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29章 不给!

第29章 不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两朵小头花加给周励和周宝贝买的做棉袄的棉花, 卖包子净赚的五块钱还没够。不过这并不影响周励和江桃的好心情,为了庆祝今儿“开业大吉”,两人奢侈的买了两块钱的鸡架子。

    回去的路上周宝贝高兴坏了, 不仅一大早就能吃到肉包子,来了一趟街上还得了两朵那么漂亮的头花,现在妈妈更是跟她说,回家就给她做炸鸡架!

    周宝贝还记得前两天吃的炸鸡腿炸鸡翅, 这会儿想着想着就忍不住流了口水。

    周励瞧见就故意逗女儿:“宝贝, 有妈妈好不好?”

    周宝贝重重点头, 小奶音萌萌的:“好!有妈妈特别特别好!”

    周励飞快的看了眼江桃, 附和道:“嗯, 我也觉得有媳妇好。”

    话说完脸上一热, 忙抱着周宝贝一路朝家跑去了。

    周励刚刚声音不大, 江桃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 不由脸上也一热。这人真是的, 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干什么!

    周宝贝一路叫着笑着,跟周励先到了家。

    周老五正拉着脸蹲在门口抽旱烟,看见周励来了, 忙一下子起身,几大步迎上来直接就去扒周励身上的竹篓看:“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们带了多少包子去, 都……”

    话音未落,就看见了竹篓里塞的棉花。

    包子呢?包子都卖光了?一个都没剩?

    周老五退开一步, 心里想问的话写满了脸。

    周励笑着回答:“带了□□十个包子,给邵堂送了点,其他都卖光了!”

    天爷诶,竟然真的都卖光了?!

    周老五激动的手都有些抖:“都卖光了?这才几点啊就都卖光了?”

    放下周宝贝, 把竹篓也卸下来,周励表面上一副云淡风轻:“江桃的手艺好嘛,所以就特别好卖,今儿都不够卖的呢,有人直接跟我们订下个集要买五块钱的呢。”

    五块钱的包子!

    周老五更激动了:“五块钱的包子,你们能赚多少钱啊?”

    周励还真不知道,钱都在江桃手里,买材料的钱是江桃出的,卖包子的钱是江桃收的,具体盈利今儿个江桃说,扣除了送给邵堂家的还有他们自己吃的,肯定还有五块。他大概算了下,故意说的少了点:“估计一块多不到两块吧。”

    但就这对于一辈子只知道刨地的周老五来说,也是赚的让他吃惊了,他也不见外,立刻又问:“那你们今儿做了多少钱的包子,赚了多少钱啊?”

    周励嘴一张,差点秃噜出去。

    “说啊!你这孩子,快说啊,你要急死我啊!”周老五催。

    周励扭头就走:“爸,咱都分家了,我可不能告诉你,你知道了说不定人人就都知道了。”

    周老五脸一拉,骂道:“你这熊孩子!”

    一回头,就看见拎着鸡架子的江桃了,周老五忙堆出笑脸要去问。

    江桃刚才已经听见周励的话了,所以自然也不打算说,毕竟中国人都讲究财不外露嘛。因此她一笑,道:“爸,我买了鸡架子,一会儿我炸鸡架,给你送几个尝尝。”

    本地人说的鸡架子其实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鸡架子,而是去掉大块肉只残留一点点肉的鸡翅根,所以江桃两块钱买了一堆,送个三四个给周老五吃,虽然有一点点心疼吧,但想到能气王招娣给周励出气,江桃觉得值。更何况,周老五给的二十二块买锅钱,买鸡架子可以吃好久了。

    周老五低头,看着江桃手里的鸡架子,虽然一听炸鸡架就馋了,但还是忍不住道:“江桃啊,你和小励手里本就没多少钱,就算现在卖包子能挣点,那也该省着点花。你们这样……这样把钱都花了,以后你们要有自己的孩子可咋办?”

    周老五这话说的不难听,而且好意也明明白白。

    江桃看一眼空荡荡的前屋门口,略凑近一点,压低声音道:“那爸,你不能补贴点吗?我和周励的孩子,可是你亲孙子亲孙女啊!”

    周老五没想到江桃居然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出这话,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一时找不到理由拒绝。毕竟不管是老大家的佳佳还是老二家的小猛,他和王招娣都确实补贴了的,那轮到小励家的孩子,他要是不补贴那就是他的不对,他偏心了。

    周老五掏心掏肺道:“但分家了,我手里地就只有那么多,我就算补贴也补贴不了太多,还是得靠你们自己啊!江桃,你们真得省着点花了!”

    江桃有些意外周老五的反应,但她心里已经确定了,周老五这人绝对可以拉到周励的阵营里来。反正前世周平昌和周平喜都是不孝顺的,那么把周老五拉过来,以后正好也好好孝顺他,不仅周老五晚年幸福,她和周励出钱出力也心甘情愿了。

    “行,爸,我记着了!”江桃立刻应下,又道:“不过今天不一样,今天是庆祝我们的包子摊开业大吉,是喜事,所以必须得吃点儿好的!”

    江桃这样说周老五就能理解了,但他又想问江桃今儿赚了多少钱了。

    江桃却赶在他开口之前道:“那爸我先回屋了,今儿吃米饭,就一口锅,得分两次烧呢。”

    周老五到嘴边的话只好又咽了回去,不过他仍是很高兴,小儿子小儿媳这生意开门很是不错,按现在这势头,只要夫妻俩能一直正干,以后说不定小儿子就是三个儿子里最出息的!

    周老五又蹲到门边抽烟去了,不过这回脸上却是带着笑的。

    虽然时间还早,但因为这几天都没好好吃一顿米饭,所以进屋后江桃还是赶着去淘米把米饭先给煮上了。周励见她在烧火,就主动把鸡架子拿去洗干净,又把粉条给泡上,现在人都穷,也讲究不了什么荤素搭配,所以一个鸡架子炖粉条,就足够今儿这顿饭了。

    不过江桃到底是重生的,见周励把鸡架子和粉条都处理好了,就喊他再去拔几颗菊花心菜来。菊花心菜是如今除了大白菜本地乡下吃的最多的菜了,菜叶是绿色的,菜心看起来就像是菊花一样很好看,嫩的时候水一烫就吃还有点儿淡淡的甜,这是即便下雪天也能好好活着的菜。

    将米饭煮好盛出来,上面盖一层干净的布,整个的放进竹篓用被子包好。

    这年头也讲究不了太多,江桃直接把昨天的猪油倒锅里,等油化开后就把已经腌制过的鸡架子丢进去炸。猪油本就是香的,再加上此刻的鸡肉香,别说旁人了,就是江桃自个儿都被香的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炸了一遍捞出,放凉后又炸一回,留了四个出来准备给周宝贝吃,其余的整齐放进新买的不锈钢大盆里,洒了一层辣椒面。

    炸鸡架子这就好了,把锅里的猪油再盛出来,留一点点,把菊花心菜丢进去炒了。

    等把菊花心菜也炒好,江桃正要往家端,隔壁的张秀丽就闻着香味来了,瞧见江桃手里端的炸的金黄的鸡架子,老太太没忍住吞了下口水:“江桃你这是,炸鸡架吃呢?”

    如今人都穷,就算那稍微有钱的,也舍不得像江桃这样浪费油,因此张秀丽是真馋了。

    “是的婶子,炸鸡架呢。”江桃把手里东西放在锅台上,拿了个鸡架子就走过去递给张秀丽,“婶子尝一个看看,瞧瞧好不好吃。”

    张秀丽虽然馋,但这可是肉啊,她忙摆手要走:“不用不用,我家也烧好了,我这就……”

    江桃忙一把拽住她:“哎哟婶子,你别客气,我是打算以后去镇上卖呢,你给我尝尝看好不好吃,也叫我有点信心不是?再说,之前我们家周励救我的时候没力气爬不动了,还是你家小军哥跳水里把他救起来的,我们都没道谢呢,你吃我们一个鸡架子都还亏了!”

    江桃都说到这地步了,张秀丽只好红着老脸接了鸡架子。

    这年头肉怎么做人们都觉得好吃,更何况江桃这是腌制后油炸的,那真是香掉牙。张秀丽才吃了一口就不住点头道:“好吃呢江桃,可以的,你去镇上卖鸡架绝对可以的!”

    “那就好,谢婶子了。”江桃一笑,这才转身要往回走。

    结果这一转头,就看见王招娣一手拉着周佳佳一手拉着周小猛,眼看着就走到锅台前了。怕王招娣不小心弄打了盆,她没敢出声,只大步跑过去,在王招娣伸手的时候,狠狠打了下她手。

    “你干什么?!”对王招娣江桃一点也不客气。

    王招娣那天被江桃打怕了,江桃一吼她立马抖了下,人也下意识后退了半步。

    这才终于反应过来手被江桃打了。

    周佳佳吓的一个趔趄,立刻瞪了江桃一眼,然后就上前扯着王招娣的袖子哼唧起来:“奶奶!奶奶!奶奶我要吃鸡架子!”

    周小猛因为从江桃手里得过好吃的卷饼,所以这会儿就松开王招娣的手,走上前小心翼翼道:“三婶娘,能给我个鸡架子吃吗?”

    就算没有乔英不做人事在前,周小猛也比周佳佳可爱太多,所以江桃直接就拿了个鸡架子给周小猛,然后端着菜就准备回房。

    “奶奶!奶奶鸡架子,你叫她给我鸡架子吃!”周佳佳急的声音里带了哭腔。

    王招娣疼两个继子是带着讨好的情绪,但疼周佳佳和周小猛,却是因为两个孩子都是她一手带大的,所以是真心实意。因此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冲江桃开口了:“江桃,你还是做三婶娘的呢,看见孩子都这样了,还不赶紧拿一个鸡架子给她吃!”

    江桃停脚,看过去时脸上带了丝笑,但开口时却是干脆的两个字:“不给!”

    王招娣脸色本来就难看,这会儿更是聚满了怒火:“江桃!”她一指边上拿着个鸡架子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的张秀丽,怒道:“你连外人都能舍得给,自己的亲侄女舍不得给?”

    江桃笑了:“不好意思,她是周励的亲侄女,不是我的。”

    顿了下,怕张秀丽难看,又继续道:“至于给张大婶,则是因为她家小军哥救过周励,我是现在穷,我要是有钱,我还想给她更多呢!”

    听了江桃的话,张秀丽脸上的尴尬一消,朝王招娣就啐了口:“我看别不是你这老不死的想吃吧?拿孩子做什么由头呢,自己想吃就直说呗!哦,你知道你想吃也吃不到,那可赖不着我,是你自己不干人事才吃不到的,可别眼红见了我就咬!”

    王招娣确实也馋,这年头闻着炸鸡架的香味谁能不馋?

    但她当然不可能承认,对于戳穿她的张秀丽也就更恨:“张寡妇,你说什么呢?!”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张秀丽如今虽然老了,但毕竟年轻过,年纪轻轻就守寡的女人,不管在哪里日子都不会多好过,因此张秀丽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叫她张寡妇。王招娣这骂人专戳痛点,张秀丽气的直接就把鸡架子砸在了她脸上,怒道:“王招娣,你再说一次!”

    王招娣并不怕张秀丽:“你以为我不敢再说一次?我怕你什么,我可是有三个儿子呢!”

    这年头在乡下,儿子多就是底气足,王招娣这会儿底气就很足。

    可惜,她的小儿子很不给她面子。周励听见动静从西间房走出来,直接就道:“张大婶,你放心,你家小军哥救过我的命,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我肯定无条件帮你!”

    这相当于是打在王招娣脸上的巴掌,还是啪啪响那种!

    王招娣气的脸都白了,抬手指着周励,半天连句话都说不出。

    周励却已经上前,拿个小碗从江桃手里的不锈钢盆里直接舀了好几个鸡架子,端上去递给张秀丽道:“张大婶给,这端回去给我小军哥吃,他救我一命,我还没好好谢谢他呢。”

    张秀丽还想推辞,看见王招娣精彩纷呈的脸色,直接接了。

    等下个集她去镇上,也买些鸡架子回来,到时候也给周励和江桃送。

    “奶奶!奶奶!”周佳佳急死了,用力的甩着王招娣的手。

    周励却接了江桃手里的不锈钢大盆,伸手一拉,把人拽回屋去了。

    王招娣能怎么办,她总不能直接扑上去抢。要是周励没结婚,她确实能扑上去抢,但现在周励娶了江桃这么个厉害的媳妇,她真敢扑上去,周励不敢打亲妈,江桃却敢打亲婆婆。

    王招娣只好蹲下来哄周佳佳:“佳佳,咱不吃那个好不好?奶奶,奶奶给你做鸡蛋羹吃。”

    王招娣想说奶奶给你钱买糖,但一想到自己现在身无分文,只能把这话憋回去。

    鸡蛋羹周佳佳偶尔是能吃到的,因此这会儿对她半点吸引力都没有,她生气的一把甩开王招娣的手,然后一巴掌就朝王招娣脸上打了去:“没用的老东西,一个鸡架子都要不来!”

    王招娣直接被打傻了,周佳佳却已经转身往堂屋跑了。

    等王招娣反应过来想追,院子里听了半天动静的乔英已经出来接了自家哭了的闺女,又是安慰又是哄,连看都没朝王招娣看一眼。

    周励站在西间房的窗口,看着外面傻站着的王招娣,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江桃站在他旁边,心想前世王招娣到临死是后悔了的,这辈子也不知道会不会提前后悔。

    张秀丽还站在自家大门口,忍不住低声道了句:“该!”

    然后端着鸡架子回屋,就叫房间里的陈启军:“小军,快洗把手吃饭了!”

    陈启军放下手里的介绍信,揉了揉眉头,转身出了门。

    等端菜时看见一小碗的鸡架子,纳闷道:“妈,哪来的鸡架子?”

    张秀丽笑眯眯道:“江桃给的。”

    陈启军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都已经嫁人了,江桃怎么还朝他跟前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