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22章 分家!

第22章 分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听着一墙之隔周家传来的话, 张秀丽摇了摇头:“作孽哦,江桃昨天才进门今天就要分家,这以后不知道情况的, 还以为她多难缠呢!”

    林玉咬了咬唇,也是同情:“周励太可怜了。”

    张秀丽这是找到知音了,立刻道:“可不是!亲妈还不如人家的后妈,真是闭着眼睛投胎的, 竟投给王招娣做儿子了!”

    林玉叹息了一声, 朝张秀丽身后看了眼, 扭捏着问:“张大婶, 小军哥不在家吗?”

    林玉就差把喜欢两个字刻在脸上了, 张秀丽也叹息了声, 可惜啊, 这么好的姑娘!她笑道:“不在, 下午去他战友家了, 还没回来呢。”

    “哦。”林玉失望,猛然想到手里的鸡腿,忙递过去道:“张大婶, 给你鸡腿吃。这是炸鸡腿,很好吃的!”

    这年头谁不喜欢吃肉啊,张秀丽一个老太太闻着肉香也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但再馋她也不能馋人小姑娘的东西。把林玉的手推回去,张秀丽道:“我不吃, 年纪大了牙不好,你吃,你们小姑娘就要多吃点肉,看你瘦的!”

    林玉却没把鸡腿收回去, 她一瞬间红了脸,声音也小了下去:“那,大婶你要是不吃,你就留给小军哥回来吃吧。”

    张秀丽一愣,嗨,自作多情了。

    人小姑娘不是给她吃的,是给她儿子吃的!

    不过还是不能接,张秀丽道:“林玉啊,你小军哥不吃。”顿了顿,到底看着孩子好,又劝道:“林玉,你已经定过亲了,你小军哥我也准备马上叫他相亲,所以你以后……”

    “张大婶,我已经退亲了。”林玉忙打断张秀丽。

    张秀丽惊了:“什么?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啊?”

    “就今天中午,我自己亲自去退的。”家里人都还不知道呢,不过男方家已经答应了,这门亲事肯定是不成了的。林玉到底是个姑娘家,即便面对的只是喜欢的人的妈,也不好意思说再多了,她把鸡腿朝张秀丽手里一塞,转身就跑了。

    张秀丽握着炸鸡腿愣愣看着林玉离开的方向,好一会儿反应过来,面上立刻露出了喜意。

    前屋西间房里,江桃一声不吭给周励涂紫药水,周宝贝在旁边从大哭变成了小声抽搭。

    周励原本觉得这点小伤没什么的,但此刻看着妻女的反应,却觉得前所未有的疼了起来。不仅仅是伤处生理性的疼,还有心理上让妻女看着他受伤的愧。从小到大,他早就被骂惯了打惯了,一来是脸皮厚,二来也没有人会因此为他伤心,所以他一直也没怎么太在意。

    但是今天他知道了,他被打受伤的时候,女儿会害怕担心到哭,妻子更是会冲上去保护他!

    周励看着江桃,仍是不敢相信江桃会为了保护他,在新婚第二天就不顾名声和婆婆打架。他想起在街上邵堂问的话,娶媳妇真有那么好吗?他当时回答的是比想象中还好。但现在,他想说这种好是他从前根本想象不出来的,是直到现在,他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能得到的。

    他何德何能,竟能得到这样的好?

    这样的好,恐怕他就是花上一辈子也报答不了。

    “别哭了,爸爸没事的。”给周励涂完紫药水,江桃一边拧瓶盖一边安慰边上的周宝贝。

    周宝贝抽抽搭搭的点了点头:“嗯。”

    “对,爸爸没事的,都是小伤,睡一觉明天就好了。”周励伸手揉了闺女的头一下,然后抬眼看江桃。江桃虽然面色平静,但眼睛却有些红,眼底的心疼更是满到几乎快要溢出来。周励心中猛然一怔,喉头发酸的同时再忍不住伸了手,把江桃拉进了怀里。

    这还当着孩子的面呢!

    江桃挣扎了下,但因为周励力气太大,她又想到他身上的伤,到底放弃了挣扎。

    周励紧紧抱着江桃,下巴搁在江桃的肩上,声音就响在她耳边:“江桃,谢谢你。”

    谢谢你嫁给我,谢谢你对我好,谢谢你明明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却还想着要保护我。周励的心柔的像是能滴出水来,他在心里无数遍的说,我也会对你这么好的,一辈子都这么好。

    江桃轻声道:“不用谢,我们是夫妻嘛。”

    虽然她所做的一切是因为同情和不忍,但不可否认其中也夹杂着不少的心疼,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结婚了,她走进了他的生活,了解到了他的不容易。

    对,他们是夫妻,一辈子最亲近的人。

    周励更用力抱了江桃一下,而后松开,语气前所未有的决绝道:“江桃,我们分家,搬去镇上。以后这家里除非必要,不然咱们就不回来了。这家里所有的东西我也不想再去争再去要,但以后爸妈他们老了也别想让我管,我只出我应该出的三分之一,别的想要也没有!”

    这还叫不管吗,愿意出三分之一就已经叫管了。

    前世周励离开家后再也没回来,王招娣和周老五老了不知道过的有多可怜,等周老五也去世了,王招娣想看周平昌和乔英家的一粒米都看不到。周平喜也不管,也就孟慧,虽然不是个肯吃亏的性子,但到底还算有良心,能给王招娣一口粗茶淡饭,病了也舍得帮买粒药。

    那可是王招娣一辈子累死累活真心付出过的两个儿子,结果最后就那么对她!

    反倒是周励,都现在这样了,还记得出自己该出的三分之一。

    这个男人重情义,有孝心,但好在也并不愚孝。

    “好,听你的。”江桃答应了他。

    门被敲响了,是周平昌的女儿周佳佳:“三叔三婶,爷爷叫你们出来分家了。”

    周励答应一声,收拾好情绪,带着江桃和周宝贝一起去了堂屋。

    周家的分家先从地开始分,周老五坐镇,请来的长辈要说偏心,还都有点偏周励,毕竟周励混是混,但因为不好好去地里干活,反倒偶尔能踅摸到点鱼啊虾啊之类的吃的,他从前单身一个人,不高兴把东西拿回家吃便宜了周平昌周平喜,踅摸到的这些东西往往都是拿到几个伯伯家吃的。能趁机吃一口已经算是得了好,再加上这样也算是亲近了,接触多了可不就偏了点。

    不过周励并不想讨巧,甚至因为以后不想再跟周平昌周平喜接触,他特意选了块离他们的地很远,并不算好的地。

    分东西的时候也公平,锅只有两口不够分,干脆就不拿出来了。其他的碗啊碟子筷子盆,还有家里的锄头篮子扫帚,零零总总倒也三家都满意。

    分房子,因为周老五和王招娣拿不出钱另起房子,所以分房子更干脆,还各家住各处。

    不过这样一来,分地周励有些亏了,分房子周励的前屋当然也不如堂屋好,于是等到分钱的时候,知道周家没有存款只有外债,周励的几个伯伯包括二爷爷,就都不想让周励背这个债了。

    周老大皱着眉道:“至于外债三百,虽说是为了小励结婚才借的,但平昌平喜也都是结过婚的,并且你们还都生了孩子,这个钱也都是你们爸妈出的。所以这债不能叫小励背,毕竟这样算起来他都已经亏了,他还没生孩子给孩子做满月做周岁呢。”

    周宝贝被捡回来的时候已经三四个月大了,再加上她又不是亲生的,所以满月周岁都没做。

    周老二点头:“是这个理。”

    周老三有点心疼自家弟弟了:“那这个外债,也不能叫老五一个背吧?三百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分家了他地也少了,年纪又不小了,什么时候还得起的?”

    周老四道:“他们家不是种了好几亩的小麦,明年收了一卖,应该足够了吧?”

    “凭什么啊?”乔英先提了反对意见,“那是我们辛辛苦苦种下的,凭什么卖了钱都拿去还周励的外债,他又一点力都没出!”

    周平昌自然和老婆一个意思:“这太不公平了!”

    周平喜也觉得不公平,只不过还不等他开口,孟慧就拉了他一下,他只好收声。

    周老五立刻瞪向周平昌:“怎么着,你想让老子一个人背债?”

    倒也不是。

    周平昌不敢说话,因为他也清楚,他和周平喜结婚生孩子都花了家里不少钱,周励也是周家的儿子,同样也该有这样的权力。但他心里不平衡啊,种小麦他出了那么多力,凭什么卖的钱都给周励还债,凭什么他一毛都分不到?

    “那这事就这样定了!”周老五一锤定音。

    乔英不乐意,但周平昌低着头不说话,她推了两下没用,只能气恼道:“反正我不同意!最多,最多拿出一半来给他还债,剩下的我们和平喜家平分!”

    周老三冷冷道:“凭什么你们和平喜家平分,小励没出力,你爸妈也没出力?”

    周老四跟着就道:“既然想平分,那就你爸妈也得占一份!”

    占就占,反正东西到了王招娣手里就跟到她手里没什么两样,乔英立刻答应:“行啊!”

    乔英答应的太快,周老四总有一种自己上当了的感觉。

    周老三瞪了眼弟弟,求救般看向两个哥哥。

    周老大很快拿了主意:“辛辛苦苦忙了一季,一点拿不到确实心里不舒服。那这样吧,小麦卖的钱拿出三百来先把外债还了,剩下的你爸和小励都分不到,你们两家平分。”

    哄三岁小孩呢,拢共也就能卖四百来块钱,拿出三百剩下的都不一定能一家分五十!

    乔英冷笑道:“大伯,你偏心也该有个度!”

    周励本是不想争不想要的,但看乔英这么说周老大,却是一下子忍不住了:“小麦卖的钱大嫂是想除了我你们平分是吧?那我去江桃家提亲的那天你和大哥去县城看病,当时妈不是给了你两百吗?都是儿子,凭什么你们有两百我和二哥没有,也拿出来平分啊!”

    “对啊妈,你不说给大哥两百也给我们两百的吗?什么时候给,明年卖了春花生还是卖了小麦?”被小麦的事闹的周平喜都忘了这茬了,孟慧却记得,要是平时她一个妇道人家是不想冲在前头的,但这可是分家!她要是不冲,自家那傻男人又要被周平昌和乔英带沟里去了!

    周平昌和乔英才得了两百块的事只有周家人知道,因此一听这话,几个长辈便立刻看向了周平昌和乔英。很显然,大家的想法一致,这钱不能就这样给他们了。

    甚至因为这钱,几位长辈心里对他们夫妻就更有看法了,凭白得了两百块钱,按理已经占了大便宜,怎么还好意思计较别的?

    都要分家了,明年的春花生和小麦,王招娣哪里做的着主?

    更何况因为她拿不出钱,周老五到现在都还在生她气呢,给不出孟慧钱,她只能求救般看向大儿媳妇:“佳佳妈,那两百块钱……”

    到手的钱乔英哪里舍得给出去,立刻打断王招娣冲孟慧去了:“二弟妹,上个月你还从妈手里要了一百块说是帮二弟竞选呢,别以为我不知道!”

    周平喜跟着吵:“那大嫂,上上个月,你也从妈手里要了一百,说是找什么神婆买药!”

    周平昌也跳了出来:“周平喜!去年过年的时候你不是也从妈手里要了五十?”

    周平喜不甘退让:“去年国庆,我还亲眼看见你从妈手里骗了八十呢!”

    总的说起来就是周平昌占的便宜大,周平喜占的便宜小,兄弟俩说着说着谁也不服谁,看那架势就差直接捋袖子要干架了。

    丢人现眼的!

    “别吵了!”周老五气坏了,猛一下起身对周平昌道:“以前的事就算了,这次的两百块钱,你立刻给我拿出来!这钱你们都别争,直接还给你们姑,还差一百块钱等明年小麦卖了拿出来,至于卖小麦剩下的钱,我和你妈不要,你们弟兄三个平分!”

    “我不……”

    乔英刚说一个我不,周老五就直接提起板凳猛地掼到了地上:“你不什么不?不行是吧?周平昌,你要是觉得不行,那好,你们一家给我滚出去!房子别要,东西也别拿,从今以后我不是你爸,你也不是我儿子,你爱去哪就去哪!”

    乔英吓的脸都白了,周佳佳周小猛周宝贝,三个孩子更是吓的直接哭了起来。

    周老五这是真气狠了,周平昌不敢再说什么,只好叫乔英回屋里拿钱。

    周平喜也收了声,说来奇怪,虽然没多分到钱,但他心里并没懊悔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这么多年眼看着大哥大嫂哄了太多好处了吧,明明他和大哥更亲,但他有时候真的宁愿亲三弟一点。

    等乔英把两百块钱拿出来,周老五就叫王招娣:“把钱拿着!”

    王招娣是真不想拿,这不是得罪儿媳妇的吗?

    但眼下周老五是真生气了,周平昌周平喜都不敢说话,她又怎么敢?

    接过钱的时候她本想小声解释两句,但乔英却冷哼一声,直接扭头走开了。

    乔英心里想的很明白,她要钱的时候只有王招娣一个人在,所以这事儿王招娣要不说出去,周励和周平喜不可能知道!她这是从心里恼了王招娣了。

    或许是因为这一遭气,周老五连周励也记上了,原本打算跟着小儿子,好能趁着年轻帮小儿子攒点家业的,这会儿愣是歇了这个心:“行了,家就这么分了,我和你们妈还年轻,我们单独过。等以后老了,你们三家平分着养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