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21章 分家?

第21章 分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得不说, 有时候长得好看是很占便宜的,像江桃,因为长得好看, 这会儿再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的掉,看热闹的村人们立马就心里一软。

    再一看她长发凌乱,露出来的手背也因皮肤白留了两道鲜明的红痕,而坐在地上大哭的王招娣手上确实也有两道红痕, 但因为皮肤黑又粗糙看起来并不太明显, 而且脸上也干干净净, 头发甚至都还没怎么乱, 也就衣服有点皱巴, 但那不是拉架拉的吗?

    所以, 王招娣一个劲的叫着命苦被媳妇打了, 结果就是打了这?

    她手上那伤还不如江桃的看着严重, 而再一看周励, 那可是亲生儿子啊!这是怎么当妈的,亲生儿子究竟犯什么大错了,她要给折腾成这样?

    王招娣嫁进周湾村快二十四年, 有了周励后她是怎样一面巴结讨好继子一面忽略亲生儿子的,村里人都有目共睹。一墙之隔的陈家,陈启军的老娘张秀丽就因为住在隔壁看的多看的真, 所以对周励很是同情。这会儿大家都信了江桃的话,刚刚指责她的不好意思开口, 张秀丽就站出来道:“好孩子,是大家误会你了。你这手被撕伤了,小励更是伤的严重,赶紧看看屋里可有紫药水, 把伤处去处理一下,别回头发炎了。”

    有人信就行。

    江桃把眼泪一收,走到周励身边:“走吧,回屋我给你处理下伤。”

    周励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刚刚还一堆人指着他和江桃鼻子骂呢,怎么转眼情况就变了,那些看热闹的一个个对他投过来的,好像是同情目光?

    周励没多想,只抬脚要跟江桃回屋。

    紫药水他是有的,周宝贝小孩子容易受伤,他早就备着了。

    “站住!站住!”王招娣见状顾不上哭了,麻溜的一下从地上爬起,指着江桃道:“你一做儿媳妇的你打了我,难道就这么算了?不可能!我告诉你江桃,我们周家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你赶紧给我收拾收拾东西滚回江家去!”

    王招娣不喜欢江桃,非常不喜欢,不喜欢她曾嫁过三次,不喜欢她有克夫命的名声,不喜欢她长得妖妖娆娆一看就不是好女人的模样。当然,那些不喜欢在不得不接受江桃进门的时候她已经劝自己忍了,现在忍不住不想再忍,也不仅仅是江桃竟敢动手打她,更是因为江桃不按风俗做早饭惹怒了两个继子,今儿因为早饭的问题两个继儿媳已经打了一架,两个继子甚至说一定要分家!

    要不是江桃进门,哪里会有这种事?

    王招娣不能接受分家,要说早年讨好两个继子是为了在周家站稳脚跟,那么近年讨好继子和继儿媳,则是为了将来能老有所依。她算是看出来了,亲生儿子压根就是烂泥扶不上墙的玩意,自己都赚不到钱吃饱饭的人怎么会管她?靠亲生儿子养老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她只能对继子继儿媳好,对继子的孩子好,这样等她老了,继子和继儿媳才能管她。

    她一直都做的很好,两个继子和她亲,两个继儿媳也不差。

    但就因为江桃进门,一切都变了。周老五生她气到现在还不理她,两个继儿媳伤她心,两个继子今儿在她不同意分家的时候,更是指责她,说她是想扒着他们养亲生儿子!

    天地良心,虽然周励是她亲生儿子,她也的确很生气他不争气,但她从来没想过要扒拉两个继子的东西给他。她只不过想着在她力所能及的时候帮一把,除此之外就再没别的了,她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大继子又带孙子孙女,但亲生儿子带回的周宝贝,她可是一次也没管过!

    王招娣又伤心又害怕,怕以后继子不管她,眼下就想把江桃赶走。

    江桃走了,家里恢复原样,自然就不用分家了。

    她这是要第四次被退亲?

    江桃停下脚步,没理王招娣,转头看向了周励。

    周励早已气到极致,他整个身体都绷紧,失望到连看都不愿再看王招娣一眼:“周家要是庙小容不下江桃的话,那我跟她一起走!她是我媳妇,她去哪我就去哪!”

    “周励!”

    “周励!”

    同时响起的两声怒喝,一道来自周老五,一道来自从人群外挤进来的,周励的嫡亲大伯周老大。

    周老大呵斥过就进门,在看到周励脸上和脖颈里的伤后,本就黑沉的脸更黑沉了一度。“怎么回事?”他问了一声就转向一边找周老五,“老五,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励昨天才结婚,你们家今天谁对他动的手?”

    实际上周老五早在看见周励伤处的时候就气上王招娣了,今早江桃不按习俗做早饭确实不对,因为他们两口子也确实引起了大儿媳和二儿媳的动手,但他允许王招娣出来是想骂一通小儿子夫妻俩,一来是叫他们知道错误,二来也是想让大儿媳二儿媳消消火,怎么她竟这么能,出来就对亲生儿子动上手了?

    男人受伤没事,但男人不能丢脸啊,她这不是撕了小励的脸了吗?!

    周老五没脸说话,只对周励道:“胡说什么呢,你不用走,江桃也不用走!你妈就是气头上胡说的,行了你别管她,赶紧回屋里处理伤去。”

    王招娣一心想赶走江桃,虽然明知周老五生气了,但还是不肯松口:“我被打了!孩子他爸,我被江桃打了!这样的儿媳妇我……”

    “你哪里被打了?伤呢?伤给我看看!”周大伯没好气的打断王招娣,看起来明明好生生一个人,中气都那么足,哪里像是被打了的?反倒是小励,孩子都被打成什么样了!

    周大伯很生气。

    张秀丽可怜周励,可怜这孩子好不容易娶个又漂亮又向着他的媳妇,结果亲妈竟然要拆散!张秀丽忍不住就做假证了:“平昌妈,我可是亲眼看见你打小励的,但江桃有没有打你,我只看见她把你拉开,还真没有看见她打你了。”

    连着两人的质疑,王招娣简直气死了,她真被打了,还是被按着根本还不了手的那种打!她想把伤处露出来,但江桃那女人奸诈的很,她不是踢她的腿就是掐她身上的软肉,她疼得要死,但还偏偏没法大庭广众拿出来给人看!

    不过脖颈,脖颈也被狠狠掐了几下,她忙指着自己脖颈要说话。

    张秀丽顿时就笑了,嘲讽道:“你脖颈里黑乎乎只有一片老灰,我可看不出半点伤。”

    虽然江桃下手狠,但就像张秀丽说的,王招娣生的黑,一般掐了下根本看不出来。就算要因为下手太狠变青甚至肿了,那也不是这短时间就能看出来的,所以王招娣这一局注定输了。

    有苦说不出,有仇报不了,王招娣气的直接一口唾沫就朝张秀丽喷:“这是我家的事,你一个老寡妇管什么管,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你管!”

    林玉本是站在门外,一直犹豫要不要也帮着做假证的,她是真实看见了王招娣打周励,也是真实看见了江桃对王招娣动手,所以虽然觉得周励可怜,但始终没敢跳出来做假证。但现在看到王招娣冲张秀丽吐口水,又张口骂老寡妇,她把手里的鸡腿一握,冲进了屋。

    “张大婶只是说实话,你干什么啊?”她道:“我也看见了,我帮着送篮子,亲眼看见周励一进门你就又骂又动手,三嫂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把你拉开的,我亲眼看着的,你怎么能诬蔑说三嫂打你,三嫂根本就没打好不好!”

    张秀丽一个人说还没什么,但连村里人人都说乖巧懂事的林玉也这么说,众人就立刻信了。这要不是亲眼看见了,孩子不能说瞎话是不?

    于是一个个的,立马把矛头对向王招娣了。

    “不是我说,平昌妈,你这就过分了,小励可是你亲生的啊!”

    “是啊,小励之前一直都娶不上媳妇,这好不容易娶了个对他这么好的,你当亲妈的应该高兴才是,怎么能就因为孩子不做早饭就诬蔑人家,还要把人家退了呢?孩子也就是躲懒,有点不懂事而已,教训一下就行了。”

    “就是啊,你看看你给孩子撕的,亲生儿子你也不知道心疼?”

    “唉,小励可怜哦!人人都知道你是个好后妈,提起来十里八村谁不夸你啊?但不是我说,你这后妈做的是好,但亲妈当的可就太不称职了!”

    二十多年了,乡里乡亲的,谁不知道王招娣是什么人?

    论起做后妈,那真的,人人都要给她竖大拇指,那是真好!但要说起她亲生儿子,村里怕是没人不叹气的,孩子可怜啊,亲生的还不如后养的呢!

    王招娣这下是真的尝到憋屈的感觉了,她甚至想不要脸干脆脱了衣服叫人来看她身上的伤,但明明脖颈被掐的那么疼却一点也看不出来,她还真不敢确定身上就能看出来。

    江桃这个小蹄子,简直是天生的坏种!

    王招娣彻底放弃了解释,只一双眼像要喷火一般的瞪着江桃。

    而江桃看一眼林玉,心想究竟是鸡腿起作用了,还是林玉本身就是这么正直的?

    对,就是正直,虽然自己动手了,但江桃觉得林玉做假证就是正直,毕竟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周励伤成什么样子了。得道谢,除了跟林玉,还有陈启军老娘。

    江桃把这事记在心里,拉了周励回房。

    周宝贝根本睡不着,也完全吃不下去东西,她正站在门后听外面动静呢。门一开,才一看到爸爸手臂上的伤,小姑娘就忍不住嘴一瘪,大声哭了起来。

    哭声穿透门板,外间看热闹的人听的清清楚楚,那一声一声的爸爸,好些眼窝子浅的眼泪都差点下来。可怜哦,真是可怜的一家子。

    没有热闹看了,众人对对视线,走远些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开了。

    而一门之隔的前屋正间里,周大伯随便坐在小凳子上,仍是不愿意看还坐在地上的王招娣,只训周老五:“老五,你可别忘了你有三个儿子!平昌平喜都正干没错,小励也确实有点滑头,但要叫我说句公道话,他滑头也是应该的!你们夫妻俩对三个儿子怎么样,不用我说吧?村子里怎么说的想必你们都知道!”

    周老五当然知道,但他忍不住道:“我是一视同仁的。”

    周老大冷笑:“你屁的一视同仁!你一天到晚就只知道干活,家里事你管过几件?你家吃好东西时候是三个孩子平分的吗?你家买新衣服是三个孩子都有的吗?就是三个孩子结婚吧,你家付出的都是一样的吗?”

    周老大有儿有女家里条件也好,他并不怕这么说得罪侄儿。

    听到最后一条,王招娣忍不住说了:“三个孩子结婚付出的是不一样,但那是平昌得的少,平喜跟小励可都是差不多的。”

    这下连周老五都忍不住了:“你可闭嘴吧!”

    平昌结婚都十年了,平喜结婚也八年了,那时候家里穷的跟什么似的,能跟现在比?娶大儿媳妇的时候还好,娶二儿媳妇的时候,人家要自行车,那时候乡下哪里流行自行车啊,不仅要钱还要票,要不是二儿子死命就认准了孟慧,他压根就不会同意这门亲事!后来还是王招娣去跟爱华那哭,不仅哭来了自行车票,还哭来了钱,后来可是第二年年底了他才终于把这钱还上的。

    这样一想,周老五顿觉他们是真的亏待了小儿子了。

    要是真分家的话,他还真得跟小儿子,起码好好帮着忙几年,叫攒点钱。

    见周老五心里有数,周老大就不说了,只拍拍屁股起身要走:“老五,你自己心里知道就好。这以后要怎么做,咱们不说是怕寒了孩子的心,就光是别叫自己后悔,我想你也知道了!”

    周老五一个劲点头,他是真知道。

    但眼见周老大要走,乔英忙道:“大伯等等!”

    周老大停脚,有些不悦的看过去。

    乔英并不怕,她早就想分家了,住一起跟婆婆要个什么都要躲这个躲那个的,还有老二一家在旁边直勾勾盯着,老三又不正干,一起过他们亏大发了!所以分家,必须得分家,好不容易今天挑到江桃的错了,她绝对不能错过!

    “大伯,我们家打算分家,你等等再走吧?”

    “分家?”周老大惊了。

    分家不是什么稀罕事,村里那儿子多的人家,向来是所有儿子都结婚后就会分家的。但那都起码是等最小的儿媳妇进门一个月以上了,表明分家并不是因为对方难缠,而是家里本就打算要分的时候才分的。

    江桃昨儿个才进周家的门,今儿老五家就分家的话,这就真的过分了!

    周老大看向大侄儿周平昌,周平昌低了头没说话,但态度很明显,就是要分家。周老大便又去看二侄儿周平喜,周平喜和哥哥一个德行。

    “小猛妈,你也想分家?”周老大问还算比较顺眼的孟慧。

    孟慧点了点头:“是的大伯,我跟平喜也想分家,但我们并不是因为江桃。”

    乔英一听这话就急了:“孟慧你什么意思?你这意思是说因为我了?”

    孟慧看她一眼,直接理都没理。

    今早因为江桃和周励走了,王招娣躺在屋里不出来不知道,家里没有人做饭,孟慧本是想去做的,结果看到乔英没洗昨晚的碗,气的又回房了。乔英当然更不愿意做了,今天又不应该她做饭。于是这么你推我我推你的,一直到早上九点周老五生气了,不想搭理王招娣就去叫两个儿媳妇做早饭,结果谁也不肯去做。乔英是觉得不应该她做,孟慧则是气乔英不刷昨晚的碗不肯做,乔英一听就骂孟慧奸诈,昨晚的晚饭那么好做她也愿意做饭不洗碗。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恼了,也不知道谁先动的手,反正就打起来了。

    周老五做公公的不好上去拉,忙喊两个儿子和王招娣。

    等终于拉开后,周平昌就发火说要分家,周平喜更气,当下就接口必须分。

    周老大多看了孟慧一眼,转头问周老五:“老五,你什么意思?”

    周老五垂头耷脑的,也是气了:“分吧!分开了叫他们自己过去,我看他们能过成什么样子!”

    周老大沉默片刻,冷着脸开口:“平昌,你去叫你二伯三伯。平喜,你去叫你四伯和二爷爷。等人都到齐了,就给你们弟兄三个分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