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65章 第六个女主(完) 福娃

第65章 第六个女主(完) 福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天晴回来的主要目标不是李秀芳, 看着她因为心虚始终不肯正面看自己,冷笑一声,走过去小声说了一句:“今天中午我要吃肉, 你要是不给我吃,我就把你做的事情告诉奶!”

    “你!”

    李秀芳眼睛一瞪,下意识张嘴想想骂人,但一想到自己这事儿要是暴露出去, 那她肯定要被姜老太赶出家门, 只能悻悻闭上嘴, 心里恨得不行。

    而姜天晴则是在思考怎么把姜如安给骗出去。

    这才过完年没几天, 村子里的年味儿还没消散, 家家户户都不到上工时间, 要是就这么把姜如安带出去过于惹眼, 万一被人看到就不好了。有什么好法子呢?姜天晴蹙着眉头想了好半天, 决定等会儿姜如安出门再看看。

    李秀芳回来的时候买了肉, 主要是想着给儿子姜大宝还有自己丈夫补补,却没想到已经被卖掉的姜天晴还能自己回来,心不甘情不愿的又煮了姜天晴的份上。在吃饭的时候, 姜天晴疯狂夹肉放在自己碗里,就着米饭大吃特吃。

    旁边的李秀芳看得心疼死了,她宝贝儿子都还没吃上呢!

    她脸色难看的夹了块肉准备放进姜大宝碗里, 结果姜天晴端着碗伸过来,用眼神示意她把肉放下来。李秀芳不愿意, 后者眼睛一瞪,张张嘴准备开口说话。

    “……天晴啊,今天你吓着了,多吃点肉压压惊。”李秀芳咬牙切齿说着。

    姜天晴假惺惺地笑:“谢谢妈, 妈你真好。”

    好一副母慈女孝的场景。

    姜老太狐疑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不过她不知道这对母女之间涌动的暗流,看了两眼吃完饭就和姜老头一块儿干活去了,村子里有户人家娶媳妇儿,家里房间不够用,要砌一间出来,请他俩去帮忙,给钱。现在姜家这个情况,他们必须得多赚点钱才行。

    吃完饭,姜天晴搬张小凳子在房檐下坐着。

    看到姜如安从房间里出来,她立马起身走过去,语气生硬地开口说道:“姜如安,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玩。”

    “?”

    姜如安偏过头打量着姜天晴,眼神诧异,“你脑子没坏吧?”约她出去玩,这明摆着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她看起来像是这个蠢会上当的人吗?姜如安嗤笑一声,收回视线。

    虽然知道会失败,但被拒绝,姜天晴脸色还是不太好看,心里也有些焦急。

    如果她不把姜如安带过去,谁知道那老婆子会做出什么事情?这种人贩子为了钱可啥都干得出来!

    姜天晴皱着眉头想了好久,眼神微微一凝,抬腿往房间外走。

    老婆子在村外等,看到姜天晴出来立马迎上去,眼神往后扫视,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后者笑容立刻就垮下来:“人呢?你不是说会把人给我带出来吗?”

    “我俩关系不太好,她不肯跟我出来。”姜天晴接着说,“我想让你给我几天时间,我先跟她打好关系,然后再把她给骗出来!你也不用担心我骗你,我要是骗你就不会过来跟你说了对不对?”

    老婆子想了想,不愿意放弃那只大肥羊,便点点头说:“行,我就再给你一个星期时间,要是一个星期之后还没动静,哼!你也别想跑!”

    “你放心,这样,一个星期之后我尽量把她带到镇上去,跟我妈这样,你就在那房间等着就成。”

    和老婆子谈好之后,姜天晴看着对方离开,这悬在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稍微往下放了些,紧迫感没之前那么强了。她转身回村子,恰好看到姜如安被海玲一行人拉着去后山上玩,立马抬腿走上前去。

    “你们可以带我一起玩吗?”姜天晴凑过去问。

    她一出现,原本热热闹闹的几个小姑娘立马安静下来,眼神警惕不善。

    海玲说:“为啥要带你玩,你这么坏,踩坏了我的书包还不道歉!”

    “对啊对啊,我们不跟坏同学玩儿!”小月跟着附和。

    一行人纷纷叫嚷着不带姜天晴玩。

    姜天晴脸上笑容僵硬了一秒,差点想直接走人。她忍住心里的愤怒,憋红眼眶可怜兮兮地说:“我知道我做错了,我这么做其实就是想要跟你们玩,没人肯跟我玩,我就想这样引起你们注意。我干啥都是一个人,太无聊,你们就带我玩吧!我肯定听话,不会再像之前那样了。”

    见她这么一副可怜的模样,海玲等人有些心软,说话不如之前那么僵硬。

    “姜天晴也挺可怜的,都没人陪她一起玩。”

    “要不我们就带她玩吧,去玩过家家,她可以当小孩儿啊!”

    “我不想跟她玩,万一她又使坏咋办?”

    姜天晴觉得有戏,连连保证:“我一定不使坏,要是我说话,就让我吃不上肉!”

    这惩罚有点狠,原本不愿意跟她玩得人都动摇了,最后还是姜如安开口说:“她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带她一块儿玩呗。”

    “好叭,那就带你玩!”

    “你不能使坏啊,使坏咱以后就不带你了!”

    姜天晴点头说自己知道。

    她没想到姜如安居然会为自己说话,心里十分诧异,目光小心转过去,正好和后者视线对了个正着。姜如安的视线很是犀利,仿佛能直接透过她的眼睛看穿心里的想法一般,姜天晴下意识移开目光,心虚得不行。

    “那我们去玩吧!”

    一群小姑娘欢天喜地往后山跑,后山就是她们的娱乐天堂,过家家玩腻了就圈个地儿开始玩捉迷藏,又或者玩一二三木头人。天气温度还挺低,她们却玩出了一身汗水,唯有姜如安一人干净清爽。

    等到天色将暗,她们才依依不舍离开,相约明天继续去玩。

    姜如安和姜天晴二人一同往家走,气氛十分沉默。

    片刻后,憋不住气儿的姜天晴率先开口:“那个,姜如安,要不咱俩和好吧?我以后不针对你了,你带我一起玩,怎么样?”

    “你老说我是灾星,为什么还要跟我玩,不怕倒霉?”姜如安眼眸眯了眯,似笑非笑地回道。

    姜天晴一哽,“我乱说的,我跟你道歉。”

    “不用了。”姜如安瞥她一眼,语气淡淡,“海玲她们现在愿意带你玩儿,你不用再来讨好我,我又不会拦着她们跟你玩。”

    姜天晴见对方猜错了自己的意思,心里一喜,没有解释。

    接下来几天,姜天晴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一天到晚就跟在姜如安身边。后者说她有点渴,姜天晴就十分殷勤地帮她倒水;后者说她不想扫地,姜天晴就拿着扫帚帮她扫地;后者说她有点饿了,姜天晴就逼着李秀芳给自己煮鸡蛋给姜如安吃……

    她的行为让姜家人看得是目瞪口呆,纷纷怀疑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

    又或者姜天晴脑子出了问题。

    姜廷华抽空悄悄把自个儿妹子拉倒角落里,压低声音说:“小妹,那谁是不是脑子坏了,怎么这两天对你这么殷勤?我觉着她没安好心,你自个儿注意着点,当心别上她的当了!”

    “哥,你放心吧。”姜如安笑了笑,“我心里有数。”

    她差不多猜到了姜天晴做这些事的目的,但这么好个机会,不好好使唤一下后者岂不是浪费对方的心意麽?

    ……

    时间一点点流逝,姜天晴看到态度慢慢软化下来的姜如安,觉得时间差不多,就去问李秀芳要钱。

    李秀芳这几天被折磨得要死,人都瘦了好几斤。

    姜天晴被姜如安折腾,她就要被姜天晴折腾,偏偏后者手上有她的把柄还没办法拒绝。现在对方居然问她要钱!还要五块钱!她手中统共也就十来块,都是准备给自己儿子攒着的,根本不愿意交出去。

    “你不给我钱,我就告诉爷奶说你把我卖给人贩子了!”

    李秀芳这几天一直被这么威胁,人都麻木了,晚上还成宿成宿做噩梦,梦见姜天晴拿把菜刀追着她砍,边砍边喊:“人贩子!人贩子!人贩子!”现在于她来说,姜天晴已经不再是她的闺女了,而是催命的恶魔。

    “……你爸腿断了,家里本来就没钱,你一下要五块,这不四要我们的命吗。”李秀芳哑着声音说。

    姜天晴呵呵一笑:“那你可以把二妹和小弟卖了啊,卖了不就有钱了吗?”

    李秀芳:“……”

    “快点,给我钱!”姜天晴不耐烦地喊。

    李秀芳沉默片刻,从兜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纸钱,被姜天晴一把抓过去,头也不回地走了。看着姜天晴离开的背影,李秀芳眼泪唰唰往下掉。这日子过得也太苦太累了,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啊!

    她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才生出这么个狼心狗肺的玩意儿来!!!

    早知道会这样,倒不如在她刚出生的时候直接掐死一了百了!

    而拿到钱的姜天晴则是找上姜如安,邀请她明天一起去镇上逛。

    姜如安闻言挑了挑眉:“去镇上逛啥,又没钱。”

    “我有钱。”姜天晴笑吟吟地从口袋里掏出钱来,“我妈让我去镇上给她买点东西,咱们一起去呗,剩下的钱还能买几颗糖吃。”

    “行啊。”

    姜天晴克制住内心的激动,让自己保持平静,说:“成,那我明早叫你啊,你晚上早点睡,明天咱们早点去。”

    次日天还蒙蒙亮,姜如安就听到姜天晴在外面叫自个儿名字。

    她应了一声,躺在床上伸懒腰,接着不紧不慢起来穿衣服穿鞋子梳头发,捣腾好了才打开门,迎面而来一阵冷风。姜如安下意识缩缩脖子,正准备去洗漱刷牙,到厨房一看姜天晴已经把热水和早饭都准备好了。

    可真是殷勤啊。

    她无声笑了笑,心安理得享受。

    吃完饭,两人出门往村外走,坐三轮车去镇上。车钱是姜天晴给的,眼见着胜利在望,她显得格外大方。一到镇上,姜天晴就迫不及待想拉着姜如安直接去找那老婆子,结果后者突然说她肚子疼,想去方便。

    眼见在关键时刻,姜天晴可不想掉链子,便说:“你忍一下,我带你去个地方,那边有厕所。”

    “不行,我忍不住了。”姜如安摆摆手,“你在这里等我,我方便完回来找你,你别乱走啊,免得等会儿找不着人。”

    姜天晴还要开口说什么,姜如安一溜烟儿跑不见了。

    没办法,她只能咬着牙站在原地等待。

    时间一点点过去,就在姜天晴想姜如安是不是跑路时,总算看到后者的身影出现在视线当中。她松了口气,语气埋怨:“你怎么这么久啊?”

    “拉肚子了。”姜如安笑笑,“你要去哪儿?”

    “你跟我来吧。”

    姜天晴循着记忆里的路线来到一条偏僻胡同里,她开始紧张起来,心脏怦怦直跳,说不出是害怕还是兴奋。她来到老婆子所在的房间外,伸手敲敲门,片刻后门被打开,露出老婆子那张满是褶子的老脸。

    老婆子目光扫过来,落在姜如安身上,登时露出笑容,笑得跟朵菊花儿似得:“哎哟你们来啦,来来来,进来坐,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啊?”

    “进来坐,别怕,这奶奶是我妈那边的亲戚。”姜天晴见姜如安站在身后不动,笑着开口说,拉着她的手稍微用力硬给拉进了房间里。

    一进来,老婆子立刻把门给反锁。

    把人骗过来了,姜天晴懒得继续伪装,转头对那老婆子说:“人我给你带过来了,那我可以走了吧?”

    “走?走哪儿去?”老婆子呵呵笑出牙豁子,露出狰狞面目来:“十块钱我都给你妈了,你想走也可以,把十块钱还给我就行。”

    姜天晴脸上笑容僵住,瞪大眼睛:“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帮你把她骗出来,你就放过我!”

    “是啊,可是我后面想了一下,我那十块钱也不能白给不是!”

    “……你骗我!!”姜天晴提高音量尖声叫嚷。

    老婆子:“骗你咋的了?你这不是就上钩了吗?你俩也崩挣扎了,买家我都给你们找好了,等会儿就过来!嘿嘿,我还特意把你们姐妹俩卖去同一个地方,咋样,对你们算是不错了吧?”

    姜天晴被气得唇瓣直哆嗦,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她不说话,房间里的气氛就开始沉默。

    老婆子觉得哪里不对劲,偏过头,看到那个看重的女娃坐在旁边凳子上晃悠着二郎腿一脸兴趣地看着她和姜天晴对峙。她觉得有些惊奇,忍不住说:“女娃娃,你咋一点都不害怕?你不知道我是干啥的吗?”

    “知道啊,你是人贩子嘛。”姜如安回。

    “你不怕?我可要把你卖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你估计这辈子都没机会再回来了!”

    姜如安哦了一声:“我好怕哦,你可以不要卖我吗?”

    老婆子:“……”

    正想着,门外响起敲门声,老婆子以为是买家到了,欢天喜地打开门。开门一看,外面站着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同志,一脸严肃地看着她。

    老婆子笑容僵硬在脸上,双腿一软,连忙想关上门。

    但她的力气怎么可能会有正值年轻的警察同志大呢?轻轻松松就把门打开了,看着房间里的姜如安和姜天晴,偏过头对老婆子说:“你刚才说得话我们在外面听得一清二楚,现在,你就跟我们去一趟派出所吧!”

    老婆子转头恶狠狠地瞪向姜天晴:“你居然报警???”

    “我、我没有。”

    姜天晴神情也不大好看,心里情绪复杂,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惶恐。

    “是我报的警。”姜如安举起手笑眯眯地说:“我胆子小,只有看到警察叔叔才安心。警察叔叔,这个人说她是人贩子,还说等会儿会有买家过来,你们要不再等等,把买家也一块儿捉回去吧!”

    “你刚刚没有去方便,你是去派出所报警了??”姜天晴瞬间反应过来。

    姜如安没回话,盯着她看,看得后者身体愈发僵硬。

    一行人在房间里待了好一会儿,等到外面再次响起敲门声,两位警察同志动作迅速麻利地打开门把站在外面的中年男人给按住逮进房间,最后一起送进派出所。而他们对于该不该把姜天晴带回去犯了难。

    姜天晴年纪还小,没办法抓去坐牢。

    但是就这么放回去不给惩罚,以后对方说不定还会走上犯罪道路。

    而且据说是她的母亲把她先卖给这个人贩子……

    经过商讨后警察同志决定,先把姜如安二人送回去,再把李秀芳给捉回来,让姜天晴的父亲好好看管她,不能再让孩子误入歧途。

    然后姜如安和姜天晴就乘坐这个年代的“警察”,二八自行车回到村子。

    穿着警服的警察同志一进村就引起大家伙儿的注意,吃瓜村民们下意识跟随着警察同志的脚步来到姜家,伸长脖子好奇地往里看。

    张小红正在家里晾衣服,看到自己闺女跟着警察同志进来,愣住,小心问:“小妹,这是咋的了?”

    “没事儿。”姜如安笑笑,“大伯母人呢?”

    “在厨房……”

    身后两位警察同志互相对视一眼,带着姜天晴往厨房走。李秀芳正在厨房里切菜,听到门外传来响动还以为是张小红,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句:“我在用,你等会儿的!”

    “李秀芳同志,我们是海山派出所的民警。”警察同志开口说。

    厨房里的切菜声瞬间安静下来。

    李秀芳颤颤巍巍抬起头,看到厨房里站着的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察,脸色一白,拿着菜刀的手微微颤抖。她勉强露出一抹笑容来,声音都在抖:“警、警察同志啊,你们找我有、有啥事儿吗?”

    “你女儿说你把她卖给了人贩子,这事儿是真的吗啊?”警察说,“人贩子已经被我们逮捕,希望你能老实回答,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都这么说了,李秀芳哪还敢撒谎,早就被吓得两股战战。

    “警察、警察同志,你看我闺女她也没啥事儿,你们就饶了我吧,我知道自己做错了,我一定积极改正错误绝不再犯!”

    警察:“犯错就得付出代价,不然所有人都跟你一样,说下次改正,那我们警察还有什么用?不过我们可以念在你这个结果还不算严重的份上,给你从轻处判。”

    “从、从轻是啥?”

    “就是不用被枪毙,去坐几年牢。”

    李秀芳:“……”

    坐牢?不行,她不能坐牢!

    姜兴国双腿残废了不能干活挣钱,要是她去坐牢了这个家不就彻底完了吗?大宝没长大呢,不能离开自己,万一她去坐牢了大宝在家被老三家欺负了咋整???不、不行!她不能去坐牢。

    李秀芳连连摇头:“警察同志,我儿子今年才三岁,她不能没有我啊!我男人年前废了双腿没法下地,现在家里就靠我一个人撑着,我绝对不能去坐牢!”

    “你们行行好,我晓得我错了,我以后肯定不会再这么做。”

    “求求你们,别抓我去坐牢,其他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啊!”

    两位警察面上带着无奈之色:“李秀芳同志,你就算求我们也没用啊,这法律有明确规定不可以贩卖儿童妇女,你犯法了,就要接受惩罚……”

    李秀芳闻言,眼眶瞬间就红了,红着眼眶瞪向姜天晴,恨意都从眼底溢出来了,浑身都在颤抖。

    灾星!扫把星!

    她当初就该直接把这死丫头一把掐死!把她掐死,兴国就不会断腿,她不会坐牢,他们家也不会这么倒霉!!她就应该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不得不说李秀芳和姜天晴不愧是亲母女,这往别人身上甩锅的习惯是一模一样,从来都不会在自己身上找问题。

    她现在满心想的都是姜天晴的错,想到自己坐牢之后她的儿子会过上怎么样的凄惨生活,又想起前段时间她被姜天晴折磨得痛不欲生精神失常。心里怒气一股一股往上窜,让她太阳穴突突直跳,大脑发昏。

    李秀芳握紧手,感受到手里有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沾着菜叶的锋利菜刀闯进眸中。

    看到菜刀,李秀芳脑子里的弦突然崩掉,嘴里发出尖叫:“啊——灾星!扫把星!你给我去死!!!”

    众人没想到李秀芳会突然发难,厨房面积不大,他们之间距离很近,两位警察同志想要阻止也根本就来不及。

    “噗嗤——”

    刀尖划过皮肉发出声响,鲜血四溅,姜天晴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瞳孔里倒映出李秀芳狰狞的神情。

    “去死!去死去死!!!”

    警察想上去阻止,然而李秀芳现在精神有些失常,拿着手里的菜刀不断挥舞,让人不敢靠前。突然,她视线落在厨房外的姜如安身上,表情愈发扭曲可怖:“还有你!你也去死!!”

    她一把推开上前阻拦想要拿下菜刀的警察,力气大得出奇。

    “小妹!快跑!!”张小红大惊失色,慌得不行,看着李秀芳脸上溅到的鲜血被吓得四肢差点都使不上力气。她咬咬牙,拉着闺女往外跑。

    李秀芳推开警察正准备跑出厨房,却忘记厨房有门槛,被门槛绊倒,手里的菜刀甩了出去,正好落在姜如安脚步。

    两位警察同志趁机上去把她制服,神情严肃:“你还拿刀砍人!错上加错!!!”

    “快!快看看那小姑娘怎么样了!”

    “送去医院,快点送去医院!”

    姜家乱做一团,外面听到响动的吃瓜村民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情况,内心好奇得不行。有人爬上院子的围墙往里一看,看到李秀芳满脸鲜血,被警察按到在地上,吓得脚一滑差点摔下去。

    “二狗!你看到啥了?快给咱们说说!”

    “你看到啥被吓成这样??”

    二狗哆嗦了一下,“我看到兴国媳妇儿满脸血,也不知道是她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满脸血???”

    “这到底是咋的了,警察同志都来了,该不是李秀芳干了啥事儿吧?”

    “不知道啊,等晚点儿警察同志出来咱再去问问……”

    “……”

    姜天晴被李秀芳拿菜刀砍了两刀,一道砍在肩膀上,一刀砍在脖子上,血流不止。等警察同志把她抱出来时,吃瓜村民都被满身鲜血的姜天晴给吓得说不出话来,接着李秀芳也被绑得结结实实由另一位警察同志推出来。

    等到警察离开,有人大着胆子走进姜家,问张小红:“振国媳妇儿,你们家这是、这是发生啥事儿了??”

    “我……”

    张小红刚张嘴,姜兴国房间里突然传来咚得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了,同时响起姜大宝嗷嗷的哭声,震耳欲聋。

    张小红话语一顿,沉沉地叹息一声。

    这都什么事儿啊!

    她转头看向闺女,“小妹,你快去把爷奶还有你爸你哥他们喊回来。”

    “好。”姜如安应下。

    李秀芳姜天晴的事情最终还是在海庆村传开,村子里的人虽然平时会有些摩擦,却从来没发生过这么恶劣血腥的事件。大家伙儿都被李秀芳的狠给震惊,完全没想到后者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怜她的另外一双儿女,不仅有个残废爹,还有个坐牢妈。

    其中受到最大打击的还是老姜家,姜老太姜老头得知这事儿后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心里满是茫然。他们年纪大了,能干几年还不清楚,现在老大家发生这种事情以后该怎么办啊?

    孙女孙子都还小,老大又残废了没有生存能力……

    该死的李秀芳,真是作孽哟!!!!

    姜家这段时间都被乌云所笼罩,几天后,医院传来消息,姜天晴抢救失败。李秀芳砍在脖子上那一道用得力气太大,送到医院时姜天晴就已经处于休克状态,医生锦鲤抢救,命还是没保住。

    而且李秀芳的判决也不是坐牢,而是枪毙。

    这个年代,杀人的处罚比起后世要重得多。

    姜如安得知这个消息,心里并没有泛起多大涟漪。

    只是想着,这人呐可以不做善事,但也绝对不能做坏事。

    风水轮流转,天道好轮回。

    正想着,脑袋里突然传来022的声音。

    【宿主,这个小世界即将修复成功,你是打算继续待着还是直接进入下一个世界?】

    姜如安皱皱眉:“可以直接去下个世界?”

    【这个小世界比较特殊,原主毕竟是十世大善人,世界崩溃的源头被处理掉,她可以拥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这样。”姜如安懂了,“再等等。”

    【好的宿主。】

    张小红夫妻俩因为姜兴国和他剩下两个孩子的事情吵了起来,姜振国觉得他得帮忙扶他哥一手,张小红却不愿意,认为他们自家情况都不好,哪还有余力去养着姜兴国和三孩子?

    两人开始冷战。

    “小妹,你觉得咱应该去帮大伯他们吗?”姜廷华问。

    姜如安眼睛一眨,回道:“得看咋帮了。无条件帮肯定不行,但是如果大伯他愿意打欠条,等姜大宝和姜二丫长大以后还钱,帮他们也不是不行。”

    以姜振国这种性格来说,不帮姜兴国可能性并不大。

    而且张小红也不是说不帮,只是担心他们家又和以前一样,干着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罢了。

    姜廷华闻言眼眸一亮,“对啊!让他们打欠条,要是他们不愿意打欠条那咱就不帮,免得养出白眼狼来!”

    他连忙找到姜振国和张小红说出这个建议,夫妻俩一琢磨总算是达成一致,由姜振国去问姜兴国愿不愿意打欠条。姜老太姜老头还能再干几年帮衬着老大一家,一大家子人吃喝倒是没有问题,主要就是姜大宝以后上学学费。

    面对三弟的疑问,姜兴国沉默片刻最终同意打欠条。

    他就算不为自己想,也得为自己孩子着想,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姜兴国还把李秀芳藏钱的地方告诉了姜振国,后者没要这笔钱,让姜老太收起来给那俩孩子攒着。

    解决完这件事,姜如安把022给叫了出来。

    【宿主要离开了吗?】

    “嗯。”

    脑中传来一阵眩晕感。

    姜如安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心里想着按照原身的福运以及原身那对踏实勤奋的父母和聪慧体贴的哥哥来说,他们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

    【请宿主做好准备,下一个小世界投放中……】

    心里的想法戛然而止,意识再次陷入一片黑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