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67章 第七个女主2 后妈文

第67章 第七个女主2 后妈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如安挑着眉看他, “昨天累成这样还不让人多睡会儿,你这是娶老婆还是娶个保姆回来?还有,你难道没有教过你的儿子进别人房间要先敲门吗, 随随便便就进人房间,未免也太没教养了些。”

    唐安骏被怼得一哽,脸上神情更加难看了些,“他们还是孩子, 你还跟个孩子计较?”他眉头皱紧, 听着房门外隐约传进来的小孩儿哭声, 烦躁的神情愈发明显:“行了你赶紧去准备午饭, 这都大中午了, 我去哄孩子。”

    见他准备转身往外走, 姜如安说了一句等等, 接着对他伸出手, 摊开手掌心。

    “你干什么?”唐安骏不解。

    姜如安:“给钱啊, 家里连菜都没有,我得先去买菜。”

    唐安骏无言。

    他垂眸看着面前女人白嫩的手心和那理直气壮的要钱态度,心里愈发不满起来。结婚才第一天就这么要钱, 以后是不是就要开始管钱了?孩子带不好,家务事也没做,这和之前说的压根儿就不一样。

    要不是小洁说这女人看着不错能帮忙带孩子……

    唐安骏从兜里掏出五毛钱以及肉票菜票递过去。

    姜如安笑眯眯地接过钱, 穿好鞋子出门。出门时看到刚才被她提溜扔出去的三个男孩儿正在门口往里探头探脑的,见她出来还朝挤眉弄眼的做了鬼脸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她眉梢一挑, 抬起手作势要打下去,把三人吓得缩起脖子。

    “嗤。”姜如安扯扯嘴角,收回视线往外走。

    熊孩子就是欠收拾。

    等她一走,门口三个熊孩子又开始嗷嗷大哭。

    唐安骏忙于工作, 和孩子接触的时间很少,之前大部分时间都是由他的前妻带着,他根本不知道原来带孩子是件这么烦人的事情。

    “又怎么了?”他有些头大:“怎么又哭了?”

    大儿子唐言哭声最响亮:“刚刚那个女人打我们!!”

    “爸爸!我要妈妈,我不喜欢这个女人,她好凶啊!”二儿子唐行跟着哭喊。

    “要妈妈要妈妈要妈妈——”三儿子唐远说话还不太利索,只会重复哥哥们说得话。他看起来是哭得最伤心的,两个小眼睛哭得通红,抽抽泣泣好不可怜。

    这哭声震耳欲聋,听得唐安骏太阳穴直突突。

    他这正手忙脚乱地安抚孩子,余光瞥到有人推开门走进来,定睛看去,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小洁你来了?你快来哄哄儿子,哭得我有些头疼。”

    “怎么了这是?”闻洁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怎么哭成这样?”

    唐安骏想想就来气儿,脸色发黑:“还不是那个女人,早上小言让她起床做饭,她还把小言赶出房间,睡到大中午都没起来……”

    闻洁愣住,心想是不是哪里不对劲。

    姜如安不可能是这样的人啊,她可是听说对方特别勤劳能干,不然也不会将这个家打理得井井有条,还能把养歪的孩子给扯回正道。

    可能是刚嫁过来还有些不太适应?

    闻洁觉得多半是这么个原因。

    她走过去心不在焉地轻声安抚着三个孩子,心里想得却是得亏自己聪明想出这么个办法来。这三个儿子是一个比一个闹腾烦人,打小就被宠着养成这么一副小霸王的脾气,她重生回来花了好大功夫都掰不回来,差点还让几个孩子怨上自个儿。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还是交给姜如安去做好了。

    闻洁想着,把三个孩子安抚下来,让他们自个儿去玩,接着站起身拉着唐安骏进房间。她关上门顺便反锁,脑袋靠在唐安骏胸膛上,轻言细语,声音中还带着些许小委屈:“安骏,你昨晚有和她……吗?”

    唐安骏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脸色微红,回道:“我和她结婚也是迫不得已,我不喜欢她,当然不会和她做这种事情。”

    “小洁你放心,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闻洁十分感动,两人抱在一块儿腻腻歪歪互相说着甜言蜜语,如果不是担心姜如安会突然回来,说不定他俩会直接滚上床。现在唐安骏有了新的老婆,两人亲热时心里都升起一股偷情的刺激感,恍惚间觉得自己更喜欢面前的人了。

    ……

    姜如安拿着钱买菜,心里琢磨着剧情。

    唐安骏在他前妻闻洁的授意下,防原主跟防贼似的,特别抠门,就连平时买菜的钱都是原主拿自个儿这几年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攒下的存款垫付的。偏偏这样,这唐安骏还是认为原主在图他钱。

    姜如安想到这就忍不住冷笑一声。

    什么玩意儿,真给他脸了,请保姆回家都还得花钱呢。

    还有那个重生回来叫闻洁的前妻,只想要不劳而获坐收渔翁之利,想得倒是挺美。这么算计原主,只是离婚也太便宜这俩玩意儿了。闻洁不是想抱丈夫和儿子之后的大腿吗?呵,那就让她抱西北风去吧!

    想升职?想三个儿子都成大佬?

    可以,在梦里。

    姜如安把唐安骏给的钱票花得干干净净,提着一堆菜回到家。

    唐安骏房子是工厂单位分配下来的,面积不大不小,他们一家人住倒是刚刚好。姜如安刚到单位楼下,就看到穿着件的确良白衬衫和喇叭裤披散黑发的闻洁扭着腰从楼梯上下来。

    对方自然也看到了她,眼里露出些许挑衅和得意的情绪,上前轻轻柔柔地开口说话:“你就是安骏新娶的媳妇儿吧?你好呀,我是安骏前妻!安骏这个人平时不大会说话,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要是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请你一定要多多包涵他呀。”

    话里话外都透露出自己和唐安骏即便是离婚了,关系依旧很好的意思。这要是换做其他人听到自己丈夫和别的女人还藕断丝连,心里肯定不好受。

    只要一想到唐安骏和她说的话,闻洁面对姜如安就有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上辈子她可没少在这女人这里受气,这辈子一定要尽数讨回来!

    然而姜如安却只是笑笑,意味深长地看着闻洁:“哦~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抛夫弃子的前妻?你放心,我一定会多多包、涵。”

    她目光平静深邃,像是可以直接看透人最心底埋藏的秘密般,让闻洁下意识慌了心神,撇开目光。

    接着闻洁反应过来话里的内容,神情微微一僵。她莫名其妙的跟唐安骏离了婚,不知情的人以为是她抛夫弃子,聚在一块儿的时候便会拿这事情出来八卦。

    那群长舌妇懂什么?

    闻洁心里愤怒,面上自然而然带上些许愠色差点就想要呛回去。但想想自己还得依靠这个女人把孩子教养好,又把这股气给忍了下去。

    切,她有什么可得意的?

    不过是他们家的保姆罢了!

    闻洁在心里安抚自己,勉强扯出一抹笑容来,回道:“那些人不懂我们家的情况,乱说也正常。我和安骏离婚也迫不得已,希望你能好好对他,还有我、们的儿、子。”

    特意在我们的儿子五个字上加重语气。

    姜如安笑了:“既然这样,不如你们重新复婚?”

    闻洁:“……”

    那怎么行!

    她又没有能把三个小魔王掰回来的能力!她要是能,哪还会选择离婚!?

    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如果安骏没有跟她结婚,她早就被她那对父母卖给其他又丑又老的男人了!

    是他们帮了她一把!

    “……我没有办法。”

    闻洁干笑两声,伸手拢了拢脸颊两边的头发。原本她还想炫耀自己身上的这套衣服是唐安骏花钱给她买的,现在也没了这个心思,随便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

    姜如安啧了一声,提着菜上楼。

    她推开房门进去,原本在她出门前黑着脸的唐安骏此刻神情春风得意,正和三个儿子讲故事,一副父慈子孝其乐融融的场景。

    姜如安一进去,房间里的一大三小顿时收声,无言地看过来。

    “买个菜这么久?”唐安骏不满地皱起眉头,目光在她手上提着的菜上扫过,看到肉后又问:“你买了多少肉?钱票剩多少?”

    “两斤肉,还买了富强粉,钱全用了。”姜如安随口回道。

    唐安骏不管家,对这些东西的价格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听到说钱一分不剩这心里立马就升起怒气:“五毛全都花光了?你怎么这么败家?”

    “哦,那你们不吃肉?”姜如安也不生气,挑着眉反问:“你三个儿子都要长身体,你要是嫌我败家要么以后别吃肉,要么以后你自己买菜,选一个。”

    唐安骏被问得一哽。

    最近厂里正忙着呢,他下班时间晚,偶尔还得加班,哪有时间去买菜?再说了,这种事情怎么能让男人去干?这不是女人干的活?

    这女人真是处处都比不上小洁,要知道他每次回到家小洁都早已经买回菜准备好了饭。而且还很勤俭持家,不会就这么伸手问他要钱!然而唐安骏却忘记,自己每个月隔了工资都会上交一半给闻洁的事情。

    见唐安骏不说话,姜如安挑眉进了厨房。

    她的厨艺无可挑剔,即便是随便做出来的饭菜也能让唐安骏和他的三个儿子吃得干干净净,看那模样似乎恨不得把盘子和碗都给舔干净,吃完还有些意犹未尽。吃饱喝足,唐安骏心情都变好了,看着旁边这个女人似乎也没之前那么不顺眼。

    他开口说:“别的不行,你这厨艺倒是马马虎虎过得去。”

    “我吃完了。”姜如安放下筷子。

    唐安骏:“我们也吃完了,你可以去洗碗了。”

    “洗碗?这不是你的活儿?”姜如安挑挑眉,“当初说好了咱俩结婚之后分工合作,这买菜煮饭都是我干的,洗碗当然就是你的活儿。”

    唐安骏愣住,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你居然让我洗碗?胡闹!男人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

    “为什么不可以?”姜如安才不惯着,上下打量他,冷笑一声:“你是残废了还是弱智了,连洗个碗都不行?男人怎么就不能洗碗?你很金贵?”

    “君子远庖厨……”

    姜如安嗤笑出声。

    君子?

    可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啊。

    “你不洗也行,那就放在这里,晚上吃饭接着用。”

    说完姜如安便起身回房,看都不看一眼脸色发黑的唐安骏。

    回到房间,姜如安坐在床沿开始回忆剧情。

    再过一段时间,附近的食品加工厂就要招收员工,按照原主的条件有很大几率会被选上。但因为嫁给了唐安骏,不管是闻洁重生前还是重生后原主都放弃了这个机会,选择在家好好照顾这一大家子。

    姜如安可不打算放弃这个机会。

    确定好之后的计划,姜如安也不管外面的唐安骏有没有去洗碗,脱了鞋躺上床舒舒服服地睡起午觉。

    ……

    唐安骏最后还是黑着脸把碗筷拿进厨房里洗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厨房洗碗,洗碗的时候脸上的怒气根本遮挡不住。偏偏三个儿子还在旁边闹他,吵着让他陪他们去玩,唐安骏被烦得不行,吼了一句:“吵什么!没看到爸爸在洗碗吗?”

    唐言愣了愣,嘴巴一撇猛地哭出声,坐在地上开始撒泼耍赖。

    “哇呜呜呜!妈妈每次吃完饭都会陪我们玩,哄我们去睡觉的!爸爸陪我们玩陪我们玩,哄我们睡觉!哇呜呜呜呜——”九岁的孩子明明已经应该懂事了,可唐言却还是跟三四岁的小孩儿一般,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就开始哭闹撒泼。

    他这一哭,旁边另外两个兄弟也跟着哭起来,三个孩子的哭声此起彼伏,就像是在比谁的声音更大更响一般哭得一个比一个大声。

    唐安骏被哭得没法,只能放下手里的碗陪着唐言三人玩了一会儿,将他们哄去午睡后才继续回到厨房洗剩下的碗。好不容易将碗筷洗干净放在一旁,时间快到上班的点了,他不敢耽搁,收拾好东西匆匆忙忙出了家门,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疲惫。

    往常他吃完饭都会去午睡一会儿补充精神,今天忙得脚不沾地,压根儿就没有休息时间。现在又是夏天,下午闷热的天气搞得人昏昏欲睡,唐安骏都打了好几次瞌睡。

    晚上回到家一副精疲力尽的模样。

    姜如安的精神好得不得了,她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了,见唐安骏回来开口说:“吃饭,吃完你记得洗碗,还有衣服我洗好了,你明早出门的时候自己去晾。”

    “我自己晾衣服??”唐安骏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刚想拿起筷子吃饭,听到这句话动作顿时停住,“我上班这么累,这些家务活你就不能做?你不干活我娶你回家做什么??”

    “搭伙过日子啊。”姜如安随口回答,“我的衣服我自己晾好了,你只需要晾你和你儿子的,没让你洗都不错了,还挑三拣四?”

    唐安骏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

    他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没力气吵架,有气无力地吃完饭把碗筷往桌上一放,打水洗了个澡径直走进房间里往床上一躺,很快就睡着了。

    “喂!我要洗澡,你给我洗澡!”唐言毫不客气地指使道。

    姜如安回他:“自己去洗。”

    “我不会!”唐言理直气壮,大声嚷嚷:“以前都是妈妈给我洗的,我自己不会洗澡!你快帮我洗澡,我要洗澡我要洗澡!”

    姜如安一听顿时扬起眉梢,有些好奇闻洁究竟是怎么养孩子的。

    都九岁了居然连澡都不会洗,那他会干什么?

    诧异归诧异,但姜如安可不会惯着他:“我给你放好水自己去洗,要么你就别洗,要么你就去找你爸。”

    “我不!我就要你给我洗!我妈妈说了你就是来我家伺候我们的保姆,让你干活是应该的,你快给我洗澡,不然我就让爸爸把你赶出去!”

    “我好怕哦,那你去说吧,说了也要自己去洗。”

    唐言闻言鼓起腮帮子,恶狠狠地瞪着姜如安,从凳子上跳下来低着头像个炮仗似得朝她撞过来。姜如安往旁边躲开,小孩儿刹不住脚反倒把自己给摔在地上。他趴在地上愣了会儿,然后哭着爬起来。

    “哇呜呜——坏女人坏女人!滚出我家!”

    旁边的唐行和唐远看到自己哥哥被这个坏女人欺负,立马过去帮忙,伸手捏成拳头往姜如安身上砸。说实话这点力道对她来说根本就不痛不痒,但她还是黑了脸,直接把这俩孩子提溜起来扔到唐安骏睡觉的房间。

    看也不看趴在地上嗷嗷大哭的唐言,拿起自己的碗筷进厨房洗干净。

    刚打算烧水洗澡,门外传来敲门声。

    姜如安走过去打开门一看,是隔壁的邻居。对方眼神一直往屋里看,眼底满是好奇:“我听到小言的哭声,他咋的了?”

    “他非得让我给他洗澡。”姜如安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可他今年都已经九岁了,这么大的孩子我咋给他洗嘞?要是给唐远洗还行,老大老二年纪也不小了,我又不是他们亲妈,总得避避嫌吧?”

    “这孩子就发脾气了,我哄不好。”

    邻居说:“这三孩子被他们亲妈惯坏了,脾气的确不是很好,那老唐呢?老唐咋也不去哄一哄?”

    “老唐洗完澡就睡觉去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老唐也真是,你们这才结婚呢,三孩子跟你还不熟,他咋不在旁边搭把手?男人都这样粗心大意!”邻居闻言感慨一声,接着说:“你把老唐叫起来哄哄孩子,不然这大晚上的,旁边邻居也要休息。”

    姜如安歉然地笑笑:“我知道了,我这就让他起来。”

    关上门,那邻居摇了摇头,晃着手里的蒲扇打算回自个儿家里。旁边有其他人家从屋里探出个脑袋,小声问她怎么回事。这位邻居便把情况小声说了一遍:“……这后妈不好当啊,老唐家的三个儿子也不知道是咋个教的,一个比一个烦人。老大都快十岁了居然还不会自己洗澡,你说这惯孩子也不是这么个惯法吧?”

    “嗐!你还不知道闻洁是个啥样的人?”对方啧了声,满脸嫌弃:“她嫌孩子哭闹麻烦,小孩儿说啥就是啥,这么养迟早得废咯!”

    “问题是这新媳妇儿是后妈,也不好管呐!”

    “是啊,后妈难当,一个不小心就容易被人说她虐待孩子。”

    “你快听听,这老唐的大儿子咋还越哭越大声了嘞?大晚上的,咱还得睡觉呢!”

    “再等等,不行明个儿跟老唐说一声!”

    “得,那我先回去了。”

    “……”

    房间里,姜如安正哼着小曲儿洗澡,直接屏蔽掉唐言的哭声,也没去叫醒唐安骏。

    而被她扔进去的两个小孩儿则爬上床疯狂摇着自己爸爸的身体让他起来。唐安骏今天累得半死,睡得像只死猪一般,鼾声震天,任凭俩小孩儿怎么摇晃都没动静。老二唐远有些生气,抬起手用力拍打唐安骏的脸。

    “爸爸!爸爸你醒醒!”

    老三唐行有样学样,也挥舞着小手打在爸爸脸上。

    小孩儿又不分轻重,清脆的巴掌声在房间里回荡,在这种情况下,唐安骏也没办法继续睡觉。他睁开眼,眼睛里满是红血丝,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低气压,不耐烦地吼了一句:“干什么???”

    “爸爸!”唐远趴在他身上,对着他的耳朵大声喊:“坏女人不给哥哥洗澡,还把哥哥打哭啦!!!”

    房间并不隔音,客厅里小孩儿的哭声钻进耳朵里。

    “……”

    唐安骏清醒过来,伸手把老二从自己身上扯下来,穿好鞋子黑着脸往外走。他出来时姜如安正好洗完了澡,正拿毛巾擦着自己湿漉漉滴水的头发,冲他说:“哟,你醒了啊?正好,你大儿子在哭,你哄哄。”

    “姜如安!”唐安骏咬牙切齿,“你为什么不帮小言洗澡??”

    姜如安甩了甩头发,语气淡淡:“他都快十岁了,我又不是她亲妈,给他洗什么澡,不要避嫌?而且他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连澡都不会洗?你们是把他当成废人来养?”

    面对姜如安的问题,唐安骏是一个也回答不上来,并且觉得她说得有道理。

    他烦闷地挠挠头发蹲下身把儿子抱起来,哄道:“小言别哭了,爸爸带你去洗澡好不好?”

    “我不我不我不!我就要她给我洗!”唐言哭红一双眼睛,倔脾气上来了指着姜如安喊:“就要她洗就要她洗!!”

    唐安骏:“小言,我们是大孩子了,大孩子不能让别人给自己洗澡。”

    “谁说的,妈妈之前就一直给我洗澡!”

    “因为那是你亲妈,这个不是。”

    小孩子哪会管这么多,不依不饶地叫喊:“我不管我不管——”

    时间已经不早了,隔壁邻居还得睡觉,要是唐言再这么吵下去邻居们肯定会有意见。唐安骏只觉得自己非常心累,拉着大儿子苦口婆心地劝着,最后许诺要给他讲睡前故事最后才勉强同意下来。

    于是他开始给自己三个儿子洗澡。

    给小孩子洗澡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特别是当洗澡的小孩儿特别闹腾。唐安骏整整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把三个儿子洗完澡带出来。他已经困得不行了,但唐言三人却还是非常精神,闹着让他讲故事,不讲故事就要哭。

    唐安骏没办法,只能来到三个儿子房间给他们讲故事。

    “爸爸!我不要听这个故事,我要听别的!”

    “爸爸,为什么大灰狼要吃兔子啊?”

    “爸爸,兔子好吃吗?”

    “爸爸我还要听别的故事!”

    “爸爸爸爸爸爸……”

    好不容易把三个孩子哄睡着,唐安骏也没力气回自己房间,直接趴在儿子床边两眼一闭睡了过去。

    后面几天姜如安都保持着这个行为。唐安骏累得半死,根本就没办法把心思全都放在工作上,被家里三个孩子搞得精疲力尽。每次当他指责姜如安时,后者都会找到理由反驳,偏偏唐安骏还找不出她不对的地方。

    你要说她不勤快吧,天天做饭扫地洗衣服买菜都做了。

    你要说她勤快吧,但她又不带孩子把剩下的事情全部都扔给唐安骏。

    因为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唐安骏在工作上频频犯错,已经引起工厂主任的不满了,把他叫到办公室批评了一顿。挨了一顿批的唐安骏回到工作岗位,下定决心今晚下班后一定要好好和姜如安聊聊。

    而这个时候的姜如安正在参加食品加工厂的考试。

    食品加工厂这次只招五名员工,过来报名的人却有上百个,淘汰率非常恐怖。姜如安便在其中,她对自己十分自信,答完题后和众人一块儿在工厂外等着宣布结果。

    大概等了有三四个小时,穿着工作服的人拿着张纸条说:“接下来我念到名字的人,到我这边来报道!”

    “李爱国、刘凡凡、李阳、姜如安、吴伟民。”

    成功被选上的人发出兴奋的叫嚷声,而没被选上的人则是难掩脸上的失望之色。要知道现在这个年代能够找一份工作可真是太不容易了!

    姜如安跟着对方去工厂里报道,那位穿着工作服的中年男人问:“姜如安是哪位同志?”

    “我。”

    “你说你算数记账很厉害,真的吗?”

    姜如安点点头。

    中年男人说:“我们工厂采购部还有个空缺,你想不想去采购部工作?采购部和其他部门的工作内容不一样。你们得去其他地方帮工厂里采购食材回来,毕竟咱们这是食品加工厂,这个部门经常要外出,当然啊,这个车费住宿啥的都是咱们厂里报销。”

    “采购部呢,就是要以最低的价格帮我们多多采购食材回来……”

    姜如安听得认真,等对方说完之后才开口:“我可以。”

    “行,那我先带这四位同志去车间,等会儿再带你去采购部。”

    “好。”

    这个食品加工厂挺大的,姜如安跟着中年男人在车间里转了几圈,等他把那四位同志安排好之后跟着他一块儿往采购部走。

    采购部加上部长和副部长之外一共才五个人。

    因为采购部的员工需要经常外出的缘故,现在采购部就只有副部长在。中年男人带着姜如安去副部长那边说了一声,等几天表,剩下来的便由副部长帮她讲解。

    副部长是个约莫四十多岁的妇女,姓张,叫张爱芬。

    “小姜同志,因为你才到咱们采购部上班,前面几个月我会安排部里的老同志带你,这几月的工资呢就只有二十块钱,等你上手转正之后工资才会往上涨。”张爱芬说道,“采购部要经常外出跑乡下,比起只需要在车间里工作的同志来说会更加艰苦。我看你还这么年轻,能吃苦吗?”

    姜如安笑了笑:“张副部长您放心,我虽然年轻,但是我不怕苦不怕累,一定会好好完成这份工作!”

    “很好。”

    张爱芬满意地点点头,接着详细跟她说了一下采购部要注意的一些事项。平时不外出时,他们的上班时间可以晚一些,要外出采购得和部长说一声才行,毕竟这年头出门还得要介绍信。

    他们主要采购的东西包括但不限于米粮、肉、各种农作物等等。

    还有,平时工厂里员工的那些福利也是由他们去采购。

    姜如安听得认真,一一应下。

    “你也不用着急,这几天现在厂里熟悉一下。等到一个星期后,咱们部的孙大伟同志要外出采购,我会安排他带着你一块儿去,你在旁边要好好学习。”

    “我知道了,张副部长。”

    平时不外出采购部的员工便比较轻松,姜如安也没闲着,跟在张爱芬身边仔细打听了一些部员们出去采购东西的大概价格,并且牢牢记在了心底。

    直到下班时间,姜如安才告别张爱芬,不紧不慢地往家走。

    回家的途中她顺便买了点菜,刚打开家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三个熊孩子杠铃般的笑声。姜如安目光往里一扫,看到闻洁穿着一条浅色的布拉吉裙子,坐在凳子上怀里抱着唐行,和三个儿子们聊着天。

    唐安骏则坐在一旁,神情温柔地看着他们。

    听到开门声音,房间里的人转头看过来。

    看到她的身影,闻洁立马从凳子上起身,脸上笑容一秒消失,把孩子放在地上,颇有些局促地说:“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如安妹子都回来啦?如安妹子你这是去哪儿了?安骏都下班回来快一个小时了,你这饭都没做,万一饿着他怎么办?”

    “饿着就饿着,饿一顿又饿不死。”姜如安挑眉回道。

    “可是安骏平时上班这么累……算了,既然如安妹子已经回来了,那我就先走了。”闻洁神情黯淡,表情十分受伤:“不然等会儿如安妹子误会咱俩就不好了。”

    唐安骏皱起眉头,不满地看向姜如安:“小洁好不容易来一趟,来到咱家就是客人,你对客人别这么小气行不行?”

    他刚下来被三个儿子缠着累得要死,要不是闻洁上门帮他哄着儿子们,他肯定又要累得不行了。现在唐安骏是怎么看都觉得闻洁哪哪儿都好,只可惜他俩缘分浅,被迫离了婚。

    想到这几天过得地狱般的魔鬼生活,唐安骏这心里就愈发烦躁。

    “安骏,你别这么说如安妹子,她也不容易。”闻洁心里窃喜,面上的表情却愈发难过痛苦。她看向姜如安,轻声细语地说道:“如安妹子你别误会,我来就是想看看安骏和我儿子他们过得怎么样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你不是想来拆散我们,是想来加入我们?”

    闻洁:“你误会了,我没有这么想……不过如安妹子,听安骏说你这段时间让他去洗碗晾衣服?这怎么行呢!安骏上班都已经这么辛苦了,这些事情就该你来做,让安骏好好休息才行呢。”

    “不好好休息,怎么有力气干活?”

    姜如安颇为赞同地点点头:“你说得对,不好好休息没办法干活。我需要休息,所以让他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有什么毛病吗?”

    “……”

    闻洁被哽得说不出话。

    这姜如安是怎么回事?上辈子不是说她特别勤快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让唐安骏能够专心忙事业然后步步高升吗?怎么现在这情况跟她听到的不一样??

    闻洁有些疑惑。

    “你还站在这干什么?不是要走吗?”姜如安见她不动,轻飘飘地问道。

    闻洁心想这个女人说话可真不客气,正合她心意,眼眶顺势红起来,哽咽着说:“对不起如安妹子,我现在就走,你千万不要生气。”

    “姜如安,你这个……”

    “不走也行,你给的钱只够买这个一点菜,或者你留下来看我们吃完饭再走呗?”姜如安说着晃了晃手里提着的菜毫不在意地说道。

    闻洁:“……”

    这个女人的反应怎么这么奇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