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36章 抓个正着。

第36章 抓个正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厢房因为最大也因为朝向好, 原本是房东夫妻俩在这住的,屋里一张一米八的大床,因为周励和江桃用不上, 所以江杏就要了,她那边屋里只有一张小凉床,正好不够睡的。

    夫妻俩先拆了床搬到对面江杏的房间,然后一起动手打扫, 江桃手脚麻利, 周励也是干惯了活的, 两人一个细致一个有力, 很快就把要住的厢房打扫干净了。

    打扫好厢房后, 周励就急急往家具店去了, 这么长时间, 按理床应该打好了。

    江桃闲不住, 拿了扫帚去了前面, 打算趁这会儿把三间门面房也简单打扫下。

    床果然已经打好了,不过一刻钟,江桃就听见了门外传来的手扶拖拉机突突突的声音。迎出去一看, 是家具店老板亲自开着拖拉机把床给送来了。

    江桃丢下扫帚,又忙把中间的大门也打开。

    家具店老板跳下拖拉机,抬头看了眼店面, 然后就冲江桃笑道:“真是没想到,转眼你们就来镇上开店了, 倒是给我省了不少事,床往这送可快多了!”又道:“刚听你们家大兄弟说你们要开包子店?那以后我可得来买了尝尝,我最爱吃肉包子了!”

    周励这是就宣传开了吗?

    以后要在镇上卖包子了,那这镇上常驻的人就更是稳定顾客, 江桃便笑道:“行啊!我们下个集就开门,回头你来了,我多送你两个。”

    家具店老板很给面子:“好嘞!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记下了啊!”

    “行,记着!”江桃笑,帮着上前拿轻一些的木头和配件。

    家具店老板不仅包送床,还包给安装好。

    上了棕色漆的两米杨木大床摆在墙边,看起来又大气又结实。周励心里满意,手上去按了两下感受了把这大床的结实,就对江桃道:“江桃,结账吧!”

    家里所有的钱都在江桃手里,今儿来镇上该带多少钱都提前带了的,这会儿江桃也很满意,于是痛快的把还剩下的一百一十五块钱给了家具店老板。

    床已经有了,那连明天都不用等,今儿下午就能彻底搬过来了。

    没跟江桃结婚的时候,周励虽然对那个家没有留恋,但跟村里很多人一样,也没想过要离开。跟江桃结婚后有了离开的想法,如今租了镇上这房子,他更是发现他对那个家竟然是很抵触的,有了新的落脚点,他竟然是一分钟都不想在那里再待下去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周励道:“我们先回去吧,简单吃一口,下午就搬过来。”

    江桃虽然对周家没有抵触到不想待的心理,但她对赚钱有着强烈的渴望,早一点搬来,说不定可以试试不逢集就先做点儿包子卖,能早一点赚钱她当然不想晚一点。

    于是夫妻俩态度一致,把厢房因为安装床弄脏的地儿再打扫一回,就锁门回家了。

    到家时已经大中午了,家家户户都飘出了饭菜的香味,又是来不及煮米饭的一顿,江桃便简单做了个白菜油渣炖粉条,下面炖着上面热馒头,等做好了盛出锅,再快速炒一个鸡蛋。下午就搬家了,鸡蛋带来带去的也麻烦,于是江桃就一口气全给炒了,搬家是喜事儿,索性庆祝下!

    油渣和炒鸡蛋都格外香,偏他们回来晚做好时旁人家都吃过了,门前屋后的只有这一处的香,即便他们虚掩了门,香味儿也好像自己长了脚一样的往外跑。

    东间房里周老五闻见后叹了口气,他都说了几回了,怎么小励和江桃就是不听呢?

    赚了钱就这么花,那赚多少钱才够啊,两人孩子都还没生呢,这又分家了,他就算真想补贴,那也没多少东西可补贴啊!

    可话已经说了几回了,再说就要惹人烦了,他只好当没闻见。

    王招娣却刺他:“叹什么气呢,你小儿子小儿媳妇好,怎么做了好的不叫你去吃一口了?”

    周老五不想理她,这女人脑子有毛病!

    但忍了会儿到底没忍住,没好气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小励是我跟别人生的,平昌和平喜才是你亲生的呢!”

    王招娣当然知道周老五话里的深意,说起这个其实她也又生气又委屈呢:“我疼他,那也要他值得我疼啊!你看他值得吗?有了媳妇忘了娘的东西,别的不提,光江桃打我时他干看着,我这心里就一辈子都过不去!”

    周老五道:“那不是你先对小励动手的?”

    王招娣更有理了:“我是他妈,生他养他,打他几下怎么了?我可是他亲妈!”

    周老五虽然是货真价实的农村人,没读过什么书也没什么见识,但在这一点上他和王招娣的想法却不一样。在他看来,做父母的在孩子小的时候教育一二当然理所应当,但孩子都二十多了,媳妇都娶进门了,这种时候不论是亲爸还是亲妈,那连骂都该掂量着的,更别说打了。

    不过没必要,王招娣这人他这些日子算是看透了,说不通,真的说不通。

    周老五索性彻底装聋装哑。

    东间房没了动静,准备出门的乔英闻见这香味却走不动了,周励和江桃又吃好的,这两人自打分家都不知道吃过多少回好的了,说都花的是给江桃的彩礼钱谁会信?老二两口子像疯狗一样的咬他们,怎么不睁眼看看周励和江桃这里的呢,这分明是王招娣那老货私底下偷偷贴补呢,要不然他们凭什么能天天吃这么好?

    乔英不走了,把前屋西间房门一推,靠在门框上道:“哟,这么香,江桃,你们日子过得真好啊,自打分家就天天见你们吃好的!”

    乔英这是干什么,找事?

    江桃一手按住周励,女人的事得女人解决,男人出面就不好看了。她当着乔英的面,先是狠狠夹了一大筷子的鸡蛋进碗里,然后慢条斯理的吃完了才开口:“确实不错,这两天肉吃多了有点够,就吃点儿鸡蛋解解腻吧!”

    听听!听听!

    肉都吃够了,吃鸡蛋是用来解腻的,这说的是人话吗?

    虽然周平昌和乔英手里钱最多,但因为一心想出去起新房子,所以平常吃喝上就很是抠门儿。没分家的时候吃家里大锅饭,王招娣舍不得买鱼买肉,他们肚子里当然没什么油水。这分家了,也就昨儿个吃了回鸡架子,别的好吃的再也没有了。所以这会儿听江桃说吃够了肉,吃鸡蛋是解腻的,又看她属实不客气的一夹就夹了一大筷子鸡蛋,乔英就嫉妒的眼里都要喷火了。

    不过她也知道,虽然王招娣肯定私下给周励补贴了,但家里的钱有限,大头在他们夫妻手里,周平喜和孟慧手里也分了些,所以周励和江桃就算得了些也远远比不上他们。

    “过日子是要看长远的,眼下一时图个嘴舒服,往后日子可就要不舒服了。”把嫉妒一收,乔英开始炫耀了:“江桃啊,我今儿出去看了几块宅基地,都挺不错的,正要选一块最好的起新房子,你们要不要也把嘴上省省,选一块起新房子?”

    她说的倒是真诚,但却一脸的我猜你压根买不起,那炫耀的嘴脸简直瞎子都要能看见了。

    不过很可惜,江桃并没像她想象中的那么嫉妒。

    江桃可以说是一点也不嫉妒,别人有钱是别人的事,跟她无关。

    她只要一步一个脚印,让自己未来的日子比现在好就足够了。不过么,让乔英嫉妒嫉妒她却很不错,于是江桃用一副很无所谓的语气道:“不用了,我们下午就搬家了,搬去镇上开店做生意,以后家里应该不回来了,就不起新房子了。”

    去镇上开店是瞒不住人的,早一点传出去晚一点传出去无所谓。

    “搬去镇上开店做生意?你们在镇上买了房子?!”不出江桃所料,乔英立刻炸了。

    江桃倒也不撒谎:“不是,先租。买的话,以后赚了钱去县城买吧,镇上的房子不值钱。”

    虽然听清楚了江桃的话,知道了她是租不是买,但因为江桃的语气太平静,好像她真的嫌弃镇上的房子,好像她以后真的能有钱去县城买房子似的,乔英还是嫉妒的整张脸都有些扭曲了。她重重的喘息了几声,阴阳怪气道:“呵,说的比唱的好听,去县城买房子,你以为县城的房子是大白菜,人人都能买得起呢?!”

    江桃笑道:“你买不买的起我不知道,但我们肯定能买得起,不信你等着看就是了。”

    你都能买起,我买不起?

    乔英气极反笑:“我看着呢,你也看着,看最后到底谁先在县城买了!”

    “好啊。”江桃淡淡应了,继续吃饭。

    自己气的头都发昏,结果人家平平静静气都没大喘一个,乔英越想越气,狠狠一跺脚,又转回堂屋去了。进了东间房拉过在床上躺尸的周平昌,发下了豪言壮志:“佳佳她爸,我们不起新房子了,我们买,我们去县城买楼房!”

    周平昌一骨碌坐起来,摸了把乔英的额头,道:“没发烧啊,说什么胡话呢?”

    乔英气的,狠狠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

    前屋里江桃很淡定的继续吃饭,周励却吃不下去了,筷子被他捏的死紧,馒头更是被捏的都变了形,好一会儿江桃发现不对劲抬头看过去时,他才道:“江桃,以后我们不仅要去县城买房子,我们还要买小汽车,我要让你做这十里八村最被人羡慕的有钱人!”

    江桃冷静的想了想,未必不可能,以后农村买车买房的人多着呢。就是十里八村最被人羡慕的有钱人么,她笑着打趣道:“你这志向也太小了点,不说咱们市咱们县了,你起码也叫我做咱们镇最被人羡慕的有钱人才对啊!”

    周励是个务实的人,还真没敢想那么远。不过现在江桃提了,他咬了咬牙,应了:“好,我努力,让你做咱们镇最被人羡慕的有钱人!”

    江桃噗嗤一声笑了。

    她是真没想到,周励竟然还有这么傻的时候,她配合道:“行,一起努力!”

    吃过饭,江桃去刷锅洗碗,周励则去村里借平车,也就是农村才会有的人力拉车,用于农忙时候拉庄稼用的。他们的东西不多,收拾的好一点的话,一平车也就把东西拉差不多了。

    江桃正忙着的时候,最近被她忘到脑后的林玉竟然来了。

    瞧见林玉直奔她这里来,江桃便笑着主动招呼:“林玉,找我啊?”

    林玉的眼睛又红又肿,眼睛底下也一片青黑,她想冲江桃笑一下,但扯了两次嘴角也没能扯出笑来。她只好就由着脸僵着,语气闷闷的道:“嗯,闲着没事,来找你聊聊。”

    江桃把灶门口的板凳递过去:“那你坐着跟我说吧,看你像是有些没睡好。”

    两人没什么交情,江桃便没提林玉眼睛又红又肿的事儿。

    林玉确实不舒服,哭的太久又加上没睡好,头昏昏沉沉的很难受,于是接了板凳直接就在边上坐了。不过说是要找江桃聊聊,但一坐住头就转向陈启军家门口不转回来,很显然找江桃聊聊是托辞,她的真正目的是陈启军。

    看她这模样,江桃不由自主就想起陈启军拒绝她给包子时候的样子了,就算不提他的莫名其妙吧,他那样一张冷脸一摆,就足够伤喜欢他的女孩子的心了。所以,林玉这是被他伤到了?

    小姑娘一副伤心模样是惹人心疼的,所以虽然这在江桃看来是好事,但江桃也高兴不起来。只手脚麻利的把锅碗刷好,便走到边上半蹲下,问道:“怎么了,有啥事儿自己心里想不开吗?要是你不介意,那就跟我说说,我给你分析分析。”

    林玉转回头,本是不想说的,但看江桃一脸认真模样,没忍住张了张嘴。

    只话还没出来,眼泪就先下来了。

    “这是怎地了?怎么还哭上了?”江桃忙安慰道:“没事没事,别哭,有什么事说出来,咱给解决就行了,别哭,啊?”

    林玉咬了咬唇,实在是忍不住眼泪,于是便一边抹眼睛一边道:“三嫂,你看我是不是长得很难看?是不是因为太难看了,所以不讨人喜欢?”

    “胡说什么呢,你好看着呢,别瞎说!”林玉白白净净又文静又好看,江桃说的是实话。

    林玉小声哭着,低了头道:“那为什么,为什么小军哥不喜欢我?”

    为什么陈启军不喜欢林玉,这个江桃还真不知道。

    不过陈启军不喜欢林玉却是好事,他俩不在一起的话,陈启军未来就算和前世一样结局,也不会临了被妻子抛弃不说,妻子还是跟旁人私奔的。而林玉,眼下这看起来就招人喜欢惹人疼的姑娘,前世那么做可能是有什么苦衷,江桃前世和她没有接触,不愿以前世的事儿来给她定罪,所以就希望她这辈子至少可以选一个光明的亲事,不必像前世那样背负不堪的名声。

    于是沉默了片刻才道:“是不是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江桃不知道,她这一句故意的假话正好跟陈启军的对上了,林玉哭声一顿,继而就再也忍不住了:“可,可我喜欢了他很多年啊,他……他怎么就看不见我,偏偏喜欢别人了呢……”

    江桃这就有的劝了:“或许是因为当年你还太小,他只把你当邻居家的小妹妹,他出去了这么多年,也许是这些年里结识的别的年龄合适志趣相投的姑娘。这并不是说你不好,说你长得难看,这只是因为时机错过,他先遇到了合适的对象,而你们慢了一步变得不合适了而已。”

    林玉根本听不进江桃劝的话,她只固执的道:“可我喜欢他,我不能没有他。”

    江桃对林玉的观感一直很不错,看她为情这么伤心甚至有些心疼,但听到林玉这一句固执到没有理智的话后,所有的情绪就一下子冷下来了。她慢声问道:“那你想怎么办?”

    “我……”林玉张了张嘴,或许自己也知道不对,因此说的话就很没有底气,“就算他有喜欢的人了,但是他并没结婚,我、我还有机会。”

    这样的观点在江桃这里是不对的,前世这个时候的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种事,但后来看过许多电视剧,她就知道了,林玉这样的还有机会,实际就是小三行为,这是非常不对的!

    但偏偏林玉成功了,前世她成功的嫁给了陈启军。

    想到这个,江桃不仅对林玉喜欢不起来了,就是陈启军,她也开始怀疑了。

    “林玉,陈启军跟你说过他有喜欢的人吗?”江桃想确定这一点。

    林玉点头,老实道:“说过,就昨天说的,说对方是镇上的,他们……他们就快谈婚论嫁了……”说着话,林玉声音里的哭腔更重了。

    这么说,前世陈启军是抛弃了喜欢的人,跟林玉在一起了?

    这要是真的,江桃简直想说陈启军活该了,抛弃了喜欢的人,活该你最后也被人抛弃!

    不过这到底是不是真的还不一定,而且就算是真的,陈启军救她一命也是真的。

    “三嫂,三嫂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我还能有机会吗?”林玉也是病急乱投医了,明明跟江桃没什么交情,但这会儿却拉着江桃求助了。

    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真相如何自己并不知道,而且陈启军就算人品可能有问题,但救她一命的恩情却是货真价实的。江桃还是决定劝林玉放弃陈启军:“算了林玉,别喜欢他了,换一个人喜欢吧,他啊,不值!”

    “三嫂,我就是喜欢他!他值得!”林玉有些不高兴。

    江桃不在意林玉的态度,她只想打消林玉的念头,因此就故意把陈启军往不好里说:“但他不喜欢你,他只喜欢镇上的姑娘,你要是想让他喜欢你,除非你也能做镇上的有钱人家的姑娘?不过林玉,我说实话,就算你真是镇上有钱人家的姑娘,但今天他能为了你抛弃家庭条件不如你的,明儿他也能为了别的家庭条件更好的抛弃你,不值,真的不值。”

    林玉呆了,过了会儿才结结巴巴道:“你、你是说……”

    江桃一摊手,话也不必说太多,这样留点余地给林玉想正好,她便直接起身道:“我还有事要忙,你自己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吧!”

    不是,不是,小军哥肯定不是这样的人!

    林玉在心里这么想着,急急忙忙起身,但话到嘴边却不敢肯定的说了。小军哥确实说喜欢的人是镇上的,还说等他去镇上派出所上班,就要跟女孩子家谈结婚的事了。他喜欢的难道不是那个女孩子,而是那女孩子是镇上的吗?是镇上的,才能配得上他?

    不是,小军哥肯定不是这样的人!

    林玉在心里这么跟自己说,抬脚就要去找江桃。

    但江桃已经在屋里忙着收拾了,压根儿没空理她,只跟她说:“不信你就等等看嘛,也打听打听,瞧瞧他喜欢的那女孩子家里条件到底怎么样。”

    林玉准备的一肚子话就这么被逼了回去,不过她还是相信自己喜欢的人,握着拳道:“好,那就等等看,我看着,你也看着!”

    “行!”江桃一口应下。

    不管陈启军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俩不在一起都是好事,见林玉似乎有些被说动气的走了,江桃就忍不住跟着送了两步。而等林玉几乎是一溜烟就跑没了影儿后,她嘴角一勾,就忍不住露了个笑。只她这笑还没完全漾开,就在下一刻看到陈启军从陈家大门里出来,而僵在了脸上。

    陈启军一定听到她说的话了,因为这会儿他正冷着脸看过来,眼角眉梢都刻着浓重的不悦。

    背后说人坏话被人抓个正着,偏这人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江桃彻底没脸,忙一转头冲回了自己家。

    陈启军直到现在才知道,之前他是真的误会了,人江桃是一点也不喜欢他,不喜欢到在背后都忍不住败坏他名声了。但是他一个大男人,也不能因为听到这几句话就跟人计较,再说,要是能歪打正着打消了林玉不该有的想法,也算是帮他大忙了。

    就是江桃这人,真没看出来她竟然是这么恩将仇报的人!

    江桃心虚的不行,但好在陈启军并没来找她算账,等了会儿等到周励拉着借来的平车,她忙更快速的的收拾起来。得赶紧走,离了周湾村去镇上,以后再不跟陈启军抬头不见低头见了,自己也就不用这么心虚害怕了。

    他们东西不多,而且回头周励送平车回来还能再顺便带点儿,所以这第一次只需要收拾些,被子啊洗漱用品啊锅碗瓢盆啊还有粮食这些眼下就要用的就行。

    夫妻俩正收拾的时候,前屋东间房里周老五到底出来了,先前乔英大嗓门,在门口喊的周励和江桃要搬去镇上做生意的话他也听见了,只原以为这事儿还要等等,却没想到这中午刚说的话,下午就收拾东西要搬走了。

    周老五走到西间房门口,开门见山道:“你们真要搬去镇上啊?”

    周励答话:“嗯,房子都租好了。”

    “多少钱一个月?”

    周励道:“跟江桃妹妹合租的门面房,一家二十。”

    二十块钱一个月,这对于周老五来说无异于天价,毕竟这是每个月不管赚不赚钱都要给出去的钱。他皱眉道:“你们在家做了拿去卖不也挺好的吗?我还能帮你们点忙,你们这去了,每个月什么事不干就得给别人二十块,你们怎么想的啊,这划得着吗?”

    其实对于这年头的很多人来说,花钱租房子都是想不通的事,更何况就算和江杏对半分了,一个月二十块也仍然不是小钱。不过周励很有信心,不仅仅是对包子和以后要做的炸物有信心,还是对他自己跟大表哥跑运输时自己想的赚钱点子也有信心。

    他答应了江桃要让她做全镇最被人羡慕的有钱人,只做包子店估计不行,而且卖包子这主意是江桃想的,包子馅也是江桃调的,真靠卖包子赚到钱了那也是江桃的本事,跟他没多大关系。为了履行承诺,他还得想想别的赚钱的点子,回头包子店上了正轨后,看看是请个人来帮江桃的忙还是怎样,他得抽出时间再做别的事儿去。

    而如果要跟大表哥跑运输或者索性接帮人盖房子的活的话,那去镇上肯定比在乡下方便。

    “爸,你放心吧,我和江桃心里有数。”周励道。

    虽然小儿子做这决定一句没跟自己商量,但他冷静又理智,看起来像是真的对一切都很有把握的模样。看着周励,周老五心中有一瞬间恍惚,他原来想着有江桃带着,小儿子的日子应该不会过的太差,说不定会是三个儿子里过的最好的一个。但现在,他觉得江桃确实是锦上添花,但就算没江桃,小儿子也肯定比大儿子和二儿子强。

    王招娣那女人,虽说自个儿脑子糊涂,但没想到却生了小儿子这么个不糊涂的!

    周老五什么都不再说了,小儿子年轻,也比他的眼界更开阔,更何况还有江桃这样一个好媳妇在,他是真不用担心太多。因此他便只道:“行,那你们好好干,有什么需要家里帮忙的,就只管回来找我。”

    周励看了他一眼,闷闷应了声:“嗯,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