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94章 第九个女主3 被毁掉的知青

第94章 第九个女主3 被毁掉的知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如安虽说能给人看病, 但她没有行医许可证,红华队长也没办法向上面申请建立卫生室,便只能换一种法子, 专门为她搞个活儿出来,就是帮村里人看病。工分不多,但那些找她看病的村民也可以付她工分当作是报酬。

    红华队长大致说了一下,问她同不同意。

    姜如安装作思考了会儿才点头应承下来。

    红华队长很满意, 这样他们生产队的社员就不需要到别的村子去看病了, 浪费那些时间。

    姜如安也同样很满意, 这样她就有借口光明正大去看姜父和李教授二人了。

    这些村民身上多多少少都会有病痛, 有些是因为劳累过度产生的, 没办法根治, 姜如安便会教他们一套按摩法子, 每天下工回去睡觉前给自己按一按会舒服很多, 睡眠质量都会更好一些。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 姜如安找到红华队长,说自己打算为村子里所有人免费看一次病。

    红华队长当场就震惊了:“每个人?免费?”

    “是的。”姜如安笑了笑,精致白皙的五官在阳光下像是镀上了一层金光, 恍惚间红华队长以为自己看到了下凡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她说:“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帮助你们,现在正好有这个机会,当然, 如果需要抓药的话钱还是得让他们自己出。”

    红华队长说,“这个当然, 你真的确定好了吗?咱们生产队人挺多的。”

    姜如安微一颔首:“确定好了。”

    “行。”有这种好事儿红华队长当然不会拒绝,他上上下下打量着面前的女知青,心想这位知青真有觉悟,自个儿也不能太亏待对方, 得把这事儿写个报告跟头上的领导说一下。

    于是大家伙儿都知道,那位会看病的姜知青要给每个人免费看病,心情不由得对她充满了感激和敬意,态度随之发生了变化。他们白日里要下地干活,所以姜如安会先给小孩子看,光明正大的在村子各个角落走动。

    等到大家伙儿都已经对此习以为常,姜如安便去找姜父。

    ……

    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快一个月,这段时间姜如安都是放下粮食就走,绝不耽误半点时间。这回不一样了,她送来粮食,门打开后笑着走进房间。

    姜北山的病已经好了,经过一个月的调理面色看起来红润许多,脸上也长了点肉,一旁的李教授也是,当然最大的变化还是两人精气神不一样了。之前见面的时候不论是姜北山还有李教授,两人都神情萎靡心里满是悲戚,现在则散发着一股积极向上的气息。

    “爸,李叔叔。”姜如安笑着喊人,把手里拎着的粮食袋子放在一旁。

    姜北山满脸惊喜:“闺女!你最近怎么样,还好吗,有没有受欺负?累不累啊?”

    “爸您放心,我挺好的。”

    姜如安简单说了一下这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情,包括她是怎么帮助小胡和其他村民看病的,全都一五一十说出来,顺便和姜北山讨教了一下自己的做得对不对,有没有什么地方有问题。

    姜北山闻言有些诧异,片刻后又恢复如初,点点头说:“你从小就跟在我身边学,的确也能帮人看点小病小痛……没什么大问题,不过遇到严重的还是得让他们去医院看才行。”

    “我知道。”姜如安回道。

    李教授在一旁安静听着,等父女俩说完才开口:“长江后浪拍前浪,老姜,你这姑娘有点不得了啊。”帮人看病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但前提是这姑娘今年好像才十六七岁吧?这么年轻就有这种能力,好好培养未来绝对是一个能力很强的医生。

    可惜……

    李教授想着,心里起了爱才之心,忍不住说:“如安之前念过书吧?高中念完了吗?”

    姜如安点点头:“高中?已经念完了。”

    “那你以后要是有空过来,顺便也跟我学习吧。”李教授说,“这辈子不知道还能不能离开这个地方,以后估计是没机会育人了……”

    姜如安看了姜父一眼,后者笑道:“你李叔叔都这么说了,你就成全他这个心愿吧。”

    “好。”姜如安点点头。

    她没在这待多久,跟姜父和李教授聊了一会儿便离开,离开前再次叮嘱他们不要和村里的人接触过多,特别是村里的年轻人,如果来找他们,就直接称病说自己不能见人最好。姜北山二人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但闺女都这么说了,他俩得答应。

    于是后面宋书过来找他俩时,姜北山门都不开,说自己二人生病了不见人,免得把病气过出去。

    宋书听了有些着急:“叔,生病了得请医生来看看,要不我给你们请医生过来看看吧?咱们村子最近正好来了个小医生!”

    “谢谢,不过不用了,我们身份比较特殊,容易连累别人。”姜北山回他:“你以后也不要再过来了,回去吧。”

    宋书急了,那怎么行呢!?

    他废了老大劲儿才接触到这两个人,还想着给他俩一点帮助,等他们平反之后说不定能帮到自己,这不就是为他准备的大腿工具人吗?宋书可是知道未来发展,这些下放的人一定会平反回城,只有抓住机会在这几年里跟他们打好关系!

    “病了就得看病,我去把那位小医生请过来给你们看看!”宋书才不舍得放弃这个机会,站在门外吼了一声,不等回应转身就跑远了。

    屋里的李教授摇摇头:“这个少年究竟想干什么?我之前还以为他为人善良,看我俩这老弱病残可怜所以才想要帮助我们,可现在感觉不太对劲儿。”

    “是有点不对劲,他热心过头了。”姜北山端起水杯喝了两口,老神在在道:“他估计是在图谋什么。”

    李教授无语:“就咱俩这样,还有什么东西好图谋的?”

    姜北山双手一摊:“这我哪知道?反正以后别跟他再接触就行咯。”

    宋书并不知道姜北山和李教授之间的谈话,满心满眼想的都是自己可以趁这个机会跟他俩更加亲近些,跑得飞快,到知青点找人。

    姜如安正在厨房煮药,这是煮来给村里小孩儿喝的,能加强身体抵抗力,没那么容易生病。

    “呼呼……姜知青……呼……”宋书大喘气儿,一手撑着旁边的木门一遍撑着腰,额头上满是汗水,他随手一擦,喘着气说:“姜知青……那边,村尾最远的那间房你、你知道不?就是呼…就是里面住着城里下、下来的两个人……呼,他们好像、好像生病了,你、你能去看、看看吗?”

    姜如安闻言眉梢轻轻一挑,转头看过来:“那里住着的不是城里下放的人麽?我记得红华队长不让人过去,你是怎么知道他们生病的?”

    宋书神情一僵,干巴巴地回道:“我刚刚从那边经过……”

    “哦,这样啊。”姜如安笑了笑,看过来的目光意味深长,让宋书感觉自己内心的想法似乎被看透了般,有种裸-奔的感觉。

    她收回视线,语气淡淡:“我知道了,晚点儿我会去看看,不过我得先跟队长说一声。”

    宋书听她说会去松了口气,压根儿没把后面那句话往心里去,露出一抹笑容来,隐晦地说道:“他们需要买什么药你可以跟我说,我会想办法。如果他们问起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他给了姜如安一抹你懂的眼神。

    姜如安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宋书说完没急着走,打算留下来跟这位厉害且漂亮的姜知青聊聊天。他当然知道后者最近在村子里出尽风头,村里每个人对她感官都很好,漂亮善良能干还能帮人看病治病,试问这样的女生谁会不喜欢呢?反正他喜欢!

    要是能娶到这样的女生当媳妇儿,那该有多面子啊?长得好看就算了还有能力赚钱,不过如果他们结了婚,最好还是不要出去给人看病了,还有男的,那不行!在家里相夫教子照顾公婆就行了……

    宋书心里想得很美,连两人以后该生几个孩子叫什么名字都想好了。

    宋书眼神炙热地盯着姜如安,眼底满是垂涎喝志在必得,让姜如安皱起眉头,心里愈发厌烦。她冷着张脸,语气淡淡:“还有事吗?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站在这里妨碍到我了。”

    “……不好意思。”宋书愣了愣,心里有些不舒服,但还是转身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漂亮的女生有点脾气很正常,不过跟他在一起之后可不能再这样了。

    姜如安把煮好的药倒进一旁的罐子里,抱着罐子出门分给村里的孩子,让他们喝。做完这事儿后她找到红华队长,把宋书说的话告诉他,询问自己能不能去给那两个人看病。

    红华队长显然有些犹豫。

    姜如安笑容淡淡:“我知道队长你在担心什么,不过在我眼里只有病人和健康的人两种类型,我是希望能去看看的,毕竟我学医术就是为了帮人看病治疗……不过我觉得队长可以跟宋家的人好好聊一聊,宋书身体虚,锻炼能够让他身体变得强壮不容易生病,所以最好还是给他分配点活儿干。”

    干活就不会闲的蛋疼给人找麻烦了。

    “那行吧,你去看看吧。”红华队长点点头同意下来,并说:“我会跟宋家的人说一声。”他说着微微皱起眉头,心想的确得给宋书安排活儿干了,看给他闲的,居然去找那两个人!村里跟他差不年纪的小伙哪个不是已经下地帮着家里干活赚工分?只有他金贵!

    红华队长看着姜如安离开,摇摇头,转身准备去跟宋家人好好聊一聊。

    ……

    “那个叫宋书的小年轻是有点问题。”

    “我不喜欢他。”姜如安嗑着瓜子,“他看我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

    作为老父亲的姜北山瞬间反应过来,冷着脸说:“就他那样是不可能跟我闺女在一起的,他配不上我家如安。”

    “这倒是。”李教授颇为赞同地点点头,感慨道:“要是大学没被取消,我都直接把如安招来我们学校了,她是个天才,各种意义上的天才。”他眼眸微亮。

    姜北山有些得意:“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生的。”

    李教授:“那也是你妻子生的,你得意个什么劲儿?”

    姜北山啧了一声,把瓜子壳放在桌上,瞪了瞪眼:“有啥区别吗?谁生的不重要,反正如安是我亲生闺女没跑。”

    李教授被哽了一下,想吃吃了一整棵柠檬树,酸得不行。

    姜如安笑吟吟地看着他们打嘴炮,放下瓜子起身打算离开,虽然有了红华队长的同意,但总归不能待得太久。她说:“我回去会跟队长说你们生了一种会感染的病,不算很严重,但要是传染了容易疲乏无力不能干活,这样我就有理由每天过来看你们,其他人也不会再靠近。”

    “好。”姜北山说,“如安,你自己做事要小心,有什么问题就来找我和你李叔。”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您和李叔叔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姜如安回去就跟红华队长说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红花队长一听是会传染的病,立马就紧张起来,严令禁止村民靠近那块地方,并且问她这病能不能治,不能治的话他就打报告给上面,让他们派医生过来看看。

    姜如安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当即点头保证道:“放心吧队长,我可以治,就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这段时间你们最好不要靠近这里,虽然传染了没什么大问题,但病了总归不好。”

    红华队长郑重地点点头。

    姜如安这下子每天都能抽空去一趟姜父那边,还能借着买药去镇上买粮食送过去,一切都在她计划之内发展。

    这天她刚从姜父那边回来,还没到知青点,就听到宋书在叫她。

    姜如安皱了皱眉,转头看去,“有什么事吗?”

    “姜知青!”宋书有点生气,质问道:“你跟队长说了什么?为什么他会让我爸妈给我安排活儿干?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他穿越到现在就没下地干过活。

    他是宋家的宝贝大长孙,宋奶奶疼他疼得不行,根本就舍不得让他去干活,所以宋书才能过得这么舒坦。结果,就在前几天,他的好日子到头了!红花队长到他家里跟他爸妈还有爷奶说了什么话,第二天他就被拉着下地干活了。

    虽然只是最轻松的割草,但宋书还是不能接受。

    他是穿越过来享福的,不是过来干活割草的!

    然而一向宠他的家人在这件事情上却异常坚定,说这是为他好,割草很轻松,每天割一会儿就行了。宋书都快怀疑他们是不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给夺舍了!

    所以在得知是姜如安从中作梗后,宋书立马气势汹汹跑过来兴师问罪。触及到自己的利益,宋书也不管对方长得有多好看,气得脸都红了。

    “哦,你说这个啊。”姜如安眉眼一松,语气淡淡:“我只是说你身体虚,最好干点活锻炼一下,能够强身健体不容易生病而已。”

    宋书无语了:“我不干活我也不容易生病啊!”

    “那你可以跟你爸妈说,我没有强迫他们让你去干活。”姜如安回。

    宋书:“……”要是有用他就不会找上门来了!

    他面色扭曲了一下,继续说:“你去跟我爸妈说,我说没用,他们不信。”

    姜如安哦了一声,“你就跟他们说是我说的不就行了吗?我还有事,先去忙了。”

    “喂!你什么意思?我就这么说他们肯定不会相信啊……”宋书看着姜如安背影越走越远,心里气得不行,之前的好感全都转化成怨恨,咬了咬牙。

    回到家,宋父问他去了哪里。

    “狗蛋啊,你不要一天到晚就往外跑,去地里干活锻炼锻炼身体,姜小大夫都说了你身体虚,必须要多锻炼才行,对你有好处,不容易生病!大夫的话咱得听啊!”宋父也疼长子,语重心长地说道。

    宋书眉眼有些阴郁,“她骗你们的,我身体好着呢!”

    “姜小大夫人多好啊,咋会骗人嘞?”宋奶奶听到这话反驳道,“人姜小大夫还给咱免费看病,多善良一小姑娘,长得也周正好看,谁娶了她谁有福……乖孙,你就听话啊,割草又不砸累,活动一下身子骨就成。”

    宋书当然知道割草这活儿挺轻松的,但是跟之前不需要干活一对比,对他来说那就是天差地别好吗?他作为一个穿越人士,怎么能拉低自己的身份格调呢!?

    他没说话,气冲冲地回到自己房间,啪得一声关上门。

    是个人都能感受到他的怨气。

    宋父皱起眉头,“这孩子,最近脾气怎么越来越大了?以前让他帮忙干活也没像现在这样啊,咱又不会害他,那身体可是他的,身体强了不生病多好啊?”

    “哎呀,乖孙不想干活就随他去吧。”宋奶奶到底是舍不得孙子生气,不过心里也有点疑惑,附和宋父:“你说他是不是碰着什么事儿啦?不然最近这一天天的咋这么奇怪,是不是跟村里哪个丫头处了对象?”

    宋父一愣,想了想:“也有可能,狗蛋他年纪也不小了,跟他一块儿长大的那谁上半年不是娶了媳妇儿吗?我看他估计也想了。”

    宋奶奶皱起眉头,“你看看,可别让小书跟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块儿,咱们宋家的孙媳妇儿可不是啥人都能当的!我家乖孙脑袋聪明,得找个聪明能干又漂亮的才行。”

    宋父连声应下,摸着下颚砸吧砸吧嘴,心想他们村子里哪儿来聪明能干又漂亮的姑娘啊?那能干的一大把,聪明漂亮的倒是没几个……也不是说没有,那姜小大夫就是,不过人家是城里来的小姐,估计看不上他们村里的泥腿子。

    两人说话声音不小,还就站在宋书房间门口,说的话被他听得一清二楚。

    他刚嗤笑心想这村子里那些黄毛丫头根本配不上自己,想到这,宋书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姜如安的脸,他愣了一愣,躺在床上。

    别的不说,这姜知青长得是真好看,身材也好,就是脾气不咋地。

    当媳妇儿得找温柔贤惠些的最好,不过要是能跟姜知青这样的人睡上一觉也不错……那腰,那腿,那胸,那身材……宋书想着想着心头愈发火热,舔了舔唇,伸手往下摸索。

    ……

    姜如安借着这个机会给姜父他们带了不少粮食,虽说那些人应该不会来这个地方,但以防万一,姜父和李教授还是连夜刨了个坑出来把粮食给藏了进去。大概过了小半个月,姜如安说自己已经差不多把这个传染病给治好了,减少了过去的次数。

    要是再治不好,红华队长恐怕就要上报了。

    因着能够看病治病这个技能,再加上她经常免费给村里人看病,在村里挺受人尊敬,不管是村民还是知青对她态度都十分友好。不管她去哪里都不会惹人怀疑,能经常去镇上,只不过回来的时候都会带点药材去煎药,大家伙儿都以为她去镇上只是为了买药。

    手里的钱票只出不进正在慢慢缩水,虽然还是有不少,但离平反和恢复高考离开村子还有好几年时间,估计支撑不到那会儿,得想个法子赚点钱才行。

    不过这事儿也不着急,可以慢慢想,手里的钱还能够支撑蛮长一段时间。

    日子要是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倒也不错,只可惜有的人就是想要作死,谁都拦不住。

    姜如安发现最近总有人躲在暗处窥视自己,她一开始没多想,毕竟村里的小孩儿有时候就喜欢躲着打量她,因为害羞。但后来她感觉到不对劲儿,小孩的视线大多比较淳朴天真,干净澄澈。但这股视线给人一种粘腻恶心的感觉,就像是一条毒蛇给缠住了般,令人作呕。

    她很快反应过来,知道这道视线是谁的了。

    只有那个傻逼穿越男会用这种眼神看自己。

    再次感受到那股愈发明显,且毫无顾忌的视线,姜如安眼眸微敛,垂下头,让人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