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62章 第六个女主6 福娃

第62章 第六个女主6 福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干撒啊你俩。”李秀芳拿着锅铲从厨房里出来, 看着门外气势汹汹、一副兴师问罪模样的海玲妈和小月妈,疑惑地问道:“则摸凶干撒,我也没招惹你俩吧?咋的了则四!”

    “你不知道你闺女干的好事儿?”海玲妈扬起手里一本破破烂烂的本子, “你闺女,把我家海玲的本子给撕成这样了!”

    “还有,我家小月前两天刚做出来的新衣服就被你闺女扯开一条口子,到现在都还在家里哭嘞咋都哄不好!我说你是怎么教女儿的, 咋干这种事情?”小月妈在旁边附和着说, 两人神情都很难看。

    李秀芳闻言下意识回道:“咋阔能, 我闺女不阔能做则种四情, 你们似不似搞错了?”

    “咋滴, 你还想赖账?我跟你说, 教室里好多同学都看到了, 你家闺女还不肯道歉认错!今儿就给你两个选择, 要么赔钱要么让你闺女给我闺女道歉!”海玲妈语气恶狠狠。

    老姜家附近还有其他几户人家, 听到响动纷纷端着碗筷从堂屋出来伸长脖子投来目光看起了热闹。有不了解前情的吃瓜村民扬声问她们咋回事,海玲妈和小月妈立刻给对方科普前因后果,声音极具穿透力。

    “今天你们要是不道歉, 我就跟你们家没完!”

    “对!没完!快赔钱!”

    李秀芳一听到赔钱两个字立马就警惕起来,丢下等等两个字转身走进院子,不一会儿就把蹲在自己房间里的姜天晴给拉了出来。她动作粗鲁暴力, 拉扯着姜天晴的胳膊也不顾后者愿不愿意,强行把她扯出来推到海玲妈和小月妈面前:“你今天似不似在学校闯祸了?”

    “我没有!”姜天晴依旧倔强得不肯承认。

    她本来就没有错!错的是姜如安, 凭什么来找她麻烦!

    她抿抿唇瓣,接着大声喊道:“你不是说姜如安是灾星吗?她们跟灾星在一起玩,倒霉不是她们活该吗!谁让她们要和姜如安一起玩!我没有错,我就是没有错!!”

    众人听到这番话登时就震惊了, 目光一变再变。

    李秀芳呼吸一窒,紧接着心里升起一股怒意,抬起手直接一巴掌打在姜天晴脸上,神情愤怒扭曲,让那张还未消肿如同香肠一般的唇瓣看起来有些诡异。她用了些力,瞪着自己闺女,“你瞎嗦撒?谁教你则摸嗦发的??”

    “不是你跟我说姜如安是灾星吗?”姜天晴疯狂把锅甩给李秀芳,想要把自己从里面摘出来,捂着脸叫嚷道:“不是你让我这么做,说这样大家就会认为姜如安是灾星,你就可以跟爷奶提分家拿大头吗?”

    吃瓜村民:……哦豁!大新闻啊!

    他们来了精神,听得更加起劲儿了些。

    想过来讨公道的海玲妈和小月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互相对视一眼,谁也没说话,就静静看着面前这对母女俩互掐。

    李秀芳简直要被气死,扬起手又一巴掌打在姜天晴脸上。

    这死丫头片子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她啥时候这么做了?她虽然的确用这个理由去提分家,但这传闻也不是她传出来的啊,利用一下咋的了?果然,赔钱货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李秀芳气得狠了,巴掌用了大半力气,姜天晴脸上迅速浮现出手指印,脸颊微微肿胀,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她疼得直流眼泪,泪眼婆娑时看到姜如安出现在院子里,还搬着张板凳在房檐下坐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姜天晴脑子里的弦瞬间崩掉,凶神恶煞地朝着姜如安跑过去,伸手打算把她从凳子上推下去。后者身上放着锄头,这个方向倒下去脑袋一定会磕在锄头上,要是用点力,脑袋都能被磕出一条口子来。

    她这动作有些突然,其他人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而姜如安像是被吓傻了一般愣愣地坐在凳子上没有动,眼看着姜天晴已经快要碰上来,有吃瓜村民发出惊呼,结果下一秒他们眼睁睁看着姜天晴脚下突然打滑,然后直接脸着地摔倒在地。

    众人顿时松口气。

    有妇女喃喃自语:“……这姿势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好像之前她妈也是这么摔在地上把门牙磕掉的吧?”

    “你想干什么???”

    张小红从房间里跑出来,她刚才在房里帮姜振国看伤口,没理会外面的吵闹,直到听见姜天晴说到自个儿闺女才有点反应,给丈夫重新包扎好伤口走出来,正好看到后者想推姜如安却自己摔了个狗吃屎的一幕。

    她脸色一白,心里庆幸,连忙把闺女提溜起来放到自己身后。

    姜天晴从地上爬起来,脸上好几条伤口正往外溢出血珠,血珠混合着泪水还有两个若隐若现的巴掌印,头发也乱糟糟的,看上去狼狈至极。

    她双眸恨恨地瞪着姜如安,叫嚷道:“灾星灾星灾星!你就是灾星!!!”

    说完拔腿跑回自己房间,啪得一声响关上房门。

    张小红护着闺女,上上下下打量她,担忧地问:“小妹,你没事儿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不舒服要跟妈说啊,你那个堂姐就跟你大伯母一样,小心眼爱记仇,你以后离她远一些!”

    “我没事儿。”姜如安感受着体内暖洋洋的感觉,眉眼弯弯。

    嗯!最后一丝福运也回来了!

    ……

    事情发展成这样,道歉是不可能要道歉了,海玲妈和小月妈就逼着李秀芳赔钱。别看李秀芳喜欢胡搅蛮缠,但在这一方面海玲妈才是佼佼者。在她一通狂轰乱炸以及威胁下,李秀芳只能含恨从包里掏出钱给了两人,才勉强把两人愤怒情绪平息下来。

    然而钱是给了,关于她的流言却在村子里传得沸沸扬扬。

    众人说她小心眼还恶毒,居然为了分家能够占大头让自己闺女去陷害一个小孩儿,被发现还死不承认,实在是太可恶了!在这种传闻下,李秀芳连带着姜兴国一块儿都被村里人给孤立了,都不愿意带这对夫妻俩玩。

    姜兴国知道后抽出皮带把李秀芳和姜天晴母女俩打得嗷嗷直哭喊。

    姜天晴记恨上姜如安,认为这些事情都是因为她。而李秀芳则是记恨上了姜天晴,觉得她这闺女简直就是来讨债的。原本她就不喜欢闺女,闹出这事儿后对姜天晴就更差了,常常让她挨饿,对二女儿态度很好。

    父母的差别对待十分折磨人,即便是姜天晴再怎么不喜欢这个亲妈,面对这种对待心里仍然像是着了火一般烧得厉害。

    经过这件事,姜天晴在家中位置一落千丈,直接落为食物链底端。父母漠视、弟妹嘲讽、爷奶不关心,姜天晴这心理便愈发扭曲,对姜如安恨之入骨。

    不过她忌惮对方这该死的好运,不敢轻易动手,在家里夹着尾巴做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姜振国受伤的腿终于好了,能够下地干活,这也让张小红松了口气。这一个多月以来她为了能够维持家里的生活天天早起晚归,累得不行,现在总算是能够轻松一些。

    一晃就过年了,劳累一年的大家总算是能好好休息过年。

    张小红和姜振国去镇上置办年货,现在是他们自己当家做主,夫妻俩狠狠心花钱买了些糖果回去打算给闺女儿子吃。肉不需要买太多,之前的野猪肉张小红切了一半拿去腌制,现在都还剩下不少呢。

    布暂时是买不了了,毕竟他们分家的时候没分多少钱,买不起。

    置办完年货回到家里,姜老太高兴地对俩人说:“你们二妹过几天要带着她男人和孩子回来,今年咱还是在一块儿吃饭,大团圆饭!去多点买菜回来!”说着就要回屋去掏钱。

    李秀芳从房间出来,看到立马冷哼一声:“妈,您四跟着我和兴国的,这钱也应该给我才对啊!我又不四不能去买。”

    “给你?我可不放心。”姜老太毫不犹豫地回了这么一句。

    李秀芳气得不行,恨恨瞪了张小红一眼,气冲冲回到房间冲着躺在床上的姜兴国吼了一句:“这日子莫法过了!”

    “又咋的你了?”姜兴国皱起眉头有些不耐烦,“一天到晚没法过没法过,你还不是过了?烦不烦人!”

    “姜兴国!当初分家的时候咱四说好了的吧,爸妈跟着咱,家里东西咱占大头以后给他俩养老。他们把钱给老三家的算怎么一废四?凭撒把钱给老三家?”李秀芳越想越气、越气越想,忍不住伸手锤了姜兴国一拳,愤愤不平:“四咱可他俩养老!又不四老三家,为撒给他们钱不给我们?”

    姜兴国闻言坐直身子,“你说啥?妈把钱给老三了??”

    “是啊!”李秀芳提高音量,也没说是给钱让张小红去买菜的事情,就一脸气愤地说姜老太偏心咋的咋的。

    姜兴国一听这还得了,立马从床上起来往外走。

    姜老太正和张小红聊着她那远嫁闺女的事情。

    姜兴国凑过去干笑两声:“妈,你和弟妹聊啥呢?”

    “你妹过两天要带她男人和孩子回家,我在跟振国媳妇儿说你妹小时候的事情。”姜老太心情显然很好,毕竟闺女远嫁难得回来一趟,心里正高兴呢。她瞥了眼姜兴国,随口问道:“怎么了?”

    姜兴国搓了搓手,又挠挠头发,好半天才说:“听秀芳说,妈你给弟妹钱了,这……”

    “钱钱钱,你俩口子这是掉进钱眼了?”姜老太脸上笑容收敛起来,语气冷漠:“我让振国媳妇儿去镇上多买些菜回来,我不掏钱你掏钱啊?那你给钱,我把我的钱要回来!”

    “……嗐,妈,看您说的,我这不就是随口那么一问吗。”姜兴国干笑两声,让他掏钱?咋可能,要钱没有要命也没有!他笑了笑,双手来回晃悠着,说:“你俩继续聊,继续聊哈。”

    他溜达着回到房间,房间里很快就传出一阵激烈地争吵。

    农村的房子都不隔音,这夫妻俩声音又一个塞一个大声,外面的人听得一清二楚。张小红有些尴尬,姜老太却冷笑一声,说:“这俩人都自私得很,你跟振国以后要注意点儿,要是他们问你们借啥东西要想清楚了再借,借出去可就很难要回来了。”

    张小红尴尬地笑笑,没回话。

    妈能这么说,但是她可不能直接应下来,自个儿心里有点数就成。

    没多久,房间里争吵声小了,姜兴国又出来笑眯眯地说:“妈,我明儿要去一趟镇上,不如就让我去买呗,也省得弟妹再跑一趟。他们年货都买回来了,我们家还没买呢。”

    “成,那你去买。”姜老太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让张小红把钱拿出来给他,接着又补充道:“你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多买点肉回来,我这边肉票不够,你们那应该还有吧?就用你们的,这可是你唯一的亲妹子,你这当哥哥的总得有点表示。”

    姜兴国笑容僵硬在脸上。

    看看手里的钱票,算了算肉的价格,觉得自己亏大发了。他想要找借口把这活儿再还给张小红,对上姜老太冰冷的眼神,涌到喉咙的话又给咽了回去。算了,出点钱就出点钱,反正等爸妈以后死了他俩的钱就都是他的!

    也不差这点钱了。

    姜兴国第二天带着钱票和李秀芳一块儿去镇上,一直到下午都还没看到人影。

    直到天色将暗,有人匆匆忙忙跑到姜家门外喊:“兴国他妈!兴国他妈!不好啦!你大儿子还有儿媳出事儿了!!”

    “……怎么了?”姜老太从房间出来,疑惑地看着门口的人。

    那人扬声说道:“你儿子儿媳坐车回来的时候遇到一只发疯老牛,那老牛把三轮车给撞翻了,你家兴国的腿还被牛踩了两脚,现在夫妻俩都被送到镇上医院去了!你明天赶紧去医院看看吧!”

    姜老太闻言差点没站稳。

    这人嗓门贼大,连带着周围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在房里和父母哥哥一块儿玩小叶子牌的姜如安眉梢轻轻一挑。

    哟,这报应还是来了啊?

    而躺在自己房间里的姜天晴却是脸色一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