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55章 第五个女主7 娘道

第55章 第五个女主7 娘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沈志远双目赤红, 一把薅住林雅琴的头发,把还沉浸在睡梦中的她给拉起来,反手一大嘴巴子呼上去:“贱人!你居然敢偷人, 老子今天非得打死你不可,荡-妇!贱人!没有男人你活不下去是吧,啊?”

    “还把野男人带回老子家,老子打死你个贱东西!!”

    这一巴掌用出他吃奶的力气, 直接把林雅琴打得吐出一口血, 连门牙都被打掉一颗, 可见沈志远现在心情是何等愤怒。

    林雅琴发出一阵尖锐的痛呼声, 睁开眼, 看到面目狰狞如同恶鬼一般的沈志远正咬牙切齿看着自己, 心里慌得不行, 一声接着一声惨叫双腿蹬着往后退。

    但是她头发还在沈志远手里拿着呢, 压根儿就蹦不动。

    床上的男人听到这响动也醒了过来, 看到沈志远,他眼里闪过一抹慌乱很快又冷静下来,起身上前帮忙, 让林雅琴从他手中逃脱出来。

    林雅琴伸手覆盖在脸蛋子上,疼得直吸冷气,因为疼痛溢出的眼泪顺着往下滑落, 从被打的地方划过时疼痛被加重几分,她连忙用手擦擦眼泪连哭都不敢再哭。

    “放开我!你他娘的放开我!”沈志远疯狂挣扎着, 红着眼死死盯着林雅琴,“我要杀了这个溅人!敢给我戴绿帽,老子非得弄死你。”

    林雅琴慌忙穿好衣服,跑到梳妆台前看了眼。

    她左脸肿得很高, 头发乱糟糟的活像是个疯婆子,上面门牙被打掉一颗正哗哗往外躺着血水,口腔里弥漫着一股铁锈味道,甚至那沈志远还给她拔下一撮头发!有个地方都秃了!

    林雅琴看着自己这幅模样,顿时又发出一阵尖昂的叫声。

    她偏过头,面色狰狞:“沈志远,我跟你拼了!!”

    喊完张扬舞爪扑上去伸手在沈志远脸上挠了好几道口子,林雅琴的指甲很长,直接在后者脸上抓下几条口子,指甲刮着皮肉下来。

    沈志远这心里怒火就更大了,心想你他娘的给老子戴了绿帽子还他妈的打我。

    他使出大力气一把推开身后牵制出自己的男人,猛地扑向林雅琴,两个前段时间还在姜如安面前炫耀他俩是真爱的人,现在打得是难舍难分,眼里满是戾气,恨不得把对方给生吞活剥似的。

    男人的力气要比女人打上许多,所以沈志远稍微占了些上风。

    林雅琴疼得厉害,咬牙看向旁边像是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傻的男人,吼了一句:“傻愣着干什么,上来帮忙啊!”

    “哦哦。”观战的男人如梦初醒,连忙上前来帮着林雅琴牵制住沈志远。

    他一加入,战局瞬间就有了变化,变成沈志远被林雅琴压着打了。

    林雅琴一边打一边喊:“我给你戴绿帽怎么了?啊?就允许你去找女人我就不能找男人?我凭什么不能找男人,反正你现在也废了,你现在都不是个男人了!你就是个太监、太监!!!”

    “沈志远,我要跟你离婚!离婚!”

    太监二字深深刺激到沈志远,他咬牙瞪着林雅琴,朝她脸上吐口水呸了一声,“你吃我住我花我的钱,还他妈在我房间里乱搞,离婚?你想都别想,老子不可能跟你离婚!”

    “我这副模样就是拜你所赐,林雅琴,老子非得弄死你!”

    “想离婚跟这小白脸走啊?你别想!”

    沈志远神情癫狂,脸上被林雅琴手指刮下的伤口正往外溢出丝丝鲜血,混合着汗液,让他看上去像个疯子一般。

    林雅琴和男人一块儿合力将他绑在椅子上,她让男人出去,自己单独跟沈志远聊,男人眉梢轻挑,看着她身上的伤口温和的说了句:“别聊太久,你身上的伤要赶紧去医院处理,我去楼下等你,你说好了就下来,我开车带你去医院。”

    看看癫狂发疯的沈志远,又看看温柔似水的男人,林雅琴更加坚定自己心中的想法。

    等到男人离开房间,林雅琴才冷冷地看向被绑在椅子上不能动弹的沈志远,走过去一巴掌拍在他脸上,语气生硬:“离婚!”

    沈志远阴鸷地看着她:“不可能!”

    “你要是不离婚,我就把你干的那些缺德事儿说出去!”林雅琴呵呵冷笑一声,坐在床边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说那些人要是知道,他们都是被你害得每次都狼狈收场,会不会直接弄死你啊?”

    沈志远脸色一变,眼里戾气愈发深邃。

    沈志远是个小心眼的人,只要有人惹他不高兴了就会想发设法弄回去。苏省好几家酒楼就是被他用阴招给搞垮的,不仅仅是酒楼,还有一些别的铺子。这些老板有些是普通人,有些家里面有点来头,做生意就是试试水罢了,失败了其实也不打紧,

    但要是他们知道自己失败是被人算计的结果,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林雅琴作为沈志远的枕边人当然知道他做过的事情,现在就成了一个很好的把柄,她眯着眼威胁,“不离婚也没事儿,我照样可以跟着刚刚的男人离开,但我离开之前保证会把你做的事情宣扬出去。”

    “不仅如此,我还要告诉所有人,你、”

    “沈志远、是个太监、是个永远也没办法站起来的、假、男、人!”

    话音落下,沈志远就疯狂挣扎起来,眼睛死死盯着林雅琴,咬着牙:“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林雅琴冷哼一声,“反正都撕破脸皮了,你不要我离婚,我就把你这事儿说出去,你看看苏省其他人会怎么看你?”

    沈志远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女人给活活生吞下去,同床共枕三年,他居然才知道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什么解语花,就是一个伪装的蛇蝎毒妇!

    林雅琴看他:“你想好没有?”

    “……”沈志远心里恨意愈发浓郁,牙齿都咯咯地战栗上下碰撞发出声音,好半晌他才从唇缝间吐出一个字:“离!”

    林雅琴满意了,“离婚之后你得分我一半钱。”

    “你他吗想得美,那钱都是老子辛辛苦苦赚回来的,有你什么事儿?”

    “你赚?笑死我了,那都是你那个憨憨前妻赚的!”林雅琴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直接就笑出了声,毫不客气地回道:“这酒楼是你前妻一手带出来的,你不过是捡了个便宜罢了,你也不看看,这满堂客被你霍霍成什么样了?”

    “说实话,我有时候挺佩服姜如安,一个女人居然这么能吃苦。”

    “就是眼睛不好,看上你这么个傻逼玩意儿!”

    现在两人已经撕破脸皮,林雅琴也不需要再对沈志远俯首称小,把自己心里的想法统统说出来。她很了解沈志远,这个男人就是心气儿自尊高,知道怎么说话更扎他的心,因此毫不犹豫地用语言攻击对方。

    看着面前男人狰狞扭曲的脸色,林雅琴心里畅快。

    “家产必须分我一半,这是我这三年来陪你的费用,还算上今天我这受伤的钱,明白吗?”林雅琴摸摸自己肿起来的脸颊,“你要是不同意,那就别怪我不顾及这三年来的夫妻情谊,把你是个太监的事情在苏省好好给你宣扬出去。”

    “沈老板大小是个名人,应该有很多人对你的事情感兴趣吧?”

    赤-裸-裸的威胁!

    要不是现在被绑在椅子上,沈志远真想扑上去把面前这个女人给做掉!

    他被废了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

    沈志远脸皮抖了抖,咬牙切齿地说:“分、分你一半!”

    “这才对嘛。”林雅琴颇为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去楼下拿起茶几上用来削水果的刀放在沈志远身上,“你自个儿解开身上的东西,一个星期后我会带人来找你,沈老板,希望你答应的事情都可以做到,否则的话……哼哼。”

    她说完,用纱巾裹在自己脸上扭着腰出门。

    房间里只剩下面色阴鸷难看的沈志远。

    ……

    沈志远把满堂客给卖了,左右也赚不了多少钱,与其天天亏本倒不如把这酒楼给卖出去还能捞到一笔钱,拿着剩下的钱去干点别的也行。

    卖了酒楼,他又开始疯狂打探林雅琴和奸-夫的消息。

    然后根据知情人的消息,沈志远知道从自己刚住院没两天,林雅琴就已经勾搭上了别的男人,心里这火气就一直消不下来。

    一周过去,林雅琴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把沈志远给约了出来。

    两人一见面,目光对时间就擦出很浓郁的火药味,都恨不得弄死眼前这个人,那是相看两厌,哪还有开始那恩恩爱爱的模样?他俩去离了婚,紧接着又去茶馆清点沈志远的家产,硬生生从他手里抢了一半走。

    林雅琴边检查边说,“沈志远,我跟你在一起三年,对你的家产了解得很清楚,你要是敢骗我,我现在就出去对着外面吼你沈志远是个太监。”

    “……”沈志远脸皮抖了抖,又不甘心地从衣服里掏出一份合同来,“林雅琴,你真好得很,你最好祈祷自己以后不要落到我手里,否则我一定要你好看!”

    林雅琴脸上擦着药膏,出门的时候都会戴上面巾遮挡,她闻言得意地笑了笑,说:“这点就不用沈老板操心,我呀,马上就要跟着我男人出国了!到时候沈老板就是掘地三尺也找不到我的~”

    沈志远咬咬牙,“贱人!”

    林雅琴清算好了一半家产,见没出什么问题,便拿着东西扭腰出了茶馆。和她偷情的男人穿着身深色西服,头上抹了发胶正在外面等着呢,英俊的脸上带着深情又温和的笑容,出去两人就抱在一起。

    “……贱人!”沈志远看到这一幕,神情更冷了一些。

    林雅琴对他视若无睹,挽着男人的手往茶馆外走,一边走一边娇滴滴地说道:“阿清,我拿到沈志远的一半家产了,咱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国呀?”

    “等你的证件办下来了我们就出国。”叫做阿清的男人笑了笑,目光微微闪烁,状似不经意间说道:“你前夫给你的家产多不多?如果还行的话你倒是可以拿去投资项目,项目赚了钱,你这些钱能翻两倍,甚至三四倍都行。”

    林雅琴本就是个爱财的人,闻言瞪大眼睛,疑惑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阿清挑眉,“我上上个月投资了一个项目,也没投多少钱,就十万而已,前两天那项目赚了,到手一共四十万,翻了四倍。”

    林雅琴一听到居然这么多钱,当即吸了口凉气。

    虽然沈志远也有钱,但那些钱都是通过满堂客慢慢累积下来的,那可能一次性就赚个四十万呢?那可是四十万啊,她这辈子都没看到过这么多钱,从沈志远那边分来的一半家产加起来还不到十万呢!

    要知道在八十年代,这些钱已经算很多了!!

    她有些犹豫,“所有的项目都会赚钱吗?”

    阿清摇摇头:“倒也不是,有些项目赚不了钱还可能会亏本,不过你不用担心,要是你想投资项目我可以帮你掌掌眼,对于这一块我还是有点自信,毕竟我就是专门做一行的。”

    他声音平静,充满了自信。

    “当然,如果你害怕的话也没关系,反正我有钱就行。”

    阿清这么一说,林雅琴就更加心痒难耐了。

    她不喜欢出去上班,是因为上班又苦又累还赚不了几个钱,但是听阿清说的这个投资项目,不仅不需要自己去忙这忙那,赚得还多,这谁听了不心动?林雅琴眼神闪烁,心想有阿清帮她看着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亏本吧?

    不过亏本也没事,反正阿清有钱啊。

    阿清对她这么好,这么爱她,肯定不会让她受委屈。

    林雅琴终究抵挡不住赚钱的诱惑,开口说:“那阿清你帮我看看什么项目赚钱,我把手里的钱投一半出去。”

    “一半?那我找两个赚钱项目给你,你每个投一半,这样也保险一些。”

    林雅琴是想自己留一半的,但听阿清这么说,心里又开始犹豫起来,片刻后点点头:“成,我听阿清的!阿清肯定不会让我亏钱对不对?”

    “那是当然。”阿清笑了笑。

    于是林雅琴十分信任地把钱给了阿清,对方笑着接过,选出项目的时候还给她看了,然后滔滔不绝说一堆她听不懂但是听起来很厉害的话,但是她听懂男人说这个项目能赚好多钱,心里高兴得不行。

    手里的钱全都投进所谓的项目里,阿清又开始带着她去吃吃喝喝。

    因为投了项目的缘故,林雅琴也不着急说出国了,天天待在阿清的房子里每天都关注着自己投资的项目怎么样了。

    阿清开始变得忙碌起来,经常很晚才回家,不过每次回家都会给林雅琴带上看起来很昂贵的礼物,因此后者也没说什么。直到男人越来越晚、越来越晚、最后两三天了都不见人影。

    这时投资的项目出了结果,亏了。

    林雅琴登时就懵逼了,想去找阿清,却发现对方已经两三天都没有回来了。她心里一慌,连忙开始到处找阿清,却发现对方是半点影子都找不着,消失得无影无踪!林雅琴脸色发白,意识到自己肯定是被骗了。

    这个时候,有个中年男人打开钥匙冲林雅琴吼,让她赶紧交房租,再不交房子就滚出去。

    原来这栋房子也不属于阿清,而是对方为了显示自己是有钱人特意租来骗她的!!

    林雅琴愣住,接着像疯了一样找出阿清给她买的礼物,什么金项链金戒指金手指拿去金店做鉴定。对方看了两眼就说:“这是假的啊,这不是金子。”

    “……”

    从金店出来,林雅琴失魂落魄像个孤魂一般在街上游荡。

    她被骗了,身上的钱全没了。

    她现在就是个穷光蛋,一分不剩!

    以后怎么办?一分钱都没有,她以后该怎么办?

    林雅琴想着想着,心中大恸,蹲在地上开始嚎啕大哭。

    “大!大!一定是大!”

    “小小小,老天爷保佑我一定要是小!”

    “豹子,庄家通吃!”

    “啊啊啊啊啊!!!”

    “……”

    赌场里烟雾缭绕,乌烟瘴气,赌红了眼的赌徒们团团围在赌桌前,就盼望着自己能够把输了的钱全都给赢回来!赢更多回来!

    “李老板,再借我点钱,我马上就能赚回来了!”

    李老板吞吐着香烟,“沈老板,不是我不借你,但是你这前前后后一共在我的赌场借了快十万了。这要是换成一般人我早就翻脸了,也就是看在沈老板你跟我是老朋友的份上才借你。”

    “可这都过去半个月了,你不仅没还钱,还问我借,我这实在是拿不出来了呀。”

    “沈老板,你这最好尽快把我的钱还上,否则……你应该是知道我的手段吧?”

    沈志远瘫坐在地上,头发乱糟糟,脸上胡茬长了不少,衣服也皱巴巴的,和之前那意气风发的模样差了个十万八千里远。

    和林雅琴离婚把酒楼卖了以后,他就迷恋上了赌博带来的快-感。

    以往和那些老板只是随便玩玩根本就不会沉迷进去,但后来沈志远却从赌博中找到了久违的刺-激和快-感,赌博使他忘却烦恼和忧愁,忘记自己身上的缺陷,让他感觉自己还是个正常人。

    于是沈志远一发不可收拾,手里的钱很快就全部砸了进去。

    赌博一旦沾上就很难戒掉,一开始沈志远只是想借用赌博麻痹自己,可后面输的钱越来越多之后,他又想把钱给赚回来。如此循环往复,最终他不仅没赚钱,甚至还在赌场欠下了十万的借款。

    听到李老板不带任何感情的话语,沈志远冷不丁想到对方对待那些借钱不换赌徒的手段,明明是燥热的温度,却硬生生地打了个寒颤,脸色发白。

    他在赌场欠下十万块钱。

    这要是换作之前,沈志远压根儿就不把这点钱放在眼里,可现在卖了酒楼的他没有经济来源,这十万块钱就像是泰山一般压在得他穿不过去。

    沈志远脚步虚浮地离开赌场。

    外面天色已经暗下,夜风带着凉意吹走了白日的暑气。

    “……老板~这是在外面,等回去再动嘛~”

    熟悉的声音和调子传进沈志远耳朵里,他猛地抬起头,看到不远处卡拉OK旁边站着一男一女,女人身上穿着暴露性感的衣服,正被面前的男人上下其手。沈志远眯着眼仔细看去,往前走两步,借着路灯看清了女人熟悉的面孔。

    是林雅琴那个贱人!她不是说自己出国了吗??

    沈志远有些疑惑,但他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下意识冲上去推开对方身上的男人,掐着林雅琴的脖子吼道:“贱人!把你的钱给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