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70章 第七个女主5 后妈文

第70章 第七个女主5 后妈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姜同志,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经过一天的休息,孙大伟中暑的症状已经好了很多,他坐在招待所的前厅里等待姜如安回来。等到外面天色已经快要暗下, 才看到对方的身影出现在招待所门口。他瞧着姜如安没出啥问题,松了口气,随口问道:“怎么样,找到合适的卖源了吗?”

    孙大伟不过是随口问问罢了, 根本没想过对方真的能够找到。

    却没想到姜如安微一颔首, 笑着回道:“找到了。”

    “没找到也没s……啥?”孙大伟突然一个激灵, 瞪大眼睛看过来, “找到了?真的找到了?你跟我说说什么情况?”

    “好。”姜如安说:“我一开始也找了几个村子都不合适, 坐车的时候问了下司机师傅, 他说有个叫红河村的村子因为位置缘故没办法种植小麦稻子这些粮食。不过他们那边特别适合养猪, 几乎家家户户都养了几头猪。”

    “我就寻思去看看呗, 没想到那边给的价格很低。”

    “咱们H省一斤猪肉要将近一块钱, 这个村子四毛五一斤肉,而且他们养的猪特别肥,品质看起来很不错。”

    红河村因为地势缘故很难种植小麦稻子, 只能种点红薯玉米这样的农作物,所以这个村子每家每户都在养猪,这是他们村子的唯一收入来源。但由于村子不好进出, 村子里的人可以称得上与世隔绝,每次养好猪很难运出去, 就会低价卖给隔壁生产队。

    当然,现在这个时期还不允许自产自销,会被视为投机倒把,隔壁生产队买了肉也是卖给国营的食品工厂, 这是猪肉唯一的销售渠道。

    不过那个村子的人有些排外,姜如安去的时候差点被赶出来,直到她表明自己的来意和身份。

    隔壁生产队给他们的价格更低,一斤猪肉才三毛钱。

    想想也正常,毕竟隔壁生产队卖到食品站也会被压价,他们总要有个赚头。

    孙大伟听完眼睛都在放光:“四毛五一斤猪肉、四毛五一斤猪肉!咱们在H省村子里收的猪肉都要五毛多将近六毛一斤……这可给咱厂里省不少钱啊!小姜同志,你明个儿带我去那什么红河村,我得亲自去看看!”

    “你别想太多啊,我不是怀疑你,我就是感觉有点不真实想去确认一下。”孙大伟激动过后觉得自己说得话不太好,连忙打补丁。

    姜如安不甚在意:“没事儿,那等会儿您早点睡,明早我就带孙哥您过去瞧瞧。”

    “好好好!”

    等到第二天,孙大伟起了个大早,迫不及待地坐车去了红河村。红河村的人已经认识了姜如安,对两人的到来虽然心生警惕,却也不像昨天那样差点拿着扫帚差点把她给撵出去。

    孙大伟在红河村长的带领下随便挑了几家看他们养的猪,好多猪都白白胖胖,粗略一看至少能有一百来斤。把他喜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在心底算着这波能帮厂里省下多少钱,并且和红河村长说好,等他们回到H省之后就会让人过来运猪。

    两人从红河村离开,孙大伟心情都还很亢奋,偏过头对姜如安说:“小姜,你这波可帮咱厂子里省大钱了!我粗略算了一下,和H省相比,一头猪咱就能省下四五块五六块,就算厂子里叫车子来运,最后也还能省下大几十!!”

    “小姜你放心,等回去我一定跟部长好好说,你可立大功了!”

    “孙哥过奖,我这也是运气好而已,主要是孙哥您教得好。”

    姜如安谦虚地笑笑,没有把功劳全部揽在自个儿身上。说实话她还有些可惜,毕竟之前还想着利用职务便利自己低价收购一些拿去黑市卖呢,结果却是猪肉,村子里又没有杀猪不好买,只好放弃这个念头。

    这话让孙大伟听着十分舒服,神情和目光更加温和满意。

    他说:“明个儿再休息一天,后天咱就回H省。一般咱都是趁着这一天把厂里同志要买的东西给买好带上,你没有,明天可以就在招待所里休息休息,或者出去逛逛看看有啥想买的东西也成。”

    姜如安微微颔首,应了一声。

    三天后,两人风尘仆仆地回到H省。

    两人说好先回家休息一天,等到明个儿再回厂子里把这事儿告知采购部长。

    坐了两天绿皮火车,即便是姜如安脸上也带点疲色。她坐公交车回到唐安骏家楼下准备上楼休息,刚上楼恰好碰到邻居大姐提着一袋子垃圾下来,对方瞧着她眼睛一亮,问:“大妹子,你这几天去哪儿了,我咋都没看到你?”

    “跟着厂里同事外出帮厂里采购东西去了。”姜如安回道。

    邻居大姐有些惊讶:“老唐不是说你没有工作吗?”

    “前段时间食品加工厂不是招人麽,我去试了,运气好被招上进了采购部。”姜如安说,“以后可能会经常外出采购出差。”

    “就是说你这几天都不在家啊?那我怎么经常听见你们家传来女人的声音……你们家老唐那前妻还没走??”邻居大姐说到后面突然压低了声音,神情严肃起来。

    姜如安点点头,表情无奈:“是啊,她想照顾三个孩子,但是来回太耗时间,我看老唐同志也挺想让他前妻照顾孩子,就让她在家里暂时住下。大姐你也知道我不是孩子亲妈,有时候挺难做的。”

    邻居大姐心里当然清楚,同时脸上的神情也愈发严肃。

    之前也说过,这楼房压根儿就没有啥隔音效果,但凡是房间里发出点声响儿来隔壁都能听到。这段时间每到晚上,邻居大姐在家都能听到隔壁传来女人的呻-吟声。她一开始还想老唐跟大妹子精神可真好,天天晚上都有时间做那种事。

    但现在一听姜如安这几天不在家,邻居大姐就立刻察觉到不对劲。

    不是姜大妹子,那肯定就是老唐的前妻了啊!

    这对狗男女,居然趁着大妹子外出做这种事情!

    她只这么一想就觉得生气,张嘴想告诉面前的大妹子。但是看着姜如安黑白分明的眸子,邻居大姐只觉得这事儿难以启齿,心里又想着万一是她听错了嘞?也有可能是别家传出的声音,这种事情还是得拿到证据再说才行。

    想到这,邻居大姐啥也没说,只是隐晦地叮嘱姜如安:“大妹子,听大姐一句话,这男人还是得天天看着才行啊!”

    “我知道了。”姜如安笑眯眯地应下。

    她跟邻居大姐告别继续往楼上走,往上走了两步就听见唐言尖锐的叫声。走上去,姜如安看到闻洁一脸为难地站在门口,旁边的唐言正满脸倔强瞪她。

    闻洁好声好气说:“小言,爸爸马上就回来了,等爸爸回来你去跟爸爸说好不好?妈妈这手上也没有钱呀。”

    “你骗人!”唐言声音尖锐:“我看到你拿着钱,你有钱!你要跟我买麦乳精!我要喝麦乳精麦乳精!”

    闻洁心里烦躁。

    这小子实在是太烦了,啥都想要,看到隔壁邻居家小孩儿在喝麦乳精他也想要。那麦乳精多贵啊,三四块钱一瓶呢!叫唐安骏买去啊,跟她喊有啥用,她身上又没钱!烦死人了!

    心里想着,闻洁余光往旁边一瞥,看到姜如安的身影,就像是看到救兵般眼睛猛地亮起,开口说:“如安妹妹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快过来帮我哄哄小言,他非要买麦乳精,那麦乳精多贵啊……”

    “小孩子贪吃很正常,他想要你就给他买呗。”姜如安闻言,笑眯眯回她。

    闻洁:“……安骏说不能这么惯着小孩。”

    “这样啊。”姜如安哦了一声,又说:“那你就别理他呗。”

    闻洁:“……”

    闻洁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什么叫那就别理他呗?语气还能再敷衍点吗??这姜如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找了工作往外跑就算了,现在连孩子都不肯认真带,那这样她以后还怎么去抱仨孩子大腿?娶她回来就是教小孩儿的,这么敷衍怎么行?

    她神情不满,说:“如安妹妹,你现在好歹是安骏的媳妇儿,不是应该替他照顾孩子麽?哪有像你这样给人当媳妇的?”

    “这不是有姐姐在吗。”姜如安打了个呵欠,“我太累了,先睡会儿哦。现在时间差不多,姐姐可以开始准备午饭了。”说完她挥挥手走进房间里,把被子扔到旁边躺上去舒舒服服休息,完美屏蔽掉外面唐言的尖叫声。

    闻洁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姜如安进去,她咬咬牙,表情扭曲一瞬,下意识抬腿跟上去想好好说道说道。旁边的唐言抬手抓住她衣角,大声嚷嚷:“给我买麦乳精,麦乳精!不给我买我就不认你这个妈妈了,我去认那个女人当妈妈!”

    小孩子真的十分会察言观色。

    虽然唐言才十岁,但他也能够隐隐察觉到闻洁对自己隐蔽的殷勤讨好。小孩儿很会看人脸色下菜碟。他知道闻洁在讨好自己,所以对她态度特别的有恃无恐;知道唐安骏会生气打人,在后者面前会稍微收敛些。

    如唐言想的一样,这句话说出口,闻洁神情就变了。她脸皮抽了抽,低头看着唐言一副‘你不给我买我就不认你’的表情,妥协道:“好好好,妈给你买!买!”

    “妈妈你真好。”唐言脸上瞬间洋溢出笑容来,“妈妈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背叛你哒,等我以后长大了挣钱给你花。”

    闻洁听到这句话,心里烦躁的情绪消散不少,同样露出一抹慈爱得笑容,伸手摸摸大儿子略微扎手的板寸头:“小言真乖。”

    算了,现在付出的钱就当做是投资,等孩子长大她就能获得丰厚回报。

    这么算起来倒也不亏。

    闻洁被哄得高兴,把姜如安给忘在脑后,让唐言去把两个弟弟叫回来,自己则进了厨房开始准备午饭。等到唐安骏中午下班回来饭菜刚刚煮好,后者露出抹笑,握着闻洁的手柔声说:“小洁,真是辛苦你了。”

    “说什么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呀。”闻洁瞥他一眼,语气嗔怪。

    “饭好啦?看来我醒得正是时候。”

    姜如安伸着懒腰出来,把唐安骏吓了一跳,像是被烫到一般下意识松开了手,脸上的神情也有些不自在。

    他皱起眉头,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打个招呼!”

    “自己家打什么招呼。”姜如安奇怪地回了一句,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端起盛了饭的碗就开始大口干饭,边吃边点评:“嗯,这次的肉还是有点老,还有这油放得也有点少啊,下次多放些,还有火一开始别开这么大……”

    闻洁:“……”

    她气得胸口上下起伏,心想你特么又不做饭哪来的脸对自己指手画脚??这段时间她天天忙这忙那的脸色都憔悴了不少,这脸被油烟熏得好像都没有以往那般白嫩!

    有本事她自个儿去做饭啊!

    闻洁想着,忍不住抬眸看了眼埋头干饭的姜如安。

    后者比她年轻,白嫩的脸上一点细纹皱纹都没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仿佛会说话般充满灵气,就连身材都特别好。闻洁面对比自己年轻又比自己好看的姜如安,内心的危机感就没有消散过。

    见闻洁神情不大好看,唐安骏眉头皱得更紧了些,瞪着姜如安道:“小洁一天到晚在家里带孩子做家务你还嫌这嫌那,你不知道她有多辛苦?”

    “你说得对,姐姐真是辛苦了呢,姐姐身上钱还够用麽?要是不够用的话就找老唐同志要,千万别客气!”

    唐安骏呵呵冷笑:“你以为小洁跟你一样花钱这么大手大脚?”

    花钱的确大手大脚的闻洁:“……”

    她有些尴尬,小声说,“安骏,你之前给的钱,我已经花光了……”

    “??”

    唐安骏神情错愕:“我给了你十五块钱,半个月时间就没有了?”

    “……主要是小言吵着要买东西。”闻洁当然不能说大部分的钱都花在自己新衣服上了,正好可以甩锅给唐言,说:“他刚还吵着要买麦乳精,不给买就闹腾,我也没办法。”

    唐安骏立马把视线转向正埋头吃饭的唐言,后者察觉到不对劲,抬起头看过来,身子抖了抖撇嘴喊:“王明海都有麦乳精喝,我也要!!给我买!!!”

    王明海就是隔壁邻居大姐的小儿子,跟他岁数差不多,但要比他更加听话懂事乖巧,成绩又好,深得邻居大姐的欢心。这次学校期末考试他考了两个一百分,邻居大姐为了奖励他,就给他买了罐麦乳精天天泡一杯给他喝。

    王明海喝麦乳精的时候恰好被唐言看到,闻到那股香甜的味道,后者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他想上去抢,但王明海个头比他大些,他抢不到便回来哭着喊着也要喝麦乳精。

    “你跟人家攀比?”唐安骏气笑了,“人家小海回回考试都是前三名,期末考双百分,你看看你呢?你加起来都没有一百还想喝麦乳精?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蠢笨的东西!”

    唐言把筷子往地上一丢,跳下凳子躺在地上开始撒泼:“我就要我就要我就要!!”

    “我今天非得好好收拾你一顿。”唐安骏冷着脸直接解开腰间的腰带,对着躺在地上撒泼的唐言狠狠抽过去:“我让你撒泼!我让你攀比!我让你天天不好好学习到处去惹是生非!”

    唐安骏早就憋了有一肚子火气,今天这事情就像是导火索一般直接点燃他心里积攒的怒气,拿着皮带抽打得毫不留情。

    唐言原本就是假装哭喊,现在被打得是真的开始哭爹喊娘。

    “安骏,安骏你别这么使劲儿打,等会把孩子打坏了!”闻洁被吓了一跳,连忙上前阻挡,却被唐安骏一把推开。

    后者面色冷凝,语气严厉:“小洁,我说过不能这么惯着孩子!你别拦我,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这臭小子不可!”

    “妈妈!妈妈救我哇呜呜呜呜!!妈妈!!!”

    唐言哭喊得撕心裂肺。

    闻洁这心也跟着一抽抽,倒不是心疼唐言被打,就是担心自己要是不拦着会被记恨上。可是唐安骏冷着脸的模样也有些骇人,手里皮带挥舞得虎虎生威,她又怕自己冲上去拦着会被波及,这要是被打到肯定疼得厉害。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上去阻拦时,被打得吱哇乱叫满地打滚的唐言大声喊:“我很你们!我不要认你们当爸爸妈妈了!哇呜呜呜……”

    闻洁心里一紧,上去抱着唐安骏的胳膊:“唐安骏!你要把孩子打死是不是?”

    “别打了,是我没带好孩子,你要打就打我!”

    “……小洁,你真的不能这么惯着孩子!”唐安骏怎么可能打下去,他忍着心里的火气儿沉声说道。

    闻洁压根儿不听:“但你也不能这么打孩子啊,你是想打死孩子吗?”

    唐安骏眼里带着些许失望之色,“只有这样才能把这孩子的性格给掰回来,打疼了他才会长记性。你这样老是拦着,他知道你会帮他,以后再想改过来就难了。小洁,他也是我儿子,我难不成还会害他?你让开!”

    唐言哭得更大声了,凄惨地喊着妈妈。

    唐安骏说得没错,像唐言现在这样就是欠收拾,犯错就得打,打到他长记性打到他知道怕了不敢再这么做才能继续接下来的教育。但闻洁不知道,她只知道不能让孩子恨上自己,看着唐安骏黑沉的脸,她心里一急,口不择言:“我是他妈,我自己来管,你别管了!”

    话音刚落闻洁这心里就咯噔一下。

    糟了,她这是把自己的后路直接给堵死了啊。

    这句话一说,她还能找什么借口让姜如安给自己带孩子???

    姜如安在旁边看了一出好戏,忍不住在心里给闻洁鼓掌。

    妙、妙啊。

    她这坑都还没挖下去呢,对方就主动挖坑跳进去还反手把土给填上不留一丝空隙,这种自杀式行为看得姜如安是惊为天人。

    妙极了。

    看着闻洁脸色青白交替变换,姜如安决定把这土给她踩严实,偏过头对唐安骏说:“老唐,既然姐姐这么有自信,那就交给姐姐来吧。我相信姐姐一定能把孩子给掰回来,你就别操心啦!”

    “成。”唐安骏闻言脸色稍霁,点头应道:“小洁,你一定要把小言给掰回来。另外小行小远也得好好教,趁着他俩现在年岁还小,不能被小言给带歪。”

    “……”

    闻洁恨不得给自己俩大嘴巴子。

    让你特么嘴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