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23章 就是想抱抱你。

第23章 就是想抱抱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家就这么分了, 除了地和房,周励和江桃还分到了三个大碗两个碟子一个海碗。另外锄头一把镰刀一把扫帚一把。因为结婚才置办了盆啊茶瓶杯子之类,家里原有的就没要, 换成了肥皂一块洗衣粉小半包。油盐酱醋因为所剩不多,分成四份他们只得到了一点酱油,不过米面还有红薯粉条子白菜这些却是分的不算少。

    一下午先是打架后是分家,等彻底分完东西都已经晚上七点多了。

    周老大几人走后, 周老五就叫王招娣:“做饭吧!”

    时间不早了, 中午就因为生气吃的少, 这会儿他饿的简直是前胸贴后背了。

    王招娣叹了口气, 起身准备去厨房。

    孟慧揉了揉儿子的头, 也跟着起身:“小猛别着急, 妈妈这就去做饭。”

    乔英也站起来:“佳佳也饿了, 我也得去做饭。”

    厨房拢共就两口锅, 王招娣做饭就算只用一口, 那剩下的也不够孟慧跟乔英分的。

    眼见两人瞪眼要吵起来了,周励和江桃就同时起身,一左一右拉着周宝贝回房了。

    不过昨晚烧的热水过了一天已经只是温温的了, 江桃就道:“家里的锅恐怕一时半会腾不出来,我去隔壁找张大婶借锅烧两壶开水。”

    周励现在带着伤不好出门,因此只犹豫了下就点头应了。

    上午在镇上江桃给他买毛线和棉花, 要给他织新毛衣做新棉袄,下午回到家他妈动手, 也是江桃不顾刚嫁人这样会名声不好冲上去护了他,周励现在十分放心江桃。这是个心里有他的姑娘,就算以后真有什么说她跟谁谁的不好的话传出来,那要么就是别人陷害, 要么就是那男人不怀好意。江桃对他那么好,他要是还怀疑江桃什么,那简直畜生不如。

    江桃可不知道周励心里在想什么,她只是懒得去争锅,而今天正好又买了馓子,还有大表嫂硬给拿上的熟食,去陈启军家借锅烧两壶开水,泡点儿馓子再把熟食也烫烫,就是很丰盛的一顿晚饭了。不过站在陈启军家门口的时候,她倒是想起她和周励只要能租到房子就会立刻搬去镇上,而且还打算以后轻易不回来,那陈启军这里的事儿就有些顾不上了。

    毕竟是救命之恩,而且前世陈启军去世了他老娘也着实可怜,要是能帮还是该帮的。

    “张大婶在家吗?”江桃站在院子门口叫人。

    这还是重生后嫁过来周湾村她才知道陈启军老娘姓张的,前世她往陈启军家来的时候陈启军已经不在了,那会儿周湾村的人都叫张大婶陈大婶。

    一个女人,丈夫和儿子没了,村里人就都忘了她姓什么了。

    江桃轻轻叹了口气,这就是村里女人的悲哀。

    前世后来她通过电视对外面世界的了解,知道城里女人能赚钱的,一辈子都能自己当家做主。自己买的房子那就是自己的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谁也抢不走。

    不像是乡下,前世她没嫁人明明也有继承家里房子的权力,但大弟弟就能给抢了去。

    “在呢在呢!”张秀丽正在刷锅,闻言从厨房走了出来,“哟,是江桃啊!”

    江桃笑着走过去,一手提两个茶瓶,一手是塑料袋拎着的一大把馓子。到了近前,一边把馓子递过去一边道:“张大婶,我想来你家借锅烧点开水。”

    张秀丽连连摆手:“哎哟,借个锅烧点水的事,拿去拿去,你们自己吃!”

    “哪啊,买的多,本就是要给你拿的,只是顺便来借锅烧点水。”江桃硬是塞到了她怀里。

    张秀丽就明白了,江桃这是感谢她下午那会做伪证呢!

    她也就不推辞了,接过馓子把江桃让进厨房,这才低声道:“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我就是心疼你跟小励!我跟那王招娣做了二十多年邻居了,她干过什么事我都看的一清二楚,再没见过她这种脑子有坑偏心继子亏待亲生儿子的,你说你是好后妈没问题,你一视同仁也行啊!没道理为了让继子得到更多什么都不给亲生儿子吧?不给也就不给了,这从小到大还不是打就是骂,以前也就算了,如今小励都二十多岁了,媳妇孩子都有了,她还打,叫小励脸往哪放的?”

    这话前世张秀丽就没少说,人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有些话一说再说听的人都能背下来了。

    江桃像前世一样点头认可,手下却麻利的把张秀丽刷了一半的锅碗给刷干净了。

    等她添了干净的水坐在灶下点火时,张秀丽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哎哟你这孩子!”又拍自己的头:“瞧我这脑子,光顾着说话,怎么就让你帮我把锅碗给刷了!”

    江桃坐在灶下,火光照亮了她白皙漂亮的脸,她笑道:“没事,你都快刷完了。”

    张秀丽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好像眼前这一幕曾经发生过很多次似的,江桃安静的坐在那烧火,就像不是隔壁周家的儿媳妇,而是她的儿媳妇一样。

    她别真是脑子糊涂了吧?!

    要不然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离谱的想法?

    张秀丽转身回了堂屋,看见儿子的房间开着门,儿子正坐在写字台那写着什么,张秀丽没忍住走过去小声道:“小军,你说奇不奇怪,隔壁小励的媳妇江桃过来咱家借锅烧水,我跟她说话时候没注意,她就直接把我刷了一半的锅碗给洗了。我反应过来后竟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好像这一幕发生过很多次似的,好像她不是隔壁周家的儿媳妇,而是我的儿媳妇!”

    陈启军一怔。

    他妈就他一个儿子,他妈的儿媳妇,那岂不就是他的媳妇?

    他救起江桃后,江桃还真问过他要不要娶她。

    陈启军顺着张秀丽的话想到这里,面色就猛然一变,虽然脸上看不出来什么,但耳朵根后却全红了。他低声道:“妈,你一天天的都在想什么呢,这种话也能乱说!”

    那天救了江桃的是他,虽然目前还没有传出来什么,但那天他也是浑身湿漉漉回家来的。虽然他是好心救人,但这种事要是传出去,有那嘴碎的总爱不干不净的说女人几句。

    于是陈启军板着脸继续道:“妈,那江桃脾气那么坏,我可看不上她。”

    听儿子说这话,张秀丽顿时把眼一瞪:“你这混小子,你说什么呢?人江桃怎么就脾气坏了?哦,干看着王招娣打小励就叫好了?你是不是傻!”

    陈启军皱着眉,顿了下才道:“可以想别的解决办法。”

    不管怎样,打长辈就是不对。

    幸亏他当时没答应娶江桃,要不然就算娶了日子他也过不下去。

    张秀丽不心疼儿子,抬手就照着陈启军肩头狠狠打了一巴掌:“我看你是榆木脑袋!”骂完大喘了两口气,又道:“人江桃不用你看得上,人有小励呢!倒是林玉,人家小姑娘可都为了你把好好的亲事给退了,你给我好好想想该怎么办,可别辜负了人家!”

    他又没让林玉退亲,怎么就他别辜负了人家了?

    说不通,陈启军干脆不说了,反正林玉要是再上门,他会说清楚的。

    张秀丽回屋是拿馒头和咸菜的,这年头生活条件虽然不好,但馒头咸菜这种东西却还是家家都能放开肚皮吃的。她拿过去把馒头不由分说放在蒸笼上,又叫江桃烧火,把个咸菜跟干红辣椒炒了:“你家那边两口锅四个人等做饭,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你别嫌大婶这里没好东西,就馒头咸菜的你将就吃一口,起码填饱肚子。”

    江桃使劲嗅了嗅空气中的香辣味,笑道:“怎么会嫌弃,香得很,谢谢婶子了!”

    张秀丽呵呵就笑。

    江桃看着她,这才道:“婶子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瞧着你心情特别好的样子。”

    前世好歹也是接触过二十多年的,江桃对张秀丽还是有点了解。

    事情还没定,本是不该说的,但张秀丽太高兴了,而且她莫名的就很喜欢江桃,觉得江桃不是那大嘴巴的人,于是朝门外看了眼,就凑过去低声把林玉的事说了。

    江桃却很是惊讶,林玉竟然这么喜欢陈启军吗?

    喜欢到把定好的亲事都退了!但,但这么喜欢,为什么后来陈启军病了她那么狠心就走了?

    应该不是张秀丽的问题,前世张秀丽虽然说过林玉的不好,但都是说她无情,在陈启军生病后跟人私奔,并没说陈启军没生病前她不好。而看现在也能知道,一开始的时候张秀丽是很喜欢林玉这个儿媳妇的,林玉既然喜欢陈启军,也不可能故意得罪婆婆。

    所以,要么是有误会,要么就是陈启军有问题。

    陈启军不适合做丈夫?

    陈启军做了对不起林玉的事?

    江桃不知道,也没办法知道。张秀丽这么喜欢林玉,她现在有了怀疑,也不能因为前世的事就完全说是林玉的错。想了想,江桃就道:“林玉那姑娘确实不错,但你家小军哥喜欢她吗?张大婶,我觉得你倒也不用太着急,小军哥才退伍,又要模样有模样要本事有本事的,听说退伍还有不少的退伍金,所以你还是看看小军哥是什么想法比较好。”

    张大婶笑的眼都眯起来了,唉,她那儿子还说人江桃不好呢,瞧瞧人江桃多大气,尽夸他!

    陈启军正好从门口走过准备去厕所,也听到了江桃的话,低头看一眼身上的军绿色裤子,他终于明白了,江桃之前想嫁给他是看上他的退伍金了。

    不过她倒是说了句实话,他是不喜欢林玉的,那在他眼里还是个小姑娘呢。

    因此他顺嘴就搭了句:“妈,我的事我心里有数,林玉我都当妹妹看的,你别再乱说了。”

    张秀丽脸上的笑一收,气道:“你有个屁的数!”

    陈启军没说话,大步出了门。

    江桃灌好水端着一碟子咸菜和三个大馒头,临走之前对张秀丽道:“张大婶,我觉得你真别着急,听听你家小军哥的想法,可别他其实在外面有喜欢的人了,还没确定下来不好意思说呢。再说林玉,林玉确实好,可她因为小军哥直接把亲退了,我估计他家人也要对小军哥有看法的。所以你别急,等等再看。”

    还真是!

    张秀丽一愣之后,到底是把这话听进去了,认真的点了点头。

    虽然有馒头和咸菜了,但江桃还是给三口人都泡了馓子,只不过泡的少了点而已。

    卤菜放到大海碗里用热水烫,鸡翅正好三个就一人碗里放一个,鸡腿因为给了林玉一个,还剩下的一个江桃撕了块肉给周宝贝碗里,剩下的就都放到了周励碗里。

    周励却立刻又把鸡腿夹出来,放到江桃碗里:“我中午吃过了,你吃吧。”

    她中午也吃过了。

    不过这是周励在对她好,江桃没拒绝,她从鸡腿上又撕下一小块肉放进自己碗里,然后把剩下的再次放到周励碗里:“不许再给我了,咱们都吃。”

    周励看着江桃碗里的肉,比给周宝贝的都小很多!

    他一笑,伸筷子把江桃碗里那小小一块夹过去扔进嘴里,然后把鸡腿又给夹到江桃碗里:“不许再给我了,我已经吃了!”

    一个鸡腿,如今的江桃并不贪嘴,但一个鸡腿对如今的周励来说却绝对是好东西。

    江桃冲周励一笑,没再夹还回去。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的,等赚了钱,她就给周励买多多的鸡腿,让他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鸡腿和鸡翅虽然凉了没什么香气,但咸菜的香辣味却很浓,还有卤菜,经过热水一烫也散发了足足的卤肉香,当然了,泡馓子的味儿对于如今的人来说也同样是好东西。

    虽然关着门,但香气还是从门缝里一点点的透出来,一点点的传到了蹲在门口的周老五鼻子里。他用力吸了下空气里的香味,看向西间房的目色微沉。

    屋里饿肚子的王招娣等了半天不见大儿媳妇二儿媳妇做好饭,走出来想去看看,不可避免的也闻到了这香味。她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她和老头子都还在饿着肚子呢,结果周励和江桃倒好,躲在屋里竟然吃这么好!

    乔英端了两碗面条过来,当闻到西间房的肉香味馓子香味后,些微诧异后心里就涌上了浓浓的嫉妒和气愤,周励是什么人她是知道的,所以这会儿能吃的起馓子和肉,说王招娣没私下补贴她根本不信。那可是亲生儿子,这世上真有人疼继子超过亲生儿子?别人信她却不信,那不过是王招娣故意表现出来,好叫人夸她是好后妈的罢了。

    不过这样更好,王招娣在乎名声,她就给她名声,只要自家能得着好处就行。于是乔英无比孝顺的道:“妈,你也别再去做了,我做了面条,你和爸将就着吃一点吧!”

    乔英手里端着的是满满两大碗的青菜面,王招娣看着顿时心下就是一酸。

    亲生儿子和儿媳妇跟她动手,有好吃的也想不到给她一口,反倒是继子儿媳妇,做了碗青菜面都还巴巴给她端来。所以她疼继子怎么了?继子心里有她,亲生儿子心里没她!

    王招娣刚感动的红着眼睛接过面,孟慧也端着一海碗的菜来了,简单的酸辣白菜和鸡蛋炒咸菜,虽然一个鸡蛋炒出来基本看不见啥,但香味却更足。孟慧只当没看见乔英,笑着走到王招娣面前:“妈,我炒了点菜,给你和爸送来。”

    王招娣的眼泪直接就下来了,胡乱抹了下,一面把面递给周老五一面忙接了孟慧手里的菜。

    等乔英和孟慧走了,王招娣把菜扒拉了一大半到周老五碗里,剩下的扒拉进自己碗里,也不顾周老五还生气不理她,蹲到周老五旁边一边吃面一边道:“孩子他爸,你就别跟我生气了。我拿不住钱确实不对,但孩子们要了我一个当后妈的,我也不能一点不给啊?你也别怪我,你光看咱这手里的面和菜,虽说这家分了,但平昌平喜心里可都是有咱们的啊!”

    王招娣就差没直接说了,你看周励和江桃,自个儿在屋里吃的香,却没给咱一口!

    周老五冷冷看着王招娣,虽说自己心里也有点不舒服,但还记得讲道理:“那你也看看你对小励和江桃都干了什么!你要不又是打小励又是要撵江桃的,人能对你这样?”

    一句话说的王招娣哑口无声了。

    不过王招娣心里并没觉得自己有错,自己生的儿子自己知道,那就是个比不上两个继子的,从小到大都又懒又馋不说,还一点不知道体谅她,她稍微对继子好点就要闹,哪有孩子像他这样的?王招娣也不后悔对继子好,她以后还会对继子更好,只有这样才能老有所靠。

    要是指望周励和江桃,哼,只怕江桃能打死她!

    周老五却一边吃面一边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起来,不是因为周励有好东西不记得给他吃一口,而是大儿子和二儿子,尤其是才被他狠狠骂过的大儿子大儿媳,他不想用最坏的心思去想自己的孩子,但却总有一种他们给他送吃的来是别有居心的感觉。

    这感觉莫名其妙,也特别不应该,可就是在他心里挥之不去。

    周励和江桃在屋里可不知道一门之隔的王招娣和周老五在想什么,当然了,他们压根也不想知道。一家三口吃饱喝足,又齐齐洗漱过后,就上床睡觉了。

    其实今天没买到床,周励有打算回来后把周宝贝抱去跟孟慧睡一晚的,但现在分家了,而且闹的还很是不好看,所以他也就歇了这个心。

    再说,他现在虽然更喜欢江桃了,但暂时还真没那个心思。

    灯关了,很快周宝贝也睡着了,周励睡在床的最外侧,却是伸手把江桃朝身边拉了拉。

    黑暗里江桃眨了眨眼,轻声问:“怎么了?”

    “没怎么。”江桃没抵抗,周励顺利的将人拉进了怀里,“就是想抱抱你。”

    没别的想法,就只是单纯的想抱抱。

    周励的怀里很暖和,江桃尽量让自己放松身体。

    周励环着江桃纤细的腰肢,被子里却微微屈膝,用自己的脚包住了江桃的脚,给她取暖。

    冰凉的手脚慢慢变热,因为周励只是单纯的抱着,江桃情绪也逐渐的放松,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周励低头,珍重的在江桃额头轻轻印下一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