真面目,以防更多女孩子上当受骗。

    等到临近回家那几天,姜如安处理好订单的事情,跟顾客们说好了开门的时间,去首都黑市给自己家人买了不少东西。

    因为吕文骏和她办了酒席的缘故,姜家人基本就拿对方当自家人看待,他到首都上学的钱都是姜父给的。

    吕文骏原生家庭比较复杂,是重组家庭,他上面有个继母带来的哥哥,下面有个继母和亲爹生的龙凤胎,他在家里并不受重视,而且他的家人还有点极品。让他们出钱不可能,给他们钱还差不多。

    可惜姜家把吕文骏当自家人,后者却拿他们当跳板提款机。

    姜如安买好了给家人带的礼物,告别汪老太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另一边,一直在学校里待着的吕文骏总算是从寝室出来了,他拿着自己这段时间艰苦赚到的钱,先是来到姜如安之前居住的地方踩点,发现对方居然自己一个人回家后又气了个半死。

    不过他很快就自我调节好了,想着脑子里的计划冷笑连连,心想那就再给那个女人一点快乐的时间,等她从乡下回来……

    哼哼!

    吕文骏眼里满是阴沉的冷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