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25章 咱们买锅吧!

第25章 咱们买锅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自打不顾家里意思硬把三百块钱彩礼都拿走后, 江桃就做好了今天的回门不会太愉快的准备。但怎么都没想到,因为跟王招娣干了一架,想象中的不愉快竟没发生。

    张月红像是怕被她伤了肚子里的孩子般, 从她进家门一直到离开,别说往她跟前凑了,甚至连句难听的话都没敢说。江海倒是没躲着她,但也仅仅就是冷着脸, 关于她拿走全部彩礼, 以及今天带的回门礼并不多这两件事, 什么意见都没发表。

    倒是她爸妈, 刚到家时, 她妈说了不该跟婆婆动手的话。而吃过饭准备要走的时候, 她爸更是叫住她直接当着周励的面就训斥:“桃儿, 虽然你嫁了人, 但你仍然是我江大有的女儿。你要知道, 你在外面的一言一行也是代表着我和你妈的,你如果做得太过,旁人会说我和你妈没有教育好你。所以以后, 我希望你在做任何事的时候,都考虑考虑这点。”

    这是在指责江桃对王招娣动手的事。

    江桃可是为了他才这么做的,周励当时就脸色一变, 挡在了江桃面前。

    只还不等他说话,江桃就拉了他衣袖, 平静又疏离的开了口:“不,我只代表我自己。别人对我好,那我就回以同样的好。别人对我坏,那我自然也不会忍着受着。爸, 你赞同更好,不赞同,我也不打算改。”

    到底是活过一辈子了,江桃在面对父母的时候,已经没了那种儿女必须要听父母话的想法。父母说的对儿女要听,但父母说的不对时如果还听,那就是蠢!

    而活过前世那样的一辈子,江桃清楚的知道她爸说的不对。

    按理女儿女婿回门算是仅次于女儿出嫁的大喜事,但今儿从江桃和周励进门直到现在准备走,江大有都没露一个笑脸。原因无他,江桃把三百块钱彩礼全部拿走惹到他了,他直到现在还在气着。所以此刻江桃这番话说完,江大有再控制不住脾气,狠狠一巴掌就拍在了桌子上:“江桃!你是觉得你嫁人了翅膀硬了,我就管不到你了是不是?”

    曹桂花被吓的身子一抖,几乎是下一秒就红了眼上前拉住江桃的手:“桃儿,桃儿快跟你爸道歉,说你不是那个意思!”

    江桃挣开自己的手,看着曹桂花担心紧张的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

    前世她不肯再嫁要留在家,一开始家里人自然不同意,但后来她以死威胁,江河是第一个同意的,跟着第二个就是她妈的妥协。江海和张月红却始终不肯,除了怕她一直吃家里用家里住家里,也怕她的克夫命会克家人。

    后来是江河拍胸脯打包票,是她妈直接给她爸跪下,她才终于留在家的。

    如果说前世她是为了弟弟和侄儿侄女付出的老黄牛,那她妈,就是为全家付出的老黄牛。

    重来一世,她想通了也改变了,但她妈,有些想法根深蒂固,却不是能一日两日想通的了。等她真的能走出去再说吧,等她真的能走出去,她妈这里她会尽最大努力好好劝劝的。

    重重握了下曹桂花的手,江桃语气坚定的道:“妈,我走了。”

    曹桂花急的拉她,江大有更是因为觉得她是在挑衅,气的一下摔了两个碗。

    江桃都没理,只对周励道:“走了!”

    重活一世,这世上她自己最重要,任何让她受委屈的人和事,她都拒绝。

    周励犹豫一下,抱起周宝贝跟上。

    江大有真的气坏了,愤怒至极的他竟一下子把饭桌掀了,碗碟筷子噼里啪啦掉了一地,他也怒吼道:“江桃,你能,你能你以后再别回来!”

    “桃儿——”曹桂花直接哭了。

    江桃头都没回,只一步一步往外走的时候,她内心深处是觉得有些可笑的。

    且不说她在婆家跟婆婆打了一架娘家没给她出头了,她动手后婆家人都没能怎么她,结果回到娘家,却因为这事她爸让她以后再也别回家。多大点事啊,而且她真的并没做错什么,她不就是不认同她爸的观点了吗,她爸的观点本来就不对,她为什么要认同?

    江杏再厉害也不敢跟江大有吵,所以看着江桃头也不回的真出了门,就惊的瞪大了眼。她这人人都能欺负的包子姐姐,和以前不一样了,竟然都敢跟她们的爸对着干了!

    江杏悄悄离桌,趁着曹桂花和江海张月红夫妻在劝江大有消消气的时候,偷偷跑出了门。

    江河本是要去追江桃的,看见江杏去了,就又坐下了。

    他早晚会结婚的,结完婚就肯定会分家,到时候他爸要是不许他姐进家门,那就去他家好了,他家大门永远为他姐敞开。

    “大姐!”江杏一直追到村口。

    江桃停脚,有些疑惑的看过去。

    江杏小跑两步到江桃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回江桃,就竖起了大拇指:“大姐,我支持你,你是对的,人就是要这样才能日子舒坦!”顿了下,又撇嘴:“爸那里你别管,他是因为你把彩礼钱都拿走了还不高兴呢,等过段时间这事淡了,你再回来哄哄他就好了。”

    江桃前世和妹妹一直不算亲近,但这辈子,江桃很想和聪明清醒的妹妹亲近起来。她道:“等我有时间吧,眼下正忙着,没空。”

    江桃这是托辞,其实就算有时间,她这辈子也不想去哄谁了。

    尤其还是在她并没错的情况下。

    江杏忍不住又给她姐再竖了回大拇指,问道:“大姐,你眼下忙什么呢?”

    “我想去镇上开个早点铺子。”江桃没瞒着妹妹。

    “开早点铺子?真的假的?”江杏觉得她从前大概是没了解过江桃这个大姐,要不然明明是她印象里跟做生意不搭嘎的大姐,怎么就突然想起要去开早点铺子了?

    江桃被妹妹的震惊模样逗笑:“真的,已经托人去找看看有没有人家出租房子了,等找到房子我就去了。”

    江杏看向周励。

    周励立刻点了头:“是的,托了我姑和我朋友帮着打听了。”

    江杏神色认真起来:“那你们先找着,要是找不到的话,我给你们推荐个。原本刘西想去镇上再开个服装店的,也找好了有意向出租房子的,但你们也知道,咱们这儿人没几个舍得去服装店买衣服的,所以我们后来商量了下决定还是先不开了。那房子房东还是要出租的,就是三间大瓦房还带后面一个院子,价格不便宜。你们先找着,要是实在找不到可以考虑下看看。”

    刘西就是江杏的男人,他是个生意人,如今在县里有一个服装店。

    三间大瓦房还带后面一个院子,想也知道肯定不便宜了。

    江桃没放在心上,她和周励的钱有限,而且早点铺子也用不着那么大。不过她还是很承妹妹的情:“好,那先谢谢你了。”

    江杏一摆手:“嗨,你还跟我客气!”

    辞别江杏,一家三口往家去了。

    江桃没什么力气和心情说话,周励想安慰但却苦于嘴笨不知道怎么说,倒是周宝贝,回去路上不肯被周励抱着,一直拉着江桃的手,时不时的还跟周励一样,担心的偷偷看看江桃。

    江桃被父女俩看的忍不住道:“你们俩干什么呢,话又不说,就知道偷看我。”

    周宝贝先说:“妈妈不难过!”

    江桃一笑,直接弯腰把小人儿抱起来,在她颊边轻轻亲了一下:“嗯,妈妈不难过。”

    周宝贝咯咯笑,搂着江桃的脖颈就在她脸上也亲了一口。

    周励眼睁睁看着,羡慕极了。

    他也想亲,但他只敢晚上江桃睡着了偷偷亲。

    江桃笑着转头,不过并没看出周励满脸的渴望,她挑挑眉,道:“我没事,不难过。”

    真的不难过吗?

    不难过,可是要经历过很长很长时间的难过,才能到最后生不出难过情绪的。

    周励对此很有经验,因为他现在对周老五和王招娣就是不会难过的情绪。但是江桃,虽然江家人对她不算多好,但也并不算坏,她前面在家的二十二年,应该也是得到过家人的爱,心里更是在乎家人的。所以江桃肯定是难过的,只不过怕他担心,所以才故意说不难过罢了。

    周励这样想着,就觉得心里像生了根刺般,一下一下戳着他的心。他凑近道:“我来抱宝贝吧,你别累着。”

    周宝贝虽说瘦,但快三岁的孩子,也有快二十斤了,对于如今还没有带孩子经验的江桃来说,抱着走确实是挺累的。于是周励体贴,她就自然放了手。

    一家三口慢慢走着,快到周湾村的时候,周励到底开口了:“江桃,你还有我呢。”

    没头没脑的一句,江桃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周励在说什么。

    没想到他还放在心上,江桃只好解释:“我真不难过。我已经看开了,他不叫我回去,那我就不回去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顿了下,她又道:“我不会委屈自己的,凡是要我委屈的,我宁愿远离,亲爸妈也不例外。”

    是的,这辈子就是亲爸妈,也不能叫她受委屈。

    江桃说的斩钉截铁,周励一下子就想到自己身上了。

    亲爸妈也不例外,那要是他让江桃受委屈,江桃岂不是会立刻抛弃他?

    不过他是不会让江桃受委屈的,不管是在他这里还是在他家里。周励忙表态:“你做得对。江桃,这辈子我都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江桃笑了下,没接话。

    一辈子太长,周励敢这么说,她并不敢这么信。

    不过眼下的话,她对周励确实还是满意的。

    江桃不接话,周励便也没再说,说的再多也不如做,他会让江桃看见他是怎么做的。

    到家后,周励就借了自行车往镇上去了,他去打听看房子的事找的怎么样了。

    江桃先把周宝贝哄睡,然后把昨儿没来得及洗的衣服洗了,最后洗了把脸,拿出棉花打算先给周励做棉袄。天会越来越冷,毛衣可以等等,但棉袄却得赶紧做出来。结果棉花拿出来了才发现没要布,昨儿分家分的太急,她和周励都忘了布的事情了。

    想了想,她就起身出去找王老五了,这事儿不必等到周励回来再说。

    冬天农家人都闲着,周老五不会打牌也不喜欢串门,这会儿又蹲在门口晒太阳抽旱烟呢。

    江桃出了门,直接说明来意:“爸,周励拢共就一身棉袄,我想给他做件换身的,但我们结婚的布在哪里我却不知道。爸,你知道吗?”

    周老五当然知道,就在他们屋里呢。

    他随口就道:“在东屋里,你去跟你妈……”话说到这,他叹了一声,起身道:“还是我去拿吧,你要多少啊?要什么布?”

    江桃觉得周老五多少还是能讲通道理的,于是就道:“爸,我和周励结婚,收的礼金……”说到这儿,江桃心里咯噔一下,再看周老五就觉得这人心思也忒深了,他一直哭穷哭穷的,竟让所有人都把礼金这事给忘了。虽说这年头出礼本来就给钱的少,大部分是钱和布结合,但蚊子腿再少也是肉啊,周老五竟然哭穷哭的连周平昌和乔英那种聪明人都没想到这茬。

    又或者不是没想到,是觉得现在不拿出来,他们以后更有机会要?

    江桃不眼馋这钱,而且她也看出来了,经过王招娣把手里钱都给空的事后,周老五是不会再轻易把钱拿出来了。所以她便道:“收的礼金,按道理是该你和妈拿着,但亲戚朋友出礼给的布料,在我们村那都是该小夫妻拿着的。我不知道你们周湾村是什么样,还有大嫂二嫂进门的时候,是不是也只是要多少拿多少?”

    周老五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礼金的事他是故意压下去没提的,虽然确实不多吧,但总的下来是能保证酒席不仅不亏还稍微赚了一点点的,所以就算早上给了周励三十,他现在手里也还有足足一百二十块钱。而这钱,他是不打算分给三个儿子的。毕竟谁有都不如自己有,他现在是连王招娣都防着了,三个儿子他当然更防着。

    不过好在江桃没要他把礼金拿出来,于是他就当没这回事,厚着脸皮道:“当然该都你跟小励拿着,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拿。”

    王招娣在屋里可能是睡着了吧,反正江桃在门口什么声音都没听见,很快周老五就抱着一大摞的布料出来了。因为布料太多,还帮着放到了屋里。

    这样就行了,江桃关上门,拿了件周励的旧外套,比划着先裁布料。

    这年头之所以结婚很多人要缝纫机,就是因为这会儿农村人买衣服的少,做衣服的多,所以就算那年轻姑娘不怎么会的,也随大流要缝纫机了。江桃虽然没有缝纫机,但她针线功夫却很好,不仅会做衣服织毛衣,前世都六十多了她纳鞋底还纳的又快又好呢。

    因此等周宝贝睡醒的时候,江桃已经裁好了布料。

    等周励终于从镇上回来时,江桃都已经开始缝了。

    门被推开,寒风裹挟着周励进了屋。

    “爸爸!”今天周宝贝没出门。

    分家的事儿闹的大人心里不痛快,小孩子也知道不好再去找堂哥堂姐玩了。江桃瞧着天冷,就也没劝她出去,左右搬到镇上也不会再跟周佳佳周小猛玩。

    周励伸手揉了把周宝贝的头,看见江桃正在缝衣服,脸上一下子就漾开了笑。他反手关了门,走到床边坐下,就从怀里掏出了用塑料袋装着的四个大包子,他一个周宝贝一个,剩下两个塞给江桃:“别做了,这是镇上唯一一家包子店的包子,我买回来给你尝尝,你看看有没有你做的好吃。”这时候这种大包子一块钱四个,相当实惠了。

    被周励藏在胸口,一路带回来还热乎的包子,一口咬下去葱香肉香还带着汁水,在这个年代,这就算是非常好吃了。不过江桃因为才重生回来不久,所以还不太馋,自然也就吃出了这其实不如她做的好吃。

    “我做的更好吃。”下了评语,江桃把剩下的包子又递回给周励,“我等下再吃点泡馓子,这个你吃。”又问:“怎么样,大表哥和邵堂那里有消息没?”

    周励接了包子,起身过去给江桃和周宝贝都泡了馓子,自己却只倒了白开水。等把碗都端过来,才叹气道:“暂时还没有。门面房要么自家做生意,要么就只有那一处房子,租出去自家就没得住,所以暂时还没打听到。”

    这年头愿意往外面大城市跑的人还不多,小镇上更没什么外地人过来,所以各家基本都只有一处房子,也没有出租的意识,想要租到房子确实不容易。

    江桃想了想,道:“要不咱先不急着租房子,咱直接在家做好,到时候逢集天赶早再拿到街上去卖。”也就是人累了点,但真要能赚到钱,回头不行再去找江杏,看看她说的那个三间门面是怎么租的。

    周励想了想,道:“门口的灶还在,那就需要再买一口锅。不过如今天这么冷,要赶早拿去镇上卖的话,那就要起更早起来做。江桃,我怕你身体吃不消。”

    这有什么吃不消的,什么时候赚钱不得吃点苦?

    而且在门口灶上做吃的倒是正好,早早儿的起来做包子,香味传出去说不定就能馋到村里的人来买了。而且如今天冷,要是卖卤菜就可以头一天下午开始卤,等到晚饭时候香味扑鼻,说不定也能馋到些村里人来买。

    虽然村里有钱的少,但有一个赚一个不是?

    江桃直接拍板:“咱们买锅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