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84章 第八个女主5 虐文

第84章 第八个女主5 虐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霆似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姜如安, 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收敛起来。旁边正和他说话的陈宁琼见状,有些好奇地投来一抹视线,目光在姜如安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

    四人并没有说话, 打了个照面后互相擦肩而过,像是陌生人。

    进入火锅店,周霆十分绅士的帮着陈宁琼抽开凳子让她先坐下,接着唤来服务员点菜。等到服务员离开后, 陈宁琼才冷着一张脸不高兴地问:“刚刚那个就是跟你一起来的老乡吧?有人说她是你前女朋友, 是真的吗?”

    “不是, 你听谁瞎说?”周霆想也不想张口否认, 解释道:“我跟她真的只是老乡而已, 我也不可能喜欢她, 她哪一点都比不上你。”

    陈宁琼被肯定, 脸上露出细微笑容, 却又在下一秒收敛:“我看她长得好看啊。”说出这句话, 她心情并不是很舒服。即便是身为同性,她也不得不承认那个叫做姜如安的女生相貌的确出色。

    “外貌于我而言并不重要。”菜上桌,周霆一边往锅里丢菜一边平静地回复。他面上一片风轻云淡, 说话间撩起眼皮看向陈宁琼,嘴角噙着一抹笑容,让他看起来更加俊逸帅气:“宁宁, 你认识我这么久,觉得我像是那种以貌取人的人吗?”

    陈宁琼被周霆这副模样迷得七荤八素, 红着脸摇头。

    “傻姑娘,那不就得了?”周霆知道自己最大的优势在于皮囊,尽最大可能放大这个优点,轻笑一声继续说:“况且那个姜如安不是什么好人, 你离她远一些。”

    陈宁琼有些好奇:“为什么这么说啊?”

    周霆眸光微闪,装模作样的叹口气,像是十分无奈陈宁琼的好奇心,压低声音:“她跟我是一个村子的老乡,在来首都上学之前其实她跟我示好过,不过那会儿我一心只想着好好学习赚钱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后面来了首都,她慢慢的就变了,总是在我面前说我没钱没势,还说要在首都找个有钱的男人,要成为城里人。”周霆话语顿住,抬眸看向陈宁琼,语气认真:“宁宁,我不喜欢这样势利虚荣的人,所以我不会跟她在一起。”

    “不过你放心,虽然我现在很穷,但我一定会努力让你过上好日子。”

    不得不说他这副姿态看上去的确很能打动人,至少陈宁琼就被他给蒙骗住,感动得眼眶都红了。她吸吸鼻子,语气无比坚定:“阿霆,我相信你!你这么优秀,以后的成就肯定很好!”

    周霆笑笑,把锅里已经烫熟的菜放进陈宁琼碗里,惹得后者又是一阵感动。

    这种被家人保护得很好的大小姐果然容易上钩。

    周霆心里满意,丝毫不觉得自己这种抹黑姜如安的行为有何不妥。

    从火锅店出来,周霆将陈宁琼送回宿舍,后者依依不舍地看着周霆消失在视线中,转身心情很好的回寝室。推开门,室友们早已经回来了,听到声响投来视线,看她满脸笑容忍不住出声打趣。

    “唷,陈大小姐和男朋友约会回来啦?”

    “看你这笑容,嘴角都快撇到耳朵去咯!啧啧!”

    “我要是陈大小姐也高兴,周霆在我们学校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为人冷淡。偏偏只对自己女朋友温柔,你不知道,学校里好多人都在羡慕你呢!”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误会。

    周霆当初刚到首都来上学时,心里还留有几分傲意。他成绩好长相好,在偏僻的老家被人追捧惯了,来到首都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对于其他人多多少少有些看不上。不过他会伪装,倒也没让人发现,只是让人觉得他不好接触有些冷淡。

    在首都待久之后,周霆的傲意没有了,反而升起些许自卑。他引以为傲的成绩在人才济济的首都大学并不算特别出色,也就只有这张脸不错而已。然后他变得更不好接近了,他觉得那些人可能都在心里嘲笑自己是个乡巴佬。

    久而久之,周霆在众人心里就留下个高冷的印象。

    但他长相帅气,这高冷反而给他增添不少魅力气息。

    听到室友们的打趣,陈宁琼脸蛋一红,心里也十分得意,嘴上却说着:“你们误会啦,阿霆人很好的。”

    “你是他女朋友,他不对你好对谁好?”某个跟陈宁琼不怎么对盘的室友阴阳怪气道,“不过我听人说周霆在你之前处过一个对象,还是他老乡呢,这事儿你知道不?周霆没跟你说过?”

    陈宁琼闻言,脸上笑容收敛了些,看了眼说这话的人:“我当然知道了,阿霆跟我说过。他跟那个女生只是老乡关系,以后你们别瞎说,他也不可能喜欢那个女生。”

    “他说你就信啊?男人的话最不可信了。”

    “那个女生虚荣又势利,嫌弃阿霆没钱,阿霆也不喜欢她这样的。”陈宁琼语气认真地反驳回去。

    其他人闻言顿时来了兴趣,让她仔细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儿。

    陈宁琼要帮自己的亲亲男友澄清这个传闻,便把他之前说的话一字不落地复述了一遍。

    “不会吧?我跟她一个系的,看不出她是这样的人欸!”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跟她又不熟,肯定不知道啊。”

    “没想到这个女生居然这么虚荣!不过说实话,她长得这么好看。想找个有钱的男朋友应该很简单吧?”

    像她们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心里或多或少都有攀比心。攀比心强的甚至会嫉妒上那些比自己厉害的人,不论男女。而姜如安长相出色成绩出色,可以说是不少男同学心目中的女朋友最佳人选。

    这自然会引起某些女生的不爽。

    于是陈宁琼所说的,关于姜如安的话就被人给传了出去,甚至越传越过分。一开始只是说她虚荣势利,到后面就变成她被人包养,成了别人的情妇。虽然九十年代的风气已经比较开放了,但是这样的流言对一个女生来说还是有着致命的打击。

    姜如安这段时间都忙着炒股,压根儿不知道学校里的传言。

    她之前选的五支股票,只有那两支特意选出来的跌了,其他三支都以不同程度的涨幅往上增涨。其他人还在陆续买进,而姜如安却毫不犹豫的全部抛出,两千块钱资金瞬间就变成了两万块。

    这个时候股市还没那么多限制,一波暴富不是梦。

    姜如安留下一万块资金,把这一万块钱再次分五份,选五支不同股票,剩下的钱继续存进银行账户中。银行账户里的钱有一万多了,应该能够支撑姜父动手术以及医药费,不过现在离过年还有几个月,多赚些钱当然更好。

    有了钱也就不需要再亏待自个儿。

    原主来首都之前已经做好决定过年不回家,因此也带了厚实的衣服。这些衣服都不知道穿了多少年,衣服上缝补的痕迹格外明显,而且也不咋保暖。

    姜如安当然不会虐待自己,当下就去附近的商场里买了几件羽绒服回来。

    羽绒服在八十年代中就开始流行起来了,但只有家里有钱的才买得起,毕竟那时候一件羽绒服价格就将近一百块,普通人压根儿就穿不起。九十年代后经济方面比八十年代好了很多,羽绒服的价格也更贵,好几百块钱一件,普通人还是买不起。

    姜如安手里攥着有钱,给自己买了两件羽绒服。

    买完羽绒服买两件保暖裤,接着又买下两双靴子,把全身上下的衣服都置办了两身。回去的途中,姜如安又买了点水果拎着回到学校。一进学校,她就感受到旁边投来各种异样复杂的眼神。

    她眉宇微蹙,将疑惑埋在心底,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宿舍。

    “如安,你怎么买这么多东西?”余莲刚下课回来,看到她提着那么多东西,连忙上去帮忙:“花了不少钱吧?”

    姜如安回她:“股票赚了点钱,就给自己买了两身冬天的衣服,自己带的衣服不保暖了,也没多少钱。”

    “我买了冬枣,你拿去洗洗吃。”

    “你买了冬枣?这冬枣很贵欸!”余莲吃惊极了,要知道这个时候的冬枣可贵了,要好几块钱一斤呢!她拿出一颗在衣服上擦了擦塞进嘴里,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咀嚼声,出声赞叹道:“好甜!如安,看样子你股票赚了不少嘛!你真棒!”

    “给我看看你买了什么?羽绒服啊,我今年还没买呢,早知道就让你等我我们一起去买了……”

    姜如安:“周末我可以陪你去。”

    “好啊!”余莲眯着眼笑,也没问究竟赚了多少钱。

    姜如安这些东西一共花了近千块,两件羽绒服一共就花了五六百块钱,这要是换作别人估计早就刨根问底了。

    余莲拿着冬枣去厕所洗了洗装回口袋里,拿回来跟姜如安一边吃一边闲聊。聊了没一会儿,半掩着的门被推开,张玉同样提着东西回到寝室。她看到姜如安两人挑了挑眉,炫耀似的把袋子打开掏出一件大红色的羽绒服出来。

    “姜如安,你看我这羽绒服好不好看?”

    姜如安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小心眼,随口敷衍了一句:“还行。”

    “这是我爸爸花三百块钱给我买的新衣服!羽绒服你知道吧?很贵的,你估计这辈子都穿不起呢,要不要摸摸?”张玉很是得意,边说边脱外套,把新衣裳穿上去爱不释手的摸了摸,心情特别好。

    她抬起下颚,用余光睨着姜如安,优越感十足。

    姜如安哦了一声,偏过头对余莲说:“小莲,我下午也买了两件衣服,你拿出来看下好不好看。好看我周末陪你去买,咱俩穿一样的衣服。”

    “好嘞!”余莲瞬间明白,拿起姜如安床上的袋子,拉出两件崭新的羽绒服轻轻抖了抖:“不错欸,如安,你眼光真好!我觉得这件白色的羽绒服很好看,我能不能先试试?”

    姜如安点头:“当然可以。”

    余莲便美滋滋的穿在自己身上,同时看向张玉,“这是如安买的新衣服,你觉得咋样,好看不?”

    “……”张玉不敢相信,“不可能吧,她哪来的钱啊?”

    谁不知道姜如安有多穷?没课了就要去兼职,身上的衣服来来去去都是那么两件,吃饭连荤菜都舍不得买!

    没等到回答,张玉的眼神变得奇怪起来,上下打量着姜如安,鄙夷道:“该不会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吧?切,我还以为你有多清高呢,没想到你居然靠这种下三滥手段挣钱!真让人恶心!”

    姜如安闻言眉梢轻轻一挑,看着张玉脸上的神情,再回忆起之前进学校旁人投来的视线,心里有了个底。没等她说话,余莲率先炸开,瞪向张玉:“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什么下三滥手段?如安凭自己本事赚的钱,怎么就恶心了?”

    虽然炒股赚钱她不是很赞同,但这跟恶心有啥关系?

    张玉嗤笑一声:“外面都传遍了,你还不知道呢?大家都说姜如安是小三,被男人给包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