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38章 江桃。

第38章 江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三个人很快就把周允家菜地的葱拔光了。

    周允看着那散了一地的葱, 道:“小励哥,这葱你也不好拿,不然还用平车拉回去吧?”

    周励也有这个想法, 而且他还得到村里的面粉加工厂拉两袋面粉,分家时得的面粉虽然不少,但这两回包子一卖,分到手的面粉就基本空了。好在本地人吃面食多, 如今家家每年都会存上好些小麦在面粉加工厂, 他这边分家后分得了四分之一, 还能再去拉四大袋的面粉。

    但做包子这些远远不够, 用完了面粉就也得买了。

    周励还是想着好兄弟:“小允, 你回头跟叔和婶都说一声, 看看你家有没有面粉卖, 或者小麦也行, 我直接拉去面粉加工厂兑。我那边每次逢集都需要做不少包子, 不仅葱要买,面粉也要买,对了, 你家婶子不是也养了不少鸡吗,要是以后你家卖鸡蛋,按着市场价卖给我好了。”

    鸡蛋除了自己吃, 以后炸东西或者卤菜卖也会用到,周励索性一次性解决。

    周允呆了呆, 就乐了:“小励哥,真希望你的包子店越做越好,你也越赚越多发大财!”

    毕竟周励有好事儿第一时间就想到他了,要是周励那边生意越来越好, 对这些东西不就需求越来越大吗,那周励吃肉他就能跟着喝汤,周励赚大钱他就也能跟着赚小钱了。

    周励脱下身上江桃前些日子新做的棉袄,穿着以前的旧毛衣,弯腰抱起一大摞的葱往平车走:“借你吉言了,我也想发财!”

    周允也抱起一大摞,快步追上去:“肯定能的,小励哥你努力啊,我就靠你了!”

    不管他爸妈答不答应,他反正是想答应了,庄稼人连带着种点的事,能有稳定的销路而且价格还不往下压,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周允疯狂心动,于是就自愿帮忙,不仅把葱帮忙装上平车,还陪着周励去兑了两大袋子的面粉,又去周家帮着拿还剩下的东西,最后索性直接把周励送去了镇上。

    来回跑还平车浪费时间,周励有这时间还是先去琢磨赚钱的事儿比较好。

    到镇上都已经大中午了,江桃做好了午饭,自然留了周允一起吃。

    周允也不客气,实际上他早就想尝尝江桃的手艺了,做的包子那么好卖,想来手艺不会差。

    虽说搬来了镇上,但这刚搬来就又租房又付床的余款,两天花出去了三百多块,这么大的开销之下,就算知道周励和周宝贝需要补充营养,江桃也不敢想买什么就去买。所以今儿个午饭就没什么新意,主食是米饭,菜依然是大白菜猪油渣炖粉条,今儿个没有炒鸡蛋吃,却有一大盘加了盐和辣椒面的炸马铃薯条。

    因为想着明天即便不逢集也做点儿包子卖,为了把晚上的时间腾出来,中午这饭菜江桃就做的几乎是两顿的量,所以即便加一个能吃的大小伙子,也是足够吃的。

    大白菜猪油渣炖粉条自然是好吃的,但周允平常偶尔也能吃到,所以即便江桃的手艺确实比他妈的好,但他吃着也就仅仅是觉得比较好吃而已。但是炸马铃薯条却惊艳到他了,因为赶在上桌前江桃又往油锅里回了下,他吃到的时候正是里头软糯外头焦脆的热乎炸马铃薯条,一口下去他还有些不敢信,再吃一口后就更怀疑了,看着那盘子里金灿灿的长条状东西,他忍不住道:“励嫂,这真是马铃薯吗?”

    江桃笑道:“真是。”

    她想起第一次在周爱华家做这个的时候,大家也都不敢相信,这证明后来一直卖的好的东西果然是有道理的,普通到大家都吃腻了的马铃薯,换个做法不仅价格上去了,大家也更爱吃了。

    周允又夹了一根,慢条斯理的嚼碎咽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马铃薯这玩意我都不知道吃过多少回了,怎么还能是这么个味呢?”

    其实江桃做这个后世的炸薯条,真要说味道,是远远比不上后世人家店里做的好吃的。但这会儿做出来就胜在一个新,胜在一个从没有人吃过,便宜到再穷的人家都能大袋买的马铃薯,这么一弄味道就完全变了,谁第一次吃不得惊一惊?

    不过要是想拿出去卖,那也就只有在最初能赚到钱,到后面就难了。

    “就是油炸了炸,又加了点调料而已,你要是喜欢吃,回家自己也能做,很简单的。”

    这哪里简单了,这要是简单,他长这么大也不能才第一次吃。

    而且这油炸的东西,火候的大小,时间的长短,甚至调料的种类和多少,可都影响口味的。

    周允又夹了一筷子,吃完了就道:“励嫂,其实你手艺这么好,完全可以开饭店啊!开饭店赚的肯定比你卖包子赚得多,而且不用起早贪黑也不用一口气包那么多包子,还更轻松呢!”

    开饭店和卖包子,到底哪个更赚钱,其实要看时间,也要看所在的地方。

    在这乡下的小镇,包子五毛一块的人们能舍得,但做一个菜三块五块甚至十块的,能舍得的人却不多。所以你可能一早就卖出去两百个包子,但却可能一整天也没一个顾客上门点菜吃饭。

    其实不止现在,就是前世的后来,他们镇上生意最红火的饭店,赚的也未必有生意最好的包子店赚的多。江桃还记得呢,那会儿只要逢集,尤其是赶在年关外面读书工作的人都回来的时候,镇上那家味道最好的包子店,往往是要排大长队才能买到包子的。而饭店就不一样了,平时可能还有些单位的聚餐,或者建房子修路之类工程上的请客,但越是年节越是冷清。

    倒是后来人们日子更好一些后,办红白喜事时人们一般不自家做酒席了,镇上有些饭店会选择接这种活,赚的还算比较可观。但红白喜事,十里八村的又能有多少呢?

    所以她在镇上时不打算开饭店,或者说就算以后要开,那也是顺带。

    倒是如果有机会离开镇上去外面,哪怕仅仅是去县城,也可以考虑考虑开饭店。不过那就需要请厨艺更好的厨师了,而她自己也得想法子去学习学习厨艺,还有开饭店的管理和经营,就算没有地儿教,除了自己摸索外,也得想法子跟有经验的人请教才是。

    不过这就想的太远了,还是先顾好眼下才是要紧。

    “以后的,以后要是有本钱了,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江桃道。

    周允道:“你们肯定可以的,到时候你们开了饭店,我就给你们供应新鲜的蔬菜吧!我们家地那么多呢,你们需要什么我种什么,包管又新鲜又便宜!”

    江桃笑了,周励这兄弟,未免对她和周励太有信心了。

    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呢。不过要真有那么一天,他能供应又新鲜又便宜的蔬菜,他们当然愿意要。江桃一口就答应了:“行啊,那就这么说定了!”

    周允吃饱喝足,带着一肚子对美好未来的幻想回家去了。

    周励收拾了碗筷去刷,江桃就带着周宝贝站在厨房门口陪着,才搬来镇上,换了新环境,左邻右舍的又都还不认识,周宝贝也没人一起玩,这一天就只黏着大人了。

    两人商量明天先做点素包子卖,因为后儿才逢集,今天想买新鲜的肉买不到。

    而关于包子的定价,两人也决定做一些改变,江桃道:“咱们现在来镇上租了店面,以后和镇上那家的包子店就相当于打擂台了,虽然同行相争肯定是得罪人的,但打价格战却不大合适。我想着咱们肉包子也一块钱四个吧,不过可以比他们的大一些,肉馅也多一些。倒是素包子咱们可以两毛钱一个,一块钱六个,大小跟肉馅的一样。”

    一块钱有两个大包子的差距,买素馅的肯定会更多。

    周励就道:“不然咱们就不做素馅了吧,素馅的便宜,有对比肯定卖的比肉馅的多。揉面累,包得多也手酸,赚的还少,有些不值当的。”

    江桃不同意:“怎么就不值当了,赚的再少也是钱啊,而且积少成多,卖的多了钱自然也就多了。只做肉馅的,现在近年关是卖得好,但平时可就不一定了,要是一天只能卖几十个,那确实是轻松了,但咱们开店是图赚钱又不是图轻松。”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他要是去忙自己的事了,就算能雇人,江桃也会更累的。

    不过还没跟大表哥商量呢,一切都还没定下来,周励就也不想提前说,万一事情不成,他这提前说了就是在江桃面前丢脸了。

    他想了想,道:“那先卖着也行,不过你也得注意点别太累,你最近都瘦了一圈了。”

    她瘦了?

    江桃摸了下脸,倒是感觉不出来什么:“不会吧,我这段时间吃的可比在家里好多了,没胖就不错了,还会瘦?”

    “真瘦了。”周励停手,看着江桃认真道:“这段时间你太累了,就算吃的不差,但身体却有些吃不消。你别不信我的话,你去照照镜子,或者回一趟你们桃花村,你们村熟悉你的人看见你,肯定会说你瘦了的。”

    周励这样说,或许她真瘦了。

    不过瘦就瘦吧,这段时间她吃的好心情好,休息的不错状态也很好,就算瘦了,那也是健康的瘦,是幸福的瘦!江桃笑道:“估计是之前着急赚钱心焦的,现在搬来镇上了,以后也不用起更早,更不用大老远把包子背来了,咱们再多吃点儿肉和蛋,我就算瘦了那也是健康的瘦。”

    吃的好还瘦那就是累的,补的跟不上消耗的了。

    周励道:“还是不瘦的好,反正你听我的,别太累了。现在也没什么事,你跟宝贝回屋睡个午觉吧,回头我把锅碗刷了就去处理白菜和粉条,咱们明天不用包多少,面晚上再和也不晚。”

    江桃如今已经有些习惯被这么关心了,不过她也关心周励,点点头道:“是的,明儿不用包多少,能卖得出去就卖,卖不出去咱留着自己吃也行。所以白菜和粉条也不着急处理,你洗完锅碗也回来睡一会儿吧。”

    这段时间周励才是出更多力气的人,不能因为他没喊过累就忘了这点了。

    周励倒是不觉得累,之前他跟大表哥帮别人运沙子运砖头运粮食时候,搬上搬下的,那可比现在累多了。不过他倒是愿意跟江桃待一块儿,什么都不干就静静待一块儿都行,因此他一笑,道:“好,那你先回去,我洗完了就回去。”

    江桃总觉得周励这一笑有点晃眼,晃的她心里都跟着猛地一跳。

    因此再不敢看他,拉着周宝贝就走了。

    周励快速刷完锅碗,又把手也洗了洗,到院子里一看见前头门面大门已经被江桃关上了,便甩甩手往厢房去了。进屋的时候下意识脚步放轻,果然,周宝贝已经睡着了。

    孩子睡觉睡的沉,一般正常声音的说话声是吵不醒的,因此见江桃还没睡,他就道:“你怎么不睡会儿?”

    江桃没回答,只下床走过来,把进了门的周励又往门外推。

    “怎么了?”周励不理解。

    江桃指着对面的厢房,道:“我上午把对面打扫出来了。”顿了下,又加一句:“床也铺好了,用的是我们的被子床单。”

    周励先还没反应过来,但听到江桃补充的那句用的是他们的被子床单后,顿时就明白过来了。他脸腾地一热,下意识就转了身,但这种时候是男人的就不会退缩,于是他很快就忍着满脸的臊转过了头:“你等我下,我把宝贝抱过去。”

    江桃原本是打算他们过去的,但就算是用的他们的被子床单,那床到底是江杏接下来要睡的,于是周励说把周宝贝抱过去,她就脸一红,低声道:“那你把她往床里侧放一些,再拿两个枕头去放外边拦着,别回头她翻身掉下来。”

    “嗯。”周励忙应下,立刻冲回屋拿枕头了。

    这一回周宝贝很给面子,直到周励把对面的厢房门半掩上,她都没醒。

    周励回屋的时候,江桃已经拉上窗帘躺到床上了,不过毕竟是两辈子以来的头一回,她心里虽然是愿意的,但并不表示她不紧张。所以便背对着周励朝里睡着,眼睛也闭上了。

    周励看着江桃的背影,明明想像饿狼一样扑上去,但却下意识的放轻放缓了脚步。躺到床上,他伸手把江桃拉进怀里,看着江桃已经羞红的脸,轻声叫她:“江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