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16章 吃醋了。

第16章 吃醋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轻手轻脚洗漱好,天刚大亮,一家三口就顶着寒风出门了。

    周励仍穿着昨天那件挡不住多少寒风的薄棉袄,周宝贝也还是昨天那件,虽然看起来要暖和些,但实际却大了一截并不合身。这年头条件不好,农村人衣服都少,江桃因为四年结了三次婚还做了几身衣裳,但周励和周宝贝,那就真是有点可怜了。

    昨天江桃帮父女俩收拾衣服,就发现周励只有身上一件过冬的棉袄,毛衣倒是有两件,但都旧了不说还一看就是买的,这种穿在身上一点都不暖和。夏天的衣裳倒是有三四件,但也件件洗的都犯旧明显。相比之下,周宝贝的衣服反倒稍微多点儿,不过大部分都是旧的,还都是男童款,江桃猜可能是孟慧给的周小猛穿小了的。仅有的几件新衣裳,每件看起来都大得多,应该是想着买大些能多穿几年吧。

    春夏秋的衣服买大点倒没什么,但冬天的衣服大一截,那就尽等着灌风挨冻吧!

    周励大方的把钱都给了江桃,江桃便觉得她该对人家父女俩好点,所以今儿个得买点毛线,周宝贝有周小猛的旧衣裳替换不太着急,周励的毛衣却得赶紧先织一件。另外买的棉袄又贵又不保暖,她还得最少再给父女俩一人再做件棉袄。

    江桃在心里盘算着,先快速在腰上系了条围巾,又追上去在周宝贝腰上也系了条。没办法,两人的棉袄都大了一截,不扎一下呼噜噜的往里灌风。

    收拾好,轻轻抚了下周宝贝的后脑勺,江桃起身道:“走吧!”

    周励偏头看了眼江桃,原本宽松许多的红棉袄被白色薄围巾一扎,像是红棉袄自带了白腰带一般,不仅不难看,反倒是因为显出了她纤细的腰身,还更好看了。

    但周宝贝就不太好看了,小丫头本就偏瘦,大人的围巾再薄在她腰里缠着也显得累赘,不过小孩子嘛,保暖最重要!

    周励从前虽然很疼周宝贝,但他一个没有照顾人经验的大男人,哪里能想到这么细节的地方。抱起周宝贝,他忍不住想,他这娶了个媳妇自己还没得着好处呢,周宝贝倒是先得了。不过他一点也不嫉妒,周宝贝都得了,他还会远吗?今儿个去镇上要是能把大床买了,今晚上就该他得了!

    心情好,周励抱着周宝贝,一溜烟的跑了一截出去。

    小孩子都爱这样玩,周宝贝被颠的咯咯咯的笑声洒了一地。

    江桃见了不由也一笑,脚步加快追了上去。

    周励今儿没借自行车,除了时间太早不好打扰人睡觉外,也因为今天要带江桃和周宝贝一起。骑车速度是快些,但坐车的人却得受冻,还不如这样一家三口慢悠悠的走,只要给周宝贝套个围脖把脸遮住,走一会身上就热乎了。

    一家三口走到村口,迎面就看到个跑步的人。

    这大冷天的!

    周励眼睛一眯,待那人跑近后,认出那人竟是陈启军。

    几乎条件反射般,他立刻扭头看向江桃。

    江桃也看见陈启军了,身高腿长器宇轩昂,那跑步的速度和身形一看就身体很健康。江桃看着这样的陈启军,想的就是虽然前世她身体好像没什么大问题,但小病小痛却是不少,将来要是能有条件,该检查还是得去检查,起码放心点。

    还有周励和周宝贝,要是他们一直一起生活,她也得督促他们。

    但陈启军,非亲非故的,人家看起来还很健康,别说她没有合适的身份去提醒,就算她有,陈启军也未必会听她的。

    所以如果想提醒的话,她得从陈启军身边的人入手。

    他未来的媳妇儿就算了,江桃只依稀记得那人好像也是周湾村的,连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而且那人是个看见丈夫生病就抛夫跟人私奔的,江桃觉得也不靠谱。那就只有陈启军老娘那入手了,等今儿从镇上回来,她想个法子先去搭个话吧,等熟悉了再找机会说。

    江桃心里想着这些,正要跟陈启军打声招呼,面前就被一道肉墙堵住了。

    是周励,他把江桃严严实实的挡住了,才朝陈启军挤出一丝笑,道:“小军哥,这么冷的天,你还跑步啊?”

    也不怕冻着!

    陈启军像是不怕冷似的,军绿色的衬衫外面只有一件手工织成的黑色毛衣,下面一条墨绿色的裤子,倒是看不出里面有没有秋裤和线裤。反正就上面穿这么少吧,他不仅不觉得冷,额头鼻尖竟都还沁出了汗,瞧着……瞧着还挺男人挺有魅力的!

    虽然已经娶到江桃了,但并没能成功洞房,就算江桃解释过当时再问陈启军一次是因为救命之恩,但周励不瞎,他看得出来陈启军条件比他好得多。

    哪怕不提家里和个人的条件吧,光是长相和气势——周励不承认,他觉得那完全是因为陈启军当过兵的缘故,他要是也去当兵,并且再多吃点好好养养,他肯定比陈启军更俊更有气势!

    “嗯,习惯了。”陈启军停下脚,周励严严实实挡住了江桃,看不见人他也就没再去看,只问:“你们这是去哪儿?”

    “去镇上看床,家里的床有点小了!”周励立刻道,语气里含有浓浓的暗示意味。

    但很可惜,陈启军压根不懂。

    一个单身二十多年的大老粗,哪里能听到这话就立刻多想,他只点点头,淡声道:“那你们去吧,我再跑一会。”

    说着话就越过周励,沿着大路继续往后跑了。

    擦身而过的时候,江桃看了他一眼,陈启军余光瞄到,转过头匆匆朝江桃点了下头。

    江桃却是等他跑远了才收回视线,心里不由觉得可惜,这么好一个人,前世怎么就会得胃癌那样的病,早早就没了的呢?

    太可惜了!

    周励见江桃追着陈启军看了老远,回过头还一副意犹未尽舍不得的样子,就跟刚喝了一整瓶醋似的,整个人都酸了。他酸的抬脚就走,走的飞快,边走边想:不管了,他今天必须把大床买回家,今儿晚上必须跟江桃做真夫妻!

    江桃追了周励一路。

    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了,突然间就走那么快,要不是周湾村到镇上不算远追着不算吃力,江桃都想不理他叫他一个人走算了。

    周励一直到镇子入口处才停脚,回头一看,就见追了一路没掉队的江桃早已面色潮红,额头鼻尖都沁出了汗。这明明该是狼狈的模样,偏生她长得好,看起来不仅半分狼狈都没有,甚至还更显娇艳欲滴叫人移不开眼。

    周励忙转回视线,再次抬脚,脚步一下子就慢了。

    今儿正好又逢集,他们到的早,是烧饼油条铺子的第一桌客人。

    烧饼和油条价格是一样的,单买两毛钱能买一根油条或者一块烧饼,一次买一块钱的话,就可以买六根油条或者六块烧饼,还可以混着买,三根油条三块烧饼,或者四根油条两块烧饼这样搭配。稀饭是小麦面做的稀面糊,当地叫这为稀饭,这个不要钱,可以免费喝。

    周励出了两块钱,拿了五块烧饼七根油条,周宝贝饭量小,半块烧饼半根油条就够吃了。江桃饭量也就是正常饭量,一块半的烧饼一根半油条,再喝点儿稀饭,能吃的饱饱的。周励饭量大,但平常也就是两块烧饼三根油条,再来一碗稀饭正正好。可今儿出门碰见了陈启军,周励觉得刨除身上的气势来说的话,他不如陈启军的就是太瘦了,所以今儿他就打算多吃点,他要是吃胖点,就算身上没有陈启军那气势,看长相也绝不会比陈启军差!

    江桃看着周励一口气吃了三块烧饼五根油条,眼都瞪大了。手里捏着七百多块钱,江桃知道这人不穷,所以他舍不得买衣服,难道是太能吃想留着钱吃?但吃这么多,怎么也没见他长胖?瘦成那样,要不是知道前世他一直到离开家的时候身体都好好的,江桃都要以为他是有什么病了。

    不过这早点摊子生意真好啊,他们一家三口来的早,是第一桌客人,但他们才刚坐下就又来新客人了。然后一顿饭的功夫,客人接二连三来个不停,摊子的老板是一对中年夫妻,这会儿一个做一个卖,几乎都快供应不上了。

    江桃心动了,狠狠的心动。

    前世她虽然是个没什么见识的乡下妇女,但她切实见证了社会的飞速发展,洗衣机,空调,冰箱,人手一部的手机,家家都有大彩电和大电脑,这些现在看起来遥不可及,日常生活中压根见不到的东西,未来会寻常到随处可见。

    虽然她一辈子也没能去大城市看一眼,但不管是从电视上还是村里出去打工或者读书人的嘴里,她都听说过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房价一涨再涨,不说大城市那逆天的房价了,就光是县城,原本不到一千一平的房价,最后竟能飚到一万多一平,村里多的是人提起就后悔错过了的。

    重生了,她也想过一回那样的日子。

    想不仅仅只是看着村里人用,自己连摸一下都怕把那好东西弄坏了。她想自个儿也用用洗衣机空调和冰箱,想买大彩电大电脑,也去学着做个时髦人。

    还有房子!

    最重要的就是房子,她要赚钱,在房子还不贵的时候就买一套,然后写她自己的名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