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95章 第九个女主(完) 被毁掉的知青……

第95章 第九个女主(完) 被毁掉的知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姜大夫, 又去镇上买书了啊?”

    “小姜大夫,你上次教咱的那法子真好使,婆娘回去给我按了两天舒服多了!”

    “小姜大夫啊, 我这最近总感觉脑袋不舒服,你啥时候有空帮我看看啊?”

    姜如安捧着几本书慢悠悠地走进村子,村里人都会热情地打上一两句招呼。她弯着眼眸,笑眯眯地一一回应:“是啊, 学无止境……有用就好, 每天抽出时间按会儿……好, 明天我去给您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儿……”

    “小姜姐姐!送你花花!”

    “小姜姐姐这是我们去山上摘的, 你尝尝, 可甜啦!”

    “小姜姐姐……”

    等走到知青点, 姜如安身上除了那几本书外还有村里孩子送的各种花草等等小玩意儿。

    知青点旁边的厨房已经升起袅袅炊烟, 现在是午饭时间, 上工的知青们都陆续回来煮饭。看到姜如安回来, 正往外倒水的刘梦脸上立马扬起一抹笑:“小姜回来了?”

    “回来了。”姜如安走进房间把东西放好,接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针线递给刘梦:“姐,你要的针线我也给你买回来了。”

    刘梦接过针线团, “麻烦你啦!你有没有破了的衣服,我也给你缝缝?”

    “不用。”姜如安笑道:“我衣服还能穿。”针线团递出去,她转身回去房间。

    “人家可是小姜大夫, 就算衣服真坏了也有的是人给她缝,哪轮得到你啊。”一旁的叶男英在姜如安离开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开口阴阳怪气,“你先管好自己吧,人跟咱可不一样,金贵着呢!”

    刘梦早就习惯了叶男英时不时的阴阳怪气, 就当作没听见。

    倒是一旁坐在土灶前烧火的小胡听着不乐意,呛了回去:“叶男英,我看你这一天到晚眼睛都红的快滴血出来了。人家姜知青能给人看病,村里人对她好点咋了?你要是会,也能把你供起来啊,你干啥啥不行,在旁边说酸话倒是挺厉害。”

    叶男英一直都是这副模样,知青点的知青们已经习以为常,平时听到就当作耳旁风压根儿不会往心里去。

    但自从上次姜如安帮了小胡之后,她就把前者当作救命恩人一般对待。

    说她可以,说她的救命恩人?不行!

    “我又没说你,你在这嚷嚷啥?”叶男英被怼了,脸色瞬间就垮下来。

    小胡不甘示弱地瞪回去:“就你能说我不能说?我就嚷嚷,咋的了?”

    “你就这么喜欢给别人当狗是吧?”

    “我看你才是狗,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你怎么说话的??”

    “你咋说我就咋说,平时大家伙儿都不跟你一般计较,真当咱怕你啊?一天到晚张着你那张大嘴说个不停,酸味儿都从知青点飘到村子口了……”

    “……”

    别看小胡平时文文静静不怎么说话,战斗力属实不弱,让叶男英根本就没有插嘴反驳的机会,气得眼眶都红了。

    眼看着硝烟愈发浓郁,老好人刘梦赶忙出来将她俩分开。

    小胡被拉开,朝着叶男英呸了一声,不屑道:“你这么能耐,有本事冲着队长村里人撒气儿啊,就知道给我们甩脸色,我们又不是你爹妈凭什么让着你?”

    也不知道是哪句话戳到了叶男英,她一下子挣脱开刘梦朝着外面跑出去,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厨房里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却没有人想要追出去。

    叶男英脾气差说话难听,大家伙儿表面虽然不说,但心里多多少少对她都是有些不满,随意说了小胡两句就继续忙着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她俩吵架时姜如安在房间里没听见,出来见外面气氛有点异样便问了两句。

    小胡在一旁说没什么,就是刚刚和叶男英斗了两句嘴。

    姜如安闻言应了一声,并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而另一边,叶男英红着眼睛冲出知青点往外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到了个没人的地方蹲下哭了一会儿,抬起头往回看,见没有人追出来安慰自己,这心里的怒气和委屈更加浓烈。

    她泄愤似的拽着身边小草,嘴里念着姜如安的名字,不停的咒骂。

    “你在说别人坏话?”

    突然一道男声在身后响起,把叶男英吓得一哆嗦,手里的杂草瞬间就丢了出去。她回过头,看到身后站了个颇为眼熟的青年。

    “你为什么偷听别人说话!?”叶男英气冲冲地质问,眼神却有些慌乱。

    说话的人是宋书,就站在叶男英身后直勾勾地盯着对方:“你不喜欢姜如安?你想看她过得不好?”

    叶男英大声嚷嚷道:“你别瞎说,我没有这么说!”

    “你刚刚说的那些话不就是这个意思?”宋书不以为然,嗤笑一声,“你们女生之间就喜欢勾心斗角,我太了解了。你放心,我没打算拆穿你,只是想跟你来个合作,满足你的心愿。”

    “……你什么意思?”

    宋书咧嘴一笑,眼底满是不怀好意:“字面意思,正好你讨厌姜如安,我可以帮你出气。”

    叶男英闻言眼神开始闪烁,她看向宋书,试探着问:“你想怎么做?”

    “别管我要怎么做,你只需要配合我就行。”宋书并不打算透露自己的行动,只问叶男英愿不愿意跟自己合作。

    叶男英不知道面前这个男的想做什么,但她心里隐约有种预感,对方肯定是要对姜如安做什么不利的事情。

    她心里有点犹豫。

    一直等不到回答的宋书有些不耐烦,眯着眼说:“你要是不乐意就算了,我又不会逼着你跟我合作。反正你们现在回不了城,你就只能忍着,没人会站在你这边帮你,有你受气的时候……”

    叶男英忍不住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脸色变得不大好看。

    她皱起眉头,再次打量宋书两眼,眼神坚定不少:“你想让我做什么?”

    ……

    午饭做好,叶男英踩着点回到知青点。

    小胡看到她冷哼一声把头偏向一边,端着碗挨着姜如安坐下。

    姜如安敏锐地察觉到叶男英有些不对劲儿,回来之后那目光就一直有意无意瞟过来,眼底满是心虚。

    可她为什么要心虚?

    再一次捕捉到叶男英躲闪的眼神,姜如安微微低下头,脸上带有几分思索。

    夏天热,吃完午饭后的阳光最为毒辣,大家伙儿都会选择在家午休一会儿,等阳光没那么凶残后才拿着农具下地干活。

    姜如安是唯一一个不需要下地干活的知青。

    当然她也没有闲着,村里每天都会有人找她看这看那。以前村子里没有会看病的,大家有什么病痛就都忍着。现在不一样了,村里来了个会看病的知青,去看看也花不了多少点工分。

    但相对于其他知青顶着烈日在地里干活,姜如安要轻松许多,着实让人眼红羡慕。

    不说别人,至少叶男英很嫉妒。

    她一边挥着锄具一边擦着像是水龙头似的汗水,抬头看着不远处坐在树荫下轻轻松松跟小孩儿说话的姜如安,眼里的不满和愤恨几乎要形成实质。

    想起之前宋书说的话,叶男英有些迫不及待了。

    姜如安察觉到这股极其强烈的凝视,装作不经意间抬头看过来,正好和叶男英对个正着。

    后者心虚极了,飞快转移开目光埋头干活。

    姜如安眼眸微微眯起。

    一连几天,叶男英都经常偷偷打量着她,姜如安只当作没发现还是和平常一样做事,没有去拆穿对方,就想看看前者想干什么。

    一直到小半月后,叶男英在某个下午突然找过来,神情焦急。

    “姜知青不好了,宋家的大孙女刚刚摔到山坡下面了,脑袋好像破了个洞一直往外淌血呢!你快跟我去看看吧!”

    正在晾衣服的姜如安动作一顿,抬眸朝着叶男英看去,目光幽深平静。

    叶男英脸上夸张的焦急表情僵了僵,在这平静的目光注视下,她有一种自己被扒光无所遁形的窒息感觉。

    她心里没由来的升起一丝后悔。

    “宋家大孙女,宋梅?”姜如安眼睛一眨,那种感觉顿时消散无踪。

    叶男英愣了两秒,直到姜如安再次开口才缓过神,愣愣地点头回道:“……对。”

    “那你还在那里愣着干什么,走啊。”

    叶男英反应过来,连忙转身在前面带路,神情有些复杂。

    她刚才还以为姜如安发现自己在说谎了,那眼神像是能把人看穿,让她慌得不行,直到现在心脏都还在怦怦跳个不停。

    宋梅压根就没事儿,只不过是宋书让她把姜如安骗出来的说法而已。

    叶男英脚步匆匆,领着身后的人走得飞快,很快就来到村子后山一处偏僻的地方。她停下脚步指着不远处一个小山坡说:“宋梅就在那儿,你快去看看!”

    姜如安看了看面前的小山坡:“……”

    未免也太敷衍了些。

    摔破脑袋这么严重的事情,这儿居然一个村子里的人都没有?这不是摆明了有坑吗?

    她偏过头看着停住脚步的叶男英,“你不跟我一块儿过去?”

    “……我又不会,过去干啥?”叶男英催着她赶紧过去:“你快过去看看,晚了人就死了!”

    姜如安定定地看她一眼,旋即点头:“我知道了。”

    语毕,她抬腿朝着那个小山坡走过去。

    还未靠近山坡时,姜如安回头看了眼,果不其然叶男英不见了。她转过重新往前看,心里已经有了头绪,抬脚继续走着。

    就在快要靠近时,一道身影迅速从旁边朝着姜如安窜过来,想要一把将她抱住。

    姜如安转身抬腿冲着那身影狠狠踹过去,用了十成十的力气,直接就把对方踹得双脚离地飞出去两三米远。

    只听见“砰”得一声重物落地,伴随着一阵杀猪般的惨叫。

    宋书没想到自己会被踹飞,一点防备都没有,甚至在飞出去的瞬间大脑还一片空白。等到身体重重摔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感席卷全身,他才反应过来惨叫出声。

    下一秒,他的尖叫声就被堵在了喉咙。

    姜如安随手在旁边抓了把土塞进了宋书嘴里。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宋书,眼神冷漠毫无波澜,像是在看一具尸体般,让后者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

    宋书想说话,但嘴里全是泥,一张嘴泥土就顺着喉咙往下掉,呛得他直咳嗽。

    “你……咳咳咳……”

    看着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姜如安,他心里涌上些许惊恐,强忍着咳意问:“你、咳咳、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姜如安笑了笑,笑意不达眼底,“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你让叶男英把我骗过来,是想干什么呢?”

    宋书:“……”

    他想干什么?他当然是干了!

    本来计划得好好的,让叶男英把姜如安给引过来好让他下手,谁知道后者居然一脚把他给踹得飞了出去,浑身上下疼得要死,摊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这力气未免叶太大了些!

    在这种武力压制下宋书哪还敢说自己的计划,屁都不敢放一个,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姜如安平静地盯着他看,随后听见远处传来脚步声,毫不犹豫地转身从另一条小路离开。现在不是对宋书下手的好时机,当然,她也不会那么轻易饶了对方。

    在她离开后没几分钟,叶男英就带着村里人来到这儿,看到躺在地上不停呻吟的宋书。

    领头的是红华队长,他皱着眉十分疑惑:“叶知青,你不是说小姜大夫摔了吗?怎么没看到人……那不是宋书吗?”

    叶男英:我也不知道啊!

    她懵了懵,旋即回道:“……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这宋书怎么回事?姜如安怎么不见了??

    叶男英满脑袋的问题。

    她并不知道宋书想干什么,却从对方的行为举动以及计划中隐约看出了点什么。叶男英知道如果宋书的计划成功,那么姜如安的人生一定会被毁,但她不愿细想,只当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是什么情况?计划失败了??

    叶男英一头雾水,看着红花队长叫人把瘫在地上叫唤的宋书给抬了回去。

    红花队长在旁边问:“宋书啊,你怎么会摔在那儿?还能动不,让小姜大夫过来给你看看……”

    “不不不、不用了!”宋书垂死梦中惊坐起,一下子就支棱了起来疯狂摇头拒绝,憋红一张脸抬起酸疼得胳膊活动两下:“我没多大事,就是刚刚不小心摔在地上一时间没缓过来而已,现在已经好了!”

    “摔一下就不行了,你还是得多干活锻炼锻炼啊!”红华队长皱起眉头,对于宋书这弱鸡一般的身体十分不满意。说完又转头看向旁边有些懵逼的叶男英,语气更加不满:“叶知青啊,下次看清楚了再来喊人,大家伙儿手里一堆活没干!”

    “你这一下子把咱都叫过来浪费这么多时间,晚点活儿都做不完了。”

    听着红花队长带有责备意味的话,叶男英脸色瞬间涨红,甚至连解释都没法解释,只能低头道歉。

    回到知青点,叶男英看到明明跟着自己去了后山的姜如安早就回来了,正捧着一本书坐在门口看呢。阳光打在她身上,衬得她原本就白嫩的皮肤愈发白皙无暇,还泛着淡淡的金色光圈。

    这一幕在叶男英看来却显得异常刺眼。

    “叶同志有空吗,聊聊?”姜如安合上书,抬起头看过来。

    叶男英心虚地收回视线,“我觉得咱俩也没啥好聊的……”

    “是吗?我觉得我们挺有话聊。”姜如安笑了笑,堵住叶男英的退路,开门见山地说:“你为什么要跟宋书合谋把我骗过去?他给了你什么好处?”

    叶男英想否认,只是对上姜如安那双仿佛洞悉一切的眼眸,否认的话哽在喉咙,根本就说不出口。

    “……我不知道。”叶男英垂下眼眸,避开了姜如安的视线,“他只让我把你带过去,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姜如安语气依旧平静:“你真的不知道吗?”

    “你不清楚孤男寡女在偏僻的后山会发生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宋书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你真的不知道吗?”

    声声质问像是一把锤子捶打在叶男英的心上。她本就不是个坚定的人,在姜如安给的压力以及内心的愧疚下溃不成军,捂着脸突然哭了出来,嘴里说着对不起。

    她当然知道宋书什么想法。

    只是觉得宋书没说,她也可以当作不知道罢了。

    “……对不起。”叶男英说。

    姜如安没有回答,静静地看着对方站在自己面前哭成个泪人,等了一会儿才从兜里掏一张手帕递过去示意叶男英擦擦眼泪。

    她什么话都没说,等到对方情绪平复下来后回到凳子上继续坐着看书。

    ……

    村子里突然传出一个传言。

    老宋家的大外孙宋书被孤魂野鬼占了身子,现在的宋书不是宋书,而是一个野鬼!这说法不知道是从哪儿传出来的,愈传愈烈。

    宋老太听说后嗤之以鼻:“不知道是哪个兔崽子瞎说的,他们还信了,脑壳长了包?”说完她转头看向自己儿子,却发现儿子的脸色有些难看,“你咋的了?”

    “妈,我觉得……”宋父欲言又止,两条眉毛狠狠拧在了一块儿,嘟囔道:“我觉得这事儿有点邪乎,你仔细想想,狗蛋他这段时间是不是有点奇怪?真的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宋老太眼睛一瞪:“你胡咧咧啥?”

    “妈!您好好仔细想想!”

    “狗蛋从上次发完烧之后就不对劲儿!他以前怎么说也会帮着咱干点活吧?而且他以前最喜欢吃南瓜叶,现在说啥都不吃,上回他娘炒了南瓜叶他还生气……”宋父越说越心惊。

    平时没往这个方面想,不觉得有啥,但现在一想那是哪哪都不对!

    你要说只有一点变化那还说得过去,毕竟人总是会变得嘛,但性格和习惯爱好突然间就全改了未免也太奇怪了些!

    宋老太听着听着脸色也难看起来。

    宋家几个孙子她平日里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大孙子,对后者的了解并不少,以往没朝这个方向想过,如今被宋父这么一说也开始觉得不对劲起来。

    宋老太一点点回忆这段时间和大孙子的相处,半晌才开口:“……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吧?队长之前不都说了,咱现在是新社会,封建迷信要不得。”话是这么说,但却一点底气都没有。

    嘴里虽然说着封建迷信要不得,但他们心里却挺相信鬼神之说。

    宋父想了想说:“要不咱去问问小姜大夫?”

    宋老太觉得可行,母子俩放下手里的活儿急急忙忙找上姜如安。

    当姜如安看到宋家人上门的那一刻,就知道鱼儿咬钩了。

    关于宋书的传言都是她传出去的,当然这也不算传言,严格来说宋书的确是一只来自后世的野鬼,霸占了别人的身体。他要是安分守己就罢了,偏偏总想着搞事情,姜如安可不会惯着。

    于是面对宋家母子的疑问,姜如安轻轻蹙起眉头,回道:“这……宋奶奶宋叔叔,封建迷信要不得。”

    “我们也不是封建迷信,这不是感觉狗蛋最近有点奇怪吗?”宋父愁眉苦脸。

    姜如安敛眸沉思片刻,“你们刚刚说得症状,倒是跟我前段时间在一本书上看得差不多,叫离魂症……”

    说白点就是精神分裂。

    姜如安总不能说:啊对对你家孩子就是被孤魂野鬼占了身体没错!

    这要是传出去肯定会出事儿。

    听了她的话,宋家母子俩的脸色更加难看了:“那,那怎么办?”

    姜如安面色为难,“这我也不清楚,书上只是记载了这个病症,也没说该怎么治疗……抱歉啊宋奶奶,这个我可能也没办法了。”

    宋老太闻言傻眼了:“妮子,你不是大夫吗,你咋能没办法??”

    “这种病症太少见了,我没见过不敢随便乱治,您要不带去医院里瞧瞧吧。”姜如安语气里满是歉意,不管宋老太和宋父怎么说都不松口去给宋书治病。

    没办法,宋家母子俩只能悻悻而归。

    宋老太他们不可能带着宋书去医院检查,首先家里没那么多钱,其次他们认为得了这种病不能让别人知道。

    于是宋老太就悄悄去找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偏方打算用在宋书身上。

    这时候宋书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经历什么。在被姜如安一脚踹飞之后他就一直瘫在家里没出门,总感觉自个儿哪哪儿都疼,脾气也愈发暴躁易怒,并没有发现家里人对自己的态度渐渐发生变化。

    直到那天宋书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被麻绳捆得结结实实。

    他开始慌了,扯开嗓子就叫了起来。

    门被推开,宋老太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从门外进来,脸上表情在宋书看来有些惊悚。

    看到宋老太,宋书松了口气,带着怒气开口说:“奶!我怎么被绑起来了?你快帮我把绳子解开,谁他妈把我绑起来的啊?老子等会儿弄死他!!”

    宋老太没有回答,端着碗默不作声的靠近。

    宋书叫喊了一会儿觉得有些不对劲,“奶?你怎么不说话?你快帮我把绳子解开啊!”

    宋老太这时候才幽幽开口:“……狗蛋不会这么跟奶说话,你这个该死的野鬼,快把我乖孙的身体还回来!”

    “!!!”

    宋书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表情僵硬在脸上。

    宋老太原本心里还抱有一丝怀疑,看到他这副神情之后那一丝怀疑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脸一垮,背着光,表情显得尖酸刻薄,甚至在宋书看来还有些惊悚可怖。端着碗来到宋书面前,把那黑乎乎的碗往后者面前一伸:“把这个喝了!”

    刺鼻难闻的气味钻进鼻子,宋书瞪大眼睛疯狂摇头:“我不喝!奶!我是宋书啊,什么野鬼,你在说什么啊?”

    宋书还想挣扎一下。

    宋老太冷哼一声,捏着他的下巴一使劲儿,逼迫宋书张开嘴,直接把那黑乎乎的水往嘴里灌。

    宋书被绑着挣脱不了,呛得直咳嗽,胃里还一阵翻腾偏过头就吐了出来。

    宋老太眉头紧皱,声音尖锐:“不准吐!你这个该死的野鬼,最好快点从我乖孙身体里滚出去!把我的乖孙还回来!”

    宋书咳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宋老太冷哼一声,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把门带上,顺便将门反锁,就怕‘宋书’会跑掉。他们对外声称宋书病了这段时间不方便出门,大家伙儿也都没有怀疑。

    唯一知情的姜如安只当作不知道这件事情,依旧和往常一样忙碌着,按着自己心里的想法一步步慢慢实行着。

    她利用自己会看病的特长一点点获得村里人以及红华队长的好感和信任,利用自己的特权帮着姜父和教授改善条件,争取让两人能过得好些。

    忙碌的姜如安很快就把宋书给忘在了脑后,再一次看到后者还是在半年之后。

    宋书身体消瘦了很多,双目无神,眼神空洞面颊凹陷,乍一看就像是个病死鬼一般格外吓人。他不知道怎么从宋家跑出来了,一边跑一边大声嚷嚷着自己是从未来来的人不是野鬼,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格外的瘆人。

    村里的人被吓得不轻。

    宋父急匆匆跑来想把宋书给抓回去,可后者跑得倒是快,一溜烟儿的跑到后山,最后在追逐中不小心摔下了山当场毙命。

    姜如安围观了全程,心里毫无波澜。

    她一步步按照计划走,等到了平反的那天,看着姜父和教授平反回到首都。再然后高考恢复,姜如安以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首医学院,毕业后和姜父在一起工作,最后成为院长。

    这辈子姜如安都没有结婚,一生都献给了医学。

    虽然没有结婚,但当她去世那天,医院病床外却围满了人。有她的得意学生,有被她救治过的病人……

    【任务完成。】

    【年代女主部已经招到员工了,总管让您回去。您有一个月的假期,是回去做任务还是休息?】

    姜如安伸了个懒腰:“唔,休息吧,好不容易能有一个月假期呢。”

    【好的,祝您假期愉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