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69章 第七个女主4 后妈文

第69章 第七个女主4 后妈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然, 闻洁并没有被唐安骏的夸赞冲昏头脑,她深知自己不能把娃养好,找到时间就跑到姜如安耳边碎碎念。

    “如安妹妹, 我觉得咱们女人也不需要这么拼,在家里相夫教子做做家务多轻松啊!你看你去上班天蒙蒙亮就得起床,累死累活的。在家待着多好啊,安骏又不是养不起你!”

    “听我的, 你把你那工作辞了, 在家安心带孩子伺候安骏。把他们照顾好, 以后你就可以享福啦!”

    姜如安闻言不免觉得好笑。

    享福?享哪门子福?

    她故意扭曲了闻洁话里透露出的意思, 握着她的手态度热情爽朗, 笑得大大咧咧:“姐, 你这是担心我会因为你生气?”

    “你就放心吧, 我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不会因为你是老唐同志前妻就对你有意见!你啊, 就放心在咱家待着吧!没事儿!”

    “……”

    谁他妈在意你有没有意见?

    还有,啥叫‘咱家’?这是她和安骏的家,你姜如安不过是找来暂时替她照顾丈夫孩子的保姆佣人而已, 有啥资格说是‘咱家’??

    闻洁心里憋着股气儿,因为这俩字儿想到一些不好的回忆。

    她上辈子得知唐安骏成为厂长,三个孩子也各自拥有不小的成就后, 带着行李大老远儿跑来想投靠他们,最后却连家门都没进去。

    她曾经的前夫, 她生下的三个儿子,把另外一个女人牢牢护在身后,目光警惕又陌生。还冷声警告让她以后不要再来打扰他们一家人。

    那可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儿子!怎么能站在另外一个女人身边??闻洁每每想到这一幕,心里的怨气就控制不住。

    幸好, 幸好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让她拥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闻洁把手抽出来,假惺惺地呵呵笑了两声。她是真没想到姜如安居然这么蠢,明明知道她是唐安骏前妻还让她搬进来住,这跟引狼入室有什么区别?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说,“我是担心你们会被人嚼舌根,毕竟我是安骏的前妻,这样对你们不好。”

    姜如安眉梢轻挑,看着闻洁一副为你着想的模样笑了笑。

    想跑?怎么可能呢。

    原主把这三个熊孩子教养得这么出色,期间的委屈心酸付出的时间精力都没办法用言语形容。闻洁不仅抹杀原身的付出抢走属于她的成果,甚至为了以防万一还让人吧原身给送到偏僻大山村子里。

    这行为不可谓不狠毒。

    “没事儿,我不在意别人说啥。而且我过两天就得跟着厂里前辈出去学习采购,没办法顾家,家里的一切就交给姐了。”姜如安眼睛眨了眨,瞥向旁边的唐安骏,扬声道:“老唐同志你听见了吗?”

    唐安骏抬眸看她一眼,慢吞吞回了个嗯。

    午休过后,姜如安准备出门回工厂,刚走出门就被隔壁邻居给叫住了。对方模样神神秘秘,一边朝她招手一边打量旁边紧闭的房门。

    邻居压低声音,小声跟她说:“姜大妹子,你家里是不是有个女的?我跟你说啊,那可是你家男人的前妻!你注意着点儿!”

    “我知道。”姜如安笑了笑。

    邻居:“知道你就赶紧把她赶出去呀!她都跟你男人离婚了,咋还能待在你们家?”

    “我也没法。”姜如安无奈地叹息一声,“三个孩子不大喜欢我,非得要他们妈妈带,不然就哭,我这也没法哄。”

    邻居啧了一声:“那三孩子被他们亲妈惯得不行,脾气大,老唐同志又不管,的确很难带……”何止是难带,根本就是没法带!

    动不动就哭闹撒泼,单位房子也不隔音,基本上每天都能听到孩子哭喊声。

    “不过你这心也忒大了,那可是你家老唐同志的前妻!他俩一起生了仨孩子,你就不怕老唐同志跟她发生点啥??”

    姜如安回:“我相信老唐同志是个有分寸的人,不会做出背叛家庭的事情来。”

    “……还是年轻!”邻居闻言摇摇头。

    虽说老唐同志看着为人挺正直,但男人哪有不偷腥的呢?更何况他俩之前还是夫妻,那感情关系更加非同一般!

    这大妹子也太单纯了些!

    不过也是,据说老唐同志新娶的媳妇儿是第一次结婚,比老唐同志小了快十岁嘞!还不了解男人的真面目也正常,也不知道她爸妈究竟咋想的,把这么乖一姑娘嫁给二婚男人。

    想来在家里的待遇也不咋地。

    邻居大姐唏嘘不已,心里多少带了些怜惜。她没说话了,在心里想着要帮这个年轻单纯的大妹子多多注意一下。

    而姜如安知道这位邻居大姐特别热心肠,而且她的丈夫和唐安骏在同一家工厂上班,是后者车间的主任,就在邻居大姐这儿给唐安骏挖了个坑。

    来到工厂,明天要外出采购的孙大伟同志找到姜如安,带着她来到厂里的食堂。工厂有食堂,这个食品加工厂是个大厂,厂里工人多,有许多职工中午不想回家就会留在食堂吃饭。

    孙大伟和姜如安一到食堂,食堂里的厨师和小工赶忙跑出来,问:“孙同志,你明个儿是不是要出去采购?去哪里啊?”

    “去G省。”孙大伟回道。

    “G省啊?听说那边白酒味道特别好,孙同志有空帮我带些回来吧?”食堂厨师摸着自己凸起的肚子说道。

    旁边的小工也说:“孙哥,你帮我看看G省那边的喇叭裤多少钱,这边喇叭裤太贵了,要四块多钱一条呢!孙哥你帮我瞅瞅,那边喇叭裤会不会便宜些!喏,钱票给您。”

    “还有我,我也要!”

    “……”

    孙大伟一一应下,不一会儿别的车间也来人让他帮忙带东西。

    等他们走后,孙大伟才看向跟在自个儿身边没吭声的年轻女同志,解释道:“咱们H省物价偏高,所以每次咱外出采购厂里好些同志都会胖咱带东西。当然也不会白帮忙,他们也会给五分一毛的谢礼,别看这钱不多,那一人给一点就不少咯。”

    “我刚带你去给他们过过眼,等之后你自个儿出门跑,他们也好来找你。”

    “原来是这样。”姜如安恍然大悟,“谢谢孙哥带我,孙哥来根烟。”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递过去,这是方才来工厂上班时顺路买的。

    孙大伟接过烟放在鼻尖闻了闻,神情满意,心想这年轻女同志还挺上道。他把烟别在耳朵上,继续说:“车票招待所还有去国营饭店的票据要收好,回来才能让厂里报销,要是票没了厂里就不会给你报销费用……”

    “明个儿八点走,你别迟到。”

    “好嘞孙哥。”姜如安应下。

    ……

    次日,姜如安一大早就来到火车站等着,大概等了十多分钟才看到孙大伟,两人买了前往G省的火车票。从H省到G省一共要坐两天时间,在途中,孙大伟便和姜如安将了一些关于外出采购以及采购价格要注意的地方。

    两天后,绿皮火车在G省停下。

    姜如安二人拿着厂里开的介绍信先去省里找了家招待所住下好好休息了一天。在火车上根本没法好好休息,要时刻注意保持警惕,免得自己带的随身物品被火车上的扒手偷走。

    休息了一晚,孙大伟带着她在G省打听附近的村镇生产队。

    “像我们要采购的东西最好就是去偏僻点的农村买,价格便宜。先去镇上摸清价格,心里大概有个底价,然后再去村子里。”孙大伟一边抽烟一边说,见姜如安听得十分认真,心下更加满意了些:“谈好价格咱就可以回厂里跟部长说一声,留下联系地址,由部长安排人去交易……”

    谈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小镇上,一到小镇,孙大伟就直接冲着镇上的粮油店去,十分自然的跟店里人聊了会儿天,打探出里面粮食的价格。再然后两人坐镇上的三轮去跑附近的村庄,然而跑了两个村庄都没有谈下合适的价格,两人又只能继续跑。

    夏日炎炎,头顶毒辣的太阳毫不留情的炙烤在大地上。

    姜如安和孙大伟两人身上汗水不停往下淌,后者打开随身带着的水杯拧开喝了口水润润嗓子,开口说道:“厂里好多人羡慕咱采购部的人能经常公费出门,但咱们部也有指标,要是达不到指标就得扣工资。而且啊,这夏天太热冬天太冷,出门都是一种折磨,也就春秋两季稍微好些。”

    姜如安附和着点点头。

    两人又跑了一个村子,村子里给出的价格只比粮油店低上一点,孙大伟算着感觉不大划算,最后还是选择放弃。

    “孙哥,我有个问题。”两人站在阴凉的大树下遮阳,姜如安开口问:“我发现我们去的村子看起来还算富裕,为什么不去穷一点的村子看看?”

    孙大伟说:“因为穷点的村子没啥东西能买,你想啊,他们自个儿都可能吃不饱了,哪还有剩余的东西能够卖给咱的呢?”

    姜如安眉梢轻轻一挑,心里有些不赞同。

    她觉得恰恰是这种穷一些的村子才有东西可以买,像之前他们去过的村子,指不定不少人都去问过。不过这种话说出来容易让同事对自己留下不好印象,所以姜如安没开口,当做一个合格的跟班,跟在孙大伟身后跑。

    第一天毫无收获,两人回到省里的招待所歇息。

    第二天打算继续出门时,孙大伟却突然中暑身体不舒服只能在招待所里休息。

    姜如安便说:“孙哥,你好好休息,今天我出去跑就成。我要是看到有合适的再回来问问您。”

    孙大伟躺在招待所房间的小床上,脸色苍白,虚弱道:“你一个小姑娘,单独出去跑不太合适,我今天休息休息,明天应该就能好。”

    “没事儿,反正我以后迟早也要一个人出去,就当提前适应。”姜如安笑笑,“您记得吃药,我跟招待所的人说了,让他们中午帮您煮份白粥。”

    把孙大伟安排好,姜如安便自个儿出了门。

    她和孙大伟不一样,没有去那种比较好些的生产队,而是去询问了一下当地人比较偏远的村庄生产队的位置,然后坐着三轮车朝目的地去。据说红河村位置特别偏僻,在大山里头,进出村子就一条狭窄难走的小道,连车子都没法进去。

    三轮车只能在小道入口处停下,姜如安下了车,顺着小道往里走。

    走了大约有二十来分钟,终于有个村庄出现在她视线当中。

    姜如安出差了,估计要一个星期左右才能回家。

    在这短短几天时间里闻洁就受了不少气,她压根儿就管不住家里三个小魔王。闻洁重生之前虽然也惯孩子,但有时候做错事该打也会打。然而重生之后,她就老担心自己说话语气会不会太重、行为会不会太严格,看管起来便束手束脚,基本上都不会忤逆他们的想法。

    这么做的后果,自然就是让这三个熊孩子愈发无法无天。

    已经有好几个邻居受不了明里暗里在唐安骏面前提了,让他好好管管自己儿子。唐安骏好面子,满口应下,回家就跟闻洁说让她别这么宠着孩子,做错了事就得罚。

    闻洁哪敢啊?

    她只会含糊不清地说:“哪有这么夸张?再说了,小言他们还小,还是孩子呢,这些人咋跟孩子斤斤计较啊!”

    “就算年纪小也不能做这种事。”唐安骏皱起眉头,“你知道咱们楼下的人怎么说吗?说小言他们经常把尿倒在他们窗户外晒着的衣服上!你知道他们跟我说这事儿的时候,我有多臊吗?我这脸都被丢光了!”

    “要是还不好好管教管教他们仨,以后指不定还要干出什么事儿来!你是打算帮他们擦一辈子的屁股??”

    唐安骏语气严厉。

    “这种事情怎么就确定是小言他们干的?凡是都要讲个证据。”闻洁回道,“小言他们虽然是闹了点,但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情来吧。”她说出后面这句话都有些心虚,因为她自己心里觉得,这种事情的确是唐言他们仨能做出来的。

    毕竟上次还看到唐言带着俩弟弟朝别人门口尿尿。

    唐安骏没吱声,就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闻洁避开对方视线,小声嘟囔道:“要管你管,我可舍不得。”

    “慈母多败儿!”听到这句话,唐安骏心里不免升起些许烦躁的情绪来。他天天在工厂里上班干活哪有时间能够一直盯着孩子带孩子?她在家不是顺便就能管了吗?

    不过即便是唐安骏觉得烦躁,也没有对闻洁发脾气,体谅后者天天在家里也不容易,好声好气语气温和地跟她说:

    “有时候该严厉还是得严厉些,我知道你舍不得这么对孩子,但我们也是为了他们好对不对?小时不学好,长大就容易犯事儿。”

    闻洁撇撇嘴。

    这三个儿子可是她未来的金大腿,哪能随随便便得罪?再说了,哪个孩子小时候不都这么顽皮,等长大不就好了吗?要知道,她生的这仨儿子未来可是一个塞一个的厉害,咋可能犯事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