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86章 第八个女主7 虐文

第86章 第八个女主7 虐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如安一说自己在赚钱, 姜父姜母的注意力瞬间就被引走,面上带着些许不赞同。姜父又看了姜母一眼,后者开口问:“如安啊, 你不是在念书吗?咋还去赚钱,你身体吃不吃得消啊?”

    “大学课程没那么紧,而且我现在是大学生,赚钱的路子很多。”姜如安半真半假地解释, “我在学校里自学了金融方面的知识, 找了个专门帮人分析股票市场投资股票的工作, 工资很高, 能拿到10%的佣金。”

    家里人没去过大城市, 不知道股票是什么, 但姜如安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没有说自己在炒股, 免得日后他们知道了会担心。她边说边从背包里掏出一沓钱放在桌子上, 这是回来前她特意去银行取的钱, 取了大概有五千出来,桌上这些钱有三千。

    全是一百整的面额。

    姜家人:“!!!”

    他们哪见过这么多钱,看呆了:“咋, 咋这么多钱???”

    姜如安简单解释了一下炒股,“我推荐给顾客的股票很少亏损,顾客觉得我很靠谱, 给给我推荐了不少顾客,每个人都赚钱, 我每笔都能提10%的佣金,钱当然就多了。”

    “我明白了,简单来说就是二妹很厉害。”姜大哥虽然听不太懂什么股票什么涨幅,但他总结了中心思想!反正就是他们家如安很厉害, 所以才能赚这么多钱!

    姜小弟和姜小妹不约而同地附和:“对!二姐最厉害了!”

    想到这,姜家人原本还很紧张担忧的情绪瞬间消散不少。没错!他们的闺女/妹妹/姐姐本来就很聪明很厉害,赚这么多钱也很正常!

    姜父也暗暗点头,刚刚他还担心自家闺女是不是干了啥犯法的事情,不然咋一下子赚那么多钱。现在想想她闺女那么厉害,打小就聪明,是村子里唯二的大学生之一,赚那么多钱再正常不过了!

    想到这,姜父脸上不免透出这些骄傲自豪的神情。

    那么聪明厉害的闺女,是他生的!

    不似姜父那般啥情绪都闷在心里,姜母老早就夸上了:“我就知道,咱们家二妹会有大出息,还在读书就开始赚钱……”

    姜如安见家里人都接受了,心情不由得放松了些,笑着把钱往父母那边推了推:“这些钱你们拿着,等过完年让小弟小妹去念书,顺便把咱家的欠账还上。别不舍得,也别给我留着,我现在自己能赚钱。”

    家里穷,供她去首都上学花了不少钱,姜小弟和姜小妹小学毕业就没再去念书了,可以说原主是踩在家里所有人肩膀上去首都念的大学。现在赚了钱,自然是让弟妹重新回学堂,多读书总是好的。

    至于姜大哥,姜如安有别的安排。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继续念书了吗?”姜小妹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充满对读书的渴望。她学习成绩虽然比不上原主,却也不错,要是能够一直保持,说不定也能够考上大学。

    只不过她明白家里没钱,供了二姐就没办法再供自己了,于是只能把这份心思给埋在心底,装作自己不是很喜欢读书的模样,只为了不让父母和二姐难受。

    姜小弟虽说不如小妹那么激动,但也很高兴。

    看到小儿子小女儿这么期待的模样,姜母眼眶一红,鼻子一酸,心里难受得不行。她没有推辞,温声回道:“当然可以去念书了,但是你们要答应我,去了学校就得好好念书,不能辜负二姐,知道吗?”

    “知道啦!!”

    从饭桌上下来,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姜母抱着床被子让姜如安和姜小妹睡一张床,她的房间没收拾,里面灰尘有点多,明天打扫了才能去睡。姜如安让她别这么麻烦,寒假就一个月时间,她待不了多久,跟小妹睡就行,大冬天两个人睡还暖和。

    姜母想想也是。

    用热水洗了脸洗了脚,一家人便回屋上床休息了,暖橘色的光芒从窗户缝隙往外泄出,看着就觉得温暖。

    姜小妹大概是太激动了,一时半会儿睡不着,缠着她说大学的事情。姜如安便挑了几个再学校里发生的有趣的事情说,姜小妹心生向往,愈发坚定要好好念书。

    一夜好梦。

    第二天醒过来发现外面雪白一片,刺骨的寒意从四面八方传来,下雪了。姜如安忍着寒气穿上衣服,给还在睡觉的小妹拈了拈被子盖好,推开门往外走。

    “醒了?咋不多睡会儿,小妹嘞?”姜母在厨房里忙活。

    厨房烧着火,温度要比外面高一些,姜如安走过去回道:“平时都这个点起习惯了,小妹昨晚睡得晚了些,让她多睡会儿。爸和哥呢?”

    “村里老李家快娶媳妇儿了,想把屋子翻新一下,你爸和你大哥去帮忙了。”姜母说着,动作麻利的把放在锅里热的白粥端出来给她喝。

    姜如安端着白粥暖暖手,又皱起眉头:“这么冷的天,又下了雪,不安全。”

    “都是一个村子的,再说老李家还给钱,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姜如安眉头紧皱,还是有些不赞同,目光看向姜母身上打了不少补丁的衣服,问她:“妈,你怎么不穿我买的新衣服?那衣服穿着更暖和,你这棉衣穿了好几年了,穿着跟没穿一样。”

    “干活哪能穿新衣服啊。”姜母回,“等过年再穿,那衣服这么贵,要是干活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咋整?你爸跟你哥也没穿,就等着过年穿出去跟人炫耀嘞。”

    虽然猜到会这样,但姜如安还是忍不住叹息一声。

    等明天带他们去城里非得多买几套逼着他们穿不可,衣服就是拿来穿的,坏了就重新再买!

    姜母突然想到什么,直起腰:“对了,二妹啊,周婶让我问问你,为啥就你回来了,周霆咋没回来?周霆有没有让你给家里人带啥东西啊?”

    周霆还没打电话回来,两家人现在关系依旧不错。

    姜如安闻言,脸上神情变得冷淡了些,喝了一口已经温热的粥:“不知道,他没跟我说。”

    姜母察觉到不对劲,“咋的了?你俩闹矛盾了?”

    “妈,以后你别在我面前提周霆。”姜如安面上闪过厌恶之色,说:“我跟他绝交了,他一边骗我一边跟别的女生处对象,脚踏两条船。被我发现之后就跟其他同学说我爱慕虚荣,说我当人小三……”

    她简单说明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啥??”姜母呆住了,消化完这些话后面上浮现出怒气,“周霆咋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他咋能这么说你?”姜母脾气好性子软和不会骂人,被气得狠了,来来回回也就这么两句话。

    她嘴唇直哆嗦,恨不得现在就出现在周霆面前,用手里的菜刀把对方给砍成两半。他说这种话,要是别人信了,那如安的清白和名声不就毁了吗?好歹两人也认识了十多年,咋能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妈,这事儿都过去两个月了,您别太生气。”姜如安说。

    姜母:“我咋能不生气?我快气死了!亏我以前还觉得他不错!啥人啊这是?”

    “他想成为城里人,觉得我没用,做出这种事情挺正常的。”姜如安见姜母气得不行,走过去伸手在她后背上拍了拍顺顺气:“反正以后咱们少跟他家来往就成。”

    姜母听着不得劲儿,抓着她的手说:“别听他瞎说,我闺女厉害着呢!村里老贾家都没你厉害,赚得钱都没你多!”

    姜如安闻言笑开,点头附和。

    等到姜父和姜大哥回来,姜母迫不及待把这事儿告诉他们,姜大哥气得想冲到首都把周霆揪出来暴打一顿。瞧着家人们义愤填膺的模样,姜如安心里滑过一丝暖流,作为受害者的她开始安慰家里人。

    她目光落在姜父身上,见后者脸色有点难看,立马过去给他顺顺气。

    姜父气得胸口疼,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厉声说道:“以后不要跟周家人来往了,他们嫌弃我闺女,老子还看不上他们呢!什么玩意儿!”他闺女聪明能干又漂亮,周家那小子是脑子被屎糊住了?

    “好了爸,咱不说这个,您别生气了。”姜如安转移话题,“明天我们一块儿去省里置办点年货,顺便带小弟小妹逛逛,他俩应该还没去过省里吧?”

    姜父喘着气说:“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姜如安:“那怎么行,一家人当然得一起去!”她说着,冲小弟小妹使了个眼色。俩兄妹围在姜父身边撒娇,后者刚开始还板着脸,到后面忍不住露出细微的笑容,同意了下来。

    见姜父脸色比刚才好了些,姜如安才松了口气。

    次日,一家人起了个大早,吃过早饭后朝着省里出发。在姜如安的要求下,每个人都穿上了她买回来的羽绒服,大概是穿了新衣服心情好,看上去精气神都不一样。

    姜如安回来的事情在村子里传遍了,只不过她这昨天一直待在家里没出门,临近过年每户人家家里事情都比较多,没空过来凑热闹。这下看到姜家一大家子浩浩荡荡出门,有人问他们去哪儿。

    姜父早就想炫耀了,但表现得比较矜持,回那人:“这不是我闺女在首都念书的时候也赚了点钱吗,说要带咱去省里逛逛。”

    “你闺女真孝顺!你身上这衣服也是你闺女买的吧?”

    “是啊。”姜父不着痕迹的挺直背脊,装作风轻云淡地说:“说这是啥羽绒服,两百块钱一件嘞!如安给咱家每个人都买了一件!你别说,这衣服穿着是真暖和!”

    村口的车还没来,姜父有时间跟别人炫耀,心情好得很。听他这么说,众人呼啦一下全都凑上来,目光落在他身上那件羽绒服上,羡慕又嫉妒。

    “啥?两百块一件,这么贵啊?”

    “你运气真好,生了这么好个闺女!”

    “你们穿这衣服,看起来真像是城里人。”

    “你闺女不是去首都念书吗,哪来的钱?”

    姜父十分享受这种感觉,被夸得有些飘飘然:“我闺女说他们大学休息时间多,她休息的时候就去帮人搞那个什么股票,别人赚了她就能拿到钱。”

    大伙儿听得一愣一愣,视线转向一旁的姜如安,那眼神,就跟看神仙似的。

    周母也混在人群里,见状出声询问:“如安啊,我家周霆嘞?他没赚钱吗?咋没跟你一起回来啊?”

    “周霆啊。”姜如安表情淡淡,语气也淡淡:“应该是跟他对象在一起吧,具体我也不清楚。”

    周母愣住:“啥对象,你俩不是在处对象吗?”

    姜如安笑了,只是这笑容看起来有些冷,“周婶,以后这种话您就别说了。您儿子周霆已经跟我分手了,他说我不是首都本地人,无法给他助力,所以找了个首都本地的对象,还让我别在他对象面前说我俩之间有什么关系。”

    话音一出,众人哗然。

    周母下意识反驳回去:“咋可能?我儿子不是那样的人!”

    “哼,那是你儿子,你当然帮他说话。”姜母垮下脸,忍无可忍:“你家周霆嫌弃我们家没钱就算了,还倒打一耙说是我闺女势利虚荣,跟了别的有钱男人……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教的孩子,把人教成这样!”

    周围村民吃了个大瓜,视线纷纷落在周母身上。

    周母涨红了脸,下意识说:“我儿子不会说谎,说不定就是你闺女跟了别人,要不然哪来这么多钱买衣服?”两百块一件,姜家每人一件,加起来就是一千多块钱!

    “我原本以为周霆变成这样,是他自己的问题,听了周婶你的话我才知道,原来这是遗传啊。”姜如安收敛了笑容,看着周母躲闪的视线,语气平静:“周婶大概是耳朵不好使,没听见我爸刚刚说的话,那我就再说一次。”

    “我本来还想给你家留点面子,如今看来倒不用了。周霆自己虚荣势利,跟我处对象的时候就找了一个首都本地人当对象,瞒着我不提分手,在我这儿借钱给那个妹子花,被我发现了才说的分手。”

    “至于我的钱,是我利用空闲时间去帮人炒股赚的,干干净净。周婶要是不相信,自个儿去首都大学找人问问就知道了,你非得胡搅蛮缠说我钱来得不明白那我也没办法,毕竟嘴长在你身上我管不着。别让我听见就好,不然也别怪我不念及咱们这么多年的关系。”

    话音落下,三轮车正好到了,姜如安懒得理会周母的反应,拉着想跟后者争执的家里人上车,没必要跟这种人浪费时间。

    坐在车上,姜母有些担忧:“要是她非要乱说话咋办啊?”

    姜大哥冷哼一声:“那我就去把他们家给砸了,让他们欺负我妹子!”

    “哥,你这性子得改改。”姜如安蹙起眉,不赞同道:“等我走了,他们家要乱说话你们就去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报、报警?”姜母迟疑片刻:“会不会闹得太大了?”

    “什么闹得太大了?二妹说得对,他们乱说咱就去报警!”姜父生气地喊,“咱家又没错,怕啥?”

    姜母一向都是听姜父的话,闻言不说话了。

    这个插曲让姜家人的心情都差了许多,直到来到省里的时候才好了点。姜如安先是带着他们去商场里逛,空手进去,出来的时候每个人手上都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姜父脸上神情纠结的很,又高兴又心疼。

    闺女给他买东西,他高兴!花了好多钱,他心疼!

    一家人逛得很高兴,姜如安趁机说要不在省里住一天,等明天下午再回去。这个提议得到小弟小妹的双手赞同,姜大哥觉得无所谓,姜父姜母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顺了孩子们的心意。

    一年也就这么一次,孩子们高兴就好。

    城里的晚上非常热闹,有夜市,小吃街等等。一家人逛得开开心心,仿佛一年来的烦恼和忧愁都在今天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平时最喜欢板着脸装严父的姜父都笑得合不拢嘴。

    玩够了,他们就跟着姜如安到酒店休息。

    姜父姜母一间房,大哥小弟一间房,姜如安就和小妹住一起。她明天要把姜父带去医院检查身体,后者大概率会抗拒,所以要找帮手。于是她带着小妹到姜大哥房间里,兄妹几人商量了一个小时,决定明天合力让父母体检!

    所以第二天,当姜父姜母被带到医院来时,脸上表情都有些茫然。

    “这不是医院吗?来医院干啥,你们谁身体不舒服?”

    姜大哥回:“不是,是带你跟爸来医院检查身体。”

    “有啥好检查的?快回去!”姜父皱起眉头,说着要往外走,却被姜大哥给拦了下来。

    姜如安接到大哥递来的眼神,开口说:“爸妈,我已经交了钱了,你们要是不去体检,这钱可就打水漂了,要不回来。”她脸上带着笑,只不过笑容有点无赖。

    姜父姜母:“……”

    十分节俭的父母当然不会看着这钱打水漂,只能臭着张脸乖乖去体检。当然,最后姜大哥和小妹小弟也被她踹去体检了。大概是和说好的不一样,三人被护士带走时看过来的目光充满控诉。

    像是在说姜如安怎么不讲武德,不是说只给父母体检吗?

    体检完要等报告,报告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姜如安带着他们到医院附近的饭馆里简单吃了一顿。直到下午体检报告才出来,家里每个人都有些营养不良,姜母则是因为操劳过度身上有一些小毛病。

    “姜建山是哪一位?”

    姜父被医生喊到名字,明显紧张起来,回道:“是我,咋的了?”

    医生抬眼看了姜父好几眼,语气温和:“幸亏你来体检了,你身上长了个恶性肿瘤,还好发现得早,肿瘤不大,做个手术切除就行了。要是再晚些来,等肿瘤大了,可能手术都没法进行。”

    虽然医生说的挺轻巧,但在姜家人耳朵里听起来就像是平地惊雷般,让他们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倒是姜如安在旁边松了口气,瞧着姜父姜母一副恍恍惚惚的模样,只能她上去和医生聊关于手术方面的问题。

    等她和医生聊完,回头看到姜母在伸手抹眼泪,姜大哥和小弟小妹们也是一脸悲伤难过的表情。

    姜父眼眶泛红,忍着没哭,风轻云淡地说:“好了,哭啥哭,都快过年了!医生不是没说我会死吗,行啦,咱回去吧。”

    不说还好,这一说姜母眼泪更是止都止不住。

    他们不知道医生说的肿瘤究竟是什么意思,一听到要动手术就觉得事情格外严重。

    “妈,您别哭了。”姜如安搂着姜母的肩膀说:“我已经安排好了,让爸在医院住两天,大后天医生就能动手术,不过今年咱可能得在医院里过年了。”

    “……”姜母愣了愣,“动啥手术?”

    姜如安:“动手术把瘤子切了,刚您没听医生说的话吗?”

    姜母悲从中来,“听了,医生说你爸好不了了。”

    姜父偏过头,暗暗抹眼泪。

    姜如安:“……”倒也还没到那种地步。

    她这心里又是心疼又是好笑,把医生说的话重新解释一遍给他们听。

    听到是他们想岔了,姜母眼泪总算是止住。倒是姜父皱起眉头犹犹豫豫地开口问:“二妹啊,这动手术得花不少钱吧?你身上有这么多钱吗?要不……还是算了,不做手术应该也可以吧。”

    “您放心吧,我身上有钱。”姜如安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叹息一声,心里有些不得劲儿,大概大部分当父母的都不想成为儿女们的负担吧。

    姜父还想说啥,被姜母和姜大哥他们给顶了回去。在关乎命的情况下,姜母总算是硬气了起来,让姜父别逼逼,就听闺女的安排。

    姜父一时间不敢反驳,只能小声嘟囔:“还凶我,反了天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