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53章 第五个女主5 娘道

第53章 第五个女主5 娘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沈志远被送进医院抢救了。

    他被抬出来的时候旁边有不少人围观, 大家伙儿你打听我打听很快就从知情者口中拼凑出个情况来,一听是他跟人偷情被妻子逮个正着,打架的时候不小心被殃及到, 那八卦之心顿时熊熊燃烧。

    很快围观群众就靠着自己强大的关系网,把沈志远给扒了个干干净净,连他现在这老婆也是小三上位都给扒了出来,心里唾弃不已。

    啧, 没想到满堂客的老板居然是个这样的人, 真是恶心!

    这事儿还惊动了派出所, 派出所的警察同志调查清楚是私事儿纠缠就没插手, 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 这种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处理的好。

    林雅琴从警察同志那边录了口供回来匆匆赶往医院, 内心慌乱无比。

    也不知道沈志远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伤得严不严重。

    很快医生出来, 林雅琴连忙凑上去问是什么情况。那医生取下口罩说了句人没事儿, 她刚想松口气,医生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林雅琴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噔噔噔往后倒退两步差点腿一软给摔在地上了。

    “诶女同志, 你没事儿吧?”医生连忙过去扶了一把。

    林雅琴一把抓着医生的手腕,白着脸哆嗦唇瓣问:“医生,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志远哥、就是我男人, 他以后、他以后就不算个真男人了??”

    “……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医生点点头,看着林雅琴那苍白的脸, 心里也有些同情,这姑娘看起来还挺年轻,男人就……他摇头叹息一声:“病人还在昏迷,等他醒来知道结果心里可能会没法承受, 你是他家属,得好好安抚他。”

    林雅琴:“……”

    还安抚呢,她现在就怕沈志远醒来知道自己二兄弟被废了,能直接从病床上跳起来废了她,这东西对男人来说可不是开玩笑的!

    她慌得一批,脑子飞快运转想法子。

    对了!那个该死的女人,把那个死三八拉过来让她去承受沈志远的怒火!

    林雅琴眼睛一亮,踩着双高跟鞋风风火火返回居民楼想把那女人绑来医院。可到了居民楼才发现,跟她扯头发那女的居然搬走了,房间里能被带走的值钱东西全都没有了,就连之前她过来捉奸带的包包也不见了踪影。

    这个死三八!!她跑了,不就得自己去面对沈志远吗??

    林雅琴脸色扭曲,心里的怒火和恐惧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一时间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压根儿就不敢返回医院。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之前跟她扯头发扭打在一起那个叫做小月的女人,居然出现在一醉轩后厨,正和姜如安面对面聊天!

    小月拿着手里的包当着姜如安的面翻了翻里面的东西,全都是口红香水之类的化妆品,顿时撇撇嘴有些无语:“这个女人包里怎么都是这些东西,还全是用过的,就算是卖也卖不了几个钱呀。”

    “从沈志远那边捞得钱还不够你用?”姜如安捧着茶杯跟个老大爷似的坐在椅子上,闻言挑挑眉问。

    “嗐,你别提了,那男人抠门得要死。”小月翻了个白眼,“我陪了他快俩星期,在我身上花得钱还没有之前那几个人一个星期花得多,我还跟他老婆打了个一架!你瞧瞧我这脸上的伤口,就是被那女人指甲划出来的,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虽然以后我不靠脸吃饭了,可这要是留疤了不好看我心情也不好啊。”

    姜如安抬眼看去,笑道:“伤口不深,回去小心点拿纱布包一下,暂时别碰水,结巴之后别去挠过两天就好了。”

    小月应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盒抽出根烟叼在嘴里:“有火没。”

    “就在你边上,自个儿拿。”

    啪嗒。

    小月将香烟夹在手指间缓缓吐出一口白烟,烟雾缭绕在面前,“做完这单我不干了,正好这几年攒了点钱,我打算回老家随便开个小店做生意,你以后要是有时间记得来找我玩啊。对了,那沈志远撞着自个儿二弟了,我看撞得挺狠,估摸以后很难站起来。”

    “也算是替你出了口恶气,怎么样高兴不?”

    “你这么能耐?”姜如安这下是真惊讶了,同时忍不住笑出声。

    小月是她前段时间随手救下的一姑娘,她晚上下班回家呢,正好碰到对方被一群混混拖进胡同,姜如安拎起墙角的砖头走进胡同把人给拖出来带回家。后来从聊天中得知,小月是专门做这行的,给人当情妇,不过她挑得全都是没结婚的男人。

    彼此之间也说好大家互利互惠,你出钱她出人,只谈钱不谈感情。

    姜如安知道后,便问她接不接个单子。

    原本是想给沈志远和林雅琴之间添点麻烦,没想到这姑娘这么给力,直接就把沈志远给废了。

    小月眉梢轻轻一挑,摆摆手说:“这跟我可没关系,是疯婆娘冲上来跟我打架,我俩在一块打着呢,那男人非得过来插一脚,被我们推出去正好那地方就撞在桌角上。他还没穿衣服,啧,我看着都感觉疼。”

    “姜姐,你下次看男人眼光得准些,这沈志远真不行,脑袋连接的是下面那玩意儿,我说啥他都信。”

    “可惜就是太抠门了,不然我还想多捞点钱再撤呢。”

    姜如安笑而不语。

    小月抽完最后一根烟,起身冲她挥挥手:“记得有空来我家找我,走了。”

    “一路顺风。”

    姜如安目送小月离开,又重新倒回椅子上捧着水杯喝了两口水润润嗓子。

    沈志远变成了太监醒过来肯定得气死,还有林雅琴估计也讨不了好。

    找不着小月,沈志远势必会在林雅琴身上出气儿,沈家这段时间有得乱呢。这林雅琴天天受气心里也憋火,再加上沈志远站不起来,如果这时候出现在又帅又有钱的男人她心里会不会有想法呢?

    这两人不是老在她跟前晃悠,说什么互相之间才是真爱吗?

    那就让她来看看两人这真爱究竟有多真。

    姜如安见时间差不多,收敛思绪,跟经理打了声招呼不紧不慢往学校走,去接仨孩子放学。明天是周末,白薇薇小姑娘要来做客,今晚还得买点菜回去。

    她晃悠着踩点来到学校门口,正好听到放学铃声响起。

    在学校门口等了好一会儿,沈彻和沈莹莹手拉着手龟速往外走,看到她脸上不约而同闪过一抹做了坏事的心虚和害怕。姜如安见状微微皱起眉头,问他们:“沈城呢,他怎么还没出来。”

    “老师让大哥、让大哥罚站。”沈莹莹低着头小声说。

    姜如安继续问:“为什么?”

    “因、因为、”沈莹莹支支吾吾,眼神闪躲:“因为老师说大哥在班上欺负人,就让他罚站了,还、还要让家长过去一趟。”

    姜如安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带着双胞胎一块儿往沈城所在的教室走去。

    学校里的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来到三楼某间教室外边儿,一眼就看到沈城背靠着墙壁低头罚站,面前站着位中年妇女,脸上带着明显怒气。听说姜如安是沈城的母亲,老师立马问她:

    “沈城妈妈,我想知道您平时在家是怎么教育孩子的?沈城这思想教育很有问题,他今天跟同学玩,就因为跟同学发生点小摩擦,居然把人从楼梯上推了下去!”

    “要不是正好有老师在,接了一手,还不知道会发生点什么事儿呢!”

    姜如安听完眉心跳了跳,偏过头看向脸上带着明显不服气神情的沈城:“沈城,你这是什么表情?觉得自己没错?”

    “我本来就没错!”沈城梗着脖子冲她大声喊,“谁让他惹我不高兴!”

    “惹你不高兴你就能把人往楼下推?那你现在惹我生气,我是不是也能把你推下去?”姜如安眼神很冷,拎着沈城的衣领直接把他提溜起来往旁边楼梯走。

    老师被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拦她。

    姜如安让她不用管,提溜着沈城站在楼梯口,见他一直在挣扎喊叫,冷笑一声:“喊什么?这不是跟你学的吗,怎么,换成你自己你就不能接受了?”

    “你不能这么对我,你放开我!!”沈城瞧着底下的楼梯被吓得直蹬腿,双手紧紧拉着姜如安衣袖扯开嗓子哀嚎:“我是你儿子,你不能这么对我,你应该帮我说话才对!你想要当我妈妈就必须得对我好,不然我绝对不会认你!”

    旁边的龙凤胎看到这一幕被吓得跟只鹌鹑似的,很害怕,但是看到哥哥被眼前这个坏女人欺负,又冲过去推姜如安,让她放手。

    “坏人!放开哥哥,哥哥没有错!!”

    “你快放开哥哥,你这个坏女人,哥哥才没有错,谁让他们惹哥哥生气的!”

    “你为什么不帮哥哥!”

    小孩儿的这点力道对姜如安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瞥了眼在手底下挣扎叫嚣自己没有错,说她应该帮他说话的沈城,以及旁边两个一直推她打她的龙凤胎,姜如安眼神登时就冷漠下来。

    她将手里的人往回扔,语气平静:“儿子?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生叉烧都比生你们三个有用,既然你们这么想回家,那我就满足你们。但是从这一刻起,你们也要记住了,我跟你们不在有任何关系,林雅琴才是你们亲妈。”

    沈城被扔在地上屁股着地,他麻溜儿地爬起来,恨恨瞪向姜如安,大声喊:“我们妈妈本来就是林雅琴,才不是你这个坏女人!!!”

    龙凤胎在旁边大声附和。

    “记住你们今天说得话。”姜如安在旁边微一颔首,对旁边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老师说:“老师,麻烦您把他们三个送回去,地址直接问他们就成。”

    老师:“可……”

    不等老师说完话,姜如安就已经转身走下楼梯离开,丝毫没有半点犹豫。

    只能当做原身生出三个叉烧来。

    或许也要怪沈志远?别的不说,这沈城的行为就和沈志远一模一样,一个不顺心就要置人于死地,心肠怕是从出生起就是黑的。姜如安倒不觉得难过,毕竟她从一开始对这仨就没报太大希望。

    这段时间她也好好教了,可惜一点效果都没有。

    既然如此,就让他们全都回沈家去吧。

    ……

    沈志远从昏迷中醒来,入眼看到的便是纯白的天花板,鼻尖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他转了转有些僵硬的脑袋扫向四周,发现自己手上挂着点滴。

    这是医院?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

    沈志远脑子转了转,然后记忆回笼,进院之前的记忆重新浮现出来,以及那让他痛不欲生的疼痛感。他神情一变,连起身掀开被子双手哆嗦着脱掉自己裤子低头一看,脸色由青转黑再转白,跟调色盘般五彩斑斓,眼底满是绝望和不敢置信。

    他、他的二弟站不起来了???

    他现在是个‘太监’、是个假男人了!??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这一定是梦,肯定是我还没睡醒。”沈志远自言自语地说道,拉着被子给自己盖上往回忆躺,紧闭双眼。

    刚躺回去他就听到病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接着是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的哒哒声。沈志远猛地睁开眼,看到林雅琴站在旁边,没注意到对方僵硬的神情开口问:“雅琴,我这是怎么了?医生怎么说?”

    “医生、医生说、”林雅琴眼神躲闪,磕磕绊绊地回道:“说你、说你以后可能没办法……了。”中间那声音很小,小到几乎听不见。

    沈志远吼道:“你他娘的大点声说,我到底怎么了!!”

    “医生说你下面受到猛烈撞击,这辈子都没办法那什么……”

    得到确认,沈志远瞪大眼睛,放在身侧的手猛地握成拳头青筋暴起。

    性功能丧失……

    也就是说,他真的成太监了、

    他真的、不是个男人了!!

    不愿相信、绝望震怒的情绪充斥在心头,沈志远双目充血赤红,猛地偏过头看向一旁有些害怕的林雅琴,从喉咙里颤抖着溢出嘶吼:“……都怪你,都是你这个女人,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成这样!我要杀了你!!!”

    他直接从床上跳起来双手狠狠掐着林雅琴的脖子,窒息般的感觉笼罩着林雅琴,她被掐得舌头都吐出来了,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奋力挣扎。最后还是护士来检查时看到,连忙叫人过来把沈志远给制服绑在床上。

    “咳、咳咳咳……”林雅琴脖子都被勒红了,躲在角落不断咳嗽。

    护士同情地看她一眼,又看向被绑在床上的沈志远,轻声问道:“女同志,你要不要去处理一下身上的伤?”

    林雅琴哆嗦着点点头,再次瞥向沈志远,见对方眼里满是恨意,又被吓得哆嗦了一下,跟着护士一块儿离开病房。

    而沈志远因为刚才动作太过激烈,导致□□受到二次创伤,原本在医院躺一个星期就能出院,现在又要多躺一阵子时间了。

    得知这个消息,林雅琴内心松了口气。

    她现在根本不愿意见到沈志远,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害怕,怕那男人真的掐死自己。

    林雅琴心里升起了离婚的念头,但是这两年她一直都是靠沈志远养着,要是离了婚或许根本没办法养活自己。

    毕竟几年的富裕生活让她养成习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林雅琴脑子乱糟糟的,包着纱布失魂落魄回到家里,发现应该在姜如安那边的三个孩子居然被送了回来。见她进屋,沈城和龙凤胎扑到她身边,叽叽喳喳你一句我一句,情绪愤怒地控诉姜如安这段时间是如何对他们的。

    这要是换作之前,林雅琴一定会好好安抚他们。

    但是现在,在发生了这种事情已经考虑离婚的情况下,林雅琴敷衍地把他们三个交给保姆随便应付过去,回到房间开始着手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

    反正她现在还年轻,离了婚也能再找到别的男人。

    要是还跟沈志远在一起,说不定哪天晚上就被对方给悄无声息的弄死了!

    就像他当初对姜如安那样!

    想到这,林雅琴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离婚!必须得离婚!

    ……

    林雅琴是个十分现实的女人,知道沈志远靠不住后就开始物色新的猎物,虽然她已经嫁过人,但还很年轻,加上这两年经常花沈志远的钱给自己做保养,样貌甚至比前几年更加好看些,身材也好。

    她去往有钱人经常出入的歌舞厅、卡拉ok台球室等等,真的被她找到一个猎物。

    那个男人不仅年轻长得帅,还很有钱,身上穿得衣服戴的饰品全都是有钱才能够买到的,单是手腕上那块腕表就得花好几百块钱呢!

    最重要的是,这男人对她也有兴趣!

    并且丝毫不介意她已婚妇人的身份,还说等她离婚之后就带她去国外定居生活,天天带着她出去玩,还买了金项链金戒指和金手镯。

    林雅琴美得都快上天了。

    她已经做好决定,等沈志远出院就跟他离婚,然后和这个男人一块儿离开苏省,去国外逍遥自在过好日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