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74章 第七个女主9 后妈文

第74章 第七个女主9 后妈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如安再次出差, 这次是她自己一个人。

    她先是去了一趟海城,海城发展得要更快些,同时这里的东西也要比其他省城便宜不少。手里有了本钱, 姜如安自然是要迅速给自己赚点钱花花,而现在来钱最快的便是倒爷。采购部的身份便是最好的掩饰。

    本钱还不够买别的,姜如安便去买小件儿,比如衣服皮鞋之类。她在海城待了一天左右, 接着马不停蹄的赶往海城附近的省城开始替厂里寻找货源。

    一个星期以后, 姜如安满载而归。

    她将从海城买回来的东西放回家中, 然后才回去厂里和采购部长打报告, 将自己找到的两个货源上报, 喜得采购部长止不住夸她。还说今年他们采购部的任务都已经达标了, 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都能够轻松许多。

    姜如安笑了笑。

    她次日休息, 拿着东西到黑市去寻找买主。

    从海城带回来的衣服鞋子款式新颖时尚, 价格虽然比供销社和百货商场里的要贵一些, 但是不需要布票,而且供销社和商场还没有这种款式,因此还是格外受欢迎。

    “这条裙子多少钱?”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经过特殊装扮的姜如安抬起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果然是闻洁,后者看上去比起前段时间要更加疲惫些。她没发现这个摊主是姜如安, 正低着头目光在剩下几件衣服裙子上来回扫过,眼底掩饰不住喜爱。

    姜如安微微一笑, 回道:“同志,这条裙子十块钱一条。”

    “十块钱??”闻洁瞪大眼睛,“你咋不去抢呢?一条裙子要十块钱??”

    姜如安不紧不慢地说:“女同志,这裙子可是我从海城带回来的, 咱H省现在都还没有这样的款式呢。你去百货商场看看,最便宜的裙子也得五块钱一条,还要布票,我这裙子款式新又是从海城拿的,还不需要布票,十块钱已经很划算了。”

    “这要是挂在百货商场,指不定要十多块钱呢。”

    闻洁听着很是心动,但是十块钱也太贵了!

    她全身上下加起来就只有六七块钱,现在钱全都被唐安骏捏在手里,就每个月初给她五块钱,不会多给一分。手上的钱瞬间缩水,她现在买个东西都得深思熟虑,这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最难受的是她前天得知,唐安骏居然没有升职成车间主任!

    闻洁当时一听就愣住了。

    这跟她得知的发展不一样,明明这个时候唐安骏已经升职成了车间主任!

    如果没有成为车间主任,那以后还能不能成厂长?唐安骏要是当不成厂长,那她重生回来的各种计划设想不是全都白费了吗?

    许是情绪过于激动,闻洁当场昏厥过去。

    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唐安骏就在一旁守着,说她怀孕了。

    闻洁一时间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同志?”姜如安看到闻洁失神的模样,略微提高音量将她唤醒,微微笑道:“同志,这件裙子你要是不买,我就只能卖给你旁边的女同志了。”

    闻洁回过神,偏过头看向旁边的女人,对方也看中了那件裙子,正爱不释手地打量着。她握紧了放在身侧的手,对上摊主深邃又意味深长的眸子,心里不知怎的升起一股窘迫感。她不愿丢脸,便微微抬起下颚语气傲然:“这裙子也就这样吧,我觉得不值这个件,既然她要那就让给她呗。”

    “这种裙子,我家里有好几件!”

    说完闻洁便抬头挺胸转身离开,走出去一段距离,她转头往后一看,看到那个摊主把打包好的裙子递给面前的女人。拿着新裙子的女人脸上洋溢着喜悦笑容,拎着裙子高高兴兴从她身边经过。

    虽然对方并没有看过来,但闻洁总觉得她在嘲笑自己。

    她憋着一股气回到家,发现家里被仨孩子弄得乱糟糟的,地上堆着好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原本就烦闷的心情愈发烦躁起来。双手叉腰,指着正在打闹玩耍的唐言三人骂:“你看看家里被你们弄成什么样了,啊?一天天的就知道玩玩玩,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多听话,在家帮着爸妈干活,你们除了玩还会干什么?”

    “成天出门惹祸,你们就不能跟别人家孩子学学吗?”

    唐言看了她一眼,扭头继续和弟弟们在客厅里追逐打闹,险些把闻洁气得仰倒。

    等到唐安骏下班买菜回家,看到的就是闻洁一脸气愤地坐在沙发上,地上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三个孩子还在那边撕着纸巾扔得满地都是。看到这一幕,唐安骏血压差点飙升,走过去对着唐言几人背上就是一巴掌。

    “把东西放下!”他厉声吼道。

    他对于三个孩子来说还是有威慑力,唐言三人乖乖把手里东西放下,然后被赶到墙角去面对着墙罚站。而唐安骏则是把菜放在旁边,卷起工作服的衣袖埋头清理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头也不抬地说:“菜买回来了,你去炒下菜。”

    然而坐在椅子上的人压根儿就不动。

    唐安骏抬头看过去,见闻洁脸色并不好看,微微皱起眉头问:“你怎么了?”

    闻洁现在情绪正处于崩溃边缘中,怀了孕本就喜怒无常,再加上刚刚出去时被刺激到,回来又被仨孩子给气着,脑子里的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紧绷着。她抿着唇瓣看向唐安骏,说:“你为什么没有升职成车间主任?”

    如果唐安骏成了车间主任,那她就不会连买一条裙子的钱都没有。

    如果不是唐安骏把钱给了姜如安,他们现在生活也不会这么拮据。

    现在的生活,跟她想象中的富太太生活差了十万八千里远!

    唐安骏被问得一愣。

    “你怎么这么没用啊,连个车间主任都当不上!你这样我跟着你还有什么未来可言?家里的钱又被你给了姜如安,你给她干什么?咱们自己留着用不行吗??”闻洁越说越气,脑子里绷着的弦断开,满脑子都是自己连条裙子都买不起,撕心裂肺地骂唐安骏没有用。

    任哪个男人被指着鼻子骂都会很生气,唐安骏也不例外。但他顾忌着闻洁现在怀着孕,只能强忍着怒气走过去安抚她。后者像是疯魔了一般抬手在他身上锤着,一不小心抬起手掌打在了唐安骏的脸上,发出清脆的巴掌声响。

    气氛在这一刻凝滞。

    闻洁也瞬间清醒过来,内心慌乱无比,磕磕绊绊地开口解释:“对不起安骏,我最近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你没事儿吧?我没有打疼你吧??”

    “没事。”唐安骏垂下眼眸,躲开闻洁的手转头继续去收拾屋子。

    闻洁尴尬地放下手:“那我去炒菜。”

    等到闻洁进了厨房,唐安骏动作顿住,唇瓣抿成一条直线。

    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也就是说她在心底真的认为自己是个没用的废物?

    如果不是她非得离婚闹出后面这些事儿,自己怎么可能会错过升职的机会?这个机会他等了这么多年,明明今年就可以升职……唐安骏想到这,心底也有些怨恨。这个家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但暗地里暗涌流动,气氛让人感到窒息。

    闻洁自怀孕后脾气见长,动不动就发火打人,当然,打的对象是仨孩子。

    唐言实在是受不了了,拉着两个弟弟到角落小声说:“我们得想个办法,把妈妈身体里面的狐狸精给弄出去!让那个狐狸精把我们妈妈还回来!这个天天打我们的才不是妈妈!”

    “妈妈肚子里的是狐狸精吗?”老二唐远疑惑地问道。

    唐言点点头十分肯定:“对,肚子里的肯定就是狐狸精!妈妈就是那个时候才开始打我们,那个一定就是狐狸精了!”

    “那我们要怎么才能把狐狸精弄出去呢?”

    “我有办法!”唐言得意地哼笑着,挥挥手让两个弟弟靠近自己,俯身悄悄说着自己的‘计划’。

    唐远啊了一声:“这样妈妈不会出事吗?”

    “应该不会。”唐言也不确定,他觉得这个不重要,摆摆手说:“你们去把妈妈喊出来,咱们按照我的办法来,弄死那个狐狸精!”

    “好。”

    唐远和唐行听大哥的话,起身跑回家把躺在床上休息的闻洁从房间里拉了出来。闻洁问他们要干什么,两兄弟笑嘻嘻地说有惊喜,然后拉着她来到楼梯口。

    “什么惊喜?”闻洁皱着眉头不耐烦问。

    唐远看着蹑手蹑脚偷偷摸摸走过来的唐言,灵机一动:“妈妈,你闭上眼睛,惊喜马上就来啦!”

    闻洁还以为是唐安骏让他们这么做,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心里十分期待,闭上眼睛。下一秒,一阵大力从身后传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顺着这股推力滚下了楼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下缓缓溢出殷红的鲜血,将她身上的衣服裤子全部打湿。

    “哥,妈流血了!”唐远瞧着这么一大滩血,小脸被吓得煞白:“妈妈不会出事儿吧?”

    唐言也有些慌,站在楼梯上看向倒在血泊中不动的闻洁,声音略微颤抖,“不会出事儿,这血一定是狐狸精的血,等一下妈妈就会醒过来了!”

    唐行还小,不懂流这么多血是什么意思,就跟着哥哥们站在楼梯上。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闻洁还没醒来,唐言心里慌得不行,拉着两个弟弟往楼下跑,下意识想离开这个地方。

    三兄弟离开后不久,隔壁的王大姐正准备出门倒垃圾,走到楼梯口看到躺在血泊中的闻洁被吓了一跳。虽然她不喜欢对方,但也没办法眼睁睁看着闻洁出事儿,把垃圾甩在旁边,急匆匆下楼叫人一块儿手忙脚乱地把闻洁送去医院,再派人去工厂跟唐安骏报信儿。

    唐安骏得知消息后匆匆请假赶来医院,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闻洁,眼底有些担忧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儿,出门倒垃圾就看到你媳妇儿倒在楼梯下。我觉得估计是下楼梯的时候没站稳踩空滚下去了!”在医院里的王大姐回,接着小声嘟囔了一句:“医药费还都是我垫付的呢。”

    唐安骏抿了抿唇瓣:“谢谢王姐,一共多少钱?”

    “二十块钱!”

    他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零碎的纸钱数了数递给王大姐,接着偏过头看向闻洁,在心里算着自己身上还剩多少。

    这个月才发了工资,工资一共有四十块钱。

    扣掉十块钱生活费和五块钱给闻洁的零用,还剩下二十五,现在又给了二十块钱医药费,之后闻洁说不定还得住院,住院一天五毛……这些钱或许不够他支撑到下个月发工资那天。而且他这个月的假期已经用光了,再请假就得扣工资。但是又不能让闻洁一个人在医院里面待着,怎么着也得让人过来照顾照顾她。

    只能请丈母娘过来照顾着了。

    闻洁也真的是,明知道自己怀有身孕,上下楼怎么不注意着点?

    想到这些,唐安骏就感觉自己太阳穴突突直跳,心情沉重又烦闷。

    直到他离开医院回家,闻洁依然没有清醒过来。唐安骏想到家里还有三个孩子,让护士帮忙照看一下,匆匆忙忙回到家里,看到唐言三人整整齐齐坐在客厅的椅子上。

    唐安骏伸手捏捏鼻根,神情疲惫地说:“妈妈出事儿住院了,这几天我和妈妈都不在家,午饭和晚饭我会准备好,你们自己要听话别去惹事儿知道吗?”

    “知道了……”仨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声应道。

    唐安骏有些疑惑,这仨孩子今天居然这么乖?要是换作平常,他们肯定哭天喊地要跟着一块儿去医院了。不过由于他身上神情还很多,没有仔细去想,准备好午饭后就出门打算去把丈母娘给请过来。

    从城里到丈母娘家来回一共要五个多小时,到医院时已经快要傍晚。

    闻母来到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闺女心疼得不行,转身劈头盖脸给唐安骏一顿骂:“你是咋照顾小洁的,咋还能让她怀着孕从楼上摔下来嘞??还好小洁人没事儿,她要是有事儿我非跟你没完!!”

    唐安骏被骂得说不出话来。

    闻母一边骂一边给闺女把被子往上拉了拉,骂完之后让他去买饭。

    唐安骏哑声道:“付了医药费和住院费,我身上没多少钱了。”

    “啥??”闻母惊了,“你不是在厂里当啥子小组长吗,一个月工资都有三十多块钱,怎么会没钱??你钱都花哪儿去了?都是当爸的人了,你这花钱咋还那么大手大脚,我家小洁是不是跟着你吃了不少苦?你看她跟去年比都瘦了这么多!”

    “当初会同意你跟小洁在一起,就是看中你对小洁好,怎么现在是在一起时间久所以腻了是不是??”

    “你这丈夫是怎么当的啊,早知道那会儿就不把小洁嫁给你……”

    闻母气得不停骂骂咧咧。

    病房里除了他们外还有其他病人,唐安骏察觉到其他人落在身上的视线,只觉得自己的脸皮和衣服仿佛都被扒光了扔在地上踩一般,毫无面子尊严可言。他这心里也憋着一股气儿,在闻母的谩骂下,这股气就像是被人用针扎破了般,嘭得一声炸裂开来。

    唐安骏抬起头,双目赤红,声音略显沙哑:“要不是您非逼着小洁跟我离婚,我们现在也不会过成这样!”

    “你说啥玩意儿??”闻母瞪大眼睛:“好哇,你还开始污蔑我了??我好好的为啥要让小洁跟你离婚?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啦,居然怪到我头上!??”

    “……”

    唐安骏瞧着闻母这激动得模样,顿了顿,疑惑道:“您没让小洁和我离婚?”

    闻母大声喊:“你俩孩子都生仨了,我让你们离婚,那我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吗???”

    唐安骏懵了。

    那为什么闻洁说,是她妈逼着她和自己离婚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