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51章 第五个女主3 娘道

第51章 第五个女主3 娘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后厨忙碌了一天的姜如安收拾好东西离开一醉轩往家走。外面夜色已经非常浓稠了, 道路两边的路灯散发着亮眼光芒,行人慢悠悠地逛着,隐约能够听到夜市传来的热闹声音。

    姜如安到自己租住的房间门前, 正打算拿出钥匙打开门,身后突然出现两道身影。

    “姜如安!”

    她开门动作顿住,眉梢轻挑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站在路灯下的一男一女。男人穿着浅咖色西服,女人则是穿着一条浅白色长裙, 目光沉沉地看过来。

    林雅琴咬着牙看向面前穿着随性毫无女人味可言的姜如安, 心里有些愤怒, 本来以为对方已经死了, 谁能想到她还能活着回来?回来也就算了, 她在沈家待了三年, 早就已经把沈志远个三个小崽子牢牢握在手里, 压根儿不畏惧她的出现。

    谁知道这女人居然跑一醉轩跟满堂客抢人!

    她疯啦?这满堂客可是当初她自己一手扶起来的!!

    这老女人想干什么, 难不成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威胁沈志远回心转意?不, 绝不能让对方得逞!

    林雅琴内心想法千回百转,细声细气地开口说话:“姜姐姐,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呐?我和志远哥有事儿想找你聊聊。”她说着, 伸手攀上沈志远的肩膀,一副亲亲热热的模样,眼神中带着挑衅。

    姜如安目光平静, 回了一句:“没时间。”

    林雅琴笑容一僵,微微蹙起眉头, 扯着沈志远的手臂晃了晃,“志远哥,姜姐姐好像还是对我有意见,还是你去跟她说吧, 万一我不小心又惹到姐姐生气怎么办呢?志远哥你的话姜姐姐才会听。”

    “姜如安,你能不能别老对雅琴发脾气?”沈志远皱起眉头,语气不耐:“我有事问你,一醉轩那个新来的名厨真的是你?”

    姜如安:“对,是我,怎么了?”

    “你搞什么东西?去一醉轩抢我们满堂客生意,你疯了吗?我告诉你,你给我快点离开一醉轩,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沈志远厉声呵斥道,“不要以为整这些手段我就会妥协,早就跟你说得清清楚楚,我对你已经没爱了,现在我爱的人是雅琴!”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们都不可能再回到以前……”

    姜如安听着沈志远说得话,慢悠悠打了个呵欠,“说完了吗?没说完你们就站这儿慢慢说,我回去睡觉了,明儿还得继续工作呢。”

    说完她捏着钥匙打开房门,在沈志远和林雅琴的注视下啪得一声关上门。

    林雅琴愣住了,有些不敢置信:“志远哥,她把你关在门外了?姜姐姐怎么能这么做呢,这是完全没把志远哥你放在眼里……我肯定不会这么对志远哥你。”

    “这女人就是这幅模样。”沈志远脸皮子抖了抖,“粗鲁无礼,没有一点属于女人的情趣,一天到晚也不打扮,穿得跟个男人一样!我当初是瞎了眼才会看上她。”

    他啥时候被原主这么对待过,还是在崇拜自己的女人面前被下了面子,心里腾得升起愤怒的情绪,两三步走上前大力拍打着姜如安的木板房门,把房间门拍得噼啪作响,发出的嘎吱声音听着十分刺耳。

    “姜如安!”沈志远忍着火气拍门,“姜如安你给我出来!快点儿!别给脸不要脸!你赶紧开门出来!!”

    门吱啦一声打开,里面传出昏黄的灯光来。

    沈志远开口刚想说话,迎面泼出来一盆子水给他浇了个透心凉。

    姜如安端着盆子站在边上笑吟吟地说:“哟,你们还在这儿呢?不好意思啊没瞧见沈先生你搁这儿杵着,不小心把洗脚水泼你身上了。”

    沈志远:“……”

    沈志远一听泼在自己身上的是洗脚水,这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放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头捏得梆紧。

    “姜如安!”

    “沈志远,现在是你们上门来求我。”姜如安眯着眼冷声说道,把盆子往旁边凳子上一放,双手环胸靠在木门上,扫了眼沈志远和不远处眼底带着些许嫌弃的林雅琴,“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和诚意,你们这样就想让我离开一醉轩?白天做梦还没睡醒?”

    “求你?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你爹!”姜如安嗤笑一声,“把求人的态度摆正,再拍门,下次我泼你身上的就不确定是什么东西了。”说完再次关上房门。

    大概是洗脚水的威慑力起了作用,沈志远黑着脸心里气得要死,但又怕等会儿姜如安真的往自己身上泼其他啥脏玩意儿。他把湿漉漉的西服外套脱下来随手扔在地上,感觉自己身上弥漫着一股臭味儿,心里恶心得不行。

    “回去!”沈志远倒退两步,隐忍着怒气对林雅琴说。

    “志远哥。”林雅琴下意识想挽住对方手臂,但看到沈志远身上明显的水渍后动作微不可见地顿了顿,手若无其事将手收回来撩起自己耳边的发丝儿往耳后挂上去,语气中带着对姜如安的责备:“志远哥你没事儿吧?我们先回家洗洗澡吧,姜姐姐这也太过分了,她怎么能把自己的洗脚水倒在你身上,多脏啊……”

    沈志远脸色又黑了一层,厉声吼道:“闭嘴!别说了,先回去。”

    林雅琴被吼得有些委屈,不过她很会察言观色,知道沈志远现在是怒气攻心的状态,不敢说什么,只能把这账默默算在姜如安头上。这女人真是疯了,居然敢这么对沈志远,她是开始自暴自弃了吗?

    估计是上了年纪失心疯了吧!

    林雅琴在心里暗暗骂着,面上带着些许委屈的神情,默不作声地跟着沈志远回到家,看着对方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

    等到沈志远洗完澡出来,林雅琴扭着水蛇腰走过去靠在他身上,手指在男人胸口轻轻打圈儿,声音娇媚:“志远哥,你还生气呢?别生气啦,我们还是想想该怎么让姜姐姐离开一醉轩吧,照这样下去,我们酒楼的客人会越来越少的。”

    “我知道,但这女人今天跟发了疯一样根本没办法沟通。”沈志远烦躁地伸手抓抓头发,“你没瞧见她今个儿是怎么对我的?她就是个疯子,疯婆子!”

    林雅琴内心无比赞同,但嘴上却什么都没说,伸手轻轻抚摸他的后背顺顺气儿:“那我们怎么办呢,姜姐姐要是不离开一醉轩,我们酒楼可能过几个月就要倒闭了。这可是志远哥你好不容易带起来的酒楼,是你的心血……”

    “要不,我们找人去吓吓姜姐姐?让她离开一醉轩?”林雅琴提出建议。

    沈志远偏过头看她,眉梢轻轻一挑,示意她接着往下说。

    林雅琴道:“姜姐姐现在是一个人,已经从白家出来了,一个人孤立无援,咱们找人吓她让她离开一醉轩,她总不可能为了针对我们不要命吧?”

    沈志远闻言眼眸一亮,黑了一晚上的脸总算是露出抹笑容来,抬手放在林雅琴脑袋上摸了摸,笑着说:“雅琴,你可真是我的解语花。把你娶回家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你比那个疯婆子好千百倍。”

    “志远哥,你怎么能拿姜姐姐跟我比呢?”

    沈志远恍然:“对对对,姜如安那个疯婆子哪能跟你比……”

    那天晚上泼了沈志远一身洗脚水后,对方这两天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似乎已经放弃让她离开一醉轩的行动。

    但姜如安知道不可能,按照沈志远林雅琴这对渣男小三的性格来说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不然当时也不会为了给小三让位置联手对原主下毒手。

    她心里提起警惕,在某天晚上从一醉轩下班回家时发现有人在身后跟踪自己,心里叹了句果然。

    “喂女人!”

    等到周围没人后,身后围上来四个年轻男人,透着一股子吊儿郎当流里流气的气质,嘴里叼着根烟把她给团团围住。这三年轻男人是附近一带的混混,整天游手好闲招猫逗狗惹人嫌,一般人为了少些事儿很少去招惹这种混混。

    姜如安瞧着面前四个混混,眉梢轻挑,沉声道:“有事儿?”

    “哥几个想跟你说件事儿。”为首的混混头子吊儿郎当地拿下嘴里的烟,缓缓吐出一口白烟,特吊地说:“你就是一醉轩请的那厨子是吧?给你一天时间,去一醉轩辞职别干了,否则咱哥几个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我们可没有不打女人的习惯。”

    姜如安哦了一声,“沈志远让你们来的吧。”

    混混头子眼神一闪,伸手揉揉鼻尖提高音量:“什么沈志远,不认识,咱哥几个就是单纯的看一醉轩不爽!反正你赶紧去辞职就成了!”

    “我要是不呢。”

    混混头子闻言狞笑一声,扭扭脖子揉揉手腕:“那就别怪咱不客气了,兄弟们,把她手废掉!”

    “废掉她的手,她的就没法子下厨了!”

    说着,四个男人一拥而上打算两个人抓住姜如安,另外两个人则随手从地上捡起两块砖头来准备砸向她的两只手腕,这力道要是砸下来,手多半是废了。

    姜如安眼神一凝,反手钳住身边混混的手往后一折,只听见咔嚓一声伴随着混混的惨叫痛呼,对方的手无力垂落于身前。空气在这瞬间静下来,几个混混没想到面前这女人下手这么狠,一时间愣在原地。

    “操,给老子一起上,打死这死娘们儿!”

    混混头子听着同伴的痛呼声,火气瞬间上来,面色狰狞地喊道,操着手里的搬砖就朝姜如安脑袋砸过去。

    她转身一个回旋踢踹向混混头子的肚子,直接把他给踹飞出去。

    几个回合下来,四个混混纷纷负伤。

    姜如安扭扭脖子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抬腿朝着不远处倒在地上□□的混混头子走过去。那混混头子看到她过来,怪叫一声从地上爬起,连滚带爬丢下同伙起身跑了。

    别说,跑得还挺快。

    姜如安又看向另一个混混,“回去告诉沈志远,别搞这些花里胡哨的手段。”

    她就知道沈志远这对渣男小三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果不其然。

    姜如安刚才想过要不要把这四个混混给送去派出所,但转念想了想,这几个混混肯定拿了沈志远的钱就算送去派出所也打死不会承认,再加上他们没有伤到自己,警察那边顶多给他们做一番批评教育。

    四个混混一看就是经常进出派出所的老油条。

    废掉自己的手,沈志远可真是不干人事儿啊。

    姜如安眉眼沉沉,第二天就去找一醉轩经理再次提出建议,推出酒楼会员制度。一个月在酒楼消费达到多少钱的标准就能拿到一张一个月期限的会员卡,拥有会员卡的客人来这里消费能打九五折,或者赠送一道姜如安研发的新菜品。

    她手艺好,新菜品很多人吃,姜如安和经理商量将新菜品设置成限量出售,每天只出售多少份,来晚就没有了。

    这东西不怕多就怕少,在大家伙儿的观念里,那是越稀少的东西越珍贵。

    不得不说姜如安这一手饥饿营销十分成功,众人一听哟呵这新菜品居然是限量出售很难买,心里那种期待感和志在必得的情绪瞬间就被调动起来,甚至还有人在一醉轩还没开张前早早就过来等待,就为了买到那所谓的新菜品。

    那种吃到别人吃不到的东西的满足感再加上姜如安厨艺的确很好,凡是吃到过限量新菜品的客人都会出去跟人炫耀夸赞,说这道菜有多么多么好吃,让没吃到的人更加期待。这么一循环,一醉轩的名气和人流量又往上暴涨许多。

    相比之下,满堂客的生意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

    “啪!”

    沈志远气得杂碎了自己办公室里的茶杯,杯子里的茶叶茶水洒了满地,把旁边的林雅琴给吓了一跳。

    “志远哥。”林雅琴勉强扯出一抹笑容凑过去:“消消气,气坏了身子怎么办呀。”

    沈志远气得眼睛都红了,恶狠狠地喊着姜如安的名字:“这个溅女人,这个贱女人!!她就是想搞垮我的酒楼,疯女人疯婆子!我当初应该看着她死绝才对!!”

    林雅琴眸光微微一闪,“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呀?”

    “……”

    沈志远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儿,好半晌才冷声回道:“去找她,看看她要提个什么条件。”

    “……那她要是想让我和你离婚,重新跟你结婚怎么办呀?”林雅琴一听,脸上神情瞬间就难看下来,握紧双手。

    沈志远抬眸看过来,安抚她:“放心,我的妻子只会是你。”

    “姜如安这个疯婆子想当我妻子,下辈子都没这个机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