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52章 第五个女主4 娘道

第52章 第五个女主4 娘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沈志远和林雅琴再次找上门。

    大概是担心姜如安又拿什么东西泼他, 这次沈志远特意挑在下午,地点在茶楼。

    姜如安是忙完之后才来的,后厨温度又高, 她来到茶楼身上穿着的是简陋的、被汗水浸湿一大片的衣服,推开门进来,看到她这幅模样,房间里的两个人面上不约而同闪过一抹嫌弃。

    林雅琴抬手放在鼻子下边儿, 瓮声瓮气地说:“姜姐姐, 别人请你过来做客, 你好歹也要把自己收拾一下吧, 这样见客人也太没有礼貌了。”

    “你们不配。”姜如安关上门拉开椅子往下坐, 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一饮而尽, 接着抬眸看向沈志远。

    两人互相对视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房间里的气氛瞬间陷入寂静。

    最后还是沈志远率先败下阵来, 挪开视线冷声开口问道:“姜如安, 说吧, 怎么样你才愿意离开一醉轩。”

    “简单。”姜如安又给自己倒了杯茶水,端着小巧的茶杯在手里把玩,漫不经心地说:“把那仨叉s、三孩子让我带一个月, 一个月过去我就离开一醉轩,怎么样。”

    沈志远闻言皱起眉:“还要等一个月?”

    “怎么了,满堂客难道连一个月都撑不过去了?”姜如安眉梢一挑, 小口小口品尝着茶杯里的茶,十分悠闲地晃了晃翘着的二郎腿:“沈志远, 看来你这能力真不行啊,满堂客都被你经营成这幅样子了?”

    沈志远一向看不上自己这前妻,觉得她又土又没情趣古板得要死,所以当初才会跟在酒楼里当服务生的林雅琴看对眼儿, 因为后者会打扮又会来事儿,比生了孩子坐月子还担心酒楼的前妻黄脸婆不知道好了多少。

    现在被前妻嘲讽,沈志远这心里就十分不爽,自然而然透露在脸上。

    “给你带一个月然后呢?”

    姜如安眼睛一眨:“带一个月就把他们还给你,然后我从一醉轩辞职离开。”

    沈志远没回话,沉思片刻在心里算计着。

    姜如安这个疯婆子提出这个条件,估计是想趁着这个月时间跟孩子重新培养感情吧?她大概是一开始就想好了这计划,也是,这女人把孩子看得跟命一样重,现在三个孩子都不搭理她,心里怕是难受死了。

    他眼神微微一闪,点头同意下来:“我答应了,明天我就把小城小彻和莹莹给你送过去……不过你确定,你要让孩子们住你那小房间?我们家的杂物房都比那大!”

    “这就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儿啊。”姜如安站起身,“明天把人送过来,一个月之后我给你们送回去,离开一醉轩,这段时间之内你和林雅琴都不能接近孩子,否则这条件就作废。”

    沈志远:“……行。”

    姜如安微微颔首,转身离开茶楼。

    等她离开,在房间里像个背景板花瓶的林雅琴才咬咬唇瓣开口问:“志远哥,咱们真的要把城城他们送去姜姐姐那边吗?我怕诚诚他们会不习惯……”她废了老大劲儿才把三个孩子□□得站在自己这一边,哪舍得让他们跟着姜如安。

    万一这孩子还是更喜欢亲妈咋办??

    那她之前的时间和精力不都白费了!

    “一个月时间而已。”沈志远笑了笑,说:“你回去先跟三个孩子通下气儿,别到时候把他们吓着,还以为我俩不要他们了呢。”

    林雅琴眸光一闪,轻轻柔柔地应下:“知道了,志远哥,我会的。”

    于是等到第二天姜如安下班刚到家,沈志远就开车带着三个孩子和大包小包的东西敲响了她的房间。

    姜如安打开门,看着门外站着的三个正一脸仇视瞪着她的孩子,眉梢轻轻一挑:“人带过来留几件衣服就行,其他东西都拿回去,我这地儿塞不下。”

    “这里面都是诚诚他们喜欢的玩具,没有玩具他们会不高兴的。”林雅琴一脸的为难,“姜姐姐,要不我出钱给你换个大点的地方吧,你这地方这么小,诚诚他们都没办法活动……”

    “不需要,人送过来你们可以回去了,记住,一个月时间内不能和他们有联系,不然等于违反条件明白吗?”

    林雅琴看向旁边的沈城沈彻和沈莹莹,走过去伸手摸摸他们的脑袋,无奈地说道:“诚诚,你们的玩具不能留下,我和爸爸带回去给你们放起来。这一个月要好好听话哦,一个月过后我和爸爸再来接你们。”

    “哇呜……妈妈,我不要留在这里,爸爸妈妈,我不要跟坏女人待在一起。”沈彻哇得一声哭出来,声音响亮。

    林雅琴一副心疼得模样,刚想说话,旁边的姜如安就厉声呵斥道:“不准哭!”

    沈彻不听,一边哭一边躺在地上双脚胡乱蹬着撒泼。

    “你们快走。”姜如安无视他这幅撒泼的模样,冷声下了逐客令。

    林雅琴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后叹息一声,转身上了轿车和沈志远一块儿离开。

    林雅琴为了笼络三个孩子,对待沈城三人就是无底线的纵容,想要什么想干什么都会满足,有时候沈志远稍微严厉一下看到孩子躺在地上撒泼耍赖林雅琴就会在一旁劝,最终都会满足他们的要求。

    一味纵容并不是好事,特别是在这么小的年纪,长大之后绝大部分都会长歪。

    林雅琴可不会想这么多,这又不是她的孩子。

    姜如安可不会惯着他们几个,反正一个月的时间,要是掰不过来就当做生下三个叉烧得了,毕竟原主的心愿里也没说必须要把这仨给掰回来。原剧情里原主为他们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可谓是尽心尽力呕心沥血。

    但他们最后却劝着原主原谅渣男小三。

    啧。

    她冷眼看着躺在地上撒泼打滚的沈彻,说:“你这招对我来说没有用,你喜欢在地上躺着你就躺着,躺完了自己进屋,你们两个,是陪他一起在外面躺着还是进屋去洗漱睡觉?”

    “坏女人坏女人坏女人!”沈莹莹瞪着姜如安。

    姜如安眉梢轻挑,偏过头看向站在旁边的沈城。

    沈城是原主生下的第一个孩子,当初原主被渣男小三联手谋害时他已经六七岁了,这个年纪早就能够记事,他应该还记得原主以前是怎么对他的,最后却还是站在了林雅琴那边。

    在她看沈城的时候后者也在看她,那双和她有几分相似的眸子里满是仇恨。

    姜如安眉梢轻挑:“你好像很不服气?”

    “你知道你是来破坏我们家的,我恨你,我绝对不会承认你是我妈妈。”沈城瞪着她恨恨地说道。

    “是吗。”姜如安也不生气,神情平静地回了一句,“但是不管你承不承认,你是我生下来的,血缘上我就是你亲妈。”

    沈城被激怒,冲过来伸手推她。

    姜如安轻而易举捏住他的手往上一举,沈城见没碰到又开始抬脚蹬过来,用尽了全身的力道。她面色一冷,一把将沈城提溜起来往地上放倒,伸手扒下他裤子空出一只手来毫不犹豫往下拍:“林雅琴没教你什么叫做礼貌,那就由我这个亲妈来教你。”

    巴掌拍在屁股蛋子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姜如安是稍微使了点劲儿的,没打几下沈城就疼得哭了出来,把旁边的龙凤胎给吓得一动不动,沈彻更是连哭都不哭了。

    “我要回家!呜呜呜我要回家,我不要跟你住在一起,呜呜回家!!”

    沈城从小到大都没被人打过,小孩子也是有很强的自尊心,更何况他今年已经十岁了,自尊心就更强了。自己在弟弟妹妹面前被扒了裤子打屁股,还那么疼,屈辱的眼泪瞬间就夺眶而出,哭天喊地要回家。

    “想回家?可以啊,等一个月时间到了就能回去。”姜如安心如磐石,丝毫不被对方的眼泪动摇,“在这段时间里你们必须得听我的话!”

    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用怀柔政策来对待这仨,原身之前对他们那么好都丝毫不起作用,那这个月的时间,就由她,给这仨小孩儿一个完整的童年。

    随地撒泼?想发脾气发脾气?想要什么要什么?

    根本不可能!

    姜如安这一手直接威慑到沈彻沈莹莹这对龙凤胎,让他俩不敢继续撒泼哭喊,生怕也落得大哥这样的下场。

    “进屋。”

    龙凤胎姐弟俩互相对视一眼,最后乖乖地进了房间。

    小孩子也是很有眼力见的。

    而姜如安则是提着屁股都被打得有些红肿的沈城进了房间,把他放在一张小床上。

    “这里怎么这么小。”沈莹莹嫌弃地打量着这间房,左看看右看看:“我们怎么睡呀?这里也太小啦!”

    这间房不算小,姜如安还特地找房东租了张床放在自己床的旁边,除此之外还有个小衣柜,一张桌子和几张凳子。后面还有道门,门后是一个很小的厨房,厨房旁边则是上厕所和洗澡的地方。

    姜如安闻言,回道:“怎么不能睡?沈彻和沈城睡这张小床,你跟我睡大床。”

    沈莹莹一口拒绝:“我不要,我要自己睡!”

    “行啊,那你睡地上吧。”

    沈莹莹气得撅起嘴。

    姜如安带着几人去逼仄的卫生间洗漱,看到这卫生间,三个人全都露出了嫌弃的神情,叫嚷着说自己不在这里洗。。

    她说行,那就不洗了直接去睡觉,拉着他们回卧室让他们几个自己脱衣服上床睡觉。

    沈城屁股还疼着呢,他咬咬牙喊道:“我们要洗澡!”天气热了不洗澡身上得多臭啊!

    “要洗澡就去厕所洗,不洗就直接睡觉。”姜如安压根儿就不惯着他们。

    三个孩子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脸色难看地洗澡去了。大概是知道姜如安不会惯着他们,接下来他们倒是没有再睡嫌弃床小不睡觉之类的话,也可能是因为真的累了,乖乖脱了衣服躺上床。

    次日,姜如安起了个大早,去厨房煮了一锅面条后开始叫几人起床。

    “我不起,我要睡觉!”

    姜如安眉梢一挑:“行,你们睡,睡醒了再去上课,迟到被老师骂被同学嘲笑我可管不着。”

    仨孩子:“……”

    这女人也太坏了!!!

    在姜如安无所谓的态度下,他们最终还是不情不愿起了床吃面条,别说,吃面条倒是不用她催,大概是昨晚消耗太多体力,现在正饿着呢吧。

    吃完饭就送他们去上学,听说没有车子接送,他们又开始哭闹起来。

    姜如安就双手环胸静静看着仨人。

    最后他们还是走路去学校了。

    “姜姨!”刚到学校,姜如安就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转过头一看,是穿着裙子的白薇薇小姑娘正牵着自己爸爸的手一脸惊喜的跟她打招呼,小脸上满是灿烂笑容。

    姜如安脸上同样露出笑容来,语气温柔,伸手摸摸小姑娘的脑袋:“薇薇,今天爸爸送你来上学呀?”

    “这几天都是爸爸送我的。”白薇薇很高兴,眼神从沈城仨人身上扫过,疑惑地问道:“姜姨,你怎么会送他们来上学啊?”

    姜如安笑了笑:“因为他们要在我家住一个月。”

    “好叭,那姜姨,我这周可以去你家吗?我想吃你做的辣子鸡了。”小姑娘一脸期待地问道。

    姜如安微微颔首:“当然可以。”

    “好耶!”白薇薇高兴地直拍手,“谢谢姜姨!姜姨我去上学啦!”

    “去吧。”姜如安挥挥手,偏过头看到还没进学校的沈城仨人,眉梢轻轻一挑:“不进学校在这儿站着干什么?不想上学了?”

    沈彻看着她,大声嚷嚷道:“你不是说你是我们妈妈吗?你为什么对她那么好,对我们一点都不好!”

    虽然不喜欢这个女人,但是看到她对别的小孩子太好了他们心里又很不舒服,毕竟原主之前特别殷勤的对待他们。现在换成姜如安,对他们态度又冷又硬不说,还不会迁就他们,却对别的小孩儿态度这么好!

    “因为人家懂事又礼貌,哪像你们。”姜如安闻言毫不客气地开口说道,“娇气、脾气大、爱撒泼、不懂礼貌……这样的人谁会喜欢?”

    仨孩子:“……”

    姜如安挥挥手:“赶紧进去,我要回去上班,下午再来接你们。”

    看到仨孩子背着书包走进学校,姜如安转身正打算往一醉轩走,转身却看到白佐还在原地站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如安,这三个孩子是怎么回事?”他疑惑,“你和沈志远难道已经……”

    “没有。”姜如安没有解释太多,冲着他点点头,然后朝着一醉轩走。

    接下来几天姜如安一直都是这么一副态度对待仨孩子,仨孩子一开始还想通过发脾气耍无赖试图控制她,然而姜如安丝毫不为所动。

    发脾气不想吃饭那就不吃,饿一顿吃得更香;发脾气不想写作业那就不写,第二天去学校当着同学的面被老师批评丢脸的也是他们自个儿;耍无赖说自己要回家不跟坏女人待在一起,姜如安便直接不理会他……

    几天,三个孩子都老实不少。

    因为说得是一个月之后才辞职,所以这一个月姜如安依旧在一醉轩里工作。面对满堂客日渐稀少的客流量以及营业额,沈志远郁闷得很,但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硬撑过这个月。

    所幸满堂客底子还在,撑一个月完全不是问题。

    沈志远心情郁闷就去找狐朋狗友喝酒吃饭,酒喝多了拉着身边的妹子就睡在一块儿,醒过来时看着身边小声啜泣的女人还床上点点血迹,他脑子还有些不太清醒。

    女人小声哭诉说自己不卖身,只是因为家中母亲病重才出来陪酒赚钱想救自己母亲,却没想到会被沈志远拉走这样那样……

    女人长着一副小家碧玉的清纯模样,哭起来梨花带雨楚楚动人,和林雅琴完全是不同类型,沈志远看着心疼不已,便让她做自己的情人,而他每个月都会给她一笔钱。

    女人脸上神情一变再变,似是有些无奈无可奈何但又没有别的选择,最终答应下来。

    有了新欢的沈志远一改近几日来的郁闷和烦躁,脸上重新浮现出笑容,满面春风。

    林雅琴问他是不是遇见什么好事儿了。

    面对妻子的疑问,沈志远心里隐隐有些心虚但又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毕竟林雅琴也是小三上位,要是他真的会心虚当初也不会和林雅琴一块儿商量着谋害原主了。

    不过沈志远也不会主动说出来,含糊其辞,把林雅琴给糊弄过去。

    他对新欢正是热情的时候,经常早出晚归,甚至有几天晚上还没回家。当林雅琴问起来的时候,沈志远就说自己和朋友喝酒喝了通宵,跟他们一块儿在包厢里睡着了。

    林雅琴虽说有疑虑,但也没发现什么证据,只能作罢。

    直到某天沈志远又半夜回到家,刚打开客厅灯,就发现林雅琴坐在沙发上不吱声,把他吓了一跳,皱起眉头语气不耐:“你大半夜为什么不睡觉,在客厅坐着吓人,也不出声。”

    “等你回来啊。”林雅琴面上带着委屈,“你这段时间在家里待的时间这么少,志远哥,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

    沈志远脱外套的动作微微一顿,接着嚷嚷道:“别胡说,我这段时间不都陪着那几个老板喝酒吗?跟他们好好联络打好关系,才能让他们罩着我们酒楼。”

    “你一天到晚的瞎想些什么?我去洗澡了,你赶紧回房间去睡觉。”

    沈志远把外套扔在沙发上,接着走进卫生间去洗漱。

    林雅琴咬咬唇瓣,趁着他去洗漱的时间拿起扔在沙发上的外套仔细检查,在领口处看到一抹口红印子,同时问到了外套上散发的淡淡香气。这味道她很熟悉,是最近新出来的香水,非常受女人们的欢迎,林雅琴也买了一瓶。

    沈志远果然是在外面养了别的女人!!

    他怎么能怎么做!!?

    林雅琴气得直发抖,有一瞬间很想冲进卫生间问沈志远为什么要背叛自己。但她很快就冷静下来,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

    沈志远的性格脾气她还是很了解的,如果她当着面去质问,他肯定会大发雷霆。

    林雅琴现在是靠着沈志远养,不能够得罪他。

    但是就这么坐以待毙她心里又不舒服。

    大家同为女人,林雅琴当然知道那个在衣领上留下口红印子的女人是在挑衅自己。

    她捏着外套深呼吸,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暴怒的心情,让扭曲的脸色恢复正常,就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般把衣服放回原来位置。在沈志远洗完澡出来后还对他小意温柔,说他最近早出晚归的太辛苦了,怕他太累,要帮他捏捏肩捶捶背。

    面对如此温柔的妻子,沈志远大概心里有些愧疚,后面几天都留在家里没出门。

    但狗终极是改不了吃屎毛病的,偷腥过的猫儿也不可能忘记偷腥的滋味儿,没两天沈志远又开始频繁外出。

    林雅琴花钱雇人跟踪沈志远,很快就摸到了外面那个女人的住处,居然还就在他们家不远处的居民房里!!

    当沈志远再一次说自己要出门办事时,林雅琴表面相信温柔叮嘱他送他出门,在他离开后没多久就朝着那居民楼走。

    ……

    “沈哥,你天天往我这儿走,家里那位姐姐知道会不会跟你生气呀?”女人靠在沈志远身上,声音轻柔地询问。

    沈志远把玩这对方的头发,笑了笑:“她都是靠着我养,就算发现了也不敢跟我生气,小月不用担心,你要想的事情是如何好好伺候我,明白吗?”

    小月红着脸点点头。

    就在两人准备再来一次时,关着的门突然被人打开,踩着爽高跟鞋的林雅琴气势汹汹从门外冲进来,面色狰狞喊道:“溅人!敢勾引我老公,看我不废了你!!”

    床上二人皆是一愣,林雅琴趁着他们愣神的时间抬手抓住小月头发把她往床下拉。后者身上就裹着一条衣不蔽体的布,肌肤上是亲热过后留下的痕迹。

    “溅人,老娘今天非得弄死你!!”林雅琴脑子里绷着的神经断开,伸手朝着小月脸上抓过去。

    小月被吓得花容失色,连忙躲开,脖子上被抓了一把,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林雅琴步步紧逼,小月处处退让,直到脸上被抓了一道口子,小月总算是忍不下去和对方撕扯扭打在一起。

    两个女人扯头发的场面非常激烈,沈志远皱起眉头上去阻拦,想要把两人分开。

    但是打上头被愤怒充斥脑海的两个女人哪会听他的劝阻,打得更凶了,见他一直往这边凑,林雅琴和小月不约而同地推了沈志远一把。

    他被推得措不及防,没有准备,噔噔噔往前扑过去。前面是一张正方形的桌子,略微尖锐的桌角正对着他裆部,沈志远猛地往前扑,裆部对着桌角撞上。

    “啊!!!!!”

    沈志远脸色唰地一白,隐约间似乎听到了细微的喀嚓声。

    就像是蛋碎了的声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