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56章 第五个女主(完) 娘道

第56章 第五个女主(完) 娘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雅琴最近日子过得很不好, 被男人骗走了身上所有钱,没地方住也没钱买吃的,为了不让自个儿活活饿死, 她就只能去找工作。然而她这个人又怕苦怕累,不愿意去干那些脏活苦活,这找来找去最后就去卡拉ok里面上班了。

    卡拉ok就只需要陪着那些客人聊聊天喝喝酒,有时候要任由他们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 遇到帅的还好, 每次遇到那些中年老男人或者是大腹便便的人, 林雅琴就会特别抗拒。

    然而抗拒也没法, 为了生存, 她必须得笑脸相迎。

    这工作需要牺牲身体, 不过赚得钱挺多, 有时候还能收到客人给的小费。

    林雅琴本来就长得不错, 身材也好, 虽然前段时间被沈志远打落一颗门牙,但那会儿那个骗子男人钱还没骗到手,就带着她去医院把牙齿给补了回去, 有时候会松动,总比没门牙说话难看又漏风的好。

    这天林雅琴正扶着个喝醉酒的老男人离开,对方喝得太醉了, 晃晃悠悠往外走,她跟着出去没走两步, 就被男人拉倒旁边的角落里动手动脚。

    闻着对方身上传来的酒臭味,林雅琴眼里满是嫌恶和不耐,却还要娇声娇气地劝他回去。突然,身上的男人被人推开, 有人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熟悉地声音钻入耳朵里,让她硬生生打了个寒颤。

    抬起头,林雅琴看到一脸胡子拉碴双目赤红、面目狰狞可怖的沈志远。

    “放、放开我、”窒息感笼罩在她心头,林雅琴双脚胡乱蹬着,伸手在沈志远掐着自己脖子的手上狠狠抓了两把。

    沈志远吃痛,下意识放开手。

    “咳咳咳。”

    林雅琴摸着自己脖子不断咳嗽着,余光扫向沈志远,恨声喊道:“沈志远,你是不是有毛病??”

    “林、雅、琴!”沈志远同样恨恨瞪着她,喘了口气,摊开手掌:“把你的钱给我!反正你都跟了个有钱男人准备出国,让那个男人养着你,你的钱都给我!”

    林雅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说着转身准备进卡拉OK,却被沈志远一把拉住手臂,后者神经质地笑了两声,笑声阴鸷可怖,“不对啊,都一个多星期了你怎么还在苏省?还在这个地方,被刚刚那老男人……呵,我知道了,你被甩了对不对?贱女人,我就知道你会落这么个下场,你都被老子玩了三年,哪个男人受得了?啊?”

    “疯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快放开我!!”林雅琴眼神一乱,挣扎着想要甩开沈志远。

    现在沈志远身上背负着一屁股的债,哪会那么轻易就让林雅琴离开,死命拉着她的手往不远处黑暗偏僻的小胡同里拖。

    林雅琴害怕极了,连忙扯开嗓子喊:“救命、救命啊、杀人啦——救命,有人要杀人啦——”

    卡拉ok门外是有服务生在守着的,听到叫喊声立马跑过来看了眼,见是自家员工被人拖着走连忙上前把她给拉出来,然后对着沈志远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敢对我们金玫瑰的员工下手,小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呸!没钱找女人就自己去玩去,别他妈来骚扰咱们金玫瑰的人。”

    “……”

    林雅琴靠着墙壁看沈志远被噼里啪啦一顿揍,心里十分舒畅,在旁边哑着声音说:“这男人是个太监,他不行!”

    “哟呵,怪不得!死太监,别让我们再看到你!”

    “死太监!”

    “快滚!”

    身上的疼痛感都被心理上的怒火给压了下去,听着耳边人一口一个死太监的叫着,沈志远只觉得自己浑身血液都冻僵了,对林雅琴恨意愈发深。

    等到人走之后,沈志远才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爬起来,吐出嘴里的血水。

    ……

    过了两天,林雅琴刚把一位客人送上车,掏出对方塞在胸口的小费扭着腰往回走,突然被人大力敲击脑后,白眼一翻顿时昏死过去。

    再次醒来时,林雅琴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

    这房间看起来有些眼熟,仔细打量过后,她猛地想起来这是沈家的杂物房!

    “沈志远!!”林雅琴感受着疼痛的后脑勺,扯开嗓子大声喊:“沈志远!你这个畜生,你快放开我!!”

    嘎吱——

    门被推开,沈志远走进来,手上还拿着一根鞭子。

    他目光阴狠地看向林雅琴,二话不说直接一鞭子抽上去,恶狠狠地问:“贱人,我给你的钱呢?嗯?”

    “……没有了!钱没有了,被那个男人骗走了!”林雅琴哭着回道。

    她把自己被骗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沈志远,后者听完差点气得吐血,拿起鞭子狠狠抽打在林雅琴身上,直到对方被疼晕过去才停下来阴沉着脸离开房间。

    李老板给他最后的还款日期就在这两天,没有钱他可怎么办??

    沈志远坐在沙发上双手狠狠抓着自己头上,其实他有想过一跑了之,但是李老板好像猜到了他的这个想法,前两天笑眯眯地跟他说直到他老家在什么地方。如果他跑了,那就去找他老家的亲人要钱。

    他要面子,绝对不可能让老家亲人知道自己变成这幅模样。

    但是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沈志远瘫倒在沙发上,目光从房间里一扫而过,旋即动作一僵。

    ……他还有一套房子,卖出去再凑点应该就能把欠款还清了,但要是把房子卖掉,他就彻底变得一无所有。

    怎么办?该不该把房子卖掉?

    沈志远经过一番艰难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决定把房子给卖掉,毕竟钱没了还能再赚,这要是命没了可就啥都没有了。

    于是他开始着手找买家,连带着房间里所有家具东西全都卖掉。

    卖光之后离欠款还差了点,沈志远又开始变卖自己身上的一些行当,像是手表这样的东西,东凑凑西凑凑依旧不够。他没办法,只能找到父母问他们要钱,沈父沈母以前就是个农村地里刨食的,沈志远打回去的钱他俩基本上都攒着没用。

    沈母问他怎么了,沈志远含糊不清地说自己要投资生意还差钱,沈母二话不说就把钱给他打了回来。

    这么一凑,欠的钱才终于还清了。

    可他也必须从大房子搬出去,花钱租下个小房子,带着林雅琴一块儿搬进去。虽然林雅琴的钱被骗走了,但沈志远依旧没有放她走,把她用铁链套起来栓在家里,但凡是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就会拿她撒气。

    林雅琴想跑,却根本找不到逃跑的机会。

    两天后,被接到老家待了一个月的三个小孩儿被送回来,沈志远去接他们,婉拒沈母要去家里坐坐的要求,带着自己仨孩子绕了一圈来到新租的小房子外。哦,他的车也已经卖掉了。

    “爸爸,我们不回家吗?”沈莹莹好奇地问道。

    沈志远脸皮抖了抖,沉声说:“这就是我们家,进去。”

    沈莹莹还是有些怕自己这个爸爸的,不敢吱声,跟在身后往里走。房间不大,里面东西乱七八糟堆了一地,还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几张木板小床被随意放在角落处。沈志远指着小床说:“这就是你们睡觉的地方。”

    “我不要睡这里,爸爸,我想回家,这里好臭。”沈彻捂着鼻子满脸嫌弃,“爸爸,我们回大房子好不好?这里好臭啊,一点都不舒服!”

    沈志远厉声呵斥:“就在这儿睡!不睡你就滚出去!”

    沈彻被吼得嚎啕大哭起来。

    沈志远正烦着呢,没工夫去哄孩子,便把林雅琴拉出来让她去哄。林雅琴也不太乐意,但她知道要是自己拒绝免不了会挨一顿打,只能忍着戾气和不耐将沈莹莹和沈彻哄得服服帖帖,只有沈城一脸复杂地看着她身上被绑着的铁链,

    那视线让林雅琴特别难受,索性转过身当做没看见。

    龙凤胎年纪还小,不太清楚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他们没有大房子住也没有玩具玩了,就连吃的饭都不如以前好,特别不高兴。只有沈城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看着脾气日渐暴躁的爸爸,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

    当爸爸再一次因为心情烦躁当着他们的面打了妈妈,两人爆发出激烈争吵吓哭弟弟妹妹后,沈城终于忍不住推开门往外跑,想要离开这个令人压抑的地方。

    他漫无目的地跑着,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来到一醉轩门前。

    现在是下午,酒楼里的客人并不多,沈城蹲在酒楼对面的台阶空地上时不时抬头往酒楼看。很快他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酒楼里出来,沈城下意识挺直背脊,有些不敢认,因为那女人穿着一条亚麻色长裙,正笑吟吟地跟身边人说说笑笑。

    和印象中眉目间带着些许讨好神情的柔弱女人差别太大了。

    沈城站起身,一时间不敢上前。

    等到女人旁边的人离开,沈城才忍不住冲过去默不作声地站在对方身边,也没说话,就瞪着眼睛直勾勾看过去。

    他原本以为女人会问自己怎么了,却没想到她只是用余光扫了眼自己,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往酒楼里走。

    沈城有些生气,大声喊道:“喂!坏、你站住!”他跑到女人面前将她拦住,抬头看过去一脸傲色,“现在我爸爸跟和林雅琴闹矛盾了,我同意你当我和莹莹小彻的妈妈,你跟我回去吧。”

    姜如安闻言眉梢轻轻一挑,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沈城,轻笑一声:“哪来的小孩子,说什么胡话呢?我不认识你,想给你爸爸找后妈去别地儿找去。”她语气和神情都极为平静,说完绕过对方继续往就酒楼里走。

    沈城脸上神情僵硬住,眼里满是不敢置信。

    “你不是想当我妈妈?我同意了!”

    “你别走啊,你跟我回家!”

    “你走了就别后悔!!!”

    瞧着姜如安头也不回地走进一醉轩,沈城气得不行,红着眼瞪了会儿,撒腿往家跑。

    “姜老板,外面那小孩儿是怎么回事?”有围观的人好奇问她。

    姜如安眉眼淡淡,笑着回复:“不知道,估摸着是被家里大人给打了一顿,出来撒气儿的吧。”

    “也是,姜老板看着这么年轻,也不像是有孩子的模样啊!”

    姜如安笑而不语。

    原身在苏省消失了三年,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也足够让人忘记一些不太重要的小事儿。所以除了一些人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她曾经嫁过人是沈志远的前妻。而且前段时间她和一醉轩的老板聊了聊,花钱把一醉轩给盘了下来。

    那老板为人十分大气,姜如安帮他解决了一些事情后,对方直接打折把一醉轩卖给她。酒楼倒手后,她又找了几个厨子,跟他们签下一份合同,将自己那些新品菜全都传授给了这些人。

    每个月出三道新品菜,依旧走的是饥饿营销路线。

    等到林雅琴和沈志远两人全部上套,卖了满堂客,姜如安又把满堂客给接手了,收拾收拾捣鼓一下开了个一醉轩分楼。一醉轩生意很好,但也由于生意太好了,有些人见要排队等那么久很容易被劝退,如今开了个分楼,还能把被劝退的客人给吸纳过去。

    现在姜如安在苏省上流社会圈子算是出了名。

    走出去,也是会被人尊称一声姜老板的存在。

    偏林雅琴的男人是她找的,领着沈志远投入赌博的人也是她找的。她就蹲守在暗中,冷眼看着两人一步步跌入早就准备好的计划陷阱里,看着两人开始狗咬狗,这是他们应该得到的报应。

    至于三个孩子怎么办?

    那跟她有什么关系呢,之前就跟他们说得清清楚楚,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之间都没有任何关系。日子过得好的时候让她滚,现在日子难过了又让她回去,当她姜如安是狗吗?挥之则来呼之则去?

    ……

    沈城气冲冲跑回家,沈志远已经不在家了,林雅琴也不见身影。

    他问坐在床上玩过家家的弟妹:“莹莹,林雅琴呢?”

    沈莹莹抬头眨巴眨巴眼睛说,“妈妈出去给我们买好吃的啦!”

    “谁放她出去的?”

    “我呀。”沈莹莹笑容很甜,“爸爸刚刚出去,妈妈让我给她要钥匙,她说要出去给我买好吃的,买肉吃!哥哥,晚点我们一起吃呀!”

    沈城一听脸色瞬间变了变,看着毫无所知的妹妹,语气加重:“爸爸不是说了,不准让她出去吗?你为什么不听爸爸的话!”

    “我、我忘记了。”沈莹莹被吓到,缩缩脖子小声说。

    沈城看了她一眼,心道等会儿爸爸回来知道人跑了,肯定会气得打人。

    果不其然,当沈志远回家发现林雅琴跑了,知道是沈莹莹给的钥匙后把人狠狠揍了一顿,压根儿不在意对方是自己女儿,把沈莹莹打得哭喊不止。打完人,沈志远又立马跑出去找人,想着就算翻遍整个苏省也得把林雅琴这个贱人给找出来。

    最后他是在金玫瑰卡拉OK把人找到的,沈志远上去拽着林雅琴的手想把她拖走,却被卡拉OK里的打手给打了出去。

    卡拉OK老板点燃香烟,居高临下地看着沈志远,说:“沈老板,这好歹也是我的地儿,你这上来就要抢人不合适吧?”

    “林雅琴是我妻子,我带她走怎么了?”沈志远强忍着疼痛吼道。

    老板微微一笑,“沈老板,我还叫你一声沈老板,你们沈家的事儿都在苏省传遍了,谁不知道你跟你妻子早就已经离婚?她现在是我金玫瑰的员工,那就是我的人,你再敢来我这里抢人,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沈老板。”

    这一声沈老板格外嘲讽。

    “我听说沈老板那下面废了?沈老板,我这金玫瑰可不止有女人,还有很多男人呐,你要是找不到别的出路了,不如来我金玫瑰上班。”

    “沈老板这相貌生得英俊,估计有不少人会喜欢。”

    沈志远面色一紧,咬着牙回:“这就不用四爷费心了。”

    他眼见着没办法把林雅琴给带回去,只能忍着怒气和身上的疼痛一瘸一拐离开。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身后卡拉ok老板四爷传来谀媚的语气:“哟姜老板,不继续玩会儿?这时间还早呢。”

    “不了,我还有事要回去处理。”

    熟悉的声音落入耳中,沈志远猛地一回头,看到里面走出个穿着青色淡雅旗袍的女人,在卡拉OK昏黄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女人眉眼极其温柔好看。

    沈志远瞪大眼睛,犹如看到什么恐怖画面一般。

    是姜如安!

    居然是姜如安??

    不仅是他,躲在四爷身侧的林雅琴也呆了,两人愣愣地看着刚刚还拽得不可一世的四爷走到姜如安身边,语气谀媚。

    似是注意到两人视线,姜如安眉梢轻轻一挑看过来,语气淡淡:“这里,发生什么事儿了?”

    四爷呵呵一笑:“没啥,处理个上门找事儿的小喽啰罢了。”

    “这样啊。”姜如安拉长语调,目光有些意味深长,她收回视线,伸手拖了拖盘在脑后的头发,轻声说道:“四爷,那我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来您这儿。”

    “好勒!姜老板,我送您出去!”

    两人从沈志远身边经过,已经僵硬成石块的沈志远只闻到一阵馨香从旁边传来,看着姜如安在四爷护送下离开,踏上轿车消失在视线当中。

    “四爷,这位姜、姜老板是什么来头啊?”他听见林雅琴这么问。

    四爷啧了一声说:“这位姜老板就是一醉轩的老板啊,前段时间还把满堂客给买了下来,哟,沈老板还不知道呢?现在满堂客被改成一醉轩分楼,生意好得不得了!不仅如此,这位姜老板脑子里还有好多花点子,之前有个老板花钱找她帮忙想办法拯救自个儿惨淡收益。”

    “这位姜老板就支了一个招,那老板要死不活的生意立马就好了起来。”

    “现在苏省谁见到这姜老板不得客客气气?就想着以后有事儿能找对方帮忙想办法呢!”

    “……你怎么还在门口站着?别打扰我们生意!把他扔出去!”

    沈志远被架着扔了出去,疼痛感让他从震惊中回过神。

    买下满堂客的居然是姜如安??居然是他前妻姜如安???

    他不敢置信,同时心底升起一抹希望。

    姜如安之前一直想要回来接走三个孩子,那他现在带着孩子去投奔她,她肯定不会拒绝吧?反正她现在都这么有钱了,一醉轩生意那么好,养四个人不是简简单单轻轻松松吗?他还能跟姜如安复婚啊,孩子总得需要一个完整家庭才行吧?

    沈志远十分自信的想着,一瘸一拐回到家。

    第二天,他穿上自己唯一一套体面的西服,信心十足来到一醉轩门口,说自己要见姜如安。服务生见他如此自信,还以为是跟自己老板约好的呢,连忙跑去说了声,片刻后回来视线在沈志远身上来回扫视,嗤笑一声说:“不好意思沈先生,我们老板说,不见。”

    沈志远脸色一变,“不可能!我让我自己去跟她说!”

    “哎哎沈先生,我们老板说了不见你,你不能硬闯进去啊。”服务生被吓了一跳,连忙过去将他拦下来:“快来帮忙把这男的拉出去!神经病啊,姜老板都说了你不见你你还往里面闯!”

    “姜如安!姜如安你出来!”

    “我是沈志远啊,姜如安你快出来,你不想要你的孩子了吗?”

    沈志远奋力挣扎着,却还是被服务员给拖了出去,守在门口不允许他进来。没办法,他只好守在门口等,看到姜如安出来后立马冲上去:“姜如安!!”

    姜如安瞥他一眼:“沈先生啊,有事儿吗?”

    “姜如安,我知道我错了,你不是想认回阿诚他们吗?我同意了,咱俩复婚,我带阿诚他们来找你。”沈志远语气热络。

    姜如安嗤笑一声,看着他像是在看什么傻逼一样,语气冷漠:“沈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东西?之前是你说你们一家人跟我没关系的吧?现在又巴巴凑上来,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那三个孩子亲妈是林雅琴,跟我姜如安有什么关系?”

    沈志远瞪大眼睛:“姜如安!他们可是你生的孩子!”

    姜如安笑了,“你说错了,我生的孩子早在三年前就死了。沈先生,你这么来打扰我会给我造成很大困扰,我以后不想看到你出现在我面前,你能明白吗?”

    “姜如安!你这个铁石心肠的贱人,你生的孩子你居然都不管……”沈志远见没达到自己的目的,立马就变了脸色开始怒骂。

    姜如安眉梢轻挑,冲身边的人使了眼色,他们立马拉着沈志远离开。

    男人啊,总是这么普通却又这么自信。

    说实话,她还挺希望沈志远能经常来找自己的,这样她聘请来的打手就不会浪费了。

    结果不出她所料,第二天沈志远又来了,还专门把三个孩子也带过来,一个个眼巴巴地盯着她喊妈妈,小模样看着可怜至极。姜如安不为所动,只是看着沈志远笑,瞧着打手把他拖到角落里去揍了一顿,把沈城三人吓得不轻。

    “我再说一次,不要乱认妈妈,明白吗?”她笑得温柔。

    被揍过几次之后沈志远就老实了,知道姜如安是铁了心不肯认孩子,心里虽然生气却无可奈何,毕竟后者现在跟他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如果她要对付自己,甚至不需要自己出手,就有的是想要讨好她的人动手。

    虽然活得挺累,但沈志远还不想死。

    手里的钱快要被花光了,三个孩子开学也要交学费,沈志远是一点钱都拿不出来,无奈之下他只能把孩子送回老家让父母养着。沈父沈母问他怎么回事,沈志远见瞒不过去,便把自己破产没钱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不认为是自己的错,把错误全都归咎于林雅琴和姜如安头上。

    沈父沈母气得大骂一顿,但又没有办法,只能过来把自己孙女孙子接回老家。沈城却不肯走说什么也要留在苏省,其他人拗不过便随他去了,他没有去念书,而是满城市的找活儿,心里憋着一股气。

    他才十岁,当然不会有地方要他。

    等姜如安再次见到沈城,看到对方和一群年纪约莫在十五六岁的小混混待在一块儿整天招猫惹狗,看到的人面上都露出厌恶的神情,沈志远也完全不管他。

    姜如安只远远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开着车离开。

    沈志远心比天高,总以为自己很牛逼可以东山再起,偏偏手里又没钱,所以天天蹲在赌场里面就期盼着能够暴富发财。赌场里的赌徒都是报着跟他一样的想法,然而直到最后他们也没能如常所愿。

    他在另一个赌场里欠下几千块钱赌债,老板带着人上门催他还债,沈志远身上是一分钱都掏不出来,被老板打断了一只手。

    即便这样他也不肯戒赌,但凡兜里有点钱都要进赌场。

    最后因为欠的钱太多,被追债的人打断腿戳瞎一只眼丢了出去,没几天就丢了命,连个给他收尸的人都没有。儿子沈城因为在某次集体打架事件中不小心把人弄死了,和其他混混一块儿被抓紧了派出所。

    而林雅琴后来过得也不好。

    年轻时还能凭借长相混口饭吃,等到年岁大了,美貌不复从前,没办法再靠脸吃饭。又因为跟沈志远在一起时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这么多年下来是一分钱都没攒住,到最后竟然只能靠着乞讨勉强度日。

    被送回老家的龙凤胎也不行,沈父沈母年纪大没法再干活,家里也没有了钱,重男轻女的他们便把沈莹莹卖给了大她十多岁的老男人,收了彩礼给沈彻娶媳妇儿,但是沈彻也没过上好日子,娶了个买来的媳妇儿,没几个月对方就卷了钱跑得无影无踪。

    ……

    姜如安后来没有再去关注沈家几个人过得怎么样,一心扑在酒楼上,随着时间沉淀,把酒楼发展成了苏省的一大招牌酒楼,好多客人听说后甚至千里迢迢从外地赶来,就为了能够品尝到一醉轩的菜。

    原主的所有心愿,她都圆满达成了。

    老年的姜如安把一醉轩交给自己专门培养的继承人,安心闭上眼,听着脑海里传来的熟悉电子音。

    【第五个小世界修复完成。】

    【下一个小世界投放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