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68章 第七个女主3 后妈文

第68章 第七个女主3 后妈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最后闻洁还是留在家里没走。

    大概是为了体现出自己才是这个家真正的女主人, 她还从姜如安手里接过菜说要亲自下厨,举手投足间都透露出她是主人,而姜如安不过只是个客人的意思。

    姜如安乐得自在, 坐在凳子上晃悠着二郎腿看闻洁在厨房忙碌。

    唐安骏见状不由得感慨:“小洁还是这么勤奋……”说着瞥了眼坐在不远处盯着自己手指看的姜如安,眼里嫌弃意味十分明显。

    姜如安面上笑吟吟,只当做没瞧见。

    很快闻洁就端着做好的饭菜上桌,饭菜香气弥漫在空气当中。

    闻洁上辈子经常下厨, 最引以为傲的便是自己这一手厨艺。俗话说得好, 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他的胃, 她十分自信, 笑了笑, 轻声细语地说:“菜烧好啦, 你们快来尝尝, 我这几天没怎么下过厨, 厨艺可能有点生疏, 你们千万不要嫌弃呀。”

    话说得倒是谦虚。

    姜如安眉梢轻挑,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塞进嘴里嚼了嚼,接着皱紧眉头挑剔道:“你的厨艺, 的确不怎么样。”

    “这肉炒得太老了,盐放这么多是不要钱?你煮的汤就是一碗白开水麽?还有白菜,没味道就算了怎么吃起来一点也不嫩?我买的白菜很嫩, 不该是这么个口感……”

    桌上的几道菜全被批判得一无是处。

    闻洁脸上笑容都快维持不住了,认为姜如安就是在针对自己。

    她咬咬唇瓣, 偏过头可怜兮兮地瞧着唐安骏。后者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拿起筷子夹起菜吃进嘴里,然后神情僵住。

    闻洁期待看向他:“怎么样安骏?”

    “嗯……不错。”唐安骏吐出这么违心的一句话来。

    不是他不想夸,只是两人厨艺差距太大了, 别得不说,这姜如安厨艺是真不错。吃了她做的菜再去吃闻洁的菜,就会感觉这些菜都寡淡无味丝毫让人提不起食欲来。但对上后者满含期待的视线,唐安骏又实在没办法把实话说出口,便特意说得含糊不清。

    他是个成年人能够控制自己说出违心话,小孩儿就做不到了。

    只见唐言迫不及待吃了一口肉,脸蛋立马皱在一起,把肉吐进碗里大声嚷嚷:“这肉好难吃啊!我要吃好吃的肉!!我要吃她炒得肉肉!”他指着姜如安喊,丝毫不顾及这一桌子饭菜是自个儿亲妈做的。

    其他两个虽然表现得没这么明显,但他们也不给闻洁面子,把吃进嘴里的饭菜吐到碗里。

    闻洁见状,这脸色是青了又白白了又青,跟打翻调色盘似的精彩极了。

    唐安骏见状咳嗽一声,厉声呵斥:“这是妈妈炒的菜,不能浪费,快吃下去!”

    “我不!”唐言脾气最差,瞪大眼睛:“这么难吃,我才不要吃!!”

    “你再说一遍?不能浪费粮食!吃下去,不吃你今天都别吃了!”

    “不吃不吃不吃不吃!”

    唐安骏耐心耗光,铁青着脸把唐言从凳子上抱下来屁股朝上放在自己腿上,扒下裤子,抬起手用力朝着他屁股打了好几下。

    客厅传来啪啪啪得清脆声响。

    唐言从小到大就没挨过打,现在被唐安骏扒下裤子打屁股,小脸先是涨红,接着张嘴嗷嗷大哭出声。一边哭一边用手捶打唐安骏的大腿,“哇呜呜——我讨厌你讨厌你!坏爸爸!我不喜欢你了!”

    “安骏,小言还小。”闻洁担心孩子被打坏,连忙上前把他从唐安骏腿上抱起来拍着背轻声哄:“小言不哭喔,爸爸不是故意打你的,乖了乖了。”

    唐安骏皱起眉:“小洁,你不能这么惯着他们,小言都快十岁了,这么下去以后长大怎么办?”

    “可是你这么打孩子也不行呀。”闻洁毫不犹豫地回答,“你不会带孩子,让如安妹妹来带,如安妹妹会带孩子。”

    “对吗如安妹妹?”

    她当然知道不能一味惯着孩子,但小孩儿哭起来实在是太烦了,又闹腾又不讲理,前段时间尝试把三个孩子掰回来时没少受气。闻洁又不敢打孩子,打不打坏是其次,主要是担心被孩子记恨以后抱不上大腿。

    再说了,姜如安就是嫁进来替她带孩子的,她不带谁带?

    姜如安闻言眉梢轻轻一挑,对上闻洁的视线,学着她的语气轻言细语道:“姐姐,你未免太看得起我了,我连孩子都没生过,哪里会带孩子。再说我也没时间带,我从明儿个起就得去上班了呢。”

    “上班??”闻洁愣住,“上什么班?你不是没进厂吗?安骏,你把她安排进厂子里了??”

    唐安骏同样摸不着头脑:“我没有啊。”

    他现在在工厂里就是个小组长,哪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够往工厂里塞人?要是能塞人他也不会把姜如安塞进去,她也配?

    “那……”

    “我不要她带,我要妈妈、要妈妈带!”

    “我也要妈妈带我!!”

    “妈、妈妈带!”

    闻洁正想问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旁边反应过来的唐言就在她怀里叫嚷。

    姜如安眯着眼笑:“姐姐你瞧,你儿子都想让你带呢。我看你平时好像也没什么事情做,不如你就回来带孩子呗,我要上班没空看呢,而且他们也不听我的话。”

    “正好你也不放心你儿子,就自个儿来带吧,姐、姐~”

    “你肯让小洁来带孩子?”唐安骏不可思议地看过来,“你不会生气?”

    姜如安笑眯眯:“我这个人特别容易心软,看到姐姐这么想照顾自己儿子,这心里呀就感动得不行。最高领导说过,做人不能太自私,所以我决定成全姐姐这个心愿!”

    “姐姐,你高兴吗?”

    闻洁:“……”高兴个p啊!

    她好不容易才想到法子甩开这三个小恶魔,怎么可能愿意回来受罪?她又不傻!

    只是看着唐安骏希冀的目光,以及儿子们闹腾的声音,闻洁不知道该找什么借口推脱。她心里烦躁,面上却带着些许欣喜和迟疑:“……我要是天天来回跑,爸妈那边肯定不乐意。”

    “而且还有可能给你们带来麻烦……”

    姜如安上前两步,伸手搭在闻洁肩膀上,盯着她的眸子语气诚恳,“没关系,你可以直接搬到家里来住,这样你就不需要来回跑了。至于麻烦,只要你愿意,那些麻烦都不能称之为麻烦!”

    “就两间房……也住不下啊。”闻洁表情有些僵硬。

    姜如安:“没关系,可以让老唐同志在小房间或者客厅搭张木板床!只要你愿意,办法总比困难多!”

    “小洁,如安同志都这么说了,你就同意吧!”唐安骏双眼亮晶晶,无比期待地看着闻洁。旁边三个小孩儿也疯狂嚷嚷,再加上姜如安把她找得借口一一反驳回去,她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

    要是强硬拒绝,说不定会惹得唐安骏不高兴,三个孩子也会因此不满。

    闻洁简直为难得要死。

    她想了想,自己先同意,然后找个机会装病回家不就行了吗?

    想到这,闻洁便点点头,笑道:“既然如安妹妹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打扰你们了……”

    “这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姜如安笑得无害,“正好我明个儿就得开始上班,老唐同志干脆就把买菜钱给姐姐好了。还得麻烦姐姐在家把饭菜准备好,还有老唐同志和三位小唐同志的衣服……”

    唐安骏听着没觉得哪里不对,点头道:“这样也行,小洁,等会儿我把钱给你。”

    “嗯……”

    闻洁微微蹙起眉头,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她仔细想了想,又觉得好像挺正常的,就是这姜如安的心有点大,居然让唐安骏把钱给她?呵,真是个愚蠢的女人,不知道女人最应该做的就是把男人的钱袋子抓在手里麽?

    想着可以拿到钱,闻洁刚才那不爽的心情消散许多。

    于是唐安骏开始去组装木板床,而闻洁则是回去收拾东西搬过来,两人亲亲热热商量分配干活,脸上满是笑容。而姜如安则坐在旁边,从口袋里掏出买来的葵花瓜子优哉游哉地看着他俩干活打扫房间。

    “我也要吃!”

    姜如安把最后一颗葵花瓜子磕进嘴里,拍了拍手笑眯眯地说:“吃完了,想吃啊?让你爸买去啊。”

    唐言看着她空空如也的手掌心,撅起嘴转身屁颠屁颠往唐安骏闻洁二人身边凑,嚷嚷着说他要吃葵花瓜子。他声音很大,吵得人心神烦躁,没办法,唐安骏从兜里掏出五分钱递过去,让他自己去买。

    买回来葵花瓜子,唐言学着姜如安那样在旁边跟俩弟弟一边看着爸爸妈妈装木板床,一边嗑瓜子,瓜子壳吐了一地。

    姜如安瞥了一眼,收回视线,笑吟吟地说:“你俩慢慢弄,我先去洗澡睡觉了。”

    等唐安骏把木板床弄好天色已经很晚了,闻洁中途去给三个孩子洗了个澡带回房间哄睡觉,出来时清扫完地上的瓜子壳。看到唐安骏洗完澡准备往姜如安所在的房间走,她咬咬唇瓣,轻声把人给叫住,说:“安骏,我晚上一个人睡在客厅好害怕哦,你能不能陪我一起睡呀?”

    唐安骏愣住,“她要是发现了……”

    “我们又不是没有睡在一起过,如安妹妹肯定不会介意。”闻洁轻轻柔柔地说道,拉着唐安骏在木板床上坐下,“安骏,你不愿意陪我吗?好吧,我知道了,那你回房间和如安妹妹一起睡好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见闻洁红着眼眶把脸侧到一边,唐安骏有些心疼,叹息一声:“你先上床,我马上就来。”

    闻洁脸色一喜。

    次日。

    姜如安起了个大早,她伸着懒腰懒懒地打呵欠,梳好头发打开房门往外走。经过客厅,看到闻洁还躺在木板床上睡觉,而唐安骏则是不见了身影。

    听到开门的声响,闻洁睁开眼,和姜如安视线对上,露出抹得意地笑容来:“如安妹妹起这么早?你昨晚睡得还好吗?”

    “很不错。”姜如安眼眸弯弯,反问道:“你呢,睡得舒服吗。”

    那么大张床就她一个人睡当然舒服。

    闻洁见她似乎什么都没发现,眼底不由得浮现些许怜悯,心底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假惺惺地回:“毕竟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对这里的气味很熟悉,睡得也很舒服呢。”

    “舒服就好,我去上班了。”姜如安洗漱完,挥挥手离开房间。

    而闻洁正打算躺下去继续睡会儿,就听见从孩子房间里传来一阵嘹亮哭声,她翻个身用手堵住耳朵,却没办法把声音隔绝在外。没法,闻洁只能认命起身打开房间进去看了眼,发现原来是老二和老三都尿床了,裤子和床单湿了一片。

    而老大唐言正好就睡在弟弟尿湿的衣服,衣服上也湿了。

    闻洁:“……”

    她心里抓狂,面上却半点情绪都没显露,走过去温柔地说:“好了好了,不哭喔乖,妈妈给你们把衣服和床单换下来,你们继续睡。”

    闻洁嫌弃地换下被尿打湿的衣服裤子和床单扔在地上,给三个孩子重新换了套衣服,让他们继续睡。而她则是拿着衣物床单去洗干净,晾在窗外的横杆上。刚忙完唐言三兄弟就睡醒了,哭着闹着要吃东西,她又匆匆忙忙去厨房煮面条。

    喂三兄弟吃完饭,他们又吵着要玩游戏,闻洁被迫跟他们玩了许久,等到临近中午时又出门去买菜回来煮饭。

    她手里拿着昨晚唐安骏给的钱,一共有十五块钱。

    唐安骏作为工厂里的小组长,工资要比普通职员多出五块钱,一个月工资将近四十。而等他后面升职,工资也会越来越高,直到他成为厂长。闻洁拿着钱美滋滋的买了肉和菜回去,路过供销社时忍不住进去逛了逛。

    出来手里就多了两个袋子。

    饭菜刚做好,唐安骏和姜如安便一前一后回来了。

    闻着房间里弥漫的饭菜香味,以及总算是没有找他哭闹的三个儿子,唐安骏觉得空气都清新许多。趁着姜如安进厨房舀饭,他一把握住闻洁的手,小声感慨道:“小洁,我果然不能没有你!”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闻洁脸颊微红,轻声回道。

    姜如安舀完饭出来,就看见两人含情脉脉对视,空气中仿佛都弥漫着暧昧的气息。

    她不由得感慨。

    在没有利益的冲突下,狗男女都觉得他们是世界上唯一的真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