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50章 第五个女主2 娘道

第50章 第五个女主2 娘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又是你这个坏女人!”

    “坏女人坏女人!”“去死吧坏女人!”“狐狸精!不要脸的狐狸精!”

    六岁的小孩子说话还带着点小奶音, 用无比可爱稚气的声音说着恶毒伤人的话,让周围来接自己孩子放学的家长们忍不住转头看过来,各种异样的眼光落在姜如安身上。来接这对龙凤胎的沈家保姆也不阻拦, 双手环胸站在旁边冷眼瞧着。

    “你们再骂一句试试!”

    还不等姜如安回应,白薇薇小姑娘就炸了,这个时候白佐才回苏省不久,白薇薇外祖家的人刚开始说姜如安坏话, 小姑娘虽然听着很生气和她冷战, 但毕竟还没到后面水火不相容的地步, 一看到她被人骂了小暴脾气上来当即就动手骂了回去。

    她走上去一把将龙凤胎里的弟弟沈彻推倒在地上, 瞪着一双大眼睛气势汹汹地喊:“你们再骂一句, 我就打烂你们的嘴!”

    小姑娘从小被宠到大, 养成了一副暴脾气。

    沈家保姆一看沈彻被推倒在地顿时急了, 指着姜如安骂:“我说你怎么带孩子的, 你家孩子怎么这么没教养啊?”

    “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难免会有摩擦。”姜如安挑起眉不轻不重地回了一句, 瞥了眼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撒泼耍赖的沈彻,眼里带着些许嫌弃:“一个男孩子哭成这样,比女孩子还要娇气, 真丢人。”

    沈莹莹生气地瞪着她:“不许你这么说我弟弟,你这个坏女人!!”

    姜如安笑眯眯地回:“你弟弟真丢人。”

    然后沈莹莹也被气哭了。

    原身“死了”三年,在她“死”前这对龙凤胎刚满三岁, 才记事的年纪就离开母亲被后妈带,的确很容易就会被带歪, 但她的大儿子沈城那会儿已经七岁了。七岁的孩子早就已经记事,林雅琴三年时间内还能把他教养得完全向自己,这手段也是厉害。

    “你欺负我和哥哥,我不会认你当妈妈!”沈莹莹一边哭一边喊, “你是坏女人,坏女人不可能当我妈妈!”

    坐在地上撒泼的沈彻跟着姐姐附和道:“对!我们不会认你当妈妈的!坏女人!”

    原身之前认出自己的孩子,每天来接白薇薇放学回家的同时也会跟这对龙凤胎聊天,想要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开始还好,待到林雅琴从保姆那边知道这件事,就开始给两人灌输原身是个坏女人,是个想要破坏他们家庭的狐狸精。

    于是等原身再过去找俩孩子聊天,他们就指着原身鼻子说她是破坏人家庭的坏女人狐狸精。

    这话说的,哪位亲妈受得了?

    “你们不认也得认,我就是你们亲妈。”姜如安眉梢一挑,“就算你们哭也没有用哦。”她能够稍微包容从小就被林雅琴带在身边教养的龙凤胎,但对于原身那个大儿子,可不会有这么好的脾气和耐性。

    毕竟后面那熊孩子一见面就给了她一个大礼啊。

    姜如安摸了摸包扎好的手背,还能感受到伤口传来的刺痛感,瞥了眼哭嚎不止的龙凤胎,对瞪着自己的沈家保姆笑笑,耸耸肩,牵着白薇薇小姑娘的手扬长而去。

    回去的路上有些沉默,白薇薇抬头看向姜如安,问她:“姜姨,你真是刚才那俩讨厌鬼的妈妈?”

    “是啊。”

    白薇薇疑惑:“他们为什么要骂你?”

    “因为他们信了老妖怪的坏话,以为我是坏人啊。”姜如安笑眯眯地回答,“薇薇,你觉得我是坏人吗?”

    白薇薇沉默下来,心里想的是妈妈那边的亲戚前两天和自己说的话。

    她们说姜姨留在自己家一直不走,就是想勾引爸爸当她小妈,现在对她好都是假的,等以后和爸爸在一起生下个弟弟妹妹就会不要她了。白薇薇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些话,因为姜姨对她真的很好。

    但她也不想让姜姨和爸爸在一起,给自己生弟弟妹妹。

    “那姜姨,你会跟我爸爸在一起吗?”白薇薇抬起头,看着姜如安的眼睛问道。

    小孩子的眼睛最是澄澈无暇,仿佛能够轻易看透人心的黑暗。

    姜如安对她对视,摇摇头:“姜姨不会跟你爸爸在一起,再过两天我就要从你们家里搬出去了,薇薇,你要乖乖听你爸爸的话,知道了吗?”

    “你要去哪里?”

    姜如安:“去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

    她拉着白薇薇刚到白家,外面阴沉沉的天空就传来轰隆一声巨响,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下来,发出沉闷的声音。姜如安让小姑娘上楼去写作业,自己则去厨房准备晚上的饭菜。

    等到外面的雨势渐渐小下来,一辆黑色轿车在小洋房外停下,白佐关上门冒雨回到家中。他脱下被雨打湿的西服外套挂在旁边衣架上,嗅着弥漫在房间里的香气来到厨房,看着姜如安在厨房里忙碌,嘴角勾起一抹细微笑容。

    “白先生。”

    姜如安注意到对方视线,回头看了眼,开口说:“薇薇在楼上写作业,您要是有空可以上去辅导她一下。”

    白佐想说我来帮你。然而听到小汽车声音的小姑娘已经踩着楼梯往下跑,嘴里不停喊着爸爸。

    “爸爸!!”

    “爸爸我今天得到老师奖励的小红花啦!”

    “爸爸爸爸!!”

    白薇薇张开双手扑过来,白佐连忙将她接住抱起,脸上带着笑容,语气宠溺:“我家小公主这么厉害,都拿到小红花了?”

    “哼,那肯定啦!”白薇薇晃荡着小脚丫,傲娇地扬起下颚,还说:“我今天还帮姜姨出气啦!那两个讨厌鬼又骂姜姨,我跟他们说下次再骂我就打烂他们的嘴!”

    “是吗?我们薇薇真厉害!”白佐眸色一沉,笑容略微收敛了些,摸摸女儿的脑袋转移话题,“这么厉害的薇薇小公主作业写完没有?”

    白薇薇摇摇头:“还有一点点!”

    白佐:“先把作业写完,写完吃了饭拿来爸爸给你检查。”

    “好叭!”小姑娘脆生生应下,又蹦蹦跳跳地上楼回到自个儿房间去写作业了。

    见女儿的身影从视线中消失,白佐脸上笑容彻底消散,靠在厨房门边沉声道:“如安,沈家人不值得你这么做,你……”

    “白先生,正好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姜如安擦擦手上的水渍,“我准备辞职,白先生你这两天有空再去聘个新保姆回来吧。”

    白佐神情错愕:“你不干了?为什么?沈家对你来说就真的有这么重要?如安,你清醒一点,你丈夫都已经另娶妻子了,你为什么还要对他念念不忘?你看看他这几天都是怎么对你的?”

    姜如安无奈,“白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没有对沈志远念念不忘,我去找他不过是冲着我那三个孩子罢了,我要辞职,是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我很感激白先生和白夫人对我的救命之恩,所以如果白先生之后遇到什么难题,我一定会尽力帮你。薇薇小小年纪没了妈妈,白先生平时最好能够抽出时间多陪陪她,小孩子心思敏感很容易出问题。”

    听着这番话,白佐心里十分郁闷,他一点都不想让姜如安离开自己家,沉默片刻哑着声音说道:“可是我妻子去世前拜托你照顾薇薇……”

    “我会抽空来看她。”姜如安十分冷酷无情,不给对方一丝念想,“饭做好了,麻烦白先生去叫薇薇下来吃饭。”

    “……”

    姜如安晚饭做了四菜一汤,1985年取消了票证制度,现在买东西不需要票卷有钱即可,所以她回来的时候顺便带着白薇薇去买了只鸡回来,一半炖汤另一半做成了辣子鸡丁。

    白家人口味偏辣,小姑娘不停地夹着辣子鸡丁,对此赞不绝口:“姜姨,这道菜太好吃了,你以前怎么不做呀!”

    “这道菜是最近才学的,好吃就多吃点。”姜如安眉眼弯弯,顺便给她舀了碗鸡汤。

    这鸡汤也是喷香浓郁,味道极其鲜美,就连心情沉重情绪低落的白佐都忍不住喝了两三碗。他看了眼女儿,开玩笑似的说:“薇薇要多吃点,等你姜姨离开咱们家,你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菜咯。”

    小姑娘也想到这一茬,动作瞬间顿住,开始舍不得了。

    姜如安摸摸她的脑袋:“没事儿,薇薇要是想吃了就来找姜姨,姜姨做给你吃,想吃多少都行。”

    “好耶!姜姨你最好了!!”

    白薇薇开心了,旁边的白佐却不开心。

    他明白姜如安这是铁了心要走了,然而他却找不到理由把对方留下。

    白佐十分伤心,含泪喝完一锅鸡汤。

    ……

    次日姜如安起了个大早,送白薇薇到学校后没有回白家,而是调转脚步朝着另一条街区走去,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来到一家名为【一醉轩】的酒楼外。

    这【一醉轩】是和原身的【满堂客】同一时间成立的酒楼。

    刚开始一醉轩酒楼的生意十分火爆,把满堂客酒楼给死死压在身下,可惜一年后一醉轩酒楼换了个老板,生意一落千丈,很快就被满堂客反超过去。不过即便一醉轩比不上从前,但因为酒楼的新老板来头不小,沈志远不敢对他动手,让这酒楼能够继续立于苏省。

    至于一醉轩为何生意会一落千丈,主要还是因为味道差了些。

    如果味道能够上去,一醉轩还是有机会能够回到原来的位置。

    “同志你好,你是一个人啊还是有朋友一起呢?”姜如安一进门,酒楼里的服务生便立马迎上来,态度热情。

    她视线在酒楼内扫了一圈,说:“我是来应聘工作的。”

    对方愣了一愣,旋即问道:“应聘服务生?”

    “不是。”姜如安摇摇头,眯着眼笑了笑,“来应聘厨子。”

    这就不在服务生的职责范围内了,服务生让她在这里等等,自己跑去酒楼后面找经理说了声,说外面有个女人来应聘厨子。

    这经理正在办公室里愁眉苦脸的,闻言摆摆手说酒楼现在不缺厨子。

    见服务生应下离开,经理叹了口气,看着财务报表伸手捏了捏鼻根。一醉轩这几月的收入是一个月比一个月低,再这样下去估计撑不了多久就得倒闭,但他们老板压根儿就不在意,毕竟这酒楼只不过是他庞大产业中的小小一粒罢了。

    但要是酒楼倒闭,对于经理来说无异于是噩梦了。

    酒楼倒闭他就得再去找别的工作,可现在工作属实不好找,就算找到了工资也没有现在这么多,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哪愿意再去吃粗茶淡饭呢?

    “经理,那位女同志让我来跟您说、说她有办法能让一醉轩起死回生,超过满堂客……”服务员再次敲响经理的大门,在对方不善的眼神中说出这么一句话。

    经理闻言顿时来了精神,问道:“她真这么说?”

    服务员点点头。

    经理现在已经属于急病乱投医了,一听到能够让一醉轩起死回生,也不管这是不是真的,连忙说:“那你让她进来见我。”

    很快,姜如安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来到经理办公室。

    “……你看起来有点眼熟。”看到进来的女人,一醉轩经理下意识皱起眉头仔细想了想,然后他一拍脑袋,从凳子上站起身:“你不是满堂客沈老板前面那位妻子吗?你说你有办法让一醉轩起死回生?你该不会是满堂客那边派过来的卧底吧??”

    这位经理在一醉轩待了好几年,以前也曾见过原主,脑海里印象深刻。

    毕竟满堂客可以说是被原身一手带起来的,沈志远那会儿人都不知道在哪里,每天外出忙前忙后的都是原身。直到后面满堂客起来以后,原身生下龙凤胎在家里坐月子带娃出来的次数少了,沈志远开始活跃起来。

    再然后原身被沈志远和林雅琴谋害,就更加没机会活跃在众人面前。

    所以大家伙儿都以为满堂客是沈老板的,也就只有一醉轩经理这样的老人才知道,满堂客之所以能够成为现在这模样究竟是因为谁。

    他看到姜如安是既惊讶又兴奋,还夹杂着些许不敢置信。

    姜如安笑了笑说:“经理不用担心,我现在和沈志远以及满堂客没有任何干系。”

    “那谁知道呢。”经理嘟囔一句,心里又实在痒痒,忍不住问:“你说你有办法能让一醉轩起死回生,是什么办法?”

    姜如安眉梢一挑,“办法就是——聘请我当厨子。”

    经理:“????”

    就这??

    经理听完简直要喷出一口老血。

    “一醉轩在苏省也是个老牌酒楼了,之所以会一直在走下坡路,就是因为酒楼里饭菜的味道不行,但是服务和其他方面并不比满堂客差到哪里去。”姜如安只当做没看到经理那一言难尽的表情,自顾自地说道:“不过我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你们不去请位有名的厨子回来。”

    经理叹了口气,神情无奈,他当然知道一醉轩为啥会成这样,但是他每次找老板说的时候,老板都会一副‘倒闭就倒闭反正他也不在意’的语气。甚至在他前两天打电话过去询问时,还有些惊讶为啥一醉轩居然还在。

    “名厨要花很多钱,一醉轩现在承担不起。”

    姜如安有些惊讶。

    说实话她想过很多原因,唯独没想到一醉轩起不来的原因会是没钱请名厨。她没多问,只是笑着说:“没事儿,我现在价格不贵,你聘我不需要花太多钱。”

    经理:“……你能证明你自己的能力吗?”

    “当然。”姜如安眉梢一挑,十分自信。

    于是经理带着她去到一醉轩后厨,恰好现在是饭点时间,外面已经来了两桌客人点了几道菜,经理便让她去。

    姜如安没有推辞,问服务生客人点的是什么菜后就开始行动。

    点的都是家常菜,什么麻婆豆腐青椒炒蛋等等,家常菜不容易出错,同时也能难把味道炒得出色。

    她动作熟练的起锅烧油,将切好的菜倒入锅中翻炒放调料,纤细消瘦的手腕充满力量,拿着锅柄来回颠锅,跳跃着的橙色火光倒映在脸上,映出她平静淡漠的神情。香味弥漫在厨房,勾出了众人肚子里的馋虫。

    很快一盘盘菜被端上桌,姜如安则和经理在厨房等着反馈。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服务生来到厨房大声喊道:“经理!客人说今天的菜味道特别好,问我们是不是换了厨子!!”

    “经理,二号桌的客人说红烧肉味道太好了,他要打包一份带走。”

    经理闻言,看向姜如安神情瞬间发生变化,他露出一抹喜悦地笑容,伸出手道:“姜同志,你就是咱们一醉轩的主厨了!!”

    姜如安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结果,她看向有些兴奋的经理,眼眸弯了弯,“那经理,我可以跟你说说我的下一个提议了……”

    姜如安在一醉轩安定下来后,带上自己不多的东西动作快速地离开白家,丝毫没有给白佐反应的时间,等后者回到家,就发现她已经搬出去的事实,只能选择接受。她在白家当了三年的保姆,每个月工资基本都花不出去,三年下来攒下的积蓄也不少。

    在一醉轩经理的帮助下,姜如安在外租了间房,开始忙碌起来。

    “哎你们听说没有?一醉轩请了个主厨回来,上了不少新菜品,而且说是这三天去吃饭酒水一律打折!”

    “我昨个儿就听人说了,正好今天厂里发了工资,咱们去看看呗?”

    “走走走去瞧瞧……”

    一醉轩今天可是热闹得很,经理听了姜如安给的建议把酒楼招了新主厨上了新菜品,以及三天内酒水过来吃饭酒水打折的消息放了出去,很快酒楼就来了不少人。毕竟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酒水能打折这谁不心动啊?

    至于菜不好吃咋办?害,能吃就行啦!

    时隔几年,经理再一次看到一醉轩座无虚席地火爆场面,激动得眼泪都要往下淌了,连忙让服务生赶紧去招呼客人,因为人手不够甚至连他自己也上了。

    姜如安在后厨也是忙得热火朝天,她一个人管着三口锅,三道菜一块儿上手做,掐算着时间甚至还有空去烧个汤做道凉菜,看得帮厨是目瞪口呆,心里佩服至极。

    一道接一道菜被服务生端出去,正大声和朋友家人聊天的客人们嗅到空气中弥漫的香味,馋虫被勾了出来,肚子开始此起彼伏地唱着空城计。他们也不聊天了,催着服务生赶紧上菜。

    服务生连连应着,一个个跑得飞快,恨不得在脚上按几个轮子。

    从中午一直忙到下午两点客人才总算是招待完毕,服务生一个个累瘫在椅子上,就连经理也一边擦汗一边大喘气。

    姜如安揉着酸疼的手腕从后厨出来,她身上穿得衣服被汗水浸湿,现在天气本来就热,后厨炒菜的时候温度更高,身上这衣服就一直没干过。她给自己倒了杯凉茶,看向经理,笑着问道:“高经理,感觉如何?”

    “累,累得舒服!!”高经理咧着嘴笑。

    他有多久没看到过一醉轩座无虚席的场景了?平时虽然人也有,但远远不如今天这么多,那就是来了走走了来一茬接一茬压根儿就没停下来过!最重要的是,每一桌的剩菜都特别特别特别少,几乎是没怎么剩下来,有些恨不得就连盘子都给你舔得干干净净。

    姜如安接过旁边服务生递来的蒲扇给自个儿扇了扇风,感受到凉爽的气息舒服得直眯眼,懒洋洋地说道:“还有两天,足够你舒服,两天过后人应该会少一些,但我相信不会少得太多。”

    “你对自己这么有自信?”

    “是啊。”姜如安笑了,“我对自己的厨艺就是这么自信。”

    和她料想的一样,三天的酒水打折过后来的人就少了些,但真的只是少了一点点,每次饭点基本还是座无虚席的状态。而且客人们点得最多的一道菜,就是姜如安上的新品菜,吃完一个个都是赞不绝口回味无穷,说是无论如何都吃不腻。

    在一醉轩这样的冲击下,满堂客的客人就少了一大半。

    沈志远瞧着缩水三分之一的收益,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心情不免觉得烦躁起来。原本一醉轩说什么招了名厨上了新品菜他是压根儿就不放在心上,毕竟他们满堂客请的厨子名气也不小,厨艺不错,否则也不可能在酒楼界成为这么多年的龙头老大。

    结果事实却啪啪给了他两耳光。

    “致远~”林雅琴推开门走进来,脸上神情同样不怎么好看,她抿抿唇瓣,走到沈志远身边轻声说道:“致远,我打听到一醉轩新请的那位名厨是什么来头了。”

    沈志远紧皱得眉头微微松开了些:“叫什么名字?能不能把他挖过来?”

    “……恐怕不行。”林雅琴咬了咬下唇,“一醉轩请的名厨,是姜如安。”

    沈志远瞳孔微缩。

    “你说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