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58章 第六个女主2 福娃

第58章 第六个女主2 福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色将晚, 在地上干活的姜老头和姜兴国扛着锄具回到家里,没一会儿,镇上念初中的姜廷华以及在外面疯玩的两个小家伙也都陆陆续续回来了。

    姜廷华是原身哥哥, 大她三岁,目前在镇上念初中。

    李秀芳和张小红都是同一年嫁到姜家来的,张小红嫁进来没几个月就怀孕,生下姜家大孙子姜廷华。三年过后两人一块儿怀孕, 生下俩姑娘, 李秀芳感觉自己处处都被张小红压了一头, 铆足劲儿想要生个儿子出来。

    然而第二胎还是姑娘, 直到第三胎才生下个宝贝儿子来, 自觉能够在姜家挺直背脊。

    李秀芳觉得自己是姜家大儿媳妇, 这姜家长孙怎么着也应该从她肚子里面出来才对, 却被张小红给抢先了, 因此处处看老三家不顺眼, 干啥都得呛两句对着干。如今姜振国摔伤了腿两个月不能下地干活,还花掉家里五块钱,正闹着呢。

    闹得家里每个人神情都不大好看。

    “妈, 奶!”

    今天星期五,周末放假,姜廷华背着书包回到家里, 发现家中气氛沉重,疑惑道:“你们这是咋的了?妹子!妹, 你脸色咋这么难看,生病了?”

    “已经好啦。”姜如安坐在凳子上笑眯眯地回。

    “平时都跟你说,少跑出去玩儿,天气凉了。”姜廷华说了她两句, 抬头看向张小红,看着亲妈泛红的眼眶,皱起眉头:“妈,你这是咋的了?家里发生啥事儿了?爸呢?爸还没回来?”

    “你爸腿被砸伤了,现在搁医院里躺着。”姜老太回道,见大孙子神情变了变,又说,“你甭担心,医院那边说了,你爸这腿没废,在屋里休息两个月就成。”

    “……有啥好担心,你爸这命好着嘞!家里躺两个月不用下地干活还有饭吃,要我说啊,家里谁都比不上你爸命好!”李秀芳在旁边阴阳怪气:“可怜我们兴国,赚得工分都不够自家人吃的,还得养着弟弟一家,这算什么事儿啊!”

    姜廷华很快弄清楚来龙去脉,听到李秀芳说的话瞬间就炸了:“大伯母,你不会说话就闭上你那张嘴!你要是这么羡慕,我现在就把你腿打断让你去享受这种好命,你要不要啊?”

    “嘿,你这孩子怎么跟长辈说话?爸妈,你们看,这廷华说得啥话啊!”李秀芳听到这话脸色一黑,转头冲坐在上面的姜老太和姜老头儿告状。

    姜老头儿不爱管家里这些事儿,老神在在,坐在位置上不吱声。

    “我觉得廷华说得不错啊,你这么羡慕老三,那你也去把自个儿腿打折!都三十来岁的人了,连个孩子都比不上,看你说的那叫什么话?”姜老太则是冷眼瞥向李秀芳附和着说,直看得后者神情讪讪,才转向旁边的姜兴国,问他:

    “老大,你也是这么想的?”

    “哪儿的事啊妈。”姜兴国扯出一抹虚伪的笑容,假惺惺地回道:“振国是我亲弟弟,他受伤了不能下地赚工分,我这当哥哥的帮他一把也是应该的嘛。你这婆娘在这里说啥嘞,咱是一家人,一家人要互帮互助才对嘛。”

    “不过——”

    “我这工分满打满算就这么点,要养弟弟一大家子可能养不起啊。”

    李秀芳嘟囔着:“老三家最近霉运缠身了,要我说啊,还是早点分家的好,免得到时候老三家霉运传到咱身上……”

    她一边说这话一边用余光瞥向姜如安。

    姜如安扯出一抹笑容来,歪着脑袋看回去:“大伯母,你说这话看我做什么,又想说我是灾星啊?要说这霉运那不也是大伯传过来的吗?如果不是大伯非得让我爸去,我爸能伤着腿?”

    “话不能这么说,那其他人为啥都没受伤就你爸受伤了?还不是因为你爸他倒霉!”

    “这就得问大伯了啊。”姜如安眯着眼看向姜兴国。

    姜兴国心头顿时一紧。

    之前生产队长叫人去帮忙清理被石块泥沙挡住的路,每个人负责一片区域,姜兴国觉得干这活儿可比在地里干活要轻松得多,第一个冲上去报名。后来他闺女姜天晴找上来让他别干这个,把这活儿让给姜振国。

    姜兴国原本不咋喜欢这闺女,但姜天晴这段时间运气都很好,他想了想便把这活儿扔给姜振国。谁能想到没多久原本归他负责清理的这片区域就发生山体滑坡,他要是没把这活儿扔出去,受伤的估计就是他自个儿!

    偏偏其他人负责的地方啥事儿没有,认真说起来,倒霉的的确是他姜兴国,但是谁会承认自己是个倒霉蛋儿呢?姜兴国只当做没听见自己侄女说得这句话。

    而李秀芳还在那边絮絮叨叨说着分家。

    “分什么家分家,我跟你妈都还没死呢!”姜老头儿实在是听不下去,抬手狠狠拍在桌子上瞪着李秀芳,厉声呵斥:“再提分家,你就给我滚出去!”

    这村里一般只有老人死了才分家,他认为老人还在分家特别不吉利。

    眼看着姜老头儿都发火了,李秀芳立马安分下来,老老实实坐在凳子上不敢吱声,在心里暗骂姜老头儿和姜老太两个偏心眼的老东西。

    “行了,这事儿等老三回来再说,老大媳妇老三媳妇,你俩跟我去厨房煮饭。”姜老太等李秀芳老实下来,开口说道。

    她正要起身去厨房做饭,一直没出现的姜天晴突然出现在院子里,脸上洋溢着灿烂地笑容,大声喊:“妈,奶,我在外面挖虫子的时候逮着只兔子,老肥了,今晚咱可以加菜啦!”

    听到姜天晴说的话,姜老太一怔,连忙走出门,看到对方手里提着只看起来十分肥美的兔子。

    李秀芳登时笑起来,走上去从闺女手里接过兔子,笑的眼睛都要看不见了,“妈你看天晴运气多好啊!前几天才抓了只野鸡回来,现在又逮只兔子!要我说啊,咱们家天晴才是福星嘞!”福星二字特意加重语气,挑衅得意地瞥了眼张小红。

    姜天晴抿着嘴腼腆地笑了笑,回道:“是奶的运气好,要不是奶让我去喂鸡,我也遇不到这兔子。”

    “你这兔子,是从哪儿逮的?”姜老太神情复杂。

    姜天晴说:“就在我平时挖虫子的地方,后山下来点儿。”

    姜老太没说话,心里隐约觉得有些奇怪,却又想不通哪里不对劲,索性不想了,让李秀芳去把这兔子给清理干净,自己则和张小红去厨房里烧火。

    李秀芳一手揽着姜天晴,用空着的手戳戳她额头,语气带着几分埋怨:“你这丫头,这么好的东西干啥大喇喇拿回来?偷偷留着,到时候咱自个儿吃不好吗?你弟弟都多久没吃肉了?这下好了,那么一大家子人,就一只兔子哪里够分的?”

    “妈,我没想那么多。”姜天晴眼里闪过些许不耐,脸上却带着笑容。

    李秀芳啧了一声,“笨死了,跟你爸一个样!下次再碰到这种好事儿,记得直接拿给你老娘我,晓得不?”

    姜天晴乖巧点头。

    李秀芳这才满意了,嘴里骂骂咧咧地去处理兔毛和内脏。姜天晴偏过头和姜如安对上视线,脸上笑容扩大了些。

    原身出生在闹饥荒的那两年,家家户户都吃不饱,姜家当然也不例外。张小红生下原身因为营养补充不足导致没有奶水,小孩儿被饿得难受得直哼哼,姜振国不忍心饿着孩子,便想着去后山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猎到野味。

    但这个几率十分渺茫。

    闹饥荒,别说是山上的野味,就连山上的树根树皮都快被人吃光了!然而结果却出人意料,姜振国还真就逮了两只野鸡回来,兜里还揣着好几颗野鸡蛋!姜老太把两只野鸡杀了给家里俩孕妇吃,张小红吃完就出奶,李秀芳却死活都没有奶水。

    没办法,总不能看着小娃娃饿死,张小红便每次都剩了奶水给姜天晴。奶水一分,原身又吃不饱了,在父母怀里哼唧两声过后李秀芳居然就出奶了!

    姜老太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瞧着原身笑眯眯地说:“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

    从那之后,姜振国每次去后山都能带回好些野味,有一次甚至还带回一头小野猪!姜家人就靠着这些野味,熬过那段艰难的时光。而且让人觉得奇怪的是,一家人只有姜振国能碰到这些野味,其他人去山上转到腿软却连只野鸡的影子都看不见!

    知道未来发展的姜天晴不信邪,自己上山转了个遍都看不到野味。于是她趁着姜振国上山时偷偷跟在身后,摸清楚对方的行动路线,下次就先他一步当山上去把野味给带走藏起来自己偷偷烧火烤着吃了。

    等到姜振国觉得自己捡不到猎物不再上山,姜天晴便开始自己的行动,装作带弟弟妹妹出去玩时不小心捡到野鸡野兔带回来。

    她就是要一点点夺走属于原身的福娃名声,再把灾星的名头牢牢扣上去。

    现在原本应该是发生在她们一家人身上的事情,都被转移到了姜振国一家头上,姜天晴知道她妈一向和姜如安家不对付,肯定会把这事儿往外宣传。之前村里人还一直都传姜如安是福娃……哼!凭什么她是!

    凭什么姜如安运气能这么好,凭什么她家运气这么差?凭什么她就不能是福娃?

    姜天晴只要一想到自己看到的,关于她和姜如安的未来,这心里就恨得牙痒痒。

    而姜如安则是轻轻挑起眉梢,琢磨着事儿。

    按照原身十世大善人的福运来说,事情不该会是这样的发展才对,除非就是姜天晴这个变数正在一点点掠夺原身身上的福运。不然这些属于原身的的东西,别人无论如何都拿不走。

    等到姜天晴彻底夺走属于原身的福运,这个小世界大概就会全部崩塌。

    嗯……看来她还得把福运给夺回来才行。

    晚饭做好,姜天晴带回来的野兔炒了有一盘,姜老太扫向眼巴巴盯着她手里装着兔肉盘子的众人,冷着脸开始分菜。她担心众人会因为这兔肉吵起来,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给姜老头儿,接着又分给姜兴国。

    再然后是捡到兔肉的姜天晴,接着分给长孙、姜如安、还有姜天晴的一对弟妹。

    最后姜老太才把盘子里所剩无几的几块肉分给自己、李秀芳和张小红。

    李秀芳脸色不咋好看地盯着碗里那么一块儿肉,拿筷子愤愤不平地塞进自己嘴里,抱怨道:“这么点肉,连个肉味儿都没尝出来!这是我闺女逮到的兔子,凭啥我们一家人吃这么一点……自己家倒霉还得祸害别人,真晦气!”

    话里指桑骂槐的语气十分明显。

    张小红原本想把碗里的肉给闺女吃,听到这话,筷子顿时就夹不下去了。

    “要我说还不如分家呢,花家里那么多钱还要咱家一口子养,凭啥啊!反正腿也没断,在医院休息两天差不多得了呗,还要躺一个月……”

    “大伯母,我爸之前在山上带回野味的时候也没见你不吃啊。”姜如安慢条斯理地咬着兔肉,丝毫不受影响,“就许你占别人便宜,别人占你便宜你就开始要死要活了?”

    “如安。”张小红瞪了她一眼:“大伯母是长辈,别这么对长辈说话。”

    姜廷华冷哼一声:“我觉得妹子说得没错,大伯母也没个长辈样啊,这家里东西都是爷和奶的,爷奶都还没说啥呢,大伯母就在那边跟鸭子似的嘎嘎嘎叫,烦都烦死了!”

    听到姜廷华这形容,姜如安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三弟妹,不是我说,你得好好教教你家这俩孩子了,他们这是什么态度啊?”李秀芳耷着脸,狠狠瞪向兄妹俩。

    姜如安耸耸肩:“我觉得我妈教得没啥问题啊,不然让我妈跟大伯母你学学?我前两天还听你跟小堂弟说、说什么家里东西以后都是他的……”

    “你别胡说!!”李秀芳瞬间提高音量,脸上表情无比慌乱,看着姜如安目光跟淬了毒一般,恨得直咬牙。

    这死丫头片子真不是啥好东西!咋发烧没直接烧死她呢?

    姜天晴瞧着姜老太不善的目光,心里有些烦自己这老爱惹事儿的亲妈,她压根儿就不怀疑姜如安说得话,毕竟这话还真是李秀芳能够说出口的。但李秀芳是她亲妈,她只能压抑着心里怒气开口说:“如安妹妹,你应该是听错了,我妈不可能这么教我弟。”

    “对对对,妈,我咋可能这么说呢是不?”

    姜如安哦了一声,神情轻松,“那可能是我听错了吧,不好意思哦大伯母。”

    李秀芳咬了咬牙,还想说什么,姜天晴在一旁扯扯她的袖子,摇摇头示意别再说话了,她便憋着一股气儿埋头吃饭。吃完饭收拾碗筷洗了碗后,李秀芳黑着脸拉着大闺女往房间里走,进去就锁上门。

    姜天晴问她:“咋了妈?”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你爷爷奶奶都偏心你三叔一家,还想让咱们养着他们那一大家子人,你说这日子还咋过?家里就你爸一个劳动力,赚得工分还不够咱们一家人吃的!”李秀芳实在是憋得不行了,一边说一边骂着姜老太还有姜如安。

    “那死丫头就是个灾星,前两天害得自个儿发高烧,现在又害得她爸摔坏腿!要是不分家,这灾星传染给咱家咋办?”

    姜天晴说:“妈,这两天就暂时先别提分家的事情了。”

    李秀芳瞪大眼睛,炸开,“凭啥不能说?咱还真要养他们一家啊?”

    “你现在说爷奶也不会同意啊,三叔腿受伤了又不是腿断了,你要是在这个时候提分家,不说爷奶,就连村里人都会在背地里说我们冷血心硬。”姜天晴说着,有些怀疑李秀芳的智商。

    连她都知道的事情,为啥她妈就看不出来?

    李秀芳回过味,心里还是不得劲,咒骂道:“晦气!那石头咋就不直接把他给砸死呢?砸死一了百了!”

    姜天晴没说话,心里十分赞同她妈说的话,眉宇间浮现些许郁色。

    凭什么姜兴国被石头砸中就直接砸成残废,而姜振国就只是腿受伤养养就能好?哼!就算没有被砸成残废,她也要让对方变成残废!大后天那辆搭载村里人去镇上的三轮车会在回村的时候侧翻,不少人因此受伤。

    只要姜振国坐上那辆三轮车翻倒,伤上加伤,就不信对方的腿还能好!

    姜振国腿被石头砸伤的事情很快就在海庆村里传开,大家伙儿都十分同情他,这去清理道路的人那么多,却只有他被砸伤,这也忒倒霉了些。同时,关于姜如安是灾星转世的消息也在私底下流传开。

    “我听说是啊,姜老三会这么倒霉,就是因为她闺女是灾星转世!”

    “你听谁瞎说的?我记得之前还有人说姜老三闺女是福娃呢,咋又变成灾星了?”

    “嘿!你想想啊,这去清理道路的那么些人,怎么就只有姜老三被砸中啦?其他人可都好好的嘞!”

    “……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

    “是吧!我看啊,这说法准没错!”

    “……”

    姜如安病刚好,张小红和姜廷华都不许她出去晃悠,她就只能搬张小凳子坐在院子门口。一个小姑娘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她眼里,那是原身的好朋友,叫林海玲。

    “如安!”

    “海玲!”

    海玲手里拿着红色的绳子,乐呵呵地说:“我来找你玩翻花绳!!”

    “我跟你说,我妈不许我来找你玩,我是偷偷溜出来找你的。”

    姜如安看着面前小姑娘拿着绳子在手指间翻转,一边陪她玩一边说:“为啥?”

    “我妈说你是灾星。”海玲撇撇嘴,“如安你明明就是福星!每次我跟你一起玩游戏都能赢,跟别人在一块儿就赢不了。我跟我妈说,我妈不听,现在村里好多人都说你是灾星,是你害得振国叔叔伤了腿。”

    姜如安眼眸微微一眯。

    肯定是李秀芳把这消息传出去的,姜天晴估计也在里面推了一把,如果她没来,大后天姜老太去医院接姜振国回家遇到三轮车侧翻,受伤的腿彻底废掉,这灾星的名头怕是就彻底安在她头上了。

    她微微一笑,随口说道:“这么说,灾星是我大伯才对。”

    “为啥?”

    “因为这活原本是我大伯干的呀,他后面反悔不去,非让我爸上,我爸才会被石头砸伤腿,所以要怪就只能怪我大伯,跟我有啥关系。”

    小姑娘赞同地点点头:“就是就是,回家我就要跟我妈说!”

    姜如安眉眼弯弯。

    姜天晴这么想把灾星名头扣在她头上,她就非要把这名头踢回去。

    等到海玲玩高兴了回去跟她妈一说,她妈仔细一想觉得很有道理,于是乎村里又流传出另外的版本来。有人觉得姜如安就是灾星,有人又觉得姜兴国才是那个灾星,害的自个儿弟弟伤了腿,众说纷纭。

    传进姜天晴耳朵里,她气得不行。

    这发展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怎么又绕到她家来了??

    ……算了。

    姜天晴在心里安抚自己,等到姜振国再出事,这灾星的名头姜如安肯定就跑不掉了!

    于是她等啊盼啊,在周日出门回来后,发现家门外围着好多人。姜天晴挤进去一看,原本该躺在医院的姜振国居然被接了回来,而且生产队长也过来了,她还没来得及思考为什么姜振国会提前一天回来,就听到队长说——

    “振国是为了帮助咱们才会被石头砸中受伤,所以我去跟公社里商量了一下。那个、振国媳妇儿啊,你这两个月下地干活的话,咱就给你算满工分了,直到振国把腿伤养好,你们觉得咋样,同意不?”

    张小红原本看着丈夫包扎着白纱的布正心疼难受着呢,听到队长说得话瞬间就愣住了,还是旁边姜如安在她身上戳了戳才回过神,红着眼眶惊喜道:“同意!同意!!谢谢队长,谢谢队长!!”

    生产队长摆摆手,笑着说:“要谢就谢公社。”

    “是他们觉得振国干活踏实勤快才做出这么个决定的,好了,你就让振国在家里安心把伤养好吧!”

    姜天晴脸色顿时扭曲了。

    为什么事情没有按照她的预料发展??为什么姜振国提前一天回来了??为什么公社里的人还给张小红算满工分???为什么她爸被砸断腿的时候生产队一点补偿都没有???

    这究竟是为什么!!

    姜如安注意到人群中姜天晴那充满戾气的眼神,大概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

    要知道原剧情中姜兴国之所以会被石头砸成残废,那是因为他自个儿正好坐在山体滑坡那位置偷懒,其他人看得清楚,公社知道自然是不愿意赔偿他了。姜振国不一样,后者勤勤恳恳为公社干活出力,受了伤肯定得补偿。

    不然多让人寒心啊?

    踏实勤奋的人总归更让人喜欢。

    姜如安正想着,突然感受到身上传来一股很玄妙的感觉,身体变得暖洋洋的。

    她愣了片刻,垂着眼眸想了想。

    这可能是被姜天晴掠夺走的一丝福运回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