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48章 第四个女主(完) pua男给我死!……

第48章 第四个女主(完) pua男给我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回首都没两天姜如安就开张了, 有去年累积下来的老顾客打底,一传十十传百的新顾客新订单也多了不少,幸亏这肉酱一煮能够煮一大锅, 一个人还能够忙得过来。她在考虑要不要租个店铺,专门出售肉酱。

    正好手上的钱足够租一间店铺。

    姜如安仔细思考了一下如果租店铺之后的计划,觉得可行,于是抽出下午的时间去找了一下店铺。在南大街的位置找到一间不错的房间, 联系了一下房东, 对方倒是很乐意把房间出租出去, 两人很快就商量好了。

    于是她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拾掇店铺。

    早出晚归几天, 姜如安发现有人好像一直在跟着自己, 她眼神微暗, 只当做自己不知道。

    忙完铺子的事情姜如安又开始做肉酱, 顺便把做好的订单送去首都大学给柳茜茜。这小姑娘现在可是她的忠实顾客, 还替她拉了不少的新订单, 小姑娘口味偏甜,又想吃辣,姜如安就给她做成了甜辣味道的。

    “如安!”柳茜茜看到她就很高兴, 挥挥手一路小跑过来,看到手里提着的肉酱时脸上笑容就更加灿烂了。

    姜如安把东西递给她:“根据你喜好做的,甜辣口味。”

    “谢谢!!”柳茜茜接过肉酱抱在怀里, 夸赞她:“如安,你的手艺真的太好了, 这个肉酱加饭我可以吃两大碗!我爸妈也很喜欢吃!”

    姜如安笑笑:“那你多吃点。”

    柳茜茜点头:“嗯嗯嗯,对了,这段时间那个谁好像还挺老实,我都没有看到他去跟别的女同学套近乎了诶……”

    “总之不要让他祸害别的女同志就好。”姜如安不置可否, 挑起眉梢回道。

    两人站在校门口聊了一会儿,就在姜如安准备离开时,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尖叫,偏过头看去,瞧见不远处有个男的正拿着棍子追着另一个男的打。

    柳茜茜看了眼,拉着她往后退:“怎么是这个人,如安,我们离远点。”

    姜如安有些疑惑,“怎么了?”

    “我跟你说啊,以后看到这个人最好离得越远越好!”柳茜茜小声说,“我听人说,这个人是很那什么……反正就很恐怖,据说他之前嚯嚯了好几个女同志呢,但因为啥原因没有被警察同志抓走,哎呀你以后看到这个人记得离他远远的!”

    姜如安没说话,微微蹙起眉头再次看过去。

    那拿着棍子的男人一脸凶相,看着就不像是什么好人,对着倒在地上的男人打了两棍子,身后抓起对方的衣领狞笑两声,拍拍对方的脸说:“小子,还敢来招惹我,也不打听打听我是什么来头,你最近给我小心点!”

    说完又拍了拍对方屁股,甚至还捏了两把。

    姜如安眉头皱得更紧了。

    “别看啦,我们快走!”柳茜茜见那男人朝着这边走过来,拉着姜如安的手就跟周围其他被吓到的人一块儿跑开。

    ……

    “这就是你开的店铺吗?”

    汪瑞泽从奶奶那边得知姜如安开了间铺子的消息,特意过来看了眼,铺子里面摆满了用瓶罐装着的肉酱,每瓶肉酱外都用字条写着品类口味,方便让人挑选。考虑到不是每个人都能舍得买肉酱回去,她还准备了不少咸菜酱,同样非常下饭。

    门外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姜家酱】

    “姜家酱?”

    汪瑞泽念着姜家酱三字,抿成一条直线的唇瓣微微上扬。

    姜如安拿着抹布擦了擦桌上的灰尘,笑道:“是啊,怎么样?”

    汪瑞泽伸手摩挲下颚,微微颔首,夸赞道:“不错。”

    开店两天,独特的店铺吸引了不少人进来看。姜如安还准备了小份,可以让人品尝挑选自己喜欢的品类和口味,有些人原本只是报着尝尝味道占便宜的想法进来的,结果尝到味道后顿时被迷住,花钱买了一瓶回去。

    汪瑞泽来的时候人还挺多,见姜如安一个人忙不过来,他上前搭了把手。

    因为研究所里的同事经常让他帮忙带肉酱,他对这些酱的价格已经牢记于心,虽然话不多,但勉强也能够应付上门的客人。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姜如安笑了笑,问:“你今天休息?”

    “嗯,半天假。”汪瑞泽点点头说,“不过晚上还得回研究所。”

    姜如安:“这个点,吃个饭再走吧?正好就当做你今天帮忙的谢礼了。”

    汪瑞泽闻言又抿了抿唇瓣,“不会太麻烦你吗?”

    “不会,多一双筷子的事情罢了,我自己也要吃啊。”

    姜如安发现对方好像真的很担心会麻烦到他似的,动不动就说会不会太麻烦你,似乎过于紧张了些。

    她不由得笑了笑,走到店铺后面的房间。

    店铺后面也是一间房,同样被姜如安给租了下来当做厨房用,住还是住在汪奶奶的房间里,不过不用来回搬肉酱这么麻烦,直接在店铺里做好摆上去就成。她今天在黑市里买了只鸡,便用这只鸡做了辣子鸡丁和红烧鸡肉两道菜。

    香味在房间弥漫,让坐在外面铺子里的汪瑞泽忍不住咽咽口水,喉结跟着上下挪动。

    姜同志的厨艺真的很好。

    汪瑞泽在心里给予肯定。

    很快饭菜上桌,他接过姜如安递来的筷子,两人围坐在桌前一起吃饭。汪瑞泽瞄准了辣子鸡丁,夹起一块鸡肉咬在嘴里,这鸡肉外表被炒得很脆了,里面的肉却还是很嫩,脆嫩香辣的口感在舌尖上炸开。

    他默不作声,筷子却十分忠实地暴露了自己的喜好。

    接连夹了好几筷子,汪瑞泽才意识到不妥,纠结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把筷子上夹着的鸡肉往自己嘴里塞,然后补救地开口说:“姜同志做的菜很好吃,你这个厨艺,比国营饭店老师傅的厨艺还要好一些,如果你去开饭店我肯定天天来光顾。”

    “那你多吃点。”姜如安眯着眼笑了笑。

    最为一个厨子,最喜欢的事情莫过于看到自己烧的菜被吃得一干二净,虽然这个年代很少会有人剩菜剩饭。但看着汪瑞泽这一口接一口,吃得停不下来的行为,就是对她最大的称赞和认可。

    吃完饭,汪瑞泽在店里又坐了一会儿,然后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他忍不住伸手摸摸自己餍足的肚子,心想吃过味道这么好的菜,口味就变得更挑剔了……现在他一想到研究所里的那些饭菜就提不起兴趣来。

    但也不能总上门蹭吃吧?

    那他以后是不是没机会再吃到姜同志做得饭菜了??

    汪瑞泽眉头一皱,刚才吃饱喝足的好心情瞬间跌了下来。

    也不知道他以后放假过来帮忙,能不能够换取一次蹭饭吃的机会,他可以自己出钱买菜!!

    ……

    等到天色暗下来,姜如安姜店铺打扫干净,关上门拢了拢身上的外套往汪老太家走。初春的天气依旧寒冷,临近晚上温度更是陡然往下降了不少,风有些大,吹打在脸上略微刺骨。

    她双手插在衣服口袋里,微微垂着头,脚步急促。

    晚上街上基本没啥人,再加上天气冷,大家伙儿更不喜欢待在外面了,搁被窝里躺着暖和又舒服,走了好久都碰不上一个人。

    眼看着就快要到地方了,突然,从旁边的黑暗中伸出一双手拉着姜如安往偏僻的角落里拖,对方怕她惊呼出声,还伸手捂住她的嘴。

    “放开她!”

    姜如安眸色一沉,正打算干脆废了身后这男人时,汪瑞泽的声音从不远处穿过来,紧接着颀长的身影很快往这边跑。

    身后的人有些慌,撒开手拔腿就跑。

    姜如安回过头,只能看到被布条遮挡的脸和弯着腰畏畏缩缩却十分熟悉的背影。

    “姜同志!你没事儿吧??”汪瑞泽的神情十分难看,看了眼那个被他吓得跑出去消失不见的身影,语气焦急担忧。

    姜如安摇摇头:“我没事儿。”

    “我就说你晚上一个人回家太危险了,这段路又黑又偏僻,万一、”汪瑞泽话语一顿,把后面的几个字给咽了回去,看向站在面前才堪堪到自己胸口的女人,“你以后不要这么晚回来了,趁着白天人多的时候再走,或者我晚上过来陪你一起回去。”

    姜如安眉梢一挑,拒绝了:“不行,这会耽误你的工作。”

    “但你一个人真的太危险了,要不是我今天有事准备回家拿东西,你、”汪瑞泽说不出口后面的话,就一个劲儿地劝她不要再这么晚回家,路上很危险之类的。

    姜如安感激他的好意,见他喋喋不休,仿佛自己要是不同意决不罢休的架势,想了想说:“这样吧,我问问房东还有没有房间出租,就在南大街那边租房住,这样晚上就不用来回走这么麻烦。”

    虽然这不是很有必要。

    就算来十个男人可能都不是她的对手,但总归是人家一番好心。

    汪瑞泽思考片刻勉强同意下来,护送她回自己家,“在你找到房子之前,我先暂时送你回去,你不用担心,我有自行车,不会耽误太久。”

    “谢谢你,汪同志。”

    姜如安和汪瑞泽告别,回到自己房间,烧水洗脸洗脚。

    坐在床边洗脚时她在回忆刚才拽自己的人,心里十分肯定对方就是这段时间跟踪自己的人,而且就是吕文骏!原身跟他生活了这么几年,对他可谓是了若指掌,所以姜如安方才只一眼就认出那个背影的主人,百分百是吕文骏。

    他想干什么?

    是想强上自己,还是想杀害自己?

    姜如安眯着眸子仔细思考了一下,按照吕文骏这性格来说强上她的几率最大,今天没得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会继续跟踪她找到合适的机会再次动手……为了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姜如安每天都会仔细观察,看是不是有人还在继续跟踪自己。

    几天后,姜如安找机会看清楚了跟踪自己的人。

    果不其然,就是吕文骏。

    她眼底闪过一抹冷意,

    “……吕文骏同学,你这几天怎么老是这么晚回来啊,这么晚回来你就动作轻点,我们还想睡觉呢。”

    吕文骏关上门,敷衍地说了声对不起,爬上床在室友的抱怨声中躺进被窝里。

    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本来想在找个机会对姜如安下手,可气人的是根本就找不到机会,那死女人现在每天回去都跟那个奸-夫一块儿,丝毫没有落单的时候!

    吕文骏气得直咬牙。

    姜如安这个淫-娃-荡-妇,还以为她多正经呢,离开自己这才多长时间就立马找到下一家接盘侠了?还天天跟那个男人腻在一块儿!就这么饥渴难耐吗?女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表面装得再怎么正经,都遮不住心里那股骚-浪-贱的味道!

    吕文骏在心里怒骂道。

    他计划都已经做得十分充足,打算找机会装作外男把姜如安强女干,一般女的经历这种事情肯定会六神无主慌乱无措,心里十分无助。而他只需要在姜如安惶恐不安的这段时间里趁虚而入守在她身边,对方肯定会再次依赖上自己。

    吕文骏丝毫不觉得自己这个行为有什么问题。

    他还能让姜如安爽呢!

    反正她也是个骚-货,说不定就喜欢被这么对待呢?

    吕文骏充满恶意地想着。

    连续好几天计划都没有进展,他有些不耐烦,想着要不先缓几天再说,反正姜如安人在那儿也不会跑,他就不相信那个男人接下来几个月都能坚持去接姜如安回家!这几天就先物色一下其他目标吧。

    学校里的没办法动,也可以看看其他学校的嘛!

    吕文骏把计划一暂时搁浅,开始启动计划二,隔三差五的就往首都其他学校跑,还真让他发现一个目标。那女生花钱大手大脚,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让吕文骏蠢蠢欲动,很快就开始自己的搭讪计划。

    在他的攻势下,那女生很快就和他熟络起来。

    对方还主动约他去看电影!

    吕文骏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忙不迭应下,第二天兴高采烈去赴约。

    “文骏哥,你继续跟我说说上次没说完的故事呗。”

    吕文骏温和一笑,宠溺道:“好,你想听我就说给你听,只要你喜欢你开心就好……”

    女生目光微微闪烁,见吕文骏注意力都放在聊天上,带着他朝自己想去的地方走。于是两人走着走着,后者一个不小心就被女生领着撞到了人。

    吕文骏还没说话呢,女生就不满地对那人说:“哎,你怎么还撞人呀!你知不知道文骏哥可是首都大学的学生,要是把他伤到了怎么办?”

    “我没……”吕文骏想说自己没事儿,就听见自己撞上的男人冷笑一声。

    “首都大学的学生了不起?”

    他抬眼看过去,面前的男人一脸凶相,真狠狠地盯着自己。吕文骏对付女生是有一套,但他胆子很怂,见这男人不好招惹,想说没事儿把这事掀过去,旁边的女生却凑到他耳边悄声说:

    “文骏哥,这个人居然敢怀疑你,你快告诉他,首都大学的学生就是了不起!”

    吕文骏:“……也不至于。”

    “文骏哥,你是怕了吗?”女生看着他,眼里不免带上些许失望,“我还以为文骏哥很勇敢呢,那你这样以后是不是也没办法保护我?我还是想找个能够保护我的人。”

    吕文骏在心里骂娘。

    他往周围扫了眼,见旁边人也挺多的,胆子稍微大了些,抬头挺胸地说道:“首都大学的学生当然了不起!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我看你也不像是个读书的,你是个混混吧?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学人家当混混,真是丢我们男人的脸!”

    吕文骏说完,看着女生崇拜的眼神,再次挺直背脊。

    对方先是一愣,接着狞笑一声:“狗东西,你特娘的再说一遍?”

    “我说当混混真丢我们男人的脸!”吕文骏又大声说了一遍,心里已经警惕起来,想着等下如果对方要是动手打人,他就第一时间跑。

    面前的男人脸色更加难看了,不过或许是顾忌着周围人多,他并没有动手,而是上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自己,接着放下一句狠话:“首都大学的是吧?很好,;老子记住你了,你给老子等着!”

    吕文骏见他没动手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同时撇撇嘴,心想放狠话谁不会?

    他不屑地冷笑一声,拉着身边的女生绕开男人扬长而去。

    “文骏哥,你真厉害,刚才那个人这么凶你都敢和他呛声。”

    吕文骏谦虚一笑,摆摆手示意这不算什么。

    看完电影后两人分道扬镳,瞧着吕文骏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当中,女生脸上灿烂的笑容瞬间就垮下来,转身没有进学校,而是朝着另一个地方走。

    片刻后,女生来到了挂着【姜家酱】牌子的店铺。

    她走进店里,对坐在里面招待客人的姜如安说了一声:“事情我已经办好了。”

    “稍等一下。”

    姜如安应下,招呼完顾客之后才看向女生,眉梢轻轻一挑。

    女生说:“我按照你说的做,他已经被那个男人记住了。”

    “好,答应给你的酬劳。”姜如安闻言,从抽屉里掏出五张大团结递给对方。

    女生接过钱,脸上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说了声谢谢后飞快离开。

    姜如安伸手撑着下颚,看着女生离开的背影露出一抹带着冷意的笑容。

    ……

    吕文骏满心得意的继续去隔壁学校找那个女生,却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对方了,他有些傻眼,问了下那个学校的人,对方却说压根儿就没听过这个名字,去女生宿舍问,宿管也说宿舍里没这么个人。

    吕文骏懵了。

    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还没睡醒???

    他不甘心,继续追问了好几个隔壁学校的学生,总算确定下来。

    他被耍了。

    “操!”吕文骏气死了,一巴掌拍在书桌上,把自己疼得龇牙咧嘴。

    他还以为自己总算能逮到只猎物,结果居然他妈的是假的!那女的是不是有毛病,骗自己好玩吗???

    吕文骏气得肝疼却又没办法,毕竟对方压根儿就没告诉他自己的真实信息,就算是想找人也找不到,只能自己默默咽下这个结果。

    白白浪费这几天的时间了!!

    吕文骏气得狠,又把注意打在了姜如安头上,开始自己的跟踪计划。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跟踪姜如安的同时,有人也在跟踪他。

    ……

    “你最近心情好像很不错?”汪瑞泽一边推着自行车往前走一边骗过头跟身边的人聊天。

    天色暗下,月亮悬挂在夜空当中,星星像是一条银色的丝带一般缠绕在月亮周围。

    姜如安眯着眼笑:“是啊,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汪同志,我已经在南大街找到房子了,就在我店铺旁边,很快就到,明天开始你就不用再这么麻烦的来送我了,为了表示谢意,明天中午我下厨请你吃顿午饭吧,你有时间吗?”

    汪瑞泽微微一愣,接着点点头:“有。”

    “那成,那明天中午不见不散。”

    姜如安挥挥手:“你可以回研究所了,路上小心。”

    看着她走进房间,扶着自行车的汪瑞泽忍不住皱起眉头,心里有一点小惋惜。

    姜如安是故意支开汪瑞泽的,不然她的计划可没办法进行下去。

    第二天中午准备一顿丰盛的午饭谢过汪瑞泽后,当天晚上,姜如安照旧离开店铺独身一人往汪奶奶家走,听到身后略微沉重的脚步声,眼里满是冷意。

    吕文骏一看姜如安独自离开,等了一会儿没再看到那个骑自行车的男人出现,心里一喜,连忙绕了一条近路走到前面一条偏僻的死胡同里,打算等会儿就把她拖过来。就在他摩拳擦掌热血澎湃时,一双手从后面捂住他的嘴。

    “小子,都跟你说了,小心别让我逮到啊!”

    听到这有些耳熟的声音,吕文骏猛地睁大眼睛,想要挣扎逃跑。然而身后这个男人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一手捂住他的嘴一手勒住他脖子往死胡同黑暗的深处拖,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是白费力气。

    吕文骏心里怕死了,以为这个男人要把自己勒死,没想到对方的下一个动作却是拔下他的裤子,伸手放在他屁股上。

    “!!!!!”

    吕文骏脸色瞬间惨白。

    姜如安双手环胸,听着从胡同里偶尔溢出的痛苦的呜咽声,眉梢一挑,调转脚步往派出所走去。

    ……

    “如安!!”柳茜茜突然出现在店铺外,神情看起来有些着急,见她现在店里没人,连忙压低声音问:“如安,听说昨晚吕文骏被男人那个了……还是你去派出所报的警,真的吗??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快跟我说说,现在咱们学校里都传疯了!”

    “我觉得不会吧,男人和男人,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那个啥啊!”

    姜如安肯定地告诉她:“是真的,我昨天关门回家的路上看到的……”

    柳茜茜震惊:“那、那他现在还好吗?那个男人被警察同志抓走了吧?吕文骏怎么会惹上那个男人,天呐,太吓人了!!”

    姜如安露出赞同的表情。

    至于吕文骏现在还好吗?那肯定不会好到哪里去,被一个男的强上了,还是在这个年代,搞得人尽皆知,像吕文骏这样普通自信又自尊心高、认为自己是从未来穿越回来自命不凡的人,现在可能想死的心都有了吧?

    不过他还是做了一件好事,起码让柳茜茜口中那个恐怖男人被逮捕进了派出所。

    虽然现在律法没有明确规定强上男人犯不犯法,但引起这么大轰动,受害者又是首都大学的学生,这男人就算不会被流氓罪逮捕枪毙,也会被伤人罪抓进去才对,毕竟吕文骏昨晚那模样的确是有些惨不忍睹。

    希望他能好好享受反噬的结果吧。

    姜如安稍微关注了一下后果,听说那个强上吕文骏的男人被抓走有可能会枪毙处决后,便没怎么再关注过这件事情。偶尔会从来她店里做客聊天的柳茜茜口中得到关于吕文骏的消息,后者□□伤得十分严重,这个时候的医疗设施又比较落后,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出院。

    不仅如此,吕文骏前面那个玩意儿也遭受到了极大折磨,大概就是这辈子都站不起来的程度,除开这些还有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要多惨有多惨。

    柳茜茜说着说着都有些同情对方了。

    而姜如安听后内心只有两个字:

    活该。

    她不在关注吕文骏的事情,一心经营自己的店铺,后来因为生意太好甚至连外省的人都开始在她这里下订单。

    这下子姜如安一个人忙不过来了,开始着手准备招员工的事情。

    她思来想去,打算写信问问老家的哥嫂愿不愿意过来帮忙,姜大哥一直都想着去城里,奈何找不到机会也不敢轻易尝试,现在这个机会也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过来尝试。姜如安信寄回去一个多月后收到回信,姜大哥在信中表示自己愿意过来尝试,过了半个月就带着自己妻子坐火车来到首都。

    姜父姜母没办法来,毕竟姜父现在还是生产队长呢,也没法离开。

    姜大哥姜大嫂来了之后姜如安总算轻松了些,再招两个员工回来搭把手,也能够应付最近的订单。

    “如安,你过来,嫂子跟你说点事儿。”

    姜如安应了一声,记下手里的订单后来到姜大嫂身边:“嫂子,怎么了?”

    姜大嫂拉着她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问:“如安,那个汪什么的男同志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我瞧着他每次来的时候就跟你说话,别人说啥都爱答不理的,那眼珠子跟黏在你身上了似的,挪都挪不开。”

    “我瞧着这男同志挺好,比那吕文骏可好得多,你要不考虑一下?”

    “嫂子。”姜如安有些无奈,“你就别插手这些啦!甜辣味的草菇肉酱还剩多少?这边有人要……”

    姜大嫂注意力瞬间就被转移开。

    姜如安一门心思放在【姜家酱】上,两耳不闻窗外事,很快【姜家酱】就因为味道打出了名气,而她也热热闹闹地着手开始办厂,【姜家酱】食品加工厂在她忙前忙后之下总算是开了起来,其中汪瑞泽也出了不少力。

    工厂的地点就是他帮忙找到牵线搭桥租下来的。

    某天,当姜如安回去看汪奶奶的时候,汪奶奶突然问她:“姜丫头,你觉得我那大孙子人咋样?”

    “挺好,怎么了奶奶。”

    “我这孙子吧,今年都快二十七八了还找不到对象,我这急得很呐,我儿子儿媳倒不急!说啥他们把自己学生都当自己孩子,急不过来!嘿这可是他们亲儿子,我思来想去吧就觉得身边唯一合适的丫头也就只有你了。”

    “我孙子话少跟别人聊不来,但我看他跟你聊挺好,就是不知道姜丫头你这心里是啥想法啊?”

    姜如安心里有了底,笑着回道:“汪奶奶,您不用当说客,让他自己当面来问我。”

    汪老太被戳穿也不尴尬,笑眯眯地说了声好,握着她的手说:“我是真挺喜欢你这丫头的,跟我合得来。你要是不喜欢我那大孙子也没事儿,该拒绝就拒绝,大不了老婆子我认你当干孙女儿。”

    姜如安笑了笑。

    第二天汪瑞泽就亲自过来找到她,说的话也非常直白,问她愿不愿意和自己以结婚为目的处对象。姜如安并不反感对方便同意了,过年时还带着他和哥嫂一块儿回老家见父母,连带着堵住了村里人嘴里的那些话。

    姜母可得意坏了,村里有些人老说她闺女以后没人要,要不就说她闺女以后只能找个同样离过婚的男人或者是鳏夫,有再多的钱都没有用。

    现在好了,她闺女带回个对象,模样周正帅气不说还是个高级工程师,虽然她不知道高级工程师是个啥,但一听到汪瑞泽一个月的工资,就知道这个小伙子厉害着呢!一个月工资比他们家一年赚得钱都多得多!!

    于是每两年,姜如安二人就在双方家长的催促下领证结婚。

    后来土地分配给个人,姜父生产队的工作没有了,他又闲不下来,便干脆带着姜母一块儿来到首都帮着自个儿闺女的工厂忙活,一家人定居在首都。

    ……

    “妈妈,为什么这个人走路的姿势这么奇怪啊?”

    吕文骏走在街上,周围看到他的人传来的都是异样视线,他一拐一拐地往前走,想要走得更快一些,但因为身后的伤口根本就走不快,甚至还因为太急啪得一声摔倒在地上。

    自从前几年那件事情发生过后,虽说大学帮他付清了医药费,但由于这个年代医疗不还完善,吕文骏□□的伤无法处理,导致他经常走着走着肛-门就会脱落,就连上厕所都成了一种煎熬。

    再加上回到学校后同学们传来的异样眼光,吕文骏压根儿就没办法继续在学校待下去,用自己身上所有的积蓄买了张火车票随便挑了个城市连夜离开首都。他没办法找工作,只想要到会出去面对其他人的阳光内心就十分抗拒害怕。

    不仅如此,吕文骏现在看到男人就害怕得直哆嗦,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实在是给他留下过于惨痛且深刻的心理阴影。

    他没办法工作养活自己,只能一路乞讨,垃圾桶里捡吃的,勉强维持生命。

    吕文骏想过一死了之,可胆小怕疼的他根本就不敢。

    摔倒在地上的吕文骏想到自己这些年来的生活,不由得红了眼眶痛哭出声。

    “真可怜。”有道熟悉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吕文骏愣愣地抬起头看过去,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那是个穿着旗袍身材姣好模样精致的女人,对方挽着身边穿着西装男人的手臂看过来,眼里满是同情。她偏过头对身边的英俊男人说了句什么话,片刻后男人走过来,在他面前放下一张大团结。

    “我夫人让我给你的。”男人说了一声,放下钱后转身回去,和女人一块儿离开。

    两人有说有笑,女人笑容格外灿烂。

    一直到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当中,吕文骏才回过神,看着面前的钱哭得更大声了。

    他后悔了。

    如果当初他没有想着要这么对姜如安,是不是不会变成现在这幅鬼样子?如果当初他好好的和姜如安在一起,那么现在自己是不是已经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跟条死狗似的趴在地上,只能够靠着他人的善心活下去。

    吕文骏正哭着,突然有人冲上来抢走放在他面前的钱,拔腿跑得飞快。

    他急得从地上爬起来想追上去,却感受到后面有什么东西掉在了□□里,动作瞬间顿住,脸上满是绝望之色。

    这么活着,倒还不如死了算了。

    但是死,他又不敢。

    算了,就这么苟且偷生地活着吧。

    某天,在一个寒冷的夜晚,一名流浪汉在垃圾堆附近看到一具骨瘦嶙峋的尸体。流浪汉对此见怪不怪,冷漠的上前扒下对方的衣服,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扒光看到尸体时面上闪过一抹嫌弃之色,抬脚把他踹进了垃圾堆里。

    ……

    时代飞速变化,很多东西被淘汰,也有很多东西经过时间沉淀发展得愈发好。

    【姜家酱】便是其中之一。

    它因为味道好价格亲民便宜,成为大家伙儿最为喜欢的一款下饭酱,基本上在每个超市小店都能够看到它的身影。它不仅仅是在国内家喻户晓,甚至在国外发展得也很好,被外国人奉为下饭神器,经常被抢购一空供不应求。

    在吃食这一方面,华国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外国人时常会吃着姜家酱感慨:美食大国果然名不虚传。

    小小的下饭酱都能做的如此美味!

    ……

    ……

    【第四个世界修复成功。】

    【下一个小世界投放中……】

    “你才不是我妈妈,我妈妈叫林雅琴!”

    姜如安只感觉到有人大力地推了自己一把,她才刚接手这具身体还没站稳,被推得一屁股倒在地上,不小心打碎了手边的碗。锋利的碎片在手背上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溢出,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睁开眼,姜如安瞧见一个约莫十岁左右的男孩一脸气愤地仇视她,尖声叫骂道:“坏女人,你不准来破坏我们家!!你才不是我妈妈!”

    “小城,你怎么呢随便推人呢。”旁边穿着旗袍的年轻女人见状不痛不痒地责怪一句,看向姜如安,眼里带着讥讽挑衅的笑容,细声细气地说道:“姐姐你别介意,小城只是被我宠坏了,他不是故意要推你的,姐姐千万不要跟小城生气,是我没教好小城。”

    “雅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戴着眼镜的男人上前握住她的肩膀,又摸摸小男孩脑袋,语气冷硬:“姜如安,就算你还活着也没用,我和雅琴都已经结婚了,我们俩现在才是合法夫妻。”

    “你识相点就赶紧滚蛋,别自取其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