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第39章 卖不出去。

第39章 卖不出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个午觉, 江桃愣是睡到外面天都黑透了。

    醒来时身边没人,屋里漆黑一片,屋外也只有从门面房透过来的点点光亮。

    什么时间了?

    她竟一觉睡到现在?

    江桃从没这么荒唐过, 当即就急急撑床要起来,动作一大,身上便传来从未有过的酸痛感。她僵住片刻,不由自主回想起下午跟周励的荒唐, 然后又跌回了床上。

    真是, 简直要无法面对了。

    门外却突然传来脚步声, 是周励来了, 江桃忙翻身朝里, 同时把被子也往上拉了些。

    门被轻轻推开, 有人走了进来, 在接近床。

    江桃攥紧被角, 连呼吸声都一下变轻了。

    周励轻手轻脚在床边坐下, 以为江桃还在睡,顿了下才探过身抓住了她的手:“江桃,别睡了, 起来吃点儿东西再睡吧。”

    周励动作和声音一样都很自然,江桃本是很不好意思的,但摸了下自己早就穿好衣服的衣襟口, 慢慢也平静下来了。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他们结婚都半个多月了, 这半个多月虽然什么都没做,但毕竟是同住一屋同睡一床同吃一锅饭,他们早已经很亲密了。

    这样在心里劝了自己一回,不等周励再开口, 江桃就翻过了身。

    屋里没开灯,即便离得不远,也谁都看不见谁脸上是什么表情。

    江桃先开口:“几点了?你怎么也不叫我?”

    才刚睡醒的人,声音里还带着三分懒意,再加上下午刚做过最亲密的事,这会儿又听到这声音,周励几乎本能的就低头找到了江桃的唇,浅浅的吻了上去。

    江桃有些惊到,撑床的手一软,整个人跌回了床上。

    周励紧跟着往下,到底把这一吻由浅到深的亲够了,才退开些,带着气音道:“看你太累了,想让你休息一会儿。饿了吗?我做了鸡蛋葱花面疙瘩,起来吃一点吧。”

    也不知道谁让她累的。

    但想到累的内容,江桃又实在反问不出口,因此只能含糊的应了,再次手撑着床起身。

    见她吃力,周励及时扶住她,有些心疼的道:“是不是没力气?不然你别起来了,靠坐在床上吃吧。”说着侧身从床头小桌上端了鸡蛋葱花面疙瘩,又道:“我喂你吧。”

    哪里就到那个地步了,她只是一时还没习惯好不好!

    纵然已经习惯了周励的关心,但一个下午他就从之前的正常关心到现在的关心过了头,江桃实在受不了,便忙接了碗,自己舀着吃了起来。怕周励再说什么惊人的话,又忙岔开话题:“这哪来的鸡蛋,不是说等逢集再买的吗?”

    “跟邻居借的,回头赶集买了咱们再还回去。”周励老实交代。

    “跟邻居借的?!”江桃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你用的什么理由?”

    周励一愣,继而反应过来江桃在害怕什么,立刻忍不住笑了:“你以为是什么?我媳妇头一回,有些受不住,我心疼她所以帮她借个鸡蛋吃来补补?”

    周励故意坏心的这么说,江桃自然知道他没有这么说了。

    脸上一红,她也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于是狠狠瞪了周励一眼,没好气道:“干嘛呢你!”

    这一眼在周励那里就跟抛媚眼似的,不仅半点杀伤力没有,反倒还勾的他又想起下午的那些荒唐了。握拳轻轻咳嗽一声,他起身道:“那你慢点吃,我前面隔间快收尾了,先去搭完。”

    “嗯。”江桃随口应了声。

    一大碗的鸡蛋葱花面疙瘩吃完,江桃身上的不适也缓解了不少,其实那种事儿除非故意伤害,不然顶多也就是累点,真不至于就连床都起不来事也干不了。掀了被子穿好衣裳,江桃就拿着碗出了厢房,到厨房一看,其他的锅碗早就已经刷了,倒是锅里有半锅温水,很显然之前她这碗面疙瘩是一直放在锅里温着的。

    很快刷好一个碗,江桃便去了前面。

    周宝贝正坐在桌子边堆石子玩,周励在三间门面正中间砌的隔断已经超过她高了。

    见江桃来了,周励手下没停,解释道:“这隔断也不用砌太高,有个成年男人身高也就差不多了。而且挨着后院的这边不能砌死,因为江杏他们还要从这往后院去呢,所以我想着索性前面也别砌死了,留个一人能过的地儿,要是有那买了衣服饿了的可以过来吃一口,有那吃过饭想逛街买买衣服的,也可以过去看看江杏卖的衣裳。江桃,你觉得呢?”

    江桃觉得挺好的,应了周励后,看一眼外面天色,就带周宝贝去洗漱了。

    娘俩洗漱好直接上床,江桃并没再去叫周励。

    周励却是一口气直把隔断彻底砌好,又给收拾干净,这才轻手轻脚去洗漱。等洗好了回到房间,江桃和周宝贝早就睡的香甜了,躺到床上等手脚都暖了,周励就朝里挪了挪,抱着自个儿身上香香软软的媳妇儿,也陷入了梦乡。

    因为昨儿睡了一下午,今早包包子卖的事儿就泡汤了,一早睡到天大亮一家三口才起。

    简单吃过早饭,从半上午就得忙活了,江桃在家里理葱切葱剁葱,周励则去镇上的杀猪匠家买猪肉。明儿包子铺第一天开业,除了买猪肉,他还去了干货铺子买了些粉条,又去豆腐店买了几斤的豆腐,回头来时还买了支黑色的粗笔。

    包子铺的招牌镇上没人会做,这个得等回头有时间了去县城找人做,眼下来不及,江桃就打算拿硬纸板简单写下价格,朝门口一摆,那能舍得吃的直接就会来买了。

    上午江桃把所有葱馅都准备好,一家人好好吃了顿午饭又睡了一觉,下午她就和周励分工合作,她忙豆腐粉条馅儿的素包,周励则负责把买来的猪肉全部给剁成肉糜好拌馅儿。

    忙活大半个下午准备好了半成品,晚上夫妻俩一起动手,先把八十多个素包包好才睡。

    因为搬来镇上了,省了赶路的时间不说,还能现包现蒸现卖,所以就算第二天一早要包两百来个肉包,也不用起的太早。天麻花亮的时候两人轻手轻脚起床,江桃负责调猪肉大葱的馅儿,周励则负责揉面揪面团,等馅料调好面团也揪好,两人一起动手包。

    昨儿包素包又练了回,今天周励的速度就更快了些,两人很快包出了够两锅蒸的,江桃留下继续包剩下的,他就先端去厨房烧水蒸上了。

    等到外头传来声音,陆续热闹起来,他们已经出锅了一大竹篓的包子了。

    两个锅都在蒸包子,所以这早上他们就没有稀饭喝了,周励先把大竹篓的包子背到门面的门口,昨晚江桃写好的纸板立在旁边,一家三口就一人一碗开水,因为现在的肉包是一块钱四个的大包子了,所以周宝贝只能吃得下一个,周励和江桃一人也就只拿了两个。

    他们一边吃饭一边想看顾生意,但直到他们把早饭吃完,也没有一个来买包子的客人。

    好在有前两次成功卖出包子的经验,周励和江桃虽然有些着急,但并没慌。没再去后院蒸剩下的包子,江桃先拿个塑料袋给周励装包子,两荤两素四个包子装一袋,共装了两袋。他们刚搬来镇上,昨儿周励更是还跟邻居借了鸡蛋,所以这会儿他们打算给左右邻居一家送四个包子,不管生意做的怎么样,这邻里关系能处好就最好处好。

    给周励装好包子,江桃就立刻朝路上行人喊:“包子!皮薄馅多的猪肉大葱包子,一块钱四个!香辣可口的豆腐粉条包子,两毛钱一个,一块钱六个,来买点尝尝嘞!”

    不知道是因为江桃喊了,还是因为看到周励从这儿拿包子了,反正江桃这边话音刚落,周励那边刚朝隔壁走,今儿的第一个客人就上门了:“猪肉大葱包子,买一个多少钱?”

    江桃笑着道:“三毛钱一个,五毛钱两个,买两个更划算呢。”

    确实是,买两个能省一毛钱呢,江桃顺利做成了第一笔生意。

    但这第一个客人走后,又很长时间没客人上门。

    周励已经送完包子回来了,看着这情况也没心思去后面再蒸了,他想不明白,明明先前在邵堂家门口包子卖的挺好的,怎么这会儿开了店面来卖了,同样的包子却没人买了。

    江桃一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眼看着都过去大半个小时了,今儿才拢共卖出去两个包子,江桃不由也急了。她道:“要不然咱们还去邵堂家门口卖?”

    总不能邵堂家门口是风水宝地,而这儿却受了诅咒吧?

    虽然提了这意见,但江桃还是走到门口回身看了看,这店面的位置真的很好,旁的不说,右手边卖撒子的人家,生意可比先前买家具时隔壁那家好多了!

    那是什么问题?

    包子已经做出来了,那么多呢,怎么也不可能都留着自己吃的,更何况他们租了店面就是做生意的,每个月不动不摇还二十块钱房租呢。赶集向来是一开始人最多的,包子能等人不能等,周励就决定听江桃的话:“那我把这些背过去,你再蒸一点再这里卖。”

    也没别的办法,眼下得先把包子卖了。

    江桃点点头,等周励一走,就面色凝重的回后院继续蒸包子了,都包出来了,也不能放着。

    周励这边一路走的飞快,很快到邵堂家门口,喜事用品铺子的大哥就冲过来了:“哎哟我说你,做生意呢今儿怎么来的这么晚啊?为了等你一口包子,我简直要饿死了都!”

    布摊老板娘小方也一脸不高兴道:“可不是,我还跟孩子说今儿给他们买猪肉大葱包子吃呢,结果死等你不来,孩子饿的不行,没法子我去镇上那家买的包子。”

    又贵又不好吃,今儿要看不见周励还好,看见了她就忍不住一肚子气。

    头花杂货铺的老婶子也朝这边来,只还不等她开口,邵堂就打着哈欠从屋里出来了,看见周励也是埋怨:“你今儿怎么来的这么晚啊,想买你口包子吃真不容易!”

    虽然个个都是在指责,但周励还是由衷觉得高兴,这证明他们的包子没问题。

    他忙道:“这不是我前儿才在镇上租了个店面吗,一早包子蒸好就在那边卖了,后来我想着还没跟你们这些老主顾说呢,所以就叫我媳妇赶紧又给我装些包子,特地背来这边卖了。”

    “你租到店面了啊?在哪里?”邵堂还不知道这事。

    周励道:“就在两条街的交叉口,房东叫崔志国的,左手边是卖洗化用品的,右手边是卖撒子的,我们跟人合租了一半,不过包子店的招牌还没做呢。”

    都是镇上的人,听周励这么一说,众人就都知道了。

    布摊老板娘小方道:“那敢情好,以后是不是平常也卖了?”

    喜事用品铺子的大哥道:“那我们可就有口福了。”

    “是,以后平常也做了。而且以后也不仅只做猪肉大葱一个口味的,我媳妇还会研究新的口味呢,今儿个就除了猪肉大葱的,还有豆腐粉条的,是香辣味儿的,能吃辣的你们一定得尝尝,特别好吃!”

    江桃做的包子确实好吃,众人当下就表示今儿就要买一点来尝尝。

    不过当听到周励说豆腐粉条包子一块钱是六个,而肉包子却从六个变成四个后,早上本就生了场气的布摊老板娘小方就拉了脸不高兴了:“做生意可没见像你们这么做的啊,这才几天啊,你们拢共才卖了两回包子而已,就涨价这么多,要是你们再多卖几回,还不得涨到一块钱一个啊?”说着她就手一甩,恼道:“我还不买了,不吃你这包子也饿不死!”

    喜事用品铺子的大哥虽然没说话,但脸也沉了,显然也是不想买了。

    头花杂货铺的老婶子更是直接,刚走到周励面前,转了个脸又往回走了。

    就连邵堂都没忍住打了好兄弟的肩头一下,这才几天就涨价,不是作死呢吗!

    周励来不及解释,只好立刻打开竹篓上面盖着的被子,拿过塑料袋就抓了个大包子出来:“别急,你们别急,你们先看看这包子再说。”

    “这么大一个?”邵堂故意夸张的叫了出来。

    喜事用品铺子的大哥还没走,看见后也明显惊了惊:“一块钱四个这么大的?”

    “是的是的,不仅肉包是这么大的,就连素包一块钱六个的也是这么大的!”周励又赶紧拿了做好标志的素包出来,和肉包摆在一块基本是同样的大小。

    他们原来的肉包一块钱六个,但个头却比镇上的那家小,现在的肉包和镇上那家一样都是一块钱四个,但个头却比那家大不少。

    或许没有之前一块钱六个划算了,但绝对是比镇上那家划算的。

    大概是因为先把周励和江桃想成了见风涨价的人,所以再看到这大包子后,虽然觉得好像没有之前的一块钱六个划算,但众人也还算能接受。

    只不过布摊老板娘的心情到底是不太好了,今儿就只买了一块钱肉的一块钱菜的。

    头花杂货铺的老婶子则是买了五毛钱肉的一块钱素的。

    倒是喜事用品铺子的大哥不计较这些,仍是买了三块钱肉的,又加了一块钱素的。

    周励给布摊老板娘和头花杂货铺的老婶子各送了一个素的,给喜事用品铺子的大哥则送了一荤一素。邵堂买的和喜事用品铺子的量一样,周励则荤素又各多送了他一个。

    这几家就买掉了大竹篓的一半,而剩下的也没耗费太久时间,几乎是这几家买完就没断过客人,虽然零散的买的都少,但也不到一个小时就把剩下的包子全部卖完了。

    周励就更确定了,他们的包子是绝对没问题的。

    那有问题的,就是店面了,可店面有什么问题呢?

    周励心里疑惑,因此就立刻收拾了竹篓回去了。

    另一边江桃很快先蒸了两锅的包子,后面还剩下的没着急蒸,她先把这些捡出来卖了。但跟之前一样,哪怕她叫卖时有人会往这边看,但最后依然没人过来买。

    已经九点多了,右手边卖撒子的老板已经做了好些新鲜的撒子出来,就停下手歇歇。因为周励客气的给送了包子,也因为江桃模样长得好这会儿又真是一脸着急,那老板就好心的说了:“大妹子,你这样不行,你这包子铺是新开张的,没人吃过自然就不知道味道怎么样,而再看你这一个客人都没有,所以一般人就算饿了就算想吃包子了,轻易也不会跟你这买的。更何况你连价格都没优势,人在你这买,那不如去镇上那家买了,都是一样的价格,那家可是开了好多年的了,味道什么的也都知道。”

    江桃如醍醐灌顶般,瞬间明白今儿为什么卖不动了。

    是啊,之前在邵堂家门口卖包子,好像每次都是邵堂家的左右邻居先买,然后才跟着是路人买的。那些路人应该是看有人先买了,而她的价格又比镇上那家便宜,所以才大着胆子买的吧?

    但现在她开了店面,价格没有优势不说,也没人先买做榜样,所以就没人敢买了。

    价格已经定了,而周励那边说不定也按新价格卖了,所以价格是肯定不能再改了。那难道她要去找托?也不是不行,但镇上她没什么认识的人,今儿邵堂家要做生意没空,她要找托就只能找周励的姑姑和表哥表嫂了。

    江桃又叫卖了两分钟,还是没客人上门,于是就打算干脆锁门去找人了。

    只不过她正要把小竹篓搬回屋里,身后就有人叫她了:“桃儿!”

    熟悉的声音,江桃转头看过去,就看到曹桂花以及江海张月红夫妻俩了。

    “妈,月红,小海。”这是在外面,面对娘家人,江桃还算热情的打了招呼:“你们这是来赶集吗?着不着急回?要是不着急,就屋里坐会儿。”

    三人就是奔着江桃来的,自然不着急回,跟着江桃就进屋坐下了。

    江桃之前算是跟娘家闹的很不好看了,这会儿包子卖不出去不想被看笑话,就只能按捺住性子给三人一人倒了杯水,坐在边上打算陪着聊几句,等他们走了再去周励姑姑家找人。

    江海和张月红坐下后就四处打量,将略有些简陋的屋里看了一圈后,目光就不约而同的落到了门口,那儿放了个小竹篓,虽然竹篓上面盖着被子,但肉包子的香味还是窜了出来。

    曹桂花则没顾得上去观察,她有些着急的道:“头先就有人跟我说你和周励在镇上卖包子,我还不信,但今儿个又有人跟我说,过来一看竟然还真是你。桃儿,你怎么在这里卖包子?还有……还有我一路过来,怎么瞧着你这里好像都没客人?”

    江桃知道,她妈这也是担心她,于是就忽略了张月红和江海脸上刹那出现的嘲笑,只道:“我跟周励租下了这里,以后都在这里卖包子了。今儿第一天开业,还没什么知道这里的人,我又没搞什么开业活动,没客人也是正常的。”

    客人不多是正常的,但没客人就不正常了。

    张月红强忍着心底的幸灾乐祸,道:“大姐,你和大姐夫租下了这里啊?房租多少?”

    这也不是不能说的,更何况想打听也瞒不住,于是江桃实话实话道:“一个月二十。”

    张月红倒抽一口凉气:“你们真有钱!”

    江桃敷衍的笑了下,没接话。

    张月红也不在意,又看一眼门口的包子,就抚着肚子道:“大姐,你侄儿有些饿了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