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1章 重生了。

第1章 重生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桃的一生像个笑话。

    十八岁到二十二岁,她嫁了三次,被婆家退回了三次。

    二十二岁那年,第三次被退回的时候,她一时想不开,跳进了村东头的周湾河。十二月的天,周湾河的水真冷啊,她的心就在那个时候被冻死了。

    所以后来被人救上岸,她就发誓再也不嫁了。

    她留在家里做了老姑娘,做全家人的饭,洗全家人的衣裳,带大了三个侄儿一个侄女,伺候爸妈到了生命最后一刻,体体面面送走了他们。

    后来,侄儿侄女在外面安了家,接走了他们的爸妈,她被丢在了乡下。

    她那时已经寒了心,对弟弟和侄儿侄女早就不抱希望,觉得一个人过就一个人过吧,也挺好的。却哪知很快农村就拆迁了,每家能得到三到五万的拆迁款,彼时小弟弟跟儿子去国外了,大弟弟那么有钱却还贪这点钱,硬是逼她搬家。

    她当时都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了,因为一辈子操劳,一天好日子没过过,看起来像七十多似的。当住了一辈子的房子被推倒后,当从此居无定所再也没有家后,她一口气没上来,就那么窝窝囊囊的气死了。

    不甘啊,真的不甘,那也是她的家啊!

    就因为她是女人,明明她离开就没住的地方了,也完全没有说话资格吗?

    江桃心口像聚了一团火般,直烧得她痛苦到整张脸都狰狞了起来,她恨到极点,因为说不出话,双手用力的抓,抓在身下长着野草的泥土地上。

    “啊——”她发泄般想大叫,却一张嘴,先吐出了一大口水。

    慢慢睁开眼,先看见的是泛着冷意的周湾河,转头向上,是飘着大朵白云的蓝天。意识慢慢回笼,江桃有些愣住,这是哪啊?

    她不是在家门口的吗,怎么会到了河边,而且这是周湾河?

    “你没事吧?”

    有低沉疏离的男声响起,江桃立刻扭头看过去,印入眼帘的是一张黑且冷硬的年轻面庞,浓黑的长眉下,是一双透着不悦的锋利眼睛。

    有点面熟的长相,但江桃一时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她不想说话,尤其是跟不认识的人,于是摇摇头,便手撑着地想起身。用力的时候碰到手指疼的厉害,她抬手一看,就见指甲缝里脏污一片,有黄绿色的草汁,也有土黄色的泥土,甚至还有点点血迹的暗红……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手上的老年斑呢?那一道又一道的褶子呢?

    江桃大惊,忙去摸脸。

    虽然手上很脏,但入手的嫩滑却说明了一切。

    她变年轻了。

    她怎么会变年轻?

    她不是被气死了吗?死的时候也都六十多岁了啊,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了得到答案,江桃爬起来就朝周湾河冲。

    她要去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模样!

    手腕却被人抓住了,更有男人不悦的声音传来:“你干什么去?”

    江桃指着河边,激动的道:“我去看看,我要去看看!”

    河边有什么好看的?

    陈启军不信这话,用力抓着江桃的手腕,不悦道:“你是不是还想跳河?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救上来,你说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要跳河?”

    年纪轻轻?跳河?

    江桃慢慢镇定下来,抬头看着面前同样浑身湿漉漉的男人,男人身高腿长,五官冷硬,身上长袖衬衫是军绿色的。遥远的记忆里似乎也有过这么一个人,江桃不由问:“现在是哪一年?”

    声音出口,她这才发现她的声音也变年轻了,是属于年轻姑娘的声音。

    “88年。”陈启军说道,看向江桃的眼神里带着审视。

    88年,1988年,江桃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年冬天。那年冬天她第三次嫁人,也是第三次被婆家退回。四年嫁了三次,被退回了三次,村里人指指点点,家里人沉默不言,漫天飞着的都是她不详,她有克夫命,她是丧门星,谁娶她谁倒霉的流言。江桃也就是个普通的农村姑娘,一次还行,两次也勉强能撑住,三次,三次真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再也扛不住,选择了跳进周湾河。

    但她并没有死掉一了百了,她被人救起来了。

    十二月的天,河水真冷啊,被救上来后寒风一吹,更冷了。

    她的心就在那个时候被冻死了,她决定再也不嫁,苦苦哀求着父母让她留在家。父母拗不过终究答应了她,她留在家做了一辈子的老姑娘,一辈子任劳任怨的江家牛马。最后,却临死都没有遮头的片瓦。

    她这是……重生了吗?

    重生回到1988年,得到了人生重来一次的机会?

    那这一次,她再不要留在家做一辈子老姑娘,无论如何她都要先嫁出去!

    江桃的心咚咚咚跳的飞快,但越紧张越激动,她面上就越平静。她平静的对陈启军笑了下,道:“是你救了我吧?看你很面熟,你叫什么?”

    “陈启军。”陈启军声音淡淡,看着江桃,眉头越皱越深,他十五岁离开家,如今回来已经二十五岁,十年不在家,面前的姑娘是怎么看他眼熟的?

    “你叫什么?是住在这附近吗?我送你回去。”

    陈启军,怪不得面熟,前世就是他救了她的。

    只不过刚开始他们并没什么接触,被救上来后她心如死灰,连跟陈启军认真道谢都没顾得上。还是后来事情过去了很久,听说周湾村一个叫陈启军的人,因为生病媳妇嫌弃,竟丢下他跟别人私奔了,家里人提起说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她这才对之多关注了点。

    陈启军得的是胃癌,他得病的时候好像才结婚一年,连孩子都没有。

    离婚后他没有再娶,甚至因为他的病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他之后不过又撑了一年,好像连二十八岁都没到,就死了。

    江桃是在他死后,因为感谢他当初的救命之恩,才时不时的去一次他家,帮他照顾他的孤寡老娘。也就是在他家,她看见过不少次他的遗像,所以刚刚看到的第一眼,她才觉得他面熟。

    江桃决定了,她要嫁给陈启军。

    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她照顾他生命的最后一程很应该。他妈就他一个儿子,他要是不在了,她也就只用再照顾他妈一个,等到他妈百年后,她早已是名正言顺的陈家媳妇,这世上没人有权利赶她离开陈家。

    因为,那是她的家,她一个人的家。

    “陈启军,你还没结婚吧?”江桃不答反问。

    陈启军皱眉:“没有。”

    “那你相信克夫命吗?”江桃问的小心翼翼。

    江桃十八岁嫁人,到二十二岁已经嫁了三次被退回了三次。克夫命的由来,就是这三次退亲。十八岁第一次嫁人,男人在来接亲的途中从拖拉机上摔下来,直接摔断了腿,她连男方家的门都没进,就这么被退了。二十岁第二次嫁人她倒是顺顺利利进了男方家门,但哪知道男人太高兴喝多了酒,大晚上栽进了水缸里好半天才被发现拉出来,人是没死,但却被吓坏了,觉得这是提示是警告,要是娶了她肯定会被克死,所以连夜撵了她。二十二岁第三次嫁人,这一回一切都顺顺当当的,她顺利进了男方家,也看住了没让男人多喝酒,但哪知他们进洞房的时候婆婆太高兴摔了一跤,结果竟把门牙给磕掉了。

    这分明是个意外,也是件小事,但婆婆就觉得这是惩罚,惩罚她不信邪非要娶她这样一个丧门星媳妇,所以她孤零零在婆家厨房坐了一整夜,第二天只能回家。

    江桃不知道陈启军信不信,尤其是陈启军过两年还会得胃癌那样的病,要是也将之怪罪到她头上,那尽管他是救命恩人,她也不嫁。

    陈启军自然不信:“胡说什么呢,那都是迷信!”

    江桃心下一松,鼓了勇气道:“陈启军,我叫江桃。你看,你没结婚,我也没嫁人,你看我怎么样,我嫁给你好不好?”

    江桃?

    陈启军并不认识,毕竟他离家都十年了。不过他觉得江桃的脑子应该有问题,要不然好好一姑娘,哪有这么直接问男人这个问题的,甚至脸上还半点没有羞意。

    跟个脑子有问题的人没什么好说的,陈启军侧身不看江桃,只道:“你是住在桃花村吗?天太冷了,你衣服都湿透了,我先送你回去。”

    “陈启军,你是不愿意吗?”江桃向前一步,再一次问。

    十八岁到二十二岁,四年时间能嫁三次,且还是在有克夫命名声的情况下,虽说如今年代女孩子不愁嫁,但能像江桃这样在有克夫命的名声下还能嫁这么快,且每一任夫家都条件还很不错的,十里八村也就只有江桃一个。

    原因么,很简单,就是江桃漂亮,很漂亮。

    她身量高挑,该有肉的地方有肉,该匀称的地方匀称,皮肤雪白,眼睛又大又水灵,即便跟所有乡下姑娘一样成天穿的灰扑扑的,那一眼看去也是鹤立鸡群的美。这会儿她穿着灰布棉袄,浑身湿漉漉的,一张雪白的脸被冻的有些青白,嘴唇也有些发乌,但就是这样,也依然好看,楚楚动人让人心疼的好看。

    陈启军没结婚没对象,多年当兵生涯,这也是人生第一次和姑娘接触这么久,更甚至这漂亮姑娘还要嫁给他!陈启军接连的又后退两步,站稳后激荡的心情便也平稳了,他道:“是,不愿意。”

    就算面前这叫江桃的姑娘脑子没问题,他也不愿意。

    结婚是件慎重的事,哪里有姑娘自己问上门的,这态度未免太轻浮了。

    不愿意。

    陈启军说他不愿意。

    重生一回,那么问一句,江桃已经是豁出去不要脸皮了,所以陈启军说不愿意,她说不出别的,沉默了许久,也只低声重复了一句:“不愿意吗?”

    陈启军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他转身就走:“我送你回去。”

    江桃看着陈启军高大的背影,慢慢捏紧了手心,不愿意就不愿意吧,不愿意,她也记住了这份救命之恩。日后不管她嫁给谁,都会想办法提醒陈启军早早去检查身体的,前世她活了那么久,后来已经知道了,只要在得病的初期就能查出来,及时做手术积极治疗,那么就算是癌症这样的病也能控制住。

    只是陈启军不愿意娶她,她得尽快找个愿意的才行。

    “江桃!”

    身后突然有人叫她,是一道年轻的男声。

    江桃转头,就看见不知何时,身后不远处竟站着个年轻男人。男人和陈启军差不多高,但人却黑瘦的几乎有些脱形,不过好在生了双浓眉大眼,让他看上去好歹不算太磕碜。

    江桃上下将男人打量了回,惊讶的发现男人衣裳竟然也湿漉漉的,她不由惊道:“你……你也跳下水救我了?”

    周励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江桃,听了这话随手一挥:“那不重要,我没救到你。江桃,我就是想问,你是不是真那么想嫁人?我、我叫周励,家住周湾村,我也没结婚呢,你要是不嫌弃,嫁给我怎么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