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59章 第六个女主3 福娃

第59章 第六个女主3 福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生产队长过来通知的消息对姜家来说无疑是个喜讯, 毕竟缺少一个满工分劳动力、又花出去五块钱的他们伙食上肯定要被缩减。如今给张小红算满工分,那接下来的日子就不需要勒紧裤腰带苦哈哈地过了。

    姜家人都很高兴,除了姜兴国一家子。

    李秀芳在屋里边叠好晾干的衣服边跟姜兴国念叨:“你这三弟命可真好, 躺在床上啥都不用干就有人给他端茶倒水,也不用下地干活,多舒服啊!我咋就没这样的命嘞?兴国,不是我说, 咱妈是真偏心三弟, 你该不会是妈捡回来的吧?”

    “你胡咧咧啥!?”姜兴国眼睛一瞪, 压低声音吼回去。

    李秀芳撇撇嘴, 继续说:“我就觉得你像是妈捡回来的!廷华我就不说了, 毕竟是你们老姜家的长孙, 对他好也正常, 但是如安那丫头凭啥?你看妈对她多好, 咋对咱们天晴就不这样……”

    姜兴国坐在床边沉默地听着, 心里也十分不得劲儿。

    他要是没怀疑自己是不是姜老太亲生的,毕竟长得跟姜老头这么像,不是亲生的说不过去。姜兴国不得劲儿的是他也觉得父母偏心三弟, 总感觉父母好像啥好事儿都偏向三弟,这次三弟受伤了也要他养着。

    凭啥啊?他这点工分自家还不够吃呢!

    该不会以后等他们死了,家里这些东西都要全都分给三弟吧??

    姜兴国是越想越难受、越难受越想, 猛地站起身,把李秀芳给吓一跳。

    “你干啥?咋咋呼呼吓我一跳, 小声点!小宝刚睡着!”

    他瓮声瓮气地回道:“闷得慌,我出去走走。”

    ……

    “爸,你腿还疼吗?”姜如安问躺在床上,左腿被包扎得严严实实的姜振国。

    姜振国脸色苍白, 笑了笑回道:“现在不疼啦。”

    “你说你,为啥就要听大哥的去清路?那是大哥他自个儿答应下来的,他不去就非得让你去?”张小红刚刚已经哭过一轮,现在眼眶还红通通的,瞪着丈夫抱怨,“你要是出个三长两短,你让我们娘仨怎么活下去?”

    姜振国也后怕呢,神情讪讪:“我没想到会这样,就想着清理掉堆在路上的石头,咱们有事儿去镇上也不用那么麻烦。”

    “别以为我不知道,是大哥过来找你,你不想拒绝才揽下来。”张小红气愤地说道,“你以后别啥事儿都替你大哥想,人家也不一定承你这个情!你这一受伤,大嫂那边就迫不及待想分家,不想接手你这个拖油瓶,还硬说咱闺女是灾星。”

    “大嫂咋能这么说呢?这事儿跟如安有啥关系?那下了暴雨山体滑坡多正常的事情,怎么就扯上灾星了?咱家如安明明就是个小福星!”姜振国皱起眉头,他担心这话给闺女心里留下阴影,连忙朝着姜如安看过来,笑得憨厚和蔼:

    “闺女,别听你大伯母瞎说,你才不是啥灾星,是我跟你妈的小福星!”

    姜如安眉眼弯弯,乖巧地应了一声。

    一想到自己差点就再也见不到乖巧懂事的闺女儿子,以及温柔贤惠的妻子,姜振国这心里就怕得很。再想到大哥那边的态度,这心也凉了不少,心里暗自做下决定,以后有啥事儿一定先跟媳妇儿商量商量,等媳妇儿同意了他再去!

    等到夜色加深,姜如安回到自己房间。

    她房间在姜振国张小红夫妻俩旁边,原本是个专门用来放杂物的小房间,张小红想着闺女年纪慢慢长大不能再和父母睡一块儿,就跟姜老太说了一声,把这房间给腾出来让姜如安住。

    姜家农舍里的房间并不多,一家人住勉强够用。

    姜如安这小房间放了一张小木板床和一张凳子便再也没有剩余空间,姜振国为了让闺女有单独放自己衣服的地方,在门后的墙上钉了两颗钉子,用铁丝连起来,衣服就能够挂在铁丝上。

    不过她的衣服真的不多,都是捡得张小红以前不能穿的衣服稍微改了改拿来穿,毕竟家里不怎么有钱,连过年都不一定有机会穿新衣服。

    她躺在小床上,清冷的月光从窗户外倾泻进来,照得屋里亮堂堂的。姜如安正捋着思绪,大概是因为这具身体年纪还不大,捋着捋着困意袭来,下一秒就睡着了。

    不过睡着之前,她在自己脑海里闪过一句话。

    把野味换个位置放!!

    ……

    次日,姜如安从睡梦中醒来,外面天还不怎么亮呢,家里人都下地去干活了。她起身洗漱过后敲响爸妈房门,问姜振国要不要喝点水吃没吃早饭,接着跑去厨房揭开锅盖看了眼,里面热着一根红薯,非常小。

    她依稀记得张小红去上工的时候在门外说过,锅里留了两根红薯,怎么现在就只有一根了?还这么小,都不够人塞牙缝。

    估计是李秀芳做得事儿,也只有她会做出这么恶心的事情来。

    姜如安微微皱起眉头,转身从厨房角落里的篮子里挑出根大个红薯烧火上水蒸。家里食物的掌控权都在姜老太手里,红薯这种东西算是每家每户都比较多的,姜老太没收到自己房间,当然,她这并不是让家里人随便吃的意思。

    对于篮子里的红薯数量,姜老太那是记得清清楚楚。

    之前李秀芳忍不住偷吃一根被撵出去二里路,让村里人看尽笑话。

    李秀芳就是横看竖看都看不顺眼他们家,心心念念想要分家自个儿当家做主,把家里东西全都当做是她的所有物,所以经常干些事情来恶心人。小气自私又恶毒,也难怪姜天晴会被养成这么一副性格。

    所以说父母的性格和行为处事真的会给孩子带来很大影响。

    思考间红薯已经蒸软了,她把皮剥掉放在旁边凉了会儿,然后分成两半给姜振国送了一半过去,经过姜天晴房间时她瞥了眼,对方还没起床。

    吃完饭,姜如安把厨房收拾好,回到自个儿房间拿起床上一个勉强能称之为书包的玩意儿慢吞吞往外走,朝着队里创办的小学走。原身这个年纪还在上六年级,生产队里有小学,初中就得去镇上念。

    虽然姜家没多少钱,不过姜老太还是把家里到年龄的孩子送去念书。

    生产大队创办的学校十分简陋,是由一间废弃粮仓被改造而成的学校,学校里的老师是都是知青。为了争得学校老师的名额,所有知青都各显神通,毕竟现在是1972年,这些知青都以为回城无望,自然想在艰苦的条件中给自己找个最轻松的活儿干。

    天色微微亮起,路上能看到好些个跟她一样的小孩儿。

    “如安!”

    姜如安听到小伙伴的声音,偏过头去招招手,两个小姑娘手挽手朝学校走。海玲边走边问:“如安,振国叔叔的腿怎么样啦?”

    她回:“医生说休息一两个月就能好。”

    “那就好!要是振国叔叔腿坏了不能下地干活,那你就要饿肚子了。”海玲缩缩脖子,“饿肚子可难受了,我去年还看到小花饿得挖土吃,然后她就死了,肚子胀得老大!我妈说她肚子里全都是泥巴,被泥巴撑死的……”

    正说着,身后跑来一道身影,狠狠撞了撞海玲的肩膀。

    海玲被撞得哎哟一声,抬头看去,发现撞自己的是姜天晴,立马大声喊:“姜天晴,你撞到我肩膀了!”

    “哦,对不起,我没看到你。”姜天晴十分敷衍地道歉。说完抬眸看向姜如安,质问道:“姜如安,你是不是把我的那份早饭吃掉了?”

    姜如安耸耸肩,“我可没吃,应该是大伯母拿走的吧,我去厨房看的时候里面就没东西,自己蒸了根红薯。”

    姜天晴闻言,脸上神情顿时僵住。

    ……这的确是李秀芳能够干得出来的事情,可为什么不给自己留一份?她昨晚被气得睡不着早上起得晚了,压根儿就没时间再去煮红薯,收拾好东西就出门往学校跑,现在肚子饿得咕咕直叫。

    这一挨饿,姜天晴的心情就更加不爽了。

    她狠狠瞪了姜如安一眼,转身往前走。

    海玲见状撅起嘴吐槽,“如安,你这个堂姐真烦人,怪不得学校里没人肯跟她做朋友!”

    姜天晴因为肚子里饿得慌放慢了走路速度,把林海玲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脸色登时就黑了一大半。她性子随了李秀芳,小气又自私还特别喜欢把锅甩给别人,胡搅蛮缠,久而久之就没人跟她一起玩了。

    相比之下有耐心又开朗大方的姜如安身边朋友就有许多。

    ……哼!朋友多又怎么样!

    姜如安就是个灾星灾星灾星!和她成为好朋友绝对会发生很倒霉的事情,等着吧!她一定会让这些人知道和灾星成为朋友有多倒霉!!

    姜天晴眼里满是郁色,开始计划着搞事情。

    因为条件不怎么好,小学每个年级只有一间教室,且教室面积并不怎么大,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条件都非常艰苦。

    不过每到下课时间,学校就格外热闹。

    几个年级的孩子们一股脑涌到学校外空地上,跳格子翻花绳踢毽子跳绳扔沙包……各种类型的游戏全都有。

    姜如安被海玲抓着一块儿去扔沙包,死活赖着要跟她一组,其他人也是,都说跟她一组才能赢。每当这个时候,姜如安就会成为抢手货,被孩子们抢来抢去十分受欢迎。

    姜天晴站在教室门外冷眼看着这一幕,手都快把衣角给戳出个窟窿来。

    等到放学,一个小队的孩子们又一块儿往家走,姜如安在岔路口和海玲互相道别往各自家中走。

    海玲哼着不成调儿的曲子低头慢慢磨蹭着回家,小孩子注意力很容易被其他事物吸引。她看到路边开着一朵漂亮小花,蹲下身子正准备去捡,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推力,翻了个滚摔到路边的田地里。

    所幸并不高,海玲被吓到哇得一声哭出来,从田里站起身想看看是谁把自己推下来的,起身却发现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

    她用手背擦着眼泪,脸上带着明显的疑惑。

    刚才明明感觉到是有人把自己推下来的,为什么没看到人?

    海玲重新爬上来,把周围看了个遍都没看到人,还以为是自己刚刚没蹲稳摔下去的,吸吸鼻子转身继续往家走,也不磨蹭了。

    等到海玲身影消失不见,躲在草垛里的姜天晴才钻出来,看着对方离开的地方冷哼一声。

    接下来但凡是跟姜如安走得近的孩子都会莫名其妙出事情,在学校上厕所的时候被甩一身泥巴。自己的本子无缘无故出现在垃圾桶,带来的毽子坏掉了,沙包里的沙子漏光了等等。

    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他们便觉得不大对劲。

    这时候,姜天晴又把姜如安是灾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传出去。

    说什么姜如安是灾星,和她一起玩的人都会倒霉,关系越好的人就越倒霉,让他们不要再和姜如安一起玩了,会倒大霉。

    这传闻很快送孩子们之间传到他们父母哪儿,再结合自己孩子在学校发生的一系列倒霉事情,家长们立刻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耳提面命叮嘱他们离姜如安越远越好!

    于是短短一个星期时间,姜如安就被孤立了,没人肯找她玩,就连海玲也因为妈妈的再三叮嘱不敢和她靠得太近。

    “妈,咱们分家吧!这如安丫头就是个灾星,咱离她这么近可是会倒大霉的!!”李秀芳从村里人口中得知这件事,下工之后立马到家找姜老太提分家,并且把听来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出来。

    她是真担心自家被传染霉运,急得不行:“妈!您也得为我和兴国还有几个孩子着想啊,他们要是真因为跟如安丫头这灾星离得近出事儿了咋整啊!”

    张小红踏进院门就听到这么一句话,连忙反驳回去:“大嫂,我闺女不是灾星!”

    “还不是灾星呢?村里都传遍了,跟你闺女玩得好的人都会倒霉,这不是灾星是啥?”李秀芳手里握着证据,挺直了腰杆大声嚷嚷。

    今天说啥她也要把这家给分了!

    张小红心里着急,慌乱地回道:“这些事儿说不定是别人干的呢?凭啥往我闺女头上扣!”

    “谁没事儿去干这些事情,闲得慌啊?你闺女她就是灾星!今个儿必须要分家,我可不想跟灾星住在一块儿!”李秀芳翻了个白眼,转头看向默不作声的姜老太和姜老头。

    她开口劝:“爸妈,你们就听我的分家吧!您二老跟着我和兴国,咱俩一定会好好伺候您俩,给你俩养老送终……”

    姜老太眉头紧皱毫无反应,倒是一旁的姜老头有些动摇。村里人本来就迷信,对这些灾星福娃啥的深信不疑,再加上还有“证据”,姜老头内心的天平便不由自主偏向了老大家。

    “爸妈,你们别听大嫂说的,如安咋可能是灾星嘞?她一出生下了那么久的暴雨就停了,振国上山还能捡到野味回来……”张小红也不停举例来证明自己女儿不是灾星。

    李秀芳闻言又是一声冷哼,打断她的话:“我说三弟妹啊,你凭啥把这些事情都揽在你闺女头上?我还说这些事情是我闺女天晴带来的呢!你看她出生第二天取名天晴,天就晴了,不想喝你的奶,我就有奶水了……”

    这话虽然有胡搅蛮缠的意味,但听上去居然还有点道理。

    两个儿媳妇吵得不可开交,那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等到姜兴国从外面回来,问他的意见,他含含糊糊透露出的意思也是想要分家不想被灾星连累。

    等姜如安从学校回到家,看到的就是张小红一脸委屈得抹眼泪,而李秀芳像只斗胜的公鸡般抬头挺胸耀武扬威。

    看到她,李秀芳笑得不安好心:“哟!咱们村的小名人放学回家啦!”

    姜如安眉梢微挑,大致能够猜出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她刚想开口,就听见房间里传来什么东西落地的沉闷声。

    张小红顾不得抹眼泪,连忙回到屋里,看到本该躺在床上的丈夫不知怎的摔在地上。姜老太和姜老头也跟进来瞧。

    姜振国神情难看,被搀扶着起身后,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爸、妈,我同意分家。”

    “你说啥呢?咋能同意分家!”张小红瞪大眼睛。

    靠在门边的李秀芳听到这话也有些不敢相信,不过她很快就笑了起来,伸手一拍大腿:“三弟真是个明白人儿!”

    姜振国黑着脸没说话了。

    李秀芳他们说得话,他在屋里是听得一清二楚。听到对方一直说自己闺女是灾星,姜振国被气得不行,恨不得从床上起来把这女人还有大哥给揍一顿!结果他腿使不上劲儿,反倒从床上摔了下来。

    这一摔把他给摔清醒了。

    李秀芳说分家,这要是换做平时姜老头早就骂回去了,这次却反常的一声不吭,代表什么?代表他心里已经同意分家了!

    既然如此,那干脆就分家吧!

    分了家,他要好好养伤,等伤养好之后好好干活把日子过好,告诉那些人他闺女才不是啥灾星!

    姜老太神情复杂:“老三,你想好了?”

    姜振国点点头,“我想好了!”

    “成,那就分家。”姜老太和姜老头做了那么多年夫妻,自然也知道后者的脾气,她叹了口气,瞥一眼旁边欣喜若狂的李秀芳,面色微冷:“那就来好好分一分,房间不动,家里锅碗瓢盆对半分……”

    说实话,姜老太并不想跟着大儿子姜兴国,她觉得这儿子靠不住,但姜老头肯定要跟,俩夫妻总不能一个跟老大一个跟老三,说出去不得让人笑话。

    她尽量做到公平公正,把这几年来攒的钱拿出来分给两家,因为老三伤到腿花了五块钱的缘故,他们家就要少五块钱。

    姜老太做事雷厉风行,即便是分家也一样。然而李秀芳对分家的结果不怎么满意,认为他们是老大,理应多分点东西,然后被心情不好的姜老太给骂了回去,姜兴国也装模作样说了她两句。

    姜如安在旁边冷眼看着李秀芳小人得志的模样。

    再晚一些,姜天晴回来了,她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进门发现家里气氛有些不对劲,一问,知道是分家之后脸上迅速闪过喜色。

    终于分家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