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72章 第七个女主7 后妈文

第72章 第七个女主7 后妈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如安跟着厂里的运输车前往G省。

    这个年代开车不像后世那般轻松, 没有导航只能靠着路标识路,而且必须得聚精会神,否则一旦眼花没看到路标走错了道就麻烦了。开车的是一对师徒, 俩人都是工厂里的司机师傅,跟着H省一支运输车队一块儿出发。

    年纪大的师傅边开车边说:“咱这次也是运气好,正好遇到一支运输车队出门,人多不怕麻烦。上个月, 隔壁纺织厂的刘师傅带着儿子开车去送货, 路上被人拦车, 车子都被砸坏了……”

    像他们这种开车拉货送货的司机平时出门都会结伴而行, 实在是没办法必须得自己一个人开车出发, 出发前都会烧香拜佛希望不要让自己遇到‘路霸’。遇到路霸钱没了是小事儿, 搞不好连命都有可能丢掉!

    “还好当时有车子经过, 拉了他们一程, 否则那深山老林里饿都要饿死。”

    姜如安在旁边安静听着说:“怪不得您准备这么多干粮, 是为了以防万一?”

    “是啊。”司机师傅点点头,又说:“小姜同志你也别害怕哈,咱跟着运输队一块儿走, 车队这么多人,那些个路霸看到也会掂量敢不敢来。而且这些运输队的司机常年在外奔跑,和他们关系还不错, 这一路肯定不会遇到啥事儿。”

    开了将近三天时间,车队总算是到了G省。

    三人去招待所里休息一晚上, 等到第二天才继续开车去往红河村。

    车子进不去红河村,只能在通往村子的小道口停下,由姜如安带路三人一块儿进村子找到村长,开始统计猪的数量和重量。一共收了十五头猪, 其中一百四十多斤的有五只,其他基本上都在一百出头。

    加起来总共将近八百块钱。

    姜如安身上带着工厂里给的钱,拿着本子把钱一笔笔记上去,接着跟村里人还有司机师徒二人一块儿把这一头头猪给运到车厢里。两个人抬一头猪,硬生生搬了快两个小时才把这十五头猪给运到货车后车厢里关上。

    开车回去要三天时间,姜如安还让村子里的人帮忙准备猪草放进去,免得到时候把猪给饿得太瘦了。之后她告别笑得露出牙豁子的红河村村长,坐着车回到城里。

    明天早上离开,她趁着下午时间去G省的百货商场逛了逛。

    出来时厂里的同事托她带东西,现在得去把他们要的东西买上。

    姜如安自个儿也挑了几样价格比H省便宜的东西,准备到时候回去拿到黑市卖掉赚差价。采购部这份工作,对倒爷来说可真是太方便了。

    ……

    姜如安和司机师徒二人回到厂子里,采购部长以及厂长得知消息纷纷出来,盯着车厢后那一头头精神看起来还不错的肥猪露出笑容来。她把记账本和剩下的钱交给部长,部长没接,让她直接给厂里会计送过去。

    她应了一声,将账本给会计送去,顺便把同事要带的东西给他们。

    “这的确良是我要的吗?啊啊真好看,谢谢如安同志!!”

    “这应该是我要的东西吧?谢谢如安同志,花了多少钱?”

    “嘿!白酒!上回看李师傅喝贼香,尝了一口,那味道够劲儿……就是H省这种白酒太贵了,G省的要便宜一块多呢!”

    “……”

    姜如安身边围满了人,她把自己身边装东西的布包打开,里面装了一堆玩意儿。有衣服有白酒有皮鞋……她把东西分给对应的人,最后算了算发现自己帮人带东西还赚了五毛。

    外出回来有一天休息时间,姜如安把东西分完后没急着回家,而是带着自己买的东西去黑市逛了一圈。从G省带回来的东西成功脱手,赚了大概五块钱差价。怪不得这个时候那么多人当倒爷,只要胆子够大,来钱的确快。

    姜如安数了数身上的钱。

    原主之前攒了十多年才一点点攒下来十块钱左右,她前段时间忙着给唐安骏和闻洁挖坑,没怎么去赚钱,现在加上倒卖的差价总共差不多有十五六块。

    不算是特别多。

    姜如安把钱放回口袋里,步伐轻松地往回走。

    家里似乎没人在,姜如安掏出钥匙正打算开门,旁边听到响动的王大姐就从自家探出个脑袋来。一看是她,连忙招招手让她过去。

    姜如安眉梢轻轻往上一挑,拿着钥匙走过去。

    “王大姐,怎么了?”

    她轻声问道。

    “姜妹子,我要跟你说一件事儿,你听了一定得挺住!”王大姐神情格外严肃,问:“你前几天是又出门了对吧?你说你心咋就能这么大嘞?就放心让唐安骏和他那前妻在一块儿!?我告诉你啊,这两个人背着你搞上了!!”

    姜如安脸上浮现些许茫然之色:“……什么搞上了?”

    “哎呀!”王大姐急得不行,压低声音,说得更加直白:“就是他俩在床上滚成一团了!”

    “什么?”

    姜如安眼里适时出现三分茫然三分震惊和四分不敢置信,她瞪大眼睛,将情绪表现得明明白白,唇瓣动了动:“王大姐,您可别跟我开这种的玩笑……”

    王大姐:“我跟你开啥玩笑?我亲眼看到的!”

    自从怀疑唐安骏和闻洁后,她天天都在注意这俩人。虽然王大姐的男人是车间主任,但她并没有借此进入工厂,而是在家做家务带孩子,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现在孩子大了,她空闲的时间就更多,能够很好观察隔壁这家子。

    闻洁每天的活动轨迹被摸得一清二楚。

    早上几点起床,起床之后干什么,哪个时间点出门买菜,下午在做什么。

    王大姐都了如指掌。

    姜如安回来的这几天,她没有在晚上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直到前两天睡醒起来上厕所,她又听到隔壁传来女人若有似无的呻-吟。

    王大姐犯困得脑袋顿时就清醒了。

    她放缓呼吸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这声音的的确确是从唐安骏房子传出来,并且声音和姜如安并不相似。第二天遇到唐安骏又装作随口问了一嘴,确定姜妹子外出出差后愈发肯定心里的想法。

    当然,最主要的是她前天中午亲眼看到!

    这对恶心巴拉的狗男女居然连门都不关,□□的就在客厅里抱做一团互相啃对方的嘴,啃着啃着又开始互相扒起衣服!这可是白天,大中午!也不怕被来往的邻居瞧见,一点点顾忌都没有!

    王大姐登时被恶心得不行,感觉自己有可能会长针眼,回到家拼命洗眼睛。

    “……事情就是这样。”王大姐说完瞥向面前站着的年轻姑娘,见对方脸色变得苍白,心里忍不住把唐安骏和闻洁给喷了个狗血淋头。她叹息一声,开口说:“姜妹子啊,你还好吗?别太难过了,这样的男人不值得咱难过!”

    姜如安唇瓣颤抖,“我、我没想到他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人不可貌相,我也没想到这看起来老实正直的唐安骏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啊。亏我男人还经常在我面前夸他有多能干,我呸!都是装的!”王大姐啐了一声,瞧着姜如安一脸小可怜的模样,又放低声音:“那姜妹子,你打算咋办?”

    要她说就应该离婚,跟这样的人在一起能把自个儿恶心死!

    但是这些话王大姐却不好说出来,毕竟这个年头要是劝人离婚搞不好要被骂,她能把这些事情告诉对方都已经是仁至义尽。

    居民楼上上下下住着那么多户人家,王大姐就不信只有自个儿发现了唐安骏和闻洁之间的猫腻。这两人这么明目张胆好不遮掩,其他但凡是有经验的人一看就能发现不对劲儿。不过她们大概是怕麻烦,所以选择把这事儿藏在心里,没有说。

    姜如安眼眸微敛,轻声回道:“自然是要离婚。”

    “但是我有点想不通,既然他和他前妻关系这么好,那他俩为什么要离婚?这不是明摆着耍人玩吗?”

    王大姐也觉得奇怪呢:“咱也不知道,俩人前段时间莫名其妙就离婚了,问也不说。之前看着他俩感情也没出啥问题啊。不过我觉得吧,事情多半是闻洁搞出来的,这个女人我瞧着就不大行。”

    姜如安在王大姐家待了很久都没回去,她说想等到晚上自己亲眼看看。

    王大姐心里十分理解,便让她留在自家吃了顿晚饭。

    吃完饭,隔壁传来小孩儿哭闹的声音。

    王大姐拉着姜如安坐在客厅聊天,听到这动静撇撇嘴,眼底升起些许烦躁的情绪,说:“他们那个大儿子是彻底被养废了,猫憎狗嫌!谁要是说他一句不好的,第二天就去人家门口撒尿拉屎。你说说,都是十岁的孩子了,咋还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嘞?”

    “闻洁给那孩子惯得呀!啧!唐安骏也不管,就由着闻洁这么带孩子,现在管都管不住了。你看着吧,这孩子以后指不定会干出些什么事情来……”

    王大姐提到唐言就直咬牙,看来也被后者气到过。

    等到外面夜色渐浓,王大姐等得直打呵欠,姜如安才起身出门,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走到唐安骏家门口准备开门。

    王大姐见状瞬间来了精神,起身跟上来,压低声音说:“大妹子,我跟你一起,免得那俩人恼羞成怒要对你动手!”

    姜如安打开门,开门时发出轻微的嘎吱声。客厅里漆黑一片,能够看到那张专门给闻洁准备的木板小床上并没有人。她眸色微闪,轻手轻脚的和王大姐一块儿转向卧室,伸手放在门把手上轻轻拧开。

    卧房里也很黑,所幸王大姐出来时顺手带上了家里的煤油灯,昏黄的光芒瞬间照亮房间。只见房间里的床上躺着俩近乎赤luo的人,正靠在一块儿睡得十分香甜,屋子里还弥漫着一股十分奇特的味道。

    作为过来人的王大姐一下就闻到了,嫌弃的用空着的手捂住口鼻,视线落到姜如安脸上。只见后者脸色青青白白变化着,眼底满是受伤。

    她正想开口把床上这对狗男女叫醒,就瞧见姜妹子往前踏了一步,抬起手直接往床上那两人脸上招呼。在这寂静的夜晚中,那巴掌声清晰可闻。

    王大姐先是一愣,紧接着心底升起一股子苏爽的感觉。

    打得好!!

    姜如安这俩巴掌几乎使出了全身所有力气,直接把睡梦中的唐安骏和闻洁给打懵逼了。

    两人茫然地睁开眼,看到姜如安和提着煤油灯的王大姐站在房间里,跳跃着昏黄光芒的煤油灯将她们身影拉得很长,倒映在身后的墙壁上,颇有些张牙舞爪的恐怖感觉。瞧着脸色被煤油灯印得发黄的姜如安,闻洁心脏都漏跳一拍,下意识尖叫出声。

    女人的叫声尖锐高昂,在不隔音的楼房里显得格外刺耳。

    很快就传来周围邻居的怒骂声,以及小孩的啼哭声。

    “大半夜不睡觉叫春呐叫??”

    “要死啊你们,叫啥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神经病啊大半夜的叫,脑子被驴踢了是不是!!”

    “哇呜呜呜呜呜——”

    “哦不哭不哭,宝宝不哭。”

    “……”

    喧闹的声音让闻洁从惊恐中回过神,旁边的唐安骏也明白现在的处境。

    他将被子拉上来盖在自己和闻洁身上,还算是冷静地看着姜如安说:“有什么事情明天白天再说,这么晚会吵着邻居睡觉。”同时在心里盘算着应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情。

    “没什么好说,离婚吧。”姜如安冷笑一声,“亏得我这么相信你们,你俩可真是让人恶心!”

    唐安骏抿着嘴没说话。

    一旁的闻洁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又伸手摸摸自己火辣辣的脸蛋,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疼得眼泪都要掉下来。听着姜如安说的话,她抬眸瞪过来,眼底满是恨恨,只是在昏暗的环境中看不太明显。

    “那只能说明你自己傻!”她咬着牙恶声恶气地回道。

    “你这说的啥话啊?”王大姐听得瞪大眼睛,被闻洁的无耻惊到了:“人姜妹子相信你们不会乱搞,你还说她傻?你们要不要点脸?既然你俩感情那么好,还离啥婚,这不是耽误人大妹子吗??”

    闻洁被打了一巴掌心里正憋着股气儿呢,语气很冲吼了回去:“关你什么事啊,你不要多管闲事行不行啊八婆!”

    “小洁!”唐安骏心里一紧,抬手拉了拉闻洁的手臂示意她不要乱说话。同时看向王大姐,歉然道:“王姐,不好意思,小洁她不是这个意思……”

    王大姐呵呵:“你们要解释道歉的对象又不是我,跟姜妹子说啊!”

    房间里气氛瞬间就沉默下来。

    姜如安双手环胸,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床上这对男女,直到周围再次安静下来。

    “……我会补偿你。”唐安骏被盯得过于不自在,抿抿唇瓣开口说道。

    “凭什……”

    闻洁话没说完,被唐安骏轻轻撞了撞腰身,心不甘情不愿将剩下的话咽下去。

    “补偿?你怎么补偿?”

    唐安骏回:“我会给你点钱。”

    “姜妹子,这赔偿是你该得的啊。”王大姐看姜如安不说话,以为她是不想要,连忙开口劝道:“你可不能不要啊,你一个小姑娘刚结婚就离婚,再没点钱咋成?得把钱拿着,有钱才有底气。”

    “给她钱??不行!不能给!凭什么给她钱??”闻洁一听瞪大眼睛,想也不想地反驳回去。姜如安有没吃亏,嫁过来啥都没干,凭什么还要补偿她?做梦呢吧??

    闻洁三番两次打岔,唐安骏心里已经隐隐有些不悦,唇瓣抿成一条直线,接着煤油灯昏暗的光芒看向姜如安。不过这灯光实在是过于微弱,他有些看不清对方脸上的神情。

    而没吱声的姜如安听到她这话,悲伤的声音立刻在房间中响起。

    “你们只是没了点钱而已,但我失去的可是婚姻啊!”

    王大姐听着这句话,心里不由得升起一抹感同身受的悲痛,用力点点头附和道:“是啊,姜妹子失去的可是婚姻!她的婚姻就被你们这两个狗男女给毁了!你看看你们,长得虽然人模人样,但跟人沾边儿的事情你们是一件不干!”

    许是姜如安的声音过于悲痛,又或者是王大姐义愤填膺的骂声让唐安骏觉得有些许羞愧,他沉声回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补偿,这件事情是我和小洁做得不地道……”

    “你说的啊,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明个儿我陪着姜妹子一块儿过来。”王大姐担心弱小无知的姜妹子被眼前这对狗男女欺负,觉得自己是对方在这里唯一的靠山,胸腔中的正义感爆棚,扔下这么一句话。

    唐安骏应了一声。

    “行。”

    “姜妹子,今晚你先到我家跟我睡一晚,我让小海他爹去跟小海挤!别担心,大姐给你做主,一定不让你受委屈!”

    姜如安只点头不说话,无言中透露着委屈的情绪,牢牢占据受害者位置。

    等到她和王大姐离开房间,一直被唐安骏掐着腰肢没说话的闻洁才开口说:“安骏,你真打算给她钱?你打算给她多少??”

    “……给一百。”

    闻洁瞪大眼睛:“多少?一百??你给她这么多钱咱们怎么办,我们就不过日子了吗?再说我们也没亏待她啊,凭什么要给她补偿??”

    别说是一百块钱,她连一块都不想给姜如安好吗!!

    面对情绪有些失控的闻洁,唐安骏微微皱起眉头,心情同样烦躁。

    今晚上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他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了。

    但唐安骏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小洁,刚刚那是王仁的媳妇儿,王仁是我们车间主任,我不能得罪她你明白吗?”得罪上司很容易被穿小鞋,好不容易才混到组长的位置,他可不想遇到这种事情。

    “一个车间主任而已!”闻洁不服气,“你可是厂……我是说他又不是厂长,还能把你从工厂里辞退不成?”

    “厂里的水深着呢,你不在当然不清楚。总之一句话,明天你千万别说刚才那些话,明白吗?”唐安骏语气疲惫,伸手揉揉算账的眉心,思考着这件事情该如何解决,同时安抚闻洁:“我就算给了姜如安一百块补偿,身上也还剩着足够咱们一家人花销的钱,你别太担心。”

    见唐安骏这么说,闻洁就算是再不甘心也只能忍下来,噘着嘴应下。

    ……

    次日一大早姜如安就醒了,被王大姐强行拉着吃了个早饭,接着气势汹汹地来到隔壁唐安骏家。对方正在和三个孩子一起吃着早饭,见到姜如安二人,房间里气氛立马凝重万分。

    唐安骏毕竟是个小组长,还能够控制自己脸上的神情。

    旁边的闻洁就不行了,简直是把烦躁嫌恶四个字刻在脸上,目光像是刀子一般恶狠狠地扎在姜如安身上。不过想着唐安骏昨天警告似的话语,她还是忍住了没吭声。

    王大姐挺直胸膛,气势如虹:“来!说吧,咋个赔偿法!”

    “我昨晚跟小洁商量过了,打算赔偿如安同志一百块钱,再加些粮票肉票。”唐安骏回道,“这个赔偿你们觉得怎么样?”

    嚯!一百块!

    王大姐神情稍微缓和了些,偏过头轻声对姜如安说:“姜妹子,我觉得这补偿还凑合,你觉得嘞?”

    “王大姐。”姜如安眼眸微敛,细长浓密的睫毛在眼底打下一片阴影,巴掌大的小脸苍白如雪。大概是昨晚没睡好,眼下还泛着淡淡的乌青,模样看上去可怜至极。她睫毛颤了颤,小声说道:“我今年才二十一岁,刚结婚连一个月都不到就离婚,外面的人指不定会怎么说我。或许以后在想要结婚就难了。”

    王大姐闻言怔住,愣愣地说:“说得也对啊……二婚再嫁很难啊。”

    姜如安点点头,轻声细语:“所以我觉得,得两百。”

    她昨晚仔细算过,两百块钱差不多就是唐安骏身上攒下的所有积蓄。毕竟对方还养着三个孩子,想攒下更多钱也不容易,要知道小孩儿可有四脚吞金兽的别称呢。

    “两百???你咋不去抢钱呢??”闻洁一听要两百块立马就从凳子上气得站起身,瞪大眼睛一副要把姜如安活剥生吞的模样。

    后者被吓得抖了抖,往王大姐身后躲了躲。

    王大姐再次挺直胸膛瞪了回去:“吼这么大声干啥?我觉得姜妹子要两百没毛病啊!你们不仅欺骗了姜妹子感情,还毁了她的婚姻!你们也不想想,以后姜妹子嫁人不就更难了吗??”

    虽说现在可以离婚,但是大家对待离过婚的人还是更加苛刻。

    闻洁咬咬牙:“两百太多了,我们没有!”

    “有你啥事儿?老唐你来说!两百块钱,给不给?”

    “……”

    唐安骏眉眼沉沉,抬眼看向王大姐身后的姜如安。后者正好也看过来,那幽黑深邃的眸子里的情绪他根本就捉摸不透,只一眼背后尽然冒出些许冷汗。唐安骏心里不免觉得奇怪,仔细看过去,却又看见姜如安眸子里尽是难过悲痛,仿佛刚才看到的只是错觉般。

    他拧了拧眉,犹豫片刻,最后应道:“好,两百。”

    “安骏????”闻洁不敢置信。

    唐安骏没理会闻洁的嘶吼,起身回到卧房,片刻后出来手里拿着好一沓钱和粮票肉票撞在布袋里付给姜如安。

    姜如安伸手接过布袋,当着唐安骏和闻洁的面把布袋里的钱数了数。

    正好两百。

    她心情愉悦,抬起头时又恢复到了之前那般伤心难过的模样。看着闻洁不善的眼神,姜如安嘴角往下撇了撇:“姐姐,虽然你没了两百块,但是你得到了婚姻和爱情。哪像我,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真可怜。”

    闻洁:“……”

    不管她有多生气,这钱给到姜如安手上是拿不回来了。

    谈好之后姜如安就和唐安骏去办理离婚手续。这个时代离婚很麻烦,两人还得去厂里单位开证明,唐安骏去开证明时被副厂长用意味深长的视线盯了片刻,被盯得冷汗沿着额头不断往下冒。

    副厂长还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话:“小唐啊,你年纪也不小了,有些事情不要一拍大脑就直接做下决定。怎么着也得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一下,这件事情这么做到底能不能行……”

    唐安骏只能连声应下,拿着证明走出工厂,看着外面毒辣的阳光神情茫然。

    他突然开始回想,自己这么折腾到头来究竟得到了什么?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姜如安就开完证明过来了,两人一块儿去离了婚。

    唐安骏再次离婚的事情很快就在楼里传开。这栋楼房上上下下全是一个工厂的职工,他们对于唐安骏和姜如安离婚的消息并不惊讶,甚至还在私底下讨论他跟闻洁啥时候会复婚。两人平时是如何打情骂俏都被众人看在眼里,没戳破却心知肚明。

    闻洁迫不及待的拉着唐安骏去领结婚证。

    她领了结婚证高高兴兴回来,丝毫不理会其他人放在自个儿身上的异样视线,只在心里轻声冷哼,心想这群人什么都不懂不跟他们一般计较。

    他们大人可以忍耐外人说得话,但小孩子可没有这种忍耐力,特别是被宠坏的唐言三人。

    有些大人谈论八卦不会避开家里小孩,他们觉得孩子还小,就算听到这些事情也没啥大事儿。于是这些听了八卦的小孩儿看到唐言仨兄弟,上去就是一阵嘲讽,围着仨兄弟蹦蹦跳跳转圈圈,一边转一边嚷嚷:“你妈妈是狐狸精,你们三个就是小狐狸精!”

    “狐狸精,勾引人的狐狸精。”

    唐言以前也听他妈妈这么骂过别人,知道狐狸精算是骂人的词,小脸气得通红,喘着粗气恶狠狠地瞪着面前几个小孩儿:“不许骂我!我不是小狐狸精!!”

    “你就是小狐狸精!小狐狸精!略略略略!!”

    “小狐狸精生气要打人了!快跑啊!!!”

    围在唐言三人身边的孩子们一哄而散,吵吵闹闹回了家。

    唐言气得不行,丢下身边俩兄弟往家跑。

    他回到家,看见闻洁手里拿着一块小镜子,对着镜子照啊照的,立马走上前去一把从她手里抢下镜子砸在地上,把镜子摔了个稀碎。

    闻洁被吓了一跳,语气不是很好:“你干嘛??”

    “外面的人都说你是狐狸精,我是小狐狸精!”他大声嚷嚷道:“我不要当狐狸精的儿子,我不要认你这个妈妈!我妈妈不能是狐狸精!!!”

    闻洁闻言板着脸,瞪向唐言:“你说的什么话?什么叫不认我这个妈妈?你不认我你要认谁??”

    “认之前那个!”

    闻洁本身就对姜如安拿到了两百块的补偿耿耿于怀,生闷气,现在一听儿子居然要去认她当妈,这火气瞬间就上来了。她现在不需要再去讨好孩子,直接抬起手一巴掌打在唐言脸上,语气凶狠:“你再说一遍!?”

    从未被打过的唐言懵了。

    他看着面前的闻洁,眼眶发红,眼底升起恨意:“你打我!我恨你、我恨你!!!你才不是我妈妈!!”

    说完转身就跑了出去,正好和回来的唐远唐行撞个正着,把两人撞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然而唐言动作却丝毫没有停留,继续往外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