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75章 第七个女主10 后妈文

第75章 第七个女主10 后妈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唐安骏此时脑子里满是疑惑, 但由于闻洁还没醒来,他的问题也没人能够解答。站在医院挨了顿骂后,他带着满心的愤怒以及不解借口去借钱离开了医院。此刻外面的天色已经微微暗下, 唐安骏独身一人站在医院门口,望着面前来往的人,心里涌起阵阵寒意。

    他发现,自己和闻洁结婚十多年, 居然好像从未了解过对方般。

    她为什么要骗自己离婚?是不想和自己继续相处下去?

    也不是啊, 如果不想跟自己相处下去, 那又为什么要复婚??

    唐安骏一边想一边慢吞吞往家走, 打算去问王主任借点钱。就在他快要走到楼房底下时, 看到姜如安和王大姐有说有笑地从楼梯下来, 笑颜如花。

    他微微一怔, 下意识地想要躲开。

    然而这楼房外面空荡荡的一片, 就算是想躲也没地儿躲。

    唐安骏只能尴尬地看着姜如安和王大姐挥挥手, 转过身离开,目光扫到他时并未多做停留,很快就挪开了视线迈着轻快步伐同他擦肩而过。

    不知怎的, 他心里更尴尬了。

    唐安骏在原地站了会儿,偏过头发现姜如安的身影早已经消失,才慢吞吞地抬脚往楼上走, 敲响了隔壁王大姐家的门。他和王主任已经是十多年的老同事,刚进工厂的时候后者就是车间小组长, 对他十分照顾,当了车间主任后还提拔他成了小组长。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今年应该也能升职成车间主任。

    只可惜……

    王主任已经下班在家休息,得知他的来意后微微叹息一声。

    “小唐啊, 你说你这段时间干得那叫什么事儿?”他将手里泡着茶的搪瓷杯放在旁边桌子上,朝唐安骏招招手,让他坐下来好好聊聊,语重心长地说:“你和闻洁离婚再找新媳妇儿这我们都能理解,毕竟你家里还有三个娃娃要带。但是你都结婚了,怎么还能跟前妻不清不楚牵扯在一块儿?”

    “你当初要是想和闻洁复婚,那你就不应该去糟蹋小姜。人小姜多好一小姑娘啊,懂事勤快知恩图报,人家才进食品加工厂,下个月就能转正成正式工了!要不是因为你,小姜家门槛怕是都能被相亲对象给塔破了!”

    “现在可好,人家一听小姜年纪轻轻就离过婚都不肯要。你倒好啊,离了婚就跟闻洁复婚了,可小姜呢?你这是硬生生毁了人小姜的幸福,你说说你干得都是啥事儿?”

    听着王主任说得话,唐安骏羞愧地低下头说不出话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听了闻洁的话,现在木已成舟,就算是想挽回也没有办法了。如果当时没有和闻洁离婚,亦或者没有听闻洁的话和姜如安离婚,那现在事情的结果是不是会不一样?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王主任把自个儿想说的话都说完后,起身进卧房拿出一百块钱递给唐安骏,拍拍他的肩膀:“事情都发生了,你也甭想那么多,好好工作赚钱才是正事儿。”

    “谢谢主任。”

    唐安骏手里紧紧攥着王主任给的钱,动作僵硬地转身离开。

    等他走后,一直待在卧房里的王大姐才气冲冲出来:“你借钱给他干啥?我现在是横竖看他不顺眼!”

    “毕竟这么多年的同事,总不能让我袖手旁观吧。”王主任说,“而且小唐这人以前瞧着还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他这个媳妇儿真是……”

    王大姐翻了个白眼:“别啥都怪女人啊!闻洁的确有错,但是他唐安骏都这么大个人了,难道自己没脑子?叫他离婚就离婚,叫他结婚就结婚,他是三岁小孩儿自己没脑子判断是非对错啊?”

    王主任被怼得哑口无言,只能举手投降举白旗:“好好好,是我说错了。唐安骏同志错得非常离谱,这种反面教材我们坚决不能学!”

    ……

    唐安骏借了钱重新回到医院。

    闻洁已经醒过来了,正在闻母的照顾下小口小口喝着水,脸上依旧苍白毫无血色。她看到唐安骏,神情瞬间激动起来,哑着声音喊道:“唐安骏!”

    “是唐言!是唐言他们把我从楼梯上推下去的,一定是姜如安让他们这么做,一定是姜如安!!!”闻洁手紧紧攥着被子,面目狰狞。

    唐安骏愣住:“你说是小言把你推下去楼?”

    “对。”闻洁回想到都害怕得发抖,那楼梯有十几层,滚下去一不小心就会没命!也幸亏是她命大,只是肚子里的孩子没保住,人只是受了点轻伤而已。

    “……这跟姜如安有什么关系?”唐安骏皱起眉头。

    闻洁大声喊:“因为她嫉恨我!!”

    闻母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不由得疑惑发问:“姜如安是谁啊?听着名字像个女的,唐安骏,是不是背叛家庭,背叛我女儿了??”

    话语一落,半躺在病床上的闻洁身子微微一僵。

    她情绪有点激动,倒是忘记闻母还在这儿了,要是说下去自己之前做得事情肯定会露馅。闻洁稍微冷静下来,回道:“没有,妈,您别多想了。”

    “那……”

    “妈,时间不早了,您先去休息一会儿吧。”见闻母还想继续问,闻洁连忙打断她的话,抬头看向唐安骏让他带着闻母去休息。

    唐安骏深深看了眼闻洁,同样出声劝闻母去休息。

    他从口袋里掏出五块钱递给闻母,让后者去吃点饭。

    等到闻母离开,病房里的气氛瞬间就安静下来。唐安骏将病床中间用来隔断他人视线窥探的帘子拉上,坐在病床旁边的凳子上,目光落在闻洁身上,紧紧盯着。

    闻洁被盯得不自在,蹙起眉头:“你干嘛这么看我?”

    “你该不会是想替姜如安那个溅女人说话吧??”

    “闻洁。”唐安骏轻声开口,“你为什么要骗我,说妈让你跟我离婚?”

    听到这话,闻洁瞬间像是被捏住了颈脖的鸭子一般,嘴唇一张一合,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她眼底闪过慌乱,下意识避开唐安骏的目光,低着头回:“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已经问过妈了,你还准备继续骗我吗?”

    唐安骏面上浮现些许冷意,看着面前心虚得目光躲闪不敢抬头看自己的女人,脑子竟是前所未有的清明:“你骗我离婚,逼我去相亲,让我和姜如安结婚,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明明可以不结婚跟你复婚,你却非要我娶了姜如安……”

    闻洁不知道该作何回答,往床上一躺,拉着被子盖过头顶,闷声闷气地说:“我累了,医生让我好好休息,你回去吧。”

    “……”

    唐安骏盯着被子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起身离开。

    听到离去的脚步声,又等了一会儿闻洁才拉下被子把头露了出来。想到唐安骏刚才问的那些问题,她脸上露出惊慌无措的神情。她压根儿就没想过自己的计划会败露,谁能想到事情变化这么快?还没跟闻母通气儿后者就过来了??

    都怪唐言那三个小兔崽子!连亲妈都害!

    不、不对!

    一定是他们被姜如安蛊惑了这么做的,罪魁祸首肯定是姜如安!!

    闻洁面目扭曲地想着,下意识把所有责任全部都推到姜如安身上,心里那种慌乱害怕的感觉才消散一些。可是她到时候该怎么跟唐安骏解释?他能相信自己说的话吗?

    解释?为什么要解释?

    唐安骏这个废物连车间主任都没当上,她的富太太计划泡汤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闻洁神情一会儿惶恐一会儿理所应当变化着,看上去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有些骇人。

    ……

    而这边唐安骏离开医院冷着一张脸往家赶。

    虽然没有从闻洁这边得到答案,但是后者说是唐言三人把她从楼梯口推下去的,他得回去好好教训教训这三个小畜生。小小年纪就能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那要是再长大一些,是不是就能做出杀人放火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他唐安骏绝没有这样的儿子!

    唐安骏步伐匆匆赶回家。

    家里静悄悄的,没有以往那本杂乱闹腾,三个小孩儿似乎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正乖巧地待在自己房间。

    他直接一脚踹开房门走进去,抓起唐言的衣领把他从床上揪下来,抬手直接一巴掌用力打在后者脸上。唐安骏这一巴掌使了劲,恶狠狠地盯着唐言,再抬眸扫了眼畏畏缩缩窝在床上不敢吱声的唐远和唐行,冷声问:“是谁让你们把妈妈从楼上推下去的?啊?”

    “是谁让你们这么干的?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唐远和唐行被吓得不轻,生怕下一巴掌落在自己身上。

    见他们不说话,唐安骏把唐言扔回床上转身出了房间,再次回来时手里握着跟木棒。他拿着木棒指向唐言三人:“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哇呜呜呜!”老三唐行年纪最小,被吓得哭出来,抽泣哽咽地回:“是大哥哥,是大哥哥说的!哇呜呜呜爸爸不要打我,行行害怕……”

    果然又是唐言!

    唐安骏被气得神志不清,视线转向一脸倔强又害怕看着自己的大儿子唐言,回想起后者做过的数不清的错事儿,一股又一股怒气犹如打向沙滩的巨浪一般,让他体内气血涌向头顶。他举起棍子毫不留情地抽打在唐言身上。

    后者被打了一巴掌,原本神情还很倔强,直到木棍落在身上,疼痛感席卷全身,他才哇得一声哭出来想要躲开棍子。

    然而这房间就那么大点,他这小短腿再怎么跑也跑不过唐安骏。

    “你错了没有??”

    唐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见他不回答,唐安骏继续抡起棍子打下去,边打边问:“你错了没有??”

    “哇呜呜呜……”唐言再一次被棍子打到,哭得更凶了,抽泣着回道:“我错了呜呜呜我错了!哇呜呜呜爸爸我错了,你别打我了,好疼啊呜呜呜——”

    唐安骏闻言气喘吁吁地放下木棍,冷眼瞧着躲在角落里哭天喊地的唐言:“以后还敢不敢了?”

    “不、不敢了呜呜呜呜。”

    “你以后要是还敢这么做,我直接打断你的狗腿。”唐安骏放下这么一句话,提着木棍转头离开房间。

    唐言窝在角落里大声哭着,卷起衣服看了看被木棍抽打中的地方,已经泛着青紫的痕迹,碰一下就是钻心的疼。他虽然嘴上说着不敢了,可心里的怨恨却像是被春风吹过的杂草一般疯狂往上滋长蔓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