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91章 第八个女主(完) 虐文

第91章 第八个女主(完) 虐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宁宁, 叔叔怎么在那边聊这么久?”

    周霆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陈父那边,见后者和姜如安待了那么长时间,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惊慌, 像是有什么事情正在慢慢脱离自己的掌控。陈父背对着他,他看不清楚对方脸上的神情,心底的烦躁感越来越明显。

    就在周霆准备开口让陈宁琼过去看看时,陈父却转身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他仔细观察陈父脸上的表情, 发现对方表情几乎没有变化, 甚至还带着一丝细微的笑意。陈父走到周霆和陈宁琼身边, 不用他开口, 陈宁琼就率先发问:“爸你在那边聊什么呢聊这么久?”

    “颜家那小子来了, 我不得过去聊两句?他平时可不出席这种活动。”陈父回道, 见陈宁琼还想问话, 他摆摆手说, “行啦, 你跟你朋友聊去吧,爸爸还得陪那些老朋友聊聊天。小周啊,今天是宁宁生日, 你带她玩得开心点儿。”

    周霆见陈父和自己说话语气也没变化,在心里暗自松了口气,觉得自个儿真是过于紧张了。就算姜如安和陈父说什么, 后者也不一定会相信啊,毕竟他在陈父面前表现的也是最好的一面, 甚至下的功夫精力比花在陈宁琼身上的都还多。

    “宁宁,我们就别打扰叔叔他们说话了。”周霆笑容无懈可击,带着陈宁琼往她小姐妹那边走,边走还边说要不要把同学们都聚集起来玩个游戏, 免得让他们觉得被冷落,万一回去说她坏话怎么办。一副尽心尽力为陈宁琼着想的三好男友模样。

    只是周霆一心想在陈父面前表现自己,并没有注意到后者投过来一瞬间冷凝的视线。

    陈父想到刚才听姜如安说得那番话,看向周霆的视线便带上了打量,后者的确伪装得无懈可击,但就是因为找不到错处才显得更可怕。如果他真的把闺女交给对方,那等自己以后老了护不住闺女了,对方恐怕就会撕下身上伪装的皮把宁宁给生吞活剥!

    陈父眼神愈发冷然,拿出手机走到旁边打了个电话出去,随后又面带笑容重新融入进来。他看了眼一直和颜玉呆在一起的姜如安,神情略显复杂,从刚刚短短的相处当中,可以感受到这个女生不简单,她太镇定也太冷静了。

    ……

    “有点无聊。”姜如安说。

    旁边的颜玉问她:“你也不喜欢这样的场面?”

    姜如安微微颔首,的确不太喜欢,连吃都不能好好吃,而且身边还有个一直吸引别人视线和注意的人,即便是待到角落也杜绝不了。

    “我也不喜欢。”颜玉眼眸一亮,看上去十分愉悦,往姜如安身边凑近了些,微微弯下腰俯身在她耳边轻声说:“我们先走?”

    凑近的瞬间,缭绕在鼻尖的檀木香味更浓郁了些。颜玉说话时吐出的热气打在耳朵上有些发痒,姜如安下意识伸手轻轻抓了抓耳朵。

    她睨了眼颜玉,“去哪儿?”

    这个问题可难到颜玉了,他平时除了学校家里就是研究所,重复三点一线的生活,对于吃喝玩乐没多大兴趣,现在自然也找不到什么去处。他蹙起眉宇仔细想了想,从某个旮旯中拖出研究所同事说过的话,旋即高兴地说:“我们去看电影!”

    “我同事说最近上了一部港城的电影,很好看,一起去看看?”

    姜如安问他:“那小莲呢?”

    “她跟朋友聊得高兴,别叫她了,让她好好聊。”颜玉一本正经。

    姜如安已经可以预料到回去之后余莲会怎么骂人了,忍不住笑,点点头:“好啊。”

    颜玉一听,脸上顷刻露出抹清浅的笑容来,他似乎真的很高兴,纯黑的瞳孔都长大了些,伸手拉着姜如安像做贼似的偷偷摸摸离开陈家。

    看完电影出来,颜玉的电话就响了,一接通便听到余莲充满怒气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他若无其事地挂掉电话,偏过头看向姜如安发出邀请,“我饿了,一起去吃饭?”

    “好啊。”

    一直到天色快要暗下颜玉才把姜如安送回学校,她回了寝室,余莲正在跟室友说话,见到她神情立马变得委屈,眼神里满是控诉。姜如安保证自己下次绝对不会再丢下她离开,并且答应明天陪着她一起去逛街,余莲这才哼哼唧唧原谅她今天的不道德行为。

    “你走了以后陈宁琼还找了你,没找到就走了,看起来很不高兴。”余莲气来得快消得也快,现在又亲亲热热坐在姜如安床上跟她说话:“你说她到底为什么一直找你?”

    姜如安摇摇头说自己也不清楚。

    余莲:“也是,反正我觉得她没安什么好心,以后你别理她!”

    姜如安笑着说好。

    她本来就对这种宴会没什么兴趣,不过是想要给周霆挖个坑罢了,也不知道陈父会怎么对付周霆,反正想要借着陈家当踏脚石的计划他是绝对不可能再成功,现在就等着看好戏了。

    距离陈宁琼的生日宴会已经过去差不多一周时间,前几天还好,后面两天周霆突然感觉陈宁琼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她似乎在有意躲着自己,在宿舍下等着也见不到人,最后还是陈宁琼的室友跟他说,陈宁琼已经回家住了。

    周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索性他知道后者的课程表,干脆去教室外堵人。

    下课了,同学们陆陆续续从教室出来,周霆站在不远处等着,很快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里面出来,他眼睛一亮,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语气担忧又着急:“宁宁!宁宁,你这几天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回家住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别碰我!离我远点!”陈宁琼嫌恶地甩开周霆伸过来的手,漂亮的小脸上满是厌恶和怨恨,看得周霆心里咯噔一下,开始慌乱起来。

    他语气错愕,“宁宁?”

    陈宁琼翻了个白眼:“别这个叫我,恶心!”

    “……你怎么了,是我做错什么事情惹你不高兴了吗?”周霆一脸懵,试探地开口询问。

    “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不提还好,一提陈宁琼就更生气了,回想起前天她爸说得那些事情就觉得不可思议,感情自己在周霆眼里不过是一个踏脚石而已,还被骗得团团转!周霆是不是心里很骄傲啊,一个富家小姐居然会被自己骗成这样?

    陈宁琼越想越气,感觉自己的骄傲和脸面被周霆扔在地上狠狠踩了好几脚,她现在看到这张脸就想动手给他挠花,再也没有以前那种喜欢的感觉。

    “快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周霆心脏扑通扑通加快速度跳起来,他隐隐明白了什么却又有些不敢相信,不死心地说:“宁宁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装,你继续装。”陈宁琼冷笑一声,双手环胸冷冷盯着他,“你和我在一起只不过是为了我的家庭背景而已,你还骗我说和姜如安没关系!你们明明就在一起过!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

    “说姜如安爱慕虚荣势利,势利的明明是你自己!脚踏两条船,为了钱跟我在一起,装了这么久一定很辛苦吧?以前借你的钱就当作是你这段是陪我的小费了,不需要你还,但你最好别出现在我面前,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现在是下课时间,两人就站在教室外面不远处,陈宁琼脸上的表情太过显眼,有不少好事儿的吃瓜群众就站在旁边看热闹。而陈宁琼也没有降低音量,说得话全被旁边人给听得一清二楚,一个个瞪大眼睛满心卧槽。

    周霆脚踏两条船?还是因为钱才跟陈宁琼在一起的?

    好家伙,完全看不出来啊!

    众人转头看向周霆,眼里满是诧异和吃到大瓜的激动,恨不得让陈宁琼开口再说些。

    陈宁琼不负众望扬起下颚继续开口说:“当初是你说自己单身追求我我才同意的,早知道你和我在一起时还没跟姜如安分手,我说什么都不可能会跟你在一起。最让我恶心的是你居然还借口说你爸爸生病了问我借钱,当时你爸根本就没病,你爸爸知道你这么诅咒他吗?”

    “你真令人作呕!”

    陈宁琼骂的爽了,头一扭气势汹汹地转身离开,只留下周霆还站在原地。

    而周霆此刻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她怎么知道的?以及,完了。

    他明明表现得这么好,陈宁琼是怎么发现的?而且她怎么知道第一次借钱的时候他爸没生病?一定是有人说了什么,不然陈宁琼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计划功亏一篑,周霆心里除了被戳穿的【】外还有计划被破坏的愤怒厌恨。

    他知道了,一定是姜如安搞得鬼。

    只有姜如安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姜、如、安!

    周霆面目因愤恨而扭曲,把周围的人都给吓了一跳,他平时在外要么就是一副高冷的模样,要么就是一副好好男友的模样,乍一露出真面目着实让人不寒而栗。

    “他这个表情真可怕。”

    “天啊,完全想不到他居然是这种人诶!”

    “之前我还羡慕陈宁琼有这么好的男朋友,现在想想,她也太惨了。”

    “还脚踏两条船,真恶心……”

    “……”

    周霆对旁边的讨论充耳不闻,满脑子想的全是姜如安破坏了他的计划,扭曲着脸双目赤红转身快步离开,携带着一身的戾气。他本来很有把握可以在毕业后就娶了陈宁琼,甚至都已经通过了陈父的考验!

    只要再等等、再等等他就可以一跃成为首都人,摆脱掉自己乡下土鳖的身份!

    “如安,周霆说找你有事儿。”某个没见过的女生敲了敲寝室门,对着姜如安说道。

    姜如安眉梢轻轻一挑,合上手里的笔记本说自己知道了。她起身走出寝室,站在走廊往底下看了眼,看到周霆站在底下像是被困进笼子里的斗兽般不停的来回踱步,即便是没看到对方表情,也能感受到他此刻的心情非常不爽。

    看来他跟陈宁琼之间出问题了。

    姜如安欣赏了好一会儿周霆无能狂怒的模样,然后才慢悠悠不慌不忙地往楼下走。

    周霆一直盯着女生宿舍大门口出来的人,模样阴沉沉,眼神里像是藏着无数把刀子,一不小心跟他对上都会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姜如安一出来就被周霆目光给锁定了,面色阴郁大踏步走过来,朝着她胳膊伸出手想把人给拽走。

    “啪!”

    姜如安一巴掌将周霆的手拍开,下手毫不留情,后者只感觉自己被拍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嘶了一声下意识缩回手掌。“有什么话直接说,不要动手动脚。”她语气淡淡。

    周霆火冒三丈地质问她:“是不是你搞得鬼!?”这一句话显然问得有些没头没脑。

    “是啊。”姜如安爽快地承认了。

    周霆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干脆就承认下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愤怒中夹杂着些许愣怔,看起来有点滑稽。他很快回过神,得到肯定答复后脸上怒气中飞快增涨,狰狞地问姜如安为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我的计划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和精力!?”

    “你的计划?你的计划就是去骗别人的感情?”姜如安觉得周霆这话说得真好笑,也的的确确笑了起来,“我只不过是跟陈先生提了一下,让他看人得擦亮眼睛了解清楚,不要只看表面,有什么不对吗?”

    她颇为无辜地耸耸肩。

    周霆面色铁青,“你他妈这话不就明摆着说我有问题吗!?”

    姜如安看着他:“你没有吗?”

    “……”周霆话语一顿,没有回答这句话,而是生硬地转移话题且情绪愈发暴躁:“我知道你恨我怨我,但我没有办法,我不想再回去了!你在首都待了这么久你也知道两边的差距,难道你还想回去?你就不想过好日子?你就不想让你的家人也过上好日子?”

    “你知道想要在首都扎根有多难吗,你得有钱你得有人脉有关系背景,别人要是知道你从山沟沟里来的根本就看不起你!我只是想让自己过得好些,我有错吗?我没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果我有他们那样好的家庭,我也不需要这么做!”

    姜如安冷冷地看着周霆,看后者伸手抓着头发喘着粗气如同一只发疯的牛般歇斯底里,话语中满是不公和怨气。她说:“所以你就想踩着我,踩着陈家完成你的心愿?这又凭什么,我和陈家做错了什么要被你骗被你踩着脚下成为你的踏脚石?”

    “你明明可以靠着自己的本事去努力打拼,却偏要想着走歪路,当你想好踏上这条路时就应该要做好失败的准备。”

    “自己打拼?”周霆语调和脸上的表情都异常古怪,转头看向姜如安,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日做梦异想天开的异类,“你没钱没背景怎么打拼?就算你拼一辈子也比不上那些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的人,我们死命想要到达的终点,却不过是他们的起点!多可笑!”

    周霆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之中,面色狰狞地辱骂那些有钱人,疯狂抱怨命运不公,凭什么那些人生来就能高人一等。他那不停咒骂的模样可怜又可笑,姜如安看着看着突然觉得有些乏味,感觉没意思极了。

    她收回视线,垂着眼眸语气淡淡:“你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自己努力,当然觉得不会成功。你口中的有钱人也不是生来就有钱,那都是他们父辈或者祖辈从无到有一点点打拼累积下来的,你与其咒骂他们,倒不如咒骂你自己的父母和祖宗为什么不能让你成为富二代。你这副唧唧歪歪怨天尤人的模样看着真让人倒胃口。”

    听出来她话语中的鄙夷和厌恶,周霆在一瞬间涨红了脸,大声反驳:“努力就一定会成功?说得轻巧,你以为这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吗?这么能耐有本事你自己上啊,别以为靠着炒股赚了一点小钱就可以洋洋得意,跟那些人比,你差远了!!”

    努力或许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努力就一定不会成功。

    姜如安懒得再和周霆浪费口水,转身准备往回走。

    “……你等等!”周霆见她要离开才反应过来自己可不是为了来讨论努力能不能成功的,他在陈家身上花了那么所心思,绝对不能功亏一篑:“你去跟陈家人解释,那些事情全都是误会……”

    姜如安很疑惑地看着他:“你觉得陈家人都是白痴?”

    “你别管,你只要去说就行!”

    “不去,有能耐你自己去。”姜如安干脆地拒绝了。

    周霆脸色难看极了,愤怒冲昏头脑,如同看仇人一般看着姜如安,捏紧放在身侧的拳头抬头直接挥了过去,眼睛里爬满红血丝:“贱人!你要是不去别怪我不客气!”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姜如安眼眸微微发亮,头往旁边侧开,伸手捏住周霆的手腕使劲儿往前一扔,直接给他来了个过肩摔。只听到重物砸在地上传出的沉闷声以及周霆措不及防发出的惨叫,旁边来往的学生目光被吸引过来,震惊地看着面前这一幕。

    好家伙,什么情况这是?

    姜如安老早就像揍这傻逼了,上次被颜玉给拦下来没揍成,这次总算让她逮住了机会,抬脚往周霆肩膀上踹了过去,轻蔑地说道:“废物东西,只会靠着女人上位,连打人都要偷偷摸摸搞偷袭还打不过,你可真废物。”

    被摔在地上,身体里每个地方都泛着疼痛,周霆脸都白了,听到姜如安说得话更是气得不行,咬着牙忍着疼从地上爬起来大吼一声重新冲了过来。

    姜如安正嫌打得不过瘾,见周霆这么识趣儿,当即决定满足他挨打的心愿给了他一顿狠的。

    “诶诶别打了别打了,有话可以好好说嘛!”

    “这位女同学你快停下来,他都快被你打晕了!”

    “有话好好说,大家毕竟都是同学……”

    “这不是周霆吗?咋被打成这样了!?”

    周围的人见周霆被按在地上爆锤,怕出事儿,纷纷上前把两人给拉开好言相劝。周霆和陈宁琼的事情发生的突然,好多人都还不知道前因后果,把人拉开之后责问姜如安为什么要下这么狠的手。

    姜如安回道:“周霆和陈宁琼同学在一起只是为了对方的钱和家庭背景的事情暴露了,认为是我揭露的,所以前来找我算账。至于动手打人,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怎么会先动手呢,是他狗急跳墙想打我,我正当防卫而已。”

    你再说一遍,谁手无缚鸡之力??

    众人看着被打到吐白沫的周霆,眼神里充满了不信任。

    当时旁边来往的学生不少,有人看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站出来作证:“的确是周霆先动的手,只不过他没打过。”

    还有人说,“陈宁琼之前就跟周霆分手了,说他脚踏两条船,而且跟她在一起就是为了钱和她家的背景……当时挺多人在,你们可以找陈宁琼同系的同学问问,的确是真的。”

    一时间,大伙儿对周霆的同情就变成了厌恶和鄙夷,最后由两个男生架着周霆的胳膊把他送去了医务室。

    这件事情很快在首都大学里传得沸沸扬扬,陈宁琼听说周霆后来去找姜如安,还准备动手打人时对他的厌恶更是达到了顶峰,不管怎么说,打女生的男人都让人觉得恶心!

    姜如安当时动手可没手下留情,直接让周霆在医务室里躺了小半个月,伤好了之后也不敢再过来找茬,估计是给他心里留下了太深刻的心理阴影。再加上学校里在传关于他爱慕虚荣脚踏两条船的传闻,周霆只要一出门必定会受到其他人的指指点点,他又是个极好面子的人,除了上课和吃饭其余时间都不敢踏出寝室门。

    然而在寝室待着也没用,原本跟他关系不错的室友因为这些事开始疏远孤立他。

    一时间,周霆感觉自己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即便如此,周霆还是不觉得自己有错,他不过是想让自己以后过得更好,怎么会有错呢!?不论如何他也一定要在首都扎根,不想再回到老家山沟沟那个贫穷落后的地方去了!

    陈宁琼这边失败了,那他就再换个人选!

    ……

    姜如安并不知道周霆心中的想法,如果知道了也只会跟他说别做梦了,她不会让他踩着别的女生当踏脚石。而周霆大概知道了姜如安不好惹,从那之后再也没来找过她,姜如安自然不会在周霆身上浪费太多精力,狠狠教训过对方一次后便暂时转移了注意。

    她手上的钱攒得差不多,拿着这些钱去投资了自己早就看好的几个项目。

    而屋里姜大哥的养殖和种植也步入正规,光是上个月卖猪就赚了差不多五六万块钱,再加上成熟的苹果,扣掉请工人的钱以及饲料等等,净利润差不多有九万左右。而姜如安借他的钱已经还了一半左右,上次姜大哥打电话回来说要扩建养猪场,剩下的钱可能要晚些再还,姜如安也不介意。

    这段时间不仅仅是姜如安在忙,颜玉也忙,偶尔会打电话跟她聊聊。

    “如安!烦死我了,这些人干嘛不自己把情书给你,非得让我帮他们递!”余莲手上拿着一踏书信放在姜如安床上气呼呼地说道,“这种人连当面给情书的勇气都没有,你可不能和他们在一起,我觉得他们没一个配得上你。”

    姜如安瞥了那些情书一眼,并不在意,笑着回道:“毕业之前我不会考虑处对象,你放心好了。”

    余莲闻言一惊,觉得自己好像帮了倒忙,连忙劝说:“……也不至于,你要是遇到不错的也可以尝试着谈嘛。”

    “我现在也没心思谈,忙着呢。”

    余莲坐在椅子上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姜如安,目光在她脸上身上一一扫过,心想她这个好朋友不仅长得好看成绩好还有能力,也不怪那么多人喜欢她给她写情书了。就是不是自己那个傻表哥能不能在众多追求者中脱颖而出,要知道追如安的人里也不乏优秀人选。

    相比于那些人,余莲当然选择力挺自家表哥,毕竟要是两人真在一起了,如安就能成为她的亲戚!多好啊!

    “对了如安,我听说了一件贼搞笑的事情,你要不要听听?”

    姜如安抬眼看过来,眉梢轻挑,示意余莲往下说。

    “是跟周霆有关的。”余莲嘿嘿一笑,眼里全是幸灾乐祸:“他不是跟陈宁琼分手有一段时间了吗?然后前段时间陈宁琼的小姐妹看到周霆跟一个女生在一起逛街,那女的陈宁琼也认识,是她姐妹团里的人,周霆居然把手伸向她身边的姐妹,陈宁琼气坏了。”

    “她去找那姐妹说,结果你猜那女生怎么回?”

    余莲越说越精神,“那女生说‘你放心,我跟周霆只是玩玩而已,不会吃亏,他能逗我高兴就是当花钱买高兴了,反正也便宜’……嚯,说这话的时候正好被周霆听得一清二楚,据说他当时脸都绿了当场就说分手,结果那女生来了一句分手可以,把这两天在他身上花的钱吐出来就行。”

    姜如安想了想那场面,笑着说:“周霆应该被气得不轻。”

    “何止啊,都快气疯了!”余莲乐不可支,仿佛自己当时就在现场似的,“他真以为谁都跟陈宁琼一样好骗呢?而且陈宁琼的事情在我们这个圈子已经传遍了,我妈都跟我说了好几次如果找对象必须得擦亮眼睛千万不能找周霆这样的,他的梦想估计是不大可能实现了。”

    姜如安没想到还有这一茬,她原本还打算抽空就去盯着周霆,对方骗一个就戳穿一个,现在看来不需要了,周霆在有钱人那边已经上了‘黑名单’。

    如果周霆知道怕是会气个半死?

    两人聊了一会儿姜如安起身准备去洗漱,而余莲则是趁着这个时间拿出手机偷偷摸摸打了个电话出去,跟做贼似的一边看门外一边小声说:“有个关于如安的消息你想不想知道?嘿嘿,我最近手头有点紧……成交,我的消息是,如安说她毕业之前不会考虑处对象!”

    “别说我不向着你啊,看在你是我表哥的份上我友情提醒你一下,最近给如安递情书的人多了不少,你自个儿掂量着办吧!”

    颜玉挂掉电话,盯着手机陷入沉思。

    毕业之前都不打算处对象,意思就是还得等个两年时间?最近研究所很忙,他空闲时间一缩再缩,这种忙碌估计还得持续到过年……颜玉眉眼沉沉,伸手摩挲下颚,寻思要不给余莲多打点钱过去,让他帮自己盯个梢?

    最后颜玉觉得靠人不如靠己,他只能加快手里的进度,让自己每周都能抽个一天时间出去找姜如安看电影联络增进一下感情。

    时间眨眼到过年寒假,姜如安再次回到家里,发现村子大变样,几乎每户人家都重新把房子返修了。还是姜大哥骑着摩托车来接人,看她一脸惊讶的模样笑呵呵地说:“现在村里的人都在帮我们家干活,每个月会结算工资,手里有了钱他们也把房子也返修了,毕竟是自个儿住的地方,怎么着也得好一些,住着也舒服。”

    “我打算等明年钱赚得多了顺便把村子的路修一修,也更方便运输。”

    “养猪场我扩大了不少,顺便把那边的山头也给一起承包下来,还准备养鸡鸭鹅,我听他们说也能卖钱……苹果很好卖,我准备在那边山头上都种苹果树……”姜大哥说起这些的时候眼睛都在发亮,气息比起之前来说也更加沉稳可靠。

    姜如安在旁边含笑听着。

    姜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不必再为儿女们的未来忧愁,姜父和姜母看上去似乎年轻了好几岁,记忆中那些穷苦的时光仿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现在自家有个养猪场,每到过年姜母就会使唤着姜父和姜大哥杀猪做腊肉,姜母手艺好,做的腊肉味道一绝,还准备让姜如安开学的时候拿些去学校给朋友尝尝。

    相比之下,同村的周家日子则愈发不好过了。

    周父身体不好隔三岔五就会生病买药吃,家里劳动力就只剩下周母一人,她年纪在增涨,就算从白天干到晚上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几个钱。而且因为劳累过度,身上也渐渐冒出一个病痛来,现在还好,等到年纪再大一些估计就难过了。

    姜母说到这时不免有些唏嘘,毕竟他们两家人之前关系的确不错。

    姜如安把有关周霆的事情告诉了家人。

    姜大哥闻言一脸厌恶:“居然想骗人女孩子,真恶心!”

    姜父虽然没说话,但脸上的表情亦是十分赞同。

    “就是不知道周家的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姜母叹了口气。

    姜如安说:“应该知道,上次暑假他们不是去首都找过周霆吗?周霆应该跟他们透过底,不然他们回来之后也不会到处说周霆以后会扎根在首都挣大钱。”

    “他们知道居然没有阻止?”姜母一脸错愕,“那些小姑娘多无辜啊!”

    姜如安笑了笑,心想周父周母只会觉得儿子有出息就行,谁管被周霆扒着吸血的人家无不无辜呢?或许他们还会觉得能被周霆看上是对方的荣幸。

    当然,这些话她并没有说出来。

    在家里待了大半个月时间,等到开学前几日姜如安再次乘坐火车回来。她将炒股赚来的钱全都拿去投资项目了,剩下一些钱足够用到毕业,她便没再去炒股,只帮莫叔三人炒股,剩下的时间则是全部投入学习当中。

    周霆的日子着实不太好过。

    自从和陈宁琼分手后他就像是被诅咒了一般诸事不顺,好不容易重新搭上个有钱小姐,没想到对方对他一点都不在意,当着许多人的面说只是玩玩而已,毕竟他便宜,这番羞辱把周霆气得半死。好不容易分手,周霆瞄上了另一个看起来十分单纯的姑娘。

    然而还不等他接近,就被那姑娘的哥哥给收拾了一顿。

    寒假过后已是大三,然而周霆依然没有成功自己实行自己的计划。学校里的老人差不多都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周霆只能把目光对准大一刚入学的新生学妹,想方设法靠近勾搭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十分上进厉害且绅士的学长。

    不得不说这对于刚入学的新生来说的确很有吸引力。

    然而即便如此,也还是没有学妹被他骗到手,周霆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魅力了。直到毕业以后他才知道,自己之所以不成功,是因为陈宁琼一直在派人盯着他,只要他表现出对谁感兴趣,就会让人去跟他的目标宣传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所以一些妹子才会刚开始对他表现出好感,后面又对他避之不及。

    周霆知道后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他为了骗别的女生费劲心思,自然而然就没什么精力放在学习上,差点都无法顺利毕业。拿到毕业书周霆打算先去找份工作过渡一下,结果跑了几个地方压根儿没人要他,即便知道他是从首都大学毕业。周霆又不傻,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可能是被人给针对了。

    可就算这样,周霆也还是不肯放弃,一心要留在首都。

    找不到正经工作,周霆就找了些不需要学历的工作赚点钱维持生活,想把自己伪装成有钱人去钓白富美,然而暗地里始终有人盯着他,所以他一次都没成功过。

    ……

    姜如安毕业后并没有去找工作,她在大二时期投资的几个项目有两个已经赚了不少钱,她便拿着分红继续去投资,基本每个投资的项目都没有亏损,甚至还翻了几番,钱也越来越多,是投资圈里出了名了点金手。

    赚了钱后她把家人接到首都住了一段时间,只是姜父姜母对老家有感情,说什么都不肯在这里定居。姜大哥这两年来赚得钱也不少,在省里和市里都有房子,前年结了婚跟妻子一起住在省里,姜父姜母偶尔会过去住住,更多时间还是待在村子里。

    姜如安毕业当天,颜玉抱着花来告白,她同意了。

    一开始所有人都觉得姜如安踩了狗屎运,居然能和颜玉在一起,谁不知道颜玉家庭背景有多好?直到姜如安成为圈内赫赫有名的点金手,所投资的项目没有一个会亏本,众人这才惊觉原来姜如安本身也是个有能耐的。

    反观颜玉因为在研究所里很少露面。

    某天姜如安接到姜母打来的电话,据说是周父快不行了,周母找上门来希望她能够帮忙给周霆传个话,让后者回来见他爸最后一面,周霆自毕业后一次也没回家看过,也没联系过周父周母。周父周母开始还会想办法联系周霆,但发现周霆在躲着他们之后心就凉了半截。

    这次,是周父真的撑不住了,周霆这个做儿子的理应回去。

    姜如安挂掉电话后坐在椅子上敛了敛眸,好半晌才起身打电话让人查周霆现在在哪里,她不会像后者那样恶心无耻,会把这个消息亲自告诉对方,当然,至于会不会回去就不关她的事了。

    姜如安找上门时周霆正在上班,在一个狭窄的房间里替人看稿子,这是一家很小的报社,加上老板所有员工不超过五个。

    “……你找我!?”周霆见到姜如安格外吃惊,看到她身上穿得女士西装后下意识攥紧了自己的衣角,内心涌上羞耻和难堪。

    两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周霆脸色不大好看,语气也不好:“你找我干什么?来炫耀吗?”

    姜如安看他一眼,淡淡地说:“我只是来替人传话,你母亲托我告诉你,你父亲快不行了,让你尽快回去。”

    周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姜如安没理他,转身离开。

    “小周,你居然认识姜如安!?”旁边的同事见姜如安走后立马围了过来,一脸羡慕,“她跟你说了什么?”

    周霆有些奇怪:“她很有名吗?”

    “你不看财经杂志不知道,姜如安可是投资圈出了名的点金手,投啥赚啥!”同事热情的给他科普,“据说她从大学的时候就开始炒股,一开始投资的钱就是炒股赚的,太牛了,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她是真正白手起家的,据说以前家里很穷,上大学都是家里人咬牙凑的钱……”

    这些事情周霆当然清楚,谁会比他更清楚!?

    但是这人说什么,姜如安是点金手?怎么可能!

    周霆心里不信,然而行为却十分诚实,下班时跑去买了基本财经杂志,好几本封面都用的是姜如安的照片。他一本本翻过去,心情格外复杂,没想到姜如安居然会有这样的成就,对比之下他就像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丑小鸭。

    当初他嫌对方没钱没势给不了自己助力选择分手,而如今姜如安已经在首都扎根甚至出了名,他却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留是留下来了,但能不能吃饱活着都很困难。报社很小,他每个月工资扣掉房租水电和饭钱,几乎是剩不下几块。

    一开始的雄心壮志在生活的毒打下一点不剩,甚至开始后悔得罪陈家,否则现在怎么着也能找个体面有钱的工作。

    周霆甚至忘记了姜如安来的目的,开始幻想自己当初要是没跟她说分手,那么现在是不是也能这么厉害?至少、至少不用每天担心自己会不会失业饿死!姜如安这么厉害,他就算在家里待着不出去工作都行啊!

    于是姜如安发现,周霆不仅没有回老家见他爸最后一面,反倒开始在自己公司外面晃悠。她脑子稍微转一转就能直到这货在想什么,不免有些啼笑皆非,吩咐保安把人赶走,不许他出现在附近。

    即便如此,周霆依旧没有回家,而周母也彻底对这个儿子死心。

    姜如安和颜玉结婚的时候已经快二十六七了,要不是两家人父母一直在催,他俩估计要等到三十岁才结婚。颜家背景不俗,而姜如安自己也厉害,两人在首都办了一次婚礼后回到老家又办了一次,宴请全村的人一起参加。

    村里的变化非常大,不再是以前贫穷落后的模样,在姜大哥的帮助下修桥铺路,俗话说的好,要想富先修路,这路修好了,赚钱的法子自然也多了。

    姜如安和颜玉在老家待了一个多星期,离开前他看到周霆被周母拿着扫帚从家里给赶了出来。周霆变化很大,明明也才二十六七,看上去却跟三十来岁的人一样,沧桑又落魄。他在首都实在是混不下去想要回家,但周母记恨着他连周父的最后一面都不回来看,直接把他给轰了出去。

    看着对方狼狈可笑的模样,姜如安笑了笑,挪开视线,和颜玉手牵手坐上轿车离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