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54章 第五个女主6 娘道

第54章 第五个女主6 娘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妈妈, 为什么爸爸还不回来啊?”

    林雅琴这几天只顾着和自己新找到的猎物增进感情,压根儿就没怎么理会家里三个孩子,而沈志远又还在医院躺着, 家里就只剩下照顾他们饮食起居的保姆。以往林雅琴都会抽出空来陪伴仨孩子,但那是为了笼络他们,现在不需要了。

    面对沈莹莹的问题,她一边往自个儿脸上擦粉一边不耐烦地回道:“不知道。”

    小孩子对于情绪感知十分敏感, 沈莹莹听到林雅琴这语气, 面上不由得浮现几分委屈神情, 撇撇嘴:“妈妈, 那你跟莹莹还有彻彻一起玩过家家。”

    “你找保姆玩去。”林雅琴拿起梳妆台上的口红仔细抹在自己嘴唇上, 对着镜子照了照伸手擦擦嘴角, 接着又继续补了一层色。

    她这口红刚放在唇瓣上, 旁边的沈莹莹就拽了拽她手臂, 口红一下子就涂到了脸上去。沈莹莹没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毕竟她以前也经常在林雅琴化妆的时候过来捣乱,平时还会扒拉后者的化妆品,拿口红在自己脸上涂涂画画, 林雅琴都没有生过气。

    所以沈莹莹继续晃着胳膊撒娇,“妈妈,你就来陪我们玩嘛。”

    “让你去找保姆听不懂啊!?”林雅琴心里腾得冒出一股火气儿, 一把推开扒拉着自己胳膊的沈莹莹,将小姑娘推倒在地。

    她看了眼镜子里自己在脸上画出来的口红印, 心里满是不耐烦,厉声呵斥道:“一天到晚就知道玩玩玩,你除了玩还会干什么啊?六七岁的人了连自己洗澡都不会,每次考试还都是倒数, 果真跟你们那亲妈一样的愚蠢烦人!”

    林雅琴早就受够这三个烦人的孩子了,天天跟带祖宗似的带他们。现在好了,她要跟沈志远离婚,不需要再忍着这三个小破孩了!

    林雅琴将面上的口红擦得干干净净,又给自己补了一层粉,看都没看被自己推在地上委屈得直哭的沈莹莹,拿起放在一旁的包包穿着能够很好凸显出自己身材的旗袍,扭着水蛇腰风情万种地离开家。

    她还年轻呢,凭什么要给别人当后妈?想要孩子自己倒时候生一个不就得了!

    “妈妈、妈妈坏呜呜呜、”沈莹莹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心里满是茫然和委屈,她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对自己很好的妈妈会突然变了个样。

    很快哭声就把沈城还有沈彻引了过来。

    沈城把她从地上拉起来,问:“二妹,你哭什么?摔疼了?”

    “呜呜呜大哥,妈妈、妈妈凶我。”沈莹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妈妈为什么凶你?是不是你做错什么事情了?”沈城皱着眉头说道,伸手给她擦掉脸上的泪痕,“爸爸生病了在医院,妈妈心情肯定不会,我们要听话一些,别给妈妈添麻烦知道吗?听话一些。”

    沈莹莹想到自己刚才做的事情,以为真的是她不听话才惹得林雅琴生气了,止住眼泪乖乖点头说:“我知道了,我下次不会再惹妈妈生气,爸爸要什么时候才回来呀?”

    沈城也不清楚,想了想道:“可能要再过几天吧,别哭了,我带你们去玩。”

    “好!”

    小孩儿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玩得高兴一下就把这件事给抛在了脑后。

    夜幕降临,沈家保姆准备好晚饭喊他们吃饭,沈莹莹还记得自己惹妈妈不高兴的事情,就说要等妈妈回来一块儿吃饭。三人坐在桌前等了好久,久到桌上的饭菜全都已经凉透了,等到沈彻挨不住一直喊饿,林雅琴都还没有回来。

    “我们先吃吧,妈妈可能在医院里面照顾爸爸。”沈城说道。

    沈莹莹神情恹恹地应了一声:“哦。”

    他们刚拿起筷勺准备吃饭,紧闭的房门被推开,心情颇好哼着小曲儿的林雅琴才拿出钥匙打开门进来。瞧着沈城三人坐在桌前吃饭,挑眉道:“现在才吃饭呐?”

    “妈妈!”沈莹莹高兴地扑了过去,“妈妈你吃饭没有呀,你是去医生看爸爸了吗?明天能不能也带我们去看看爸爸,都好几天没有看到爸爸了!”

    林雅琴原本心情还不错,听到她提起沈志远后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之前在医院里差点被后者掐死的一幕,脸色蓦得沉下来,不耐烦地回道:“要去你们自己去,别烦我,我忙着呢!”

    “妈妈,你没去医院看爸爸吗?”沈城扒饭的动作顿住。

    林雅琴翻了个白眼,没回话,换下高跟鞋扭着腰往楼上走。

    沈莹莹委屈地回头看向大哥,“大哥,妈妈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凶啊?以前妈妈不是这样的……”

    沈城也就只比他们大个三四岁,同样搞不懂缘由,想了想说道:“等我吃完饭去问问妈妈,先吃饭。”

    “好叭。”

    于是吃完饭,沈城就往林雅琴和沈志远的卧室走去,敲敲门,听到里面传来林雅琴的声音后才推开门进去。

    “怎么了。”林雅琴刚洗完澡,拿毛巾擦着头发问他。

    沈城说:“妈妈,你这几天是不是心情不好呀?莹莹今天哭得可伤心了。”

    林雅琴闻言动作一顿,瞥向沈城,看着对方和沈志远有五六分相似的眉目,眼里闪过一抹厌恶。

    她嫁给沈志远时沈城已经七八岁的年纪了,知道自己亲妈是姜如安,一开始跟她关系特别差,让她吃了不少苦头。后来林雅琴废了好大劲儿才把沈城笼络过来,三个孩子里她对沈城也最好,毕竟费的心神精力最多。

    然而现在,林雅琴最讨厌的也是这家伙。

    她神情冷漠,“你别叫我妈了,我不是你妈。”

    沈城愣住,不太懂林雅琴这话是什么意思,以为是他们在姜如安那边待了几天惹得她不高兴了,说:“妈妈,你就是我们妈妈,我们不会认那个坏女人当妈妈的。”

    “呵。”林雅琴冷笑一声,“我可不稀罕当你们妈,你们又不是我亲生孩子,我要跟沈志远离婚了,这以后啊,我跟你们沈家也没关系咯。”

    “我再也不需要费尽心思再去讨好你们三个,你不知道你们有多烦人,又蠢又烦人,看看别人家孩子聪明又懂事,幸亏你们仨不是我亲生的,否则我肯定得被你们气死……”

    林雅琴毫不留情地说完,起身把沈城一把推出门外,啪得一声关上门。

    沈城被推出去撞在墙壁上,小脸变得煞白。

    沈志远在医院里躺了大半个月才离开,出院时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脸颊凹陷双眼麻木无神,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他坐车回到家里,家里除了保姆以外没人在家。

    沈志远问保姆:“家里人呢?”

    “这不是放暑假了吗,小少爷和小小姐他们被老夫人给接回去玩了,说半个月之后再送回来。”保姆回道,“太太这段时间好像挺忙的,白天基本都不在家。”

    “沈先生,您身体好些了吗?”

    沈志远下意识躲避开保姆的眼神,身子往旁边侧开,将下身藏在沙发后面,对保姆说:“知道了,给你放两个月假,你拿着钱回去吧。”

    保姆应了一声,拿着他给的钱美滋滋儿地离开沈家。

    等到保姆离开以后,沈志远脸色才蓦得黑下来,忍着心里怒气上楼回到卧室,打开衣柜看了眼,看到里面属于林雅琴的东西并没有少,这脸色才缓和下来。

    哼!还算这女人识相没有跑。

    否则他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林雅琴这溅人找出来。

    沈志远离开卧室来到书房,拿起电话机拨通满堂客那边的电话。这阵子他一直在医院里待着,还不清楚酒楼那边是什么情况,这一个月时间也到了,姜如安都把仨孩子给送了回来,那她应该也离开一醉轩了才对。

    打通电话沈志远问了两句,听到电话另一头的回复后脸色登时又黑了下来,蹭得从椅子上站起身怒吼道:“怎么回事??钱怎么又少了这么多????”

    “沈老板,没法子啊,一醉轩那边隔三差五就推出啥新玩意儿,咱们满堂客一点变化都没有,现在也就一些老顾客过来撑撑场子……您不在,前两天咱们苏省的□□本来打算带着外国友人来我们酒楼吃东西,最后又被一醉轩抢了过去,人外国友人吃完给一醉轩好一顿夸。”

    “大伙儿听说外国友人都这么夸一醉轩,去的人就更多了……”

    电话另一头的满堂客经理无奈又苦涩地回道。

    这一醉轩搞出的花样也忒多了,主厨厨艺还好得不得了,满堂客拿什么跟人家争?估摸着再过一段时间,满堂客就要直接倒闭咯。

    沈志远皱起眉头:“一醉轩之前请的厨子还在?”

    “在啊。”经理回,“这些花样就是那位厨子搞出来的,也不知道这人哪来这么多的花点子,这脑子可真厉害。”

    沈志远一听,握着电话筒的手瞬间就收紧了,眼里溢出冷意。

    他说:“我知道了,这件事我去处理,酒楼暂时先关两天。”

    开着每天都亏损,还不如先关上喘口气儿。

    挂掉电话,沈志远气得在书房回来踱步,抬起脚狠狠地踹向椅子,又拿起桌上的花瓶砸在地上边砸边嘶吼怒骂:

    “姜如安!溅人!溅人居然骗我!”

    “他妈的把老子当猴耍!”

    沈志远气得不行,拿起车钥匙就打算出门去找姜如安算账,但走到一半动作又顿住,心里有些挣扎。说实话,他不是很想出门,一出门总感觉好像所有人都在看自己,那些目光像是小刀一样扎在他心里。

    他站在门口犹豫片刻,心里的怒气好似被扎破的气球般泄了气。

    “没事,没事。”沈志远深吸一口气安抚自己,“别人都不知道这件事,不用担心!”

    这么说了一通后心里总算是好了些,他出门开着轿车来到姜如安住处等,等到夜幕降临许久依然不见她的身影。沈志远皱起眉头,下车问了邻居才知道原来姜如安早在几天前就已经搬家搬走了!

    “那你知不知道她搬去哪里了?”

    邻居摆摆手:“这我哪儿知道。”

    沈志远咬着牙怒气冲冲地离开。

    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以为搬家离开就没事儿了吗?大不了他明天去一醉轩门口守着,就不信逮不住这个溅女人!

    沈志远开着车又回到家,家里的灯正亮着,估摸着是林雅琴回来了。他刚打算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去,旁边过来个男人伸手勾住他脖子。

    “哟,沈老板可算是出院了!你这是生了什么病,在医院里躺了这么久?”

    沈志远身子一僵,余光往旁边扫了眼,发现是苏省某家卡拉ok的老板,勉强露出抹笑容来,回道:“……没什么,就是一直反复发烧生病,现在已经好了。罗老板,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哦,是这样啊。”罗老板咧嘴一笑,拍拍他的肩膀:“沈老板,你这身子骨不行,还得多锻炼啊……是这样的,李老板那边多了些新花样,要不要一块儿去玩玩儿?”

    沈志远下意识拒绝:“这么晚,就不玩了。”

    “嘿,晚?沈老板,这可不像是你能说出来的话啊。”罗老板面有异色,上下打量他两眼。

    沈志远看着这眼神就脸皮一紧,忍不住想侧着身子遮挡住自己下身。他受不了这种打量的目光,推着罗老板往外走说:“我开玩笑呢,走吧,让我看看李老板那边多了什么新花样。”

    “哈哈,这才是沈老板说出来的话嘛!”

    罗老板哈哈大笑,拍打着沈志远的背,两人勾肩搭背一块儿离开。

    李老板家里是开赌场的,沈志远以前经常和这几个老板一块儿去赌场里玩,赌场里人很多,每张赌桌前都围着不少人,气氛十分热闹。他以前很喜欢来这个地方,可现在沈志远对于这种人多的地方十分抗拒。

    他面色僵硬的跟着罗老板来到包间,包间里有很多熟面孔,都是苏省一些叫得上名声的老板,除此之外还有好几个穿着火辣性感的女人。

    沈志远一进去就有个女人扭着腰上来趴在他肩膀上,娇声娇气地说道:“沈老板~你好久没来了,都不想我们的吗~”

    说着,女人的手就顺着他胸膛往下摸。

    沈志远受了惊,一把将她推开。

    “哎哟!”女人措不及防被推开,一下子跌倒在地上痛呼出声。

    房间里的人都愣住了,目光全都转了过来。

    沈志远尴尬地笑了笑:“我这刚出医院就乱玩,我屋里的婆娘要是知道肯定要给我甩脸色看。”

    “嗐,沈老板你还怕你家里的小娇妻生气啊?”

    “啧啧,没想到啊沈老板,从医院出来就变成气管炎啦?”

    “哈哈哈哈哈,沈老板你不行啊!”

    “就是,沈老板你还行不行?”

    “咱男人可不能说不行啊……”

    “……”

    房间里的人说着荤黄的玩笑话哄堂大笑,他们或许是无心之语,然而在沈志远耳中听着却像是在嘲讽他一般,额头上的青筋都崩出来了。他勉强牵扯起嘴角,配合着干笑两声,挑了个角落位置面色阴鸷地坐下,心里怒火熊熊燃烧。

    这一晚沈志远过得十分煎熬,房间里的罗老板几人是不是就要说一些荤段子,虽然以往也经常这么说,但那会儿他还是个正常男人啊!

    现在是越听越难受,感觉对方字字句句都在针对自己。

    好不容易捱到散局,沈志远逃一般的开车回家。

    他面色阴沉沉,拿钥匙打开房门面无表情往卧室走,一边脱下西服外套一边打开卧室门往床边走。

    外面天色已经亮起,亮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即便不开灯也能将房间里的景色看得一清二楚。沈志远揉着眉眼打算躺床休息会儿,却发现床上躺着不止一个人,他皱起眉头回头看,看到林雅琴光着身子和另一个陌生男人包成一团,正逼着眼睛呼呼大睡呢。

    看到这一幕,沈志远感觉血气直往脑袋上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