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63章 第六个女主7 福娃

第63章 第六个女主7 福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兴国双腿被那头疯牛连续踩了好几下, 被送到医院时就已经完全失去意识,医生抢救将近一晚上。等到第二天早上姜老太他们来到医院,医生告诉他们, 由于姜兴国腰部和双腿受到重击导致神经坏死,这辈子都没办法再站起来。

    不仅如此,医生还建议让他住院一个月,方便他们检查。然而住院费这些一天是五毛钱, 一个月就得花去十五块。

    1972年底, 十五块, 这对农村里的农民来说就是一笔天价费用。

    姜家根本就支付不起这样的住院费。

    李秀芳得知这个消息直接昏过去, 醒过来之后像个疯婆子般在医院里面大吵大闹, 埋怨这些医生没有用不能把自己男人医好;埋怨开三轮车的司机为什么不能开快点, 最后怪上那只疯掉的老黄牛。

    但不管她怎么怨这怨那, 姜兴国双腿残废已经成为无法改变的事实。

    不过说起来虽然这辆三轮车上的人大部分都受了伤, 却没有哪一个人像姜兴国这样直接成了残废, 就连李秀芳也不过是额头上磕出个包而已。

    姜老太和姜老头从家中赶来,知道这事儿也大受打击,他们商量过后决定让姜兴国在医院住一个星期就把他带回家, 毕竟一个月十五块的住院费用姜家是真的负担不起。三人在医院衣不解带的照顾姜兴国一个星期,时间一到立马把他带回家。

    他无法下地走路,姜老头就去借了辆推车, 把他放在推车上推回家。

    回到村子,姜兴国这幅模样立马就引起众人围观议论。

    “姜兴国这是咋的了?”

    “看样子伤得不轻啊, 还是被推回来的。”

    “是伤到了腿吧,看他两条腿包得跟俩大萝卜一样。”

    “好家伙,之前姜振国好像也是把腿给伤到,这兄弟俩今年都跟腿过不去啊?”

    有人按奈不住内心的好奇, 扬声问道:“老姜,你儿子这是咋的了?”

    姜老太三人抿着唇一言不发,推着姜兴国一路回到家。而躺在推车上的姜兴国用东西把脸捂住,不愿让人看到自己现在这幅模样。

    到家,姜老头让听到声响从房间出来的姜振国和他一块儿,把姜兴国给挪到床上。

    “爸,哥这是咋的了?”姜振国上前搭把手,费劲儿把姜兴国抬上床,看着对方脚上包扎的纱布问:“伤到腿了?”

    姜老头儿沉默片刻,回他:“你哥这辈子算是废了。”

    “医生说他腿什么东西坏掉了,治不好,以后都没办法下地走路。”

    姜振国闻言动作顿时一怔,好一会儿才从震惊中回过神,磕磕绊绊道:“啥、啥?以后不能下地走路???”

    “是啊。”

    父子俩的讨论声被躺在床上装睡的姜兴国一字不落听了去,他放在身侧的双手猛地握紧成拳头,眼角溢出泪水。

    就在此时,外面突然响起李秀芳尖锐的叫声。

    “都怪你!都怪你!!!要不四你,我家兴国的腿也不飞废!!啊啊我跟你拼了,你这个扫把森灾森!!!”

    “大伯母,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不能乱给人扣屎盆子。”紧跟着姜如安的声音也传过来,铿锵有力:“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让你和大伯去街上。”

    “大嫂!你们自己跟妈说要去街上买东西,这怎么也能怪我闺女???”

    姜振国往屋外走,看到李秀芳伸手指着自己妻女破口大骂,脸色狰狞又扭曲,看上去格外骇人。她沉浸在惶恐愤怒中,双目赤红,哪管得了这么多:“死丫头就四灾森,跟她在一起就没有好四!我不管,你们赔我男人的腿!”

    李秀芳说着就扬起手朝姜如安母女俩冲过去,一副要干架的架势。

    姜振国只觉得自己眉心猛地跳了跳,大喝一声:“住手!”

    李秀芳已经昏了头,压根儿就不听,冲上去的瞬间突然脚下打滑啪得一声双膝跪地,跪坐在姜如安和张小红面前。她怔忪几秒,脸色涨红,瘫坐在地上发生大哭,双手拍打着自个儿大腿哀嚎。

    “这日子没法过了,活不下去了啊!兴国以后不能下地干活赚工分,那我和仨孩子该怎么活啊!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去死一了百了……”

    姜兴国成了残废,那他们这一大家子人可咋整?她下工赚不了多少工分,姜老太和姜老头年纪大了赚得工分也没多少,还要抚养三个孩子长大!姜大宝现在才三四岁,等他再大些花钱的地方就更多!

    家里唯一的顶梁柱就是姜兴国,他一倒下,这个家就直接完蛋。

    “你活不下去就要对我媳妇儿闺女动手吗?”姜振国气得不行,大踏步走过去挡在姜如安母女俩身前。看到李秀芳这幅模样,他干脆打消了方才脑袋里浮现的决定,眼里只剩下厌烦。

    这李秀芳啥事儿都要怪到他闺女头上。

    但这次的事情明明是他们夫妻俩自个儿的选择,如果他俩没有从张小红手里抢下去镇上买东西的活儿,那这种情况完全不会发生。都是成年人了,要学会为自己选择的结果付出代价,怎么能全都怪到别人头上?

    姜振国越想越气越想越气,神情冷漠地护着妻女离开。

    姜老太把推车还了回去,回来听说李秀芳干得事情,恨不得之间一巴掌甩在她脸上。然而李秀芳却并不觉得她做错了事情,还叫嚣着要让老三一家养着他们。

    “我们都是一家人,现在兴国腿废了不能够下地干活,老三他们怎么说也得帮我们!他之前腿受伤,我家兴国可都用自个儿工分养着老三家的!”李秀芳大声嚷嚷着。

    姜老太冷眼睨她没说话,眉宇间带着几分厌恶不耐。

    自从兴国媳妇儿生下儿子后是愈发蠢笨,她都这么对待振国一家,还想要振国养他们?真以为振国是泥人没脾气??要不是想着兴国腿废了以后还得靠李秀芳照顾,姜老太都想把她撵出去!

    老大家的三个孩子都在房间里待着,姜大宝还在那边哇哇大哭,哭得人心烦意乱,就连平时把他当做眼珠子宠的李秀芳也忍不住厉声呵斥他闭嘴。很显然,遇到这种情况,即便是宝贝儿子也没法解决。

    姜天晴坐在房间角落里,过长的刘海遮挡住眼睛,给人一种极为阴郁的感觉。

    她冷眼看着面前这幅略微熟悉的场面,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很早之前就在脑子里看到过的场景,和现在情况几乎一致。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现在他们分家了,之前看到的场景里他们并未分家。

    姜天晴大脑浑浑噩噩。

    所以未来的事情没办法改变吗?为什么她都尽力去做了改变,到最后还是回到原点?现在父亲双腿残废,两家人也已经分家了,以后的日子应该怎么过??

    不,她不信邪!

    姜天晴皱着眉头仔细回忆自己所知道的未来发展,想要找到个能解决他们家现在这种困境的办法,然而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什么好主意来。毕竟就算知道未来发展,姜天晴现在也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儿,能想出个什么玩意儿来?

    她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这么早和姜如安他们分家了!

    ……

    “振国,你说我们要不要帮帮大哥家?”

    夜晚,张小红一边吃饭一边询问姜振国,此话一出,姜如安兄妹俩也从饭碗中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看过来盯着他。

    姜振国被看到寒毛差点竖起来,回道:“咱家也没钱,怎么帮忙?顶多到时候把爸妈接过来,在大哥他们吃不上饭的时候给点饭吃,多得咱也帮不了。”

    “真的?”张小红十分诧异,“我还以为你会说让我掏点钱给大哥他们呢?”

    姜振国干笑两声:“这钱还得留着给小妹上学用,明年下半年小妹也要念初中了,咱可不能乱花钱。”虽然他之前的确有这样的想法,但看到李秀芳对待自己妻女的态度后就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

    李秀芳欺负他媳妇女儿,他还要捧着钱送上去,这不是贱得慌吗?看在大家都是一个妈生的面子上,他顶多在对方吃不上饭时帮一手,想要钱那是绝对不可能!

    听到姜振国这么说,张小红明显松了一口气,夹了一筷子肉放在他碗里。

    姜如安则是和姜廷华对视一眼,兄妹俩都露出一抹笑容来,继续低头吃饭。

    虽然把姜兴国从医院里接回来时他们啥都没说,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没两天,姜兴国双腿残废的消息就传遍整个村子,惊呆一众吃瓜村民,他们没想到事情居然会这么严重!双腿残废啊,那不是连下地干活都做不到了吗??

    这姜兴国未免也太倒霉了吧,车上那么多人,咋就他一个人被老黄牛踩嘞?

    而且都快过年了发生这种事情,未免也太不吉利了些!

    “你们不觉得姜兴国一家自从分家以后就特别倒霉吗?”

    “你跟我想的一样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你看李秀芳把自己门牙磕没俩,现在说话漏风,他们闺女做坏事被人逮到当天就把脸给摔坏了,现在姜兴国又被疯牛踩断腿……你说他们家该不会是招上啥玩意儿了吧?”

    “嘶——你这么一说有点恐怖啊!”

    “那李秀芳之前说振国家闺女是灾星,要我看啊,灾星是他们家的还差不多。”

    “对对对,振国那闺女运气好得很……”

    海庆村的村民聚在一起八卦,这些话很快穿进李秀芳耳朵里。

    后者刚听到立刻在心底否认姜如安是个福娃的说法,紧接着她又陷入沉思,开始慢慢回忆这一年来他们家经理发生过的是事情。先是她那个赔钱货大闺女姜天晴运气莫名其妙好起来,然后姜振国摔伤腿,姜如安被说是灾星……

    到这里他们家都是再往好的方向发展。

    直到分家以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反倒是老三家运气开始好起来。

    难道是老三把他们家的运气给分走了??

    李秀芳猛地一拍大腿,铿锵有力地说:“一定四则样,一定是四老三把咱家运气给分走了,所以我们才会则么倒霉!!”

    “哎呀!!这家就不该分!不行,得像个法子把这家合肥去!!”

    李秀芳重新找上姜老太,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对方听,刚说完就被姜老太指着鼻子给骂了一顿:“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些啥??这分了的家哪有合回去的说法,当初可是你死活非要分家,怎么现在后悔了?”

    “妈,我那会儿也不知道分完家,咱家运气也会被老三他们给分走啊。”李秀芳嚷嚷道,“而且现在兴国腿废了不能下地干活赚工分,不把家合回去,我们不得饿死?”

    姜老太瞪着她:“你的运气?你有啥运气?”

    “要说运气,不该是老三家运气更好?”

    “咋能这么嗦。”李秀芳不赞同。

    “咋不能这么说?”姜老太冷笑一声,开始掰着手指头数:“你刚生下姜天晴那年,饥荒过去没多久,咱家穷得很没吃的;第二年你又摔破了头,第三年生你老二的时候难产差点没命,第四年兴国又把手割伤……”

    李秀芳:“所以我说老三家那闺女是个灾星,她一出生我运气就不好。”

    “你咋不说你闺女是个灾星?”

    李秀芳闻言顿时一愣,仔细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恍然大悟:“妈!你说得对!!姜天晴这个死丫头片子赔钱货才是灾星!自打她出生,我和兴国就一直在倒霉!!!”

    姜老太:“……”

    就不能在自己身上找原因,非得赖在别人身上?

    她有些心烦,干脆闭着眼不看李秀芳,想着眼不见为净。

    李秀芳却像是被一语惊醒梦中人,嘴里念叨着回到自己房间。房间里光线很暗,姜兴国如同一具死尸般瘫在床上一动不动,脸上胡子拉碴憔悴得不行。她坐在床沿,压低声音说道:“兴国,我知道你为撒会被那疯牛踩了,因为姜天晴这赔钱货四个灾森……”

    躺在床上的姜兴国动了动。

    他侧过脸看向李秀芳,苍白干裂的唇瓣动了动,声音冰冷:“……把她卖掉。”

    “……啥。”李秀芳愣住。

    姜兴国重复一遍:“我说把她卖了!”

    “可是她都这么大了,留在家能帮着我干不少活……”李秀芳有些犹豫。如果把姜天晴卖掉,那家里好多事情不都落在她身上了吗?这不得累死!

    姜兴国:“卖了有钱,让老二帮你干活。”

    听到钱这个字眼,李秀芳瞬间反应过来,眼睛一亮,“对啊,行!反正这赔钱货留在家里也没啥用,不如卖了换钱给咱们减少点负担,等过完年我就去……”

    时间到了大年三十,原本打算带着丈夫孩子回家过年的姜老二在听说姜兴国双腿残废了,寄信过来说她今年就先不回来,免得回来给家里添乱,信里还放着五块钱。李秀芳原本还在心里骂骂咧咧,看到钱神情立马就变了,非说这钱是二妹寄给她的。

    姜如安看着李秀芳这神情,心里觉得有些奇怪。

    自从姜兴国双腿残废之后她是天天愁眉苦脸神情烦闷,眉毛皱得都快连在一起了,现在状态却十分轻松,仿佛事情都被解决了一般。也不吵着闹着说要合家,要让老三家养着自己。

    她眉梢轻轻一挑,下意识看向坐在角落里的姜天晴。

    后者大半神情都被过长的刘海遮挡,只能不过看得出来,姜天晴的状态不怎么好。

    啧,她还以为是姜天晴想到什么点子跟李秀芳说了,所以对方才会这么轻松,感情不是啊?那李秀芳这是什么情况?

    姜如安心里提起警惕,开始关注她的一举一动。

    由于姜兴国双腿残废,这个年姜家过得不如村子里其他人家热闹,以往还会去亲朋好友家串门聊天,现在天天待在家里压根儿就不想出门。

    “小妹,想不想出去玩?”姜廷华问,他说:“天天待在家里无聊死了,我约了几个朋友,咱们去后山逛逛。”

    姜如安原本不想出去,然而海玲几个人上门非央着她出去玩,她无奈地叹息一声,最后还是跟着姜廷华一行人跑到后山去玩了。冬天天气冷,他们便会拿个箩筐或者是自制的弹弓去后山上抓麻雀来烤着吃。

    虽然麻雀肉不多,但尝个味儿也行。

    这个年代没什么娱乐项目,能玩的就这么几样,不过他们玩得都很高兴。在空地上放箩筐,放点杂草种子等麻雀自投罗网。而在等待的时间里,他们可以去另外的地方玩儿,女孩子们玩过家家,男孩子们则在树林中玩游击战。

    姜如安被拉着去玩过家家,没啥表情地从地上抓了把土放在石头上,问‘客人’对这道菜满不满意。

    别说,小孩子还挺难当的。

    没一会儿那放着箩筐的地方传来响动,大家伙儿连忙过去看,发现里面被抓到的居然是一只野鸡!而且这只野鸡看起来还挺肥……

    这可把他们乐坏了,连忙开始生火拔毛准备把这只野鸡给烤了吃,

    一直在后山待到快要天黑,他们才依依不舍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回家途中,兄妹俩瞧见李秀芳和一个看起来很眼生的老婆子站在路边说说笑笑,关系看起来很好。姜廷华对这位大伯母感官非常差,瞥一眼哼了哼拉着妹妹往家走。李秀芳心情看起来似乎很好,居然还笑着跟他俩打了个招呼。

    姜廷华:“……她脑子坏了?”

    姜如安耸耸肩,和李秀芳旁边那位老婆子对视一眼,对方笑了笑。她下意识皱起眉头,这老婆子不大对劲,笑容很奸诈,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小妹别看了,回家。”

    姜如安哦了一声。

    等到两人离开,那位老婆子才指着他俩问:“刚刚那俩娃娃是谁?”

    “我侄女侄子。”

    “那女娃娃模样很标致。”老婆子笑了笑,张开一双手比了个5,“她能卖这个价,这样的女娃肯定好多家抢着要。”

    “多少,五块?”

    老婆子啧了一声:“啥五块,是五十块!”

    “五十???”李秀芳声音都变调了,眼里印着垂涎二字,“她咋值五十,我闺女才十块钱!她俩堂姐妹,我瞧着也差不了多少啊!”

    “……差不了多少?”老婆子表情一言难尽,“差得多了!这女娃皮肤白眼睛大,鼻子高高嘴巴小小,那脸蛋还没我巴掌大,一看就知道长大后是个标志美人儿。你那闺女皮肤又糙又黑,眼睛没那么大,这十块钱还是我看在她发育好的份上给的价格嘞!”

    “你要是能把这女娃带给我……”

    李秀芳:“……不行,她妈把她看得跟眼珠子似的,我带不出来,而且她也不可能愿意跟着我出来!别说她了,我闺女啥时候带给你?”

    老婆子闻言颇觉可惜,神情淡淡:“后天吧,后天你把她带去镇子上,真好我认识一户人家想买个童养媳回去。”

    “诶!成!”

    李秀芳欢天喜地回到家。

    为了不被发现,她这两天对姜天晴态度稍微好了些,后者虽然觉得诧异,却并没有往这个方向想,毕竟能在家里过得稍微好一些也挺好。于是到了约定好的时间,李秀芳借着去镇上买点东西的名义把姜天晴一块儿带着去。

    大概是心里还有点愧疚,李秀芳还花了点钱票去供销社给姜天晴买了两颗糖果。

    姜天晴看到糖果,心里就更加惊讶了,在想今天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儿出来。

    她把这两颗糖握在手心,跟着李秀芳左拐右拐来到一条偏僻的胡同里。李秀芳伸手敲响最里面的房门,伴随着嘎吱一声,房间门被打开,里面探出个老婆子的头来。对方看到李秀芳立马露出一抹笑容。

    “来啦?进来吧!”

    李秀芳应下,拉着姜天晴进房间。

    老婆子看了看姜天晴,可惜道:“哎,要是你那侄女也能带来就好了。”

    “您也不要为难我嘛。”李秀芳回。

    张小红和姜振国把他们闺女护得那么紧,她能把那丫头带出来就怪了!而且万一被发现,她不得被老三一家还有死老太婆把皮给扒了??

    老婆子:“行行行,拿着,十块钱。”

    “好勒!”

    姜天晴看着李秀芳和这个陌生老婆子的互动,心里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