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33章 第一次嫁的男人。

第33章 第一次嫁的男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励靠江桃很近很近, 一只手甚至已经伸到江桃肩后半托着她。

    呼吸间温热的气息近在咫尺,注意一些,甚至还能听到他铿锵有力的砰砰心跳声, 江桃的脸不由自主的热了。陈启军救她的那次不算,两辈子她唯一这么靠近的男人就是周励,一个刚开始她并没看上,只是为了摆脱困境随意选择, 随时都可能会被她抛下的男人。

    但现在, 她不仅没有抛下他的想法, 她还心疼他的遭遇, 欣赏他的为人。

    两人这么近距离接触的时候, 她心底有的不仅仅是男女有别带来的臊, 她还有控制不住心跳加快带来的羞。这种羞涩和心动, 是只针对某个人的, 而周励, 就是这某个人。

    前世江桃也有过这种感觉,对她第一个要嫁的男人王一鸣,那不仅仅是媒人介绍的对象, 那还是她的小学同学,是她后来心底偷偷喜欢过的人。至于后来的两个男人,江桃就没喜欢过了, 甚至已经过了一辈子,这会儿后来那两个男人叫什么长什么样, 她都统统不记得了。

    没想到跨过了一辈子,她又有这种少女时期才有的感觉了。

    这感觉让江桃有些手足无措,因此顾不上回答周励的话,猛一下推着他的肩膀就起身走开两步, 然后才偏过头红着脸道:“我不困,还是现在去吧!”

    周励虽然在感情上是货真价实的零经验,但因为江桃先是为他出头帮他打架,后又帮他做新棉袄买毛线织毛衣,现在还为了他们以后的生活努力想法子赚钱,这种种江桃对他的好,全都证明了江桃的心意。虽然他也觉得自己何德何能,但或许老天就是看见他一次了,觉得他前面那么多年过的太可怜,所以这会儿就让他得到了江桃的喜欢。

    有着这样的认知,江桃躲开他就没多想,不仅如此,他还眼尖的看见了江桃红了脸。

    心说江桃这是害羞了,于是没忍住脸也跟着红了红,但还是厚脸皮的起身上前拉了江桃的手:“那行,那咱们这就走吧。宝贝丢在床上睡,我去跟二嫂说一声,请她帮忙看一下。”

    江桃抽了抽手,没抽出去,就点了点头,轻声应了。

    既然已经决定和孟慧交好,那偶尔的麻烦对方也是必要,毕竟这样才有理由回报嘛!

    周励不仅请了孟慧帮忙照看周宝贝,他还跟孟慧借了自行车。江杏嫁的大刘村离周湾村有些距离,走过去的话估摸得一个小时,但要是骑自行车就快多了,他们为了今早的生意忙累了许久,周励不想江桃再走一个来回了。

    走到屋后的土路上,周励就骑上了自行车,江桃小跑两步,半跳起来坐了上去。

    自行车驶出村子上了大路,因为路好些了,周励就说江桃:“骑得快也要二十多分钟呢,你昨晚没睡多久,抱着我腰睡一会儿吧!”

    江桃心里还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跟周励说什么好,装睡确实是个好办法,于是“嗯”了声就伸手,但要抱周励的时候却犹豫了下。

    虽然要骑车看不见身后江桃是什么反应,但想到江桃要抱他腰,周励还是紧张了。

    不完全是不好意思,更多是被自己蠢到了,他那么瘦,本来就是个缺点,再让江桃这一抱,那江桃知道的不就更明显了?但话已经说出口了,现在收回似乎更……

    周励正胡思乱想着,忽然身体猛地一怔,因为江桃抱上来了。

    自行车扭了两下,江桃猜到了周励也在紧张,便故作平静的道:“那我真睡了啊,你骑稳点,可别把我摔了。”

    “哦,哦好!”周励忙答应,然后终于冷静下来把车骑稳了。

    周励真瘦啊!

    等搬去镇上方便了,还是多买点儿好吃的给他补补吧!

    钱确实要攒,但不急在一时,而且还可以多辛苦点多赚点,但身体的营养得跟上。

    江桃把脸靠在周励的后背上,闭着眼睛想着这些,原以为肯定睡不着的,却没想到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最后还是已经到了油弯村,周励不知道江杏家在哪里,想要问人也得先把车停下,怕不叫她再真摔了她,这才把她叫醒。

    江桃也不知道江杏家在哪,当年江杏出嫁的时候她已经被退亲了两次,名声不好意兆也不好,所以江杏嫁人前的认门她没去,送亲也没去,就是江杏后来生了孩子,因为她那会儿被第三次退亲了,所以也没去。

    两人问了人,才知道江杏家在哪儿。

    不过远远就看见江杏家门口站了个穿黑色棉袄的男人,而那男人的对面是江杏和刘西,刘西似乎是在劝,但江杏则是一手掐腰一手指着那穿黑色棉袄的男人在骂。

    离得近了,就听见江杏在骂:“王一鸣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我们家不赚你的钱,再多钱我们也不赚,我们还嫌晦气呢!”

    王一鸣?

    隔了一辈子,再听到这个名字,江桃还是怔了怔。再一看,那穿黑色棉袄的男人个子很高,皮肤也很白,从侧面看那鼻梁像是尺子画出来般的高挺,不是王一鸣还能是谁?

    前世被王一鸣退亲后,一辈子江桃都没再见过他,没想到重生后,竟这么快就再见了。

    人还是记忆里的那个模样,但再看见他,江桃心里已经半点涟漪都不起了。

    周励虽然知道江桃嫁过三次,但并没打听过江桃都嫁的是什么人,所以这会儿只当是有人上门找江杏的麻烦,江杏是江桃的妹妹,那自然也就是他的妹妹,于是他立刻就推着车冲了上去。

    江杏正指着王一鸣鼻子骂的兴起呢,猛不丁闯过来一个人,定睛一看,还正好是她大姐夫!于是不等周励开口,江杏指着周励就道:“你们家不是说我大姐克夫的吗,不是说你摔断腿是我大姐克的吗,你现在就给我睁大眼好好看看,这是我大姐夫!跟我姐结婚得有快半个月了,人家咋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分明是你自己不小心,我们家都没怪你们家好好的娶亲不娶了,你们家倒好,居然背地嚼舌根说我大姐克夫,怎么没烂了嘴的!”

    听到这里,周励看王一鸣的目光更不善了。

    这人原来就是第一个退了江桃的人,江桃哪里是克夫命了,他竟然这么败坏江桃名声!

    周励立刻就上前一步,瞪着王一鸣道:“你想干什么?”

    王一鸣觉得自己好冤,他只不过是想来跟刘西谈个生意,他那边有货源更好价格还更便宜的进货渠道,刘西做生意嘛,从哪里进货不是进呢,他能帮刘西赚更多钱,刘西也能帮他销售,这分明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嘛!结果倒是好,进门来才刚把来意说完,午睡的江杏就起来了,看见他直接就是撵人,边撵还边骂。这也就算了,结果这现在又来个冲他瞪眼一副要揍他的男人,江杏的大姐夫,江桃的男人?

    王一鸣想到这里,目光一转,看向了急急走上来的江桃。

    江桃却没看他,江桃先是大步上前拉了下周励,然后又说江桃:“你怀着孕呢,发这么大火干什么,为着别人伤了身体划不着!”

    “就是啊,我正劝呢,她不听!”大冬天的,刘西额头都急出了汗。

    江杏却一听这话就更来气了:“江桃,我这是为着别人?我是为着你呢!”又骂刘西:“你瞎起什么哄,让你少赚钱了心里不舒服了是吧?不舒服你就给我憋着!”

    江桃又去拉江杏,解释道:“我说的别人不是我,我是你亲大姐,我当然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有人背后说我,平常你骂也行打也行,但现在你不是怀着孕吗,为了别人气出好歹我还担心呢!”江桃前世没来过江杏家,也没听江杏提过这事,要不是今儿上门,她永远也不知道江杏背地里还为她做过这些。握着江杏的手,江桃道:“旁人背后说我那些不存在的话,那是会糟报应的,我们不去管,我只需要和你姐夫把日子过得越来越好,长眼睛的人自然知道谁对谁错!”

    江桃这不是在诅咒王一鸣,她说的是事实,前世第一个和第二个退了她的男人,结果都不好。第一个王一鸣,在退了她后又娶了个媳妇,那媳妇又漂亮又能干,进门还就给生了对双胞胎,结果那双胞胎直到上大学了,才因为什么事被发现竟然压根不是他亲生的。他家现在条件好,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败了,双胞胎是他累死累活才供着上大学的,结果倒好,他一辈子喜当爹。等发现不是亲生的后,再想生亲生的别说他娶不到媳妇了,他身体也不行了。

    而第二个退了她的男人,她不记得名字了,但是她记得很清楚,那人压根没活过三十。

    倒是第三个男人,好像是和和美美的过了一辈子,但听说他妈比较惨,后来得了什么病,那男人后来娶的媳妇特别厉害,管着家里的钱愣是不给治,那男人的妈是受不了自个儿寻死没的。

    王一鸣这也是自打退亲后第一次看见江桃,记忆中本就漂亮的江桃更漂亮了,而且看也不看他,言语之中对他更是没有一点善意。不过退亲的事确实是他的错,而放出江桃是克夫命的,也确实是他妈,所以这会儿他连解释都不好解释,就那么灰溜溜的转身走了。

    王一鸣走了,江杏也被江桃劝的消了火气,被江桃扶着往回走。

    刘西狠狠出了一口气,冲周励笑了下,就一面引人进门一面道:“大姐,大姐夫,你们怎么这会儿过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