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27章 天妈妹!

第27章 天妈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老五吃饱喝足, 王招娣还没回来。

    做饭需要时间,再简单的饭,做也比吃耗费的时间长。

    周老五拿了白瓷碟去后院水井边冲水, 一边走一边想,王招娣这真是自作自受了。小励是她亲儿子,江桃是她亲儿媳,按理该是这家里她最亲近的人, 她哪怕不偏心小励, 只对三个儿子一视同仁呢, 这会儿也不至于一口江桃做的饭都吃不上。

    那江桃, 哎哟真是看不出来, 手艺竟然那么好!

    洗好白瓷碟, 周老五就心甘情愿的带着买锅钱找去了西间房。

    一家三口也才刚刚吃过, 江桃迎上来接碟子, 笑道:“爸, 还对胃口吗?”

    那是相当对啊!

    周老五很矜持的点了下头,然后就把叠好的钱一把塞在了江桃手里:“这是买锅钱,你拿着。”要么说吃人嘴短呢, 虽然二十二块真不少,但因为才好好吃了一顿,这会儿周老五就没那么心疼了, 只好奇道:“江桃,你们晚上吃什么?”

    江桃老实道:“晚上熬点稀饭热个馒头, 再把中午剩菜热热。”

    大白菜便宜,算是农村人家家都可以放开肚皮吃的东西,所以江桃中午炒菜就没收着,一次就用掉了半颗白菜, 想着一顿吃不完,晚上再吃一顿的。

    周老五有些失望,点了点头后,转身要走。

    江桃却叫住他:“爸,外面那锅我已经刷过了,你和妈要不要用啊?”

    周老五想到刚刚王招娣的嫌弃,又想到她竟然能想出两顿早饭不刷锅故意为难江桃的事,总觉得她要是知道那锅是他出钱买的,肯定又会再生什么事。再说,如果说是他出钱买的锅,就算能分到后面厨房里的锅了,老大老二家说不定也会嫌弃那是旧锅,不如这新锅呢。

    反正钱已经出了,还不如索性叫小儿子小儿媳高兴点!

    这么多年都在吃亏,风水轮流转嘛,如今也该小儿子占占便宜了!

    于是周老五忙又转回头,低声道:“不用了,那锅你就当是你们自己买的,偶尔吃好的能给我一口就行。对了,别把我给你们买锅钱的事说出去。”

    江桃惊了,她这是三个卷饼彻底收买了周老五吗?

    周励也惊,他要是没听错的话,他爸这是在偷偷贴补他?

    “知道了爸!”周励直接答应下来,有好处不拿是傻子!

    锅就这么放在外面不安全,于是等周老五一走,江桃立刻就去给拿了回来。

    进门时碰到乔英和王招娣,王招娣手里抱着块鲜嫩的粉色布料,乔英正在那说着什么要做大些,孩子长得快之类。估摸是乔英让王招娣给周佳佳做衣服,江桃没理,直接转身回了屋。

    乔英盯着江桃提在手里的大锅,略带深意的道:“妈,三弟和三弟妹这是有多少钱啊?又买肉又买馓子,还能舍得直接买一口锅!”

    王招娣并没听出乔英话里的深意,她紧紧皱眉又气又无奈的道:“拢共就三百块钱彩礼钱,就算全拿回来了,按他们这花法也花不了多久。我倒是要看看,回头钱花完了他们怎么办,反正我现在是一毛也没有了!”

    就算她有,她给扔了还能听听声响呢,给江桃干什么,还没被打够吗?

    这都两三天了,她身上的青紫不仅没消,反倒还更严重了,要是能打得过,王招娣真想把江桃拖出来打一回!

    乔英眼神闪了闪,一毛也没有了?

    那就是只能帮着干点活,别的再没用了?

    下午,江桃先是找了块布料简单的缝好,把买来给周励做棉袄的棉花塞进去,简单做成了个小被子。这是她打算明儿一早用来蒙在包子外面的保温的,要不然从家到镇上,就算走再快,包子也要凉透了。

    这东西好做,做好了她继续给周励做棉袄,但因为棉花被拿来用了,所以她就只能先做半成品。等到明儿个再新买点棉花,挨个地方的塞进去,再固定下,把剩下的地方缝好就可以了。

    周励也没闲着,如今天冷东西能放得住,江桃做棉袄的时候,他把上午拔的葱理好洗了,然后全部切出来放好。跟着就是把肉给洗干净,开始切块剁肉馅。这两样事儿都不是什么技术活,主要就是费点时间和力气,这些天大表哥那边没活干,周励正好闲在家,晚上的精力没有发泄的机会,这会儿刚好派上用场。

    半下午的功夫,就在夫妻俩忙碌中过去了。

    天要黑没黑时,江桃先收工,洗了把手和了一大盆的面,然后盖上面扑子放在屋里发,她则手脚麻利的煮了稀饭热了馒头和剩菜。

    晚上一家三口简单吃了点,早早就洗漱好歇下了。

    第二天因为屋里没有表,反正估摸着大概最多四点钟吧,周励和江桃就同时起来了。江桃调馅料,周励在她的指导下揉面,等江桃接手后也跟着包了两个,但包包子是技术活了,在包了两个都算是帮倒忙的情况下后,就只负责把大面团揪成小面团,然后搓圆放好备用了。

    第一天出摊,江桃也不是特别有信心,好在就算卖不掉如今天冷包子也能放,所以很快的调好馅料后,就手脚麻利的包了起来。大小一致,个个都好看的像是上面开着花,因为这种大锅不能用后世的那种蒸屉,这会儿是竹子做成的很大一个竹篾,上面铺块布,包子就可以放上面蒸了。昨儿江桃买了两个大竹篾,包好了够一锅蒸的后,就放到门口的大锅上,周励去烧水蒸了。

    江桃手脚麻利,等又包好一竹篾的,外面第一锅包子还没熟。

    等把剩下的又包了有半竹篾的,外面第一锅包子才熟。

    不着急立刻拿下来,她快速把剩下的都包完,然后才将锅里的包子捡出来,放进已经铺了被子并垫了塑料袋的竹篓里,然后再把上面再铺一层塑料袋,用被子给紧紧裹上。

    时间还太早,两人动作又尽量的放轻,所以周宝贝还在呼呼大睡。

    还剩下两竹篾,周励继续去门口烧水蒸,江桃则去后院的厨房。时间还早,厨房里的锅是空着的,或许因为看到她买了锅了,这会儿厨房里两口锅都是干净的。江桃舀了水,放上一竹篾的包子,盖上锅盖开始蒸。

    等到面香肉香彻底散发开,江桃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就熄了火,先出去打了水把用掉的水补上,然后才背了竹篓来捡包子。

    一早上的忙活,把个竹篓塞的满满当当,因为包子不算大,所以估摸着得有□□十个包子。天已经麻花亮了,周宝贝也早被香味儿馋醒,周励去给小姑娘穿衣服洗漱,江桃趁机喝口水吃了两个包子。等周励把周宝贝带回来,两人再一换,周励喝白开水吃包子,江桃则给周宝贝梳头发,然后又帮着泡了点馓子,给拿了个包子。

    火速解决完早饭,江桃拿个塑料袋装了两个包子,打算去敲东间房的门。

    却没想到她手刚抬起来,门就开了,周老五睡眼惺忪的看着她:“江桃?”

    江桃笑着把包子递过去:“爸,我包了包子,给你两个尝尝。”

    老年人觉少,再加上鼻尖总是能闻到面香肉香,周老五是实在馋的受不了才起来的,没想到一开门,惊喜就来了。他一把接过,深深吸了口气:“肉包子?”

    “是!那爸你吃,我们就先走了。”说话间周励背着竹篓拉着周宝贝出来了,江桃说一声就迎了上去。

    周老五揉揉眼睛追了两步:“你们干什么去啊?”

    “卖包子!”周励回道。

    “卖包子?你们?”周老五捏了捏手里还有些烫的包子,有些不敢置信。

    江桃和周励却已经顾不上回答,大步走远了。

    “卖包子?”周老五拿了个包子出来,猛吹两口气就咬了一大口。肉香里夹着葱香,入口还有烫嘴的汁水,连包子外皮都因沾了汁水而入味变得特别好吃,周老五直接爆了句脏话:“他妈的,怎么这么好吃?!”

    周老五缩回屋,一口吃掉了剩下的半个包子。

    这么大动静,王招娣早已经坐起来了,但因为天才麻花亮,看不大清她便只看着周老五的背影:“什么好吃?还有什么卖包子,江桃要去卖包子?”

    这包子肯定能卖得好!

    周老五虽然没舍得买过街上的包子吃,但他长了嘴,他吃的出江桃这包子好吃,所以就算他没吃过别的,他也知道这肯定能卖好。

    这个认知让周老五很激动,他老周家竟然要出生意人了吗?

    顾不上再气王招娣,他举着剩下的那个包子快步走到床边:“是的,江桃做了包子要去卖。你尝尝这包子,这是江桃做的,好吃的不得了!”顿了下,又忍不住道:“没想到江桃这么能干,有她带着,说不定以后小励就正干起来了!”

    肉包子都要怼到嘴边了,王招娣好悬没忍住咬一口。

    “吃啊!你尝尝!”周老五突然对小儿子夫妻升起无限信心,因此就很想找个跟他一样想法的,“特别好吃,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肉包子!”

    王招娣不仅忍住了没张嘴,她还一把挥了出去,直接把个手包子打掉地上去了:“你一辈子也没吃过肉包子,你知道什么是好吃?!我不吃,我还就不信了,他能正干,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周老五,你说说你,你也不管管他,他手上拢共也就三百块钱彩礼钱吧,这样造马上就要造完了,他们以后怎么办?”

    热乎喷香的肉包子,在地上滚了两圈就脏了。

    周老五飞快捡起,看着那白胖包子上裹着的脏污,生平头一次生出了想打王招娣的冲动。就算不满小励不信小励,那也没有这样糟践好东西的啊!

    就在周老五快忍不住的时候,房门被敲了下,周平昌的声音响起了:“爸,妈,你们起来了啊,你们也是闻见香味起来的吗?”

    肉包子太香,大人能忍住,周佳佳昨天就没吃到好吃的卷饼,这会儿又饿又馋正在堂屋哭,周平昌没办法就出来看看,到底是谁家有毛病这么馋人!

    屋里还暗着,王招娣没看见周老五满脸的愤怒,语气不好的道:“是小励和江桃,一大早的包包子呢,别理他们,我看他们还能造几天!”

    是周励和江桃?

    昨天又买锅又买猪板油的,今儿天不亮又起来包包子?

    周平昌想到媳妇的话,心里也怀疑了,别不是王招娣这后妈表面一副不高兴不喜欢的模样,实际上背地里偷偷给周励钱了吧?

    周老五颤着手把包子皮撕了,然后一口把包子吞了,等吃完了,才冷冷的看着王招娣道:“我看,就是你死了他们都还能继续造下去,你就等着看吧!”

    这一大早的,火药味这么浓?

    周平昌头一缩,什么都不敢问了,灰溜溜的就跑了。

    天才麻花亮,按理该冷得很,但周励和江桃一个背了装有□□十个包子的竹篓,一个抱着快二十斤的周宝贝,再加上心里也火热,因此一点也不觉得冷。

    夫妻俩负重行走,但因为激动,愣是比平常走的还快。

    他们到邵堂家门口的时候,别说旁人家了,就是邵家才刚刚开了门,邵堂都还没起来呢!

    周励卸下竹篓,江桃立刻揭开被子装了十多个包子递过去。

    周励拎着包子进了邵家门,江桃就半蹲下把周宝贝拉到怀里,这会儿街上摊子都还没完全出出来,自然就也没有来赶集的人。江桃看着已经重新包好被子的竹篓,皱眉想,她其实应该写个招牌出来的,要不就得喊,不然没人知道她在这里是卖包子的。

    她这边正想着,隔壁卖布的摊子老板娘就忍不住问了:“大妹子,你这是干啥呢?这天冷的,瞧孩子跟着你折腾的。”

    是折腾,要是能丢家里丢家里是最好的。

    但家里不能丢,现在太早也不好去周爱华家打扰,所以只能委屈周宝贝了。

    江桃握了周宝贝的手帮她暖着,笑着答话:“做了点包子拿来卖的,孩子小,家里没人看,丢在家不太放心,只好也带来了。”

    这年头人人过的都是苦日子,布摊老板娘点点头表示理解,但却好奇的走过来看着江桃面前的竹篓:“你卖包子的?怎么卖啊,好吃吗?”

    这是要买吗?

    江桃忙把被子揭开,拿了个还冒着热气的白胖包子出来:“两毛钱一个,一次买一块钱再送一个。味道绝对好,这可是猪肉大葱馅的!”

    镇上人尤其是做生意的,那手里基本都不缺钱,平常虽然不至于天天去买早饭吃,但到逢集的时候,别的季节还好,冬天天冷又要忙生意,那基本都是买着吃的。布摊老板娘今儿起晚了,还没洗漱就赶紧先开了门,本是想洗漱过后去买烧饼油条的,但现在看见江桃这白胖的猪肉大葱馅包子,虽然比镇上那家的看着小一些,但却一块钱能多买两个,那当然要买啊!

    “那就给我来一块钱的吧,你先装,我回去拿钱。”

    生意竟然这么快就上门了,江桃愣了下才应道:“诶,好嘞!”

    布摊老板娘很快拿了一块钱出来,一手交钱一手拿包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还没洗漱呢,但闻着那包子就觉得香的离谱,布摊老板娘心说自己也不是没吃过肉的啊,咋能这么馋呢?

    但心里想归想,还是没忍住,才走到家门口就拿了个包子出来咬了口。

    一口下去,布摊老板娘恨不得把舌头吞掉:“我滴个天妈妹,这也太好吃了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