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92章 第九个女主1 被毁掉的知青

第92章 第九个女主1 被毁掉的知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知青, 身体好点了?”

    姜如安拿着割草工具跟着另外几个女知青一起往前走,途中遇到的人都十分友好的跟她打招呼,关心她之前发烧的身体有没有好些。姜如安还没接收这个世界的剧情, 不认识这些人,只对他们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回说自己好多了。

    “如安,你割这一片成吗?”

    姜如安点点头:“成。”

    她拿着镰刀慢吞吞地弯下腰, 动作很慢, 一边割草一边开始接收剧情。

    原主是个下乡知青, 还是刚从国外回来没两年的那种。他们家曾经是中医世家, 后来中医没落, 原主父亲便带着妻子去国外留学学西医, 原主在国外出生, 出生时母亲难产去世, 是父亲一把屎一把尿将她拉扯长大。

    后来原主父亲学成归来回国进了医院, 没多久局势开始动荡。

    原主父亲察觉到不对劲,偷偷动用关系把原主给送到乡下去当知青,第二年他就因为被查出曾经到国外留学被下放到偏远的地区进行劳改。原主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还是后面看到下放的人才反应过来,只是她就算知道也没什么办法改变,只能时不时写信给父亲询问他是否平安。

    她从小和父亲一起长大, 懂些医术,下乡后偶尔同行知青身体不舒服她都会免费帮看, 所以大家伙儿对她的态度都很好。即便是在乡下原主也没有放弃学习,经常去镇上淘些书回来看,后来村里建了小学,她在里面当起了老师, 教得很认真。

    后面恢复高考,原主是第一批大学生,报的医学院,毕业后和平反回来的父亲在一家医院工作,丈夫也是同一所医院的医生,最后年仅三十岁就升职成了医院院长,家庭幸福生活美满,人生赢家。

    在被篡改的剧情种,原主父亲下放的地方出现个从未来世纪穿越来的男人。那人觉得自己知道历史,一定能闯出一片天来,于是他跑去跟下放的人套近乎,其中就有原主的父亲。因为他清楚这些下放的人身份多多少少都很不错,打好关系说不定在以后能给他一些助力。

    他把这些人当作npc一样刷好感,完全没想过事情发生会是怎样的后果。他那具身体年纪十五六岁,是那地方一户人家的宝贝大乖孙,那家人发现他接近原主父亲等人后觉得是他们带坏了自己的孙子,便举报给了队长。

    这事在当地人看来十分严重,他们觉得下放的都是犯了严重错误的犯人,娃娃靠近肯定会被他们带坏。所以被举报后队长决定批斗原主等人,这些个一大把年纪还要经历这种艰苦的人,在批斗时要跪在地上被人辱骂被人用石头砸,甚至有激动的人还会上去直接动手。

    原主父亲经历了这么一遭,没多久就去世了。

    这个消息传到原主那,她受到刺激当场就晕厥过去,不敢相信父亲就这样去世了,想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于是她请了一个月假打算去父亲被下放的地方,这里队长知道她的情况没怎么犹豫就批了假。

    原主父亲下放的地方格外偏远贫穷,原主花了将近四天时间才到,一下去就碰到了穿越男,后者见她长得好看心生好感,听说她要去自己村子还邀请原主跟着自己回去。回去的路上穿越男得知原主是过来查她父亲为什么会去世,穿越男一下子就慌了。

    因为原主父亲就是因为他的缘故才会被带去批斗去世的。

    穿越男虽然觉得这件事情跟自己关系不大,但他还是怕被原主发现,心里心虚的很,想要把这件事情隐瞒过去。只是原主又不傻相反还很聪明,一下就发现穿越男对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对劲,便询问对方。

    其实这事情在这个时代很正常,但穿越男就是觉得心虚,怕被发现记恨上就想办法想让原主放弃调查这事儿。思来想去那穿越男就想出个十分恶毒恶心的法子,他趁着无人的时候把原主拖进小树林,把原主给强女干了。

    原主本就因为父亲离世的消息心情痛苦难过,又被不认识的人给强女干,瞬间就绝望失去了活着的动力,投河自尽,死在年华最好的时候。

    ……

    姜如安手一抖,镰刀立马在手上割了条不小的口子,鲜血涌出,她眉头不由得抖了一下,眼底充斥着冷色。

    “呀如安,你怎么割到手了?”旁边有人看到她冒血的手掌惊呼一声。

    姜如安收敛冷意,面上露出几分痛色,抬起冒出的手吹了吹气不好意思地说:“刚刚镰刀没拿稳滑了一下,不小心割到了手。”

    “你这也太不小心了,先回去把手包一下吧,你这口子划得也太大了。”

    “好。”

    姜如安应了一声,放下镰刀往知青点走,途中遇到别的知青和村民见她一手的血都叫她赶紧回去把伤口包好。上工的地方离知青点没多远,姜如安大概走了差不多五六分钟就循着记忆来到知青点,推开门从自己床边的包裹离拿出一卷绷带。

    她先用清水将伤口清洗,接着用绷带绕着伤口包扎了一圈。

    包扎完,姜如安坐在床上敛眸沉思。

    现在这个时间点,距离原主父亲去世只剩下两个月时间,她得想办法阻止原主父亲的死亡才行。首先就得想办法去姜父被下放的地方,那地方离偏僻又贫穷,从这里坐火车过去至少都要四天时间。

    姜父在自己下放之前就有预感,脱了很多关系把原主送到乡下当知青,地方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还给了原主一笔钱和票券,大概好几百块钱,保证她能生活无忧。

    原主花钱不多,这笔钱基本没用过多少。

    姜如安把藏好的钱票拿出来数了数贴身放好,起身出门去找大队长。

    “……什么?你想调到边平去?”大队长也在地里干活,听到姜如安说得话后有些惊讶,“你要知道边平那个地方可不好过,咱这好歹还能填饱肚子,那个地方又穷又偏僻,你一个姑娘家过去怕是不好来。”

    姜如安笑了笑一脸正气:“大队长,咱们新时代年轻人要有不怕苦不怕难的精神,我愿意成为一颗钉子,哪里需要去哪里!我听说边平那边卫生条件差,我好歹也懂点医术过去还能帮忙给那边的村民看个发热头疼之类的。”

    大队长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有这么告的思想觉悟,敬佩不已,想了想说:“那成,我打个报告问问能不能行。”

    “谢谢大队长。”

    姜如安打算调去边平的事情很快传开,知青点里的大家知道后都感慨于她觉悟之高,甚至还有人打算跟她一起去边平发光发热!姜如安没想到自己会激发出其他知青的奉献情怀,好说歹说把其他人给劝了下来,那边平的确不是什么好地方,他们去了一定会后悔。

    她估摸着报告下来的不会太快,便打算先写个信给姜父寄过去,让他离生产队的人远些。

    大概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大队长找到姜如安,说是报告通过她可以动身去往边平了,甚至上面领导还夸赞了姜如安几句。相比于其他知青做梦都想回城,姜如安的报告在其中简直就是一股泥石流。

    她当即动身,收拾东西买好火车票往边平赶。

    边平条件十分艰苦,分配到那边的知青大多都是没什么背景金钱打通关系的,基本上知青对这个地方都避之不及,还是第一次遇到自动申请调到这边来的。红华生产队大队长接到任务过来接人,对于这个主动过来的知青感到十分稀奇。

    这个点应该快到了才对。

    正想着,这位大队长就看到从市里来的汽车晃晃悠悠停下,下来个背着军绿色背包扎着俩麻花辫模样秀美的小姑娘。这小姑娘一看就是城里人,皮肤白得都快发光了,跟周围的人群格格不入,瞧着对方这小身板,大队长皱起眉头犯了难。

    该不会这个小姑娘就是她要接的人吧?看着弱不禁风的,估计干不了啥活啊!

    “你好,你就是红华生产队的大队长吧?我叫姜如安,是从北市调来的知青。”姜如安一下车就注意到坐在牛车上的人,对方吧嗒吧嗒抽着旱烟,看着她表情愁苦,两条眉毛都快连在一起了。她大概知道这位大队长心里的想法,笑了笑说:“听说边平卫生条件差,我下乡之前跟我爸学过一点医术,有空可以给村里人看看。”

    红华大队长一听这姑娘能给人看病,拧在一起的眉毛顿时舒展了些,心想这从大城市来的知青就是有能耐。他们村子离镇上远得很,村里人要是有个头疼脑热还得花两个多小时走到镇上看病,着实累人,一般能扛的他们就自己咬牙扛过去了。

    大人能抗,小孩子却是扛不住,去年就有个小孩因为发烧没去镇上看,后面突然成了高烧,活生生就这么给烧成了傻子。

    “不过我得先跟你说好,我们红华生产队穷,大家伙儿都吃不饱,你要是不干活也没有饭吃,顶多要是有人找你看病啥的你可以收他们工分。”红华大队长拿着手里的旱烟在牛车上敲了敲,抖落不少烟灰。

    姜如安当然不会在意这些,点点头应下。

    “那成,上车吧。”红华大队长帮着姜如安把行李放在铺着干草的牛车上,见到她也坐上去后自己坐在前边,哟呵着老黄牛慢悠悠往前走。

    途中红华大队长偶尔会和姜如安聊两句,问她为什么会申请调来这么个偏僻穷困的山沟沟里,要知道红华生产队的那些知青巴不得能早点离开这儿。姜如安笑了笑,把之前用过的借口重新说了一遍,顿时就收到了这位队长投来的敬佩视线。

    虽说那视线中另外的情绪大概是觉得她脑子有问题。

    牛车晃晃悠悠地走了一个半小时左右才到红华生产队,红华队长领着她往知青点走,边走边说:“正好知青点还剩下俩空位,你今天好好休息休息,明个儿我再给你安排工作。”

    “好的,谢谢队长。”姜如安笑了笑。

    下午大家伙儿都在地里干活,从村口到知青点需要从田埂旁边经过,村民们瞧着队长领着个白嫩漂亮的姑娘过来,好奇地问道:“队长,这是谁家的姑娘?”

    “从北市那边调过来的知青。”红华队长回道。

    “又来知青啊?”

    “就这小身板能干啥!”

    “咋又来,咱村里知青都十多个了,问题是他们干活也不行啊!”

    红华队长咳嗽一声,往后瞥了眼,见姜如安脸上神情没啥变化才皱起眉头说,“这位小知青能给人看病,你们以后要是有哪里不舒服的可以找她,看病给工分,给多少你们自个儿商量。”

    “这么年轻,真的能给人看病?”大家伙儿不是很相信。

    姜如安文闻言睫毛微颤,轻声细语地说要是看不好可以不收工分,不过一些特别严重的病看不了,小病小痛之类的可以。她长得好看,肌肤又白又嫩,五官精致小巧说起话来也斯斯文文,看上去就知道是城里来的念过书的娇小姐,和红华生产队格格不入。

    至于这些人信不信,姜如安也不是很在意,毕竟她来这儿的目的也不是真的为了给这些人看病。

    “行了,干你们的活!一天天的就你们话多!”

    红华队长见他们还想说话,眼睛一瞪,挥着手让他们赶紧干活不然扣工分。

    大概走了七八分钟时间,姜如安看到面前出现一座十分简陋的土坯房,墙壁裂了好几条缝,看起来就是一副不太牢固随时都会坍塌的危险模样。门上了锁,红华队长早就从知青那边拿到了钥匙,打开门让姜如安把东西放好,自己铺床。

    现在是初夏,天气不算太热,但一走进房间明显就能感觉到气温在上升。

    这房子,估计是夏热冬冷。

    “你今天先休息吧,你有没有带吃的来?你这没干活没工分,要是没吃的我就先分点粮食给你,工分就欠着。”

    姜如安说:“谢谢,我带了些粮食,应该够吃。”

    红华队长点点头,心想这从大城市里来的知青应该不会饿着自己,又跟她说了一些注意事项,比如有些地方最好不要去诸如此类,看着姜如安一一应下后才离开。

    姜如安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圈,这间房里大概有六张床位,其中两张是空着的,不过有一张床上堆了些杂物,只剩下一张床上没东西。她把军绿色背包放下,出门看了眼厨房的位置,从水缸里打了点水把床位擦了两边,接着从另一个大口袋里拿出床单铺上。

    天色渐暗,下地干活的知青陆陆续续回来了。

    他们面容疲倦,衣服上沾了不少泥泞草屑。男女知青房间是分开的,只有厨房共用,女知青回到房间看到房里投出蜡烛的光芒以及坐在床上的姜如安时不由得愣了愣,旋即才想起来队长说过这两天会来一个新知青。

    “你就是新来的知青吧?”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女知青开口询问,语气十分友好,“你吃饭了没,我们现在要去做饭,要是你没吃,就和——”

    “刘梦!人家是刚来的新知青,又没有工分哪来粮食,她肯定自己带着有,你就别操心了。”旁边的知青打断年纪较大的女知青的话,一边说一边看过去,皱着眉有些不悦。

    她们自己都没多少粮食了,刘梦难不成还想把粮食分给别人?一天天干活那么累,要是不填饱肚子那也太难挨了!

    “谢谢,我自己带了粮食,已经吃过了。”姜如安笑了笑。

    男知青和女知青不住在一起,但在一起吃饭,他们自己出粮食自己煮饭吃,没多久空气中就弥漫着粮食的味道。吃完饭,知青们挨个烧水洗澡,直到晚上九十点钟才彻底忙完回屋躺在床上。她们对姜如安挺好奇的,灭了蜡烛躺在床上跟她聊了一会儿,问她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

    几乎每个人都会问这个问题。

    主要是这地方太穷了,除了被分配来没法选择的知青,有选择的人压根儿就不会考虑这个地方。姜如安回答完她们的问题顺便问了些关于红华生产队的信息,夜色愈发浓郁,劳累一天的知青们没说几句话便陷入睡梦当中,房间里响起细微的鼾声。

    次日。

    外面天色微微亮知青们就起床了,姜如安也跟着起床穿上衣服出门洗漱,其他知青洗漱完就去厨房煮早饭,早上不吃点东西干不动活儿,而姜如安才来,没工分没粮食早饭自然没她的份。不过她来时就自个儿准备了粮食,回房间拿了俩鸡蛋出来,让刘梦顺便帮自己煮一下。

    旁边的知青们瞧着她手上的鸡蛋,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这就是新来的知青?”戴着眼镜的男知青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姜如安手里的鸡蛋,好半晌才恋恋不舍地转移开,目光落在她脸上,眼里闪过惊艳,笑着介绍道:“你好,我叫吴洲!大家都是下乡来的知青,就是要团结友爱互帮互助,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们能帮一定帮。”

    姜如安也做了个自我介绍,并说了声谢谢。

    早饭煮好,每个人端着一碗全是汤水看不到几粒米的碗咕噜咕噜往肚子灌,姜如安则坐在旁边吃着水煮蛋,干吃有点噎,那叫刘梦的知青瞧见便端了碗热水给她。姜如安道了谢,并分了一半鸡蛋给对方,剩下那颗水煮蛋没吃,随手揣进了兜里。

    其他人见状朝着刘梦投来羡慕的目光,鸡蛋啊,他们多久没吃过了?

    刚吃完早饭生产队长就来了,他来给姜如安安排工作。

    最近队里很忙,只不过红华队长瞧着新来的知青不像是能干苦力活的样子,思来想去打算让她去捡牛粪。和其他活儿相比捡牛粪要轻松许多,只不过这些城里来的知青,特别是女知青对这个活儿基本上是退避三舍的态度,因为她们觉得这活儿脏。

    红华队长心里还在琢磨,要是这新来的知青不同意这个分配自己该咋说

    却没想到对方竟是半点犹豫都没有,直接点头说好。

    “那你准备一下,等会儿我让人来带你。”

    红华队长皱紧的眉头松了松,对这个新来的女知青充满好感,至少没搞什么幺蛾子,也没耍啥大小姐脾气。要知道其他知青刚来的时候不听话,不管男知青女知青安排的活儿那是一件都干不好,还是最后他说再这样下去就扣工分没饭吃,这些知青才老实下来。

    这好不容易来个听话的,感觉空气都清新许多。

    红华队长满意离开,没多久就有个瘦弱的小姑娘过来找她,背上背着个背篼,手里还提着个,细声细气地说带她去捡牛粪,声音跟蚊子一般大小。

    姜如安接过背篼跟在小姑娘身后。

    “小妹妹,你今年多大了?”

    小姑娘怯生生地看她一眼,“今年13了。”

    姜如安眉眼微动,从口袋里摸出两块糖递给她,“吃不吃糖?”

    小姑娘目光落在她手心,忍不住咽咽口水,好一会儿才移开目光摇摇头说自己不吃,嘴上说着不吃,眼里全是渴望。

    “拿去吃吧。”姜如安拉着小姑娘的手把糖塞进对方手心,她的手腕很细,仿佛只有一层皮挂在骨头上,姜如安都不敢太过用力,就怕太用力会不小心掰断她的手。

    “……谢谢姐姐。”

    姜如安笑了笑,“不客气。”

    大概是因为糖的缘故,小姑娘胆子稍微大了些,还告诉她自己的名字,名字听着有些耳熟。

    就在姜如安思索着这名字为什么耳熟时,不远处突然出现个人叫着小姑娘名字,看到那人,姜如安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