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爱要有多深,才足够表白 > 第168章 、这样子也挺好(顾朝和庄园)

第168章 、这样子也挺好(顾朝和庄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庄园其实在半夜的时候就被渴醒了,不过从床上坐起来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这种不对劲,第一个是她躺着的床,不是自己的床,第二个,是周围的环境,不是自己屋子里的环境。

    第三个,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她在裸睡。

    那贴身的长裙着实是裹着不舒服,已经被她在睡梦中给脱了。

    庄园后知后觉的有点害怕,全身看了一遍,没有任何的不对劲。

    她赶紧起来把裙子穿上,然后开了客房的门出去。

    客厅里很暗,却也不妨碍她打量这个陌生的环境。

    客厅门口那边,有顾朝的鞋子,旁边还挂着他的外套。

    庄园莫名的放心下来。

    这里,是顾朝的家。

    她抱着肩膀看了好一会,然后去冰箱那边拿了水,喝了个痛快之后又看了看冰箱里面的东西。

    确实是独居男人的样子。

    她笑了笑,转身回了客房。

    再次躺下来,就有点睡不着了。

    庄园在床上翻了半天,最后坐起来。

    她被顾朝带了回来,简直是惊讶至极,她以为顾朝那种人,就算实在没了办法,也会直接把她扔在外边不管的。

    不过,庄园抓了抓头发。

    这种情况,顾朝居然什么也没做。

    居然真的什么也没做。

    她,她,她。

    还有点小失落是怎么回事?

    是她魅力不够么?

    这样一个好时机,就算是已婚男人都未必扛得住的吧。

    庄园有点忧伤了。

    顾朝那男人,看来是真的嫌弃她啊。

    ……

    庄园是和顾朝一起离开的,顾朝居然发了善心,把庄园先送回了庄家,然后才开车去上班。

    庄园在家门口站了好一会,脑子和心里都有点乱。

    刚才顾朝开车走的时候,回头看了她一眼,那一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并不是特别的复杂,可就是一下子就冲进了庄园的心里。

    庄园转身回了家,意外的是庄北居然还在家。

    他就坐在客厅里面,见庄园进来,挑了一下眉头,“昨晚没回来。”

    庄园心里咯噔一下,赶紧过去坐在庄北旁边,“二哥,你怎么没去上班啊?”

    庄北用眼角看她,“昨晚在顾朝那边?”

    这问的就有些让人羞涩了,什么叫昨晚在顾朝那边,说的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一样。

    庄北笑呵呵,“其实呢,我觉得顾朝这人挺不错的,他母亲那个事情,要是真的计较起来,和他也没什么关系,我查过他,他对暖暖帮助挺大的。”

    庄园嗯了一下,靠在沙发背上,“你这话,和爷爷说一下试试。”

    庄北语气不变,“我说过了。”

    庄园一瞪眼睛,看着庄北,语气掩饰不住的有些激动,“你说过了?爷爷是什么反应?”

    庄北好笑的看着庄园,“你这么激动干什么,那么在意爷爷的反应?”

    庄园后知后觉的收敛了自己的神态,打哈哈,“哪里有在意,不过是好奇而已,你也知道爷爷很固执的,你过去说这个事情,他没和你发火?”

    庄北很是慵懒的靠着沙发背,“发什么火发火,暖暖认祖归宗之后,爷爷的脾气明显比从前好了,你看看他现在,看见谁都笑眯眯的,哪里还是从前那个冷脸的老头子了?”

    庄园砸吧砸吧嘴,点头,“说的也是,那,你和爷爷说这个事情,爷爷怎么说?”

    庄北呵呵的笑着,调侃的看着庄园,“你还说你不在意,你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庄园似乎有些不知道怎么反驳的好,支吾了一下,抓了抓头发,语气明显没什么底气,“好奇,好奇嘛。”

    庄北想了想,“爷爷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我说顾朝这个人其实不错,从前对暖暖也诸多照顾,爷爷叹了口气,只说这个世界上可怜人多。”

    庄园瞪大眼睛,庄满年能说这样的话,哪里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这反应已经很大了好么。

    她还以为庄满年会直接跳起来揍庄北一顿,让他以后在自己面前不要提顾朝这个名字。

    庄北随后叹息了一下,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作势要出门,不过临走还回头看了庄园一眼,然后说了一句,“女大不中留啊。”

    庄园有点脸红,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脸红,明明,明明……

    明明什么呢?

    她自己也说不出来。

    庄园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就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昨天后半夜没怎么睡,现在精神头就不好。

    她洗了个澡,然后换了睡衣,躺在床上,来回翻了两下。

    嗯,还是自己的床舒服。

    不过顾朝那个床也挺好的,那被子挺软,还带着一股子晒过了阳光的味道,真没想到一个大男人,居然能生活的那么井井有条。

    想到这里,庄园有些哀嚎,她捂着自己的脸,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没事想那个男人干什么。

    庄园在床上翻来覆去好长时间才睡了过去,不过这梦里也不消停,顾朝那张脸总是时不时的出现,晃得她一惊一乍的醒过来。

    最后庄园睡得有点头疼,她趴在床上一会才起来,伸手拿了电话过来看看。

    时间还早,才中午,庄园慢悠悠的起来。

    然后慢悠悠的下楼。

    庄满年就在楼下,喝着茶,眯着眼睛听着小曲,那样子要多自在就有多自在。

    庄园在楼梯上站了一会才过去,慢慢的走到庄满年身边。

    她眨了眨眼,然后坐在庄满年旁边,“爷爷。”

    庄满年眯着眼睛看了她一下,“嗯。”

    “爷爷,我昨天同学聚会,喝多了。”

    庄满年斜着眼睛看她,似乎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庄园舔了舔嘴唇,找合适的词语,“然后就在别人家睡着了。”

    庄满年皱眉,兴许是不知道庄园主动提起这样的话题是为了个什么东西。

    庄园也有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她抓了抓头发,“那个,我呢,其实昨天晚上是在顾朝家里住的。”

    庄满年起初还是眯着眼睛,结果后反劲的明白过来庄园这话是什么意思,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庄园吓得一个哆嗦,不过还是说下去了,“早上也是顾朝送我回来的。”

    庄满年眼睛瞪着很大,四下看了看,似乎在寻找趁手的兵器。

    不过可惜了,周围什么有杀伤力的武器都没有,庄满年最后也放弃了,不过是用手指指着庄园,“你这个,你这个……”

    太难听的话,他似乎也说不出来,血缘至亲,骂了庄园,其实也是在骂自己,他对自己向来下不了狠手。

    庄园抬头看着庄满年,声音弱弱的,“爷爷,我们什么也没发生,真的。”

    庄满年这个时候,哪里还在意什么发生没发生,他指着庄园一会,然后厉声说,“你把那姓顾的小子给我叫来,叫来。”

    最后两个字声音太大了,庄园被吓得往后挪了一下,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好好好,我知道了,但是爷爷,真的没发生什么,真的。”

    庄满年差点跳脚,她越是这么重复的强调这个,他越是生气。

    管她发生没发生,反正他孙女和那小子共处一室一晚,他没办法接受。

    老爷子发起脾气,也是波及很广的,当下就给家里别的人打了电话,全部都召回来了。

    庄园一直坐在沙发上,小媳妇一样老老实实。

    庄北一进来,看见的就是庄园垂着头坐在沙发上,庄满年在旁边气的快要蹦起来了。

    庄家别的人也在,不过庄满年这样,谁也插不上话,只在旁边看着。

    庄北盯着庄园看了半天才过去,庄满年看见庄北,好似找到了说理的人,过来拉着庄北的衣服,“来来来,你看看你的好妹妹,前几天是不是你和我说,她现在懂事了,成熟了,还救了阿音,是不是你说的,你现在看看她什么样子,前脚把人从虎口救出来,后脚自己进去了,你瞅瞅。”

    他把庄北拉到庄园身边,指着庄园,“你知道这丫头昨天晚上在哪里睡了一晚么,在顾朝家里,是顾朝啊,顾朝是什么人。”

    说到这里,他似乎觉得自己说的不是很恰当,于是马上又改口,“不管顾朝是什么人,他只要是个男人,这个事情就不应该,不应该发生,现在这样子,可怎么办,她一个女孩子家家,在男人家里住了一晚,你自己说什么也没发生,别人信不信。”

    庄北看着庄园的头顶,沉默了两秒才开口:“园园,抬头。”

    庄园慢慢的把头抬起来,庄北才松了一口气。

    庄园虽然低着头,可现在看起来,这脸上哪里有什么难过悲伤的表情,她一脸的平淡。

    所以庄北决定顺了她的意,他一脸的痛心疾首,回身对着庄满年,“爷爷,你说的太对了,这个事情可不是个小事,这个事情关乎园园的一辈子,关于一个女孩子的清白。”

    庄园盯着庄北,闭了闭眼,她二哥啊,果然是最懂她的。

    老爷子一愣,寻思了一下庄北的话,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于是也跟着点头,“对,我就是这么想的,这是多了不得的事情,园园,你说说你……”

    庄北再次出声,打断了庄满年的话,他对着庄园,“你有没有打电话让顾朝过来,这个事情,他必须出面,跟我们表个态,他是什么意思,他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能不懂这个事情多严重,让他赶紧过来,把你们的事情定下来。”

    庄满年在旁边一愣,“哎?”

    庄北根本不看她,转身看着庄零,也就是庄园的父亲,“叔叔,这个事情,我觉得那个顾朝必须对园园负责,我们庄家的女孩子,可不能这么被他占了便宜。”

    庄零面上也没什么表情,看不出喜怒,他只是在庄北说完这番话之后,盯着庄北看了好一会,才似乎缓和了态度,转身看着庄园,“你什么意思?”

    庄园低下头,“我可以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

    庄北叹了口气,庄园这点小心思,庄满年看不出来,庄零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二十多年朝夕相处,有多少花花肠子,庄零还是一清二楚的。

    庄零看着庄园,“你把电话给我,我打给他。”

    庄园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电话给了庄零,庄零拿着庄园的电话,从客厅出去,也不知道在电话里面是怎么说的,反正过了一会回来,庄零的表情温和了不少。

    庄北过去坐在庄园身边,看着庄满年还是气急败坏的,他对着庄零,“什么意思,还让园园和那臭小子在一起?你们脑子去了哪里?”

    庄零捏了捏自己的眉骨,“爸,这个事情闹起来,你觉得怎么解决的好。”

    庄满年张了张嘴,似乎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

    庄北在旁边小声的笑了,凑近庄园,“看看,你的计谋马上就要得逞了,就是不知道顾朝那边会不会配合。”

    他还啧啧啧了两下,“你是什么时候看上顾朝那小子的?嗯?”

    庄园没回答,咬着嘴唇。

    庄北伸手拍了拍她放在腿上的手,“放心吧,别紧张,家里这么多人,一会顾朝来了,他要是敢不认下来这个事情,我带着大家伙一起上,保证揍得他心服口服。”

    庄园转头看了看庄北,过了一会才说,“我也不知道我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庄北呵呵的笑了,“想那么多干什么,你就跟着你当下的心情来,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管它对不对。”

    庄园深呼吸一口气,“这样子,可以么?”

    不管可不可以,这个时候都没办法反悔了。

    庄园后来被庄满年赶上了楼,因为顾朝过来了。

    这种事情,若是挡着两个人的面说,顾朝要是一个不同意,庄园这边根本下不来台。

    老爷子还算是护着她的面子。

    庄园走在最后一节楼梯上的时候,回头看了看外边的顾朝。

    他已经走到了客厅的门口,庄园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看走路的姿势,似乎也不是带着怒气。

    庄园收了视线,慢慢的回了房间。

    楼下的声音不大,她什么也听不见,只能这么干等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庄园才听见有人过来敲她房间的门。

    她以为是庄北,所以赶紧过去把门打开了。

    结果外边站着的,是顾朝。

    庄园被吓了一跳,可是这个时候明显是不能逃避的。

    她有些尴尬,往后面退了退,声音也干涩,“你过来了啊。”

    顾朝倒是没什么特别愤怒的表情,他只是看着庄园,“可以进去么。”

    庄园嗯了一下,让了让。

    顾朝走了几步进来,不过也就是站在门口的位置。

    庄园低垂着头,不知道怎么面对顾朝的好。

    本来他是好意,帮了她,可是她这么算计他。

    两个人一下子都没什么语言,气氛就尴尬的不得了。

    庄园本来以为按照顾朝对她的嫌弃程度,他进来肯定是要对她讽刺一番。

    可是并没有,顾朝只是在房间里站了一会,然后看着她,“你父亲都和我说了,你的意思是什么?”

    庄园一愣,抬头看着顾朝。

    顾朝没有转移视线,还是看着庄园,“昨天那个情况,我确实考虑太少了,你家里人的顾虑也不是不应该。”

    庄园张了张嘴,可是说不出来什么话。

    顾朝似乎是叹了口气,“你说你什么意思,我总要听听。”

    庄园觉得嗓子有点干,有些话,似乎并不是那么好说出口。

    可是顾朝一直看着她,似乎也就只给她这么一次说出自己想法的机会。

    庄园看着顾朝,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她听见自己很轻柔的声音,“要不,我们试试?”

    顾朝表情没变化,庄园感觉心跳的厉害,那四个字似乎是用尽了她所有的勇气。

    庄园被顾朝的沉默弄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她压着情绪,还想着要不说点什么挽回一下,顾朝终于开口了。

    他说,“好吧。”

    庄园一梗,险些没缓过气来,她看着顾朝,“啊?”

    顾朝长舒了一口气,“那我们就试试吧。”

    庄园愣愣的看着顾朝,简直不敢相信,顾朝回答的这么爽快。

    她张着嘴,“那个我,我就是……”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

    顾朝转身把门打开,一脚走出去,似乎是觉得这么走了不太合适,又回头看着庄园,“你早饭做的还不错。”

    留下这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顾朝才直接下楼去。

    庄园赶紧走到门口,看着顾朝的背影。

    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啊?

    庄园一直到晚上都没下楼,她不知道下楼会看见谁,要用什么态度面对。

    今天这个事情,想想都觉得臊得慌,她怎么就一个冲动,用了这么卑鄙的手段,把顾朝给诓来了。

    庄园的晚饭也是被人送上来的,佣人说,庄满年气的卧床了。

    庄园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笑。

    庄满年这几年但凡遇见不高兴的事情,总是要卧床那么几天,哼哼唧唧的说所有人都对不起他,所有人都不把他放在心里。

    庄勤年说,他哥越老越毛病多,不用惯着,于是所有人真的都不惯着他。

    庄满年一般情况下,躺个两天也就躺不下去了。

    况且现在施暖家小媛媛正是可爱的时候,庄满年哪里忍得住不去看她。

    庄园吃了饭之后,还是在房间里待着。

    她心里心里很乱,现在冷静下来,也想不明白自己当时过去找庄满年说那些话究竟是个什么心理。

    可能是昨晚顾朝真的太君子了,她被刺激到了?

    或者说今天顾朝把她做的早饭吃的光光的,她被打动了?

    又或者说,是因为他送她回来后,离开前看着她的那个眼神,一点点无奈,一点点妥协,还有一点点的复杂?

    庄园也懵了。

    只不过,回想起现在的情景,她只能说,她不后悔。

    庄园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见手机在旁边嗡嗡的震动。

    她摸过来扫了一眼,然后一下子坐了起来。

    是顾朝……

    他居然会打电话过来。

    庄园捏着电话,缓了一会才接起来,电话那边一开始没有声音。

    等了两秒,才听见顾朝说,“你明天有时间么?”

    庄园差点马上就回答“有有有”,不过好在她现在思维还算清醒,马上刹住了,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淡一些,“什么时候?”

    顾朝似乎是想了想,“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庄园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角要上扬,她嗯了一下,“行,那晚上你下班给我打电话。”

    顾朝说了句好,然后又问了问庄园家里人有没有为难她。

    说什么为难,她家里人要为难也是为难别人,庄家都是护犊子的人。

    庄园说了没有,顾朝说了句这就好,然后两个人就没有什么话要说了。

    这么沉默下去根本不是办法,两个人都尴尬。

    最后还是庄园先开的口,她说,“时间不早了,你先休息,有什么话我们明天见面说。”

    其实能有什么话,根本没什么好说的。

    顾朝嗯了一下,挂了电话。

    庄园抱着电话躺在床上,过了半晌才笑出来。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高兴个什么劲。

    她没恋爱过,不知道这种算不算是一下子跳进了爱情的沼气池里,只是感觉全身都在冒泡泡。

    庄园这一晚上都没睡好,翻过来调过去脑子里都是顾朝。

    一直到早上醒来,庄园还感觉头重脚轻。

    她洗了个澡,收拾了一下,才慢慢的下楼去。

    家里没什么人了,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实在是觉得心里痒痒,于是穿着一身的家居服,就朝着大门外走去。

    大铁门现在是开着的,庄园从铁门出去,刚一转身,就看见了熟悉的人。

    顾朝的车子就停在不远处,他站在车旁,低头正在抽烟。

    庄园很是意外,顾朝这个时候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她也没马上过去,而是就站在原地看着顾朝。

    顾朝似乎有些纠结,他吸烟有点猛,几口一支烟吸完,然后把烟蒂仍在地上,用脚辗灭。

    庄园站在看着,一直到顾朝抬头发现她。

    两个人中间隔着的距离稍微远了一点,庄园抿着嘴,其实是有点怕的。

    顾朝这时候过来,又是这种状态。

    他莫不是反悔了?

    最先动身的是顾朝,他朝着庄园走过来,然后站在她面前一米的地方,垂目看着她。

    庄园有些慌张,不过还能压的住。

    她看着顾朝,“你这时候怎么过来了。”

    顾朝皱眉。

    他看庄园看的很仔细。

    她长得确实和施暖很像,但是这种像,若是近距离的看,又觉得其实没那么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只要熟悉的,自然能看出不同来。

    顾朝似乎是想了想,“我还没吃早饭。”

    庄园啊了一下,然后直接问,“要我做早饭给你么?”

    顾朝似乎是想笑一下,可是终究没笑出来,他看着庄园,“方便么?”

    “方便方便。”庄园点头。

    然后她带着顾朝回了家。

    这时候除了楼上躺着的庄满年,家里没什么人了。

    庄园让顾朝在餐厅等着,她去厨房,自己动手,还是做了蛋饼,不过这次料足,蛋饼中间夹了很多的馅料,她又煮了鸡丝粥,还弄了两个清爽的小菜,配起来就让人很有食欲。

    这些都是从前和厨房阿姨学的,没想到也能用得上。

    顾朝很有耐心的一直在餐厅那边等着,到庄园把饭菜端过去,已经过了好一会了。

    顾朝看着摆在面前的东西,过了一会才拿了筷子过来,慢慢的吃。

    和昨天的味道不同,今天因为东西多,味道更好一些。

    他其实从来没想过庄园还会做饭,大小姐不都是不沾阳春水的么。

    庄园也还没吃,正好和顾朝一起了。

    两个人吃饭的时候没说话,但是气氛总算是不尴尬了。

    家里的佣人都不在这边,没人打扰,庄园和顾朝心里都舒服一些。

    一直到吃完饭,庄园把碗筷收拾了。

    顾朝就在厨房的门口看着她。

    庄园把碗筷放在洗碗槽里面,然后一回身,看见顾朝严肃的看着自己,她就有些不好意思。

    顾朝现在的情绪好了很多,他看着庄园,“早饭很好。”

    庄园啊了一下,有些拘谨,她似乎没办法像之前一样,在他面前不三不四的开玩笑瞎胡闹了。

    顾朝像是酝酿了一下,“若是有机会,那你以后……”

    他的话也没说完,像是故意留着一点给庄园自己琢磨。

    庄园张了张嘴,眼睛睁得很大,看起来像是被惊讶到了。

    顾朝看着她这个样子,一上午有些压抑的心情终于好了起来。

    他笑了笑,“好了,我要去上班了。”

    庄园赶紧跟着出去,把顾朝送到门口。

    她心里有根刺,等了等,最后还是和顾朝说了句,“对不起。”

    顾朝似乎是一愣,他回身看着庄园,沉默了一下,才慢慢的伸手,拍了拍她的头,“没什么需要对不起的,我若是不愿意,谁说也不行。”

    庄园一愣,豁然抬头看着顾朝。

    顾朝也看着她,“我现在觉得你挺好的,以后兴许觉得你更好,这些都是说不准的事情,至少你父亲问我要不要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想了想,若是以后每天吃你做的早饭,似乎也挺好的。”

    顾朝能说的也就这么多了,多余的他说不出来,所以他只是在最后告诉庄园,“别想太多了,就这样吧。”

    最后转身走了。

    庄园看着顾朝的车子开走,又在门口站了一会,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出来。

    就这样吧,其实也挺好的。

    或者会更好。

    谁说的准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