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18章 感动哭了?

第18章 感动哭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桃拉了下周励的手, 骨节分明的温热大手,道:“我们一起去问吧。”

    在如今这年代买床可是大事,一张床, 两个人,他们以后就真是夫妻了。既然是夫妻,当然应该共同进退。

    周励自不会知道江桃短短时间心里竟有那么大的变化,他只是低头看一眼江桃白的跟葱段一样的手拉了他又黑又粗糙的手, 一瞬间有些自惭形秽, 一瞬间又有点窃喜, 一直到进了家具店都没舍得松开。

    江桃就由他拉着, 左边是他, 右边是周宝贝, 他们是真正的一家三口了。

    家具店老板看他们走了本是很失望的, 但很快他们又回来了, 还手拉着手很甜蜜的模样。家具店老板不由在心里偷偷腹诽, 孩子都那么大了,还那么腻歪呢?不过这孩子真可怜,妈妈长得那么漂亮, 她怎么就遗传了爸爸!

    家具店老板心里乱想着,但一点不耽误面上的热情:“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三百五这床, 我跟你说,过了这村你再找不到这店了。”

    “不买了, 我老婆不肯给钱。”周励脸皮厚,半点也没不好意思,相反的老婆这称呼一出口,他胸腔里似乎一下子被塞满了甜蜜, 脸上都忍不住笑的灿烂了,“所以我想了想,等以后有钱了再买吧,你先跟我说说打一张床多少钱,我还是打吧!”

    打床啊。

    老板很失望,但毕竟是做生意的人,很快就调节过来了:“你要是自己出木材的话,我们这边的工费是一百二。如果从我们这边买木材的话,最便宜的杨木床是一百八,就买杨木的吧,一般打床都用这个料子。”

    村里相熟的木匠打床是收一百,他这里贵了二十。

    但如果找村里的,就得自己出木材,周家门前屋后确实有能砍的树,但如果砍那树,周平昌周平喜肯定要有话说,还有就是王招娣,没的让她再来伤一回周励的心。

    “周励,那我们就要杨木的吧?”江桃开始护短了,当然也是不想浪费时间跟那些人计较,有这时间不如早点搬来镇上,早点想好做什么生意,赚钱才是最重要的事!

    周励虽然并不怕和家里人纠缠,但他想快点把大床抬回家,所以夫妻俩态度一致,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以一百六十五块成交价,定了必须半个月就送上门的杨木两米大床。

    先付了五十块钱定金,周励把收据给了江桃收着。

    从家具店出来后,江桃就立刻到隔壁的馓子店买了六斤的馓子,分成了三份装。一份拿回家自家吃,另外两份找人帮忙送点礼是心意,所以一份是给周励姑姑周爱华的,一份是给周励朋友邵堂的。

    为了节省时间,江桃又带着父女俩去买了毛线,粉红色的在周宝贝身上比划了下,虽然因为周宝贝黑不太好看,但江桃还是决定就买粉红色,毕竟哪个小女孩不喜欢粉红色呢?当然,大一些就不好说了,前世小侄女上初中开始就只穿黑白灰,让她穿粉色是死都不肯,所以眼下周宝贝还喜欢的时候,江桃觉得必须得满足。

    灰色黑色深蓝色赭色挨个的在周励身上比划过,最后选定了灰色和黑色。

    拿好了够织毛衣的量,江桃爽快结账。

    直到被江桃塞了装毛线的袋子做搬运工,周励还有点不敢相信,江桃要给周宝贝织毛衣他就已经非常高兴了,难道这是还要给他织?

    周励走着路脚步都是飘的,怕自己会错意,还是没忍住问了:“江桃,你这毛线,是买给江河织毛衣的吗?”

    江河可不缺毛衣,有她织的有妈织的,最少有三件换身的。

    江桃停下脚,偏过脸从上到下的看周励,看他又紧张又期待的模样,突然起了玩心:“是啊,我还打算再买点棉花,再给他做身棉袄呢。”说着一顿,说是征求意见不如是在通知:“我可以用我手里的钱吗?”

    周励失望的脸一下子拉下去了,又怕江桃误会他是舍不得钱,忙又强打起精神道:“可以可以,钱给你了你做主!”

    是不是傻!

    前世江桃虽然没嫁过人,但她也知道女人结了婚就该以自己的小家庭为重。娘家有事要帮得看情况和能力,可不是明明娘家人不缺东西自家人缺,还偏把钱和东西都送过去的。

    江桃也没解释,只又带着父女俩去店里买了棉花。

    东西买齐了,一边朝周爱华家走一边问周励:“咱们结婚亲戚出礼时给的布都在哪,咱们应该可以拿来用的吧?”

    这年头人都比较穷,谁家有喜事去出礼的话,除了比较有钱的,不然基本都是钱加布的模式,当然,也有特别穷的只给布的。像周励结婚,比较有钱的邵堂直接上了十块钱的帐,而家里条件不太好的周允,则是两块钱加一块布。

    昨儿周励要忙的事情太多了,还真没注意到布都哪里去了,不过猜也能猜到,二嫂孟慧虽然不是个肯吃亏的性子,但也不是好占人便宜的,所以那布要么在他妈那里,要么就是被大嫂拿去了。

    不管是谁拿去的,回头都得要来,那是他和江桃结婚别人出的礼。

    大嫂二嫂当年嫁进来,那布他可一块也没看见。

    但江桃问了,周励眼馋的看着自己手里提着的毛线和棉花,道:“咱们用应该可以,但是你要是给江河做棉袄的话,恐怕我妈那里会说什么。”

    江桃才不信他:“咱们用你妈就不说什么了?”

    怎么可能,他妈那人,旁人用不会说,他用肯定会说。

    从小到大周励都习惯了,家里不管有什么都得先捡着大哥二哥来,大哥二哥看不上的嫌弃的,那还有他爸呢,得是他爸也用不着的,才能轮到他。

    见周励不说话了,江桃这才一笑,不再逗他:“你傻不傻,你看江河像是缺毛衣和棉袄的样子吗?反倒是你,你就身上这一件棉袄吧?薄成什么样了,能暖和吗?还有毛衣,昨天我给你们俩收拾衣服,宝贝还能有两件保暖的毛衣,你那毛衣都是买的吧,看着就一点也不保暖。”

    被这么劈头盖脸的说了一通,周励居然笑了:“你真要给我织毛衣做棉袄啊?”

    江桃一指他手里,意思材料都买了,难道还有假?

    周励看起来是真高兴,笑的那么大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不过笑着笑着突然加快脚步,三两下跑的不见了人影。

    这人怎么回事啊?

    江桃愣在原地,心里甚至还有点气,但搬来镇上是大事,因此只能按捺性子不抱希望的问周宝贝:“宝贝,你知道你姑奶家住在哪吗?”

    周宝贝点点头:“知道。”

    爸爸要干活的时候,都是把她放在姑奶家的,姑奶家她很熟。

    竟还真知道!

    大人靠不住,还好孩子能靠住,江桃道:“那你带妈妈去好吗?”

    母女俩快走到周爱华家门口的时候,看见了等在门口的周励,他背着身,也不知道站多久了。江桃故意加重了脚步,她有些生气了,从家来镇上的路上周励就莫名其妙走得快,这刚刚她敢发誓完全没得罪他,结果他竟然又一溜烟跑了,这么个莫名其妙的性子,江桃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想法了,这男人真值得她往前迈一步吗?

    周励听见脚步声了,但他不想回头,可他现在这个样子也不适合去姑姑家,于是犹豫一瞬,在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时,他抬脚又要跑。

    “站住!”江桃气的平地一声吼。

    周励真被吼停了,只仍然背着身,还说呢:“我突然想起还要买个东西,那个什么,你先进去吧。”

    我进什么进啊!

    江桃没理他,只几大步走上去绕到他面前,但当看见他一双好看的浓眉大眼里竟有些微的泛红时,江桃到嘴边的质问又吞了回去。

    他这是……怎么了?

    太感动吗?但妻子给丈夫做衣服不是很正常吗,就算他是好不容易才娶到的媳妇,也不用感动到眼睛都红了吧?

    那他是怎么了?

    江桃是真猜不到原因,但看周励眼睛红着,却知道这种时候得给男人留点面子,于是便只道:“你去买东西还提这些毛线跟棉花干什么,你给放到门口,我慢慢提进去,你要买什么再去买。”

    周励以为自己演技好到没让江桃发现异样,于是低低“嗯”了声,低头把毛线和棉花放到门口,转身快步走了。

    做戏也不知道做全面点。

    江桃又叫住他:“你还没拿钱呢!”

    周励又低头回来拿了钱。

    但周励其实没什么要买的,江桃一次性给了他十块钱,捏着那十块钱,他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不知不觉竟然又走到了刚才买毛线的地方。

    卖毛线的大姐还记得他:“诶?小兄弟,怎么了?”

    周励看了那用凉床当货架摆出来的一床毛线,又回想了下江桃,最后指了大红色的毛线道:“你再给我拿够织一件毛衣的红色毛线。”

    虽然江桃长得漂亮,应该穿什么颜色都好看,但他们才新婚,还是给她买大红色的吧,正好又要过年了,喜庆!

    大红色的,卖毛线的大姐一笑,懂了:“给你媳妇买的?”

    “嗯。”周励面色平静,语气淡定,但耳后根却偷偷红了。

    媳妇,老婆,这些称呼怎么这么好听呢?

    “你媳妇瘦,可以少拿一卷,不过要是再织个红围巾,也好看呢!”大姐虽然实诚,但毕竟是生意人,还是不忘推销的。

    红围巾吗?

    江桃一条,宝贝一条,他也一条。

    周励一下子板了脸,十分严肃的样子道:“那就,再多拿两卷吧,再织两条围巾。”

    哟,这还是要夫妻俩都织红围巾啊?

    大姐一面偷笑一面赶紧又帮着多拿了两卷毛线。

    周励提着毛线到周爱华家的时候,江桃并不在。

    因为江桃等不及他回来,就把想来镇上租房做早点生意的事儿跟周爱华说了,没想到竟得到了周爱华的大力支持。不仅如此,听说她手艺好,还当场就让大表嫂去买菜买肉,让她和周励今儿中午就别回去了,在这边把擅长的几样都做出来,他们一大家子正好给点意见。

    周爱华一家住在镇上,且光看家里的房子和屋里的摆设就知道条件好,所以镇上有什么好吃的他们应该都吃过。要是他们都认可了她做的东西,那她来镇上开店就更有底气了。

    江桃立刻答应了,不过却不肯让大表嫂出钱,硬是跟大表嫂一块去了。

    所以周励来,周爱华又真心实意的再夸了回江桃:“小励,江桃这姑娘你能娶到,真是咱们家祖宗保佑你了。又漂亮又能干关键还对你好,小励啊,有了江桃,我以后终于能放心你了。”话是这么说,但周爱华还是把昨儿下午去葛神婆那求的护体手绳拿了出来:“我跟葛神婆求了两条,原本想都给你戴的,但后来我想了想,人都说江桃是丧门星克夫命,说不定她更需要这手绳护着,所以你们俩还是一人一条都戴上吧!”

    “谢谢姑!”周励接过来就把手绳戴上了。

    虽然他并不迷信,但他知道这是姑姑的好意,尤其手绳也有江桃的一根,那他宁愿相信这有用了,毕竟他也希望江桃好。

    “对了姑,江桃要给我织毛衣,还要给我做棉袄!”戴好手绳,周励就迫不及待的炫耀了,在江桃面前不好意思,但当着周爱华的面,他却说出了心里话:“打从我记事起,就没人给我织过毛衣做过新棉袄。”

    江桃是第一个对他这么好的人。

    所以那一刻他先是高兴,平生头一回这么高兴,甚至比娶江桃时候都高兴。但高兴过后却是再也忍不住心里的酸涩,这么多年,连这世上本该对他最好的亲妈都没做过的事,他其实早不抱希望有人能对他这么好了,但偏偏,就是有了。

    周励还小的时候,因为当时周平昌周平喜都大了,小时候的衣服都没了,所以王招娣是给他织过毛衣做过棉袄的。但是后来他大些能穿周平喜的旧衣服了,他就再也没有机会穿新毛衣新棉袄了,都是周平昌穿完周平喜穿,周平喜穿完他穿。家里穷衣服少,再加上男孩子穿衣服本来就糙,到他穿的时候基本都又脏又破,补丁摞补丁了。

    直到后来周平喜大些不肯穿旧衣服了,家里条件也好些了,他只用捡他们穿过一回的,衣服才能看得过去。可大抵不是一个妈生的,而他妈的态度又太鲜明,所以明明好好的衣服,周平昌周平喜都非要给弄破了再给他。

    等到他也长大了,他宁愿挨冻也不穿他们的旧衣服了,家里不给做新的他还有姑呢,他可以穿表哥们的旧衣服。就是他姑不会织毛衣不会做棉袄,早些年家里条件也不太好,所以他也就一直没有新织的毛衣和新棉袄穿。

    周励说的平静,但周爱华却心里猛地一酸。

    都说她疼周励,老家那一辈的侄儿侄女们哪个心里没意见啊,五个嫂子就连王招娣都说过她只想着周励不想着别人。但其实,她对周励也真没多好,顶多是知道他可怜,给口饭吃给两件旧衣服,这两年家里条件好了,又让大儿子悄悄带他出去干过活而已。

    周爱华红了眼睛,正好这时外面响起大儿媳和江桃的说话声,她忙抹了下眼泪,道:“以后就有了,江桃会记得给你织毛衣,做新棉袄的。小励啊,可千万要记住,对人家好点,这么好的姑娘,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伤了她的心,知道吗?”

    周励也悄悄揉了下眼睛,笑道:“姑,你放心吧,她对我不好我都想对她好。她现在对我好,我恨不得供着她!”

    “熊孩子!”周爱华一笑,不轻不重打了周励肩头一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