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93章 第九个女主2 被毁掉的知青

第93章 第九个女主2 被毁掉的知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来者是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年, 衣服浆洗的很干净,连补丁都没几个,顶着一头比板寸稍微长些的头发, 面容稚嫩然而那双眼里却装着许多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深沉情绪。他叫宋书,就是剧情里那个害死原主父亲又毁掉原主的穿越男。

    “大哥。”小姑娘叫宋梅,宋书是她堂哥,她看上去有点害怕后者, 脸上神情愈发怯懦, 双手紧紧攥着手里用来铲牛粪的工具讷讷地喊了一声。

    宋书看了宋梅一眼没做理会, 将目光转移到宋梅身边的人身上。

    那是个很年轻的女生, 乌黑亮丽的头发扎成两个麻花辫落在胸前, 肌肤白嫩丝滑, 在阳光照射下似是白得发光, 五官精致极了, 身材也很好, 比他上辈子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些女明星都还要好看,而且她还是素颜!

    宋书看得眼睛都直了。

    他下意识端了起来,带着自认为非常帅气的笑容看向姜如安, 开口询问:“你是新来的知青吗?你好,我叫宋书,你叫什么名字?”

    姜如安连眼光都懒得给他, 自顾自地捡牛粪,动作干脆利落。

    宋书见这么漂亮的女生居然被安排去捡牛粪, 一阵怜惜,你看这手多白多嫩啊,怎么能去干捡牛粪这么脏的活儿呢?这双手就应该用来伺候男人才对……他忍不住咽咽口水,瞪向宋梅:“小梅!你怎么能让人家城里来的女知青干这种活?多脏啊!你自己去干不就得了?”

    “是、是队长让我带知青姐姐来的……”宋梅小声回道。

    宋书不满:“我让你去帮忙, 你说这么多话干啥?”

    宋梅不敢反驳,怯弱地点头应下。

    她要是敢反抗,这位大哥回家告诉奶,那迎接她的就将会是夫妻双人混合揍以及一天不能吃饭,毕竟这位大堂哥可是奶心尖尖上的宝贝。宋梅不想再尝试饿肚子的滋味,偏过头朝着姜如安伸手想要帮着她拿伸手装着牛粪的背篼,说:“姐姐,我来帮你捡,你去休息吧。”

    “我自己来就行。”姜如安瞥了眼宋书,语气淡淡:“自己的活儿自己干,我是下乡来帮忙干活的知青,不是下来享福的领导。”

    宋书见面前这漂亮的女知青好像对自己说的话不太满意,不由得在心里嘟囔这个年代的人可真是死脑筋,脸上却露出一抹笑夸赞道:“你跟别的知青不一样,别的知青只晓得偷懒耍滑,我觉得他们应该向你学习才对!不过捡牛粪这活儿太脏了,我跟队长是亲戚,要不我跟他说说给你换个别的轻松些的活儿吧!”

    他说着,言语间带着些许炫耀和优越感。

    姜如安没理他。

    “你叫什么名字?以后你要是遇到什么麻烦事儿可以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宋书活了两百字还是头一次跟这么漂亮的女生近距离接触,一时间舍不得走,就站在旁边待着,目光像是黏在姜如安身上一般。

    宋书上辈子就是个一事无成的普通人,从小到大都很平凡,是那种看一眼丢进人堆里就找不到的普通,快三十岁还是啥也没有。直到穿越到七十年代来,虽说这个年代又穷又落后,但宋书还是狂喜,他觉得自己是天命之子,一定能在这里闯出自己的天地来。

    就和小说里那些男主一样,可以温香软玉在怀走上人生巅峰!

    而面前这个漂亮女知青一定会是他的后宫之一!

    宋书十分自信且志在必得,他知道对方是从大城市来的知青,怕是看不上农村里那些只知道埋头干活粗鲁的莽夫,便想着卖弄一下自己的文采好让对方知道他和其他莽夫不一样。再怎么说他上辈子也是经历过九年义务教育的,比起村里其他文盲厉害得不止一点半点。

    而姜如安只觉得这个人在旁边叽里呱啦太过吵闹,而且看着就让人恶心。她往旁边走了两步,见宋书跟着走过来嘴里还不停说着话表现自己,眼里升起厌恶和不耐,低头瞧了眼宋书旁边的那一坨牛粪,趁着两人不注意左脚使劲儿将一颗石子儿踹向宋书。

    宋书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表现自己,压根儿没看到姜如安的小动作,往前走了两步突然膝盖被什么东西用力砸了一下,膝盖一麻,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旁边摔去,正好摔在了那坨牛粪面前。

    那还是一坨较为新鲜的牛粪,闻到那股味道,宋书只觉肚子里一阵翻腾,转过头干呕出声。

    姜如安见状眼里闪过些许遗憾,可惜没让这玩意儿的脸直接砸进牛粪里。

    “……呕!”宋书从地上爬起来,心想好险啊,差一点就摔在牛粪上了!要真摔在牛粪上,那他岂不是要在美女面前丢死人??

    虽说没摔上去,但他手上却沾了点,一股臭味扑面而来。

    宋书抬起头,见姜如安正盯着自己看,把沾了牛粪的手藏在身后尴尬地笑了两声说:“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情哈哈,下次再聊,我先走了!”今天运气真不好,去那地方吃了个闭门羹就算了,居然还在美女面前出了这么大个糗!

    他既尴尬又气愤,说完转身就跑得没影儿了。

    姜如安嗤笑一声。

    她看了眼松了口气的宋梅,问道:“他是你哥哥?”

    “嗯,是我堂哥。”宋梅小声回答。

    “他不需要干活麽?”

    宋梅低头继续捡牛粪,闷声说道:“奶说堂哥身体不好不让他干活,要是生病了奶会心疼,也会花很多钱。”她声音很平静,或者说是很麻木,对这一切习以为常,也没有想要挣扎的意思。

    毕竟不管是哪个村子哪户人家都重男轻女,男孩儿是可以传宗接代的宝贝,女孩儿就是拿来使唤的赔钱货,必要时候还能为家里的男孩儿牺牲自己的幸福。

    姜如安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没有说话,偏过头看向宋书过来的方向,眼眸微微眯起,看到那儿有间房子,距离村子有些远。她半眯着眼收回视线问宋梅:“那里的房子还有人住吗?怎么离村子这么远?”

    “那里本来是我们村里的猪圈,不过后面猪圈换地方了,现在里面住着人。奶说那里住着的是坏人,劳改犯,让我们不许靠近那个地方。”宋梅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解释道。

    姜如安眸光一闪,哦了一声。

    时间到了中午返点,宋梅要回家吃饭,跟她说好吃完饭在这里会面下午继续干活儿,姜如安应下,等到小姑娘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后才转身朝着前方的房子走去。

    这间房的确十分老旧破烂,墙体裂开数不清的缝隙,房顶上铺着零星几片瓦片,其余都是稻草,也不知道下雨天会不会漏雨进去。她走到门前,一股臭味混合着霉味的奇怪味道迎面而来,让人忍不住屏住呼吸皱起眉头。

    外面应该是厨房,姜如安看到有烧火的痕迹。

    就在她准备伸手敲门时,门却突然打开,一个约莫四五十岁的男人突然打开门,手里端着一盆水打算往外倒,结果看到门口站这个小姑娘,就这么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咳咳、老李,你站那儿干什么呢?”

    房间里传出一阵咳嗽声,声音很耳熟。

    姜如安脑袋微微往旁边移了点,看向房间里面。房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张用木板拼成的床,桌上放着碗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药味,简陋的木板床上躺着个人,大概是因为生病的缘故脸色苍白,眼下一片乌青。

    那是原主的父亲,姜北山。

    “爸!您生病了!?”姜如安皱起眉头,绕过面前的中年男人走进屋里。

    姜北山最近发烧,烧得迷迷糊糊,听到这声音立刻就瞪大眼睛看过来,看清楚面前站着的人后瞬间就急了,双手撑着床想要起身:“如安??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北市吗?你来这里做什么?咳咳咳……”

    “老姜,这丫头就是你闺女?”之前站在门口的中年男人闻言走进来,目光在姜如安身上扫了两圈,很是惊讶:“怎么跑这里来了?”

    姜北山也很想知道啊!

    他都快急死了,这边平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他老年得女,大概三十来岁的时候才有这么个闺女,妻子还因为难产去世,从小到大就没让女儿吃过什么苦头,之前好不容易托关系把她送去北市,那边没那么苦,再加上他给的钱,绝对能让她舒舒服服过好几年。

    可是现在!应该在北市的闺女居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姜北山感觉自己因为发烧而糊涂的脑袋都清醒了不少。

    “我听刘叔说您被下放到这里,不放心,就申请调过来了。”姜如安说得轻描淡写,然而姜父听完之后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等他开口说话,姜如安继续说:“已经没有办法调回去了,我能照顾好自己,现在让人不放心的是您。”

    姜北山咳嗽两声,眉头紧皱:“你这不是胡闹吗?边平这地方多穷?”

    “穷怎么了?您之前不是常跟我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麽?”姜如安走过来伸手在父亲额头上碰了碰,温度不低,是发烧了,看这样子估计发烧了好几天。

    姜北山:“……我也没让你真的去吃苦!”

    他就是说说,哪里会舍得真让女儿去吃苦?

    姜如安说:“来都来了,而且我要是不来,怎么会知道您生病病成这样了?没吃药吗?病了多少天了?您都瘦了整整一圈了……”

    当初她离开家下乡当知青时姜父身上还挺多肉,虽说不胖,但也时结结实实,但现在一看,瘦得骨头都凸出来了,仿佛就只剩下了一层皮,姜如安眼眶瞬间就红了。她掏出早就放在口袋里的水煮蛋放在桌上,“我不确定您是不是在这,就只准备了一个水煮蛋,您先吃了吧,等过两天我去镇上买点粮食送过来。”

    “我现在没什么胃口,你给李叔叔吃吧。”姜北山咳嗽两声,“这位李叔叔之前是名校教授,这两天我生病,都是他在照顾我帮我干活。”

    姜如安将目光转过去,看向旁边待着儒雅气息的男人,十分感激:“谢谢李叔叔。”

    “我跟你父亲也是互帮互助罢了。”李教授苦笑着摇摇头,见姜北山虽然神情担忧,但眉宇间还是带着一抹松快,开口提醒道:“咱俩现在是下放来劳改的犯人,要是被别人看到小姜来找咱,怕是会惹来麻烦。”

    这么一说姜北山才突然反应过来,深深叹了口气,神情无力又悲哀:“你说得对,如安啊,你以后还是不要过来了,爸爸现在身份特殊,会连累到你。”

    “没关系,我小心点就行了。”姜如安笑了笑,“我先回去了,下午给您和李教授送点粮食过来。”她不能在这里待得太久,叮嘱姜父好好照顾自己,走时和李教授又道了声谢才离开。

    李教授眼里满是羡慕:“你生了个好闺女,不像我……”他想起自己的妻女,在第一时间就迫不及待的和自己划清关系生怕被连累,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

    姜北山听他提到过,默不作声,伸手拍拍他的肩膀。

    ……

    姜如安回到知青点,知青们已经开始吃饭了,煮的是红薯稀饭配咸菜,碗里只能看到大块大块的红薯,饭很少。不过有的吃都不错了,哪还能让他们在这儿挑三拣四。

    见她回来,从昨晚就一直释放善意的刘梦站起身,问道:“怎么现在才回来?”

    “路上耽搁了点事情。”姜如安笑了笑。

    旁边的吴洲两三口吃完碗里的饭,伸手抹了抹嘴,开口说道:“姜知青,下次饭点得早些回来,不然饭就没有了。”

    “她又没粮食在这儿,回来的早有啥用,你能把你粮食分给她吃啊?”有个女知青冲吴洲翻了个白眼,语气算不上太好。

    吴洲有点尴尬,却没有说话。

    他们每个月的粮食只能刚好填饱自己肚子,要是分出来给别人,那自个儿就得饿肚子了。虽然这新来的女知青长得很漂亮令人心动,但还是吃饱肚子更要紧,毕竟他们每天干活得花不少力气呢,没力气干活就拿不到工分换不成粮食了。

    “我这儿还有点粮食,姜知青,你会煮饭吗?不会的话我帮你煮一份吧。”刘梦说道,她是个老好人,不忍心看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饿肚子,想了想便准备把自己的粮食让点出来。

    姜如安笑了笑:“谢谢,不过我自己有带粮食来。”

    之前呛吴洲的女知青又说话了,“是啊,人家可是早上能吃鸡蛋的,哪还用得着你们在这里瞎操心?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有什么用,你看人家领情吗?”

    刘梦看了那女知青两眼:“你别跟她生气,她这个人说话就这样,没什么坏心思。”

    “我知道。”姜如安当然不会在意这些,转身进房间从背包里抓了两把米出来随便煮了碗白粥两三口喝下。中午有两个小时午休时间,知青们都躺在床上休息,她收拾好带过来的米以及面粉鸡蛋等粮食装进袋子里,趁着其他人睡熟之际拎着带着走小路绕过村子来到姜北山和李教授门外。

    袋子放在门口伸手敲了敲门,还不等开门她就离开了。

    情况特殊,还是小心为上。

    等李教授打开门,只看到门口放着一个袋子,袋子上夹着一张纸条,他拿起纸条看了眼,纸条上写着一行漂亮的小字:吃饱饭,不要省着,过两天我再送来。如安留。

    再抬头看,周围空荡荡一片,哪还有人?

    李教授摇摇头弯腰拎起放在地上装着粮食的袋子回房间,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老姜,你闺女给咱送吃的来了,你孩子真不错啊,可惜我没有儿子,不然还想跟你说说亲。”

    “拉倒吧你。”姜北山精气神好了许多,大概是看到女儿的缘故,比起上午那要死不活的模样,下午好歹还能下床走两步。他本身就是个医生,想要快点好起来有的是法子,只是之前一直觉得心气不顺所以几天了都没能好。

    现在闺女一来,他精神立马好了,对李教授说:“我闺女还年轻,要嫁人怎么着也得等个十年再说,急啥?!”

    李教授切了医生,打开袋子往里看了眼,里面有一袋子大米和面粉,他想了想,打算熬碗白粥给姜北山这个病患吃。他们来到边平后吃的都是些汤汤水水,很久没有看到过白生生的大米和面粉了,忍不住咽咽口水。

    而这边姜如安送完粮食后就带着背篼回到跟宋梅约好的地方等着,等了大概十来分钟,看到小姑娘背着背篼走过来,身后还跟着换了一身衣裳的宋书。

    看到后者,姜如安眼神蓦地冷下来。

    “我打听过了,你是新来的姜知青对吗?”宋书笑嘻嘻地凑过来,令人作呕的目光在她身上来回扫视,“是从北市来的啊,北市那地方比我们边平要好那么多,你为什么会来边平?”

    姜如安抬眸也在他身上打量好几眼,宋书下意识站直身子挺直背脊,想要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然后姜如安开口说:“你一个手脚健全的男同志为什么不去帮忙干活?你是得了什么病麽?我学过一点医术,可以帮你看看,有病要早点治疗。”

    宋书脑子瞬间卡壳。

    他怀疑面前这女知青在骂他,但是没有证据,总感觉有点奇怪。

    见宋书不说话,姜如安唇角微挑,眯着眼仔仔细细扫过宋书,片刻后又说:“我中医西医都涉及了一点,中医里有望闻问切,我看你眼底乌青脚步虚浮,证明你身体很虚,得多补补,不然怕是要出问题。”

    宋书:“……?”

    宋书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

    生气那是肯定的,哪个男人能忍受异性说自己身体虚?不过看着这张漂亮的脸,宋书就是再大的火气也生不出来,而且之前他跟红华队长打听的时候,也听说了对方的确会看病,说不定是在认真的关心叮嘱他呢?就是这感觉有点奇怪就对了。

    宋书表情有些扭曲,见姜如安还在看自己,感觉像是被照了X光一样浑身不自在,撩妹的心思荡然无存,干笑两声道:“那个,我还有点事,你们先忙。小妹,好好帮帮姜知青,人家是城里来的干不了重活,反正你在家都做习惯了……我先走了,下次再聊。”

    说完又转身跑了。走的时候宋书脑子里迷迷糊糊的想着,怎么感觉他一看到这位姜知青没聊两句就要落荒而逃?

    ……

    姜如安嗤笑一声,眼眸微敛,要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非得找机会把这人给废了。收敛起别的心思,姜如安提着背篼跟宋梅继续埋头捡牛粪。她们捡的干牛粪基本没什么味道了,但一天下来大概是心理作用,总会觉得身上似乎有一股怪味儿。

    所以下午结束后回到知青点,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烧水洗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

    洗完澡出来其他知青也已经回来开始煮饭了。姜如安擦着滴水的头发回到房间,拿出自己的口粮给煮饭的刘梦,拜托她给自己煮一下,作为报酬分了一点米给她。刘梦一开始拒绝了,在姜如安的再三要求下还是收了下来,转头添在了锅里,虽然没多少,但能多一些是一些。

    吃饱喝足,姜如安躺在床上思索着自个儿的计划。

    她得找个稳定且让人尊重的活儿干,来之前就盯上了村卫生室的空缺。每个生产队都会有村卫生室,红华生产队没有,队里的人生病了要么走两个小时去镇上看病,要么就去别的生产队的卫生室,总之十分麻烦。

    如果她能说服红华队长把队里的卫生室搞起来,去卫生室干活,就有很多种办法和借口去帮助姜父李教授二人了。

    房间里的蜡烛被吹灭,四周瞬间暗了不少,有几缕月光透过窗户泄进来,照在脸上。

    姜如安动作轻缓地翻了个身。

    虽说她来的时候说过自己会给人看病,但或许是年纪太小的缘故,并没有人相信,照这样看短时间内恐怕都得去捡牛粪。她倒是能忍,但是姜父不能忍啊,那穿越男经常跑过去骚-扰姜父和李教授,迟早会被村子里的人发现。

    要不……找个机会把那男的腿打断?

    姜如安在脑海里认真思索这个可能性,有些蠢蠢欲动。

    天色渐暗,她把这个想法暂时抛之脑后,闭上眼睛准备睡觉。刚闭上眼没多久,姜如安听到对面床上发出轻微响动,应该是有人在翻身,渐渐的,声响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呕!”

    “怎么了?”

    动静太大,其他人都被惊醒,起身借着月色看过来。

    刘梦伸手揉了揉眼睛,起身下床担忧地问道:“小胡?你怎么了?”

    “刘姐,我、我肚子好疼——”被叫做小胡的女知青脸色煞白,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打捞上来似的,浑身都是汗水。她伸手捂着小腹,疼得直打颤,“我感觉我要疼死了。”

    “是不是那个来了?”

    小胡摇摇头:“没有,疼死我了,好疼啊……”她声音里带上泣音,显然是疼得厉害,嘴巴都咬出血了。

    刘梦有些着急,伸手放在小胡肚子上揉了揉,说:“那咋办,咱这生产队也没有卫生室,离得最近那个也得走半个小时。你先忍一忍,看看等会儿会不会好些,说不定马上就不疼了,你是不是吃坏肚子,要不要上个厕所?”

    小胡没说话,疼得说不出话来,费劲儿点点头,想着或许过会儿真的就不疼了。

    动静稍微有点大,房间里其他人此刻都睡不着了,不过也没人说什么,毕竟小胡那模样看着确实有点凄惨。大概等了五六分钟,小胡依旧没有好转,甚至疼得都开始说胡话了,刘梦围在旁边急得不行,不知道该怎么办。

    姜如安在旁边静静看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让我来吧,要是信得过我的话。”

    “你?”那个喜欢怼人的女知青诧异地看过来,问她:“你能行吗?”

    “我爸是医生,我跟着他学过一些,应该能行。”姜如安语气淡淡,没有把话说死。

    “你别说大话啊……”

    “你别说大话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让你显摆自己的时候……”

    “男英,我觉得姜知青不像那种人,要不让她试试吧?”刘梦在一旁焦急地说道:“就算现在把小胡送去最近的卫生室也得半个多小时,我怕小胡她撑不住。”

    叶男英咬咬牙,“那就试试吧。”

    “屋里有温水吗?如果没有的话麻烦去烧一壶,一定要烧滚了之后倒出来放凉。”姜如安代替了刘梦的位置,坐在小胡边上,伸手找到后者身上的两个穴位揉按,一边有条不紊地让其他人帮忙。

    索性屋里有温水,是刘梦之前烧的开水放凉了准备晚上喝,夏天容易口干舌燥,没想到现在正好派上用场。只不过温水不够多,还是得再去烧一壶备着。

    姜如安刚刚观察了有了一会儿,见小胡一直捂着小腹冷汗涔涔,还干呕,大概判断对方应该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导致突发急性胃炎。

    这要是后世,去医院里补液吃药就行了,但现在没有那条件,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法子。多喝温水,按摩穴位,能够缓解疼痛。

    等明个儿天亮了,再去镇上的中药铺子抓点药回来煮着喝就行。

    女知青们团团转,帮忙去厨房烧水,帮忙给小胡擦干身上的汗免得被风吹得着了凉。姜如安按了大概十来分钟,小胡紧皱的眉头稍微松了松,旁边的知青在姜如安的示意下又给小胡喝了几口温水。

    一个小时过去,姜如安手酸涩不已,小胡也终于好了许多。

    她脸色还是很白,虚弱的跟姜如安还有其他人道谢。

    “不客气。”姜如安说,“你应该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以后注意着点儿。明天我跟队长请个假去镇上帮你抓点药回来,喝完差不多就没事儿了。”

    小胡有些羞愧,抓着姜如安的手感动得眼泪汪汪,一个劲儿地说她是好人。

    被连发数十张好人卡的姜如安笑笑,让她好好休息,明天也得跟队长请个假。看到小□□算好了些,刘梦几人也松了口气,看向姜如安的眼神比起以前火热许多。

    不过现在天色太晚,明天她们还得干活,最后啥都不说各自回到床上躺下睡觉。

    次日。

    姜如安起了个大早,早饭都没吃就出门了,托刘梦她们给自个儿请假。从红华生产队到镇上走路得两个多小时,想要早点回来早上就得早些出门。

    出门前姜如安背上了清空的背包和钱票,顺便搞点粮食回来。

    天不亮出门,到镇上时约摸八点左右,今天赶集,镇上人很多。姜如安直奔粮油店买完粮食,然后才找人问句去中药材店抓药。

    买完东西回到村子里已经临近中午,其他知青还没下工,房间里就小胡一个伤患,姜如安便顺便把买回来的药给她煮上。这具身体养的娇气,上午走了那么久的路脚底板磨出了几个燎泡。

    她坐在床上,用烧热的针一点点把燎泡戳破。

    “姜知青,这次真的太谢谢你了……”小胡起身用枕头垫在身后靠着,颇为愧疚地看着姜如安,小声说道:“我身上没什么钱,可以用工分抵吗?”

    姜如安不在意这些,点点头应下。

    小胡松了口气,目露感激。

    中午下工的时候红华队长跟着刘梦一行人一块儿回到知青点,在知青点前面的小路上就闻到一股子霸道的中药味,然后碰上准备出来倒药的姜如安。

    红华队长咳嗽一声,问她:“姜知青,听说昨晚小胡知青病了?她怎么了?”

    “吃坏东西,引发急性胃炎。”姜如安轻言细语地回道,顺手把煮好的中药倒进碗里,那股味道愈发浓烈,让不少人皱起眉头捂住了鼻子。然而她却像是没闻到,面不改色,“喝完药休息一天就差不多了。”

    红华队长哦了一声,跟着她回到房间,问小胡现在感觉怎么样。

    小胡说自己好多了:“多亏了姜知青,昨晚我差点以为自己就要疼死了!结果姜知青给我按了一会儿,感觉稍微好了点,后面就没那么疼了。”她把姜如安夸了又夸。

    红华队长眼神闪了闪,偏过头问姜如安:“姜知青,你真的能给人治病?”

    “类似这样的可以,严重的我不行,还是得去医院看。”姜如安回道。

    红华队长没说话了,走时让小胡好好休息,等身体好了再去上工干活,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知青点其他人经过这件事情对姜如安的态度都热络不少,毕竟后者是有真才实学的人,会看病,他们以后要是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也能找她看看。

    谁能保证自个儿不生病呢?

    姜如安能感觉到其他人对自己态度发生变化,这些都在她预料之中。今天请假了一天,下午姜如安找了个机会偷偷来到姜父和李教授门前,再次放下粮食,同样没多停留,敲了门转身就溜了,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给逮到。

    接下来一连几天姜如安都没有再去过。

    这天,姜如安刚干完活回到知青点吃完饭正准备休息时,外面突然有人在叫她。出门一看,是一个不认识的妇人,她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等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那个,姜知青啊……听队长说你能给人看病,是真的吗?”

    姜如安回道:“具体看是什么病吧。”

    “就是,我那个……”妇人四处看了看,靠近姜如安在她面前低压了声音说,“我那个……很痒,能有啥办法给我治治吗?”

    姜如安愣了一愣,结合妇人做贼似的行为很快反应过来,问了她几个具体的问题,沉思片刻点头道:“可以,我晚点写出来你去镇上抓药回来,不过不是口服,你晚上洗澡的时候放进水里泡,温水就可以。平时多洗洗,还有内衣内裤也要洗干净,多注意卫生。”

    妇人连连点头,随后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姜如安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便说:“不需要你付钱,也不用给工分,只不过药得你自己去抓。”

    “诶诶!”妇人脸上露出笑容,连连点头道谢,拿到姜如安写出来的单子后欢天喜地的离开了,打算明个儿就去镇上抓药回来试试看有没有用。

    又过了三天,找姜如安看病的人愈发多了起来。

    与此同时,红华队长也找上门,问她愿不愿意换个活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