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89章 第八个女主10 虐文

第89章 第八个女主10 虐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养猪场也是建在山头上, 姜如安去看了眼,猪圈被打理得干干净净,一只只肥头大耳的猪在里面躺着睡觉。姜大哥带她参观的时候眼睛都闪着柔和的光芒, 看着猪圈里的猪神情非常温柔,就像是在看什么绝世大宝贝一般。

    姜如安在看的时候顺便提了点意见,跟姜大哥说了一下养猪必须要注意好卫生管理,不然要是一个不小心得了猪瘟, 钱可就打水漂了。

    姜大哥闻言神情郑重, 说自己一定会注意。

    逛了一会儿姜如安便下山回家, 姜大哥没跟着, 他有点事情。下山还没走到家门口, 迎面撞上了周母, 后者刚从地里干活儿回来, 身上的衣服全被汗水浸透。自从周父晕倒住院回来后身体就一直怎么好干不了重活, 所以地里的活全压在了周母身上, 短短几个月时间看上去便苍老了许多。

    周母看到她,脸上神情顿时起了变化,眼底带上埋怨。

    “如安回来了啊。”周母扯扯嘴角, 皮笑肉不笑:“如安啊,你们家这又是种树又是养猪修房子的,看来你在首都赚了很多钱嘛。你看我们两家人也认识那么长时间了, 前段时间你周叔叔生了病家里花了不少钱,问你们家借钱你爸还说钱是你的他决定不了。”

    “不是我说, 婶子在你小时候对你不错吧,你不觉得你们这么做不地道嘛?”

    “不觉得。”姜如安回她,“周霆在脚踏两条船的时候也没考虑这些,我为什么要考虑?”

    周母闻言脸色瞬间跟吃了苍蝇般难看, 她撇撇嘴开始阴阳怪气,“我就说这丫头片子不能太惯着,读点书就行了,还非要送去首都上大学,这心都读野了!”

    姜如安:“比不上您儿子野,想着入赘到别人家。”

    “你这丫头胡说什么啊,我家小霆咋可能入赘??”入赘这个字直接砸到周母的心理防线上,瞪大眼睛泼妇般大声喊叫,眼睛死死瞪着姜如安。

    她丝毫不在意,微微笑着,说得话是一点不客气:“为什么不可能?周霆的对象是首都本地人,长得不错家里有钱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本人也是首都大学的学生,说一句书香门第也不过分,周霆有什么?他不入赘有什么资本跟人家在一起?”

    “周婶,你该不会真以为就凭着周霆那熊样能娶到别人家的掌上明珠吧?谁给你们家的自信啊?”

    周父周母一直觉得他们儿子是万中无一的天才,是有大本事赚大钱让他俩享清福的人,而且两人思想还极为传统。之前原主和周霆一块儿考上首都大学的时候,他俩还曾经劝过原主和姜父姜母让原主别去首都,说女孩子家家的念个高中就不错了,去上什么大学,不如早点结婚相夫教子。

    幸亏姜家人没听他们放屁,原主自己也渴望读书。

    现在周母听到姜如安说周霆要入赘,这心里的滋味绝对不好受,说不定现在已经在心里把她祖宗十八代都给翻出来骂了一通。

    但她会在意吗?当然不会。

    不仅不会,甚至还要火上浇油:“周婶,你看周霆是不是从没回来过,他又不是没有钱,为什么不回来呢,是不是在对象家里,人家父母不让他回来?”

    “放你的屁!小霆说他在打工赚钱给他爸攒医药费!”周母被气得唇瓣直哆嗦。

    “这样啊。”姜如安笑得意味深长,“他是说就是吧,我先回家了。”

    姜如安走得毫不犹豫,周母瞪着她的背影像是要瞪出两个洞来,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扛着锄具往自家走,边走边回想之前姜如安说得话。明明知道不该相信,但心里总感觉梗得慌,开始回忆临近暑假她给周霆打电话时的聊天内容。

    过年周霆说假期太短没回来,暑假足足两个月,她打电话问这次能不能回来,说周父想要见见他。毕竟现在周父身体不大好,说句难听点的话,指不定哪天就走了,好歹回来多陪陪他。周霆并没有直接说自己不回来,而是说他想趁着放假在首都多攒点钱寄回来给周父看身体用。

    周母顿时被感动得不行,再不提让他回来的事情。

    现在被姜如安一打乱,她就开始怀疑自家儿子话语的真实性,儿子真的在打工赚钱?是不是真的要入赘到别人家?

    周母脑子乱糟糟的,到家就把事情告诉周父,后者听完差点又厥过去。

    周父脸色难看到发灰,伸手用力在桌上拍了拍,怒气冲冲:“打电话去问他!我们周家就这么一根独苗,绝对不可能入赘!让他跟他那对象分手,找什么首都对象,就从老家找不行吗!?打电话,现在就去打电话!”

    “好好好。”周母怕他气出个好歹来,连声应下,夫妻俩急匆匆跑到村头村长家打电话到首都大学去。只不过现在是假期,办公室里的辅导员们不在,电话响了许多声都没人接通,导致周家夫妻俩脸色愈发难看。

    大概是真怕周霆入赘,最后夫妻俩决定直接去首都找周霆!

    姜如安知道的时候这事儿已经在村子里传遍了,周家夫妻俩要去首都了。其他人不知道是咋回事,纷纷跑去问周母,而周母为了不丢人谎称是儿子赚了钱请他俩去首都逛逛,一时间可谓是羡煞众人,那可是首都大城市呢!他们这辈子都不知道能不能去看看!

    天色渐晚,姜家也在讨论这件事情。

    “我咋觉得这事有问题?”姜大哥摸着下巴说:“周家那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而且他们现在去首都干嘛,周叔不是身体不好吗,还到处跑?”

    姜父瞥他一眼,“他们去哪跟咱有啥关系。”

    姜大哥说自己这不是好奇吗,转头问姜如安周霆在首都怎么挣的钱。

    “不太清楚,不过有次跟朋友出去吃饭看到他在饭馆当服务员。”姜如安回道,顺便说了一下她和周母的聊天内容,末了补充一句:“他们应该是去首都找周霆,问他有没有入赘的想法吧。”

    姜母呆了呆:“周霆真要入赘啊?那他俩不得气死?”

    “没,我瞎说的。”姜如安笑了笑,“她非要到我面前找麻烦。”

    姜大哥伸手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夸道:“干得漂亮!”

    然后被姜父瞪了一眼,咳嗽一声不轻不重地说了声:“他们家就这么个德行,以后别跟他们一般计较……”

    姜如安笑吟吟说好。

    周父和周母两人买了火车票直奔首都,买的是站票,因为站票便宜,索性这个时候火车并不拥挤,否则按照周父现在的身子骨肯定吃不消。一下火车,看到不同于老家的小火车站,旁边人来人往的人流,被怒气冲昏头脑的夫妻俩这才觉得慌了。

    两人几乎大半辈子都待在老家的小村子里,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市里,如今来到离家几千里远的繁华城市,心里的惊慌不言而喻。

    然而来都来了,在没找到儿子的情况下两人也不可能调头回去,只能强撑着胆子一边问路一边战战兢兢地朝着首都大学走去,不敢坐公交,怕坐错了地方,也怕走丢。

    等到天色渐暗,周父周母才走到首都大学。

    现在是假期,学校里人不多,留下来的基本都是外地学生,为了趁着两个月假期多赚钱生活费选择了不回家。周母拦下一名学生问他知不知道周霆在哪里,也是他俩幸运,那位学生正好认识周霆,回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周霆晚点应该会回宿舍,你们可以在宿舍楼下等他。宿舍就往前一直走看到岔路口左转再走一会儿就能看到。”

    “哦哦,谢谢你啊。”

    周母道了声谢,搀扶着周父朝着宿舍楼走去。

    两人坐在宿舍楼外的台阶上等,这两天几乎都没怎么吃过饭,火车上的餐食很贵,就靠着自己带的大饼充饥。只是这大饼又干又硬没有水根本难以下咽,周父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不舒服,靠在周母身上闭着眼养神。

    天色愈发暗了,就在周母心里嘀咕着能不能见到儿子时,远远看到有一对小情侣正朝着走过来,她眯着眼看过去,借着校园里的路灯看清了小情侣的长相,那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不就是她儿子吗!

    周母一喜,脸上浮现出笑容来,只是当目光触及到旁边那个穿着精致的女生时心情就不怎么美妙了。小情侣没有注意到宿舍楼台阶上坐着的一对老夫妻,正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似乎聊到了什么好笑的话题,女生还伸手在周霆身上锤了一下。

    这怎么行!?

    周母一看自己儿子被打了,推醒周父,起身气势汹汹冲过去,一把扯开腻歪在周霆身上的女生指着她鼻子破口大骂:“你怎么回事啊?都快挂到别人身上去了,这还在外面呢,被人看到咋办,害不害臊?”

    陈宁琼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被扯开后站在原地愣住了。

    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皱起眉头怼了回去:“你是谁啊,我跟我男朋友在一起关你什么事?”

    “我是谁,我是他妈!”

    周霆已经傻了,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拉住周母问:“妈,你怎么来了?”

    陈宁琼呆了呆,仔细打量着面前的中年妇女,对方穿着打了好几道补丁的衣服,头发乱糟糟的,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洗过头了,隐隐约约能够闻到一股难闻的馊味。布满皱纹的脸上,那双吊梢眼显得格外凶狠,正恶狠狠地瞪着自己。

    “我再不来,你就成别人家的了!”周母怒声斥责,旁边的周父也默不作声地坐过来,看向周霆的眼神里带着谴责。

    周霆一脸懵:“妈,你在说什么啊?”

    “周霆,她真的是你妈妈?”陈宁琼收回视线,语气里也带着怒气,质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冲上来指着我鼻子骂,还说我不害臊?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她是家里人的掌上明珠,可以说是被从小宠到大,还没被人这么骂过呢,即便是周霆的母亲也不行!

    “宁宁你别生气,我妈应该是误会了什么。”周霆不免觉得头疼,出声安抚她。

    周霆在家可从没这么低声下气过,周母瞧儿子这样,开始觉得他真的要入赘到别人家,怒气如同潮水般一股接着一股涌上心头。她舍不得骂自己儿子,就把炮火对准了陈宁琼,从头到脚仔细打量好几眼,接着嘴皮子一撩:

    “我说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不自爱啊,一个女孩子跟男生走那么近,你家父母没教你什么是男女有别啊?看你这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给谁看呢,是不是想勾引我儿子上你家?我呸,我绝对不会让我儿子跟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在一起……”

    “妈!!!”周霆没想到周母会突然发难,反应过来时周母已经骂了一堆难听的话。他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打断周母的话,“妈,你别这么说宁宁,她不是这样的人!”

    周母一把挥开周霆:“你起开!我几天非得替她父母好好教育教育她!”

    母子俩争执间,陈宁琼也从那种被人辱骂的震惊不敢置信中反应过来,她严重迅速积攒起泪水,委屈极了,朝着周霆大声说道:“分手吧周霆,我们完了!”说完转身大步离开,半点都不带犹豫。

    “呸!谁稀罕!”周母对陈宁琼的背影啐了一口,看着勾引自家儿子的小妖精被气走,她这心情都好了很多,表情柔和了些,“小霆啊,她不适合你,妈可是为了你好。”

    周霆:“……”

    “妈,你这是干嘛啊!”周霆满脸绝望,和陈宁琼分手,不就代表自己这一年来的努力全都打水漂了吗?他陡然升起一阵挫败感,伸手抓抓头发,提高音量:“您别给我添乱行吗??”

    周母不乐意了,“我咋给你添乱了,那丫头一看就不是啥正经姑娘,正经姑娘哪会穿成这样?妈不都是为了你,难不成我还能害你啊?”

    “咋的,你是不是真想入赘到别人家?你别想,咱老周家就你一个独苗苗,你入赘咱家不就断子绝孙了吗,你这让我跟你爸死了哪有脸去面对周家的列祖列宗?”

    “……谁说我要入赘了!?”

    “不入赘你对那丫头低声下气的干啥?”

    “……”

    周霆发现自己跟父母压根儿就说不通,情绪崩溃,压抑着心底的怒气,他没觉得周母说得话有什么不对,只是很生气他们破坏了自己的计划。他大男子主义,被周父周母养到大心里多少也有点传统思想,从来就没想过自己要去入赘,只是想利用陈宁琼上首都户口罢了。

    然而他千算万算,却怎么也没想到自个儿父母会突然出现在首都,还把陈宁琼给骂了一顿。周霆知道,像陈宁琼这样被人宠爱的大小姐估计是很难原谅自己了,他的计划马上面临失败。

    在原剧情中,周霆之所以会成功,是因为陈宁琼和周父周母见面的时间在后面。那时候周霆在两边都做了准备工作,而且那时候他在陈家的帮助下闯出了一些名堂,在知道他要娶有钱小姐后,周父周母只觉得自己儿子很厉害,骄傲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拆散两人。

    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周霆和陈宁琼的差距很大,两人不对等,也难免周父周母会想歪。

    天色已晚,就算要解释也得等到明天,周霆只好忍着火气带周父周母到学校外面附近的小旅馆去开了一间房,顺便吃了顿饭。只是这么一来,他手里才攒下的钱又要缩减不少,还不知道周父周母要在首都待多久呢。

    于是吃完饭周霆就问父母什么时候回去。

    周母说:“你跟那女的确定分手了我跟你爸就回去。”

    周霆无奈扶额,“妈,你为什么对宁宁这么大意见啊?”

    “我儿子都要成她家的了,你说为啥!”周母板着脸回道。

    周父身体不怎么好,这一路来都没说过两句话,这时候也开口说:“小霆啊,我跟你妈就你一个孩子,辛辛苦苦拉扯大送到首都念书,不是为了把儿子送到别人家的,你也得体谅体谅我跟你妈。”

    “爸!妈!我没说要入赘到宁宁家,我也不可能入赘,你们别老往那个方向想行不行?你们究竟是听谁在胡说八道?”

    周母:“还不是姜家那个!她说的,要不是听她说,好端端的我跟你爸来首都干啥?火车票都花了将近一百!”一百块钱,够她肉疼好久了。

    姜!如!安!

    周霆面色狰狞了一瞬,把所有的怨气都怪罪在她身上,咬着牙道:“你们别听她胡说,先问问我不行吗!?”他把自己原本的计划一字不落地说出来,“等拥有了本地户口,我在借助宁宁家的势力,轻轻松松就能在首都站稳脚跟,到时候就能把你和爸接到首都来享福。现在好了,宁宁要跟我分手,我白努力了。”

    周父周母闻言愣了愣,气势瞬间就弱下去,“你、你没打算入赘啊?”

    周霆大声反驳:“没有!”

    “那、那咋办啊。”周母见自己打乱了儿子的计划,慌了起来,“要不我去找那个宁宁道歉,就说妈也不是故意的,让她别跟你分手……”

    周霆沉着脸思考片刻,“不急,让我想想,你们坐了那么久火车,先休息吧,明天我再过来。”

    “诶诶、行。”

    等周霆离开小旅馆,周父才板着脸斥责周母:“你看你干得好事!”

    “那我一开始以为小霆要入赘生气啊,你不也生气吗。”周母很委屈,这又不是她一个人的锅!要不是姜家那死丫头吓唬她,她哪会这么做啊!都怪姜家的,她埋怨道:“你把姜家的当成亲戚,你看人家是怎么对咱的?你住院那会儿连住院费都不肯给你出点,现在还把我们骗来首都,坏了小霆的计划!”

    周父抿起唇瓣不啃声了,眼里充斥着悔恨。

    早知道会这样,他说什么都要跟姜家划清界限!

    “这里不愧是首都,连旅馆都比咱家好……”沉默片刻,周母打量着两人居住的小旅馆,忍不住出声感慨,满是向往,“要是能在首都待着就好了,这可比在村子里舒服多了!”

    周父点点头,十分赞同。

    夫妻俩不约而同地想到周霆之前说得话,说要把他们接到首都住,怀着这样美好的念头,两人关灯做了一万上的好梦。周母心里暗自做下决定,不管咋样一定要把那个宁宁哄回来,她也想来首都,住在大城市里。

    ……

    次日周霆起了个大早,他先去找父母,给两人带了早餐,接着独自一人来到陈家找陈宁琼,他之前来过两次陈家,记得路线。陈家是一栋三层楼带花园的小洋房,环境优美,旁边也都是差不多的洋房,据说在这里住着的人非富即贵。

    他每次来都有点热血沸腾,想着自己以后也能拥有属于他的小洋房。

    轻车熟路的来到陈家门口按响门铃,等了一会儿陈家保姆从里面出来,以往这个保姆看着他都面带笑容,然而今天却面无表情,问他来干什么。

    周霆语气诚恳:“我来找宁宁,想跟宁宁道个歉……”

    “不用了,小姐不想见你。”保姆打断他的话,“周先生,我在陈家工作那么多年从来没见小姐这么伤心委屈过,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刘姨,你跟宁宁说一声,我可以解释。”周霆焦急道,“我妈是被人骗了所以才会说这种话,她平时脾气不是这样,你让我进去跟宁宁说。”

    保姆转身就走。

    周霆喊了两声不见对方回头,挫败的垂下头,惶恐又有些怨恨,恨保姆仗势欺人,怨陈宁琼居然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自己。他在原地徘徊了一会儿,准备离开时,突然看到陈宁琼打开门从里面走出来盯着他,眼眶泛红。

    “你解释吧。”她说。

    周霆一喜,靠近铁栅栏:“宁宁!我就知道你不忍心,我……”

    “我让你解释!”

    “昨天我跟我爸妈仔细聊过了,都是误会,她也是被人骗了才会这样。”周霆快速说道,生怕陈宁琼一生气就不听自己解释了,“你也知道我和姜如安是老乡,她暑假回去在我爸妈面前乱说话,说你坏话,我家跟她家之前关系不错,我爸妈就信了,怕你影响到我才会这样。”

    陈宁琼一愣,狐疑道:“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周霆语气无奈。

    陈宁琼闻言仔细想了想,好像对方的确没有骗过自己,便信了他的话,上前打开门撅着嘴说:“我从来没有被人这么骂过,昨晚真的很生气,是真想跟你分手。”

    “对不起。”周霆道歉,表情愧疚,“我昨晚跟我妈说了,她说她没想到自己会被骗,毕竟她也算是从小看着姜如安长大的……如果你有空的话方面跟我爸妈见一面吗,我妈说想当面跟你道个歉,希望你别生气。”

    “不用啦,阿姨也是被别人骗了,让长辈给我道歉也不太好。”陈宁琼拒绝了,说实话,她昨晚被周母骂成那样,心里有点阴影,不是很想看到他们。接着话音一转,很生气地说:“姜如安太过分了,她为什么要说我坏话,我又没招惹她!”

    周霆当然是尊重陈宁琼的意见,见她相信自己说的话不生气了,心里松了口气,幸亏他平时在对方面前树立的形象很不错,不然就凉凉了,附和道:“是,她真的很过分。”

    “之前那件事是我不对,不该跟别人说,但这次她做得更过分,等我爸爸回来我一定要跟他说!”

    周霆闻言心脏都漏跳了两拍,陈宁琼父母都在首都大学任职教授,高级知识分子,且陈父还认识不少其他有能耐的人。如果他一生气针对姜如安,后者说不定很难毕业,就算毕业了估计找工作也不容易。想到这,他差点笑出声。

    陈宁琼不想见周父周母,周霆便在陈家陪她待了一上午,吃了午饭才离开陈家去旅馆,途中买了吃的。

    “儿子,那宁宁怎么说?”

    周霆心情很好:“她没生气了,只是最近比较忙所以没时间来见你们,让你们别在意,等以后有空了再见面。”

    “行行行,只要她不生气不分手了就行。”周母松了口气。既然事情解决了,她和周父也打算买票回去,首都虽然好,但钱也是真的贵,看着儿子每天都花钱,她肉疼的不行。

    回去的火车票也是周霆买的,这么一来,他身上就彻底没啥钱了,只能认命的打暑假工赚钱。周父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或许他下个月的学费和生活费都要自己想办法解决。

    周父周母回到村子,虽然累,但是精神面貌特别好,一到家还没休息会儿就开始串门说他们在首都待了几天的感受,把首都是夸了又夸。当然也没忘记说这些钱都是周霆付的,惹得村民们一阵羡慕,直夸他俩养了个好儿子,丝毫不记得前段时间他们才说周霆人品不行。

    “我儿子说了,等毕业上班赚了钱,就把我们老两口接过去享福。”周母嘴里像是含了个大喇叭似的,老远就能听见她的声音,“我说不去,结果这孩子说什么他以后就定居在首都,我不去没办法孝敬我,非得让我跟老周去!”

    “首都大得很,人多车子也多,那些房子老漂亮了,比姜家翻新的房子好看多了,毕竟是大城市嘛!本来我儿子还说要带我跟老周去啥景点逛逛,但老周身体不好,就在附近走了走……”

    周母说得唾沫横飞,周围听得津津有味。

    正说到兴奋处,周母余光瞥到姜家人的身影,立马挺直背脊嗓门更大了:“我儿子好着呢,压根儿就不像之前某人说得那样,我儿子孝顺聪明又能干,以后还要成首都人!”

    姜如安听到这话眉梢轻轻一挑。

    周父周母回来的速度远比她想象得要快,看来是被周霆解决好了,速度倒是挺快,看周母这模样,应当是被哄得服服帖帖。

    想成首都人?想成有钱人?

    就怕他没那个命啊。

    姜如安眸色稍深,笑容微凉。

    且让他们高兴一段时间好了。

    姜如安收回视线,带着小弟小妹往家走。

    “姐,首都真有这么好吗?”小妹也听到了周母说的话,有些好奇地仰起头问姜如安,“首都是不是全都是有钱人?”

    姜如安回道:“当然不是了,不管什么地方穷人才是最多的。只不过首都发展得的确不错,要是好奇我可以带你们去看看,暑假还有一个多月,你们要是能快点把暑假作业完成,我就带你们去首都逛逛,怎么样?”

    “真的吗?”

    这下不光是小妹,旁边小弟的眼睛都跟着亮了!他之前一直拖着不想写作业,每天就想着要玩,催也没用,但如果作业写完就可以去首都,那他保证自己一个星期就能把那些作业全部写完!!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姜如安笑了笑,“但是,作业不能瞎写,写完之后我会检查,如果错得太离谱我也不会带你们去。”

    小妹迟疑片刻:“爸妈会同意吗?”

    “爸妈那边不用你们操心,把作业写好就行。”

    “好耶!!!”小弟高兴得蹦了起来,好听的话不要钱似的往外涌出来,“姐姐你真是我的好姐姐,我永远爱你!!”

    姜如安嘴角翘了翘,眼底带着笑。

    她把这件事儿和姜父姜母说了声,两人第一反应就是不同意,不过被姜如安劝了劝最后还是点头准许了。这可把姜小妹和姜小弟喜得不行,接下来几天两人都乖乖待在家里写作业,特别是姜小弟,认真的模样让姜父姜母和姜大哥都啧啧称奇。

    最后兄妹俩成功在一个星期内完成暑假作业,经过姜如安的检查,准确率在标准线以上,第二天收拾了几件衣服买了火车票就带着他俩往首都赶。在首都待了差不多半个月,逛了著名景点万里长城和故宫,吃了许多美食,还专门让人拍了照片洗出来,最后怀着兴奋的情绪回到家里。

    小弟小妹还特意给家人挑选了礼物,是景点特产的小礼物。

    “那长城真的好长好长,人也好多,我们走了很久很久!”

    “故宫好大啊,还有天-安-门,人都好多!”

    “姐姐带我们吃了什么烤鸭,好好吃,可惜不能带回来。”

    “我们还去首都大学看了,我以后也要考首都大学!”

    “……”

    即便已经从首都回来了,兄妹俩的情绪还是很亢奋,围在家人身边叽叽喳喳像是两只小麻雀似的说个不停,一会儿拿出照片给他们看,一会儿又掏出各种稀奇小玩意儿来。

    姜母见子女那么高兴,脸上也跟着露出笑容:“二姐对你们好吧,那你们要努力学习,以后挣了钱出息了好好报答你们二姐。”

    “放心吧妈,我一定会对二姐很好很好的!”两小只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

    “二妹,你这次带他们出去玩花了不少钱吧?”姜母回头看向旁边没怎么说话的姜如安,苦口婆心地劝道:“妈知道你有钱,但你花钱别那么大手大脚,省着点……”

    姜如安有些无奈:“妈,您就别操心了,跟爸准备好享福就成,我手里钱有呢。再说这钱赚来不就是为了花的麽,不给你们花我能给谁花?对了这次我去首都顺便给你和爸都买了部手机,晚点儿我教教你们该怎么用,等我去上学了,要是想我就给我打电话。”

    姜母一愣,下意识回:“可我不识字啊。”

    “没关系,很简单的,你们看一会儿应该就会用了。”姜父这会儿还和姜大哥在山上没回来,她便先教姜母如何使用手机。可惜智能手机还得等个十年左右的时间,那智能手机比现在的手机要好用得多。

    姜母很喜欢这个礼物,拿着手机好奇摆弄着,小弟小妹围在身边,看她点错了就出声提醒,整得这手机像是给他俩买的一样。

    姜父回来知道这件事居然什么都没说,也没怪姜如安花钱大手大脚。

    晚上姜母问了一嘴,姜父老神在在道:“二妹给咱花钱收着就行了,那是二妹的一片孝心,说她有啥用,说她难道就不买了吗?她不照样花钱,那还浪费这口水干啥?”

    姜母想想也是这个理,便也没在说什么了。

    第二天夫妻俩就拿着手机在村子里晃悠了一圈,这手机才出来没多久,他们城市连买都没得买,新颖的玩意儿总是让人好奇,很快就围着他俩问这是啥。

    姜父要面子,就算是出来炫耀也不肯自己开口说,由着姜母在旁边解释。

    “这是如安给我和他爸买的,说是啥手机,能用这玩意儿给她打电话,就跟那个大哥大差不多吧,不过比大哥大好使多了。”姜母笑吟吟地说着。

    而姜父就在旁边给他们来了个当场示范,打了个电话给姜大哥。

    “爸,咋了?”姜大哥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哇——”

    “那这就跟座机一样吧?”

    “应该吧,不过这玩意儿比座机小,能随身携带,想啥时候打电话都行,真好。”

    “价格肯定不便宜吧,老姜,你俩命真好,生了个这么好的闺女!”

    “你们现在就可以开始享清福了哟!”

    “……”

    姜父谦虚得摆摆手。

    另一边迟迟没得到回应的姜大哥:“喂喂?爸,你听到没有?”

    炫耀完了,姜父随手挂掉电话,连个解释都懒得给。

    工具人姜大哥:“???”这是打错电话了吗?

    也是,这种玩意儿爸搞不懂也正常,估计是按错了,还是继续干活吧!他把手机放回裤兜里,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干劲儿。

    很快村子里的话题变了,之前还围绕着周家,现在又回到了姜家身上,不管是谁提起姜如安都要竖起个大拇指说句好。更有心思活络的已经在暗地里悄悄打听姜如安的择偶标准了,这么好的闺女,要是能成自己儿媳妇那岂不是美滋滋?

    于是姜家开始热闹起来,几乎每天都有人找借口来姜家,话里话外都是问姜如安现在有没有兴趣找对象,自己的儿子/侄子/外甥……很不错啊,有兴趣可以优先考虑一下我们啊!都是一个村子知根知底的是不?

    然后都被姜母婉言拒绝了。

    知根知底是好,但那也得闺女喜欢才行,人生大事他们不打算插手,让闺女自个儿来决定吧!

    被拒绝的人无不可惜叹气,不过想想也是,姜家那闺女这么优秀,眼光肯定也很高!这个不行就换个呗,姜家老大今年都二十三四了,总得找个对象吧?他们家不仅儿子/之子/外甥优秀,就连闺女/侄女/外甥女也很不错啊,考虑一下?

    在姜如安回首都的前一天,都还有人上门说要给姜大哥说亲,把姜大哥烦的不行,很委屈地跟她吐槽:“我现在欠着一身债,哪有时间和心情去谈恋爱啊?我都说这么清楚了他们还非得给我介绍对象,烦死我了。”

    姜如安对此表示爱莫能助。

    有人欢喜有人愁,周母听到村里人说的话就气得不行,她现在越来越觉得姜如安不是啥好东西,不就是有点钱吗,那又咋样?她儿子以后可是首都人,在大城市生活的,能跟她儿子比?

    周母心里全是对姜家的不满和不屑,她看着外面讨论姜家的人,扭头回房间把门关上。

    “啧,她甩脸色给谁看呢?”

    “嗨呀,肯定是因为姜家现在变好了心情不舒服呗。”

    “说啥她儿子能成首都人,我看她就是在吹牛呢!你看她儿子啥都没给她买过,哪像姜家那丫头,啥好东西都往家里送。”

    “别理她,咱们说咱们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