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60章 第六个女主4(大修) 福娃

第60章 第六个女主4(大修) 福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即便是分完家, 李秀芳对这个结果依旧不满意,她想让姜振国一家搬出姜家,但李秀芳自己也明白这个想法不大可能实现, 心里很不舒服,出去就跟人说姜如安这个侄女有多邪乎。

    “兴国媳妇,那丫头真有你的说得这么邪乎?”有人诧异地问道。

    李秀芳大嗓门呱呱地:“那肯定有啊!我跟你们说这事儿邪乎着嘞,如安那丫头我打小瞧着就邪性, 你们见谁家孩子生下来不哭又不闹就盯着你笑的?那笑容, 我看着心里就到这凉气儿……”

    看着周围人神情又是惊异又是畏惧, 李秀芳这心里总算是舒坦了, 继续添油加醋说, 就差把姜如安形容成一个三头六臂的怪物。

    今个儿是周五, 放学回家一无所知的姜廷华刚进村子, 就听到大伯母那像是在喉咙里含了个大喇叭嗓门大声嚷嚷, 随便听了两耳朵脸色瞬间就变了。

    “你在这儿胡说什么?”姜廷华冲过去狠狠瞪着李秀芳, 眼神凶狠,“你再说一遍?你说谁是灾星??”

    李秀芳被突然窜出来的姜廷华给吓一跳,神情有一瞬间不自在, 接着又挺起胸膛:“咋了,我又没说错,你妹妹她就是个灾星!谁跟她离得近谁倒霉, 你爸那腿就是因为她受的伤!”

    “放你的屁,你他娘的才是灾星!”姜廷华气死了, 放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恨不得一拳打在面前这个满脸横肉的女人脸上。

    李秀芳嘚瑟得不行,说:“你妹妹就是灾星灾星灾星!咋,你还想打我啊?我可是你大伯母!”

    “我不打你, 我回去打你姜大宝。”姜廷华冷冷地回,提着书包转身就走。

    李秀芳闻言顿时急了,姜大宝是她好不容易才生出来的儿子,当成眼珠子般看待,那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宝贝得很。现在一听姜廷华说要打自己儿子,也不继续跟旁边的人说话了,迈开腿就追上去。

    她跑得太过心急,左腿绊倒右腿,啪得一声摔在地上。

    这一跤可摔得不轻,只听见李秀芳发出一阵杀猪般的痛苦哀嚎,抬起头,鲜血从鼻子里流出来,她张开嘴,吐出一口血水和两颗发黄的牙齿出来。

    众人定睛一看,李秀芳这是把自己上面的两颗大门牙给摔掉了啊!

    听到响动的姜廷华回头一看,毫不留情笑出声,讥讽道:“大伯母,乱说话才会倒大霉,你这是遭到报应了啊!”

    “你复索!”李秀芳哆哆嗦嗦从地上爬起来,鼻血一直往下流。她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一边伸手捂住自己鼻子,恨恨地瞪向姜廷华:“一定四因为我跟你妹妹走太近,所以才费则摸倒霉!你妹妹就是灾森!”

    话音刚落下,从头顶飞过一只嘎嘎叫的鸟儿,掉下来一坨东西砸在李秀芳头顶。

    是鸟粪。

    看到这一幕,姜廷华心情莫名好了起来,笑嘻嘻地说:“大伯母,你一说我妹是灾星就倒霉,都跟你说了乱说话会遭报应,你不信你再说一句试试?”

    “……”李秀芳伸手抓了抓自己头发,手上沾上了鸟屎,在心里不断咒骂着。听到姜廷华说得话,她冷哼一声,尖声叫道:“呸!你妹妹她就四个灾森!!不管嗦什么她都是灾森!灾森!!!!”

    吼完之后气氛安静下来,姜廷华和不远处的吃瓜村民都紧紧盯着李秀芳。

    片刻之后无事发生,李秀芳咧嘴一笑,嘴里满是鲜血,笑起来格外吓人:“看吧,你妹妹她就四——”话还没说完,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只蜂子晃晃悠悠扎进她大张的嘴里,李秀芳下意识合上嘴,紧接着脸色惨变。

    她把嘴里的蜂子吐出来,伸长舌头不停痛呼出声。

    很明显,刚刚蜂子在她舌头上来了一下。

    不远处的吃瓜村民们脸色跟着变了变,都说事不过三,这一次两次还能说是意外,第三次了就没办法说是意外巧合了吧……难道李秀芳真的是在乱说话?如安丫头真的不行灾星??

    别说吃瓜村民了,就连姜廷华觉得诧异。

    他只是看不惯大伯母编排自个儿妹妹随口那么一说罢了……

    不过仔细想想,每次他和妹妹一块儿去山上捡柴火的时候都能碰到一些好吃的东西,而且妹妹挑得野果子都很甜,比他挑得甜得多。爸妈和奶经常说妹是福星,他之前只以为妹妹是单纯的运气好,现在这么一看,妹妹的确可能是福星。

    大伯母胡乱编排福星,所以遭到报应了!

    姜廷华这么一想,顿时觉得浑身舒畅,冲着倒霉狼狈的李秀芳冷哼一声,提着包飞快往家里赶,他要把这事儿告诉家人听!

    回到家,张小红正在院子里晾衣服,他兴冲冲地喊了一声妈,接着问:“妹妹呢?”

    “妹妹去捡柴火了。”张小红抖了抖手里的衣服,看着儿子脸上的笑容,随口说了一句:“碰到啥事儿这么高兴?”

    姜廷华眨眨眼,“晚点儿跟您和爸说,保证你们听着也高兴!”

    张小红没往心里去,“对了,咱跟你大伯母家分了,以后咱们就好好过自个儿的日子就成。”

    “啥,分家了?”姜廷华语气诧异:“爷能同意?”

    “不同意咱咋分的?”张小红也没说太明白,这兄妹俩感情好着呢,要是儿子知道妹妹被人指着鼻子说是灾星,那不得炸开?她含糊着说了一句,见天气有些晚,挥手让姜廷华去后山看看妹妹回来没。

    姜廷华应下,把书包往自己房间一扔,朝着后山跑。

    刚走上后山小路,他看见大伯家的女儿自己的堂妹姜天晴正黑着脸从后山出来,耷着脸像是谁欠了她钱似的。姜廷华对这位堂妹感官平平,他不喜欢大伯和大伯母,对这俩人的孩子也喜欢不起来,随意瞥了眼就收回视线,往山里平时和妹妹经常去的捡火柴的地方走去。

    两人擦肩而过,姜天晴站在原地定定地盯着对方背影看了好久,眼底浮现出些许羡慕渴望的神情。

    她也想拥有姜廷华这样的哥哥。

    姜廷华对姜如安非常好,对方脑袋十分聪明,高中一毕业就赶上恢复高考,以十分优越的成绩考上海城大学,接着被某位教授看中收为弟子进了个什么研究所。每个月能拿到丰厚的工资,然后就会寄回来给姜如安花。

    那会儿子他们也分了家,她看到‘自己’只能羡慕嫉妒地看着姜如安穿新衣服新鞋子,手上拿着哥哥寄回来的钱不愁吃喝。而她‘自己’初中毕业就被李秀芳赶去厂里上班,赚回来的钱全都用在了姜大宝身上。

    姜天晴想到自己的未来,眉眼间染上郁色。

    她不就是想过上姜如安那样的生活麽,针对后者有什么错?凭什么落得那样的下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一定要过得比姜如安好,让姜如安过得凄惨!

    ……不过为什么这两天看不到野味了?

    姜天晴皱起眉头烦躁地挠挠头发,她天天都会来后山捡走野兔野鸡藏起来,等到下回烤了自己吃。但自从前几天开始,平常放有野味的地方空空如也,再也没有什么野鸡野兔的身影了。

    她想不通是怎么一回事,心里不免有些烦闷。

    李秀芳重男轻女,分家之后把好的东西全都给姜大宝留着,而她只能吃点稀稀拉拉的汤水,压根儿就填不饱肚子,就指望着这些东西吃呢。

    姜天晴把附近都翻遍了,还是找不到野鸡野兔,心里十分气愤。

    难道一定要姜如安才能捡?凭什么,又写上她的名字!!!

    然而再怎么生气也没用,找不到就是找不到,她也不能让老天爷给自己凭空变出野鸡野兔来,只能黑着脸无功而返。

    ……

    姜廷华来到他和妹妹经常来的捡柴火宝地,却只看到用来装火柴的背篼,没看到妹妹身影,心里一慌,连忙大声叫喊:“妹,你人呢??”

    “在这儿呢,哥你快来!”

    声音从前方传来。

    姜廷华稍微放下心,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很快就看到自家妹妹,对方趴在一个大坑面前低头往里瞧。他皱起眉头,疑惑道:“小妹你看啥呢?赶紧起来,这地上多脏啊!”

    姜如安回头看他一眼,挥挥手:“哥,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什么?”姜廷华快步走过去到坑边往里一看,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紧接着一头死翘翘的野猪尸体进入眼帘,顿时惊得瞪大眼睛。

    这头野猪很大,看起来大概有四五十公斤,腹部被一根尖锐的木刺戳穿,淌了一地的鲜血,一动也不动。海庆村后山很大,里面的确有野猪,不过这些野猪很少会出现在外围基本都在深处活动。

    野猪战斗力很高,特别是成年野猪,遇到只有跑得份。不过成年野猪肉又多又结实,但是打死一只野猪肉可太难了,野猪皮糙肉厚得攻击力也高,别说打死它,遇到了不被它送死都能算是幸运。

    现在有这么一只死翘翘的成年野猪,在姜廷华眼里看来就是一大堆肉啊!

    他忍不住咽咽口水,偏过头问姜如安:“小妹,这野猪……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姜如安无辜地眨眨眼睛,耸耸肩道:“我捡柴火呢,听见里边儿发出砰得一声,过来就看到了,这野猪刚咽气儿,我们把它搬回去吧?这么多肉呢。”

    “咱俩这小胳膊小腿的咋搬啊?”姜廷华有些无语,想了想说,“小妹,我在这里守着,你去跟大队长说,就说你捡柴火的时候碰到一只死在陷阱里的大野猪,让他叫人过来搬回去。这么多野猪,咱们肯定能分不少肉。”

    “好勒。”姜如安笑眯眯地应下,起身步伐轻快往山下走。

    她没想到夺回来福运后居然直接碰到一只自寻死路的大野猪,今儿上山捡火柴,姜如安也只是想看看这福运能有多好,看看能不能捡到什么野鸡野兔啥的,没想到会是一只大野猪。

    十世大善人,竟恐怖如斯。

    天色微暗,姜如安直奔大队长家,对方应该是才吃完饭,正坐在院子里歇息,看到她一路跑着过来站起身问道:“如安丫头啊,咋的了跑这么急?是你爸爸出啥事儿了吗?”

    “不是。”姜如安摆摆手,“大队长,我在山上捡柴火的时候看到一只大野猪掉进坑里,被坑里的木刺捅死了。我哥让我过来找您,让您叫点人去把大野猪搬回来,那只野猪老大了——”

    大队长顿时一愣,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你说啥?啥东西掉进坑里了??”

    “野猪!大!野!猪!好大好大的野猪!”

    “我哥还在那儿守着呢!趁现在天还没太黑,您赶紧叫人过去!”

    大队长反应过来,脸上笑开了花,再三确认后立马出门叫上村里的几个壮年在姜如安的带领下来到后山上。

    姜廷华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看到他们来,立马挥挥手:“大队长,这儿!这只野猪好大!!”

    大队长他们走到坑边往下一看,被坑里的那只野猪的体型给吓了一跳。

    好家伙,这野猪也太特么大了!!!

    “快,拿绳子把它绑住拉上来!回去洗洗分了!!”

    大队长话音刚落,就有人迫不及待的跳下坑拿着麻绳把野猪绑得结结实实,一群人嘿咻嘿咻动力十足,把这只大野猪从坑里给拉了上来。这么大的野猪,村里人怕是都能分到不少肉!

    肉啊!他们都已经多久没吃肉了?

    想一想口水就流了下来。

    大队长有条不紊地安排底下人回村去通知家里的妇女,让她们准备好工具等回去就把这野猪给刨了,明天安排大家排队分肉!他说着,喜笑颜开地看向姜如安兄妹俩,高兴地说:“如安丫头啊,你放心,这野猪是你发现的,我一定让他们给你家多分点肉!”

    “谢谢大队长。”姜如安笑眯眯地应下。

    野猪这么大的体型,搬回村子很难不引起其他人注意,等村民知道明天要分肉后都兴奋得不行,纷纷打听这野猪是咋个来的。

    搬猪的壮汉铿锵有力回道:“是老姜家那个闺女捡柴火的时候看到的!!”

    “老姜家闺女?是兴国那大闺女不?”

    “不是!是振国家的闺女!!”

    众人顿时愣住。

    振国家闺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