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30章 新棉袄。

第30章 新棉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碗香喷喷还热着的炸鸡架, 张秀丽直接放到了儿子面前:“小军,快趁热吃!”

    “我不吃。”陈启军冷着脸,没忍住说他妈:“上回你要林玉的鸡腿就算了, 这回怎么能还要江桃的鸡架?妈,我不是把钱都给你了吗?”

    张秀丽听了这话,脸色立刻变得古怪起来:“小军,你……”

    陈启军却是直接把炸鸡架推到张秀丽面前, 语气硬邦邦道:“要吃你吃, 我不吃!”

    有些话他不能说出口, 却不代表他心里没计较, 不说旁的, 光周励是他邻居, 是他从前带着玩的小弟弟, 他就无论如何也不能叫周励头上变绿。

    江桃那女人, 实在是有些烦人了!

    陈启军原本是想拒绝转业安排的工作的, 但这会儿因为觉得江桃烦,倒是有些犹豫了。他要是长久的待在家,就江桃那样不知收敛, 恐怕早晚会闹出事儿,到时候周励没脸,他脸上也不好看。还有林玉, 林玉那姑娘跟江桃不一样,她不图他钱, 但他想不通林玉看上他什么了,他除了有点儿退伍钱,他别的什么也没有了啊!

    一个江桃一个林玉,这家确实是不能待了。

    陈启军一个冲动, 就道:“妈,我决定去镇……”

    却没想到,他一句话没说完,张秀丽已经一筷子敲在了他脑门上,也不给他反应机会,立刻就低声骂了起来:“陈启军你没毛病吧?江桃跟林玉能一样吗?林玉是喜欢你,江桃那是感激你,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这俩人能相提并论?”

    虽然张秀丽也觉得自家儿子哪哪都好简直是人中龙凤,但这也太自恋过头了!

    陈启军心想,就算是感激,江桃感激的也有些过了,这年头鸡架子也是好东西啊。

    但张秀丽不给儿子说话的机会,她继续道:“这话要是叫小励听见,你信不信他能跟你拼命?小军啊,其实……其实你也没那么好,没那么多姑娘喜欢你的。林玉那姑娘你好好考虑下吧,人家为了你把跟镇上的好亲事都退了,她爸妈这几天没少骂她,听说昨儿她爸甚至都动手了。小军,你再考虑下吧,妈真觉得她挺好的,完全配得上你。”

    “不考虑,妈,我过两天要去镇上派出所上班,以后找媳妇也想找个镇上的。”陈启军到底做了决定,又叮嘱张秀丽:“林玉这几天没往我跟前来,但要是之后她来找你,那你就跟她说清楚,就说我在镇上已经有看好的姑娘了。”

    张秀丽一时没反应过来,喜道:“真的?”

    陈启军淡淡道:“暂时是应付林玉,但早晚是真的。”

    原来还是没影的啊!

    张秀丽脸上的喜意尽消,顿了顿,仍不死心的道:“小军,你真不再考虑一下了吗?”

    陈启军态度坚定:“真不考虑。妈,我过几天就要去上班了,这事你态度得坚决点,要是弄得含糊不清传出去,可是会影响我工作的。”

    “知道了!”张秀丽知道轻重,只是心里到底不痛快,“那你自己也抓紧点!”

    回应她的,是陈启军大口扒饭的声音。

    周家大门口,王招娣还在门口傻站着。

    后院里,乔英故意大声在哄周佳佳:“佳佳乖,佳佳别哭啊,买,下个集妈也去买鸡架给佳佳吃!别人不疼你没事,你还有亲爸亲妈呢,亲爸亲妈总是疼你的。”

    这话里的别人,很难不叫王招娣多想。

    但她要是买了鸡架的话,她自己不吃也会给佳佳和小猛吃。可周励和江桃买的,他们不肯给,她也没有办法啊!还有佳佳,她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孩子,怎么就能冲她动手呢?

    要是三四岁不懂事也就算了,可佳佳都九岁了,过了年就十岁了啊!

    王招娣兀自伤心着,屋里看了全过程的周老五却早按不住火气了,虽然一大早王招娣不干人事的丢了包子他也气的恨不得动手,但现在周佳佳一个小孩子对带大她的奶奶这样,周老五就觉得这孩子必须得好好教教了,要不然这长大了就长歪了!

    大步走出东间房,看了眼王招娣,周老五就朝前屋的后门去,乔英和周佳佳就在院子里,他站在后门口冷冰冰道:“佳佳,你刚刚是不是打你奶奶了?”

    周老五平常不管事,跟孩子们也不亲近,但他板起脸说话,孩子们还是怕的。

    周佳佳此刻就怕的朝乔英身后缩了缩。

    周老五看在眼里,就道:“你奶奶带你这么大,又是你长辈,你再怎么样也不能打你奶奶!赶紧过来,好好跟你奶奶道歉!”

    周佳佳怕的又往后躲。

    乔英面色一变,立刻半搂住女儿,不敢跟周老五对着来,她抬头去看王招娣。

    王招娣没想到周老五会给她出头,刚刚还在伤心的,这会儿看周老五生气的架势,周佳佳害怕的模样,担心周平昌和乔英生气,忙上前拉周老五:“哎哟,你干什么呢,孩子就是不小心刺挠了我一下,怎么就是打了。行了行了,我去做饭,你回屋吧,别吓到孩子了。”

    乔英松了口气,这才故意对女儿道:“佳佳,你打奶奶了?这可不行啊,你赶紧去跟……”

    “没有妈妈,我没有打奶奶!”王招娣自己说没打,周佳佳便立刻也开始睁眼说瞎话。

    王招娣忙接话对周老五道:“你看看,听见了吧,佳佳没打我,行了你快点回屋去。”

    都被打了还要这样护孩子,而周佳佳呢,明明打了人却睁眼说瞎话说没打,周老五只觉得有一肚子火却发不出来。他一把甩开王招娣,怒道:“你这样纵孩子,你以为你能得着好?”转了头又看向乔英:“你和平昌是佳佳的爸妈,佳佳这孩子你们要是不好好教育,以后你们照样也得不着好!”

    乔英并不觉得自家女儿有问题,假笑着道:“是是,爸你说的是,我会好好教育的。”

    周老五已经转身,看都不想再看这些人了。

    前屋西间房的门打开,周励走了出来:“爸,饿了没?来我这吃一口吧,咱爷俩喝一杯。”

    这是周励和江桃商量后决定的,把周老五叫过来一起吃饭,主要原因是答应了给周老五送鸡架子,不送不合适。但刚刚周佳佳闹了一场,送过去要么周老五吃的不是滋味,要么就不得不分给孙女孙子吃,周励和江桃都不想给周佳佳吃,两人一合计,干脆把人叫过来一起吃算了。

    周老五犹豫一下,点了点头,他确实想喝一杯了。

    因为周励送了张秀丽一小碗,剩下的鸡架子看起来就不算多了,虽然香辣入味,酥香诱人,但周老五并没跟儿子媳妇抢着吃。倒是酒喝了不少,周励结婚剩下的酒,爷俩一共喝了三个半瓶的,不过是周老五喝一大半,周励最多也就只喝了一小半。

    喝到最后,周老五一张脸涨的通红,看着坐在周励和江桃中间的周宝贝,忍不住道:“小励,江桃,宝贝这孩子,你们可得好好教育啊!”

    前世周佳佳怎么样了江桃并没关注,但就今儿看的这情况,要是后面周平昌和乔英不好好教的话,这孩子性格方面确实存在问题。说到这里,倒也不知道王招娣是爱她还是恨她了,这样溺爱孩子,孩子以后上了社会肯定是要吃大苦头的。

    知道周老五是喝多了,周励和江桃没说什么,只点头应下了。

    周老五又喝一杯酒,江桃忙递上一碗饭:“爸,下回再喝吧,吃点儿饭。”

    周老五叹了口气,接过饭碗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该走了,周老五却提道:“江桃,你带着小励一起好好过日子,你们只要一直正干,以后肯定会过得好的。你们妈……”提起王招娣,周老五又叹一回:“她早晚会后悔的。”

    这个江桃信,前世临死前王招娣可不就后悔了。

    夫妻俩又点头应了回以后正干。

    周老五这才起身摇摇晃晃出去了,回到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的王招娣,知道她这是没去做饭也没人给她送饭吃,周老五躺在床外侧的时候,就忍不住劝慰老妻:“小励妈,平昌平喜包括小励都大了,他们的孩子他们自己负责,以后你别管那么多,有时间就歇着吧!”

    周老五和所有时下的农村男人一样,一心只负责干活赚钱养家,老婆孩子的心理问题不会去看也不会去问。但是今天发生的事却叫他稍微醒悟了点,从前他什么都不管,王招娣又只顾着讨好平昌平喜,实际上这样是三个儿子都有点长歪了。

    平昌平喜一心想占便宜,小励被亏待太久和他们都没什么感情,可不就是长歪了?

    但平昌平喜都是快三十的人了,小励也都二十二了,他现在就是想管也管不了了。周老五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后能帮的就帮一把,但更多的还是要顾好自己才是。他这样,当然希望王招娣也这样,虽然这些日子他是真气王招娣,但到底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感情也是有的,他不希望王招娣最后太惨。

    王招娣却没理周老五,很显然她并不认同周老五的想法。

    周老五想问问她是怎么想的,但喝多酒的人脑子昏昏沉沉,根本撑不住了。

    下午江桃午睡起来给周励做棉袄的时候,周小猛来了,因为周宝贝和周励都还没醒,小男孩就没说话,只走到江桃面前摊开脏乎乎的小手,手里是一把糖豆子。

    这会儿的糖豆子是一分钱就能买五个,周小猛手里至少得有十个。

    “怎么了?”江桃轻声问。

    周小猛指了指床上的周宝贝,又指了指自己手心。

    江桃就明白了,周小猛这是送糖豆子给周宝贝吃的。小孩子哪里能有这个心思呢,更何况小孩子也没钱,不用想,这肯定是孟慧手里没什么好吃的能送,不想占她太多便宜,就叫儿子买了两分钱的糖豆子来。

    跟这样的人交往就是让人心里舒服,不过周宝贝还小,这种糖豆子吃太多并不好。江桃就从周小猛手里拿了一半,轻声道:“妹妹还小,吃一半就够了,剩下的你拿去吃吧。”

    周小猛惊喜极了,没忍住开了口:“三婶,真的吗?”

    他说话太快,声音也因为高兴有些大,江桃没来得及阻止,周宝贝和周励就这么被吵醒了。

    “真的!”江桃无奈的笑了笑,倒也正好,五个糖豆子直接给了周宝贝。

    周小猛嘿嘿直笑,丢下句“三婶你真好”,扭头跑出去了。

    周励坐在床上,看着江桃低头又忙起来了,一面帮周宝贝穿衣服带她下床,一面道:“二嫂这人还挺好的,宝贝刚被我接回来的时候,因为当时她还没给小猛断奶,帮忙喂过几天宝贝。后来有时候我要出门,她也帮忙带过几次,对宝贝也算挺不错的。”

    江桃点头,孟慧确实不错,能相处的话,她当然也是愿意好好相处的。

    花了一个下午,江桃把周励的棉袄彻底做好了。

    周励上身一穿,略微大了点,但新棉花到底不一样,穿在身上就是暖和。周励自打有记忆起就没穿过新棉袄,这会儿新棉袄上身,不仅身上暖了,心里也跟着暖了。

    他脸上挂着笑,在江桃面前局促的转了圈:“还行吗?适不适合?”

    “好看!好看!”周宝贝拍着手,很是捧场。

    周励有些不好意思,只拿眼去看江桃。

    江桃板着脸认真的将他从上到下看了回,道:“就是有点大了。”

    周励已经很满意了:“没事没事,挺好的,大了里面正好可以多穿件毛衣!”

    多穿件毛衣也大了。

    江桃笑:“我又不是觉得我做的不好。”

    周励问:“那是?”

    江桃道:“因为你太瘦了!”说着捏了下周宝贝没什么肉的小脸,道:“你们父女俩都太瘦了,得多吃点儿油水才行。宝贝小孩子长得慢,你是大人,这一冬天你可得赶紧长点儿肉。等你长胖点,这棉袄自然就正好了。”

    原来是这样。周励也捏了下自己的脸,然后又抓了把棉袄空荡的腰间,心里不由自主想到陈启军魁梧有力的身姿,心头一紧,忙道:“我、我怎么感觉这两天我好像已经胖了点了?”

    周励的感觉没错,原本他瘦的有些脱形,脸色也是常年干重活累活但营养却不够导致的灰败难看。现在么,自打和江桃结婚后就吃的好,他虽然没能这么短时间就长多少肉出来,但脸色却好看许多,而且虽然仍然很瘦,但一眼看去并不会让人觉得瘦脱形了。

    其实不止是他,周宝贝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江桃点头安慰他:“是长了点肉,所以咱们要继续赚钱,回头继续多吃点儿好的。”

    那是肯定的,他不能让江桃嫌弃他太瘦。

    周励点头,道:“咱们多多赚钱,你也吃好点,还要再买点好看的衣服。你嫁给我什么都没有,倒是给我做了棉袄,又给我和宝贝买了毛线,等咱们再赚钱,就去县里给你买衣服。”

    县里衣服款式新颖好看,江桃又长得漂亮,穿上肯定很好看!

    江桃指了指放在大桌上的毛线,里面几团艳丽的红毛线特别明显:“你不是给我买了?”

    虽然打算最后再给自己织,但江桃只要看见那红毛线就高兴,因为那代表了周励的在意。

    周励却不太能看得上,江桃可是亲手给他做了棉袄的,这世上再没人有江桃对他好了,所以他当然也得对江桃更好。不过这些没必要说,等真赚了钱再带江桃去买就是了。

    他一笑,道:“我出去一下,下个集咱们要多做点包子,我去看看谁家有新竹篓能卖我个,或者谁家有高粱杆可以给我点,我自己拿回来编。”

    当地人说的竹篓其实并不全是用竹子编的,因为当地竹子很少,想要竹子编的东西就只能去买,人们用的各种竹篓背篓之类,更多是用柳条或者高粱杆编的。这是冬天,周家今年又没种高粱,所以周励只能去村里看看谁家有,这东西不值什么钱,基本要了人家就会给的。

    江桃看了眼外面已经有些暗的天色,道:“那你别耽误太久,我马上要做饭了。”

    周励应了:“嗯,我要到很快就回来。”

    中午江桃只炸了鸡架炒了菊花心菜,这晚上就打算用还剩下的几个鸡架子炖个粉条和白菜。不过他们分到手的馒头吃光了,今儿就只能摊点儿饼吃了。另外一口锅不方便再煮稀饭,所以她打算干脆大家都喝白开水,这样的话饭就很好做了。

    她把周宝贝的粉红毛线拿来先织了个底,抬头瞧外面几乎快黑了的天,这才起身去做晚饭。

    周励这边,穿着新棉袄就往村里跟他关系还不错的人家去了,去人家也不着急问人家有没有竹篓或者高粱杆,而是一会摸摸衣角一会弹弹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等人家终于发现他似乎穿的是新棉袄后,就忙不迭的炫耀开了。

    因为有人家是没有,有人家是他炫耀的忘了说,所以最后直到进了好兄弟周允家,他才没忙着第一时间炫耀,而是先问了周允妈:“婶子,你家有新竹篓吗?或者高粱杆有存下来的吗?”

    “都有,你要啥?”周允妈立刻就给了肯定答复。

    竹篓也是人家辛苦编的,周励就道:“那给我点高粱杆吧,我自己回去编。”

    知道周家才分家,猜周励是东西不够用的,周允妈就道:“在南边厨房外头堆着呢,你要多少自己去拿就行。”

    “谢谢婶子!”周励忙谢过周允妈。

    周允却突然道:“小励哥,你身上这棉袄……怎么好像是新的?”

    周励没有新衣服穿,这是全周湾村人都知道的,毕竟一个村子的,谁不知道周家情况啊。所以这会儿周允发现周励好像穿了新衣服,顿时就激动了:“你哪来的新棉袄,买的?发财啦?”

    周励这才想起他还没炫耀新棉袄呢,摸摸衣角弹弹衣袖,他笑道:“我哪有钱买棉袄啊!这是江桃给我做的,就买了点棉花,布都是结婚时候人家出礼的布。”

    “哎哟,你媳妇给你做的啊?”周允妈也上前来,捏了周励的袖子看看,就忍不住道:“你媳妇才嫁给你没几天啊,这么快就给你做了棉袄了?瞧瞧,这针脚还这么平整,小励,你小子撞大运了啊,娶到你媳妇这么好的姑娘!”

    周励嘿嘿笑,也不谦虚:“是的,江桃就是好,她还买了毛线,说要给我和宝贝织毛衣!”

    周允妈看的都眼热了,一转头看自家儿子傻乎乎的在那笑,一巴掌就拍过去了:“你看看小励,再看看你自己!人家媳妇都给人家做棉袄织毛衣了,你呢,连个媳妇都还没有!”

    周允被他妈打的好委屈:“妈,小励哥比我大四岁呢,我才十八,我急啥?”

    周允妈又是一巴掌:“十八就不急了啊?不得相看,不得定亲,不得过帖走流程啊!你就算现在相看好,最快也得明年底才能结婚,慢一点就是后年,更何况你还没相看好!”

    行吧,反正不管怎么说他妈都有道理等着他。

    周允揉了揉有一点点疼的脑袋,拉着周励就走:“走走走,我给你抱高粱杆去!”

    周允妈掐着腰追了两步,道:“小励,你也给我劝劝他,你现在也知道结婚的好处了,多个人心里只有你只疼你不好吗?小允这熊孩子,就是不给我好好相亲!”

    周励笑着应道:“好嘞,我帮你劝!”

    周励在第二天编好了一个比家里那个更大的竹篓,江桃则在接下来的三天给周宝贝织出了个小毛衣。这一次的集是在四天后,因此第三天的下午,周励就去镇上买新鲜的猪肉了。

    江桃也没再着急给周励织毛衣,而是先和了一大盆面。

    这一次他们打算多做点包子,那么晚上只和一次面就不够了,赶着早起包更是不合适,所以她打算今晚上先包一多半,明儿一早再包一小半,这样才能赶在和上次时间差不多去镇上。

    和好面,江桃就去南边菜地打算拔葱。

    但一到菜地边她就皱眉了,周家菜地种的菜很多,葱自然也不少,所以分家的时候就没分这里,只说谁家需要吃菜自己来拔就是了。但因为她做包子葱消耗的大,上回拔的就有三分之一了,今儿要是再拔到够用的,那就直接拔完了。

    这肯定不行,这菜地可是几家共有的。

    江桃索性连今天该用的都没拔,而是先去隔壁找张秀丽:“张大婶,你家菜地有葱吗?”

    “有啊!”张秀丽对江桃很热情,立刻道:“你要葱吗?南边菜地多着呢,你自己去拔。”

    江桃笑着摇了摇头,道:“张大婶,我可不是要一根两根的葱,我这一去可能会把你家菜地葱差不多拔光了,所以你把葱卖我一点吧?”

    张秀丽惊了:“你要那么多葱干什么?”

    江桃实话实说:“明儿逢集,我要做猪肉大葱馅的包子去卖,最少可能也要做两百个包子,所以就需要很多的葱。张大婶,不然明天我去街上看看街上的葱都是什么价格,回头我给你按那个价格算。”

    江桃和周励做包子去镇上卖的事张秀丽也有耳闻,但在听江桃说最少可能也要做两百个包子时,她还是惊了:“那么多?江桃,葱不值钱,但是肉可是很值钱的,你一次性做那么多,能卖完吗?要是卖不完自己吃,你们一家三口得吃到猴年马月啊!”

    两百个包子,江桃心里其实也没底真的能卖完,但有上次的经验在,她觉得就算卖不完应该也不会剩太多。还是那句话,如今天冷东西能放,就算真的卖不完也可以放着自家慢慢吃。

    “应该差不多,上次做了得有快九十个,全都卖完了。”江桃道。

    九十个和两百个,那可是差了一半还多呢,张秀丽还是觉得江桃太冲动了,不过这到底是人家赚钱的事,她不好太劝,于是就道:“什么钱不钱的,那葱我种的多本就吃不完,你需要你去摘就行了,给我留一点够吃的就好。”

    江桃知道张秀丽的为人,葱本就不是值钱的东西,如今家家户户又都有种,她种来本就是自己吃的,硬给她钱她肯定不会要的。在心里计较了番,江桃就道:“那这样吧,我去拔葱就不给你钱了,不过明儿的包子我给你一些。另外张大婶,我以后还会需要不少葱,你要不要跟我合作,专门种点葱留着卖给我?”

    “专门种葱卖给你?”

    江桃一笑,道:“你不用急着回答我,可以想一段时间再说。”

    其实叫周老五种葱卖给他们也行,但这样一来少不得就有金钱瓜葛,有周平昌周平喜在前面,江桃暂时不想跟周老五有这种金钱瓜葛。叫张秀丽种么,一来是因为张秀丽人确实不错,二来陈启军救过她命不说,前世里后期还是会得胃癌那种病的,要是她能带动的张秀丽和陈启军也赚到钱了,那么后期间接劝陈启军去体检就更方便了,而且万一他的病不能提早发现,到时候他们也有钱治疗,也有钱留给张秀丽养老。

    这想的就有点远了,她的包子生意不一定能那么赚钱呢。

    不过总能提高下他们母子的生活质量。

    当然了,她只是好心建议,答不答应就看张秀丽和陈启军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