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10章 红了脸。

第10章 红了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迎亲这一天,周励又起了个大早。

    自打确定跟江桃提亲,周励已经连着起了三个大早了,但他不仅不觉得累,相反还觉得浑身充满力量。

    草草吃了点早饭,周励就叫上两个还没结婚的堂弟,一个同村一个镇上他借三轮车的那朋友,还有二嫂孟慧和女儿周宝贝,以及来给他充当司机的大表哥出发了。

    是的,为了体面,周励早就跟镇上的大表哥说了,要借他和他家的手扶拖拉机半天。这不,一大早大表哥不仅来了,还由着周励在他心爱的手扶拖拉机上几处都绑了大红丝带大红花,把个拖拉机搞的喜庆的不得了。

    虽然两个村子离得很近,但周励娶媳妇心切,早上八点半就出门了。但这么近的距离,即便大表哥把威风凛凛的手扶拖拉机开成了慢摇老爷车,十分钟后,他们还是到了江家大门口。

    虽说江家今天只请了嫡亲的亲戚,但这会儿却并不冷清,因为得知桃花村的江桃要嫁给周湾村的周励,不仅同村的跑来看热闹,就是隔壁村子的闲着没事也赶来了。

    毕竟今儿的两个当事人都太有名了不是?

    但能挤进江家院子里甚至是江桃那间厢房的,却只有桃花村本村的人,仗着离得近来得早才有机会了。

    江桃今儿个穿了件红棉袄,这还是她第一次嫁人的时候做的呢,这几年她因为被退亲的事瘦了一圈,红棉袄上身竟然大了一截。这年头还不流行化妆,因此她只盘了头发,脸还是素着的。但美人就是美人,不涂脂抹粉,反倒是更显纯天然的美。红棉袄大了一截,但更显得她苗条,乌发盘起露出精致小脸,艳丽的红和深沉的黑,在这寒冬天儿里,越发衬的她脸蛋白嫩娇艳。

    来看热闹的村人里,就有个妇人忍不住对曹桂花道:“都说你家桃儿是十里八村能数得着的漂亮,要我看这话不对,这哪里只是数得着,这分明是十里八村最漂亮!桃儿这样的长相要是排第二,那这十里八村我看没人敢排第一!”

    另一个妇人跟着接话:“可不是,就桃儿这样的,我看了都舍不得移开眼。周老五家真是祖上积德了,就他家那熊小子,竟能娶到咱桃儿!”

    “是啊,桃儿嫁给周老五家那小子,真是亏了。那就是个要模样没模样,要本事没本事的二流子,要不是桃儿同意嫁,我琢磨着他怕是得打一辈子光棍!”

    “桃儿妈,不是我说,你咋这么狠的心呢?”

    “是啊,桃儿这模样,慢慢看着,总能找到条件好一些的,何必这么急着嫁啊?”

    都是老话了,但听在耳朵里就是那么不舒服。

    曹桂花虽然还因为昨天江桃的一毛不拔而生气,但听见旁人这么说,仍是维护道:“没有,周励挺好的,而且他毕竟救了桃儿不是?”

    “他救了桃儿,你们该谢谢就是了,何至于把桃儿的一辈子搭进去?”

    “是啊,我们说这话也没旁的心思,实在是都是看着桃儿长大的,可惜她啊!”

    “你们这话就说的不对了,我大姐夫哪里差了,为了娶大姐,那可是买了得有一百块钱的提亲礼呢,昨儿个上门送彩礼,更是足足送了三百块钱,这样的看重大姐,大姐嫁过去自然能得全家人的疼,大姐可是去享福的!”张月红一心想让小桃儿顺顺利利嫁出去,生怕这会儿了还起波折,夸起周励来便不遗余力,“而且我大姐夫心善,捡着个孩子看着可怜,自己不吃都要给那孩子吃,自己不穿都要给那孩子穿,这样的好男人对大姐自然不会差了。从前他单身一个人,干起活赚起钱没动力,少不得就要被人误会是好吃懒做,但以后娶了大姐,再生个孩子,有了媳妇孩子肯定就成长起来了,说不定比你们家里那些个儿子女婿什么的都更有出息呢!”

    夸你大姐夫就夸你大姐夫,连带我们干什么?

    大喜的日子众人不好跟张月红吵,但一个个的心里却都不满起来了,他们又不瞎,那周老五家的小儿子可是连亲妈都一万个看不上眼的,这样的人能有出息?

    说笑话呢吧!

    有那沉不住气的,语气都有些嘲讽了:“真的假的啊,周家竟然给三百块钱彩礼?”

    “不是做做样子,叫桃儿又带回去的吧?”都第四次嫁人了,谁家那么憨,给三百的彩礼?

    周励送提亲礼的时候,村人都看见了,但送彩礼的时候却没人看见。

    张月红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很快就想到了好点子,她道:“你们胡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大姐夫昨晚送来的彩礼,三百块钱我看的真真的!别说要带回去了,大姐夫甚至都没提要陪嫁,这完全是看重大姐,特地给我们家的!”

    昨儿傍晚周励送彩礼来的时候张月红不在,回来听说江桃把那三百块都拿走了要带去周家,险些没给她心疼死。好在,这会儿终于有机会叫她把那钱往回扒拉了。

    三百块钱都给江家?

    众人惊呆了,虽说如今的彩礼默许是女方家可以取用的,但没有哪家男方是心甘情愿给的,那都是为了娶媳妇不得不给罢了。但就算给了,也还要谈谈条件,说好嫁妆是什么呢,结果周家竟然三百块钱都给江家?

    这是憨吧?是憨吧?是憨吧?

    但这样一来,众人一时倒是不好再说什么了,虽然那周励确实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但不得不说,人家花大价钱娶媳妇了。

    憨归憨,但不管怎么说,人家这确实是看重。

    但他们都长了眼睛,以后那周励到底能不能出息起来,他们可都是看着的。

    不过……那周励要是真能出息起来,也不知道会不会把江桃再退一次。因着不想太得罪江家,倒是没人说这话。不过虽然没说,但他们可都是长了眼睛的,以后江桃嫁了日子到底过得怎么样,他们可都看着呢!

    江杏为了姐姐出嫁今儿特地早早赶了回来,听了张月红的一席话,再看她此刻脸上似乎是对那三百块钱志在必得的嘴脸,终于忍不住了:“二嫂,大姐的彩礼钱你那么看重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你的钱呢!”

    虽说大家都默许了兄弟是可以用姐妹的彩礼钱的,但这话却不适合拿到大面上说,因为只有那不要脸的才会炫耀花这个钱,那稍微要点脸的都恨不得否认。

    张月红就是那想贪便宜还要脸的,当下就脸色一红,支支吾吾道:“杏儿,你、你胡说什么呢!我哪里能要那个钱,我那不是、不是为了爸妈吗,那钱是该爸妈得的,我不要,我才不要呢!”

    “切!”江杏根本不给面子,冷哼一声后,就对曹桂花道:“妈,不是我说,大姐在家这么多年,给家里可干了不少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她要嫁人了,那彩礼钱你起码得拿出一半来给她带回去,大姐夫不要归不要,你给了大姐,以后有个什么急用的,大姐自己有钱也就不用求人了。毕竟那可是三百块钱彩礼,真不算少了!”

    谁说不是呢,旁人家姑娘头婚都未必有这么多彩礼。

    曹桂花也想只给江桃带回去一半,但她向来是个听丈夫听儿子话的,这会儿江大有和江海都不在这儿,没人能给她出主意,她除了尴尬的笑笑,并不知道怎么接这话,毕竟她也不是那能做出让大闺女下不来台,硬扣一半钱的事。

    江桃却意外的看了江杏一眼,她和这个妹妹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小就不合,好像是命中注定相处不到一起似的,前世不管是在娘家还是后来江杏出嫁,江杏永远都是在说她,针对她。

    后来她不肯再嫁,留在家里伺候老老少少,江杏更是专程回来骂过她。

    再后来,江杏不是嫁的不错自己又当家嘛,因为她不肯借钱给江海张月红做生意,江海和张月红跟她闹翻了,似乎爸妈也上门劝过她借钱,反正她就是没借,不仅如此,她后来还基本都不回娘家了。逢年过节买点儿东西给点钱,大多是托人带回来,极少数她亲自送来,也送到就走了。来了家里除了搭理江河,就偶尔会对着她摇头叹气的。

    前世江桃看不懂这个妹妹,但这会儿听着妹妹为她要钱的话,却一下子福至心灵,全都懂了。江杏或许确实和她性格不合处不到一起去,但江杏心里却是有她这个姐姐的,前世赶回来骂她是希望她不要傻乎乎放弃希望,后来每次对着她摇头叹气,大概是看她可怜又气她自己不争气吧!

    江桃忽然懂了妹妹,眼睛一瞬间变得潮潮的,她起身拉过江杏,冲妹妹使了个眼色:“杏儿,你别急,爸妈没打算要我的钱。他们见我这些年实在可怜,早就说好了那钱要我带走了。对了,江河也是这么说的!”

    唯独落下江海和张月红,意思不言而喻。

    江杏是个聪明的,上一秒还在想这不像她爸的作风呢,下一秒想起姐姐使的眼色,立刻明白过来了。难得,她这木头姐姐竟然聪明了一回!

    江杏便笑:“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嘛,爸妈是顶顶疼咱们的,你都这么艰难了,他们怎么可能还会要你的钱!”

    “来了来了,新郎官来了!”

    外面突然传来喧哗声,原来是周励带着接亲队伍冲过大门,往厢房这边来了。

    因为周老五开口多给了一百块,周励自己又还剩下两百多的私房钱,昨儿个在镇上,周爱华更是也硬塞了五十块钱给他,所以今儿来江家接亲,周励那是一点都没省。果子糖之类的就不说了,还用红纸包了不少一毛五毛一块的红包,烟也直接拿了一条,有这么多东西,开路自然容易,几乎眨眼功夫就冲进了厢房,到了江桃面前。

    厢房不大,接亲的几个男人门里门外的一堵,就更显得逼仄。感受着小小空间许多双眼睛看过来,周励不由紧张起来,但一低头,看见一身红棉袄静静坐在床边的江桃,他又控制不住开心露出了憨笑。

    旁边看热闹的妇人虽然瞧不上他的能力,但并不讨厌他这个人,何况大喜的日子新郎官一副羞臊到极点的模样太有意思,看热闹的妇人们便忍不住打趣笑了起来。

    周励被笑的脸越来越红,怕再待下去脸要烫的爆炸,忙强忍着羞臊朝小桃儿伸了手:“江桃,跟我走吧!”

    “哎哟哟,瞧那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

    “哈哈哈,那是羞着了!”

    “跟他走!跟他走!”

    或许是取笑的声音太响,或许是人太多有些闷,又或许是周励的眼睛太亮,眼神太炽热,反正,把手放在周励手里的时候,江桃没忍住红了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