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17章 这样的男人。

第17章 这样的男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因为快要过年了, 逢集的时候就更热闹了,买东西的人多了,卖东西的人也多了。但江桃和周宝贝根本没有时间去看去逛, 因为这边吃完饭,那边周励就拉着她们直奔镇上唯一的一家家具店去了。

    家具店开在长街的中间位置,是直接把三间的大瓦房打通了,左边两间用来卖家具, 右边一间则是租给了卖馓子的店。

    虽然刚刚的早饭吃得很饱, 但小孩子就是这样, 看到好吃的就走不动脚。周宝贝虽然还能勉强跟着走, 但眼睛却一直盯着那边, 没两下还偷偷擦了回口水。

    但直到进了家具店, 她也没有开口要。

    江桃前世没带过这么乖巧懂事的孩子, 太可人疼了, 因此便忍不住有些心软, 床她是不打算买的,所以一会儿要不然买点馓子?周家的情况摆在那呢,婆婆不喜欢, 大嫂爱躲懒,今天回家怕就是要有一场战斗。

    除非这辈子她还打算像上辈子一样,做个任劳任怨脏活累活全包揽的老黄牛, 否则在屋里准备些吃的就很有必要。毕竟有吃的,要干架的时候她就不怕不能用厨房, 不能用家里的菜和粮。馓子这种东西,直接吃又香又脆可以当零嘴,拿开水一泡再掰一个馒头或大饼进去,则又香又油, 完全能顶一顿饭。

    想到这里江桃就决定了,馓子必须买。

    重活一次她可能学坏了,想到今天回去周家可能要有的一场大战,她不仅不怕竟还有点激动。她现在可是掌握了他们小家财政大权的人,周励和周宝贝却被周家人欺负,她有责任保护他们。

    她肯定可以的!

    江桃现在就忍不住给自己打了一回气。

    家具店老板已经迎上来,热情的问:“是要打家具吗?桌子椅子柜子床我这里都能打,你自己出木材的话,就只需要付个手工费,要是没有木材,从我这里买也行,小本生意,不贵的。”

    打一张床需要的时间可不短,不管是自己出木材还是从这里买木材,少则十天半个月,多的甚至能要一个月,周励等不了那么久。目光在屋中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左侧靠墙并排放着的两张大床上,周励问:“有能直接买的成品床吗?”

    老板一愣,随后脸上的笑就更热情了:“有有有,这边来这边来。”

    如今大城市里已经有很多人会买成品床了,什么木制床钢丝床,还有比较出名的席梦思床垫,好些价格都还不低。但在本地乡下,一个是穷一个是习惯,人们基本上都是选择找木匠打床,质量又好又实惠,一辈子都睡不坏。所以家具店老板赶新潮从年初进回来的一张成品床,到现在都快一年了,才终于迎来第一个咨询客户。老板这床是三百块钱买回来的,将近一年无人问津,他媳妇已经不知道骂了他多少回了,所以这会儿他心里甚至在想,只要能把路费给他算上,他这床就卖了!

    “来来来,就靠墙的这张床,你别看它也是木制床,但它可是N市那边的款式,是我年初特地去N市进回来的,在那边卖的可火了,基本上年轻小夫妻结婚人手一张。小兄弟,你如果诚心要买的话,我跟你说,这床在N市要卖到五六百一张的,今天如果你要买,我不收你六百也不要你五百,我甚至四百都不要,只要三百八,三百八你直接拉走!”

    三百八的一张成品床,再讲讲价,在周励预估范围内。而且这是张一米八宽的大床,两个大人一个小孩睡着绰绰有余。周励上手摸了摸,又看了木料检查了稳固,还特地到床头看了一般女孩子都会喜欢的花纹,心里基本已经定了。

    不过他并没直接拍板,而是转了头问江桃意见:“你看怎么样?”

    太贵了!

    也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床而已,三百八,她的彩礼都才只有三百。而且她刚刚对早点摊子十分心动,虽然还没想到要做什么以及怎么做,但她已经萌生出去打听打听镇上房租的想法了。要是房租能接受,地理位置又不错的话,她也想来开个早点摊子。农忙的时候回去忙,平时就在镇上卖早点,要是生意能有今天那烧饼油条摊子的一半好,她就不愁以后买不起房,还不是买镇上的房,是买县城的房!

    对,县城,要是以后他们一家能去县城……

    江桃觉得自己的心野了,连那么远的事都敢想了,忙摇摇头,拉着周励和周宝贝就往外面走。

    “哎哎哎小兄弟,这床你要不要啊?三百五,你如果真要买的话,我只收你三百五!”家具店老板忙叫人。

    “你先等一下。”周励回了老板,跟江桃出了家具店到了街上,这才问:“怎么了?你怎么突然拉我走啊?”

    也不知道周励会不会答应她,会不会觉得她太异想天开了?

    她都还没想好做什么,也不敢保证做了能不能赚钱呢,竟然就想来镇上租房子了。但她已经结婚了,手里的钱也都是周励的,如果她真的要来镇上,那就一定得得到周励的同意。

    “你是不是觉得那床太贵了?”见江桃不说话,周励先开口了:“可以还价的,你没看刚才老板都说三百五了吗,我估计那床顶多三百一二就能拿下了。”

    “不是。”江桃摇头,直言道:“我不想买床了。”

    周励还想再说说那床的优点来劝江桃,猛不丁听江桃说不想买了,整个人便愣住了:“为、为什么?”

    他心里有个不好的想法,别不是因为陈启军吧?

    这样一想,周励顾不上酸了,他开始货真价实的难受了。

    江桃道:“我想搬来镇上,如果你同意的话,租房子应该要不少钱,那咱们应该就没有钱再买床了。”

    “搬来镇上?”周励诧异,江桃怎么会突然有这想法。

    江桃点头:“我是刚刚吃早饭时候有这想法的,那烧饼油条的生意那么好,我也想来开个早点摊子,我的手艺还不错,应该也能赚些钱。”

    就这么短短时间,江桃已经想到了好几样可以做的了,她包的包子和饺子都特别好吃,前世侄儿侄女都说过,出去上学最想的就是她包的包子和饺子。

    除了这个,她还会做炸鸡,前世侄儿侄女的高中是在县城上的,那会儿县城开了一家肯德基,侄儿侄女没钱吃就特别羡慕别人,回来时候少不得要念叨,她疼孩子,听得多了就答应试试,做出来的炸鸡侄儿侄女吃的都可香了。虽然可能没有肯德基的好吃吧,她没吃过没法做对比,但现在侄儿侄女都还没出生呢,县城都没有那玩意,她要是做出来,乡下可能除了逢年过节才有人舍得吃,但拿去县城肯定舍得的人多,说不定她可以提前去县城?

    倒也不急,一步一步走,慢慢来才能走的稳。

    还有卤菜,这同样也是为了侄儿侄女的嘴研究出来的,乡下荤菜卖不动,但素菜镇上的人肯定有能舍得买的。

    还有……

    江桃越想越激动,实际上她会的真的挺多的,尤其她现在还占了个时间早的巧,她现在要是做了,那就是这小镇乃至县城的头一份,就算很快有人跟风学,她也能先赚到一波钱。

    赚钱的事儿一刻也不能停,怕周励不信自己的手艺,江桃立刻就要拉周励走:“咱们去买点儿肉和菜,我今天中午就给你露一手,除了包子饺子,炸鸡和卤菜我也会,我全做给你吃吃看,你也给我参谋参谋看看选哪一种好。”

    “等等!”周励拉住江桃。

    江桃问:“怎么?”

    不相信她手艺吗?

    搬来镇上租房子确实需要钱,但好像并不算太贵,好处是既不用和家里那些人相处,还能把周宝贝撵去另一间房睡。不仅如此,以后他要跟大表哥出去干活,也不用再天不亮就往镇上赶,大晚上还要再回村里那么折腾。最最重要的是,跟陈启军离得远了,没有陈启军天天在面前晃悠,江桃反悔的机会应该会更小。只需要出一份房租,就能得到四种好处,哦不,要是他们真能做起小生意赚到钱,那就是五种好处了,傻子也知道该怎么选啊!

    周励已经做了决定:“不着急,既然要来镇上,那咱们一会儿去姑那一趟,邵堂那里也去一下,先请他们帮我们打听打听,看看谁家有空房子出租。至于你要做东西给我吃,等咱们以后来镇上再说吧,在老家你做好了一大家子都等着吃呢。”

    那一大家子人,除了他爸孟慧还有周小猛,其他人他可舍不得给他们吃。

    江桃点头,也是,那一大家子几乎没两个真心对周励好,相反王招娣和周平昌周平喜兄弟怕是还见不得周励好呢。她现在跟周励是一家子,所以应该一致对外,才不做东西给他们吃呢!

    不过周励也提醒她了,搬来镇上以后就不用再跟周家人干架了,有那时间赚钱多好,理他们都是浪费时间。

    江桃心情更好了,因为她发现了更重要的一点,周励不仅没反对,他甚至信任她到了不用吃她做的东西,就答应她搬来镇上做生意了。江桃向来是你对我好一分我恨不得回你两分的人,周励这么信任她,她便也立刻道:“周励,等我们以后真能赚到钱了,我们就来把你看中的那张床买了!”

    他看中的倒不是那张床,他只是看中那床又大又结实而已。大庭广众不能说这话,周励也不好意思跟江桃这么直白,于是就道:“没事,咱们直接打一个也一样。你等等,我去问下老板打一张床要多少钱。”

    江桃拉住他:“租的房子里应该都有床的。”

    就算是自己出木材去打,手工费也要一百块左右呢,这钱来镇上租房子说不定都够三四个月的了。

    周励态度却认真起来:“就算有也得打。”

    “都有了为什么还要打?”江桃不理解。

    周励道:“结婚本来就应该打家具,床衣柜床头柜梳妆台,还有时下流行的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这么多我一下买不起,但最起码床咱们得打一个。”

    他原来就想着要打的,只是没洞房的时候没那么迫切罢了。

    是,结婚新房里确实是本来就要有新家具的。

    江桃不是第一次嫁人,甚至她都曾经活了一辈子,所以想的一直都是现实问题。但周励的这句话却让她猛地惊醒了,重活一辈子她现实点当然是对的,但也不能彻底忽略身边的美好。曾经年少时她也幻想过会嫁给什么样的人,会过什么样的婚后生活,如今老天爷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还遇到了周励这样看重她尊重她的人,那她也应该投入进去,用心去感受一回。

    她昨天嫁给的周励,到今天的现在已经整整一天了,她好好的,周励也好好的,所以他们应该是最有缘分的,起码比她短暂嫁过的那三个男人有缘。

    自打认识周励,江桃第一次认真去看他,不是看能带她离开江家的人,不是看凑合过日子的对象,也不是看能给她提供跑路经费的暂时合伙人,只是——看一个男人。

    最直接最纯粹的看一个男人,他高了她一个头还多,人又黑又瘦,肩膀看起来一点也不结实。但他的眼睛那么亮,那么好看,那么郑重。

    他把所有的家底都给她了,她有的虽然不多,但他能舍得把全部都给她。还能听进去她的话,甚至相信她的话,赞同她的话。

    这样的男人,应该值得她往前迈一步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