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47章 第四个女主5 pua男给我死!

第47章 第四个女主5 pua男给我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从首都到老家坐火车得三天, 再加上临近过年,火车上的人是多得不行,车厢里都挤满了人, 大包小包扔在地上把过道都给堆满了,很难在里面穿梭。再加上火车上窗户紧闭,这么多的人导致车厢里十分闷热。

    姜如安没买到卧票,买的硬座, 上车时还穿着大棉衣, 没一会儿就热得直流汗。

    她上车之前给自己烙了几个饼子, 在火车上闻到那股夹杂着汗臭脚臭等等臭味的味道, 根本就没啥胃口吃。

    火车到站, 她只啃了俩烙饼。

    还好这饼子能放的久, 带回去还能加个餐。

    姜如安从火车站出来转了几趟车, 直到天色都快暗下才到大力生产队。

    这个时间点大家伙儿都已经在家吃饭休息了, 所以当姜如安提着大包小包东西回来时很快就引起众人注意, 纷纷从房里跑出来跟她打招呼。

    姜父是生产队长,在村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高考恢复之后,不少已经在当地结婚生子的知青们内心都开始蠢蠢欲动, 抛妻弃子亦或者抛夫弃子的知青不在少数。

    当时村里的人还在讨论,说吕文骏会不会也这么做,然后后者的做法就让他们大跌眼镜。对方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去参加高考, 而且在姜家待了一年多,才去高考, 被录取后还带着姜如安一块儿去了首都上学。

    大家伙儿都说吕文骏是难得的好男人,有担当,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姜如安呢,如今见她一个人回来, 这心里的八卦雷达开始疯狂闪烁。

    “如安丫头,咋就你一个人回来了?你男人嘞,他没跟你一块儿回来?”

    “豁!带这么多东西,买的啥啊?”

    “首都咋样?你给咱说说呗!”

    “……”

    姜如安笑了笑,回道:“不好意思婶子们,我坐了三天火车太累了,等我先回去休息一天,改天再跟你们聊聊。”

    见她这么说,其他人也不好意思继续追问下去,笑呵呵地说了声好,看着她提着大包小包东西往自家走。

    很快姜如安就看到自家房子,姜母正和大嫂两人合力一起拧干衣服挂在晾衣杆上。姜大嫂余光一瞥,登时兴奋起来,开口道:“妈,如安回来了!”

    “啥?”姜母闻言猛地抬头看过来,脸上跟着露出笑容,“如安!闺女!你回来啦?”她放下手里的衣服迎上去,往后瞧了一眼,没再看到其他人,脸上笑容不由得收敛了些,有些疑惑,“如安,文骏呢?他没跟你一块儿回来?”

    “妈,这事儿咱们进去说。”姜如安这么一说,姜母一下就明白了什么,脸上表情没有之前那么好看。

    姜父和姜大哥还没回家,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有人告诉了他俩,父子俩才匆匆忙忙回到家里。

    “爸,大哥。”姜如安笑了笑,冲着俩人挥挥手:“快来看看,我从首都给你们带了礼物回来。”

    姜父看到闺女很高兴,脸上刚露出笑容来,瞥到旁边拉着一张脸心情看上去不是很好的姜母,奇怪地问:“你这啥表情,咋看起来不高兴啊?之前不是还一直念叨着问闺女啥时候能回来吗,现在闺女回来你又拉着张脸!”

    “闺女回来我肯定高兴啊。”姜母翻了个白眼,“那你看看咱闺女是一个人回来的还是两个人回来的??”

    姜父一愣,视线在房间里扫过,原本松开的眉头也跟着皱紧了。

    “闺女,文骏呢?”

    姜如安叹了口气:“爸妈,我跟你们说件事儿,你们别太生气。”

    她简单说清楚吕文骏在首都对别的女同学献殷勤,倒是没说后者对原身做的那些事儿,毕竟现在说也没用,除了让家人更加生气担心自责外没有任何好处。

    听完她说的话,房间里气氛顿时安静压抑。

    姜大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气愤地骂道:“好他个吕文骏,去首都念书之前说得好好的会好好照顾我妹子,他就是这么照顾的??他不回来算他识相,不然我肯定把他打得亲妈都不认识!!!”

    姜父掏出焊烟,坐在凳子上不停的抽着烟,耷着张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姜母在旁边越想越气越想越气,红着眼眶开始掉眼泪,姜大嫂小声安抚她。

    “爸妈,你们不用太担心我,我没事儿。”姜如安早就料到家人会是这么个反应,在心里又叹息一声,转移话题:“而且我在首都那边做生意赚了不少钱呢,你们看,这都是我从首都给你们带回来的礼物!”

    “给大哥和爸都买了双皮鞋,大嫂和妈的羽绒服,这羽绒服穿着可比棉衣暖和多了!还带了条红塔山,爸你那焊烟就别抽了,还有给侄子侄女买了两罐麦乳精……”她一边打开袋子一边把给家人买的东西从里面拿出来,絮絮叨叨地介绍。

    片刻后,姜父敲了敲手里的焊烟,沉着声音问:“闺女,是爸对不起你,没看出来那小子是这样的畜生。”

    “我的闺女以后可咋办啊。”姜母也在旁边直哭。

    姜如安出声安抚二人:“爸妈,我真没事儿,你们看我现在不还好好的吗?再说,要说对不起的也应该是我才对,等村里人知道这件事还不知道会怎么说咱家呢。我真的没啥事儿,还不至于为吕文骏这样的人难过,而且现在发现他的真面目也不晚啊,我还年轻着呢……”

    “被村里人说算啥?”姜母抹抹眼泪,“又不是没被村里人编排过。”

    姜如安花了好长时间才总算是把姜父姜母的情绪给平复下来,两人之前有多喜欢看好吕文骏,现在就有多后悔自责。晚饭吃得也不怎么高兴,家里被低气压给笼罩着。姜如安没办法,所幸她能够在家里待到年后,有的是时间安慰家里人。

    第二日,村里有人开始过来明里暗里打探她和吕文骏之间的事情。

    姜如安不也藏着掖着,直接大大方方告诉众人自己和吕文骏掰了。

    村里人顿时就惊了,又追问她为啥会和吕文骏掰,姜如安一一回答,满足了村里人的八卦好奇心。很快这件事情就在村子里传了个遍,以前羡慕姜家的人不由得在心里幸灾乐祸起来。

    表面上都在安慰姜家人,实际上心里想得却是,姜如安和吕文骏两人都办过酒席了,在他们看来就是夫妻,现在两人掰了就等同于离婚啊!这离了婚的女人日子可不好过哦,要是还想找对象,就只能找个鳏夫或者一样离过婚的男人咯!

    啧啧,年纪轻轻就成了二婚女,真惨啊。

    姜母嘴上说着不会在意村里人的编排,但听着他们这么说自己闺女,心里还是很气愤,便拉着姜大嫂一块儿,穿着姜如安买的羽绒服去村里招摇地逛了一圈。

    “离婚就离婚呗,吕文骏压根儿就配不上我闺女!看到我和我儿媳身上这衣服了吗?这是我闺女从首都给咱俩带的,叫啥来着?”

    姜大嫂说:“如安说叫羽绒服,老贵了呢。”

    “对对对羽绒服!瞧我这记性!”姜母拍拍自己脑袋,在一干人羡慕的注视下挺直背脊,继续说:“我闺女厉害着呢,在首都做生意赚了钱,吕文骏是大学生又咋了?又不是只有大学生能赚钱……”

    姜母憋着气在外面好一阵炫耀。

    哼!居然说她闺女以后很惨没人要?

    没人要咋的了,我闺女有钱不需要男人也可以过得很好!

    这么一想,姜母心里的气愤担忧也消散许多,虽然她还是觉得能找个伴是最好的,只是现在这个情况她也不敢去闺女耳边说,万一闺女只是在他们面前装作无所谓,其实心里被伤得很深咋整?

    在家里过完年,等到初十,姜如安又坐火车回到首都。

    原本她打算再休息两天,结果刚到汪老太家里,汪老太的孙子就第一时间找到她下订单,那迫不及待的模样仿佛很久都没有好好吃过饭一般。

    姜如安不免觉得有些疑惑,开玩笑般问道:“你们平时是被虐待了,不给吃饭吗?”

    汪瑞泽愣了片刻,嘴角往上扬了扬,说:“也不是,不过熬夜加班久了难免会降低食欲,研究所里准备的饭菜其实很丰盛,只是我们真的没胃口吃罢了。”

    姜如安恍然。

    怪不得一开始见面时这个男人身材如此消瘦。

    她想了想说:“我昨天泡了酸萝卜,挺开胃的,等泡好之后你拿些去吃吧。”

    “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了。”汪瑞泽抿抿唇瓣,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是花钱买好了。”

    姜如安笑着说:“不用,酸萝卜也花不了几个钱,就当是谢谢你帮我介绍了这么多订单的谢礼吧……现在还早,我先去把食料买回来。”

    汪瑞泽却皱起眉头道:“再过一会儿天就要黑了,明天再去吧。”

    “没事儿。”姜如安毫不在意。

    汪瑞泽起身跟她一起往外走,“我跟你一起去。”晚上治安不好,他不能让女孩子这么晚了独自出门。

    姜如安眉梢轻挑:“成,白得一劳力,走吧。”

    两人并排着往外走,正好被过来看她有没有从乡下回来的吕文骏给撞了个正着。他咬着牙躲了起来,看着姜如安和一个陌生男人说说笑笑往外走,心里的怒火被蹭得点绕。

    好哇!姜如安这个溅女人,这么快就勾搭上了别的男人?

    她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吗??

    他咬牙切齿地想着,愈发坚定了自己准备的计划。

    走着瞧吧,他一定不会让死女人好过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