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85章 第八个女主6 虐文

第85章 第八个女主6 虐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劝你还是别跟她一起玩了, 多掉价啊。”张玉扯扯嘴角,一副嫌弃得不行的表情,“我要跟辅导员说让她给姜如安换宿舍,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可不想跟这种人待在一起!”

    余莲先是有点懵,听到这话后顿时就怒了:“你胡说什么啊?如安怎么就被包养了,你有毛病是不是?”

    张玉也有点生气:“这都是别人说的啊, 你骂我干嘛?”

    “别人说什么信什么, 你没脑子?”姜如安倒没生气, 她心里有底, 听完平静地撩起眼皮睨了张玉一眼。

    张玉涨红了脸, 神情格外激动:“我觉得他们说得对啊, 你一个乡下来的穷鬼哪来钱买羽绒服?你知道这衣服有多贵吗, 还说不是被人包养了?”被余莲怼她没有很生气, 但姜如安一反驳, 她就跟吃了炸-药-桶似的瞬间炸开。

    “两件羽绒服好几百块钱呢,你平时吃饭连几毛钱的荤菜都舍不得买,怎么可能有钱买衣服?呵呵, 你平时整的跟自己有多清高,还不是一个婊-子。”张玉用最恶毒的话语攻击对方,丝毫不考虑她能不能承受得住, 恶意几乎要凝成实质。

    姜如安挑了挑眉:“哦,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被人包养了?了解得这么清楚, 怎么,我被人包养的时候你在旁边看着?”

    “……你有病啊?”张玉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愣了片刻,大声吼回去:“我怎么可能会在旁边看,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不要脸吗?”

    张玉之前回来的时候没有关门,声音吸引了隔壁寝室的女生,很快门外就出现几个畏畏缩缩探头探脑的身影。张玉和余莲情绪比较激动没有注意到,姜如安倒是注意到了,但她什么也没说。

    张玉还在那儿一条条列出她被包养的证据,大概是越说越自信的缘故,连带着声音也逐渐增强。姜如安被包养的消息这几天本就传得轰轰烈烈,见到可以近距离吃瓜,门外的女生连忙叫上自己好友,把宿舍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说完了吗?”姜如安见她不说话了,不慌不忙反问了一句,显得格外平静:“我没有被人包养,钱是我自己赚的。我不知道你是听谁说我被包养,还是说谣言的源头就是你,反正从今天起,我要是再听到这样的说法,就直接报警找辅导员跟你谈。”

    张玉瞪大眼睛:“凭啥啊,这话又不是我说的!再说了,你怎么可能赚这么多钱?你半个月前身上还没啥钱呢!半个月赚这么多,咋可能?”

    外面吃瓜群众也无比赞同地点头。

    是啊,半个月时间能赚多少?他们现在还是在读大学生呢,没经验没背景没关系,上哪儿找能赚这么多钱的路子?说谎也不打个草稿吗?这谣言传了两天,导致众人对姜如安的印象都不太好,先入为主的观念,让人觉得她说话可信度不高。

    姜如安笑笑,语气十分温和,但说的话却让人格外脸疼:“你自己不可能,凭什么觉得别人不可能?”

    “我这几天在炒股,赚了一笔小钱。”

    “哦,股票凭证在这儿呢。”

    姜如安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股票两个字,让张玉把涌到喉咙的话给重新咽了回去。

    “就是啊,这些钱都是如安自己炒股赚的,还带我一起去证券交易所看过呢。”余莲在旁边帮腔,“张玉你实在太过分了,之前就一直针对如安,现在还开始污蔑抹黑她!你不知道你这么说会毁了如安的清白吗?你心肠怎么这么歹毒啊?”

    众人的眼神都聚集在姜如安手里的股票凭证上,脸上表情各异。悉悉索索的议论声在门外响起,大家伙儿交头接耳的讨论。

    “这么说,她没有被人包养啊?”

    “我觉得她没说谎,这些钱应该真的是她炒股赚来的。”

    “炒股这么赚钱?那两件羽绒服可要花好几百块钱呢,我爸妈都舍不得给我买,太贵了!都快赶上我爸一个月工资了!”

    有人关注点十分清奇:“炒股能赚这么多钱啊,我也想去炒股。”

    虽然她们声音不大,但寝室里的人能听到。姜如安看向说想去炒股的女生,对女生说道:“不要盲目去炒股,除非你运气很好,否则你扔多少钱进去都听不见个响声。”

    她随手拿起放在自己床头的笔记本,面向宿舍外的人翻开,里面全都是关于股票的笔记,密密麻麻的字像是蝌蚪一般看得人头昏脑胀。但也能够看出来,笔记本的主人记载得十分用心。

    “我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去研究股票,看这方面的书,有空就往证券交易所跑,都没办法保证自己能够一直赚钱。”假的,如果不是为了低调赚钱,姜如安能够保证自己看中的股票不会亏。

    但其他人不行,九十年代的股票市场的确是个火坑,多少人因此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她可不想有人因为看到自己股票赚钱跟风去尝试,然后陷进坑里出不来。

    所以见有人对炒股感兴趣,她就把其中的利害解释得明明白白。

    “这个的确,我有个远房亲戚就是因为炒股把钱亏得一干二净,借了高利贷还不上,现在一家人搬去了乡下压根儿不敢回来。”某个女生说道。

    姜如安点点头:“如果你们只是好奇,可以去试试,但千万不要抱着能够一朝暴富的想法,也不要陷进去。”

    “我在证券交易所可是见过不少悲剧了。”

    她举例了几个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典型例子。

    这么一听,好些蠢蠢欲动跃跃欲试的人就被吓得歇了炒股赚钱的想法。当然,也有胆子大或是真很好奇的人,拉着姜如安问了不少关于炒股的信息。姜如安有问必答,解释得十分清楚明了,由此可见她对股票是真的很了解。

    眼看着场面突然拐了个大弯,旁边的余莲有些无奈,伸手戳戳姜如安的胳膊,委婉的提醒她:“如安,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被张玉抹黑污蔑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姜如安恍然:“哦对。”不过她没有去问张玉,反倒是问围绕在自己门口的人,问她们是不是也知道这个谣言。

    “对,我们也听说了,我记得好像就是这两天传出来的吧?”

    “就是这两天,我是听我室友说的。”

    “不是我说的啊,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就是隔壁院的路人甲!”

    “我是听龙套丙说的……”

    “……”

    大家伙儿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这种谣言本来就是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开,知道的人那么多,基本上很难找到背后散播谣言的人。姜如安也没奢望可以把散播者拽出来,毕竟她自己心里有数。但她没想到,这些人聊着聊着居然还真把散播谣言的人给找到了!

    姜如安:“?”

    “就是她,就是李美君说的。她是陈宁琼室友,陈宁琼你知道吗?周霆的对象,我觉得可能是陈宁琼跟李美君说了,然后她又告诉了别人。”

    “外面不是老有人说你跟周霆之前处过对象吗?大概是陈宁琼听了不舒服,故意这么说让李美君来污蔑你!一定是这样的!”

    姜如安闻言皱了皱眉。

    说实话,她不觉得是陈宁琼做的,大概率就是周霆跟她说自己是个虚荣势利的人,然后陈宁琼告诉室友,李美君听到添油加醋同别人说。

    “真的吗?她也太过分了!”余莲信了,觉得这分析有理有据很难不信服。然后她气得不行,卷起袖子恨不得现在就飞到陈宁琼面前跟她一决高下。

    姜如安把她按住了,看向门外的人,笑了笑说:“希望大家要是再听到这样的谣言可以帮我澄清一下,麻烦你们了,谢谢。”

    “不用谢,这是应该的!不好意思啊,之前我还以为那个谣言是真的,在背地里骂过你……”

    “我也得跟你道歉,对不起啊如安同学!”

    “对不起!”

    “姜如安同学,不好意思,我不该信谣言!”

    道歉的声音此起彼伏,让姜如安都愣了愣,接着露出一丝暖心的笑容,回道:“没关系,不过你们以后要是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得查清楚再说。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没有亲眼看到,都不要一竿子打死。”

    大家伙儿点头称是,又围着姜如安问了好些关于股票的问题,等到外面天色慢慢暗下来才渐渐散开。

    等到人走得差不多了,姜如安才慢悠悠的收起笔记本,瞥向旁边神情僵硬的张玉。她脸上笑容未散,只是看着有些冷漠,纯正的黑眸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看得张玉遍体生寒,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惧意。

    不过这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毕竟张玉这种人自大又脸皮厚。明明是她的错,可她拒不承认,甚至还瞪姜如安小声嘀咕:“谁知道你是不是在骗人,炒股真有这么赚钱?”

    姜如安看着她,突然又笑了,温声回答:“当然赚钱了,你看我买的这两件羽绒服,一共花了六百五。还有两件保暖裤两双鞋子,差不多花了快一千呢,都是我炒股赚回来的钱,也就花了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吧。”

    她特意放慢了说话语速,听起来有种诡异的蛊惑感。

    “……这周我买的股票又赚了,应该也有个几百上千吧。我本金不够,不像其他人,一次可以赚成千上万。”

    张玉眼神微微闪烁,眼底爬出显而易见的欲-望。她想,既然姜如安都可以靠炒股赚那么多钱,那她肯定也可以啊!至于会不会亏本,她运气这么好,说不定不会亏呢?可以花点零钱试试,要是亏本就收手!

    听到张玉突然急促沉重的呼吸声,姜如安就知道对方上钩了,转过身不再言语,只是嘴角浮现一丝带着讥讽意味的笑容。

    关于姜如安被人包养的谣言很快就被打破,当天在场的人都自觉帮着她辟谣澄清,连带着开始有意无意疏远孤立散播谣言的人。他们觉得是李美君和陈宁琼商量好的,于是陈宁琼被连带了。

    姜如安知道的时候只是挑了挑眉,倒也没说什么。

    这谣言虽然不是陈宁琼传出去的,但肯定是她跟室友说了什么。而且谣言在学校里穿了好几天,她就不信对方不知道,然而陈宁琼什么都没解释,就足以证明她不无辜。

    姜如安也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没事儿就跟余连一块儿逛逛街,到时间了就去证券交易所里买卖股票。期间遇到过好几次刘任羊,对方对她特别关注,每回都问她买了什么股票。姜如安想到第一次来买股票时刘任羊好心劝过自己,偶尔也会跟他说一两句。

    这天姜如安刚和余莲逛街回来,回宿舍的时候看到周霆在宿舍楼下站着,看那模样应该是在等人。她只瞥了一眼就收回视线,被余莲挽着手臂往宿舍口走,没想到周霆看到她出现居然径直走了过来。

    “姜如安,我想跟你谈谈。”周霆冷着脸,语气算不上多好。

    姜如安平静地同他对视,“我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

    “姜如安!你就非得这么绝情吗?”周霆见她准备绕开自己,忍无可忍,带着埋怨的语气低声喊道:“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能称得上是朋友吧,朋友之间聊一聊都不行?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漠了?”

    他咬着牙,面色隐忍,显得有些狰狞。

    姜如安脚步停住,目光转回他身上,语气淡淡:“我知道你找我想说什么,是关于之前谣言的事儿吧?你女朋友受委屈了?”

    “你找我也没用啊,又不是我对你女朋友做了什么。自作自受罢了,怪得了谁呢。”

    周霆不悦:“宁宁是无辜的,李美君才是罪魁祸首。”

    “无辜?”姜如安眉梢轻挑,“这谣言在学校里传了几天,我不信你们不知道。既然知道,你们为什么不替我澄清?说起来,还有个罪魁祸首应该是你才对,那些话,应该是你对陈宁琼说的吧?”

    被人戳中了尾巴,周霆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周霆当然听说了这个谣言,非但没想澄清,甚至还想让谣言传得更加猛烈些!这样,就不会有人再提起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陈宁琼也会更加高兴,更加心疼自己。所以他压根儿就不可能去澄清,没有火上浇油还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去说这个会自毁形象。

    面对姜如安的问题,周霆大概是心虚,说不出反驳的话。

    看着对方脸色青青白白的变化,她轻嗤一声,和余莲一起继续回寝室。

    不过怎么说周霆也是男主,脑子还是有的。又过了两天,学校里没有人再说陈宁琼了,只说李美君这个人口蜜腹剑两面三刀。一个人扛起了所有的锅,在学校里的名声直线下降,就连辅导员和教授们都知道了,对她感官非常不好。

    姜如安一心赚钱没去关注这些,还是其他女生过来问关于股票的事情顺带说的。她听完没说什么,毕竟这样的结果也是李美君作茧自缚自作自受,该她受着。

    “如安,明年见哦!”余莲将自己床铺整理好,带着收拾好的背包和姜如安挥挥手离开。

    放寒假了,大家伙儿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姜如安当然也不例外,她原本想从首都买点东西带回去给家里人,但东西太多不好拿,便只给他们每人买了一套衣服,拎着颇重的背包坐上返乡的火车。

    临近过年,火车上人非常多,幸亏姜如安有经验早早的去买了张卧铺票。两天的时间,可以舒舒服服躺着回去当然是最好的。

    老家在H省,一下火车姜如安就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意扑面而来。她裹紧了脖子上的围巾,背着包搭乘班车到市里,接着又坐班车到镇上改成摩托车到村里。快到过年,外出打工的人都回来了,村子里还挺热闹。

    姜如安一进村子就被村里人给认了出来,毕竟这个小村子这么多年就只出了她和周霆两个大学生,很难让人忘记。

    “如安丫头,你咋个回来啦?我听你妈说,你和周霆不是不回来过年?咋就你一个人,周霆小子嘞,没回来啊?”

    “翠花婶。”姜如安笑着打了声招呼,回了一句:“就我回来了。”

    “才一年不见,你越来越像城里人咯!首都咋样,大不大?”

    “你身上穿得衣裳真好看,花了不少钱吧?”

    “首都咋个样啊?”

    “……”

    姜如安回了几句,“婶子们,我得先回家了,外头冷。”

    “欸成,回去吧!”

    她笑了笑,背着包往家里走。大概走了有五六分钟,姜如安才看到冒着炊烟的姜家。村子里的房子都是土坯房,用泥土做的房子,经历了几十年的风吹雨打,墙上都出现了大大小小好几道裂缝。

    现在是饭点,村子里每家每户都飘着炊烟和香气。

    劳累了一年总得吃点好的犒劳自己。

    姜小妹端着碗从厨房出来,脸上带着笑。今天姜父从镇上买了只鸡回来,有肉吃了!他们家穷,平时几个月都沾不到一次荤腥,难得能够吃肉,心情好得不行。她余光一瞥,突然看到院子外面站着个熟悉的身影,忍不住仔细看了眼。

    外面的年轻女生穿着件好看的白色外套,戴着条红围巾,乌黑亮丽的头发披散在身侧,像是从城里来的有钱小姐。

    就是那张漂亮的脸蛋看着有点眼熟!

    姜小妹很少出门,从来没见过打扮得这样出众的人,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越看就越疑惑,怎么这漂亮姐姐跟自己去首都念书的姐姐长得这么像啊?

    然后她看到门外的女生招了招手:“小妹。”

    姜小妹:“???”

    她大吃一惊:“姐???”

    “嗯。”姜如安应了一声,伸手轻轻推开院子外围着的木栅栏往里走。看着姜小妹一脸震惊恍恍惚惚的模样,在她面前晃了晃:“怎么了?这才多久不见,就不认识我了?”

    姜小妹还有些恍惚,“妈不是说你不回家过年吗?”

    “之前觉得火车票太贵了,现在手里有钱,肯定要回家过年。”姜如安回道。

    姐妹俩站在房檐下聊天,厨房里让小女儿拿东西的姜母半天没等到人,从厨房里出来,边走边在衣服上擦干手上的水迹。“小妹,妈不是让你拿——二妹?你、你咋回来了?你不是不回来过年吗?”姜母看到姜如安,也跟着傻眼了。

    不过她倒是比姜小妹更快回神,脸上飞快露出灿烂的笑容来,发自内心的感到喜悦。

    “啥时候到的啊?咋不说一声,让你爸去镇上接你!饿不饿?冷不冷?快进屋说,你爸和你哥还有小弟要晚点儿回来,你饿的话就先吃……”姜母高兴地念叨着,目光黏在姜如安身上不肯移开,开心得仿佛都年轻了好几岁。

    姜小妹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冲进堂屋把碗放好,又火急火燎跑出来抱着姜如安的手臂撒娇。姐妹俩关系很好,当初原主去首都上学,姜小妹一边哭一边追着她跑到村外,哭得让人心疼。

    所以原主想要好好读书,让家人们能离开这个贫穷的村子。

    姜如安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两块巧克力塞到小妹手里。

    “这是啥?”姜小妹眼睛亮晶晶的,好奇地问。

    姜如安告诉她这是巧克力,算是糖果的一种,入口时会有一点点苦,但味道也不错,好多年轻小姑娘都喜欢吃。

    家里穷,姜小妹没怎么吃过糖果,一听可高兴了。剥开一块巧克力咬了一小口,“好吃!怪不得城里人喜欢吃,妈你也尝一口!剩下那块我给大哥和小弟留着!”

    姜母不可能跟自己孩子抢吃的,摆摆手让小妹自己吃。厨房里的菜还没好,姜母说了两句又回去继续炒菜,自己外出的孩子回来了,她这心里快乐得很,浑身上下充满了干劲儿。姜如安放好背包后想去厨房帮忙,都被她强势地赶了出去。

    “坐了那么久的车肯定很累,你去堂屋坐着,这用不着你!”

    没办法,姜如安就只能跟小妹一块儿待在堂屋。小妹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不停问她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她都好脾气的一一回答过去。

    大概过了有十分钟,屋外传来姜父和姜大哥姜小弟的声音。

    姜小弟:“妈!三姐,我们回来了!三姐你快来,我这里有好吃的!”

    “我这里也有好吃的!”姜小妹走到堂屋门口笑嘻嘻地说道,举起手里的小面包晃了晃,“看,这是二姐给我的,可好吃了!”

    这句话就像是一颗投进平静湖面的小石子,让这原本平静的湖瞬间就沸腾起来,就连一向板着脸的姜父都露出一抹激动的神情。没一会儿,姜如安就被自个儿的哥哥和弟妹们给围住了。

    “二妹,你回来咋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啊。”姜大哥今年二十三岁,因为经常干活的缘故皮肤很黑,是纯正的古铜色。这一笑,在肤色的衬托下显得牙齿更加森白,透着些许憨气。姜父和姜母长相都不错,几个孩子更是继承了他俩的优点,长得都好看。

    姜如安道:“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坐车回来也一样。”

    “姐,姐!你就没给我带啥吗,你这样我很伤心!”姜小弟捂着自己胸口,耍宝似的露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逗得兄妹几人忍俊不禁。

    姜如安忍不住笑,指了指桌上的白色袋子:“喏,自个儿拿去。”

    那白色袋子里装着好些零食,都是她从首都买回来的,有小面包糖果巧克力等等。家里穷,兄妹几人从小到大基本上都没吃过什么零食,她就零零散散都买了好几样。

    “二姐你真好!”

    饭菜上桌,姜父姜母也来到堂屋。

    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二女儿,姜父面上满是矜持的骄傲,想要关心关心女儿,但因为他平时都是不苟言笑的慈父模样,此时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求救般的目光看向姜母。夫妻俩一起生活几十年,孕育了四个孩子,默契十足。

    只一个眼神,姜母就知道姜父想干啥。

    “如安,你在首都过得咋样?有没有人欺负你,钱够不够?不够你就说,让你爸给你,千万别饿着自己啊。”姜母开口说道。

    姜父点头附和:“对。”

    “放心吧妈,我手里有钱,饿不着自己。”姜如安笑眯眯地回,“您看,我是不是还胖了不少?”

    夫妻俩闻言仔细打量着一年未见的女儿,见她好像真的胖了一些,担忧的情绪才少了点。不过姜如安也不是真胖,只是原主之前为了省钱不吃肉,营养跟不上瘦得有些厉害罢了,现在这模样才算是比较正常。

    一家人聚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再加上姜如安去了首都念书一年没见,饭桌上的话题基本都是围绕着她来。

    问首都怎么样,大不大,人多不多,热不热闹。首都大学怎么样,大不大,人多不多,同学们对她好不好。

    姜如安都一一回答过去。

    等吃完饭,姜如安顺手把放在一旁的背包拿过来打开,掏出好几件羽绒服:“我还给你们都买了件新衣服,这是羽绒服,穿起来很保暖。这三件黑色给爸大哥和小弟,棕色给妈,浅蓝色小妹的。”

    不是姜如安不买别的颜色,只是姜父和姜大哥平时要干活,穿别的颜色的衣服容易弄脏不好洗,姜小弟同理。

    姜小妹和姜小弟没想那么多,见自己居然有新衣服穿,欢呼一身,从她手里接过衣服迫不及待地穿在身上,爱不释手。

    “这衣服,得花不少钱吧?”姜母问道。

    “我知道羽绒服。”姜大哥皱起眉头,“我之前去市里买东西的时候看到商场里挂着,好像是一两百块钱一件,二妹,你是不是把身上的钱都花光了?”

    姜母和姜父震惊了:“啥?两百块一件!?”

    他们盯着手上的羽绒服,像是要在衣服上盯出一朵花儿来似的。两百块一件衣服这么贵,这衣服上难不成有金子??

    “二妹,你把这些衣服拿去退了!”姜母十分心疼,絮絮叨叨念叨着:“人回来就好了,花这么多钱干啥啊?你自己留着多买点好吃的补补身体,读书费脑子要多吃点才行!你从小身体又不怎么好,别太累着自己……”

    姜如安已经猜到他们会是这种反应,解释道:“爸妈,你们放心吧,我手里还有不少钱呢!这些衣服都没花掉多少,等过两天,咱们全家一起去省里逛逛!”顺便哄着他们去医院里做个体检,特别是姜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