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20章 干架了干架了!

第20章 干架了干架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玉一直帮忙把篮子送到周家门口, 周宝贝早已经在江桃怀里睡着了,江桃腾不出手,只好轻声叫周励:“周励, 你接下篮子,再把篮子里的鸡腿拿一个给林玉吃。”

    这年头鸡腿可是好东西,江桃这么热情,林玉一下子就红了脸, 一个劲的摆手道:“不用不用, 三嫂不用客气, 留给宝贝吃吧, 我不吃。”

    这年头, 一个鸡腿的谢礼确实挺重的, 但江桃毕竟是见证了社会发展, 人们生活飞速般变好的。前世她后来留在村里, 最穷的时候吃喝也比现在好, 因为她是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政府还每个月给她六百块钱补贴呢。

    所以一个鸡腿她能舍得,再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林玉明显是对陈启军起了心思的,江桃要想阻止她嫁给陈启军,从陈家那边不太方便入手, 从林玉这里却好一些。

    毕竟都是女人,接触起来不会有人说闲话。

    说起来她也不算拆人姻缘, 毕竟前世陈启军病了后就被抛弃了,而如今她要是能阻止,让陈启军换一个人娶,那么就算陈启军仍然治不好病, 也不会在最后关头还要经历一回伤心,死时身边也只有老娘一个人。对林玉而言这也是件好事,避免了嫁给一个会得绝症的丈夫,她不用到时匆忙找人私奔,现在她一个姑娘家,又长得这么漂亮,能挑选的结婚对象多着呢。

    江桃打定主意要跟林玉多接触,因此一手把周宝贝抱紧,一手就忙一把抓住了要走的林玉:“赶紧拿着,这么冷的天儿,我还得赶紧把宝贝抱进屋睡呢。”

    一边被江桃抓住走不了,一边是周励听媳妇的话就快送到嘴边的鸡腿,炸的金黄酥脆的鸡腿,林玉虽然没吃过,但那可是肉啊,还那么香,就算凉了她也顶不住啊!

    最后接了鸡腿,林玉整张脸都涨红了。

    周励转身回屋,江桃也满意一笑,道:“我先带宝贝进屋了,回头有时间来找我玩。”

    林玉红着脸点了点头,转身快步就走。

    周励把西间房门锁打开的时候,东间房王招娣一马当先冲了出来,炸雷一样指着周励和江桃就骂:“你们死哪里去了?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不知道今天该你做饭?丧门星就算了,你还懒得跟个蛆一样,我们家怎么就这么倒霉,娶了你这样个媳妇儿!”

    昨天王招娣还因为周老五的不搭理不敢吵架,但这会儿却像是受了什么刺激般,骂周励就算了,还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直接指着江桃的鼻子骂了。

    江桃早就料到回来会有大战,也早就知道王招娣不喜欢她,但怎么都没想到第一个冲她跳脚的不是乔英,而是王招娣。周励的亲妈,她的亲婆婆,在亲儿媳妇进门的第二天,就这么毫不给面子的骂了,她把她亲儿子的脸放在什么地方了?

    这还不是最让江桃生气的,最让江桃生气的是,因为王招娣炸雷一般的骂声,周宝贝被吓的猛一抖,睁开眼睛后本能的要哭,却在看见王招娣的一瞬间死死忍住了。

    小姑娘大眼睛里已经蓄了泪,但却满是彷徨害怕,连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江桃心疼的抚了抚她后背,冷冷看了王招娣一眼后,转身推门进去了。

    王招娣对大儿媳二儿媳不敢如何,那是因为她们都是继儿媳,但江桃就不一样了,这是亲儿媳。她面对江桃时本就带着天然的我是长辈我最大的优越感,所以江桃竟这么不把她看在眼里,连句话都懒得跟她说的模样,彻底刺痛了她,也激怒了她。她在周家二十多年小心翼翼,讨好这个讨好那个,结果谁也不把她放在眼里,结果现在,竟连亲儿媳妇也这样了!

    她怎么敢?

    一个好不容易才嫁进推家的丧门星,就不怕她叫儿子休了她?

    有江桃这个靶子在,王招娣都顾不上骂平日骂的最多的周励了,一个箭步冲上去就要跟进门:“江桃!江桃你给我出来,你什么态度,我是你婆婆,是你男人的妈,我在跟你说话呢!”

    “妈,你干什么?”周励挡在门口,一把抓住王招娣的手腕。

    王招娣挥舞着手臂,但周励瘦归瘦,偷偷跟大表哥在外干的可都是体力活,他手上一用力,王招娣根本动不了。

    王招娣气急败坏,伸手就去扇周励的脸:“你这个混账东西,有了媳妇忘了娘是吧?谁生的你,谁养的你,你丧天良了啊你对我动手?!”

    外面是王招娣一声比一声大的吵嚷辱骂,屋里江桃把周宝贝放到床上,忍着火气温声道:“宝贝在屋里睡觉好不好?不用管外面的事,爸爸跟妈妈去处理,宝贝先睡觉,要是睡不着就吃点儿糖果子和糕好吗?”

    江桃急忙把昨儿收起来的糖果子和糕拿出来了些。

    周宝贝乖乖点头,强忍着的泪到底随着点头滚了出来,她扑上来一把抓住江桃的手,哀求道:“妈妈保护爸爸,保护爸爸!”

    在小姑娘的心里,王招娣这个奶奶太厉害了,总是欺负爸爸,她以为女人都是这么厉害的,所以自然就求江桃保护周励了。

    江桃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重重点了下头:“好,妈妈保护爸爸。”

    安顿好周宝贝,江桃打开门出去了。

    门外王招娣发了疯一样对着周励又撕又打,传言里人人都说混的周励,却只是避开或者挡住王招娣的手,但这样脸没被撕到,手背却被撕出了血口子。

    身为儿子,除非那恶到极致的,不然都不会跟亲生父母动手。

    周励不是那恶人,被亲妈这样打,他不能打回去,便只能尽量躲。

    江桃看看西间房,又看看堂屋空荡荡的门口,心里头止不住的冷笑,就因为她今早没按风俗做早饭,结果现在一大家子就这么冷眼看着王招娣发疯了!

    身为儿子不能跟亲妈动手是吧,但可没规定儿媳妇不可以,虽说这样的人不多,但十里八村总有那么几家媳妇厉害的,有跟婆婆对着干的,也有单方面就是欺负婆婆的。江桃之前对此自然也是不太赞同,但这会儿看着周励一道一道的添新伤,这家里却没一个人来管,她直接就开始卷袖子了。

    不就是货真价实的干架吗?

    她前世虽然没干过,但不代表她就不会!

    飞快卷好袖子,又把腰间的围巾解开围到脸上只露出眼睛,江桃冲了上去。直接撞开周励,她拉过王招娣的手就是狠狠在手背上一撕,跟着用力抓了王招娣的手臂,把她推的靠在墙上,一手横在她胸前狠狠按住她,另一手就脖颈手臂使命的掐,她气极了,王招娣抬脚踢她,她也丝毫不让的就狠狠踢了回去。

    王招娣到底上了年纪,早年家里穷又是过过苦日子的,再加上她心里气归气,但并没有江桃这种因为对周宝贝和周励的心疼而气到极致的狠劲,所以刚刚还很威风的王招娣,眨眼功夫就被江桃按着只有挨打的份了。

    当王招娣一声比一声叫的惨后,离得最近的西间房门开了,周老五走了出来,一见之下惊怒喝道:“江桃,你在干什么?”

    紧跟着,堂屋里周平昌周平喜两家也都赶了过来。

    外面听见动静的邻居纷纷也来看热闹,还有林玉早被吓到脸色发白只知道傻愣着了。余光瞥见这么多人,没等孟慧和乔英走到跟前来拉,江桃先一步松开了王招娣。

    王招娣一辈子也没被人这么按着打过,江桃松手后明明有了还手的机会,但她愣是因为心理上接受不了,身子一软,蹲下嚎啕大哭起来。

    有句话叫会哭的人有糖吃,而会哭的老太太也招人同情,尤其打她的还是她的儿媳妇。这真是苍了天了,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万恶的儿媳妇,竟然把婆婆按着打!

    看热闹的邻居们心里这样想着,有那年纪大的就倚老卖老的说教了:“小励,你是怎么回事,怎么就由着你媳妇打你妈啊?你这孩子,平时看着也没这么混账啊,怎么就能这么不孝顺,你这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啊!”

    “就是啊,你媳妇这事做的太过了,你怎么能只干看着?”

    “哼!你真是个又没出息又不孝顺的东西!这要是我家儿媳妇,我早八百年剁了她的手了,我看她还敢不敢打婆婆!”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你妈就算哪里有不对,你们也不能动手啊!”

    七嘴八舌,众人都在讨伐周励和江桃,王招娣听了立刻就哭了:“我命苦啊!命苦啊,辛辛苦苦养大儿子,吃糠咽菜攒钱给他娶媳妇,结果临了一句好没得着就算了,我还要挨打!我不活了,我不活了啊,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众人忙上去安慰她。

    当然,另一半人攻击周励和江桃也更严重了。

    周励面色一变再变,但这种情况下,他身为儿子竟然一句为自己辩驳的话都说不出。不管他说什么,人家一句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一句不管怎么样那都是生你养你的亲妈,就完全把他怼回来了。

    针对他也就算了,还针对江桃!

    周励紧紧握拳,生平头一次有种愤怒到极点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

    江桃从前觉得那跟婆婆对着干的儿媳妇不对,就是因为大家背后总是这样品论的,今儿她也冲上去跟婆婆干架了,再听到这番话,就顿时理解了十里八村为什么总有那么几个媳妇会受不了,而选择跟婆婆干了。

    因为这世上吧,有好婆婆,但也有王招娣这种恶婆婆!

    她把围巾一扯,豆大的泪珠不要钱似的噼里啪啦往下掉,也不说话,只上前扯了周励过来给大家看。周励脸上还好,只有两道撕过的伤痕,但脖颈里一扫眼却有五六道,最严重的是手背和小臂,将周励薄棉袄的衣袖往上一拉,右手背和小臂一道又一道的撕伤,撕伤处又冒出了小血珠,一眼看去简直可以说是鲜血淋漓了。

    看到这一幕,抨击他们的人安静了。

    但不过片刻,就有人道:“就算是这样,你们夫妻也可以躲回屋里啊,怎么也不能按着亲妈打。就冲你们这跟老人动手的行为,不管怎么样你们都不对!”

    “是啊是啊,再怎么样……”

    江桃没等他们说完,眼泪还在流着,就已经带了哭腔开口了:“我要冤死了,我哪里打了,我没打啊!不信你们去看,我婆婆身上哪里有伤?我只是不想周励一直挨打,我只是拉架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